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欲公与媳 (431-440)

【妻欲公与媳】(431-440)作者:无奈的天使

第431章 到第436章

2020年5月29日

“哒哒哒。”

不一会,瑶瑶就从卧室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两个盒子,一大一小。

大的是装衬衫的盒子,小的里面则是装了一条皮带。

瑶瑶走回桌边,弯下腰递给了父亲,由于瑶瑶弯著腰,两人的脸离的挺近的,瑶瑶娇润的红唇,竟然突然的在父亲有些褶皱松弛的老脸,浅浅的印了一下,同时说道,“爸,生日快乐。”

作为这个,瑶瑶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羞慌的看了看我。

“嗯,谢,谢谢。”

父亲也是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眼神慌乱的看了我,又看了看瑶瑶。

我同意也是愣了一下,顿时饭桌上气氛一下子暧昧紧张起来,我缓和道,“干嘛啊爸你,这么看着我,瑶瑶不就亲了你一下么,还怕我不高兴啊,我有这么小心眼吗?瑶瑶不一直都把你当亲生父亲嘛,被女儿亲一下又怎么了吗,是吧。”

说完,我心道,“是啊,不就亲了一下脸么,您的大肉棒瑶瑶都不知道亲了,口了,添了多少次了;你们接吻,舌吻,热吻也不知道多少次了,现在就亲个脸,倒是把你紧张的。”

当然我知道,这些都是你们背地里偷情的时候干的,现在却是当着我的面。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气氛一时还是有些沉默暧昧了下来,瑶瑶也是清醒过来,觉得自己亲父亲脸,有点过了。

瑶瑶见父亲接过礼物盒子,只是把盒子放在了一边。

便又主动的拿过大的盒子,直接打开,里面是一件男士衬衫,再次说道,打破沉默,“爸这是陈峰给你挑的,喜欢吗。”

其实这衬衫也是瑶瑶买的,也就是买的时候,拍了一些照片,让我挑了个颜色。

“嗯,挺好看的。”

父亲有些埋怨的说道,“唉,你们之前都给我买了好几件了,现在又买,我都穿不完了,浪费。”

“那才几件呀,哪就穿不完了。”

瑶瑶也似埋怨,似撒娇的对父亲说道。

然后又拿起那个小盒子,递给父亲,说道,“爸,这是我送给你的,你打开看看,喜欢不。”

父亲接过礼物盒子,此时脸上也恢复了正常,打开,是一条卷起的黑色皮带,看了看说道,“嗯,喜欢。”

虽然礼物很普通,但都是我们的心意。

瑶瑶倒是不客气,直接拿出皮带,打开,“哼,爸你都没拿出来看,就说喜欢,敷衍。”

其实今天,我是有打算让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摊牌点什么的。

看了看瑶瑶,使了个眼色。

“瑶瑶,要不你给爸系上,看看合不合适。”

瑶瑶羞瞪了我一眼,看着父亲刚要开口。

父亲却先有些慌乱的拒绝道,“不用试了,看着就很合适。”

“没事爸,您就系上试试看吧。”

瑶瑶拿着皮带也说了一句。

“那好吧。”

父亲说着,便要拿过瑶瑶手中的皮带。

还站起了身。

我又给瑶瑶使了个眼色,又惹来瑶瑶羞恼的白眼,不过还是同意道,“爸,还,还是我来给你系吧。”

说完,瑶瑶也站起身,拿着皮带,走到父亲面前。

正好父亲今天穿的是休闲裤,是可以系皮带的。

不然就只能围在父亲粗胯上,试一下皮带尺寸了。

瑶瑶已经拿着皮带给父亲系起来了,而父亲一时有些发愣,便只能呆站在让瑶瑶施为了。

“好了爸,您觉得怎么样。”

很快瑶瑶就给父亲系好皮带,身子都不自觉的挨的父亲很近,胸前饱满高耸的双峰,也都轻轻的抵在了父亲胸膛,显得很是暧昧亲密。

“嗯好,很好。”

父亲看了我一眼,见我神情正常,父亲便也放松下来。

很快,晚餐就结束了,清理完碗筷,便回到客厅。

饭前瑶瑶就给宝贝女儿喂了奶,现在还在婴儿床里睡的香甜。

没有了小家伙的吵闹,一时气氛有些异样,有很无聊,我便提议打牌消磨消磨时间。

我还又拿了一瓶白酒,几个杯子,放在客厅茶几上,说道,“光打牌也没意思,输赢有点彩头才好玩,我们就喝酒惩罚。

反正就是最后输的那个,要喝点酒,或者也可以让赢的人给他点惩罚。”

打牌规则就是看谁跑得快,第一个打完的就是赢,最后一个就是输。

“陈峰,你不会还要像上次一样,又要脱,脱衣服什么的吧。”

瑶瑶神情异样的问了我一句,说的应该是上次泡温泉。

“那可说不定哦。”

我色眯眯的眼神,在瑶瑶傲人玲珑的身段上,来回的扫视了几眼。

“那,那我身上就那么几件,脱了不就,不就没……了啊。”

瑶瑶羞臊的说着。

“脱衣服就算了,这也太……我们就随便打打好了。”

父亲突然也开口说道。

“没事爸,我们就玩玩。”

我看着父亲说完,又转头对瑶瑶说道,“瑶瑶,这不还没开始吗,你要怕输,现在就可以去多穿几件啊。

再说又不一定要脱衣服,拖鞋,身上戴的也算。呵呵。”

说完,我笑了笑,看着瑶瑶身上性感贴上的短窄睡裙。

想着今天是父亲的生日,不过有礼物,还得有些另类特别的礼物,送给父亲。

这礼物就是,玩惩罚打牌游戏的过程中,慢慢暴露瑶瑶性感惹火的酮体,让父亲观赏,甚至还可能肌肤相亲。

“好,你说的啊,那我去多穿几件。”

瑶瑶说着,便起身往卧室走去。

父亲也没多说,看样子感觉父亲也是在期待着什么。

过了六七分钟,瑶瑶才从卧室出来,顿时便惊艳到了我和父亲,只见瑶瑶在睡裙外披了件纺纱披肩,看上去风韵魅力十足。

这还不是最吸引人的,最性感诱人的,还是瑶瑶的一双修长美腿上,竟然还穿了一双长筒丝袜。

还是黑色的薄滑蕾丝,上面是白色的蕾丝边,套穿在瑶瑶紧弹浑圆的大腿上,让瑶瑶的一双美腿,更加的光亮滑腻,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美腿抱着怀里,爱抚玩弄一番。

瑶瑶脚下穿着拖鞋,一双美腿交替的迈动,扭腰摆臀的向我们走来,慌的我和父亲的眼睛都发亮了。

“不准看,大色狼。”

瑶瑶走进客厅,羞瞪了我和父亲一眼。

我又注意到,瑶瑶手腕还多了几件首饰。

看样子瑶瑶是有备而来啊。

父亲听到瑶瑶的羞嗔,看着瑶瑶黑丝美腿的目光,赶紧挪开,老脸一红。

其实,我刚刚还特意把空调给调高了几度,这样等下大家再多喝点酒,又有瑶瑶性感身体的诱惑,内心肯定会愈加火热难耐,说不定我们就会做出些更加出格亲热的事情来。

随后很快,我们三人在沙发上坐好,我坐的是长沙发,瑶瑶和父亲分别坐在两边的单人沙发上,三个人的位置差不多是个三角形。

而且茶几是玻璃的,所以虽然瑶瑶的黑丝美腿伸在茶几下,我和父亲已经是一览无余。

我倒是看的很大胆,父亲是偶尔会忍不住的偷看几眼……随后很快,我们三人在沙发上坐好,我坐的是长沙发,瑶瑶和父亲分别坐在两边的单人沙发上,三个人的位置差不多是个三角形。

而且茶几是玻璃的,所以虽然瑶瑶的黑丝美腿伸在茶几下,我和父亲已经是一览无余。

我倒是看的很大胆,父亲是偶尔会忍不住的偷看几眼。

然后一人倒了半杯白酒,打牌便开始了。

很快第一把打完了,不出意外,瑶瑶输了,赢的是父亲。

瑶瑶很自觉的拿起酒杯,放在嘴边泯了一下。

喝了一小口,漂亮精致的五官顿时纠起,表情苦涩。

“嘶~真难喝。”

吐槽一声。

接着又开始了第二把,还是瑶瑶输了,瑶瑶又拿起酒杯,放在嘴边泯了一下。

这下我看到,酒只在瑶瑶嘴唇上沾了一下,瑶瑶就放下杯子,假装喝过了的样子。

我一下就戳穿了,道,“老婆,这才刚开始,你就耍赖了啊。

你这哪有喝啊。”

“你才耍赖呢,我喝了。”

瑶瑶耍赖道。“不行,要重新喝。”

我依依不饶道。

“爸~你看陈峰他,就知道欺负我。”

瑶瑶看向父亲,求救道。

父亲脸上挂着性福的笑容,看着我,帮着他的宝贝儿媳妇说道,“呵呵,小姚要不想喝,就让她少喝点,意思下就好。”

“还是爸好。”

瑶瑶看着我,装着气呼呼的模样。

“好吧。”

我同意道,又看向瑶瑶,“警告”

道,“等下不能再耍赖了啊。”

“哼,我才没耍赖。”

瑶瑶继续不承认她耍赖了。

然而,接下去的一把牌,还是瑶瑶输了,连输三把的瑶瑶,把牌往茶几一扔,气呼呼道,“就不让让我吗,把把都我输,哼。”说完,看着杯子里的白酒,红彤彤的俏脸上满是拒绝。

这把是我赢的,说道,“你要是不想喝酒,可以脱件身上的东西啊。”我看着瑶瑶手腕上的首饰,又看了看瑶瑶身下的衣服。

“好啊,你说的啊。”瑶瑶直接从手腕取下一条手链,然后得意的笑道,“呵呵,你也没说脱什么,所以这也算的。”得意傲娇的抖了抖手上拿着的手链,放在了茶几上。

其实这时候,瑶瑶从身上脱下来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瑶瑶在我和父亲面前,是我们三人玩的这让人想入翩翩,禁忌,让人兴奋刺激的“脱衣”惩罚游戏。

当然,我最希望的,还是瑶瑶能脱衣服了。

想着,要是瑶瑶在我和父亲面前,慢慢的,一件件的把披肩脱了,把美腿上的性感黑丝袜脱了,还有性感的睡裙也脱了,就戴着胸罩,穿着内裤,把她美妙性感的酮体,展现在她公公和老公面前。

那真是太淫荡淫乱,太让人兴奋亢奋了。

更甚至,到最后,让瑶瑶输的连内衣内裤都脱掉,光着雪白诱人的身子在我和父亲面前,挺著两个浑圆饱满的大奶子;以及阴阜上茂密的漆黑森林;双腿间的幽谷蜜穴,任由我和父亲欣赏视奸,那真的是让人兴奋的不要不要的。

当然我也知道,这还得看瑶瑶愿不愿意,敢不敢把自己脱光了,想来应该是不敢的。

随后十多分钟过去,我们又打了好多把牌,每个人都有输赢,我和父亲输了就喝一口白酒,瑶瑶输了则从身上脱件首饰下来。

当然这好几把牌,肯定是瑶瑶输的最多了,小披肩已经脱下,还有手腕上带着的几个首饰,连脚丫上穿的两只凉拖鞋,都算作惩罚脱掉了。

接着的这一把,又是瑶瑶输了,我看瑶瑶手腕上,连扎头发的皮筋摘下来了。

瑶瑶身上除了衣服,已经没有其他什么可以脱的了,顿时红润润的俏脸上变的更加娇羞,难为情了。

哦,还有丝袜可以脱。

我有些色眯眯的,看着瑶瑶光滑黑亮的黑丝美腿,建议道。

“老婆,这不还有吗,也可以脱啊。”瑶瑶娇羞难为情的看了看我和父亲,羞瞪了我一眼,双手就放到了自己浑圆大腿上,慢慢弯下腰,睡裙领口跟着大开,胸前那抹雪白,高耸的乳肉,暴露无遗,再次把父亲异样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然后瑶瑶双手压着丝袜蕾丝边,向下推去,把薄滑的长筒黑丝袜,顺着她性感笔直的美腿就卷了下去,一直推卷到玉足上,脱了下来。

“拿去,臭流氓。”羞骂了我一句,然后竟然直接把卷成一团的黑丝袜扔给了我。

瑶瑶这脱丝袜的性感模样,当真是对我和父亲赤裸裸的勾引与诱惑啊。

看样子,我之前和瑶瑶说的,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应该给父亲一下特别的奖励,虽然没直接答应,但现在瑶瑶这是已经开始奖励父亲了啊。

而妻子此刻,一双修长性感的美腿,一只依旧穿着光亮的黑丝袜,黑亮黑亮的诱人至极;另一只却是已经褪去了黑丝袜的遮掩,是如此的白皙嫩滑,想要一亲芳泽,抚摸爱抚一番。

此时客厅的气氛,一下子就更加的暧昧异样了起来。

我注意到父亲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好像是要阻止这禁忌游戏进行下去。

但又偷看了几眼瑶瑶性感的美腿,和惹火诱人的身子。

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看样子,父亲也是不愿意打破阻止,我们三人之间这慢慢在突破伦理禁忌的异样氛围。

显然父亲内心一些对我的猜想,在慢慢开始得到了验证。

当然父亲此时到底在想什么,我是不知道的,只能观察到父亲脸上的神情,掩藏着纠结,慌张,不过更多的好像还是期待,在隐隐期待着什么。

虽然气氛变的更加暧昧异样了,但我们没有人提出,来结束这禁忌“淫乱”的脱衣惩罚扑克游戏,反而每个人都很期待继续下去。

接着打牌继续,这把牌,我赢了,父亲输了。

父亲便要去拿杯子,喝酒惩罚自己了。

我则赶紧出声阻止道,“爸,也别老是喝酒啊。

这下我们来个真心话惩罚。”父亲手停止空中,转头疑惑的看着我,“什么真心话啊。”“就是我问你问题,你必须说实话,不能撒谎。”知道父亲不知道这游戏,解释了一句。

父亲目光躲闪的是我犹豫了一两秒,然后看着我答应道,“好,好的。”怎么父亲还慌张了,难道是以为我要套他话,以为我发现了他和瑶瑶的奸情,在试探他?“呵呵,爸你怎么还紧张了啊,我也就随便问问。”我呵呵笑了笑说道。

“那哪有紧张啊。”父亲掩饰了一句,便“严阵以待”

的等待我问问题了。

“那我问了啊。”我停顿一下,看向瑶瑶,看着瑶瑶一黑一白的两只性感美腿,又看向父亲问道,“爸,瑶瑶的腿好不好看。”把我和父亲的目光吸引到了瑶瑶的美腿上,聚焦其上。

父亲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看向瑶瑶的一双长腿,眼神迷恋痴迷了下,又转头看向我,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来,一时也不好意思回答我的问题。

“爸,可不能说假话啊。”我笑着提醒了父亲一下。

笑容中还是那种男人都懂的表情。

“嗯,好,好看。”父亲回答的时候还小结巴了一下。

同时也惹得瑶瑶娇羞的轻“呀~”一声,漂亮的大眼睛瞪着我,不满道,“问这个干嘛。”

被我和父亲这样欣赏着她的美腿,一黑一白的性感长腿,赶紧缩了缩,有些扭捏。

这时,我内心也是感到异样的瘙痒,看着父亲又问道,“那爸你想不想摸一下。”顿时只见父亲被我问道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便又缓和气氛道,“爸,想想又没什么的,何况你儿媳妇腿这么漂亮,是个男的都会想摸摸看的吧。”父亲听了我的话,老脸上神情变化了下,整个人好像都放开来不少,老实回答道,“想摸。”

看到父亲难为情的样子,我又转过头看着羞赧的瑶瑶,猥琐的冲瑶瑶眨眨眼,说道,“老婆,你看爸都想摸了,要不让爸摸几下?也给我摸两下?”“干嘛呀,我才不要给你,你们摸呢,我又没输。”

瑶瑶羞赧的看了看我和父亲,拒绝了。

“你这意思,是不是赢了你就给摸啊……”我不怀好意的开口。

“哼,先赢了我再说。”瑶瑶傲娇的瞪了我一眼。

结果,接下来的一局,瑶瑶输了,父亲赢了。

“老婆,刚刚可是你说的啊,赢了你就给摸下腿。要不给爸他……摸……一下……”我一边说着,一边眼神示意了一下父亲。

意思显而易见。

“我才不要呢。”瑶瑶娇羞的立马拒绝。

我得势不饶人,继续道,“好吧,不给摸也行,不过惩罚还是要得。”目光看向瑶瑶那黑丝光滑美腿,又开口建议道,“这不你腿上还有一只丝袜吗,要不脱下来给爸。”

说完,我还拿起瑶瑶刚刚扔给我我的另一只丝袜,炫耀的对着瑶瑶晃了晃。

“哼,脱就脱。”瑶瑶对我又是一个羞瞪,双手便放在了自己浑圆紧弹的黑丝大腿上,把稍微推卷了下去,脱了下来。

又拿着卷成一团的黑丝袜,起身隔着中间的玻璃茶几,伸出手,递给父亲丝袜,“那,爸,给你。

”喝了不少白酒的缘故,而且客厅有点热,瑶瑶俏脸红扑扑得,更加娇艳动人。

额头两鬓处,不少发丝也湿湿的,粘黏着。

看到父亲愣在那里,神情一眼看了看我,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爸你拿着好了,也算是你儿媳妇给你的礼物呢。”我看着父亲,不介意的说道。

不过父亲还是不好意思,接瑶瑶刚刚还穿在身上的性感丝袜,依旧愣在那里。

瑶瑶见状,手上一抛,直接把自己的黑丝袜,抛给了父亲,掉落在了父亲大腿上。

父亲又是一愣,不过瑶瑶都把丝袜扔过来了,父亲脸上生日难为情不好意思,但还是拿起丝袜,习惯性的在手上摩擦了几下,便依依不舍的放到屁股下面压着了。

然后接着,打牌游戏继续。

可能是瑶瑶牌打的确是烂,加上喝了酒的缘故,脑子有点昏昏的,或者瑶瑶此时心思也不再打牌上。

所以这一局,瑶瑶又输了,赢的是我。

我不好意思的目光在瑶瑶身上乱瞄著。

此时瑶瑶身上除了睡裙,和里面的内裤和胸罩,是真的没其他东西可以“脱”了,连脚上的鞋都脱了。

瑶瑶被我看的满脸娇羞,以为我还要惩罚她脱衣服。

眼神“凶悍”的和我对视著,色厉内荏的抗议道,“干嘛啊你,难道还要我脱啊,再,再脱就没了。”说着,羞涩的又看了父亲一眼。

“不脱也行,不过得过来让我抱一下。”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我此时也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放的开了。

“不要,爸还在呢。”瑶瑶羞赧的瞥了父亲一眼,难为情的拒绝著。

我也看向父亲,不在意的说道,“爸在怎么了,都是一家人的。”其实从我和瑶瑶在一起,到见家长,到结婚生活在一起,我们当着长辈的面,几乎是没有做过什么亲热亲密的事情的,就算有,也是不小心被长辈给撞见的。

因为在长辈面前和瑶瑶亲热,大多数人都是不好意思的,会让长辈觉得太轻浮了。

然而今天,我却很想当着父亲的面,和瑶瑶亲热亲热。

而且这还不够,我甚至还想,让父亲当着我的面,和瑶瑶做些亲密的事情。

因为这段时间,我们的家,已经是充满了伦理禁忌,还有淫乱了,是时候让它升华,更进一步了。

当然,这还是要看父亲敢不敢了。

我说完,也不顾瑶瑶难为情,往前探过身子,伸手就拉住了瑶瑶的纤纤玉手,一把拉了过来。

瑶瑶也没有太过抗拒我,身体便顺着我手上的力度,被我拉起身,又侧着身子,侧坐在了我的大腿上,被我搂抱在了怀里。

瑶瑶檀口发出一声异样的“嘤嗯~”声,娇柔的身子在我怀里轻轻扭动着,又难为情的看了眼父亲。

轻启朱唇,羞涩嗔怨著道,“干嘛呢,爸看着呢。”“输了总得有点惩罚吧,就惩罚你让我抱一下。”我假装着把父亲给忽略掉了。

左手也大胆的放到瑶瑶白嫩光滑大腿上,抚摸揉捏了几下。

立马又把脸凑过去,看着瑶瑶的水润红唇,要求道,“来,还得亲我一下。”瑶瑶此时羞臊异常,下意识的又在我和父亲脸上,来回的看了几眼。

“快放开我啦。”娇羞的撒娇起来。

我也侧过脸,看了看,刚好和父亲惊讶,异样,又羡慕的目光碰撞到一起,顿时让我的心脏,都更加快速的跳动起来了,异常的亢奋兴奋。

不过我立马就错开了和父亲对视的目光,看着瑶瑶威胁道,“老婆你要是不亲,我可就这样抱着你打牌了啊。”听我这么说,瑶瑶羞嗔的白了我一眼,“吧唧。”

一声,便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这下满意了吧。”“嗯嗯,满意了。”我点头还是享受满意,还特别的刺激。

“满意了还不放开我,哼,就知道欺负我。”瑶瑶又没好气的怼了我一句,一边说着,一边掰捏着我搂抱住她身子的手。

“呵呵。”我讨好的冲瑶瑶笑了笑,便把瑶瑶放开了。

瑶瑶重新坐回到单人沙发上,三个人都有默契的没有多说什么,便继续下一把牌了。

然而注定似的,瑶瑶又输了,赢的人却变成了父亲。

我直接开口,对父亲建议道,“爸,你要是想,也可以抱一下瑶瑶的……”说完,还对父亲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

“不,不用了。”父亲神情戴着些许慌张,难为情又尴尬的拒绝了。

我又看向瑶瑶,示意瑶瑶主动点。

虽然我不知道瑶瑶现在内心具体是什么感受,但我能感受到,瑶瑶现在应该也是很享受,我们三人之间现在这充满伦理禁忌的淫乱一幕的。

所以,只见瑶瑶异常羞耻的白了我一眼,便站起身来,脚步扭捏的绕过玻璃茶几,走到了父亲面前,“爸~”轻声唤了父亲一声,挺翘的屁股便向在父亲大腿,坐了下去。

父亲看到瑶瑶坐了下来,下意识的就伸出一双粗糙大手,揽住了瑶瑶纤腰,搂抱住了瑶瑶……父亲看到瑶瑶坐了下来,下意识的就伸出一双粗糙大手,揽住了瑶瑶纤腰,搂抱住了瑶瑶。

而且与此同时,父亲把瑶瑶侧抱在大腿上后,右手习惯性的就放在瑶瑶的雪白大腿上了,还在光滑嫩白的肌肤上摸了几下。

这侧抱摸腿的动作,父亲做起来有点热练啊,看样子这段时间,平时父亲没有少这样抱瑶瑶,摸瑶瑶啊。

然而父亲上一秒还沉浸在,搂抱着俏丽儿媳妇温软身子的美妙中,下一秒才意识到我这个儿子还在。

而且我的目光,还注视着他摸瑶瑶大腿的右手,父亲赶紧把右手从瑶瑶白嫩大腿上,拿开,眼神带着慌乱,紧张的解释道,“小峰,你不要误会,爸,爸不是故意的。”当然父亲也在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好了爸,看你紧张的,我又没说什么……”我用随意不介意的口吻对父亲说道,内心犹豫了一下,看到父亲脸上表情还是羞愧慌张,我直接说了这一两个星期以来,我一直没和父亲挑明的话,“爸,你看我都愿意让瑶瑶她,给你解决那方面的需求了,这我都不介意。

现在不就抱了一下,摸了一下嘛,我难道还介意了啊,你儿子没这么小气。

现在的人都开放的很,爸你也放开点,别这么死板。”我安慰著父亲,同时也在安慰著自己。

“老公你,你怎么突然说这个了啊,不准说。”瑶瑶侧身坐在父亲大腿上,听到我说让她给父亲解决生理需求的事,羞臊的立马让我别说了。

父亲老脸上神情异样怪异了下,不知道在想什么,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被瑶瑶眼神示意也不准说了。

“嗯,爸知道了。”客厅里突然安静下来,谁也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变的有些沉默,还有异样。

“爸,还不放开我呀,是不是还没抱够。”气氛只沉默了五六秒钟,瑶瑶娇嗔的声音,打破了这沉默。

“哦,放,这就放开。”父亲尴尬难为情的,赶紧松开搂抱住瑶瑶柔软纤腰的左手。

“当然抱不够了,老婆你这样的大美人,当然想多抱一会了,是吧,爸。”我适时的也开了个调戏瑶瑶的玩笑。

同时看着父亲,给了父亲一个男人都懂的好色表情。

“哼,两个大色狼。”瑶瑶又娇嗔一声。

便要从父亲大腿起来。

“就抱一下这惩罚怎么够啊,怎么也得再亲爸一下才行。”我看着瑶瑶,坏坏的说道。

“不,不用了。”父亲却立马不好意思慌忙的拒绝道。

不过老脸上的期待,却掩藏不住。

“爸,我都说了,我不介意的,您就放开点,就是在玩游戏,当然还是得瑶瑶她愿意。

”我再次“蛊惑”

了父亲一句。

“哼,亲就亲。

”瑶瑶此时也知道我的意图,俏脸上犹豫纠结了几秒,但纠结过后,还是配合的伸出双手,亲密的环搂住父亲的脖子,同时低下颔首,朱唇在父亲侧脸上“吧唧”

亲了一口。

瑶瑶亲吻,俏脸上异常的娇羞难为情,毕竟是当着我这个老公的面,亲自己的公公,肯定是羞臊的不行。

然后只见瑶瑶,飞快的从父亲大腿上下来了,绕过玻璃茶几,坐回到了单人沙发上。

掩饰娇羞的催促道,“哼~再来,我还不信赢不了了呢。

”说着,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牌局继续,瑶瑶突然牌运爆发,一下子手上就出到只剩下四张牌,还看了看我和父亲,得意的问道,“要不要,不要我可就出完了啊。

”看到我和父亲都要不起,直接把手上的四张牌一扔,开心矫呼著,“哈哈~炸~我赢了。

”瑶瑶第一个出完,剩我和父亲单挑。

我牌好一点,第二个打完。

父亲输了,便要拿起酒杯喝一口白酒,瑶瑶却阻止道,“爸,这下不让你喝酒了,我要惩罚你也脱件衣服。”又看看了父亲脚上的拖鞋,补了一句,“不能脱鞋啊,脱鞋子不算,只能脱衣服。”说完,瑶瑶看着父亲身上的宽松短袖,红红的俏脸上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父亲老脸上一阵为难,看了看我,见我没说什么,而现在,父亲对瑶瑶的话那当真是言听计从,又是愿赌服输,所以老实巴交的父亲便听话双手抓住短袖领口,稍微犹豫了几秒,就把短袖给脱了下来,放在了沙发扶手上。

“哇,爸你身材好好啊,比陈峰有型多了呢,就是黑了点,嘻嘻。”瑶瑶得意的笑着,对着父亲赤膊的上半身还评头论足起来,撇了我一眼,还不忘埋汰我一句。

“呵呵,是有点黑。”父亲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其实这倒也没什么。

这时候气氛又异样起来,确实啊,父亲在老家是经常赤膊的,但在这里,在瑶瑶面前,却是很少会赤膊的。

当然男人赤膊其实很正常,所以我们都没有说什么,反而每个人好像都在隐隐期待着什么。

便继续开始打下一把牌了。

瑶瑶牌运突然好了起来,接着又赢了一把,而我是输的那一个。

“老公,嘻嘻,我要惩罚你,也把衣服脱了。”瑶瑶又得意的惩罚道。

我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直接双手交叉,把手上的短袖反著脱了下来,扔在了沙发上。

还不忘威胁瑶瑶道,“好啊你,敢让我和爸都把衣服脱了,看我和爸等下赢了你,会不会让你也脱~衣服。

”我故意把“脱”

字咬重了点,还色眯眯的在瑶瑶身上乱瞄著。

“你敢。”瑶瑶的大眼睛鼓的圆圆,瞪着我,色厉内荏,又转过头看着父亲,撒娇起来,“爸才不会呢,是吧?”父亲听到瑶瑶的撒娇,憨厚的笑了笑,挠挠头,没说什么。

然后又开始了下一把牌。

这把,我第一个跑掉了,便看着瑶瑶和父亲打。

此时瑶瑶手上就剩了个三四五六七的小顺子,和一张单排十。

而父亲手上基本上都是大牌,显然是父亲赢定了。

知道瑶瑶输定了,我目光看向瑶瑶,在瑶瑶身上瞄著,一脸的不怀好意。

“哼。”当然瑶瑶的回应,是一个凶巴巴的回瞪。

“五。”父亲扔了一张五出来。

“十。”瑶瑶赶紧接牌。

而瑶瑶看到父亲又要接她的牌,赶紧娇声撒娇道。

“爸,再让我出一下嘛,会不会嘛?”瑶瑶声音动听,如莺声燕语,这简直就是美人计啊。

瑶瑶都用美人计了,父亲要抽牌的手,当然是听话的停了下来,不出牌了。“三四五六七顺子,耶,我出完了。”瑶瑶开心的像个小女孩一样。

还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你这是耍赖啊老婆,还对爸用美人计,太赖了。”我反对道。

“哼,要你管,爸愿意让我,有本事你也让爸让你啊。”瑶瑶傲娇的哼了声,怼着我道。

“没事,打着玩玩的。”父亲笑了笑,当着“和事老”。

便拿起杯子喝了口白酒,算作惩罚。

牌局继续,我再一次赢了,而这一把,瑶瑶倒是不好意思再用美人计,让父亲放她牌了,所以最后,是瑶瑶输了。“干嘛看着我啊,真要我脱啊,我才不呢。”瑶瑶“凶巴巴”的直接把脱衣惩罚给拒绝了。

“不脱也行,那就再给我抱下,亲我一下。”我色眯眯的要求道。

“哼,大色狼。”瑶瑶羞骂了我一句,不过依旧照做的起身,向我走来……“不脱也行,那就再给我抱下,亲我一下。

”我色眯眯的要求道。“哼,大色狼。

”瑶瑶羞骂了我一句,不过依旧照做的起身,不情不愿的向我走来。

我立马伸出双手,把瑶瑶搂进了怀里,让瑶瑶再次侧过身子,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同时伸过去侧脸,对着瑶瑶的水润红唇,示意瑶瑶亲我一下。

“呸,大流氓,就知道欺负人家。

”瑶瑶嘴上虽然是娇羞埋怨,但依旧顺从的又在我脸上“吧唧”

亲了一下。

亲完以后,在我大腿上轻轻扭动着娇躯,想挣脱开我的搂抱,“哼,亲都亲了,还不放开我。

”又娇羞的嗔怨道,毕竟父亲还在旁边看着,确实让她很难为情。

这下我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瑶瑶了,“吧唧”一声,同样也在瑶瑶红润水弹的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口。

我的左手也摸上了瑶瑶雪白腴美的大腿,在光滑紧弹的大腿上摸了起来。

还一下子就摸进了瑶瑶丝质睡裙的裙摆里面,更是隔着薄滑的丝质内裤,揉摸起来瑶瑶的挺翘圆臀。

还故意趁瑶瑶不注意,把睡裙裙摆掀高不少,让坐着另一边单人沙发上的父亲,可以欣赏欣赏他儿媳妇的性感内裤,挺翘浑圆的大白屁股。

瑶瑶也是很快就发现我在掀她睡裙了,伸出娇嫩玉手,反手便打掉了我使坏的贼手,轻声的娇羞羞臊道,“呀~别摸这里啦,爸看到了。

”说着还微微扭过头,娇羞的瞥看了一眼父亲。

“看到就看到了呗,今天是爸的生日,就当做是奖励,让爸也过过眼瘾。

”我看了眼父亲,意味深长的说道,然后嘴巴又凑到瑶瑶耳边,悄悄话说道,“爸他都摸了那么多次了,现在不就看看么。

”是啊,瑶瑶的雪白大屁股,父亲不要说只是看了,就是摸,亲,舔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还有也不知道,被父亲的那大肉棒,那粗腰胯股,撞击顶撞了多少次了,现在只是给父亲看看,那真是小儿科了。

“嘤嗯~不准说。”瑶瑶轻轻的嘤哼一声。

扭身挣脱开了我的搂抱,从我大腿上下来,坐回了沙发。

接着我们又开始打牌,这把我输了,父亲赢的,没什么特别的惩罚,就是我喝了口酒,便开始继续下一把牌。

然而这把,瑶瑶输了,父亲赢了。

而父亲赢了后,透著灼热的目光,偷偷看了几眼瑶瑶性感惹火曼妙的身子,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眼里有兴奋有渴望,同样也有顾忌。

“爸,我不是都说了吗?你就放开来好了,今天瑶瑶可不光是你儿媳妇,更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只要瑶瑶她同意,你想惩罚瑶瑶做点什么,就大胆点好了。”这话我说的已经很露骨明了了。

父亲听了我的话,偏过头看向我,和我对视好几秒,又马上错开,老脸上神色纠结,又很是期待渴望。

下一刻父亲又看向瑶瑶,目光大胆又灼热,而后看着瑶瑶大胆的开口,“小……小姚,能不能让爸再抱……抱一下。”说话还带着些许结巴。

瑶瑶听到父亲主动提出要抱她的惩罚,俏脸羞赧的看了看我,又没好气嗔白了父亲一眼,“坏爸爸,和陈峰一个样,都是大色狼,就想着占人家便宜。”“谁让我们家瑶瑶这么美丽漂亮的唠,是个男的都想占点便宜,这不爸也是吗?”我色眯眯的挑逗赞美着瑶瑶。

“哼~就你话多。”惹得瑶瑶难为情的瞪了我一眼。

嘴上是嗔怨,但身体却是直接站起身,从前面绕过茶几,走到父亲身前。

父亲就愣在那里,也不知道主动伸出手抱她,瑶瑶看着父亲娇羞气恼道,“爸~你还抱不抱了,不抱我回去了啊。”嗔怨父亲难道还要她自己坐上他的大腿吗?父亲一听瑶瑶的嗔怨,赶紧伸出一双大手,搂抱住了瑶瑶细腰,拉向他身边。

瑶瑶也是顺从的身体靠向父亲,丰满的大屁股,顺势便侧身坐在了父亲大腿上。

“老婆,你偏心啊,给我抱就不情不愿的,给爸抱倒是愿意的很啊。”我调节著暧昧异样的气氛,取笑了瑶瑶一句。“哼~要你管,我愿意。”瑶瑶傲娇的瞪了我一眼,怼道。

又看到父亲的右手,悬浮在瑶瑶性感白嫩的大腿上,一副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

瑶瑶便一按父亲手背,把父亲的粗糙大手,按在了她雪白大腿上,掌心紧贴大腿光滑的肌肤,羞嗔著,“想摸就摸,又不是没摸过。”“什么时候摸的?,我怎么不知道?”我看向父亲,假装惊讶的问了一句。

父亲老脸上顿时出现惊慌,眼神躲闪,刚想解释一下,瑶瑶先开口说道,声音带着些许醉意,嗔怨。

“爸不是经常给我按摩吗,好几次以为我睡着了,就偷摸人家的腿,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哼,坏爸爸。”听到瑶瑶说这些,我就有印象了,确实我在监控里看到过不少这样的画面,瑶瑶趴在沙发上,让父亲给按摩腿的时候,父亲有时候就会趁著瑶瑶“睡着了”,摸摸瑶瑶性感长腿,精致脚丫。

而且是他们公媳俩发生性爱前后,父亲都有偷摸过瑶瑶的美腿。

只是两人发生关系后,父亲给瑶瑶按摩身体的时候,摸瑶瑶的美腿,甚至挺拔的酥胸,都摸的更大胆,更肆无忌惮了。

我看着父亲笑了笑,露出男人都懂的猥琐表情,不介意开玩笑说道,“呵呵,看不出来啊爸,你也这么不老实啊,连儿媳妇的豆腐都吃。”“小,小峰,不是你……”父亲老脸慌张,想解释什么。

可是他和瑶瑶又什么都做过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瑶瑶的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他没摸过,没亲过的。

父亲便不知该怎么解释,一时语塞。

“男人嘛,爸,这很正常的,再说我都愿意让瑶瑶帮你解决那方面需求了,我都没介意,这个就更不会了。”我安慰著父亲说道。

“陈峰你能不能,不……不要老是说这个事啊,都难为情死了。”瑶瑶羞臊的又瞪了我一眼。

“好好,我不说了。”应承著,我眼神示意了瑶瑶一下,希望瑶瑶能再主动点,主动的勾引勾引,用她玲珑浮凸的美妙肉体,去奖励父亲。

得到的又是瑶瑶一个娇羞的白眼。

此时客厅里气氛越来越热烈,暧昧在蔓延,在传递。

父亲此时也是放开了,可能也有喝了不少酒的原因,左手紧紧抱着俏儿媳的细腰丰臀,右手同时也在瑶瑶光滑雪白大腿上,有些局促但很是享受的抚摸了起来。

目光还看向瑶瑶的烈焰红唇,老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意思也很明显,父亲是想让瑶瑶也亲他一下。

瑶瑶当然一下子就读懂了父亲眼里的期待,矫哼一声,“哼,爸你坏死了。”说着,便很是主动的低下颔首,瑶瑶那性感水润的双唇,再次在亲在了父亲脸上,发出“吧唧”

一声,让人浮想联翩,暧昧的声音。

随后,瑶瑶从父亲大腿上下来,开始打下一把牌了。

这把瑶瑶赢了,我输了。

瑶瑶不怀好意的目光便在我身上瞄来瞄去,嘴角带着“小恶魔”般的笑意,开口惩罚道,“把裤子脱了。”此时我赤著膊,穿了条宽松的四角短裤,瑶瑶让我脱裤子,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也不能求饶是吧,便把四角短裤扒拉了下去,“脱就脱,我一个男的还怕难为情啊……”直接把裤子脱了下来,扔在了沙发。

顿时,我身上就只剩一件内裤了,裤裆上还鼓起一个小包,明显的有些起反应了。

父亲隐晦的看了看我裤裆上凸起的小包,又看了看瑶瑶,神情带着怪异。

我知道,因为在父亲看来,我下体现在是有问题的,不行的,所以瑶瑶才会欲求不满,和他苟合在一起。

所以父亲他也才会,担负起满足自己儿媳妇强烈的身体情欲。

不过父亲脸上这表情也就一闪而过,没去多想。

就开始继续打牌了。

这次,我又赢了,瑶瑶是输的那个。

脱瑶瑶衣服我是不想的,让瑶瑶脱,她肯定也会拒绝,毕竟瑶瑶里面就剩内衣了,要是脱了,就太难为情了。

我对着瑶瑶招招手,“来,老婆,过来再给我抱抱。

”瑶瑶没说话,只是嗔白了我一眼,便顺从的起身,走到我身前,主动坐在我腿上,坐进我怀里。

我再次一把搂抱住娇妻,双手在瑶瑶软腰间,白嫩大腿上揩油抚摸起来。

享受的抚摸著瑶瑶身子的娇嫩软肉。“让我亲一下。”继续要求惩罚道,也不等瑶瑶同意,我揽住瑶瑶温软的身子,扭向我,抬头便对着瑶瑶的娇艳红唇,亲了上去。

“嗯嗯~嗯唔……”瑶瑶先是目光看向父亲,满是难为情害羞,和父亲对视了几秒,便赶紧错开目光,然后象征性的轻轻挣扎了几下,便顺从的让我亲她的小嘴了。

这当着父亲的面,和瑶瑶亲热亲嘴,还真是相当的刺激,让人异常兴奋啊。

而且我的内心,还有一些向父亲炫耀的意味在,炫耀我娇艳风骚,美丽性感的小娇妻瑶瑶。

我其实也没想和瑶瑶激烈亲吻,毕竟当着父亲的和瑶瑶亲热,我也是很不好意思,很难为情的。

然而,这一吻起来,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借着酒意,我伸出舌头,钻进了瑶瑶嘴里,瑶瑶此时也是有些欲罢不能,依从的就张开小嘴,一条柔软香舌灵巧的伸出,和我的舌头触碰在一起,再慢慢缠绕交织在一起,唾液流淌,温柔情意绵绵的舔吻湿吻起来。

手又一次伸进瑶瑶裙下,故意掀高裙摆,让父亲可以看瑶瑶裙下诱人的春色。

而这一次,不知道瑶瑶是沉浸在和我亲吻中了,还是也想给父亲看她裙下双腿间的美景,所以这会瑶瑶并没有阻止我掀开她睡裙。

不过我和瑶瑶,只是在柔情蜜意的湿吻中,沉浸了大半分钟,就清醒过来,意识到父亲还在边上呢,又难为情又不好意思的,还有把父亲冷落在一旁的尴尬与愧疚。

随后,瑶瑶便赶紧挣脱我的怀抱,起身回沙发上坐好,继续打牌。

这一把牌,在我有意无意的放父亲牌下,父亲第一个出完了牌,然后我又对瑶瑶使了个眼色,瑶瑶也懂我的意思,最后输了牌。

没错,我是想让父亲赢,瑶瑶输,让瑶瑶补偿一下父亲。

暧昧热烈的气氛,沉默了一会,父亲紧张的看了看我,又看向瑶瑶,突然大胆开口,“小姚,能不能再让爸抱,抱一下。

”瑶瑶娇羞的轻“嗯”一声,再次起身,从前面绕过茶几,莲步轻移的走到父亲面前。

这下父亲也不难为情,也不掩饰了,伸手就搂抱住了瑶瑶温软娇躯,侧身搂进了怀里。

右手还大胆的放到瑶瑶浑圆大腿上,在瑶瑶两条浑圆白嫩的大腿上面,就这样来回爱抚抚摸起来。

这时,父亲盯着瑶瑶的红唇看了好几秒钟,眼神里满是热切渴望,突然父亲转头看向我,目光有些躲闪,心虚紧张的询问我道,“小峰,爸也想亲,亲一下瑶瑶,可以吗?”父亲说话都结结巴巴了,可想而知父亲此时内心有多忐忑紧张,不过老脸上却也是坚定的表情。

不过还有些试探的意味在里面。

我内心也莫名的紧张亢奋起来,笑了笑,用笑来安让自己冷静,也让父亲不要慌张。

“呵呵,爸你这问我干嘛,要问也是问你儿媳妇啊。

”我目光瞥了瞥坐在他大腿上的娇妻,继续道,“你儿媳妇愿意,我也没意见啊。

”听了我的话,父亲脸上有些紧绷情绪,明显放松了不少,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儿媳妇,问道,“小姚,可以吗?”问话的同时,目光灼灼的看着瑶瑶小嘴,目露期待。

瑶瑶先是转头,异常娇羞的看了看我,见我不反对,便偏回头去,和父亲面对面,点点头轻“嗯。

”一声,性感红润的小嘴还微微嘟起,等待着父亲临幸亲吻。

然后下一秒,都不见父亲有丝毫的停顿犹豫,仰起老脸,对着瑶瑶的红唇便亲了上去。

又过一秒,两人的嘴巴,四唇,便当着我的面触碰紧贴在了一起。

紧接着,父亲这会,突然一下子就异常大胆起来,亲吻著瑶瑶小嘴的同时,右手也伸进了瑶瑶裙下,在瑶瑶紧弹光滑的大腿上,双腿间,大腿内侧,摸索抚摸起来。

就像是我看监控的时候,他们公媳两人独处亲热亲密的时候,父亲那样子大胆亲吻瑶瑶,抚摸瑶瑶一样。

父亲现在就是这样,完全是忘记了我还在旁边,沉浸在瑶瑶的温香软玉中了。

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和瑶瑶来了个绵长亲密的浓湿亲吻。

我现在隔着屏幕,通过监控看他们亲热缠绵的画面,更多的还是兴奋刺激,还有亢奋。

但这样亲眼,近距离的看着瑶瑶和父亲热吻湿吻在一起,我的内心还是隐隐刺痛起来,心脏有些难受,呼吸有些不畅。

但又有更加强烈的幸福感,刺激感,袭来,让我欲罢不能,内心煎熬的同时,又异常的享受着,这淫乱禁忌的家庭伦理关系。

两人爱意绵绵的湿吻,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两人才突然反应过来,作为丈夫,作为儿子的我,还在旁边看着呢。

所以下一秒,两人缠绵悱恻的唇舌,突然就分了开来,然后同时向我偏过脑袋,看着我,都是一脸紧张,慌乱,羞愧,又尴尬的看着我。

瑶瑶倒还好,只是慌张了那么几秒,就又变的羞臊难为情了。

第437章 到第440章

2020年5月30日

所以下一秒,两人缠绵悱恻的唇舌,突然就分了开来,然后同时向我偏过脑袋,都是一脸紧张,慌乱,又尴尬的看着我。

瑶瑶倒还好,只是慌张了那么几秒,就又变的羞臊难为情了。

还有一会前,瑶瑶才和我浅尝即止的湿吻了大半分钟,现在却又和父亲湿吻热吻了许久,这不就是我和父亲间接接吻了吗?想到这一点,虽然我感到有点怪异,不舒服,还有些反感;但又因为我们父子俩,是轮流的和瑶瑶接吻舌吻了,那种突破伦理禁忌的淫乱感,又是更加的强烈,让人兴奋刺激了。

我看到父亲很是紧张慌乱,抚摸瑶瑶美腿大手,也停了下来,我便及时缓解气氛,笑着道,“呵呵,亲的很热练嘛爸,看样子没少亲啊。”父亲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解释辩解什么。

瑶瑶倒是赶紧羞臊的解释了一句,“啊呀~是和爸亲过几次啦,还不是给爸弄那个的时候,爸想要亲,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就让爸亲了啦。”“对,对,是爸要亲的,以为不会了。”父亲也赶紧附和,神情依旧带着慌乱,还保证以后不会了。

不过听来,怎么感觉父亲是在试探我的底线呢。

“爸,我又没说什么,也没生气。

而且我刚不都说了,只要瑶瑶愿意,我也没什么意见。”我给了父亲一个定心丸。

不过又觉得这样太便宜父亲了,吓唬了一句,“不过爸,您对瑶瑶摸摸亲亲的,我倒是不介意,但您可不能真欺负瑶瑶,要她和你做那种事啊,毕竟瑶瑶可是我老婆,您儿媳妇呢……”一边说着,一边眼神还示意的看了看父亲的裤裆,意思不言而喻。

其实我说这些话的语气口吻,不是在警告父亲,更多的还是在鼓动鼓舞父亲,说的是反话,让父亲自己去意识到,其实我是不介意他和瑶瑶发生关系的。

只是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听出我话里真正的想法。

“啊呀~说什么呢你,我,我才不会和爸做那种事呢。”瑶瑶听着我越来越露骨的话,羞耻的直接打断了我的话。

不让我继续说下去。

“嗯,不会的,爸不会的。”父亲也附和保证道。

我看向瑶瑶,戏弄的目光在传递,“爸都不知道干你多少次了,还不会呢。”

瑶瑶当然是一下子就读懂了,惹的瑶瑶就是一个嗔怨羞耻又娇媚的白眼。

然后瑶瑶便起身,扭腰摆臀的走回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此时气氛更加的异样暧昧火热了起来,但是没有人想要停止这淫乱的家庭禁忌惩罚游戏。

因此,牌局在继续。

这一局,在我故意放牌下,瑶瑶第一个出光了牌,然后我又赢了父亲。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就一件内裤的身体,开口调戏般的要求道,“老婆,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噢,就让我脱裤子,不让爸脱。”毕竟是要让自己的公公脱裤子,瑶瑶羞臊的犹豫了几秒,才开口惩罚父亲道。

“那,那爸你……也把裤子脱了。”父亲听到瑶瑶让他脱裤子的惩罚,神情异样的愣了下,此时黑黑的老脸,都因为喝了不少酒的原因,还有暧昧火热的淫乱气氛,而涨的通红的了,看样子,要脱去裤子,父亲也是很难为情的。

稍微犹豫了几秒,父亲就站起身,解开瑶瑶刚刚给系的新皮带,很快就把裤子给脱了下来,扔在了沙发扶手上。

父亲脱了裤子后,躬著身子,双手遮挡在裤裆前,才很是不好意思的重新坐下。

父亲坐下后,一手拿开,另一只手还是难为情的遮在裤裆前。

虽然遮著,不过我还是看到了,父亲胯间穿着的,有些紧身的黑色四角内裤前面,此时已经鼓起了一个不小的凸包。

而且内裤裤裆前面被顶起的凸包,明显还是一根长条状的粗粗棍状之物。

倒也没有完全勃起,就勃起了一半多,十厘米左右长的,粗粗的。

我就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以免父亲被我看的更加不好意思。

我看了一眼瑶瑶,倒是看到瑶瑶盯着父亲下体内裤上的凸包,看了好几秒钟,目光带着异样,还有些许的失神。

很快,瑶瑶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我,才发现她看父亲下体的模样,在帮我注视著,赶紧羞臊的低下绯红俏脸,难为情的不敢看我。

我当然不会去说什么,万一戳破这禁忌暧昧的气氛,那就不美了。

所以我赶紧招呼父亲和瑶瑶,继续打牌,来缓和一下这蔓延在四周的淫乱气氛。

然后这一局牌,我又赢了,瑶瑶又输了。

这一次,我打算给瑶瑶来一个大尺度的惩罚。

光想想,就让我命根子鸡动起来,隐隐又膨胀了几分。

“来,老婆,过来。”我对着瑶瑶伸出手,招呼道。

“又想干嘛呢?”瑶瑶娇羞似的“不耐烦”道,不过还是顺从的起身,莲步轻移,不情不愿的向我走来,走到我身前站着。

以为我又要抱她亲她,便很自觉就要侧过身子,坐向我的大腿。

我却没有让瑶瑶坐下,而是一手搂住了瑶瑶细腰,一手放在瑶瑶光滑白皙结实的浑圆大腿上。

我的双手就这样在父亲的注视下,享受的在瑶瑶圆翘蜜臀上,结实大腿上摸了起来,然后又抓着瑶瑶的两只白净漂亮玉手,往我的裤裆上按去。

瑶瑶一时也没不知道我要干嘛,身子便顺从着我手上的动作,弯下腰来。

让我把她的漂亮小手,给按在了我内裤裤裆上。

同时我用有些下流猥琐的口吻要求道,“来老婆,就惩罚你,摸摸我这里。”“呀~”瑶瑶轻声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的用劲,想要抬起。

不过被我双手按著,没有抬起。

玉手又挣了挣,见挣脱不掉,羞恼的说着。

“快放开啦,爸在呢,我才不要摸……摸你这里呢。”“老婆,就给我摸几下呗,爸在就在嘛。

。”我侧过头,瞄了一眼父亲鼓鼓的内裤裤裆,继续蛊惑鼓动瑶瑶,“你给爸解决那方面需求的时候,不都也摸过爸那里了吗,没什么好难为情的。”我声音说的不轻,父亲也是能够听到的,说完,我又低下头,在瑶瑶耳边轻声说着悄悄话,“老婆大人,您就成全一下我吧。”瑶瑶感受到我渴望淫妻的心理,抬起俏脸,恶狠狠又羞臊的瞪了我一眼,便蹲下身子。

我赶紧分开双腿,往两边大开,让瑶瑶蹲在我双腿间。

然后瑶瑶就这样侧背对着父亲,蹲在我身前,两只白嫩小手,便隔着内裤,在我裤裆下体上按压了起来。

当然瑶瑶此时害羞难为情的不行,只是用掌心隔着内裤,在我阴茎上压压按按的,摩擦著。

我却还不满足,双手抓住瑶瑶的两只玉手,抓着玉手就从内裤裤管下面,把瑶瑶的小手塞进我内裤里面,同时要求道,“这样摸。”瑶瑶往后转头看了看父亲,难为情娇羞的又赶紧转回头来,“哼。”惹的瑶瑶凶凶娇媚的又白了我一眼,不过手上却还是满足我的,没有从内裤里面拿出来,而是玉手就在我内裤裤裆里面,双手一同握住了我半勃起的阴茎,轻轻抚摸,上下撸弄了起来……瑶瑶往后转头看了看父亲,难为情娇羞的又赶紧转回头来,“哼。”惹的瑶瑶凶凶娇媚的又白了我一眼,不过手上却还是满足我的,没有从内裤里面拿出来,而是玉手就在我内裤裤裆里面,双手一同握住了我半勃起的阴茎,轻轻抚摸,上下撸弄了起来。

随后,瑶瑶就这样蹲在我分开的双腿间,低着头,双手伸在我内裤裤裆里,俏脸通红的撸摸着我的命根子。

而我,这样当着父亲的面,和瑶瑶做如此淫秽不堪的亲密之事,当然是兴奋刺激,享受的不行。

只是一会,我的男性象征就变的愈发粗硬了。

同时我也在注意著父亲,注意到父亲忍住的就会看几眼瑶瑶,看几眼瑶瑶在我胯间动作的双手。

老脸上的神情,带着惊讶与不敢相信,同时还有羡慕与渴望,目光中是难掩的火热与灼热,好像也在期待什么。

看到父亲脸上的羡慕,目光中的灼灼,我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对父亲道,“爸,你等下赢了瑶瑶,也可以这样的哦。”瑶瑶是抬起头娇媚又凶狠的瞪了我一眼。

而父亲则是一愣,直直的看着我,老脸上神情明显的兴奋激动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慌张的躲开目光,慌忙道,“不,不用的。”“爸,瑶瑶的手这么漂亮,又这么软,给你弄的时候,是不是也特别舒服啊?”我还炫耀似的反问了父亲一句。

“呀~你还说,哼,不给你弄了。”没等到父亲回答,倒是惹的瑶瑶矫哼一声,双手从我内裤中拿出,停止了撸摸。

然后站起身回了沙发旁坐下。

而此时我内裤裤裆上的凸包,变的更大了,一条粗壮长长的棍状肉龙,蛰伏在内裤之下,把内裤顶的高高的,煞是惹眼淫秽。

又打完一局牌,我赢了,父亲输了,父亲自罚的喝了一口酒。

然后继续下一把牌,这一把,在我的故意放牌下,父亲第一个出完,我又赢了瑶瑶。

所以这次又轮到父亲惩罚瑶瑶了。

只见父亲犹豫了一下,羞愧的看了我一眼,便看向瑶瑶,大胆的开口,不过还是有些结巴,“小,小姚,能不能给爸也摸……摸一下啊。”开口的同时,父亲还在我和他的内裤凸包上面,来回瞄了几眼,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瑶瑶异常羞耻难为情的看了看我,神情异样,又带着犹豫。

“没事的,老婆,你就给爸……”我眼神也示意了一下父亲鼓鼓的裤裆。

我说完,瑶瑶漂亮的大眼睛,定神的看了我几秒钟,便站起身来,向父亲走去。

我从瑶瑶的目光中,也看出了掩藏不住的浓浓兴奋,对这淫乱禁忌的期待与渴望。

瑶瑶走到父亲身前,又羞臊犹豫的看了看我,见我真的默认了,便在父亲身前蹲了下来。

父亲也配合的立马分开双腿,让瑶瑶蹲在了他双腿之间。

瑶瑶嫩白的双手,一左一右放在父亲毛糙精壮的大腿上。

可能瑶瑶是因为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在外面隔着内裤摸父亲的男根。

所以瑶瑶的双手,竟然就贴著父亲大腿内侧,从内裤两边的裤管下面,直接钻进了父亲内裤里面,把父亲内裤前面撑起的就更高了。

殊不知,瑶瑶这直接摸进父亲内裤里面的淫乱举动,更加的让我感到亢奋,兴奋了。

然后瑶瑶伸进父亲内裤裤裆里面的玉手,好似握住了什么,开始慢慢的上下套弄抚摸了起来。

瑶瑶还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立马又转回头去,不敢多看我。

父亲也是偷偷的看了看我,想看看我是什么反应吧。

我表面当然是表现的很正常,但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感觉到兴奋刺激激动的同时,内心同样也有莫名的酸痛冰刺感。

我没有直勾勾的看着他们俩,怕大家会难为情,回尴尬,只能斜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瑶瑶在父亲裤裆里摸弄的双手,只是过了几秒钟,我便清楚的看到,父亲裤裆上鼓起的大包,一下子就凸起的更大了。

甚至有那么一秒钟,小半个紫黑的蘑菰头,都父亲内裤裤头前面,露了出来。

只是瑶瑶立马就拉了一下内裤裤头,把那狰狞的龟头给包裹遮盖住了。

然而下一秒,我看到,父亲胯股突然哆嗦颤栗了一下。

“嗯呀~爸你……你……”瑶瑶也立马抬起头,惊呼一声,慌张羞臊的看着父亲。

“嗯呃~啊嗯放开瑶瑶,爸要,要嗯……嗯喔~”随后,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父亲胯间哆嗦颤抖了一下后,胯间竟然就控制不住的颤抖耸动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有一股股一坨坨的白浊体液,从父亲内裤里面喷射而出,不少还渗透了出来,白浊的粘稠粘在内裤上面,甚是淫秽不堪。

然而这还没完,父亲的粗腰一连耸动喷射了六七以后,硕大紫黑的龟头更是直接突破了内裤的束缚,露在外面,又是好几下的跳动喷射,好几坨的浓稠精液,就直接从龟头马眼里喷射而出,飞落在了父亲肚皮上。

而瑶瑶只是开始惊慌了一下,随后在父亲射精的时候,双手就一直在父亲内裤裤裆里面,紧紧握著父亲的巨根,还配合的用力的上下撸动着,给与父亲大肉棒更多的刺激,让父亲射的更爽更彻底。

甚至,瑶瑶的小半只玉手,都从父亲内裤上面露了出来,紧握著那紫黑的狰狞龙头,撸弄著套弄著。

父亲老脸上满是射精的舒爽与快感,彷佛此刻就他们两人一样,把我还在旁边都给遗忘掉了。

上一秒父亲还沉浸射精的爽快舒爽中,下一秒父亲就想到我还在旁边呢。

下意识的便转头看向我。

“小,小峰,爸一时没忍住,对,对不起。”目光躲闪。

瑶瑶听到父亲的话,也意识到我还在呢。

也转过头看着我,娇羞又难为情的,又想把手从父亲内裤里面拿出来,可神情变的更加羞红,想抽出的手,又立马停了下来,依旧藏在父亲内裤里面。

我想,肯定是瑶瑶此刻手上都是父亲的精液,不好意思拿出来,只能继续藏在里面。

虽然此刻我内心同样五味杂陈,有些不知所措,但我还是安慰父亲道,“没事的爸,男人嘛,总会有忍不住的时候的。”父亲看了看我,眼神中满是对我的更新,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

而瑶瑶趁我说话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赶紧从内裤里面拿出,转过身从茶几上扯了好几张纸巾,擦拭起来父亲肚皮上,内裤上面的精液。

而她的手,也都从父亲内裤里面拿出,果然双手上面都沾了不少精液,立马便拿纸巾擦了起来。

半分钟过去,父亲站起身尴尬难为情的说道,“小峰,小姚,我去洗……个澡。”说完,父亲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

而我,一看到父亲进了房间,一把把瑶瑶拉到我面前蹲著,双手再快速的把内裤一脱,露出了我高耸挺立著的巨棍,又拉着瑶瑶的玉手,放在我火热坚硬的巨物上,撸弄套弄起来,目光火热的看着瑶瑶裙下,渴望的开口要求,“老婆你摸摸,我受不了了,我想要了。”

而我,一看到父亲进了房间,一把把瑶瑶拉到我面前蹲著,双手再快速的把内裤一脱,露出了我高耸挺立著的巨棍,又拉着瑶瑶的玉手,放在我火热坚硬的巨物上,撸弄套弄起来,目光火热的看着瑶瑶,渴望的开口要求,“老婆你摸摸,我受不了了,我想要了。”瑶瑶看着我火热的眼神,拉了拉自己短短的睡裙裙摆,象征性的遮掩了一下她丰满浑圆的白臀,光滑紧弹的诱人大。

只见瑶瑶此时腴脸如霞,一手还握住我完全勃起,粗热坚硬的大肉棒,在慢慢的撸动抚慰著,娇羞异常的给了我一个大大白眼。

又看了一眼紧闭的卫生间门,听着从里面传来的洗浴滴落水花飞溅声,羞臊开口,“那,那回房间,我们再……再那个。”“不行,我就要在这里做,还要让爸等下出来,看到我是怎么操他儿媳妇的。”我说着,立马就有些蛮横的把瑶瑶拉起,然后又把然后瑶瑶身体翻转过去,背对着我,按住瑶瑶玉背,往下一按,便让瑶瑶双手撑在了玻璃茶几上,翘起雪白挺翘的大屁股,背对着我了。

紧接着我又飞快的,撩起瑶瑶超短丝滑薄滑的裙摆,快速的扯住黑色性感,略带透明的小内裤,就是往下一扯,一脱,一扒拉,直接把瑶瑶的性感内裤,给脱到了瑶瑶雪白大腿中间处,让内裤就那样诱人又淫荡的扯挂在了大腿中间。

扯开的黑丝内裤遮羞布上,异常明显的有一摊湿润的水渍,薄滑的布料都湿透了。

不用想,瑶瑶在惩罚禁忌的扑克游戏中,在给父亲又摸又抱中,还有撸摸父亲裤裆里的大肉棒,身体早已是春情泛滥,淫水潺潺了。

瑶瑶此刻完全就是逆来顺受了,也没有抗拒我的“强迫”举动,就这样弯腰躬身的双手撑在茶几上了。

随后我紧接着,握住我生机勃勃,坚硬火热的肉棒,拿住蠢蠢欲动的紫红大龟头,抵上了瑶瑶分开的双腿间,那湿润流水潺潺的蜜穴口上。

这时,我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紧闭的卫生间门,又撇回头,看着瑶瑶诱人白嫩湿哒哒的下体,和裸露在外阴户周围漆黑的茂密丛林,犹豫了那么半秒,粗腰一顶,整个硕大的龟头,就捅入进了瑶瑶紧窄逼人,异常湿滑的肉穴当中去了。

“嗯~喔~老公你……嗯唔……”瑶瑶转过头,俏脸绯红通红,羞耻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卫生间,和我们的卧室,轻声娇喘起来,“嗯哦~不要老公,爸还在呢,出来看到我们这样……我……我们回去做,做嗯~”此时我内心紧张无比,同时又兴奋激动无比,放荡淫乱的低声粗喘著,“我现在很想要当着爸的面干你,觉得好兴奋,好刺激。”说着我粗腰又是往前狠狠一顶,整根大肉棒就尽根没入了瑶瑶紧窄湿滑的肉穴中去了。

同时蛊惑般的说道,“老婆,我们刚才和爸都那样了,不要再藏着掖着了,爸又不是傻子,很多东西肯定也会猜到。”这也是在鼓励自己,在父亲面前摊牌这一切。

也是我很想当着父亲的面,和瑶瑶做爱交媾一番,那肯定是让人兴奋激动的不行的。

“嗯啊~那我也不要,被爸看到和你做,做这种事……太……太羞人了。”瑶瑶看着依旧紧闭的卫生间门,话语声音依旧娇羞推拒。

弯腰躬身着性感惹火身子,轻微的扭动扭捏著,轻微的抗拒挣脱著。

“老婆,你就满足我一下,等爸要出来的时候,我们再回去……嗯呼~”我稍微妥协道,然后粗腰胯部便开始一前一后耸动起来。

又蛊惑般的问道,“嗯噢~老婆,刚刚我们那样子,你和爸当着我的面亲热,爸又是抱你,又是摸你,还亲你的,老婆你什么感觉啊。”瑶瑶此刻听着我放荡询问,知道我同样期待她的放荡,淫乱与骚浪,同时瑶瑶自己内心也是欲火弥漫,兴奋灼热。

“嗯~唔……呃……呃嗯……觉得很兴奋,很刺激。”“最后你摸爸的大肉棒,都还摸的那么起劲,嗯……嗯呼……你下面好湿好滑,是不是摸爸的大肉棒摸的。

呼嗯……哼嗯……我看要不是爸没忍住射了出来,老婆你是不是还要给爸内裤脱了,放爸的大肉棒出来,直接摸,直接给爸打飞机,孝敬伺候爸啊。”我身体里,脑子里满是性欲,也有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此时说话举动都是大胆,淫荡,放荡不已。

一边一深一浅的慢慢抽插著瑶瑶的紧窄湿穴,一边故意说着下流,淫乱不堪的话语。

“嗯~嗯呃……是,是的……爸刚刚硬的好厉害,瑶瑶都,都想脱了爸的内裤,想看爸的大肉棒,想……想摸大肉棒,给爸弄嗯……”瑶瑶娇声喘息呻吟著,也不知道瑶瑶是想要满足我,刺激我越来越强烈变态的淫妻欲,淫妻癖;还是这些本就也是她幻想的,想要去做的;或许两者都有吧。

瑶瑶轻微停顿一两秒,转过俏丽红润的脸蛋又淫骚,骚媚的开口,“嗯~嗯喔~我……我还想给爸用,用口,吃爸的大肉棒嗯……”我看着卫生间,直接淫乱的建议道,“爸现在正洗澡呢,要不我现在让你进去吃爸的大肉棒,实在忍不住,让爸操会也行。”同时越来越用力的耸动着身体,操干着瑶瑶,不间断的发出著“啪啪……啪啪……噗呲噗呲……”

的男女胯部与圆臀的撞击声,还有性器摩擦操弄声。

“啊啊……我不要……我现在就要老公的大棒棒……嗯嗯……用力老公,干……干我……”瑶瑶丰润的肉体卖力配合的前后摆动,迎合着我的操干。

淫语不断,突然又变的羞臊不堪,先是看着卫生间的门,然后又看了看我们的卧室,“嗯啊~……老公……快回去吧我们……嗯呃~爸……爸真的要出来了啦……瑶瑶真的受不了了嗯~嗯喔好大,轻……轻点慢点呀老公……”瑶瑶语气慌张,身体也在卖力配合的前后耸动,迎合着我的抽插操干,讨好着我。

我知道瑶瑶此时是真的娇羞难耐,怕我是真的要在客厅和她做爱,然后等父亲洗完澡出来,给父亲观看欣赏我们的性爱大戏。

也知道瑶瑶现在,还没有做好这摊牌般的性爱表演,我也不逼迫勉强瑶瑶,便快速的拔出在瑶瑶异常湿润湿滑蜜穴里的大肉棒,又急忙把瑶瑶还挂在她大腿膝盖上的性感小内裤给扒去,随意的扔在沙发上,也不在意等下会被父亲看到,便一手拦腰扶著瑶瑶光滑柔软的细腰,快步向卧室走去。

当然此时我也是急不可耐,想要在瑶瑶丰腴丰润柔软的身体上,舒爽快活的发泄鞭挞一番。

回到卧室,我赶紧关好门,也不脱去瑶瑶身上随时都要滑落的丝滑睡裙,便把瑶瑶压在了床上,压在身下,坚硬火热的大肉棒再次进入那温热湿滑的桃源洞里,扛起妻子两条修长光滑白皙的美腿,冲刺鞭挞的进进出出摩擦操弄了起来。

“嗯嗯~嗯……啊啊啊~……”“啪啪……啪啪啪……噗呲噗呲……啪啪……咕滋咕滋……”“嗯哼~哼呼……”顿时房间里男女粗重娇媚的喘息呻吟叫床声,混合著男女肉体响亮又沉闷的撞击拍打声,在不大的房间里此起彼伏的回荡著,预示著房间里男女越来越亢奋欲动,越来越激烈的投入性爱。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我换著姿势,换着花样的把瑶瑶娇柔惹火性感的身子,玩弄操弄了遍。

应该是之前我们那充满伦理禁忌扑克游戏的铺垫与酝酿,瑶瑶是如此的激动情动,所以半个小时,瑶瑶也是来了一小一大两次激烈的性高潮。

我最后也在瑶瑶的大高潮刺激下,精关一松一紧,浑身一个颤抖哆嗦,再也忍耐不住,一股股浓稠的阳精,异常舒爽满足的,全部一泄如注在瑶瑶体内,肉穴里,喷射灌溉而出。

待我精液全部射出,浇灌在瑶瑶蜜穴子宫里,又意犹不满的挺动粗腰,耸动抽插了瑶瑶几下,才抽出命根子。

抽出肉棒后,看着身下还在激烈高潮余韵中,身体发软的美妻,下意识的便立起身子,把我湿漉漉,此时已经软下去不少的肉棒,但已经还很威武雄壮的大阳具,送到瑶瑶面前,命令的口吻要求道,“给我舔干净。”瑶瑶娇媚羞愤的羞瞪了我一眼,依旧还是张开娇艳小嘴,伸出樱红香舌,便亲吻舔舐上了我疲软紫红湿漉漉的阴茎。

在我肉棒上舔弄清理起来。

我还不满足,移动胯部,调整肉棒的位置,把小半个龟头抵入了瑶瑶嘴里,惹得瑶瑶又是一个羞愤的白眼,才张开小嘴,一口把热热的紫红龟头,含裹进了嘴里,舔弄清理起来。

看到瑶瑶此时嘴里很是鼓鼓的,不光含着我的肉棒,还有不少男女欢爱后精液阴精的混合淫液含在嘴里,我又装着命令口吻要求道,“吞下去”听到我让她做的这淫荡的吞精要求,瑶瑶和我对视几秒,潮红一片的俏脸上满是娇媚羞臊,有些不愿。

不过看到我如此期待的看着她,瑶瑶还是喉咙滚动了几下,把嘴里的混合爱液吞了下去。

这下我心满意足了,便抽出瑶瑶嘴里的肉棒,又伸手拿过不少纸巾,在瑶瑶身边躺下,再把纸巾堵在瑶瑶双腿间蜜穴口,防止从瑶瑶蜜穴里流出的大量精液,弄湿弄脏了凉席。

软香在怀,我搂着瑶瑶,忍不住又揉了两把瑶瑶翘臀上的丰腴柔软。

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其实我现在内心的想法是,家里可是有两个大男人的,又经过之前个把小时的禁忌惩罚扑克游戏,肯定早已是饥渴难耐,性欲旺盛的,渴望发泄喷射的。

然而我是已经舒舒服服,舒爽快活的发泄完了,但是父亲呢,可是还有一腔欲火,渴望需要发泄宣泄呢。

所以我现在是想要对瑶瑶说,让瑶瑶去父亲房间,用身体,用下面的小穴去慰藉,孝敬,满足父亲,也让父亲好好发泄发射宣泄一番,心中身体里那滚滚的火热情欲。

而此时我和瑶瑶还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瑶瑶就读懂了我神情上眼里的想法,看我不好意思的样子,竟然直接主动说道,“老公,我,我想去看看……看看爸。”我眼珠一转,感觉此时气氛有些尴尬与沉默,半开玩笑,半调戏我的小骚妻,淫荡的开口,“怎么?老公我刚刚都这么卖力了,还没满足你啊,是不是想去找爸满足啊?”我嘴上说着,在瑶瑶双腿蜜穴上的右手,隔着纸巾也轻轻扣弄了几下。

柔美艳丽的瑶瑶,水汪汪的大眼睛,羞刮了我一眼,下体被我手上的扣弄,发出“嗯唔~”

的轻喘声,俏脸上满是娇羞,像是真的被我戳破了她的心思,也不遮掩,不知道是想故意刺激我,还是真的那样想的,浪荡的直接骚媚开口,“嗯唔~是啊,人家就是想爸了,想爸的大棒棒了,想爸的大肉棒插进来干,干人家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