妻欲公与媳 (274-285)

【妻欲公与媳】(274-285)作者:无奈的天使

第274章 到278章

我无处安放的双手,便放在了岳母光滑的丝袜大腿上,轻轻抚摸著。

突然,我舌尖一疼,岳母牙齿在我舌头上轻咬了下,推开了我,气恼的问了我,和徐姨问的相同的问题,问我外面还有没有其他女人。

我当然赶紧坦白,说没有了,还想发个誓的,却被岳母给阻拦了。

其他的,我们就没说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说什么吧。

这时,岳母打掉我放在她丝袜大腿上的贼手,就要把丝袜脱了。

我赶紧阻止道,“妈,就不要脱了吧。我喜欢看妈穿着丝袜的样子。”

岳母害羞犹豫的说道,“小婕还在呢,这样穿太羞了。”

最后在我的坚持下都没有,岳母还是不愿意继续穿着,最后还开玩笑说,只要我让徐姨穿了,那她也穿。

和岳母又在卧室单独呆了会,聊了几句。

不过我们都没有去谈及以后怎么样,以后三人之间怎么相处,都避开了这话题。

岳母是打算顺其自然,还是默认了我们现在的这种禁忌关系。

只是不知道,刚才岳母和徐姨两人都说了什么,我问了,但岳母不愿意告诉我。

和岳母一起出了卧室,回到客厅,徐姨见我们出来,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们。

岳母当没看到一样,便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坐单人沙发上去,最后还是坐在了岳母一边,徐姨在岳母另一边,这时徐姨靠近岳母,抱住岳母的手臂,瞄了一样我,不怀好意的说道,“小娟娟,你不是说自己不舒服吗,和我一起逛街也不去,我还担心你,特意来看看你呢,想不到你竟然和陈峰,你女婿……唔唔唔……”

徐姨开着玩笑,调节著尴尬奇怪的气氛,还有把事情说开了,也就没什么了的意味在吧。

只是,徐姨话还没说完,岳母伸手便捂住了徐姨嘴巴。

我想这时候,我们三人脑子里,肯定都浮现出刚刚我和岳母激烈交合,岳母高潮,我射精的画面了。

“徐婕你,你还说。”

岳母羞愧又嗔怒的阻止著。

“唔唔”徐姨挣脱开,装着可怜又气呼呼的样子,继续调戏著岳母,“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语气还相当不满。

“我说呢,怎么感觉你最近,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变年轻了一样,皮肤都嫩嫩的了,原来是有男人滋润啊。”徐婕还真是敢说。

这话羞的岳母,都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了。

我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徐姨也是适可而止,其实我和岳母都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调节气氛的。

很多东西说开了,反而不怎么了。

这时候,徐姨突然站起身,把身上披着的咖啡色轻薄风衣,给脱掉了,扔在了沙发上,露出了里面贴上的白色短袖,和黑色的包臀裙。

顿时,徐姨高挑,曲线凹凸的身材,暴露无遗。

上面凸显的高峰,凹陷的腰肢,包臀裙下浑圆的翘臀,下面一双笔直雪白的美腿,我忍不住的目光就上下来回多看了几眼。

这一切当然被徐姨尽收眼底,嘴角翘起,娇媚的白了我一眼,“呵呵,色狼。”

岳母也看到了,我色眯眯看着徐姨的样子,也白了我一眼,让我有些莫名其妙啊。

“陈峰你说,我和小娟娟谁更漂亮?”

徐姨一边问,还一边往我这边走来,直接坐在了我边上,一双美腿架著二郎腿的交叠著。

顿时,变成我坐在岳母和徐姨中间了,弄的我相当忐忑,心跳一下子都加快不少。

这送命题问的,真让我紧张了,如实的回答道。

“你们都漂亮,一样漂亮,都是大美女。”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你说,我们谁身材更好。”

徐姨说着,交叠的美腿还互换了一下,赤裸裸的诱惑啊。

岳母看了一眼我“窘迫”紧张的样子,也轻声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霎时成熟美艳,风韵动人。

目光也有些期待的看着我。

“都好,你和妈的身材都特别好,徐姨,放过我吧。”

我赶紧求饶道,“哼,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前我和娟在大学里,可是公认的系花,多少人追都不知道呢,现在竟然都便宜你了。”

“徐婕你再乱说,我就把你赶出去信不信。”

岳母羞恼的回应着。

“不信,本来就是,我刚刚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呵呵。”

徐姨戏弄岳母还来劲了。

“徐婕你我还没说你随便进别人家呢。”

岳母羞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是你自己说过,来你家我可以自己开门的,不然我怎么有密码,怎么进的来啊。”

徐姨这话说的,让岳母哑口无言,干脆就不理睬徐姨了,“认真”的看起电视来。

在徐姨的这一番玩闹下,把事情说开一些,气氛便不再那么的尴尬难堪了,不过气氛倒是一下子变的暧昧了好多。

又过了一会儿,坐在我右边,挨着我很近的徐姨,一双洁白藕臂还大胆的,搂抱住了我的手臂,胸前柔软的山峰,还轻轻压了上来。

同时还有一股清香的体香,扑面而来,甚是好闻。

嘴巴凑到我耳边,勾引着我说道,声音不大,但偏偏又能让岳母听到,“小峰,你刚刚好厉害,姨也想。”

徐姨说着,温软的身子也侧靠在了我身上,我的手臂顿时便陷入到了一片柔软当中,舒服的享受着阵阵的柔软挤压。

徐姨都这般大胆了,我一个大男人也不能怂啊。

其实我不是怂,或者害怕,而是我怕,要是我也和徐姨一样开玩笑,担心岳母会接受不了,以为我不尊重她。

不过,现在看徐姨这样慢慢的说开,大家坦诚相见也没什么不好的,可能岳母心里也是这么希望的。

此刻,我主动大胆的伸出手,放在徐姨白嫩柔软的大腿上,摸揉了几下。

岳母不自觉的就侧过脸,看了几眼此刻我和徐姨亲密的样子,还看了看我摸在徐姨大腿上的大手。

神情有些异样,岳母脸上泛起红晕,好像还有些吃醋羡慕的样子。

突然,我条件反射般的,伸出另一只手,把岳母白嫩的小手给抓在了手里,摸捏了几下。

岳母小手稍微挣扎了几下,便任由我抓着了。

徐姨明显的也看到了,这次却假装没看到一样,后背靠上沙发靠背,头枕着我肩膀,也“认真”看起了电视,两只柔软的玉手,还搂着我手臂胳膊,在上面轻轻的抚摸著,摸的我手臂上痒痒的。

我拉着岳母的手,靠近着我。

岳母看了一眼靠在我肩头看电视的徐姨,竟然主动学着徐姨的样子,也抱着我手臂,脑袋枕在我肩头看着电视。

看着岳母和徐姨一左一右的,搂抱着我的一只手臂,我也太幸福了,太不敢相信了。

这让我意识到,刚刚徐姨和岳母两人在卧室里,呆了十多分钟,肯定有打成了什么统一的意见。

虽然我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但现在看来,对我都是好的,受益者是我那就够了。

只要不是要和我,断绝那种关系就好了。

既然已经是现在这样了,那就顺其自然吧,现在这样就很好,徐姨和岳母两人,没有要和我断绝这种男女的性爱关系,而是都默认了彼此的关系。

我感受着左右两边,喷香柔软的美人身子,真的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同时和两个大美人,这样亲密暧昧的相拥在一起,还这么和谐。

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真的是只有在小说里才看到过的啊。

而此刻,我却亲身经历著,说不定以后,甚至用不了多久,是不是大被同眠都……

我不再胡思乱想,还是享受眼前的艳福吧。

我双手一同的,便攀到岳母和徐姨白嫩的大腿上了,在岳母并拢的大腿上,在徐姨架起的交叠大腿上,一同抚摸了起来。

徐姨和岳母都在各种的视线盲区里,被我揩著油。

虽然两人此刻看不到对方的脸,但对方大腿上抚摸游走的贼手,肯定是看的一清二楚,只是两人都默许了我的举动,沉浸在这暧昧刺激的抚摸中了。

许久过去,我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在两人雪白的大腿上摸一会;再去拉拉两人的嫩手,十指相扣一会,把玩抚摸一会。

让我真的有种,达到了人生巅峰的感觉一样,满满的成就满足感,幸福感。

这时徐姨交叠架起的大腿,也放了下来,我的两只手享受的,在岳母和徐姨并拢的大腿内侧,摸索著,还越来越往上摸去,两人的裙摆也被我慢慢推弄了上去。

就在我的双手,要探索到两人大腿根,那神秘诱人的地方的时候,徐姨雪白的大腿还配合的打开了一些,让我的手指,已经触碰上了一片柔软地带。

岳母却突然抓住了我的贼手,拿了出来。

温软的娇躯也离开了我,站起身来,羞愧难耐的整了整自己有些褶皱的睡裙,娇羞的说着,“时间不早了,我要烧中饭去了。”

岳母说着,看了看我依旧摩挲在徐姨,大腿根内侧的贼手,又看着徐姨羞愤的说道,“你中饭是在这里吃,还是要回去的。”

我赶紧停下手上对徐姨大腿根摸弄,手依旧停留在徐姨大腿根,一时感觉拿出来也不是,不拿出来也不是,有些窘迫。

这时候,徐姨也站了起来,也很是难为情的,整了整自己褶皱的包臀裙。不好意思的看着岳母说道,“我就在这里吃吧,娟,我来帮你。”

说着,两个美妇人,便直接忽视了我,向着厨房走去。

我从来也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过了一会,便也进了厨房,想去给她们打打下手。

结果被岳母和徐姨联手一起赶了出来,让我去客厅等著吃饭就好。

此刻我坐在客厅里,照看着已经醒来的雪儿,看看电视,不时的看看在厨房里,围着围裙在忙碌的两人。

徐姨不像去帮忙的,象是去捣乱的,时不时的就在岳母身上碰一下,还会头伸过去在岳母耳边说几句悄悄话,把岳母说的又羞又恼的。

两人还会不时的转过头,透过玻璃的厨壁,看我几眼,说说笑笑又羞又恼的。

一看就知道,徐姨是在和岳母说我,还是说一下少儿不宜的事情,不然岳母也不会羞恼了。

没多久,两个美妇人便做好饭了。

三人坐在餐桌上,还很有默契的,让我坐在了中间,岳母和徐姨坐两边。

看着桌上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光看看就让人食欲大增。

早上和岳母性爱大战了一场,体力还是消耗不少的,我现在还真的挺饿了,快速的先吃了一碗饭。

过了一会,岳母也吃了一碗了,又盛了半碗吃了起来。

“娟,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胃口这么好。”

这时候,徐姨突然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话语惊人的说道,“陈峰,你还会治病呢,你看,给你丈母娘大人打了一针,病都好了。”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徐姨也太污了吧。这都说的出来。

“徐婕你你还说,饭都堵不上你嘴。”

岳母羞的脸蛋顿时红了一片,玉颈上都布满红晕了。看了我一眼,愣在那里端著碗,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还真是啊,早上来看岳母的时候,岳母整个人看上去还有些憔悴,乏力的样子的。

现在整个人都精神了好多,很轻松的样子。

看样子还真是因为,和我酣畅淋漓的性爱了一场,出了一身汗,小感冒小发烧都好了。

我给岳母碗里夹了点菜,“妈,你想吃就多吃点,徐婕开玩笑的。”

感觉我就是个和事老。

岳母轻“嗯。”

了声,继续吃着饭了。

徐姨这时候,碗凑了过来,说道,“小峰,姨也要你给我夹菜。”

还故意停顿了一下,让别人想歪。

同时的,我脚背上,突然有一只柔软的脚丫,踩了上来,蹭弄著。

徐姨这么勾引我,我也抬起脚,直接在徐姨白嫩光滑的小腿上,蹭弄起来。

时间飞快过去,一顿香艳的午饭就这样结束了,我也赶紧把洗碗的活,给揽了下来。

洗洗弄弄好,我们又在客厅了聊著天,看看电视,逗逗雪儿,时不时的做些稍微亲密的神情举动,时间就十二点多了。

岳母一般都是有午睡的习惯的,这时候,便起身说要回卧室睡一会,刚要转身,突然目光异样的看着我和徐姨,说了一句让我心跳加速的话,“你们要是要做的话,去那个房间。”

说着,看了看客房的方向,就拉着婴儿床向卧室走去。

没一会儿,看到岳母进了卧室,门也关上了,留下我和徐姨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屁股挪到徐姨身边,搂住了徐姨。

徐姨也不扭捏,香喷喷,柔软的身子就靠进了我怀里。

我一转头,对着徐姨性感的红唇就亲了上去,徐姨只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看到门依旧关着,洁白藕臂就也搂住了我。

没有什么犹豫的,徐姨檀口张开,便和我接吻起来,唇齿交缠,热烈又温柔的亲吻著。

双手托在徐姨腋窝下,把徐姨托著举起,示意徐姨坐我大腿上。

徐姨配合的就分开雪白修长的双腿,面对面的坐上了我大腿。

我左手在徐姨大腿上翘臀上,抚摸揉捏著,右手在徐姨饱满的乳房上,轻柔的揉弄著。

嘴里吸吮著徐姨柔软滑嫩的香舌,和徐姨缠绵悱恻的湿吻著。

发出著“咕滋咕滋滋滋”淫靡的亲吻声响。

其实我知道,徐姨现在,应该不会愿意和我做爱的,徐姨虽然有时候表现的很大胆,很放的开,但也不会在岳母在隔壁的情况下,就和我做男女淫乱的事情的。

而且徐姨也就是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像岳母,我现在也算吧,会比较大胆,放的开。

在外人面前,徐姨肯定还是很保守羞涩的,要不然杨叔多年的淫妻想法,也不会到现在才实现了。

没一会儿过去,两人唇舌分开,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连接着彼此的口舌。

徐姨低头看了眼,看到我在她光滑大腿上,饱满乳房上摸揉揩油的两只大手,只是娇羞的白了我一下,就任由我施为了,看着我说道,“娟要是和别的男人一起,我还不怎么奇怪,真是没想到,她会和你,和你这个女婿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就不怕瑶瑶知道吗?该不会是你用强的吧。”

徐姨这话转的也太快了,惊吓到我了,“怎么可能。”我脱口而出道。

“开玩笑的,娟也说了,她是自愿的,那你说说,你们怎么好上的。”

徐姨还追问起来,女人果然都是八卦的,应该是在岳母那里没有得到答案,来问我了。

我想了想,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和岳母发生的种种,“我也不知道,自然而然的就这样了吧。”我也确实不知道怎么说。

“不说算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啊,不能像某个人一样,抛弃娟,对不起娟,知道吗?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徐姨突然又警告起来我,说的某个人,应该是那抛妻弃女的岳父吧。

我当然不可能抛弃岳母,也向徐姨保证了。

这时,坐在我大腿上的徐姨,扭动了几下温软香喷喷的身子,挣脱开我的两只大手,从我身上下来了。

“我也得去睡会,你自己在这看电视吧。”

说着,徐姨便向岳母房间走去,打开门进去了,门也给带上了。

虽然不能和徐姨性爱大战一场,很是失望,但刚刚能一亲芳泽,也算是一点补偿了。

我靠在沙发上,穿着长裤有点热,换上了岳母刚刚拿给我的沙滩裤,还是新的,看样子是特意给我准备的。

我玩了会手机,也有点想睡觉了,便躺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也打算午睡一会。

不知不觉的,我便睡着了,过了许久,感觉到我眼睫毛痒痒的,我搓了搓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一张美艳风韵的俏脸,印入我眼帘。

是徐姨在逗弄着我眼睫毛,把我给痒醒了。

还听到岳母的声音传来,“小婕你弄陈峰干嘛,让他多睡会啊。”

我看了手机,下午一点多了,便去洗了把冷水脸,重新回了客厅。

岳母刚刚也泡了奶粉,给小雪儿喂了,现在是安静的在婴儿床里睡着了,粉嘟嘟嘴角还挂着些晶亮的口水。

此时,徐姨和岳母聊著化妆品衣服之类的话题,看着电视,我偶尔的能插上一两句话。

此刻我们三人,虽然都规规矩矩的,没有做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气氛感觉依旧很是暧昧不清。

到后来,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气氛便沉默了下来,变的更暧昧,还很是别扭不自在的感受。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好像,还都很享受这种暧昧不清,沉默别扭的气氛的。

要不然的话,我们中也就有人会离开了。

这时候我想,要是有些其他什么的节目,来打破这种沉默别扭,就好了。

我突然想到,像昨天一样玩打牌游戏怎么样。

而且游戏有惩罚的话,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占岳母,徐姨的便宜,揩油,吃她们豆腐了。

想到就做,现在是有点无聊了,我便和她们说了来打牌,规则也和昨天的一样,同样有惩罚的。

徐姨听到要来打扑克,还有惩罚,一副很积极的样子,觉得很有意思。

岳母倒是不太感兴趣,不过我和徐姨都说要玩了,也就配合我们了,同意打牌了。

只是岳母和徐姨,基本上就不怎么打牌,连斗地主的规则都是一知半解的,只是大概的知道一些。

我说了半天,她们两还是不怎么清楚,就说直接打吧,打几把就知道了。

然后我移了下单人沙发和茶几,徐姨也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岳母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我们三个人围着茶几便开始打牌了。

本来说好的先试打两把,让她们熟悉一下怎么个打法,结果第一把,我就没怎么出牌,让徐姨和岳母互相出著牌了。

所以第一把我输了,徐姨第一个跑掉了。

“呵呵,陈峰你输了,要接受惩罚,我想想惩罚你什么好呢。”

徐姨嘴角翘起,看着我来了这么一句。

“都说了前面两把不算的?徐姨你这。”

我总得反抗一下吧。

“你一个大男人,也太小气了,不就惩罚一下么。”

徐姨都激将起我来了,我还能怎么办,只能说好了。

不过还好,徐姨还是美丽善良的,只是让我做了五个俯卧撑。

岳母有些无奈的看着徐姨,没说什么,不好意思帮我说话吧,要不然徐姨,肯定又会笑话她重色轻友什么的了。

惩罚的俯卧撑做好,接着继续下一把了,虽然徐姨和岳母打的有点慢,不过差不多也会了。

这一把,我赢了,徐姨输了,我倒是也想惩罚徐姨。

我刚看向徐姨,徐姨仿佛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样,就先说道,“你自己说的,前面两把不算的。哼。”

就把我的话给堵了回去。

“呵呵。”

这话逗的岳母都没忍住,轻声笑了笑。

我也装着不甘的样子,进行下一把游戏了。

今天运气确实差,我一连打了六把牌,就没赢过,还输了四次,其实也是我在让着她们一点。

岳母运气倒是很好,奈何惩罚我的时候,徐姨还在旁边出谋划策的,除了惩罚我做俯卧撑,后来还想出来喝水,让我连喝了两杯。

最后一次惩罚我,徐姨还轻车熟路的,去厨房拿了瓶红酒出来。

这酒还是没几天前,徐姨来岳母家带来的,两人开了喝过一点了,里面剩了大半瓶还多。

徐姨白净的小手上还拿着三个玻璃杯,赶紧上前,接过杯子,生怕徐姨手上没抓住杯子,给掉了。

徐姨把酒递给我,让我拔掉瓶塞后,倒了一小杯给我,杯子四五分之一的样子,递给我说道,“来,喝了。”

我也没拒绝,便接过杯子一口喝了下去。

“大中午的,喝什么酒啊?”

岳母这时候说话了,还瞪了徐姨一眼。

“没事,我们就少喝点,不然老是惩罚做俯卧撑,也没意思。”

徐姨说道,怎么感觉徐姨倒是兴致勃勃,特别有劲的样子。

我输了四把,剩下两把徐姨和岳母各输了一把,赢了一把,两人就互相惩罚对方喝了一口红酒。

虽然岳母说了大中午的不要红酒,但我们本来就是玩玩,喝的也不多,岳母也就没扫兴,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后面开始,我也不时的放下水,每个人都有输赢,都喝了好口红酒了,岳母风韵犹存的脸蛋上,都泛起些红晕了。

打牌打的还是很欢乐的,她们两人也不怎么会,有时候还搞笑的,问我要不要这样出牌,那样出牌。

手上有了炸弹会向我确认一下,四个是不是炸弹?小王加大王是不是炸弹?这不就是在告诉我你有炸弹吗。

接着一把,我赢了,岳母输了,看着岳母红润润的俏脸,我知道她酒量不好,便没在让岳母喝酒,惩罚道,“妈你就做五个深蹲吧。”

听到我的惩罚,岳母便起身走到旁边,正对着我们开始做起了标准的深蹲动作。

一个二个可惜的是,岳母是正对着我的,要是背对我,那岳母蹲下的时候,丰满翘臀就会对着我翘起来,肯定特别诱人性感。

三个四个不过岳母现在正对着我们,睡裙裙摆本来就不长,蹲下去的时候,裙摆缩起,吸引着我的目光,忍不住的便往岳母白花花的大腿间看去。

想着要是能看到几眼,岳母裙下那让人浮想联翩的小内裤就好了。

奈何岳母一双美腿并的拢拢的,窥探不到裙下诱人的春光,徐姨也发现了我的流氓目光,直接说破道,“再看口水都流出来了。大色狼。”

这一下,让岳母也注意到了,我偷看着她裙下的目光。

做好第五个深蹲后,只是娇羞的看了我一眼,泛著红晕的脸蛋霎是美艳,脸上带着些许欣喜的神情。

岳母还掩饰的往下拉了拉自己不长的裙摆,想要把她丰腴白嫩的大腿遮盖起来,奈何裙摆已经是最低了,拉不下去了。

岳母坐下后,便又继续打牌了,我又赢了,这次换徐姨输了。

我就也惩罚了徐姨一次五个深蹲,让我又大饱眼福了一次,徐姨白嫩性感的大腿。

接着一把,我还是赢的那一个,徐姨又是输的。

徐姨见我又看着她,输了牌不开心的说道,“还想看啊?”

这是在问我,是想看她做深蹲呢,还是想再看她白嫩大腿间的春光呢。

心想,我确实想看啊,但徐姨你也别说的这么直白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不怀好意的惩罚道,“这次不深蹲,要做S蹲。三个就好了。”

“什么蹲?”

徐姨还不知道什么是S蹲呢。

岳母异样的看了看我,神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岳母学舞蹈的肯定知道的。

我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找了个视频让徐姨看看。

徐姨看了视频后,难为情的看着我,看到我不怀好意的眼神,瞪了我一眼,羞愤道,“蹲就蹲。”

说完,徐姨看到岳母嘴角翘起,在偷笑着,报复性的说着,“娟你笑好了,等下你输了,我也让你这么蹲。”

“是小峰让你蹲的,又不是我。”

岳母抗议著,还嗔怪的白了我一眼。

“我不管,谁让你笑的。”

徐姨说完,便站起身,身体有些僵硬别扭的蹲了三个S蹲。

虽然徐姨扭的不怎么好看,但性感包臀裙下的美臀柳腰,左摆右扭的,还有白嫩修长的美腿,凸显的乳峰,一上一下的蹲起著,看着还是相当诱人性感的。

徐姨蹲好,看到我和岳母嘴角憋著笑意,以为我们在笑话她僵硬不自然的S蹲,气呼呼的看着我说道,“很难看是吧,那等下让你丈母娘也蹲一下,肯定好看。”

怎么听徐姨说“丈母娘”三个字,就觉得怪怪的,好像就是在强调,我们是一对偷情的丈母娘和女婿一样。

不过听徐姨这么叫,我又觉得很刺激很有兴奋的感觉。

下一把,还真被徐姨说中了,岳母输了,赢的还是我。

“妈,要不你也蹲一次,或者喝口酒也行。”

徐姨故意装着吃味的声音传来,“和你丈母娘就这么好啊,果然是一家人,还能二选一。”

语气里满是不平衡,“我蹲行了吧。”

岳母神情带着对徐姨的无奈,又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岳母站起身,走到一边,双腿微微分开,便看到岳母扭著柳腰,摆着圆臀的往下蹲去。

岳母不愧是舞蹈老师,不仅蹲的动作好看,还特别有韵律,再加上岳母前凸后翘丰腴的魔鬼身材,看的我都舍不得眨眼睛了。

脑子里又想着,此刻做着诱人S蹲的,美丽成熟,身材完美的岳母大人,这性感惹火的身子却是只属于我的。

只要我想,就可以任意的摆弄,这女人性感丰满的身子。可以任由我亲吻,抚摸,揉捏,撞击,直至肆意的发泄出来。

想着想着,不自觉的我还兴奋起来了,便赶紧停止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岳母又继续著第二个S蹲,吸引着我的目光,一直在她白大腿,翘臀柳腰上,胸前饱满上来回的扫视著。

岳母明显感觉到了,我这明目张胆又充满侵略的目光。

在我的侵略目光下,岳母虽然是满脸难为情,但扭腰摆臀的幅度却大了不少,为我展示着她婀娜多姿的诱人身姿。

看着岳母一连蹲了三个,看的我当真是意犹未尽,还想再多看几次。

徐姨理好牌,往茶几上一拍,顿时发出“啪”的一声,语气气呼呼的,“娟,你看某人眼睛都看直了。”

这话说的刚坐下的岳母,俏脸变的更加红润,抬起头目光和我对视在一起,露出欣喜喜悦的表情,又赶紧和我目光错开。满脸的难为情。

“姨,你蹲的也好看,关键还是看人,像姨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漂亮,怎么蹲都好看的。”

对于我的奉承,徐姨还是很受用的,没说话,只是嘴角带着笑意的瞪了我一下。

之后我们三人,便这样说说笑笑,时不时的还和徐姨斗几句嘴,一连打了四五把牌。

输了的人就喝口红酒,俯卧撑深蹲的惩罚一下,倒是岳母还给我们跳了一小段的舞,看的我又眼睛冒光。

脑子里不自觉的就想着,要是什么时候,岳母愿意给我跳一段脱衣舞,那我就性福死了。

倒是后面连着三把,都是徐姨在输,还一连喝了三口红酒,快半杯了都。

接着下一把,又是徐姨输,我赢了,说着惩罚徐姨再喝口红酒。

看着脸蛋红红的徐姨,去拿杯子的手,都犹犹豫豫的,不怎么想再喝的样子。

这时候,便是我等待已久的一刻了,口花花的对徐姨说道,“徐姨,要不酒就不要喝了,惩罚你亲我一下吧。”

可能也是喝了酒原因吧,酒壮怂人胆,我说这话的时候,也没觉得多不不好意思。

我这话一出口,徐姨就是一愣,看了看我,又看看岳母,神情娇羞了一下。

还真站起身,向我走来,脸蛋红红的站在我面前,娇媚的看着我,“亲就亲。”

看样子徐姨酒也喝多了,这么放的开。

紧接着徐姨便弯下柳腰,美艳俏丽的绯红脸蛋,向我凑了过来。

性感红唇便在我右脸颊上,轻轻印了一下。然后快速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我害羞的说道,“便宜你了。”

还不忘把岳母也带上,“等下让你丈母娘也亲你一下。”

气氛突然的就安静了下来,谁也没说话,三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暧昧火热了起来。

而且谁也没提出不打牌了,好像我们都很期待再打下去,会发生些什么一样。便开始了下一把。

这一把,还真是岳母输了,不过赢的不是我,徐姨下一句话,倒是让我开心的不行,“小娟娟,我要惩罚你亲一下陈峰。”

徐姨说完,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岳母看了看我和徐姨,一脸犹豫娇羞的神情,最后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红酒,“还能这么惩罚吗,我不亲,我喝酒好了。”

“娟你这是耍赖好吗,要按我说的来,不过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自己喝了酒也不算,要重新惩罚的。”

徐姨还开始较真了。

岳母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又是一把结束,岳母赢了,徐姨输了。便听到岳母开始反击徐姨了,“那个小婕,你去亲一下小峰。”

我这也太幸福了吧,怎么现在不管谁输谁赢,占便宜的都是我,在奖励我一样。

可能岳母和徐姨都有些喝醉了吧,岳母惩罚一说出口,徐姨便起身有些难为情的走到了我身边。弯下腰又在我脸色亲了口,还发出一声“吧唧”的轻微声响。

说来也奇怪,我单独和岳母或者徐姨一起的时候,亲吻的次数都数不清了,还都是那种彼此热烈的索吻,唇舌纠缠的舌吻。

而现在只不过是亲一下脸,就紧张刺激的不行,也特别难为情,很难打破中间那层无限的隔阂。

看样子两个人和三个人的差别还是很大的,需要慢慢来。

好像我们现在,就是在慢慢的适应这种异样的关系,在慢慢去打破那层隔阂。

我脑子里一边胡乱想着这些,一边打牌还打赢了,徐姨倒是最后一个。

我看了几眼徐姨的饱满红唇,徐姨就心领神会了,娇羞的看着我,起身向我走来,又给了我一个香吻。

接下去的一把,我输了,徐姨赢了。

“陈峰,惩罚你亲小娟娟一下。”

这是惩罚吗?这明明是奖励好吗?再说岳母这把又没输,也不一定会同意啊。

我没想到的是,岳母竟然没反对,只是娇羞的看了我一眼,就默认的同意了,坐在那里,等着我去亲她了。

我有些小忐忑的起身,向着岳母走去,站在岳母边上,低下身子脑袋便凑了过去,在岳母红嫩嫩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娟,你又没输,都可以拒绝的,你还让陈峰占便宜。”

徐姨看着岳母,娇笑着,“是不是就想着被亲呢。呵呵。”

岳母听到这些,就是一愣,才知道自己被下套了,但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徐姨,好像就是徐姨说的这么回事,是岳母自己想被我亲一样。

窘迫的岳母只能去把扑克牌理好,催促我们进行下一把,来掩饰一下她的窘迫。

这次岳母输了,徐姨又赢了,目光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岳母,又转过脸看着我问道,“陈峰,想不想让雪娟也亲你一下?”

这还用问吗?当然想要啊,不自觉就看向岳母,在那饱满的红唇上瞄了瞄。

徐姨看向岳母,说着,“娟,你看陈峰也想的,那就亲一下好了。”

这次岳母没有再拒绝惩罚,羞赧的看着徐姨,又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起身向我走来。

岳母刚走到我身前,要弯腰的时候,徐姨又调笑着加了别的要求,“要嘴对嘴的那种,还要亲十秒钟。”

岳母羞的只是说了个“你”字,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羞愤的瞪了一眼徐姨,不想在徐姨面前示弱一样,便看到岳母直接弯下腰,风韵成熟的脸庞向我靠近了过来,红唇微微嘟起,冲着我嘴巴亲了下来。

看着向我靠近而来的成熟美妇人,我身体不自觉的也往前凑去,便和岳母的饱满红唇触碰在了一起。

徐姨还在一边,看戏般的数起数来了,“一二三”数的还有点慢,我愣神了几秒钟,舌头大胆的,本能的伸了过去,抵到了一排整齐的牙齿上。

只是岳母嘴巴紧紧的闭着,阻挡着我舌头的闯入。

让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舌头偷偷在岳母柔软红唇上,舔触了几下。

徐姨数到七的时候,岳母便直起身子,香唇离开了我,让我感到一阵的意犹未尽。

岳母回到私发上坐下,俏脸变的更加羞红,看我还一脸享受意犹未尽的样子,神情娇羞嗔怪的白了我一眼。

“时间还没到呢,才数到七。”

徐姨还较真起来,和岳母斗着嘴。

岳母羞愤的瞪了一眼徐姨,反驳著长,“是你自己数的慢,别以为我不知道。看我赢了怎么惩罚你,哼。”

然后我们开始了下一把,我没想赢,也不想输,我就帮着岳母,让岳母先出完了牌,又斗智斗勇的赢下了徐姨。

徐姨把手上的牌一扔,知道刚刚我有在帮着岳母,气呼呼的看着我,“好啊,你们两个打我一个,这是耍赖。”

这时候,岳母很是得意高兴的说道,“你要耍赖是吧。”

见徐姨没说话,岳母赶紧惩罚道,“惩罚你亲亲陈峰,要嘴对嘴的亲要一分钟。”

岳母说完,自己都娇羞的不行。

“娟,你这也太狠了,我认错还不行吗。小娟娟换一个行吗,不然我们这样也太便宜这小子了。”

徐姨赶紧认错道,红红的俏脸满是不好意思的神情。

“不换,谁让你先的。”

岳母说着,还拿出手机,认真的打开了计时器,准备计时了。

此刻的我是最幸福的,两人风韵犹存的大美人,在内讧著,得益者却是我。

徐姨看到我脸上,掩藏不住的色色的表情,羞涩的不敢看我。

又看到自己的好闺蜜,决不罢休的样子。只能认命的接受这惩罚了。

徐姨起身,走到我面前,看着岳母提醒道,“就一分钟啊,不准耍赖。”

说完徐姨弯腰,果断的便向我送来了香吻,还害羞的闭着眼睛。

我当然也是毫不客气的,翘起嘴巴便迎了上去,和徐姨柔软红唇紧贴上了。

如本能反应一般的,我舌头伸了过去,只是徐姨牙齿也紧闭着,再一次的将我阻挡在外了,口鼻还在憋着气。

第279章 到282章

徐姨起身,走到我面前,看着岳母提醒道,“就一分钟啊,不准耍赖。”

说完徐姨弯腰,果断的便向我送来了香吻,还害羞的闭着眼睛。

我当然也是毫不客气的,翘起嘴巴便迎了上去,和徐姨柔软红唇紧贴上了。

如本能反应一般的,我舌头伸了过去,只是徐姨牙齿也紧闭着,再一次的将我阻挡在外了,口鼻还在憋着气。

想着一分钟也不短了,我厚实的舌头,开始在徐姨整洁的牙齿上,轻轻的舔弄著。

过了十多秒钟,憋着气的徐姨,憋不住了,琼鼻檀口同时呼出一股香喷喷的热气。

我找准时机,舌头一溜烟的就钻进了徐姨香嘴里。顿时便触碰到了一条柔软温润的小香舌。

徐姨睁开眼睛,神情异样的看着我,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嗯唔”声。

不过徐姨并没有抗拒,我舌头侵犯进了她嘴里,默认的同意了。

我舌头贴上徐姨香舌,挑逗舔弄了一会,弄的徐姨也有些情动起来,当着岳母面,香舌也伸了过了,方便我品尝舔弄著。

又过了十几秒钟,我和徐姨好像都忘了,岳母还在边上呢,竟然开始爱意绵绵的轻柔的湿吻了起来。

徐姨此刻弯著腰,我双手不自觉的就摸了上去,一手隔着包臀裙在徐姨翘臀上轻轻摸著,一手在光滑的白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一分钟了。你们还还亲不够了是吧。”

岳母的声音突然传来,惊醒了沉浸在爱意湿吻中的我和徐姨。

徐姨听到声音,赶紧推开了我,两人嘴唇上,还拉扯出一条晶莹的口水丝线,显得淫靡又暧昧。

没想到刚刚推开我的徐姨,红彤彤的俏脸,突然又凑了过来,“吧唧”一声,在我嘴巴上又亲了一口,看着岳母挑衅般的说道,“对,就是亲不够了。”

说完,徐姨又难为情的不行,打掉自己屁股上和大腿上的两只贼手,轻声嘀咕了一句,“就知道吃豆腐。”

便转身走回私发边,坐了下来。

和徐姨这一下突然的亲密接吻,让气氛变的暧昧了许多,三个人不自觉的就又拘谨起来,但是我们又好像在期待什么,期待这暧昧亲密能继续下去。

接下去,我们又连续打了好几副牌,各有输赢,只是我们都没有再说出和我亲吻的惩罚来,让我一阵失望。

惩罚不自觉的就变成喝酒了,看着两个俏脸红红的美妇人,和我玩着这打牌游戏,我却不敢做点什么,太怂了。

所以我输了的几次,喝酒都是喝一大口的,想着酒壮怂人胆。

我酒量也不怎么好,加一起喝了两杯不到,头就有点昏昏的了。

此刻这把牌,我已经个出完了,看着岳母和徐姨两人打着,最后徐姨输了。

这时候,头有些昏昏的我,壮著酒胆对输了的徐姨惩罚道,“徐姨,这把我惩罚你,给我抱一下。”

我一边说着,还一边看着徐姨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徐姨没说话,美艳红润的瓜子脸上,浮现出些许期待的神情,马上又娇羞的看了看我,又看着岳母。

微微犹豫了几秒,徐姨便直接起身朝我这边走了过来,警告的对我说着,“不准摸我,知道吗?”

还没等我说保证的话,徐姨侧过身子,背对着岳母,就一屁股的侧坐在我大腿上了。

嫩白的右手,也轻轻环住我脖子。

此刻我是酒壮怂人胆,而且我也没说不摸啊。

美人在怀,温软散发着清香的身子,坐在我身上,我双手不自觉的就搂了上去,左手搂住徐姨的细软腰肢;右手摸上了她雪白丰腴的大腿,整个掌心贴在徐姨光滑紧致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擦抚摸著。

“都说了不准摸我,你还摸。”

徐姨一边娇羞的轻声说着,一边伸出左手轻轻的按在了,我在她白嫩大腿上抚摸揩油的大手手背上。

也没有按住我的手,让我不要摸她大腿,反而一双并拢著的,修长白嫩性感的美腿,稍微打开了一些,象是在诱惑我往里面摸一样。

我手上当然就毫不客气的,顺着徐姨光滑的大腿内侧,往里面摸了进去。

手上是一片片柔软的触感传来,还温温热热的,好不享受。

我的手钻在徐姨缩起的包臀裙下,在徐姨柔软的大腿内侧,越来越往里的摸著。

手指头刚刚触碰到,徐姨大腿根中间那神秘温热的柔软处,徐姨白嫩的大腿就紧紧的夹住了我当然手,羞臊著说道,“抱够了没啊你,坏死了。”

听到徐姨的话,我环住她细腰的左手,用力的往我怀里又搂了一下;摸在徐姨大腿里面的右手,突然往前顶了一下,几个手指头顿时就陷入进一片柔软当中。

惹得徐姨琼鼻间,发出一声忍耐的“嘤嗯”轻哼声。

便扭了扭自己柔软香喷喷的身子,从我大腿下来了,还嗔怪的在我手臂上轻轻掐了一下,才走回去坐了下来。

岳母此刻也是神情异样的,看了看我和徐姨,岳母肯定有看到我把手伸进徐姨裙下,在徐姨双腿间抚摸揩油的举动了,不过岳母现在没有说话,也是不好意思说什么吧。

我们都没有说话,没有去说破这暧昧的游戏,也没有结束这游戏,而是继续的开始抓牌,进行着下一把。

好像现在我们三人,是很享受这暧昧亲密的游游戏的,都想要继续玩下去。

我也是性福的不行,一边打着牌,一边还能欣赏著两个,成熟美艳风韵动人的妇人。

不时的,就会偷看几眼岳母和徐姨两人,那光滑雪白的美腿,浮凸有致的诱人身子。

还有两人时不时的会扭动下身体,交换一下交叠的双腿,那裙下的诱人春光,我透过玻璃茶几一直在偷偷的看着。

岳母穿的应该是紫色的,徐姨是黑色的。

我抓好牌,看着手上两个炸弹,还有大王,牌又顺,就知道我赢定了。

我不光想赢,还想要这把让岳母输。

我一边出牌,一边压着岳母,不然岳母出牌,还让徐姨多走了几手牌,我才把炸弹扔出去赢了。

然后徐姨手上也没几张牌了,出了几下就出完了,赢了岳母。

这下我也不怎么掩饰了,大胆的把手伸向岳母,要求的说道,“妈,你也要给我抱一下。”

岳母愣了几秒,便抓住了我的手,看到我和徐姨都在看着她,赶紧躲闪著目光,不好意思和我和徐姨对视。

岳母拉着我的手,没怎么犹豫的便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也和徐姨一样的侧过身子,背对着徐姨,坐在了我大腿上。

顿时岳母香喷喷的身子,就坐进了我怀里。

我右手环住岳母腰身,十指相扣著岳母右手。我左手装着很随意的,就搭放在了岳母白花花的大腿上,轻轻抚摸起来。

岳母就显得很是窘迫慌乱了,娇羞的低着头,散发清香的身子崩的紧紧的,丰腴雪白的大腿同样紧紧的并拢著。

我目光热切的看着岳母躲闪的眼睛,说道。“还要让我亲一下才行。”

岳母侧过头,面对面的看着我,目光依旧躲闪,过了一会,才轻“嗯”了一声。

还真同意了,那我就大著胆子,挺直后背,嘴巴主动对着岳母红唇便亲了过去,放在岳母大腿上的手,也加大范围的,在两条白嫩大腿上,大腿外侧,来回的摸索了起来,还慢慢向岳母睡裙裙下探索了进去。

岳母看到我嘴巴凑了过来,神情很是紧张,因为徐姨在旁边看着呢,不过又满是期待的样子,酡红的俏脸也配合的迎了上来,和我嘴对嘴的便亲上了。

我舌头本能的,又伸了过去,想再试试看能不能伸进岳母蜜嘴里去。

这次岳母倒是没怎么抵抗,紧闭的牙关被我来回舔了舔,就打开了,下一刻我就捕捉到了一条柔软的香舌。

香舌还主动的伸了出来,方便我的轻柔舔弄。

怎么感觉岳母是吃醋了呢,吃醋我刚刚和徐姨那么亲密,所以这次才没有拒绝我的搂抱,我的舌吻,对我如此言听计从的。

岳母坐在我大腿上,和我温柔脉脉的亲吻著,岳母紧绷的娇躯也放松下来,软靠在我身上。

过了差不多一两分钟,我手都慢慢的要摸到岳母翘臀大腿根上了,把一边的徐姨都有点忽视掉了。

“还亲你们,亲不够了是吧,还打不打牌了。”

就在这时,徐姨吃味不满的声音传来,惊醒了此刻缠绵悱恻的母婿二人。

羞得岳母赶紧推开了我,从我大腿上起身下来了,还羞愧的拉了拉自己不平整的裙摆,才重新回到私发上坐了下来。

徐姨看了看娇羞的坐在沙发上的岳母,又看着我,相当不满气愤的说道,“陈峰,我们两个大美女,就这么轮流被你欺负,也太便宜你了吧。”

听了徐姨的话,我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了,现在我确实性福的不行,所以只能尴尬讨好的笑了笑。

徐姨“哼,大色狼。”

的娇嗔了一句,瞪了我一眼,便接着打起牌来。

这一把我也不好意思再赢了,而且牌也确实烂,所以最后我输了,徐姨赢了。

便看到徐姨用手指了指我,调戏著岳母道,“小娟娟,要不要让他再抱着你亲一会,看你刚刚挺享受的啊。”

“才不要,要亲你自己亲。”

岳母此刻虽然难为情,但还是反驳了回去。

“是啊徐姨,要不就惩罚我抱你一下,或者亲一下也行。”

我也不要脸的赶紧说道,“想的倒是挺美的,你这还是惩罚啊,都成奖励了。”

徐姨立马就羞愤的回了我。

当然最后我也没能再一亲芳泽,徐姨惩罚我喝了半杯红酒,就一轮便过去了。

下一把我又输了,岳母赢的。

便听到岳母关心的声音传来,还是让我喝酒,说道,“喝一口就好了,不用喝这么多的。”

我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大口下去。

一时感觉这酒后劲还有点大的,而且我酒量也只能说一般般,脑袋就开始有些晕了,意识倒还是很清楚的。

接着的一把牌,我直接春天了岳母和徐姨,赢得了胜利。然后岳母又把徐姨留在了最后。

这时候,也有可能我酒喝的稍微多了点,还有现在暧昧火热的气氛,让我有些飘飘然了,再说徐姨和岳母,也都是很配合很享受这亲密的惩罚游戏的。

这次我赢了,直接站起身,向徐姨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徐姨身边,和徐姨一同挤坐在单人沙发上,两人身体便紧紧贴在了一起。

同时我的右手已经搂上了徐姨柳腰。

徐姨发出娇羞的声音,羞嗔著,“干嘛呢你,挤死了都。”

徐姨嘴上说着挤,自己却也没有起身,反而扭了扭自己柔软的香喷喷的身子,倒是和我挨的更紧密了。

我先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旁边的岳母,看到岳母神情异样的,赶紧躲开和我直视的目光。

我又转过头,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徐姨,渴望的轻声说道,“姨,再给我亲一下,刚才没亲够。”

说着,我左手也放在徐姨白花花的大腿上了,轻轻的抚摸著。

徐姨脑袋微微转了下,也看向岳母,神情羞赧了一下,又转回头,面对面的直视着我,热切又期待的目光。

只见徐姨故意的给我抛了个媚眼,嫩白的玉手在我手臂上摸了摸,撒娇般的轻声勾引著,“坏死了,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看到徐姨这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那里还不知道徐姨也希望被我亲的,我忍不住的,嘴巴便对着徐姨的性感红唇,亲了上去,还把徐姨压在了沙发靠背上。

毕竟岳母还在旁边看着,我和徐姨也不可能太放的开,亲吻的也没有多热烈,只是两人的舌头,在彼此口腔中,轻柔的缠绕吮吻著。

还有我的左手,也大胆享受的在徐姨分开些许的大腿内侧,大腿上来回的摸索抚摸。

哪怕我知道岳母此刻,肯定在我背后看着我和徐姨的亲热拥吻,我摸在徐姨大腿内侧的左手,也越来越往裙下摸去,向着那神秘的桃源而去。

因为我知道,岳母和徐姨这两人大美人,美妇人,我一个都不想失去。

然而今天我们却突然的,就撞破了彼此的关系,肯定会有隔阂产生的。

虽然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很亲近,但要是我今天不做出点什么,那以后说不定我们的关系,就会慢慢变的疏远了。

徐姨和岳母之前可能也会如此,见面肯定会尴尬会羞愧,时间长了可能就生疏了。

不过要是今天,我们就打破这种尴尬沉默的隔阂,那是不是以后,我们就不会怎么在意彼此之间的亲密关系了,慢慢的可能就适应习惯了这种关系。

虽然是三个人,但现在徐姨和岳母两人,确实是没有厌恶对方的意思,反而此刻好像都很享受,和我暧昧亲密的搂抱亲吻。

也不知道她们俩,中午午睡,单独相处的时候,都说了什么。

不过在我看来,两人应该有达成了什么共识,而且还应该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共识,所以现在她们两人,才会愿意和我玩这个,禁忌亲密的惩罚游戏。

这些都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突然觉得想这些也没用,反正现在徐姨和岳母这样和谐,那我就最幸福了。

一两分钟过去,我和徐姨就这样轻柔的湿吻了一两分钟,直到我在徐姨双腿间的左手,手指抵到一片柔软处。

徐姨才惊醒过来,雪白大腿紧紧并拢起来,夹住了我的左手。

双手抵在我胸口,把我推了开去,结束了和我的亲吻。

“快点起来,不给你亲了,要亲亲你丈母娘去。”

徐姨话说完,气氛更加暧昧燥热起来,我们三人眼神躲闪著,互相看了看对方。

气氛突然又沉默安静下来,谁也没说话,等我回沙发上,又继续打牌了。

现在我运气确实不错,我也不让著徐姨和岳母了,很快的就又赢了,看着徐姨和岳母单挑着。

徐姨又输了,我没说什么,直接站起身,走到徐姨沙发边。

这次,我都不去掩饰了,当着岳母的面,就扑向了徐姨,把徐姨给压在沙发靠背上了。

徐姨都没怎么抗拒,就再次和我亲吻在一起了,两只无处安放的手抵在我胸口,轻轻的推拒抚摸著。

我膝盖跪在沙发边,右手撑著沙发靠背,俯身在徐姨身上,贪恋的亲吻著徐姨。左手也隔着包臀裙,在徐姨浑圆柔软的翘臀上,细腰上揉摸著。

又是大半分钟过去,徐姨把我推了开来,偏了一下脑袋,看向了我身的岳母,又看着我努了努嘴,娇羞调笑着说道,“不要亲了,你看你岳母大人都生气吃醋了。”

我也转过头看向岳母,果然岳母脸上神情,有些吃味不高兴的样子。

岳母见我们都看向了她,赶紧躲开目光,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说道,“谁吃醋了,你们爱亲多久亲多久,跟我没关系。”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太明目张胆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徐姨沙发上起来,继续著下一把牌。

此刻我内心是燥热兴奋的,现在岳母和徐姨俩,已经开始默认了这种,三人间的暧昧亲密关系,让我激动喜悦的不行。

甚至感觉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我想要和她们来个三人行,岳母和徐姨不知道会不会愿意。

觉得按照现在这样的发展,应该会的吧。

和岳母徐姨经过了几次,这样的搂抱亲吻,我们之间突然就不怎么尴尬了,慢慢的好像还适应了,喜欢上了这种亲密的游戏。

感觉我们都是很期待,将会惩罚什么,感觉岳母和徐姨也在期待着,我会和她们发生些什么暧昧举动。

我一边脑子里这样乱想着,一边和她们打着牌,还又被我打赢了,输的却变成了岳母。

徐姨理著茶几上散乱的扑克牌,抬起头看着岳母,嘴角翘起,脸上露出戏弄的神情,调笑起来了岳母,“小娟娟,你不会是故意输掉的吧,这么想着被陈峰亲吗?呵呵。”

岳母红润的俏脸上,露出那种,心思被戳穿后的窘迫,很是难为情的反驳著,“徐婕你你才想着被亲呢?你再说,我就不来了。”

岳母一脸窘迫难为情的时候,我已经起身走到岳母身边了,贴著岳母香喷喷的娇躯,就坐了下来。

同时,左手很自然的就搂住了岳母。

岳母娇羞难为情的声音传来,“干嘛呢,让开。”

说着,扭捏了几下自己柔软的身子,只是象征性的在我臂弯里挣了挣,又轻轻推了推我,便任由我搂着她了。

岳母嘴上说着让开,自己却没有挪动开身子,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我就知道岳母的意思了。

这我哪里还不懂,搂着岳母柳腰的左手,顺势把岳母柔软的身子,往怀里一带一紧,嘴巴对着岳母红唇便亲了过去,右手习惯性的也摸上了岳母大腿,抚摸起来。

岳母对于亲吻过来的我,稍微象征性的躲闪了一下,便让我捉住了她柔软的双唇,亲吻了起来。

四唇相接,岳母也不再克制自己了,自己就微微张开了小嘴,让我的舌头直接就闯了进去,抵在了一条柔软香舌上。

下一刻我后腰两边,就有柔软的触感传来,岳母此刻也不矜持了,还主动搂抱住了我粗腰,抱着我和我温柔的缠吻了起来。

我右手也没有闲着,在岳母美腿上大腿上,爱不释手的摸著,直到摸进岳母裙底,摸到了弹性十足的屁股上,还隔着丝滑的蕾丝内裤,在浑圆翘臀的屁股上,大腿外侧揉捏了起来。

只是还没摸揉几下,就被岳母按住了,不让我这样摸她屁股了。

我和岳母又是一两分钟的索吻,唇舌才分开。

岳母瞄了一眼,在看着我和她亲热的徐姨,又把我推开了一点,还把我在她裙底的贼手,娇羞难为情的给拉了出来。

“谁刚刚还说不要亲呢,现在亲这么起劲了。”

徐婕这话一说出来,羞的岳母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当然,我们都知道,徐婕这样说,是在调节调节气氛,让气氛不要那么沉默。

我恋恋不舍的,在岳母白嫩大腿,膝盖,光滑小腿上又抚摸揩油了几下,才回到自己沙发上坐了下来。

然后便继续著,这暧昧不清的扑克游戏。

虽然现在气氛,是越来越火热起来,但同样的也很有乐趣。

只是接下来我赢的就很少了,已经变成是徐婕和岳母联合起来,打我一个了。

这当然是徐姨提出来的,说是不能这么便宜我,要一起对抗我这个大色狼,让我一连输了好几次,喝了好几口酒。

我也有赢,赢了就会走到她们身边,抱着亲亲摸摸一会,那时相当的幸福享受。

这不,这一把我又赢了,岳母输了。

我起身,贴著岳母身子坐了下来,伸手就搂住了岳母腰身。

岳母身子一被我碰到,还是会有些僵硬,依旧有些不习惯在徐婕面前和我搂搂抱抱的。

这次我没有去亲岳母,而是想着换个惩罚。

看着岳母一连害羞,又一副做好和我亲吻的准备了。我要求着说道,“妈,坐我腿上,让我抱一会。”

说着,都没等岳母答应,我双手便托在岳母腋下,把岳母身子托了起来,我再屁股一挪,让岳母侧坐在我大腿上了。

我又说了句,“妈,就让我这样抱着你打把牌。”

手也放在岳母白大腿上,轻柔的摩擦起来。

我现在都成腿控啊,真的是岳母和徐姨的美腿太诱人太性感了,是又直又长,还白白嫩嫩的,摸起来软软的,享受的不行,内心还有一种满足得意感。

所以现在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去摸摸岳母,徐姨的美腿,享受舒服的吃吃她们美腿的豆腐。

岳母和徐姨也知道,我喜欢摸她们的腿,所以被我抱着的时候,只要我的手不要在她们裙下太肆无忌惮,她们也就都任由我摸了。

而且我也感觉的出来,其实她们也很喜欢被我摸的,也很享受的。

没等岳母说话,看着岳母坐我大腿上太高了,我右手扶稳著岳母后背,自己大腿分了开来,让岳母坐在了沙发上,我双腿中间了。

左手捞起岳母一双修长白嫩的美腿,架在我左大腿上。

岳母亲吻挣扎了下,也说了这么抱着,怎么打牌啊,而且也太难为情了。

不过我就是不愿意放开岳母,搂抱的紧紧的。

所以此时,岳母便强制性的被我搂抱在怀里,坐在我双腿间了,娇躯也靠在了我身上。

这下徐姨倒是没有调笑岳母,就神情异样的,看着搂抱在一起抓牌的我和岳母。

抓好牌,看着我手上又是一副好牌,知道这把是想输都难了。

我的牌岳母也都看到了,俏脸上就一副认输的表情。

徐姨还让岳母把我的牌都说了出来,两个人又联合起来斗我了,两人是一边打还一边商量著应该出什么。

我当然不介意,输赢都无所谓,开心就好。

徐姨出了个三带二,我压了一手,便收拢起来牌,右手拿着,让左手空闲下来,摸上了岳母丰腴性感的美腿,在柔嫩的小腿大腿肌肤上抚摸著。

徐姨此刻,看着我摸在岳母大腿内侧的贼手,连打牌的时候都不老实,都还想着吃她们豆腐,羞恼的便瞪了我一眼,直接打了个炸炸弹下来。

而这时,我的左手正插入在岳母丰腴的大腿内侧,被两条白嫩的大腿夹住了,让我不能更进一步的往里摸进去了。

我左手被岳母白嫩大腿给夹住了,我也不舍得拿出来,便在她大腿里面又磨蹭抚摸了起来。

把牌举到岳母面前,说道,“我也炸,妈你帮我出一下。”

岳母娇嗔的白了我一眼,有些气恼吧,气恼我不光要吃她豆腐揩她油,现在连出牌还要她来。

还是接过牌,打开,出了个炸弹出来,还不忘把我的牌,又报了一遍给徐姨听。

左手又摸了一会岳母大腿内侧,便拿了出来,忍不住的掌心贴在白嫩的大腿上,舒服享受的又摸了摸,才拿过牌自己打了。

看着坐在我怀里,近在咫尺的岳母,那绯红诱人的脸蛋,嘴巴就凑了过去,亲在了岳母红润的脸上,亲了好几秒,长发出“吧唧”一声分开了。

“小峰……你……坏死了……”

岳母娇羞轻声的说了一句,柔软的身子还在我怀里扭捏了几下,无力的抗议著。

徐姨看着,在打情骂俏的我和岳母,我注意到徐姨神情变化了下,象是有些羡慕了的感觉。

就这样,我抱着岳母,一边打牌,一边摸摸岳母的洁白美腿,快活的不要不要的。

可以说这把牌,我心思都在怀里的美妇人身上,但奈何我牌好,还是赢了。

岳母因为被我骚扰的,又要给徐姨报我牌,都没怎么出过牌,所以岳母又输了。

我二话不说,就搂过岳母娇躯,嘴巴亲了过去。

我赢了,岳母输了,岳母又看到我此刻凑过来举动,知道我这个坏女婿又来求吻了,微微扭捏害羞了一下,便侧过脸,等待着被我亲吻。

下一刻,我和岳母四唇又相接在一起,舌头也互相轻柔的缠绕住了。

吻的有些投入了,岳母朝着我扭转着身子,双手也搂了上来,搂在了我后腰上,搂抱着我。

说实话,我都不想打牌了,真的好想现在把岳母Tuō_guāNG了,给就地正法了,好好的发泄操干一番。

而且此刻我裤裆里的肉棒,早已经勃起了,虽然还没有彻底硬起来,但还是硬硬的顶在了岳母屁股上。

岳母肯定也感觉到我裤裆上的硬物,也知道那是什么,也不会说破,只是默认的被我顶着。

当然这些我也只能想想而已,因为徐姨还在呢,我要是太过了,或者强硬的想干嘛,那就是不尊重她们了。

和岳母这一番温柔的缠吻结束后,我依旧这样搂抱着岳母,享受着艳福,开始了下一把牌。

岳母自己也没有想要下来,以为我还赢了,还要抱着她吧。

这时候,倒是徐姨看不下去了,有些不开心的说道,“陈峰你怎么还抱着。”

“我赢了啊。”

我简单的回答道,手还在岳母大腿上摸了摸。

“你赢了,我们就得被你又抱又亲的,现在还一直抱着,我们也太吃亏了,太便宜你个大色狼了。”

徐姨语气带着吃味,突然的就说出了一句大胆的话,“说好的惩罚一次,不能你想干嘛就干嘛吧,难道你让我们脱衣服,我们都脱啊。”

其实我还真有这想法的,只是一直不敢说啊,怕被岳母和徐姨打。

既然现在徐姨说出来了,我内心也开始蠢蠢欲动了,看着徐姨,顺着徐姨的话说着,“徐姨,那那我要是真就让你脱呢,你脱不脱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还色眯眯的看了看,徐姨胸前高耸的双峰。

听到我流氓的话语,徐姨矫哼了一声,说道,“哼,大色狼你还真想呢,可惜你想得美。”

岳母坐在我怀里,听着我和徐姨越来越露骨的话,还有这样坐我身上,确实很让岳母难为情,便把白嫩大腿上我的贼手给拿开,柔软娇躯也从我怀里挣脱了几下,从我身上下来,离开了我的搂抱。

还推搡着我,把我赶回到自己的沙发上了。

客厅到阳台的门帘早已被拉了起来,屋里暗淡的光线,倒是让人心理上更大的放松了。

我坐回沙发上,进行着下一把牌,其实我想赢的,只是牌一般般,又是在岳母和徐姨的联合下,打输了。

徐姨一连惩罚了我好几次,先是让我原地转十个圈,我照做了;又让我再做十个俯卧撑,我也做了。

我刚做好十个俯卧撑,还没站起来,徐姨的声音又传来了,“再来十个深蹲吧。”

我还没说话,岳母倒是心疼我了,说道,“好了小婕,不要惩罚了,陈峰他累不累的啊。”

“娟,我们才是一伙的呀,你怎么还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心疼了。”

“才没有,只是只是你惩罚太多了。”

岳母回答的都有些结巴了。

“还说没有,看你心疼的样子,要不娟你再去给他抱一会亲一会,肯定就没好了。”

徐姨调笑着岳母。

这下把岳母笑话的,岳母难为情的不知道说什么。

只能看着我做了十个深蹲,被徐姨“欺负”了。

我刚回到沙发上坐下,徐姨又拿起我的杯子,里面还有一小杯红酒,“哼,还没完呢,酒也得喝了。”

怎么感觉徐姨也吃醋了,吃醋我刚刚抱着岳母打牌,又亲又摸的。

这点惩罚对我来说,还是小意思的,我接过酒杯看着徐姨,恐吓著说道,“徐姨,你惩罚我这么多,太狠了吧。信不信下把我赢了,真要你把衣服脱了。”

说着,我就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还色眯眯的看着徐姨身上的包臀裙,贴身短袖。

听了我的话,又看到我侵略般的眼神,徐姨神情慌张了下,却还逞强道,瞪了我一眼,“哼,你敢,再说你还没赢呢。”

“好的,徐姨,这可是你说的啊,等下你不要耍赖就好长。”

我继续威胁著徐姨。

徐姨又是矫哼一声,不愿搭理我了。

又是连着打了好几副牌,可惜我和徐姨都没对上。

我和徐姨赢的时候,输的都是岳母,没能让我和徐姨惩罚到对方。

然而下一把牌,我牌实在太烂了,我输了,赢的人还是徐姨。

这时候,徐姨突然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来了句大胆又意想不到的话,“陈峰,你不是说要我脱衣服吗,现在我就让你把衣服脱了。”

这徐姨也太大胆了,电影里面,这种游戏,不都应该是男的让女的脱衣服吗,怎么现在还反过来了。

有人可能要说,在美女面前脱衣服,不应该是男的占便宜吗。

但现在,可能是因为就我一个男的,面对岳母和徐姨两个美女,真要我在她们面前脱衣服,顿时让我觉得还是很难为情的。

可我一个男人,也不能认怂啊,不过我还是有些怂的问了徐姨一句,“徐姨,真让我脱啊。”

岳母和徐姨,看到我此刻也露出了害羞吃瘪的样子,都嘴角翘起看着我笑了笑。

同样的,两人俏脸上其实也露出了难为情,娇羞的表情。

第283章 到285章

可我一个男人,也不能认怂啊,不过我还是有些怂的问了徐姨一句,“徐姨,真让我脱啊。”

岳母和徐姨,看到我此刻也露出了害羞吃瘪的样子,都嘴角翘起看着我笑了笑。

同样的,两人俏脸上其实也露出了难为情,娇羞的表情。

徐姨更是笑话着我,羞嗔的说道,“呵呵,就是要你脱,谁让你这么坏,先打我主意的。”

“好,我脱,就脱一件。”

既然现在已经这么暧昧关系了,那就让这气氛更加火热异样起来吧。

说着,我双手抓住短袖领口,往上扯著,身上的短袖便从头顶脱了下来,赤膊着我还算精壮的上半身,展现在了徐姨和岳母面前。

岳母看到我真把衣服脱了,赤个膊的坐在那里,红唇张了张想说什么又没说。目光看向我的时候,还很是难为情害羞的样子。

这时候,我手上理著扑克牌,我开始向着岳母求助道,“妈,帮我吧,我也要让徐姨把衣服脱了。”

“哼,你想得美,小娟娟可是我的。”徐姨赶紧插嘴道。

接下来的两把牌我还真有点慌,还好我没赢也没输,不然徐姨再让我脱一件,我身上就只剩内裤了长。

虽然可能在两个美妇人面前脱光,会很“性福”,但我也会觉得很难为情的。

这两把牌,岳母和徐姨一输一赢,都惩罚对方喝了口酒。

然而下一把,在我费尽心机下,终于先出完牌了。

剩下徐姨和岳母各自出著牌了。

因为知道我的惩罚,很有可能会是脱衣服这样淫乱的事情,所以这次徐姨和岳母都不想输,打的很认真。

不过徐姨的牌确实差,输给了岳母。

我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输了的徐姨,在徐姨性感诱人的身体上,来回的看了几眼,“徐姨,这次该你脱了吧。”

“你……”徐姨脸上先是很慌张害羞的样子,不过突然就狡猾的冲我笑了笑,起身拿起搭在沙发靠背上的,自己咖啡色的轻薄风衣,穿在了身上,又脱了下来。

笑着对我说道,“好了,我脱了。”

徐姨这是耍赖吗,好像也不是,“好,就让你耍赖一次,不过这样只能一次,下次就得脱身上衣服了。”

“哪里耍赖了,这本来就是我今天穿的衣服,怎么不行了?哼。”

徐姨这话,让我也反驳不了什么。

接着的下把牌,我输了,没办法牌不好,还要一个人斗两个人。不输都很难。

一打完牌,徐姨看着我穿着的沙滩裤,就迫不及待的娇笑道,“呵呵,娟,叫陈峰把裤子也脱了,让他就知道欺负我们。”

还有种在报仇的感觉。

幸好岳母心地善良,也是不好意思让我脱裤子,我要裤子也脱了,那身上就剩一条内裤了。

不过,我内心好像还有点期待,把裤子也脱了的,想着要是就穿着条内裤,和岳母她们打着牌,而且现在我裤裆里,已经蠢蠢欲动的鼓起来了。

要是就剩一条内裤,那鼓起的大包肯定很明显的,再被岳母她们看着,光想想,内心就小兴奋小激动起来。

然而下一把,我还真的输了,赢的还是徐姨赢。

徐姨看到最后我输了,是一点不客气,看着我穿着的沙滩裤,还有些兴奋的样子,直接大胆的说着,“脱了。”

当然语气也很是羞臊。

“真要脱啊。”

男人同样会不好意思的。

“脱。”

徐姨看我难为情的样子,更想要看我把裤子脱了。

岳母此刻没有说话,只是脸红红的看了看我们,神情带着娇羞,好像也很期待我把裤子脱了。

这时候我脑子里灵光一转,踢掉一只拖鞋,耍赖的说道,“我脱鞋算吧,鞋也是我身上穿着的。”

徐姨想反对我的话,但觉得我说的也没什么问题吧,脸上很是不甘心的开口道,“你好的,可以。”

说完,便赶紧催促我继续打牌。

又连着打了好几局,我脚上已经没有拖鞋了,徐姨也学我脱了一只,连岳母都被殃及池鱼的脱掉了一只。

我不能再输了,再输就真的要脱裤子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我连赢了两局,这两局竟然还都是徐姨输的。

此时岳母脚上已经没鞋可以脱了,现在只能脱身上的衣服了。

我色眯眯的看着徐姨,冲着徐姨坏坏的笑了笑。

“姨,嘻嘻。”

徐姨看到我坏坏的看着她,绯红的俏脸变的更加红润了,娇嗔的耍赖道,“哼,你想的美,我就不脱。”

“徐姨,你这是耍赖啊,我都脱了,你又不脱了。”

我只能无奈的说着。

“我里面就……就是……怎么脱啊……我就耍赖了……”

徐姨羞恼的嗔了我一句。

“不脱外面,脱里面也行啊。”

没想到,我只是随口戏弄了徐姨的一句。

徐姨听了,愣了几秒钟,抬起头,目光躲闪着我,竟然娇羞的开口道,“那你转过去,也不准偷看,我说好了你再转过来。”

听了徐姨的话,我同样愣神了几秒。

在我愣神的时候,又传来徐姨气呼呼的声音,“不转过去是吧,那我不脱了。”

“转,转。马上转过去我。”

说着,我已经转过了身,背对着徐姨了。

过了一会,身上传来声音,应该是徐姨起身站立著了。很快又传来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还听到岳母小声的说着,“还真脱啊。”

“谁让这个大色狼,非要我脱……脱呢。”

徐姨羞答答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背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发出,然后便听到了徐姨娇羞的声音,“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立马就转过身来,可惜已经看不到什么了,只见徐姨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曲起著,两只漂亮白净的脚丫掌心,贴著沙发靠背,美腿侧着交叠在一起,整个人都坐在了私发上。

徐姨看到我转过身来,嫩白的右手赶紧抬起,放在了自己白嫩的大腿缝间,遮挡着我看向她裙下的目光。

下意识的还抓住自己黑裙裙摆,拉了拉,难为情又不安的掩饰着什么。

徐姨是真脱了,脱的应该还是内裤。

徐姨羞愤的瞪了我一眼,娇羞的对我命令道,“眼睛转过去,不准看。这局看我怎么赢你。让你裤子也脱了,哼。”

说着,徐姨把牌一切,先抓起了牌。

徐姨现在这么曲腿侧坐着的姿势,特别费力,很快就吃不消了,快速的就把腿放了下来,右腿架在左腿上,交叠的坐在。

快的都没能让我一看徐姨裙下的春光,很想看看徐姨是不是真的把内裤脱了。

我一边抓牌,一边眼睛也忍不住的,便开始在徐姨一双翘著二郎腿的美腿上,上下扫视了起来。

都恨不得直接钻到徐姨裙下去,去一探究竟。

徐姨当然注意到了我偷看的目光,羞愤又娇羞的瞪了我一眼,也就不理睬我了。

然而这一局牌,还真是我输了,不过还好,赢的是岳母。

岳母还没说话,徐姨就装着可怜的开口了,“小娟娟,你要帮我,让陈峰把裤子脱了。”

岳母难为情的看着我,又被徐姨怂恿了几句,还真的帮着徐姨惩罚我脱衣服了。

我也同样对岳母说着好话,但奈何徐姨楚楚可怜的样子,岳母又不好意思帮着我,不然徐姨肯定会说她重色轻友了。

最后,我没办法了,只能脱裤子了,总不能我耍赖吧。

我坐在沙发上,双手拉着裤腰,便往下脱了下来,和短袖一起搭在了沙发扶手上。

一时,徐姨和岳母看着,身上就一条灰色四角内裤的我,上面还鼓著个小凸包,两人的神情明显变的娇羞异样了。

我还注意到,脸蛋红红的两个大美女,目光时不时的,会在我裤裆凸包上瞄上几眼,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我就这样,几乎光着身子的和她们又打起了牌。

这时候,这暧昧火热的场景,我们都沉浸在了其中,没人说要停止了。

这一把牌,我赢了,岳母输了,看到岳母玉足上还有一只拖鞋,我也就没让岳母脱衣服了,而是向着岳母伸出手,说道,“妈,过来让我抱一下。”

其实很多东西,大家心里已经心知肚明了,不需要点破,因为那样反而不美了。

大家就这样隔着一层遮羞布,做着暧昧亲密的游戏,只会觉得更加的情动,激情。

所以哪怕我现在几乎赤裸著身子,求抱求吻的,岳母只是稍微犹豫害羞了几秒钟,站起身手也伸了过来,拉住我的手向我走来。

我手一拉,而已经知道我要做什么的岳母,配合的便被我拉入了怀中,横坐在了我大腿上。

岳母柔软丰满的屁股,正好压在我裤裆凸包上,舒服刺激的凸包又变大了许多,惹得岳母在我怀里就是一阵扭捏。

我一手搂住岳母腰身,一手便在岳母光滑白嫩的美腿上抚摸起来,嘴巴同时也凑向岳母红红的脸蛋,向岳母求吻而去。

岳母也是低下头来,送上了自己的香吻。

和岳母轻柔缠吻著同时,顶在岳母柔软臀肉里的下身,不自觉的就轻轻挺动起来,磨蹭摩擦著柔软的软肉。

慢慢的,我裤裆里的阳具,就越来越坚硬火热起来,我稍微调整了一下身体,胯下的大包便隔着薄薄睡裙,在岳母柔软的阴户上蹭弄起来。

柔软舒爽的摩擦感,让我裤裆里的肉棒,越来越坚硬粗大起来,才一两分钟,就彻底勃起到大半了。

整个棒身便隔着两层布料,抵在了岳母温热的阴户上。

顿时,我和岳母旁若无人一般的,紧紧搂抱着彼此,身体互相轻轻扭动,彼此的性器官,更加彻底的顶弄摩擦在了一起。

情动起来的我们,岳母白嫩的小手,也开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轻轻抚摸起来。

只是没一会,岳母就清醒过来,旁边还有徐姨在呢,挣脱开了我的搂抱,推开了我,从我身上下来结束了这段缠吻。

岳母一起身,顿时我裤裆上的大包一览无余了,岳母满脸羞红的瞄了两眼,便感觉转身回到了沙发上坐下。

此时,我就穿了条四角内裤,裤裆上面还顶着个大包,凸显出一条粗长的棍状之物。

看的徐姨和岳母两人,更加面红耳赤起来,比我还难为情,而且两人眼神中,都还带着些许掩藏不住的热切。

徐姨和岳母两人,同样也是难为情的不敢去看对方,下意识看向对方的时候,目光还是闪躲害羞的。

我现在倒是不怎么难为情了,也不遮挡,反而微微向上挺著胯部,大胆的向岳母和徐姨两个美妇人,展示著从内裤里凸显出来的我的大肉棒。

我还意淫起来,要是我的肉棒,完全茁壮坚硬起来,大肉棒挣脱开内裤的束缚,顶端头部从上面突露出来,就可以让这两个美妇人好好欣赏一下了。

我内心甚至还有一股冲动,想着直接把内裤也脱掉算了,把被内裤包裹着的难受粗大的命根子,给释放出来,让徐姨和岳母一同看看我的粗大阳具。

这样的场景,我光想想内心就火热起来,小腹出传来阵阵的燥热感。

牌抓好,一手的好牌,很快我又赢了。

我都没等徐姨和岳母打完牌,就伸手对徐姨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些许命令的口吻,“徐姨过来,我要亲你。”

想着不能厚此薄彼啊,上一把和岳母亲热了,那这把就得轮到徐姨了。

徐姨害羞的看了一眼岳母,还真听话的,把牌一扔,拉住我的手,起身站了起来,还不忘难为情的掩饰了一句,“嗯,不打了,牌好差,反正是输的。”

说着,徐姨脚下迈动,便向我走来,貌似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徐姨走到我身边,刚想侧身坐我大腿上,不过我先一步抓住了徐姨另一只手,往我身上一带,徐姨就面对面的向我倒来。

然后我仰起脸凑了上去,嘴巴精准的捉住徐姨红唇小嘴,便吻了起来。

一手揽住徐姨细软的腰肢,一手托著弹性十足的翘臀,让徐姨趴在了我身上。

徐姨只是稍微害羞扭捏了一下,抗拒的扭动了几下娇躯,一双雪白的美腿,便配合的分开在我身体两边,跨坐在了我大腿上,骑在了我身上。

嘴上和徐姨沉醉的接吻著,同时双手便迫不及待的抱住徐姨两瓣屁股,往我裤裆上一搂,顿时我胯下的大包,隔着内裤和裙子,直接就顶在徐姨双腿间的柔软处了。

我一边吻著徐姨,一边身体控制不住,轻微的前后挺动起来,裤裆顶在岳母双腿间顶弄起来。

双手更是大胆放肆的,揉捏了几下徐姨翘臀,又摸到徐姨紧致大腿上,掌心贴著大腿上光滑的肌肤,上去来回的游走着。

又过了十几二十秒,此刻我全身都燥热了起来,前面和徐姨和岳母的种种亲热亲吻,欲望积攒到现在,我已经忍耐不了了。

此刻我需要发泄,好想要和徐姨真刀真枪的来一场性爱大战。

我当然知道,现在岳母就在一边看着我们,但我双手还是忍不住的,顺着徐姨光滑紧致的大腿,向上摸了进去,摸进了徐姨包臀裙里面。

双手一路畅通无阻,直接攀在了徐姨两瓣挺翘的屁股蛋上,用力揉捏了一下。

这时候我才确认,徐姨竟然真的把内裤脱了,此刻裙下真的是真空的。

徐姨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空荡荡的裙下已经被我的双手侵占了,立马羞慌在我胸口上一推,分开和我的温柔缠吻。

依旧骑坐在我大腿根上,一边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开我的搂抱,一边神情羞臊不堪的说道,“嗯嗯……唔……小峰……你放开我……嗯呼……不要摸……摸里面……嗯呼……”

说着,徐姨下意识的还扭过身去,看了一眼身后的岳母,又马上难为情的转了回来,扭动着香喷喷又柔软的身子,想要从我身上下来。

我没有放开徐姨,手上又抚摸揉捏了几下徐姨丰满的美臀,才拿了出来,说道,“姨,再让我抱一会。”

说着,我双手搂抱徐姨的力道,又夹紧了几分。

右手还摸到前面,把夹在我们身体间的裙摆,给拉了出来。

这样我粗长的肉棒,现在就仅仅隔着一层内裤,顶压在徐姨柔软饱满的阴唇上面了。

岳母见我这么坚持,就没再挣扎了,两只白嫩的玉手一左一右搭在我肩膀上,顺从的依旧骑跨在我大腿上,和我蹭弄研磨著彼此的性器。

我忍不住的又开始轻轻挺动腰身,裤裆的大包,再次在徐姨饱满柔软的双腿间,蹭弄顶动起来,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袭来。

瞬间就让我下面的命根子,又粗长了一截,顿时我便感受到,肉棒顶端的小半个鬼头,已经从内裤上面挣脱突露了出去,直接抵在一片湿热柔软处了。

不用想,就知道现在龟头抵著的地方,就是徐姨饱满的蜜穴上了。

徐姨同样也感受到了,我那滚烫的龟头已经肉贴肉的,和她已经湿湿的小穴摩擦在了一起,做着淫秽不堪的事情。

不过此刻,徐姨也没有什么反抗推拒了,反而双手搂住搂紧了我脖子。

立时,徐姨整个发软香喷喷的娇躯,投入了我的怀抱,胸前饱满柔软的巨乳压在了胸口,好不享受,感到舒服满足的快感。

甚至徐姨把我也搂的紧紧的,嫩滑的俏脸享受的贴在我脸上蹭弄著。

柔软的身子也轻轻的扭动起来,配合迎合着我下面的顶弄摩擦。

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嗯哼”喘息声。

这时,我眼睛看向徐姨背后的岳母,岳母也正在看着这边,看着正在耳鬓厮磨,亲密摩擦的我和徐姨两人。顿时便和我充满火热欲望的眼神对视在一起。

只见岳母面色潮红,眉目间浮现春意,俏脸上春潮涌动,神情异样纠结压抑着什么。

和岳母的目光,一对视在一起,我才意识到,此时我和徐姨亲热的也太过火了,竟然当着岳母的面,两人生殖器都摩擦厮磨在了一起。

就在我想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让徐姨从我身上下来的时候。

岳母突然站了起来,看着紧紧搂抱在一起,身体厮磨蹭弄在一起的我和徐姨,神情有些不愿,语气还有些吃味的说着,“我……我去看看雪儿。”

岳母说完,也不等我和徐姨说话,便快步向卧室方向走去。

这难道是因为,岳母看到了我火热欲望的目光,知道我想要干什么,就主动避开,在为我和徐姨创造可以更进一步的条件吗?

是让我不用顾忌她,可以和徐姨做爱吗?

我想就是这样的。

徐姨一听到岳母的声音,肯定也是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淫荡了,当着闺蜜,还是人家丈母娘的面,不光和人家女婿搂抱亲吻,连男女性器都厮磨蹭弄在一起了。

徐姨羞愧的,赶紧双手推了一下我胸口,想把我推开。

酡红一片的脸上泛著春潮,眉目含春的看着我,羞恼道,“放开我……快放我下去……唔……嗯……唔……”

说着,柔软清香的身子,还在玩怀里扭动挣扎著。

我都没等徐姨说完,就一口亲了上去,舌头更是迫不及待的,就钻进了徐姨小嘴里,搅弄吮吸起来。

发出“啧啧滋滋”的亲吻声。

现在岳母都主动给我创造了机会,这也是岳母默认同意了,我现在是可以和徐姨做爱的。

而且我现在欲火焚身的,哪里会客气,也控制不住自身的欲望了。

所以我依旧搂抱着徐姨,和徐姨亲吻著,一手搂着徐姨细软的腰肢;一手在徐姨裙下,抱着她那弹性十足的圆臀,揉摸著。

徐姨开始还稍微挣扎了下,嘴里发出著“嗯嗯唔”的抗拒声,嘴里香舌也在我舌头的追逐下,躲闪著。

不过很快,徐姨就欲拒还迎的搂住了我,白嫩的藕臂紧紧环住我脖子,彼此脑袋埋在一块,舌头互相缠绕起来,舌吻湿吻著。索取著彼此口中的口水津液。好不亲密浓烈。

这时候,我双手离开徐姨腰身翘臀,抓着我身上仅有的内裤的两边,直接就扒了下去不少。

顿时,我裤裆里威武的大肉棒,直接弹射了出来,敲击一般的,直直的打在徐姨湿热饱满的肉穴上了。

“啊……小峰你……你……娟还在呢……嗯哼……”

徐姨直接慌张的惊呼著。

“呼……呼滋……没事的徐姨,岳母她这是给我们创造机会呢,是默认同意了的。”

我诱导著徐姨,同时左手伸到胯下,扶着我粗大火热的命根子,把龟头抵在徐姨湿漉漉的肉穴口,一边用龟头在阴唇间厮磨著,一边再次和徐姨说着,“给我吧,姨,我忍不了了。来徐姨,屁股抬起来。”

说着,我右手托住徐姨白嫩嫩的大屁股,一边用力揉捏著,一边往上抬着。

徐姨看到我热切痴迷的目光,神情慌乱紧张的犹豫纠结了一会,上半身便配合着我,抬了起来。

我赶紧伸出手,先把内裤给拉了下去,拉到膝盖下,掉在了脚上,双脚踢了两下,便把内裤脱了下来。

然后左手伸到胯下,扶立起来我的大肉棒,用滚烫的大龟头,蹭弄著徐姨同样在发烫发热的湿润洞口。

同时右手放在徐姨大腿上,慢慢用力的往下按著,我的屁股和粗腰,也配合的往上顶去。

瞬间大半个龟头,陷入进徐姨身体中了。

“嗯呃……慢点陈峰……嗯喔……真……真要在这里做……做吗……娟她还在的啊……喔嗯……慢点……太大了……”

徐姨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我左手放开,不再扶著自己的命根子。我抬离沙发的屁股,也慢慢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然后双手抱住徐姨雪白的大屁股,托著让徐姨自己慢慢往下坐下来,慢慢适应一下。

徐姨慢慢往下坐着,慢慢的,我的大阳具,便被徐姨的温软肉穴,给一点点的套弄吞入了进去。

待到徐姨白嫩的大屁股,重新坐在了我胯裆上,我粗长的肉棒,便尽根没入到徐姨湿热紧窄的阴道中了。

我再次体验到阴茎被徐姨的肉穴,紧紧包裹起来,被那一层层一圈圈的肉褶摩擦紧箍,爽的飞上天的快感顿时席卷我全身。

徐姨同样舒爽满足的不行,几乎同时和我发出一声“喔嗯”的舒爽呻吟声。

此刻徐姨双手撑着我双肩,骑坐在我大肉棒上面,神情满足又克制着,红透了的俏脸上春潮涌动,媚眼含春迷醉的看着我。

又慌张的侧过脸,看着卧室的方向,生怕岳母会从那边突然的走出来,撞破此刻淫乱的我们两人。

耐受的说着,“嗯呃……先不要动太大了……”

岳母说去看下孩子,都好几分钟过去了,还没有出来。

也没有听到雪儿的哭闹声,这已经很明显了,岳母就是故意离开的,是为了给我和徐姨创造机会。

不然岳母在场,我也不敢像现在这样,把大肉棒插进徐姨身体里。还有徐姨也不会同意让我插进去的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