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落花知雨幾多情 18-21 作者:jingjing230

【落花知雨幾多情】18-21作者:jingjing230

落花知雨幾多情(18)

下面因為賀仲良的帶動,撕裂般的痛苦根本使得知兩說不出完整話語,嘴裡不斷的發出痛苦的輕吟,時不時還,當時都差點又昏死過去。

賀仲良則是看到她動靜越來越小,慢慢放緩的動作,趴在知雨的耳邊不斷說著甜言蜜語,仿佛身下的人真是如他嘴裡那般,「呼...小雨,我,我一直喜歡,喜歡著你,在學校,都,都已經喜歡你好幾年了!」

「原諒,原諒我。我們,今晚都喝多了,我實在,實在控制不了自己了!我,阿......」

開始還能喘著粗氣一邊在知雨身上進進出出,後面賀仲良終於還是忍不住壓在她的身上爆發出體內最後一點存貨。

此時身下的女人正在用氣若遊絲的氣力輕聲啜泣,下體的火辣就像被人潑了硫酸一樣,疼的她已經沒一點氣力掙開身上的男人,眼睛沒一會功夫就已經紅腫起來,腦袋趴著的床單已經打濕了一片。

另一張床上的於漢濤本來是裝睡的,聽到二人竟然繼續做起了活塞運動,放下了懸著的心,真的睡著了。

賀仲良也是看到身下的知兩似乎不會再掙扎反抗,退出了身子,將肉棒上掛著的保險套隨手丟在了地」

上,就繼續抱著知兩耳鬢私語。

知雨為什麼那麼快醒來,其實是因為他們幾人都沒看到當時的情況,那個金毛老外騷擾她時,酒杯里最後那部分酒是灑落在吧檯上的,只不過被知兩當時隨手扶了起來,所以酒杯還在吧檯上放著,在他們幾人回去時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酒杯,還以為都被她喝光了,所以她才會提前甦醒。

這些是我後來才了解到的,我現在只是還原了當時所有知道的場景。

後來,知兩可能是體內藥效還有些殘餘在血液里,就那樣被賀仲良抱著昏睡了過去。

有時候醒著還不如不醒,當時她什麼感覺都沒有,所有知覺都被下體那火辣辣的痛覺湮滅,就連睡著了之後表情還都是扭曲的。

後來賀仲良跟屋內的於漢濤幾個人是被門外的聲音吵醒的,當時約莫有四五點鐘。

當賀仲良揉著眼睛坐起身後,發現知雨已經不在床上,房間的門也開著,走廊里傳來知雨跟導遊的吵鬧聲。

「我為什麼不報警!我是被他強姦的!」

「李女士,不是說你不能報警,我的好妹妹,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哪裡?這裡是泰國!你不是在國內!「泰國怎麼了!泰國就沒法律了?就沒警察了?」

「不是說這裡沒法律沒警察,我意思這裡你現在才是老外,你報警還要通知大使館,然後還要有大使館通知你國內的親屬,你想把你遭遇的事兒搞上頭條?讓你的親朋好友都知道?如果你覺得無所謂,哈...我隨你去報警,你也別找我給你處理,你自己跟警察說去吧,困死我了..「這女的誰啊?什麼強姦,報警的?」

「好像是那個團的...」

走廊里的聲音慢慢多了起來,當賀仲良穿好衣服走出門口時,外面走廊里好幾個房間的門口都探著腦袋在議論。

黑猴子導遊看到場面也怕有人站出來幫知雨,趕忙打開了他的房門,拉扯著知兩進了房內。

國內的人都喜歡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恐怕過了今天這件事就會在團里傳開。

賀仲良聽到剛才走道里的對話,也顧及不了那麼多,推開門也進去了。

知雨看到他後先是一愣,然後就開始打罵,「你個畜生,枉我還跟你同學一場,你竟然對我做出那樣的事情!你就是個禽獸!」

「小雨!」

賀仲良動地提高了嗓門,壓蓋住知束的罵聲。

「你先冷靜下,昨晚的事情我是不對,可是你就沒一點責任麼?你喝多了,是我把你送回來的。昨晚你知道我在哪裡找到你的麼?是在酒吧廁所,要不是我,你在廁所里就被老外給乾了!我那麼喜歡你的,所以沒能控制住自己,這一切都怪我一個人?」

賀仲良扶著如雨的肩膀,任由她的粉拳落在自己的胸口,話里話外都在指責這事情知南也有責任。

最後知兩推開他,掩著臉跟跟盼盼地跑了出去。

後來賀仲良追了出去,可是沒看到人影,回到酒店拉上於漢濤跟馮媛一起出去找人,找了一個多小時,才在海邊一處礁石後找到了她。

「小雨,別想那麼多了,昨晚我們都喝多了,可能是酒後亂性吧,咱們又不是古代人,你也不是處女,就當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不行就了,你覺得看著阿良噁心,咱就不理他了,以後理他遠遠的。」

落花知兩幾多情(18)馮媛一臉心疼的抱著知南,輕聲說著安慰她的話。

賀仲良看到眼前的一幕,轉身離開了,只留下了於漢濤跟馮媛在那裡安慰著知雨。

當天知雨跟馮媛沒有參加團里的項目,只是留在酒店房間。

馮媛的勸解也起了一些作用,可是效果卻不是那麼顯著。

「小媛,你說我怎麼才能忘了昨晚的事情呢?」

知兩呆呆的坐在床上,她現在想知道這個答校。

「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覺,就當做了個春夢不就行了。」

「那怎麼才能睡著呢?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昨晚我醒來時的場景!」

「你等我下,我去搞點東西,保准你一會就睡著了...」

馮媛說完就離開房間,沒一會就回來了。

只不過一隻手裡拎著一瓶威士忌,一隻手裡拎著一瓶可樂。

「來,小雨,咱倆喝點,一會兒喝多了,啥都不記得了,自然就睡了。」

說完,馮媛就從床頭拿出了酒店裡的一次性紙杯,威士忌加著冰涼的可樂倒入杯內,然後遞給知雨一杯。

「我不想喝,昨晚不就是喝多了,昨晚?昨晚我怎麼會喝多了?」

知兩揉著腦袋,似乎是想去回憶那晚為什麼會不省人事。

「想那麼多幹什麼,這裡就咱倆,我等會關上門,又沒人進的來。喝吧,年紀輕輕的想那麼多幹什麼,這事兒你不說,別人也不會在趙銘面前多嘴的。來,乾了!」

「小媛,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

「昨晚是賀仲良把你從酒吧抱回來的,但是聽阿濤說他們是在廁所發現你的,當時你都醉的不省人事了,還有個金毛老外在你的衣服...馮媛說這些,一部分是男友於漢濤昨晚洗澡前告訴她的,一部分是賀仲良早上對她交代好的,如果知兩問起來,就這樣跟她說。事情倒是真實的事情,只不過知兩不知道自己是因為什麼而喝多的,除了在酒店裡喝了幾罐啤酒,在酒吧里她的記憶卻是模煙不清的。只記得當時身邊時不時的是會冒出幾個金髮碧眼的老外。後來知兩不知道自己喝了幾杯,反正兩個女人硬是將整整一瓶威士忌喝掉一多半。知雨也的確如馮媛說的會很快睡著,大約是下午四五點就開始不省人事了,醒來的時候應該是晚上八九點鐘。只不過她醒來的方式卻是被陣陣的晃醒喚醒的!她當晚睜開眼睛的時候,跟昨晚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只不過身上的男人不再是賀仲良,而且賀仲良就在一旁的床上正壓著一個女人。房內一片旋、男人的喘息聲,女人的呻吟聲,相互交織。荒淫無度的場景讓她慢慢清楚了一些事情。她沒發出聲音,微微眯著眼睛,於漢濤的會動讓她毫無感覺,甚至覺得有些無聊。她只是歪著頭,看著那個口口聲聲說不會有人進來的女人,她分明看到了馮媛在喝酒時還去門口掛上了門後的保險栓。如果不是她打開的,眼前的這兩人是如何正在這裡尋歡作樂的?很多事情只要被繼續推動著,就沒辦法掩蓋。知兩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敢如此瘋狂。此時的情形,可能才是昨天的原貌。仿佛在這一瞬間她就認清了這裡每個人真實的嘴臉。直到身體里突然被灌入了一道暖流她才驚醒。一腳踹開了跪坐在身前的於漢濤,力道大的讓他直接滾落下床。這也多虧了她堅持健身,體力比較好,其實昨天要不是經歷了幾人的輪番摧殘,還有體內藥物的影響,可能當時的賀仲良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知床也不在去顧忌自己還是赤身裸體,下了床,一把抓著馮媛的頭髮,此時的賀仲良還是一臉懵逼的騎在馮媛的身上。「你個妹子!我打死你!」

「啪!」

床上的床下的兩個男人看到此情此景都是目瞪口呆!還是於漢濤先反應過來,起身就想拉開正在扯著馮媛頭髮扁她耳光的知南,畢竟挨打的是他的女友。

賀仲良則是沒想到知雨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就像從沒認清過這個同學幾年的女人。

「你們要是敢過來,我現在就報警!」

知雨看著逼近自己的於漢濤,面無表情的說道。

「別打了,我錯了,小雨....」

被按在地上的馮媛可憐兮兮的求饒。

「你們一個一個的是人麼?你們不是!」

知兩對著房間幾人嘶吼著,聲嘶力竭的喊聲再房間裡是那麼響亮。

接著她走到床邊套上衣服,朝著馮媛走去抓住她的頭髮,也不管她是否衣衫不整,一步一步的批著她走向門口。

落花知雨幾多情(19)2021年2月10日「不要!啊!」

「李知兩,別!」

在屋內幾人的驚呼下,知兩竟是抱著馮媛的頭髮將她拉扯到門口,然後一把將她推了出去,然後關上了房門衝著屋內的兩個人冷冷說道,「你們也給我滾!馮媛被她推出門外的時候身上只有一個胸罩掛在上半身,基本上算是身無寸縷了。兩個男人也是擔心馮媛在酒店裡引起轟動,急忙穿了下半身的褲子,就抱著上衣跑了出去。當時我知道這段事情的時候,並沒有多少驚訝知雨在會做出那樣的舉動,反而有種大快人心的欣慰。泰國那次旅行,敘述的方式我就講到這裡。後面回到我跟賀仲良對峙時的情形吧,其實當你逼迫一個人講一件事情的時候,就別去期待他說的每一句都是實話。賀仲良跟我在工業區里講了半天,我當時只是從他口中得知他是對知雨下了藥,還說當時是黑猴子導遊先找的他,他才鬼迷心竅的答應了。接著告訴我,在泰國開始知兩被他們迷奸了一次之後,就開始順從了,基本上每天都在一起。還說了很多知雨在國外喜歡跟老外暖昧,如果他們不出手可能她也會被老外搞到手。當時我對他說的話是半信半疑,可是我又找不到反駁他話里的漏洞。因為我回憶里知雨那幾天旅行前幾天是很正常,後面幾天只是簡單的發了幾天信息。甚至是我不去聯繫,她就不主動聯繫我。因為當時確實工作上有些忙碌,我也沒太在意,認為她出去玩,我一直打攪她那樣會使她玩的不盡興。現在來看,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可是在她回家後,我卻沒發現半點異常,每天的朝夕相伴一切都是如以往一樣自然。我忍不住問賀仲良「在國內,她基本上每晚都跟我在一起,你們是怎麼樣發展成現在的地步的!」

「回國後,我們本來也繼續找她,是她後來主動聯繫我的,然後就那樣了可是能講了不少關於知南的事情,看我並沒有繼續發作揍人,賀仲良現在放鬆了很多,語氣都開始有些散漫了。「不可能!她不是那樣的人!」

我忍不住一把拎著他胸前的衣襟,舉起拳頭。

「別動手啊,你只是沒看懂她!她真的挺強的,你為了她值得這樣麼...信我給你說說.....」

賀良急忙拉著我的胳膊,想用話題轉移我的注意力。

「你什麼意思!」

「其實,回國後沒多久,可能又一個月吧,有天她就突然聯繫我了,我也挺意外的,後來微信上聽她說跟你吵架了,我就帶著阿濤一起開好房等她上門的。」

我回憶了下,那段日子確實是發生過一次爭執,哦對了,那天是七夕。

對,那天本來白天台里就忙,晚上還是我值班的日子。

知南非要我跟人換一下值班的日子,或者請一天假。

我不清楚那天為什麼感覺她很不懂事,因為那樣的日子誰願意跟你調換值班,白天更不可能請假,怕領導對我印象不好。

我倆就在七夕的前一天鬧了一場,後來的我有些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七夕只後我倆莫名其妙的就沒在提那次爭吵的事情。

原來,情人節里她真的跟「情人」

在一起渡過的,還是兩個....「你們在國內搞過幾次,都是在哪。」

隨著賀仲良說的越來越多,我反而怒火越來越少,心裡的涼意越來越深。

「都是在賓館,就她單位那邊,一般都是中午她吃完飯...幾次,也就一兩次吧....」

「到第幾次?」

「呃....也就兩三次樣子..」

賀仲良磕磕絆絆的說著,似乎是在顧忌我。

「阿阿?兩三次?你跟於漢濤還比賽誰射得快?你是真的不相信我昨天就在家裡?」

我冷眼看著他,用我從他們嘴裡聽到的話他。

「呃...我跟於漢濤也就兩三次,小雨她跟我單獨的時候是還有一兩次,其他的真的沒了!我發誓!」

他驚訝的看著我,似乎沒想到我昨天真的在現場,因為我嘴裡說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信知兩敢告訴我,畢竟聽著有點瘋狂。

「手機拿來!」

雖然他一直避開了視頻那些事情,我卻一直沒忘。

他可能也知道我是要做什麼,也沒猶豫,把手機遞給了我。

「密碼XXXXX」

我按照他說的密碼,打開了手機,翻了他的相冊,結果一無所獲,不死心甚至查看了他手機的內存,發現這部手機確實是乾乾淨淨的。

就連他跟知雨的聊天記錄都沒有。

「視頻呢!」

「銘哥,視頻早刪了,真的,你也看我手機了,我也怕留著那玩意兒被薇薇知道...」

似乎是提到自己女友,賀仲良也說不下去了。

畢竟他招惹了我的女友,現在還被我逮住,這時候拿他自己女友說事兒明顯不是什麼好現象。

「滾,如果你們敢再拿視頻威脅她,我保證弄死你。」

手機丟給了他,我直接沿著馬路走了,留下賀仲良還在原地傻傻發獃。

有人可能覺得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他吧,可是當時我卻是就那樣放過他了,可能你們沒能體會到我當時的心情,從開始的火冒三丈,到後來被賀仲良把知兩給歪曲成一個人盡可夫的妹子,那份心如死灰的感覺,如果你是我,可能你也不想再去理會什麼頭頂是否發綠。

往往一個人最心灰意冷的時候,也是他最清醒的時候。

這時候我根本不會去想著再暴打賀仲良或者找於漢濤的麻煩,因為我最大的麻煩現在是知雨。

我沒有細問他們之間時怎麼一次次能玩的那麼鳴,隨到都可以多人同房甚至同床。

難道沒有一點廉恥之心麼?這時候賀仲良打一頓再走,或許是有點面子,可惜我已經不在意了。

我在路邊等了一會公交車,就回了市區,轉了半天不知道要去哪裡,又轉到了昨天的那家賓館。

這就像我心情一樣,仿佛又回到了遠點。

或許比昨天更糟糕,因為賀仲良的話,讓我對知雨的印象更加的雪上加霜。

等我發了半天呆,時間都已經下午了。

點了根煙,掏出手機,慢慢的把事情講給了剛剛好,我不知道他還能安慰我不能,但是我只知道我那時候心情糟糕透了。

甚至一度覺得這世界真沒意思,都他媽的假的。

不知道是不是(剛剛好)已經認為,我最近可能狀況會比較多,他回復的很快。

「你憑什麼覺得那個賀仲良說的事情都是真的?你又憑什麼覺得他嘴裡的女人就是你朝夕相處的女友?我可以判斷出,他說的有些是真的,有些是為了麻痹你,編造了一些,你如果真的認為你的女友就是個婊子,那就直接分了,一了百了,她的什麼事情也跟你沒關係了。」

「我該怎麼辦,我現在腦子裡很亂,我問出了我所疑惑的問題,如圖里所說「你想娶她嗎?還是只拿她是一個過渡你青春的過客看待?」

「我不知道....」

「我不能說我說的都是對的,但是我覺得你現在不應該就這樣放棄你的女友,這件事對你影響是大,但是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你都有責任幫她一把的!現在能拉她一把的人也只有你了。我希望你能做到,就算要分開,也幫她脫離那兩個人的控制。我不信他們用那樣的手段,她還會喜歡。」

「我現在腦子裡不自覺的就會想到她跟那兩個人在床上翻滾的畫面,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辦?」

我把致命的問題拋給了他,這也是我昨天遇到的問題,不過本來昨天還被(剛剛好)勸解的以為知南都是被脅迫才發生的,那樣我就有藉口跟理由原諒她了。

可是賀仲良說的那次七夕吵架的事情是真的,已經把我的退路完全給堵死了,我不知道一個跟我吵完架就找其他男人做愛的女人對我是否還有真情實意,甚至想到我跟她做愛的時候,她是不是想著別的男人!「你還愛她麼?」

「我真的不知道!」

「你今晚別回家,也別回她信息接她電話,就當你們一家分手了,你先過一晚這樣的日子,在好好回答我。如果明天還是不知道,就繼續這樣下去,直到你知道為之。相信我說的方法,你會很快就找到答校的。」

當天我卻是照著(剛剛好)建議的方式做了,我沒回去,看到知雨接二連三的電話跟微信也沒接,不知道為什麼她的那些帶著笑心跟急躁語氣的短息看到後心如刀割,我一個一米八多的漢子在賓館裡哭的像個孩子。

知雨的電話一直持續到晚上一點多鐘,還在時不時的打過來,我擔心她第二天沒法正常工作,直接關了手機。

這一刻我知道了我在知雨的眼裡不是一個阿貓阿狗,我不在她身邊她也是會擔心,急躁不安的。

其實在我睡著之前,我已經找到了答校。

2021年2月11日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不算太晚,應該天亮沒多久。

我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摸出手機,想打開螢幕,卻發現已經忘了昨晚自己已經關機了,開機後又是一連串的微信,可是不僅僅是知雨,就連我在長沙僅有的幾個朋友也都給我發了信息,基本上都是詢問我人在哪裡,如雨找我都快找瘋了。

我擔心她找到我的單位,到時候我請假的事情她就會知道的。

那樣子,很多事情都難以解釋。

急忙給撥通了知兩的號碼。

「喂,..」

「你在哪!你有沒有事!你到底在哪啊!嗚...」

我撥通電話後她基本上是秒接的,我的一個字剛脫口而出,她就已經說了一連串問題,最後還哭了出來。

「我沒事,昨天,昨天跟一個剛認識的朋友喝多了,手機也有點問題,沒聽到鈴聲,剛睡醒。」

「你混蛋!你知不道...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知兩的話音帶著啜泣,還有埋怨,可是這份埋怨確實甜的。之前我從沒有過不接她電話,不回她信息,就算開車時也只是掛斷她的電話,那樣她就知道我在忙。昨天我是一直由著她撥打,知道手機自動掛斷。「真沒事,等你下班我接你。」

「接什麼接,我都沒上班。哼!我昨晚一晚都沒睡,你知道我給多少人打電話找你麼!」

聽得出來,她語氣的生氣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放下了擔心的釋然。

「我等下就回去!你等我!」

我掛斷了電話,這一刻我想她了,很想,恨不得飛到她身邊。

起床後,剛想去洗漱,頓了頓。

拿出手機給(剛剛好)回了條信息。

「我知道答校了,我愛她!」

然後就把手機放在床頭充電,去衛生間洗澡。

等我洗漱完,回到房間後,拿起手機看到(剛剛好)發的信息。

「知道答按就行,其實吧,這事兒也沒那麼好痛苦的,現在這個年代,又不是以前,只要確認了你女友還愛你,你又愛她。之前的事情,就當是給她找了倆充氣娃娃,有些事都分兩個方面,這樣想是不是就輕鬆多了?」

看到他的回覆,我有點哭笑不得。

他又哪裡理解我心裡想到那些畫面時的酸澀。

可是他的話就像是魔咒一樣,令我確實輕鬆不少。

有些不服氣的回了他一句,「你老婆要是這樣,你也當她找了充氣娃娃?」

「兄弟,你的事情,別往我老婆身上套,我只能說,年輕的時候我也有遇到過類似的事情。哎!對,就你以前看過秘密女友那本書,總結的那句話來講,漂亮是一個女人的原罪。有些事情,其實也怪不到女人頭上,誰讓有些男人裡頭,就有那麼一些人喜歡看到漂亮女人就去占有,還不擇手段。你身上發生的事情,乾脆就當是你自己當了一回男主角,你女朋友的秘密被你發現了不就行了。省的你總說那本書里倒出都是懸疑,女主到底有沒有被人操卻死活不講。」

說實話,我當時對他的今天說的話不是那麼贊同,甚至覺得他有點想把我建議的往別的路上走。

我之前是看過一些不少黃色小說,甚至還過不少論壇。

可是我認為並沒有受什麼影響,頂多是刺激一點。

尤其知兩這次給我帶來的遭遇,更多是痛苦酸澀,哪有半點書里寫的男主那種感受。

沒回復他,我現在只想趕緊見到知雨,至於昨天已經警告過賀仲良不讓他那視頻威脅知雨,我想以後的生活里只要他們倆不在出來搗亂,應該是可以回到從前吧...可能是太挂念如雨了,我竟然想出這麼天真的想法。

回到家後,知兩穿著睡裙坐在客廳沙發上,電視機雖然開著,可是她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看著她烏青的眼圈,我忍不住心疼。

上前抱住她,準備去臥室,「你回來啦,沒有想像中的吵鬧,她睜開睡眼迷離的大眼睛看了看我,就扎在我的懷裡繼續閉上了眼睛。我昨晚也沒睡幾個小時,兩個人就在床上抱著,睡了整整一天。等我們醒來後,我告訴了她自己已經請了幾天假,一直到國慶假期之前都不用上班。她有些驚訝,我說想彌補一下上次沒陪她出去旅行的遺憾。說道那次旅行,我倆都沉默了一會。我只能用準備去張家界旅行轉移了話題,兩個人才繼續討論怎麼玩這麼住的話題。我想用一場旅行,重新回到原來的軌道,可惜旅行只能暫時的脫離原來的軌道,回去之後,已經改變的,依舊無法清除。時間已經慢慢冷了下來,已經快到過年了。期間我也有跟(剛剛好)聊天,只不過我說的都是一切回到正常了,沒有在提別的。其實我們那段日子並不正常,應該說是我很不正常。我開始變得古怪,變得自己都像是不認識自己了。別的方面一切依舊,可是只要知兩回家晚了,或者給我打電話說陪同事出去吃飯,還有我在單位值夜班。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去想,她是真的有事?真的跟同事吃飯?我不在家,她真的一個人在家?沒錯,我開始變得多疑起來,人一旦變成這樣很折磨人,我又不敢追問知雨。那樣會直接導致我們兩個人的感情出現裂痕的。畢竟情侶之間一旦出現不信任,那麼感情就算是快走到盡頭了,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如果單單是這一個事情折磨我,可能我還能克服。可是另外一件事困擾著我,我卻又不敢詢問別人。期間我有偷偷的在那些論壇上發過帖子,討論了一下我的情況,看到五花八門的評論,我覺得還不如跟(剛剛好)說一下,他雖然有時候愛開點玩笑,可是還是很懂分寸的,起碼不會向那些網友一樣胡說八道。困擾我的問題,其實就是我跟知雨做愛的時候,腦子裡不自覺的蹦出她跟賀仲良於漢濤幾人的畫面,開始我還認為那只是我剛知道事情,後面慢慢就會遺忘的。可是伴隨著多疑,那份變態的想法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嚴重了。每當我起了疑心病時,晚上抱著知兩就會想那些畫面,想著想著身子還會不自覺的興奮。這就像是明知道自己腦子裡想的都是一些變態想法,卻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腦。當我把我狀況說給了剛剛好)的時候,已經是十二月份了,那時候我已經忍受了很長一段心理上的折磨。那天晚上知兩說要陪兩個同事去逛街,可能要晚點回家。我心裡頓時焦急起來,可是看著牆上時鐘上的錶針就像是放慢了數倍,我都認為是不是電池沒電了,可是我知道那都是我的錯覺。打開手機,給(剛剛好)發了一條信息,「我最近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勁...」

他回道,「能對勁才怪,我還以為你會刷新我對人性的了解,真的當自己是有魚的記憶。」

「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看到他的回覆,忍不住問。

「忍著吧,這種折磨可能要很久,沒個一兩年,濟不下去的。」

「你這麼篤定,難道之前你說你經過過的事情跟我差不多?」

我看到他發的信息,就像是他很了解我現在的狀態一樣,我忍不住想打聽一些他的經歷,因為我知道他現在已經結婚,還有個孩子,日子過得也算還不錯。

想不通他是有過什麼經歷,才能知道我的感受。

「別打聽我的事兒,現在我們再說的是你的事情,如果哪天我想說了,會告訴你我的一些經歷的。現在我還不想說....看到他發了這麼一條信息,我想可能他遇到過類似的事情,忍不住就把我身上的一些狀態告訴了他。「我現在很難受,每次她只要離開這個家,或者晚上有事情回來晚一些,我都會情不自禁的想一些經蹤的畫面,就連跟她做愛也是,會想我跟她的姿勢,是不是別人也那樣用過。我現在真是快成一個變態了!」

「你這很正常,別說你身上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有些人就算沒發生過,也有想過的。你之前不是只看秘密女友那一本書麼?你覺得那作者有病,沒事喜歡寫自己女友疑似出軌?他一本書寫了那麼多年,還只有那麼點字,基本上遇到的事情跟你差不多,只不過他沒敢寫出來罷了。」

「那該怎麼辦?就天天這麼忍受著?我怕哪天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她出門後回來我第一句話不是關心,而是質問她是去了哪裡跟什麼人,吃了什么喝了什麼!我受不了了!」

我忍不住把自己現在認為自己會失控的擔心說了出來。

「你想不被這樣的痛苦折磨,還是很快那種?」

「廢話!」

「很簡單,分手就行了。眼不見心不煩。」

「除了這個方法呢,難道只能跟她分手?」

「其實,你這是心理上的平衡被打破了,要麼你就去找到可以讓你回到平衡的辦法。」

我看到他這句話,忍不住追問,「你話能不能別說一半?什麼平衡不平衡的?」

「你現在是太在意她了,所以才會這樣。再說了,你認為她還是不夠那麼愛你,你才覺得還會出現之前的那種可能,這也是你多疑的原因。至於怎麼找到平衡,很多種方法,比如你把那倆欺負過你女友的傢伙的女友玩了,不就平衡了?要麼還是以前我跟你說的,就當他是個自慰棒,你女友只是用用,又不會愛上他們,現在不都好多人玩交換伴侶啥的,還有些換老婆的,不都是要麼找刺激,要麼找平衡的。方法很多,就看你自己想怎麼做。」

他的這段話,我看了好幾遍。

說實話,我不知道自己對他的一堆提議里哪條感興趣。

雖然我覺得分析的有幾分道理,可是那樣做,不就是背叛?那樣我還愛她?我心裡不禁這樣想。

「那樣做會不會對我女友來說不公平?」

「公平不公平,等你們能接受住時間的考驗才知道,她之前的事情,對你公平?如果不是她壓倒你們之間的種,你又何苦會這麼糾結?不聊了,還有點事情,你有事情可以直接給我留言,我有時間會回覆你的。」

看到他這麼說,我只好放下手機,他的話就是讓我選擇用什麼方式彌補我的痛苦。

我也不知道我的未來會是怎樣,但是今晚開始我真的做出了選擇,就像是入深淵一樣,開始了,就很難停止下墜。

當天晚上,知雨拎著幾個包裝袋回了家。

看情形是真的出去逛街了。

回來的時候表情也很是興奮,還在客廳把她的新衣服穿在身上讓我品評一下。

看著她搖曳著玲瓏有致的身型,我忍不住也來了興致。

兩個人在客廳嬉鬧了一番,就催促她去洗澡。

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在我臉上親了一口就去了。

等都洗漱好,在臥室的床上。

「小雨,幫我口一下呢。」

我已經吻得她有些意亂情迷的時候,湊在她的耳邊輕聲的對她說。

「不要嘛,好端端的,幹嘛讓我親你的小弟弟,等下你還親不親我的。哼!」

她的語氣並沒有特別抗拒,只不過話里話外還是有些不情願。

我心裡聽她那樣說,頓時生氣了爐火。

甚至差點忍不住把她跟賀仲良他們的事情給抖了出來,因為我不知道她在他們兩人的玩弄下是如何表現,但是在我這裡卻這樣端著。

我甚至想像著她在被賀仲良跟於漢濤兩人玩弄下,有沒有被兩人一前一後一起操弄著她身上的兩張小嘴!想到這裡,我心裡的妒火在也壓抑不住,直接鬆開了接著她的手,一雙手抱著她的頭就往下按,她似乎被我粗魯的動作驚訝到了,因為一般都不會護著她的意思。

「可是剛才她明確的說自己不想,我卻依然強硬,她一時有點沒搞清楚眼前的狀況。我則是直接將挪動了下身子,雙手抱著她的頭直接按到了我堅挺的陰莖上,龜頭還在她臉上摸擦了幾下。「你!趙銘!....這樣的姿勢不是很好找到入口,我的視線被她披散的髮絲擋著。她還沒來及開口講出她想說的話,我就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然後就是騎在她的胸口,對準她的小嘴就將龜頭湊了上去。可能是我當時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她也不是沒有跟我口過,很快就放棄了掙扎,由著我將肉棍插進她的朱唇。我不知道她在別人那裡是否向我這樣對待過她,又不是別人的女友,難道別人會吝惜她?從那天在賓館聽到的淫聲浪語看,她照樣被人操的也是喵喵叫。我此時已經忘了什麼情啊愛啊,只想著發泄出體內的火氣。在她還想試著舔弄一下的時候,我就抱著她的頭前後聳動起我的身體。知兩嘴裡開始還能發出含含燦燦的聲音,後來在我的肉棒不斷抽插下,小嘴裡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嗚咽聲...聽著她的嘴裡發出的聲音,我像是吃了春藥一樣亢奮。她那性感迷人的嬌唇被我下意識的當做陰道,肉棒在她在嘴裡勐烈雜亂的突進,也不顧及她是否舒服。燈光下,我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她臉上的表情開始扭曲,眉毛緊縮。|當我的肉棒插入很深的時候,甚至看到了她眼角閃出晶瑩的淚花,神情有些悽美,肉棒上早已經沾滿了她濕潤的口腔里的香津,甚至還流到了我的兩顆睪丸上。「可是這類似凌辱的畫面,讓我忘記了她還是我深愛的女友,我甚至在想當時她在泰國時,是不是就是這樣被賀仲良他們蹂躪。肉棒里的血液漲得都讓我覺得想要炸開,一瞬間竟然不自覺的更加賣力的抽插,幾乎整根都插進了她的嘴裡,濃密的陰毛都已經碰到了她的鼻尖。「嗚...」,知終於是被我粗暴的動作給整的乾嘔起來,顯然是我已經頂到了她的喉嚨,兩手抓住我的大腿嫩肉就使勁抓了一把。

「啊!」

我忍不住叫了一聲,強烈的疼痛讓我清醒了不少。

身子也因為她後面的一推倒在她的身邊。

「咳咳!咳.........」

知兩趴在床邊一邊乾嘔一邊劇烈的咳嗽。

我看到她的模樣轉瞬就清醒了過來,然後心疼的抱著她拍打她的後背。

「你!你幹嘛啊!」

過來幾下,她恢復過來後忍不住吼我,可能是不明白平日裡溫順的我,為什麼突然這麼粗暴,自私。

「我,我這不是看你不願意給我用嘴,有點鬱悶,可能是被浴火沖昏了頭了「嚇,我看你是被精子沖昏頭。」

聽到她說的話,我倆都被自己給逗樂了。

後面接著在被她一把抱住我的頭狠狠的親吻之後,兩人又開始了意亂情迷的交織起來。

隨著她嘴裡開始喊著我要你,我跪坐起身子,分開了她的兩腿,然後把她的腿向外擺著,龜頭抵在她的陰唇上。

她的陰唇因為大腿被我的太開了,竟被牽扯的微微張開著。

陰唇內外早已經水淋淋的。

由於她的皮膚很白凈,整個陰部都很乾凈,整整齊齊的陰毛因為她夏天時候經常游泳修剪的整齊秀美,她現在的模樣讓我一如既往的迷戀不已。

我們在第一次發生關係時,當她脫光衣物後,我就對她的身體感到無比沉迷,她精緻無暇的酮體簡直是被上帝都祝福過的一般。

抬起她那格外纖細修長的雙腿,下身一下挺動,龜頭便擠開了嬌嫩的唇瓣深陷入溫潤的小穴內。

|她伸出雙手扶著自己的膝蓋,雙乳隨著手臂的抬起,更加突兀,乳肉向內擠著,那道乳溝就像是隔斷兩座山峰的懸崖。

這種體位做了好久,我暫時停了下來,因為看著她那迷醉的表情,我腦海里又忍不住出現了賀仲良在她身上賣力操弄的畫面。

想著高瘦的身型壓著她使她不得不婉轉承歡,嬌啼不止。

我拍了怕她的翹臀,讓她翻了個身子,背對著我,然後抱著她的屁股凶的干她。

在空調的制熱模式下,本來就乾燥的房間裡,我已經滿身大汗。

模仿著腦海里的畫面,在她身上不斷奮力賣弄。

在這種模式下,抽插了幾分鐘,終於,快感像是溪流匯入大海般的暢快,下身的肉棒再也抑制不住即將爆發的火山,噴射了出來。

那瞬間比以往更痛快,也更銷魂。

只可惜射出的種子沒進入那迷人的腔道,留在薄薄的保險套里知雨在我射精後身子跟著顫抖了幾下,就栽倒在床上,跟著一動不動,就像是被抽乾了渾身力氣一般。

激情過後的我,在她的身邊,抱著她光潔的腰身,忍不住閉眼回味剛才的舉動。

感覺我已經無法正常的像以往一般身心投入,可是這一切,該怪誰呢?我也感到迷茫....「怎麼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知雨似乎已經緩過了激情帶走的體乏,轉過身子看著我說。

「呼,哪有,難道是比以前更甜了?」

我不禁感慨,女人的恢復能力真強,怪不得她能受的了同時被兩個男人操弄,不知道是已經適應了還是本身就是如此。

「咯咯,,你太甜了,行了吧!」

說著她揪了揪我已經擦拭過的下身。

「男,現在還能在動下去麼。哈哈哈!」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太敏感了,使我認為她現在的舉動就像是還沒被我喂飽,聽到她的話後,我就一頭埋在她飽滿圓潤的乳房上開始侵犯她那還未軟下去的粉色乳頭。

「還行不行,你等下就知道了!」

嘴裡含蝴不清的對著知兩說道。

「啊....嗯....淫........」

飽滿圓潤的乳房上散發著澹澹的茉莉花香,讓我沉醉迷戀。

緊緊貼著她的肌膚感到柔軟和溫暖,此刻的幸福感和真實感是那麼強烈,彷佛不斷的提醒我,我愛她,接著,床上我們的身影又開始了一番劇烈的活塞運動,直到兩人筋疲力盡...上躺著三隻皺巴巴的保險套,仿如宣告著我已經被榨乾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