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知雨几多情 18-21 作者:jingjing230

【落花知雨几多情】18-21作者:jingjing230

落花知雨几多情(18)

下面因为贺仲良的带动,撕裂般的痛苦根本使得知两说不出完整话语,嘴里不断的发出痛苦的轻吟,时不时还,当时都差点又昏死过去。

贺仲良则是看到她动静越来越小,慢慢放缓的动作,趴在知雨的耳边不断说着甜言蜜语,仿佛身下的人真是如他嘴里那般,“呼...小雨,我,我一直喜欢,喜欢着你,在学校,都,都已经喜欢你好几年了!”

“原谅,原谅我。我们,今晚都喝多了,我实在,实在控制不了自己了!我,阿......”

开始还能喘著粗气一边在知雨身上进进出出,后面贺仲良终于还是忍不住压在她的身上爆发出体内最后一点存货。

此时身下的女人正在用气若游丝的气力轻声啜泣,下体的火辣就像被人泼了硫酸一样,疼的她已经没一点气力挣开身上的男人,眼睛没一会功夫就已经红肿起来,脑袋趴着的床单已经打湿了一片。

另一张床上的于汉涛本来是装睡的,听到二人竟然继续做起了活塞运动,放下了悬著的心,真的睡着了。

贺仲良也是看到身下的知两似乎不会再挣扎反抗,退出了身子,将肉棒上挂着的保险套随手丢在了地”

上,就继续抱着知两耳鬓私语。

知雨为什么那么快醒来,其实是因为他们几人都没看到当时的情况,那个金毛老外骚扰她时,酒杯里最后那部分酒是洒落在吧台上的,只不过被知两当时随手扶了起来,所以酒杯还在吧台上放着,在他们几人回去时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酒杯,还以为都被她喝光了,所以她才会提前苏醒。

这些是我后来才了解到的,我现在只是还原了当时所有知道的场景。

后来,知两可能是体内药效还有些残余在血液里,就那样被贺仲良抱着昏睡了过去。

有时候醒著还不如不醒,当时她什么感觉都没有,所有知觉都被下体那火辣辣的痛觉湮灭,就连睡着了之后表情还都是扭曲的。

后来贺仲良跟屋内的于汉涛几个人是被门外的声音吵醒的,当时约莫有四五点钟。

当贺仲良揉着眼睛坐起身后,发现知雨已经不在床上,房间的门也开着,走廊里传来知雨跟导游的吵闹声。

“我为什么不报警!我是被他强奸的!”

“李女士,不是说你不能报警,我的好妹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哪里?这里是泰国!你不是在国内!“泰国怎么了!泰国就没法律了?就没警察了?”

“不是说这里没法律没警察,我意思这里你现在才是老外,你报警还要通知大使馆,然后还要有大使馆通知你国内的亲属,你想把你遭遇的事儿搞上头条?让你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如果你觉得无所谓,哈...我随你去报警,你也别找我给你处理,你自己跟警察说去吧,困死我了..“这女的谁啊?什么强奸,报警的?”

“好像是那个团的...”

走廊里的声音慢慢多了起来,当贺仲良穿好衣服走出门口时,外面走廊里好几个房间的门口都探著脑袋在议论。

黑猴子导游看到场面也怕有人站出来帮知雨,赶忙打开了他的房门,拉扯著知两进了房内。

国内的人都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恐怕过了今天这件事就会在团里传开。

贺仲良听到刚才走道里的对话,也顾及不了那么多,推开门也进去了。

知雨看到他后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打骂,“你个畜生,枉我还跟你同学一场,你竟然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你就是个禽兽!”

“小雨!”

贺仲良动地提高了嗓门,压盖住知束的骂声。

“你先冷静下,昨晚的事情我是不对,可是你就没一点责任么?你喝多了,是我把你送回来的。昨晚你知道我在哪里找到你的么?是在酒吧厕所,要不是我,你在厕所里就被老外给干了!我那么喜欢你的,所以没能控制住自己,这一切都怪我一个人?”

贺仲良扶著如雨的肩膀,任由她的粉拳落在自己的胸口,话里话外都在指责这事情知南也有责任。

最后知两推开他,掩著脸跟跟盼盼地跑了出去。

后来贺仲良追了出去,可是没看到人影,回到酒店拉上于汉涛跟冯媛一起出去找人,找了一个多小时,才在海边一处礁石后找到了她。

“小雨,别想那么多了,昨晚我们都喝多了,可能是酒后乱性吧,咱们又不是古代人,你也不是处女,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不行就了,你觉得看着阿良恶心,咱就不理他了,以后理他远远的。”

落花知两几多情(18)冯媛一脸心疼的抱着知南,轻声说着安慰她的话。

贺仲良看到眼前的一幕,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于汉涛跟冯媛在那里安慰著知雨。

当天知雨跟冯媛没有参加团里的项目,只是留在酒店房间。

冯媛的劝解也起了一些作用,可是效果却不是那么显著。

“小媛,你说我怎么才能忘了昨晚的事情呢?”

知两呆呆的坐在床上,她现在想知道这个答校。

“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觉,就当做了个春梦不就行了。”

“那怎么才能睡着呢?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昨晚我醒来时的场景!”

“你等我下,我去搞点东西,保准你一会就睡着了...”

冯媛说完就离开房间,没一会就回来了。

只不过一只手里拎着一瓶威士忌,一只手里拎着一瓶可乐。

“来,小雨,咱俩喝点,一会儿喝多了,啥都不记得了,自然就睡了。”

说完,冯媛就从床头拿出了酒店里的一次性纸杯,威士忌加著冰凉的可乐倒入杯内,然后递给知雨一杯。

“我不想喝,昨晚不就是喝多了,昨晚?昨晚我怎么会喝多了?”

知两揉着脑袋,似乎是想去回忆那晚为什么会不省人事。

“想那么多干什么,这里就咱俩,我等会关上门,又没人进的来。喝吧,年纪轻轻的想那么多干什么,这事儿你不说,别人也不会在赵铭面前多嘴的。来,干了!”

“小媛,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

“昨晚是贺仲良把你从酒吧抱回来的,但是听阿涛说他们是在厕所发现你的,当时你都醉的不省人事了,还有个金毛老外在你的衣服...冯媛说这些,一部分是男友于汉涛昨晚洗澡前告诉她的,一部分是贺仲良早上对她交代好的,如果知两问起来,就这样跟她说。事情倒是真实的事情,只不过知两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喝多的,除了在酒店里喝了几罐啤酒,在酒吧里她的记忆却是模烟不清的。只记得当时身边时不时的是会冒出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后来知两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反正两个女人硬是将整整一瓶威士忌喝掉一多半。知雨也的确如冯媛说的会很快睡着,大约是下午四五点就开始不省人事了,醒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八九点钟。只不过她醒来的方式却是被阵阵的晃醒唤醒的!她当晚睁开眼睛的时候,跟昨晚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身上的男人不再是贺仲良,而且贺仲良就在一旁的床上正压着一个女人。房内一片旋、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相互交织。荒淫无度的场景让她慢慢清楚了一些事情。她没发出声音,微微眯着眼睛,于汉涛的会动让她毫无感觉,甚至觉得有些无聊。她只是歪著头,看着那个口口声声说不会有人进来的女人,她分明看到了冯媛在喝酒时还去门口挂上了门后的保险栓。如果不是她打开的,眼前的这两人是如何正在这里寻欢作乐的?很多事情只要被继续推动着,就没办法掩盖。知两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敢如此疯狂。此时的情形,可能才是昨天的原貌。仿佛在这一瞬间她就认清了这里每个人真实的嘴脸。直到身体里突然被灌入了一道暖流她才惊醒。一脚踹开了跪坐在身前的于汉涛,力道大的让他直接滚落下床。这也多亏了她坚持健身,体力比较好,其实昨天要不是经历了几人的轮番摧残,还有体内药物的影响,可能当时的贺仲良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知床也不在去顾忌自己还是赤身裸体,下了床,一把抓着冯媛的头发,此时的贺仲良还是一脸懵逼的骑在冯媛的身上。“你个妹子!我打死你!”

“啪!”

床上的床下的两个男人看到此情此景都是目瞪口呆!还是于汉涛先反应过来,起身就想拉开正在扯著冯媛头发扁她耳光的知南,毕竟挨打的是他的女友。

贺仲良则是没想到知雨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就像从没认清过这个同学几年的女人。

“你们要是敢过来,我现在就报警!”

知雨看着逼近自己的于汉涛,面无表情的说道。

“别打了,我错了,小雨....”

被按在地上的冯媛可怜兮兮的求饶。

“你们一个一个的是人么?你们不是!”

知两对着房间几人嘶吼著,声嘶力竭的喊声再房间里是那么响亮。

接着她走到床边套上衣服,朝着冯媛走去抓住她的头发,也不管她是否衣衫不整,一步一步的批着她走向门口。

落花知雨几多情(19)2021年2月10日“不要!啊!”

“李知两,别!”

在屋内几人的惊呼下,知两竟是抱着冯媛的头发将她拉扯到门口,然后一把将她推了出去,然后关上了房门冲着屋内的两个人冷冷说道,“你们也给我滚!冯媛被她推出门外的时候身上只有一个胸罩挂在上半身,基本上算是身无寸缕了。两个男人也是担心冯媛在酒店里引起轰动,急忙穿了下半身的裤子,就抱着上衣跑了出去。当时我知道这段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惊讶知雨在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反而有种大快人心的欣慰。泰国那次旅行,叙述的方式我就讲到这里。后面回到我跟贺仲良对峙时的情形吧,其实当你逼迫一个人讲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别去期待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贺仲良跟我在工业区里讲了半天,我当时只是从他口中得知他是对知雨下了药,还说当时是黑猴子导游先找的他,他才鬼迷心窍的答应了。接着告诉我,在泰国开始知两被他们迷奸了一次之后,就开始顺从了,基本上每天都在一起。还说了很多知雨在国外喜欢跟老外暖昧,如果他们不出手可能她也会被老外搞到手。当时我对他说的话是半信半疑,可是我又找不到反驳他话里的漏洞。因为我回忆里知雨那几天旅行前几天是很正常,后面几天只是简单的发了几天信息。甚至是我不去联系,她就不主动联系我。因为当时确实工作上有些忙碌,我也没太在意,认为她出去玩,我一直打搅她那样会使她玩的不尽兴。现在来看,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可是在她回家后,我却没发现半点异常,每天的朝夕相伴一切都是如以往一样自然。我忍不住问贺仲良“在国内,她基本上每晚都跟我在一起,你们是怎么样发展成现在的地步的!”

“回国后,我们本来也继续找她,是她后来主动联系我的,然后就那样了可是能讲了不少关于知南的事情,看我并没有继续发作揍人,贺仲良现在放松了很多,语气都开始有些散漫了。“不可能!她不是那样的人!”

我忍不住一把拎着他胸前的衣襟,举起拳头。

“别动手啊,你只是没看懂她!她真的挺强的,你为了她值得这样么...信我给你说说.....”

贺良急忙拉着我的胳膊,想用话题转移我的注意力。

“你什么意思!”

“其实,回国后没多久,可能又一个月吧,有天她就突然联系我了,我也挺意外的,后来微信上听她说跟你吵架了,我就带着阿涛一起开好房等她上门的。”

我回忆了下,那段日子确实是发生过一次争执,哦对了,那天是七夕。

对,那天本来白天台里就忙,晚上还是我值班的日子。

知南非要我跟人换一下值班的日子,或者请一天假。

我不清楚那天为什么感觉她很不懂事,因为那样的日子谁愿意跟你调换值班,白天更不可能请假,怕领导对我印象不好。

我俩就在七夕的前一天闹了一场,后来的我有些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七夕只后我俩莫名其妙的就没在提那次争吵的事情。

原来,情人节里她真的跟“情人”

在一起渡过的,还是两个....“你们在国内搞过几次,都是在哪。”

随着贺仲良说的越来越多,我反而怒火越来越少,心里的凉意越来越深。

“都是在宾馆,就她单位那边,一般都是中午她吃完饭...几次,也就一两次吧....”

“到第几次?”

“呃....也就两三次样子..”

贺仲良磕磕绊绊的说着,似乎是在顾忌我。

“阿阿?两三次?你跟于汉涛还比赛谁射得快?你是真的不相信我昨天就在家里?”

我冷眼看着他,用我从他们嘴里听到的话他。

“呃...我跟于汉涛也就两三次,小雨她跟我单独的时候是还有一两次,其他的真的没了!我发誓!”

他惊讶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昨天真的在现场,因为我嘴里说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信知两敢告诉我,毕竟听着有点疯狂。

“手机拿来!”

虽然他一直避开了视频那些事情,我却一直没忘。

他可能也知道我是要做什么,也没犹豫,把手机递给了我。

“密码XXXXX”

我按照他说的密码,打开了手机,翻了他的相册,结果一无所获,不死心甚至查看了他手机的内存,发现这部手机确实是干干净净的。

就连他跟知雨的聊天记录都没有。

“视频呢!”

“铭哥,视频早删了,真的,你也看我手机了,我也怕留着那玩意儿被薇薇知道...”

似乎是提到自己女友,贺仲良也说不下去了。

毕竟他招惹了我的女友,现在还被我逮住,这时候拿他自己女友说事儿明显不是什么好现象。

“滚,如果你们敢再拿视频威胁她,我保证弄死你。”

手机丢给了他,我直接沿着马路走了,留下贺仲良还在原地傻傻发呆。

有人可能觉得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他吧,可是当时我却是就那样放过他了,可能你们没能体会到我当时的心情,从开始的火冒三丈,到后来被贺仲良把知两给歪曲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妹子,那份心如死灰的感觉,如果你是我,可能你也不想再去理会什么头顶是否发绿。

往往一个人最心灰意冷的时候,也是他最清醒的时候。

这时候我根本不会去想着再暴打贺仲良或者找于汉涛的麻烦,因为我最大的麻烦现在是知雨。

我没有细问他们之间时怎么一次次能玩的那么鸣,随到都可以多人同房甚至同床。

难道没有一点廉耻之心么?这时候贺仲良打一顿再走,或许是有点面子,可惜我已经不在意了。

我在路边等了一会公交车,就回了市区,转了半天不知道要去哪里,又转到了昨天的那家宾馆。

这就像我心情一样,仿佛又回到了远点。

或许比昨天更糟糕,因为贺仲良的话,让我对知雨的印象更加的雪上加霜。

等我发了半天呆,时间都已经下午了。

点了根烟,掏出手机,慢慢的把事情讲给了刚刚好,我不知道他还能安慰我不能,但是我只知道我那时候心情糟糕透了。

甚至一度觉得这世界真没意思,都他妈的假的。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好)已经认为,我最近可能状况会比较多,他回复的很快。

“你凭什么觉得那个贺仲良说的事情都是真的?你又凭什么觉得他嘴里的女人就是你朝夕相处的女友?我可以判断出,他说的有些是真的,有些是为了麻痹你,编造了一些,你如果真的认为你的女友就是个婊子,那就直接分了,一了百了,她的什么事情也跟你没关系了。”

“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问出了我所疑惑的问题,如图里所说“你想娶她吗?还是只拿她是一个过渡你青春的过客看待?”

“我不知道....”

“我不能说我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我觉得你现在不应该就这样放弃你的女友,这件事对你影响是大,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你都有责任帮她一把的!现在能拉她一把的人也只有你了。我希望你能做到,就算要分开,也帮她脱离那两个人的控制。我不信他们用那样的手段,她还会喜欢。”

“我现在脑子里不自觉的就会想到她跟那两个人在床上翻滚的画面,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把致命的问题抛给了他,这也是我昨天遇到的问题,不过本来昨天还被(刚刚好)劝解的以为知南都是被胁迫才发生的,那样我就有借口跟理由原谅她了。

可是贺仲良说的那次七夕吵架的事情是真的,已经把我的退路完全给堵死了,我不知道一个跟我吵完架就找其他男人做爱的女人对我是否还有真情实意,甚至想到我跟她做爱的时候,她是不是想着别的男人!“你还爱她么?”

“我真的不知道!”

“你今晚别回家,也别回她信息接她电话,就当你们一家分手了,你先过一晚这样的日子,在好好回答我。如果明天还是不知道,就继续这样下去,直到你知道为之。相信我说的方法,你会很快就找到答校的。”

当天我却是照着(刚刚好)建议的方式做了,我没回去,看到知雨接二连三的电话跟微信也没接,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那些带着笑心跟急躁语气的短息看到后心如刀割,我一个一米八多的汉子在宾馆里哭的像个孩子。

知雨的电话一直持续到晚上一点多钟,还在时不时的打过来,我担心她第二天没法正常工作,直接关了手机。

这一刻我知道了我在知雨的眼里不是一个阿猫阿狗,我不在她身边她也是会担心,急躁不安的。

其实在我睡着之前,我已经找到了答校。

2021年2月11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不算太晚,应该天亮没多久。

我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摸出手机,想打开屏幕,却发现已经忘了昨晚自己已经关机了,开机后又是一连串的微信,可是不仅仅是知雨,就连我在长沙仅有的几个朋友也都给我发了信息,基本上都是询问我人在哪里,如雨找我都快找疯了。

我担心她找到我的单位,到时候我请假的事情她就会知道的。

那样子,很多事情都难以解释。

急忙给拨通了知两的号码。

“喂,..”

“你在哪!你有没有事!你到底在哪啊!呜...”

我拨通电话后她基本上是秒接的,我的一个字刚脱口而出,她就已经说了一连串问题,最后还哭了出来。

“我没事,昨天,昨天跟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喝多了,手机也有点问题,没听到铃声,刚睡醒。”

“你混蛋!你知不道...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知两的话音带着啜泣,还有埋怨,可是这份埋怨确实甜的。之前我从没有过不接她电话,不回她信息,就算开车时也只是挂断她的电话,那样她就知道我在忙。昨天我是一直由着她拨打,知道手机自动挂断。“真没事,等你下班我接你。”

“接什么接,我都没上班。哼!我昨晚一晚都没睡,你知道我给多少人打电话找你么!”

听得出来,她语气的生气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放下了担心的释然。

“我等下就回去!你等我!”

我挂断了电话,这一刻我想她了,很想,恨不得飞到她身边。

起床后,刚想去洗漱,顿了顿。

拿出手机给(刚刚好)回了条信息。

“我知道答校了,我爱她!”

然后就把手机放在床头充电,去卫生间洗澡。

等我洗漱完,回到房间后,拿起手机看到(刚刚好)发的信息。

“知道答按就行,其实吧,这事儿也没那么好痛苦的,现在这个年代,又不是以前,只要确认了你女友还爱你,你又爱她。之前的事情,就当是给她找了俩充气娃娃,有些事都分两个方面,这样想是不是就轻松多了?”

看到他的回复,我有点哭笑不得。

他又哪里理解我心里想到那些画面时的酸涩。

可是他的话就像是魔咒一样,令我确实轻松不少。

有些不服气的回了他一句,“你老婆要是这样,你也当她找了充气娃娃?”

“兄弟,你的事情,别往我老婆身上套,我只能说,年轻的时候我也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哎!对,就你以前看过秘密女友那本书,总结的那句话来讲,漂亮是一个女人的原罪。有些事情,其实也怪不到女人头上,谁让有些男人里头,就有那么一些人喜欢看到漂亮女人就去占有,还不择手段。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干脆就当是你自己当了一回男主角,你女朋友的秘密被你发现了不就行了。省的你总说那本书里倒出都是悬疑,女主到底有没有被人操却死活不讲。”

说实话,我当时对他的今天说的话不是那么赞同,甚至觉得他有点想把我建议的往别的路上走。

我之前是看过一些不少黄色小说,甚至还过不少论坛。

可是我认为并没有受什么影响,顶多是刺激一点。

尤其知两这次给我带来的遭遇,更多是痛苦酸涩,哪有半点书里写的男主那种感受。

没回复他,我现在只想赶紧见到知雨,至于昨天已经警告过贺仲良不让他那视频威胁知雨,我想以后的生活里只要他们俩不在出来捣乱,应该是可以回到从前吧...可能是太挂念如雨了,我竟然想出这么天真的想法。

回到家后,知两穿着睡裙坐在客厅沙发上,电视机虽然开着,可是她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着她乌青的眼圈,我忍不住心疼。

上前抱住她,准备去卧室,“你回来啦,没有想像中的吵闹,她睁开睡眼迷离的大眼睛看了看我,就扎在我的怀里继续闭上了眼睛。我昨晚也没睡几个小时,两个人就在床上抱着,睡了整整一天。等我们醒来后,我告诉了她自己已经请了几天假,一直到国庆假期之前都不用上班。她有些惊讶,我说想弥补一下上次没陪她出去旅行的遗憾。说道那次旅行,我俩都沉默了一会。我只能用准备去张家界旅行转移了话题,两个人才继续讨论怎么玩这么住的话题。我想用一场旅行,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可惜旅行只能暂时的脱离原来的轨道,回去之后,已经改变的,依旧无法清除。时间已经慢慢冷了下来,已经快到过年了。期间我也有跟(刚刚好)聊天,只不过我说的都是一切回到正常了,没有在提别的。其实我们那段日子并不正常,应该说是我很不正常。我开始变得古怪,变得自己都像是不认识自己了。别的方面一切依旧,可是只要知两回家晚了,或者给我打电话说陪同事出去吃饭,还有我在单位值夜班。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去想,她是真的有事?真的跟同事吃饭?我不在家,她真的一个人在家?没错,我开始变得多疑起来,人一旦变成这样很折磨人,我又不敢追问知雨。那样会直接导致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出现裂痕的。毕竟情侣之间一旦出现不信任,那么感情就算是快走到尽头了,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如果单单是这一个事情折磨我,可能我还能克服。可是另外一件事困扰着我,我却又不敢询问别人。期间我有偷偷的在那些论坛上发过帖子,讨论了一下我的情况,看到五花八门的评论,我觉得还不如跟(刚刚好)说一下,他虽然有时候爱开点玩笑,可是还是很懂分寸的,起码不会向那些网友一样胡说八道。困扰我的问题,其实就是我跟知雨做爱的时候,脑子里不自觉的蹦出她跟贺仲良于汉涛几人的画面,开始我还认为那只是我刚知道事情,后面慢慢就会遗忘的。可是伴随着多疑,那份变态的想法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严重了。每当我起了疑心病时,晚上抱着知两就会想那些画面,想着想着身子还会不自觉的兴奋。这就像是明知道自己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些变态想法,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当我把我状况说给了刚刚好)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份了,那时候我已经忍受了很长一段心理上的折磨。那天晚上知两说要陪两个同事去逛街,可能要晚点回家。我心里顿时焦急起来,可是看着墙上时钟上的表针就像是放慢了数倍,我都认为是不是电池没电了,可是我知道那都是我的错觉。打开手机,给(刚刚好)发了一条信息,“我最近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他回道,“能对劲才怪,我还以为你会刷新我对人性的了解,真的当自己是有鱼的记忆。”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看到他的回复,忍不住问。

“忍着吧,这种折磨可能要很久,没个一两年,济不下去的。”

“你这么笃定,难道之前你说你经过过的事情跟我差不多?”

我看到他发的信息,就像是他很了解我现在的状态一样,我忍不住想打听一些他的经历,因为我知道他现在已经结婚,还有个孩子,日子过得也算还不错。

想不通他是有过什么经历,才能知道我的感受。

“别打听我的事儿,现在我们再说的是你的事情,如果哪天我想说了,会告诉你我的一些经历的。现在我还不想说....看到他发了这么一条信息,我想可能他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忍不住就把我身上的一些状态告诉了他。“我现在很难受,每次她只要离开这个家,或者晚上有事情回来晚一些,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一些经踪的画面,就连跟她做爱也是,会想我跟她的姿势,是不是别人也那样用过。我现在真是快成一个变态了!”

“你这很正常,别说你身上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些人就算没发生过,也有想过的。你之前不是只看秘密女友那一本书么?你觉得那作者有病,没事喜欢写自己女友疑似出轨?他一本书写了那么多年,还只有那么点字,基本上遇到的事情跟你差不多,只不过他没敢写出来罢了。”

“那该怎么办?就天天这么忍受着?我怕哪天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她出门后回来我第一句话不是关心,而是质问她是去了哪里跟什么人,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我受不了了!”

我忍不住把自己现在认为自己会失控的担心说了出来。

“你想不被这样的痛苦折磨,还是很快那种?”

“废话!”

“很简单,分手就行了。眼不见心不烦。”

“除了这个方法呢,难道只能跟她分手?”

“其实,你这是心理上的平衡被打破了,要么你就去找到可以让你回到平衡的办法。”

我看到他这句话,忍不住追问,“你话能不能别说一半?什么平衡不平衡的?”

“你现在是太在意她了,所以才会这样。再说了,你认为她还是不够那么爱你,你才觉得还会出现之前的那种可能,这也是你多疑的原因。至于怎么找到平衡,很多种方法,比如你把那俩欺负过你女友的家伙的女友玩了,不就平衡了?要么还是以前我跟你说的,就当他是个自慰棒,你女友只是用用,又不会爱上他们,现在不都好多人玩交换伴侣啥的,还有些换老婆的,不都是要么找刺激,要么找平衡的。方法很多,就看你自己想怎么做。”

他的这段话,我看了好几遍。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一堆提议里哪条感兴趣。

虽然我觉得分析的有几分道理,可是那样做,不就是背叛?那样我还爱她?我心里不禁这样想。

“那样做会不会对我女友来说不公平?”

“公平不公平,等你们能接受住时间的考验才知道,她之前的事情,对你公平?如果不是她压倒你们之间的种,你又何苦会这么纠结?不聊了,还有点事情,你有事情可以直接给我留言,我有时间会回复你的。”

看到他这么说,我只好放下手机,他的话就是让我选择用什么方式弥补我的痛苦。

我也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怎样,但是今晚开始我真的做出了选择,就像是入深渊一样,开始了,就很难停止下坠。

当天晚上,知雨拎着几个包装袋回了家。

看情形是真的出去逛街了。

回来的时候表情也很是兴奋,还在客厅把她的新衣服穿在身上让我品评一下。

看着她摇曳著玲珑有致的身型,我忍不住也来了兴致。

两个人在客厅嬉闹了一番,就催促她去洗澡。

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就去了。

等都洗漱好,在卧室的床上。

“小雨,帮我口一下呢。”

我已经吻得她有些意乱情迷的时候,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对她说。

“不要嘛,好端端的,干嘛让我亲你的小弟弟,等下你还亲不亲我的。哼!”

她的语气并没有特别抗拒,只不过话里话外还是有些不情愿。

我心里听她那样说,顿时生气了炉火。

甚至差点忍不住把她跟贺仲良他们的事情给抖了出来,因为我不知道她在他们两人的玩弄下是如何表现,但是在我这里却这样端著。

我甚至想像着她在被贺仲良跟于汉涛两人玩弄下,有没有被两人一前一后一起操弄着她身上的两张小嘴!想到这里,我心里的妒火在也压抑不住,直接松开了接着她的手,一双手抱着她的头就往下按,她似乎被我粗鲁的动作惊讶到了,因为一般都不会护着她的意思。

“可是刚才她明确的说自己不想,我却依然强硬,她一时有点没搞清楚眼前的状况。我则是直接将挪动了下身子,双手抱着她的头直接按到了我坚挺的阴茎上,龟头还在她脸上摸擦了几下。“你!赵铭!....这样的姿势不是很好找到入口,我的视线被她披散的发丝挡着。她还没来及开口讲出她想说的话,我就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就是骑在她的胸口,对准她的小嘴就将龟头凑了上去。可能是我当时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她也不是没有跟我口过,很快就放弃了挣扎,由着我将肉棍插进她的朱唇。我不知道她在别人那里是否向我这样对待过她,又不是别人的女友,难道别人会吝惜她?从那天在宾馆听到的淫声浪语看,她照样被人操的也是喵喵叫。我此时已经忘了什么情啊爱啊,只想着发泄出体内的火气。在她还想试着舔弄一下的时候,我就抱着她的头前后耸动起我的身体。知两嘴里开始还能发出含含灿灿的声音,后来在我的肉棒不断抽插下,小嘴里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听着她的嘴里发出的声音,我像是吃了春药一样亢奋。她那性感迷人的娇唇被我下意识的当做阴道,肉棒在她在嘴里勐烈杂乱的突进,也不顾及她是否舒服。灯光下,我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眉毛紧缩。|当我的肉棒插入很深的时候,甚至看到了她眼角闪出晶莹的泪花,神情有些凄美,肉棒上早已经沾满了她湿润的口腔里的香津,甚至还流到了我的两颗睾丸上。“可是这类似凌辱的画面,让我忘记了她还是我深爱的女友,我甚至在想当时她在泰国时,是不是就是这样被贺仲良他们蹂躏。肉棒里的血液涨得都让我觉得想要炸开,一瞬间竟然不自觉的更加卖力的抽插,几乎整根都插进了她的嘴里,浓密的阴毛都已经碰到了她的鼻尖。“呜...”,知终于是被我粗暴的动作给整的干呕起来,显然是我已经顶到了她的喉咙,两手抓住我的大腿嫩肉就使劲抓了一把。

“啊!”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强烈的疼痛让我清醒了不少。

身子也因为她后面的一推倒在她的身边。

“咳咳!咳.........”

知两趴在床边一边干呕一边剧烈的咳嗽。

我看到她的模样转瞬就清醒了过来,然后心疼的抱着她拍打她的后背。

“你!你干嘛啊!”

过来几下,她恢复过来后忍不住吼我,可能是不明白平日里温顺的我,为什么突然这么粗暴,自私。

“我,我这不是看你不愿意给我用嘴,有点郁闷,可能是被浴火冲昏了头了“吓,我看你是被精子冲昏头。”

听到她说的话,我俩都被自己给逗乐了。

后面接着在被她一把抱住我的头狠狠的亲吻之后,两人又开始了意乱情迷的交织起来。

随着她嘴里开始喊着我要你,我跪坐起身子,分开了她的两腿,然后把她的腿向外摆着,龟头抵在她的阴唇上。

她的阴唇因为大腿被我的太开了,竟被牵扯的微微张开着。

阴唇内外早已经水淋淋的。

由于她的皮肤很白净,整个阴部都很干净,整整齐齐的阴毛因为她夏天时候经常游泳修剪的整齐秀美,她现在的模样让我一如既往的迷恋不已。

我们在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当她脱光衣物后,我就对她的身体感到无比沉迷,她精致无暇的酮体简直是被上帝都祝福过的一般。

抬起她那格外纤细修长的双腿,下身一下挺动,龟头便挤开了娇嫩的唇瓣深陷入温润的小穴内。

|她伸出双手扶著自己的膝盖,双乳随着手臂的抬起,更加突兀,乳肉向内挤著,那道乳沟就像是隔断两座山峰的悬崖。

这种体位做了好久,我暂时停了下来,因为看着她那迷醉的表情,我脑海里又忍不住出现了贺仲良在她身上卖力操弄的画面。

想着高瘦的身型压着她使她不得不婉转承欢,娇啼不止。

我拍了怕她的翘臀,让她翻了个身子,背对着我,然后抱着她的屁股凶的干她。

在空调的制热模式下,本来就干燥的房间里,我已经满身大汗。

模仿著脑海里的画面,在她身上不断奋力卖弄。

在这种模式下,抽插了几分钟,终于,快感像是溪流汇入大海般的畅快,下身的肉棒再也抑制不住即将爆发的火山,喷射了出来。

那瞬间比以往更痛快,也更销魂。

只可惜射出的种子没进入那迷人的腔道,留在薄薄的保险套里知雨在我射精后身子跟着颤抖了几下,就栽倒在床上,跟着一动不动,就像是被抽干了浑身力气一般。

激情过后的我,在她的身边,抱着她光洁的腰身,忍不住闭眼回味刚才的举动。

感觉我已经无法正常的像以往一般身心投入,可是这一切,该怪谁呢?我也感到迷茫....“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知雨似乎已经缓过了激情带走的体乏,转过身子看着我说。

“呼,哪有,难道是比以前更甜了?”

我不禁感慨,女人的恢复能力真强,怪不得她能受的了同时被两个男人操弄,不知道是已经适应了还是本身就是如此。

“咯咯,,你太甜了,行了吧!”

说着她揪了揪我已经擦拭过的下身。

“男,现在还能在动下去么。哈哈哈!”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太敏感了,使我认为她现在的举动就像是还没被我喂饱,听到她的话后,我就一头埋在她饱满圆润的乳房上开始侵犯她那还未软下去的粉色乳头。

“还行不行,你等下就知道了!”

嘴里含蝴不清的对着知两说道。

“啊....嗯....淫........”

饱满圆润的乳房上散发着澹澹的茉莉花香,让我沉醉迷恋。

紧紧贴着她的肌肤感到柔软和温暖,此刻的幸福感和真实感是那么强烈,彷佛不断的提醒我,我爱她,接着,床上我们的身影又开始了一番剧烈的活塞运动,直到两人筋疲力尽...上躺着三只皱巴巴的保险套,仿如宣告着我已经被榨干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