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知雨幾多情 (10-12)作者:jingjing230

【落花知雨幾多情】(10-11)

作者:jingjing2302020年12月24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10章 親眼目睹

「哼!你上輩子肯定是驢,成天就想著那點破事!」隨著那道男人聲音後,知雨那熟悉的聲音也傳進了房間。

原本想邁出的腳步被我收了回來,焦急的感覺充滿我的神經,我竟然沒有出去給他們來個迎頭痛擊,反而是側身躲在了陽台里的角落,整個人慌得甚至有點頭暈眼花。

說實話,當時如果我走出去,我跟知雨後面很多事情可能都會發生改變。可是事實就像現在,我擔心著當面戳穿她,我們之間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她會繼續跟我演戲,還是掩面而泣求我原諒?

我更擔心的其實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我是不是驢,你不是最清楚麼,我知你深淺,你還不知道我長短?」聲音的主人是賀仲良,我已經分辨出來了。此刻他們的對話可以稱得上是姦夫淫婦的經典台詞了。

「滾蛋,你這臭不要臉的,你對我做的事情,如果阿銘知道了,你估計會被他打死的。」「你不說,我不說,他怎麼會知道?除非你想跟他分手了。再說了,現在哪裡還流行貞潔烈婦?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就完事了,還有,你怎麼知道趙銘在外面沒玩過其他女人。」聽到賀仲良汙衊我的話,我忍不住想殺出去給他來個措手不及,可是知雨的那句話卻讓我感覺到事情的真相離我已經不遠了。

「你走吧,我不想跟你說話!!」

知雨這句話,我聽出了生氣的意思,往常她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基本上都是我倆即將要爆發一場爭吵的前兆。

「走?往哪走?這邊麼?」

我偷偷的挪動著身子,儘量想看一眼他們,光從話里聽兩人的舉動有些費勁。

「誰讓你進我房間的,滾出去!啊!」知雨急的喊了出來,還不斷的拍打在賀仲良身上,巴掌聲很大。

我看到他們倆人的時候,正好看到知雨一邊推打著賀仲良,正從我們臥室里往外走。

「哎呦,還急眼了啊,有什麼好急的,不就是看看你倆的房間麼,又不是非要在裡面操你,至於麼。」「你滾,給我滾!臭流氓!」

兩個人似乎是吵了起來,這樣的情景是我沒有料到的。按道理不應該是趁著家裡沒人,然後就是男盜女娼麼。

「滾哪裡去?阿濤等會就來了,我想走,估計他也會賴著臉皮捨不得吧。」「你!你!你!」「我什麼我,前天你才舒服過,怎麼今天想翻臉不認人啊,不是只有婊子才無情麼?你已經當自己是婊子了麼?」「別以為你拿著那些視頻就能一直威脅我,大不了我們就魚死網破!」聽到知雨的話,我決定繼續聽下去,說不定今晚我就能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比如視頻,那是什麼視頻,為什麼能威脅到她。看樣子前天那一次,已經不知道是他們來往的第幾次了。

「別老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這幾次咱們玩的不是很開心麼。小雨,你說呢?」賀仲良此時一邊說著下流話,一邊開始對知雨動手動腳,兩隻手搭著知雨的肩膀。

「手拿開!」知雨語氣已然帶著憤怒。

「好好好,拿開拿開。」賀仲良嘴裡說著拿開,只不過他的兩隻手卻是伸開,一把從知雨身後把她抱緊,然後兩隻大手竟然攥著知雨的酥胸還是揉搓。

「啊!你幹什麼!」

「你說呢?替你豐胸唄,你不覺得你現在的奶子比以前上學時候大多了?放心吧,以後這對寶貝不光有趙銘幫你開發,我跟阿濤也會替趙銘幫你照顧的。」說實話,如果前天的事情是知雨剛開始犯錯,我可能現在立刻就衝出去了。

可是剛才他們的對話也實錘了他們已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這樣的勾當了。

現在的我就像是在看一場有劇情的AV,開始還以為知雨會把賀仲良趕出去,可是看到後面她竟然不在掙扎了,我就知道她已經妥協了。

沒一會功夫,面紅耳赤的知雨已經被賀仲良強吻上了,剛才還在掰著賀仲良胳膊的小手也垂了下去。賀仲良眯著眼睛,臉上的神情又是得意,又是陶醉……我不知道該去怎麼形容現在這所房子裡發生的事情,就像現在沒人能知道我依著陽台牆壁的苦楚跟淒涼,甚至還帶著酸澀。

突然覺得之前阿杜的一首歌挺應景的,我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裡,看到你們有多甜蜜,這樣一來我也比較容易死心,給我離開的勇氣……雖然這詞兒不該屬於我這個身份,畢竟知雨正牌的男人現在還是我,可是我真的是覺得自己現在出現在這裡或許是個錯誤。

「呼……」

「嗯……」

兩人激吻了幾分鐘,才戀戀不捨的分開了彼此的雙唇。知雨起伏不定的胸脯已經證明剛才的投入,身後抱著她的賀仲良早已經鬆開了她的身子,可是她依然靠在對方懷裡閉著眼睛。

我就這樣一眨不眨的看著兩人,如果目光能殺人,或許他們已經死了千次萬次。

賀仲良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但是在我眼裡就是淫笑跟猥瑣,他看著懷裡依靠著的美人,一隻手竟然悄悄的在解著知雨的襯衫紐扣。

等知雨覺得胸口透著涼意的時候,早已經酥胸外漏了。衣扣都已經被他解的七七八八,只剩下一兩個扣子保持著衣服還不是一件開衫。

黑色的胸罩包裹下的軟肉深深的擠出一道迷人的乳溝,下麵包臀裙里的翹臀正被賀仲良用胯頂著。以兩人的姿勢來看,那傢伙肯定已經硬了。

如果平日裡她這幅模樣出現在我面前,我肯定直接就會撲上去的。

「砰砰砰」

幾聲敲門的聲音引起了知雨的注意。

「阿濤那小子來了,嘿嘿。」賀仲良聽到敲門聲後,就走向門口。

當他打開了防盜門,走進來地的確是於漢濤。

「你小子每回都喜歡遲到,下次乾脆別來了。」賀仲良關上門後對著於漢濤吐槽。

「靠,我哪裡能跟你倆比,想下班就下班,我他媽的還得等打卡時間到了才能離開公司。」於漢濤抱怨的樣子像是個委屈的怨婦,配合著他可憐巴巴的表情,說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別雞巴抱怨了,我可先說好,我倆是吃過飯的,你這就這樣子來了,別一會餓著肚子硬不起來呀!」賀仲良似乎碼定於漢濤是下了班就直接過來了,因為現在也就剛五點多鐘。

想到了時間,我趕緊把手機拿出來調了靜音。

「吃什麼吃,要吃也先吃我們家小雨啊,趕緊吧,玩完我還得陪我對象去看電影呢。」於漢濤猥瑣的衝著知雨笑了笑。

賀仲良拍了拍於漢濤的肩膀,笑著對著他說道, 「陪她看個雞巴,你直接讓她過來不就行了,咱倆一人一個,等下好來個比賽,誰先射了,下次誰請客吃飯。行不行?」「下次,下次,她今天跟她閨蜜在一起呢。下次一定跟你比一比,之前我輸的可是有點冤呢。」於漢濤不動聲色的拿開了賀仲良的手,兩眼放光的看著知雨。

「你倆在這鬥嘴吧,我先去洗澡了。」似乎對他們二人的話不感興趣,知雨說了這麼一句就走向臥室,看她樣子應該是去臥室拿換洗的衣物了。

賀仲良跟於漢濤的話就像是驚雷一樣在我耳邊炸響,比賽?還有於漢濤的女友?我的天!知雨她這群同學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圈子!這他媽的是要雷死我麼!

我不禁猜想賀仲良的女友是否也參與進去了,但是他們描述的淫亂場面確實已經震驚到我了。我怎麼也想像不出知雨會陪他們玩的那麼嗨,在我面前的保守難道只是一層偽裝?這才是她本來的面貌?

要知道我跟她處了快一年的對象了,我倆在床上翻來覆去也就那麼幾招花樣。

之前我還拉著她看一些小電影,想給她科普一下那方面有很多花樣玩的,被她一句低俗就給打發了。

要知道就連一些現在男女基本都會用的花樣,她都不願意做,之前為了能哄她用嘴服務我的小兄弟,我起碼磨了她半個月。開始還以為能好好享受一下,沒想到她口了幾下,就留了一句沒意思就不再繼續了。

現在聽到她竟然被人用來比賽誰射的快,這樣的遊戲,讓我想到一個詞語,肉便器……我真是感覺我深愛的女人就像是我從未認識過一般,那樣陌生。

當我還在震驚時,知雨已經走出臥室,手裡拿著一套內衣。「你倆別亂動,就在客廳待著,不然就給我滾!」衝著賀於兩人說了這麼一句話後,就轉身走進了浴室。

「走,去她臥室看看。」

「她不是不讓麼?」

「操,你怕個雞巴,她之前還不讓你操呢,你怎麼沒聽她的?」「去臥室有啥可看的?」「看看她跟趙銘操逼時用啥道具沒,要麼在翻翻看有啥性感點的內衣沒。沒看她手裡拿的啥雞巴內衣,一點也不騷。」「走走走……」

於漢濤聽到賀仲良這麼說,眼裡閃著猥瑣的淫光,忍不住催促他趕緊行動。

第11章

看著兩人猥瑣的模樣,我恨不得現在就出去暴打二人。可是我又怕我出去了會忍不住下重手,甚至不知道如果出現那樣的場面,知雨,她會幫誰……我趁著客廳沒人,悄悄的走向客廳一側的客房裡,然後掏出手機,想看看剛剛好在不在線。

當我打開QQ後,看到他竟然還給我發了幾條留言,頭像還是亮著的。

「睡醒沒?年輕人怎麼那麼缺瞌睡啊?」

「之前我說的揍人的事兒,你還是穩一點啊,別他媽的把人打死了。到時候事兒大了再連累我,讓我來個教唆犯的名銜。」看到他發的信息,我也沒細看,急忙對著聊天框開始輸入。

「在不在!」

等了有幾分鐘,說實話我心裡跟被貓一直在抓撓一樣,明知道女友在洗澡,明知道兩個畜生在我臥室里翻東找西。說實話,要不是(剛剛好)回復了我信息,我就準備推門而出了。

我也就比知雨大一歲,還做不到什麼事情都穩如泰山,什麼山塌不驚的。我這人其實很容易衝動,只不過被分配到單位後脾氣才改了很多。畢竟到處都是領導名人的電視台里容不得一個沒什麼背景的人耍脾氣。

「怎麼了?」剛剛好發來一條信息問我。

「我現在……」當我打出這麼幾個字的時候,我竟然不知道怎麼跟他說我現在的處境,我甚至不知道文字能否描繪出來我家裡正在上演的劇情。

「有事說事,別問一句就沒影了。」

「我現在,在家裡!」

「怎麼了?你回家了?那就裝作什麼也沒發生,主要是先找那倆男人的。」「他們都在我家!」我忍不住把這個訊息告訴了剛剛好。

「what?你不是在家裡麼?他們為什麼還會在你家?」看到我發的信息,他忍不住發了一連串的問句。

我不知道我如果把事情經過告訴他,他會不會嘲笑我,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告訴了他。

「我回家後,他們跟我女友一起回來的。現在我女友正在洗澡!我該怎麼辦!!!」我用了好幾個感嘆號表示我現在的處境很糟糕,還有我的情緒非常急躁,也不知道對方能理解不能。

「穩住,兄弟。她已經那樣了,你現在出去能解決的了什麼?出去打那倆男人的一頓?再羞辱一遍你的女友?有用麼?」剛剛好又發了一連串的問號,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的那麼多質問。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我等他們操完我的女朋友,在他媽的出去?」可能我已經快失控了,就連跟他聊天的語氣也不知不覺的變成了責問,就像使我陷入現在的囧態是他造成的一樣。

「不怎麼辦,忍著吧。這時候又不是古代,衝冠一怒為紅顏已經是傻子才幹的出來的事情。我這麼說吧,你女友別人玩也玩了,你出去要是揍人,你能控制的住?打輕了別人嫌你窩囊,打重了,你想想你負擔的起那高昂的醫藥費跟後續的費用不?還有,你可能還會因此事進去,兄弟,好好想想吧,你要是進去了,你的妞還是被別人操,這事兒你會幹?」發完這段話,似乎怕是覺得我還會衝動,剛剛好還在繼續輸入著什麼,可是我已經被門外的聲音吸引了。

「咋樣,我就說她房間裡還時有好東西的……」這聲音是賀仲良的,清朗的嗓音跟於漢濤的鴨子嗓很好區別。

「啥好東西,不就是蕾絲鏤空的麼,下次你帶她去買套丁字褲,咱倆玩的時候拍下來,肯定好看。」聽到他倆猥瑣的對話,我現在已經沒那麼氣憤了,剛才QQ上的那段話點醒了我。

是的,他們幾人的關係已經這樣了,我就算現在出去阻止了,也不過只是少發生一次。改變不了已經發生過的無數次,我深吸了幾口氣,努力使自己變得冷靜。

「等會她出來,我先洗,你別跟我搶,我還得趕緊完事去找我女朋,票我都買好了,晚上八點的。」「得了吧,你個鳥人,早知道不讓你過來了,玩兒這麼一會兒工夫,你他媽的當自己是客串演員啊!」「良哥,我的親哥,我來都來了,你說這話……我不管,你得讓我先洗,誰叫咱倆是兄弟呢。」「媽的,算老子欠你的。」

兩個人的你推我讓,就像是兩個孩子在分享一件玩具一樣。我不知道知雨怎麼會跟這樣的人成為同學的,我現在深深的質疑,現在的大學生畢業了就這樣的素質?學校的老師教育的國家棟樑都尼瑪天天想著怎麼玩女人了!

「哎哎哎,出來了!」兩人剛結束的對話又出現了於漢濤的聲音。

「幹什麼啊,站在門口!」清脆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操,真雞巴香。滾吧,你去洗吧。我先疼疼我們的寶貝兒小雨。」「行,你好好玩,最好玩濕了,我出來正好能用,哈哈哈!」聽到幾人的對話,我雖然已經沒那麼衝動了,但是好奇心還是有的。這又不是之前在賓館,聽別人牆根,這是在我家,外面的還是我的女友,我能不好奇麼!

我走到門口,貼著門口聽了一會,發現兩人似乎是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在講話。

我所在的這間客房,在側室,正對著的是另一件客房,兩間客房的另一半才是我的臥室。不過如果打開門的話,這裡剛好是能看到客廳沙發的。如果是在對面客房,就只能看到廚房的位置。

思索良久,我決定打開一點門,看看客廳什麼狀況。這時候冷靜下來的我,已經沒那麼煩躁不安了,我甚至已經想好了,如果等下就算我暴露在他們眼前了,大不了就將人都轟出去,破罐子破摔吧,反正這裡是我家。

輕輕扭動著門把手,生怕發出一丁點響聲。可是外面傳出的電視機播放廣告的聲,讓我反而沒那麼擔心我的舉動了。

「你開電視機幹嘛?」

「得,這你還不懂啊,我這不是怕你等會浪叫的時候被鄰居聽到麼,不用的話我就關了?」我打開客房的房門,看到賀仲良正坐在沙發上,知雨就在他大腿上坐著,他嘴裡說著關電視,可是看他樣子哪有這個打算。

我還以為知雨就裹著浴巾出來的事情,沒想到她穿著一條棕色睡裙。不是很性感,面料是純棉的,好像是她前不久買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生出有點欣慰的感覺,難道是欣慰她沒穿的風騷無比,好在別人胯下婉轉承歡麼,我自嘲的笑了笑,繼續看著兩人的表演。

「小雨,嘖嘖,你這屁股怎麼越來越翹了?玩健身真麼這麼有用?」「廢話,也就你這樣的人才能問出這樣白痴的問題。」「我白痴?我白痴還能操到你啊,呵呵,我就是問問,回頭好讓薇薇也去練練,你不知道你這屁股,往我腿上這麼一座,我都硬了,不信你摸摸。」賀仲良一邊說,一邊拉動著知雨的小手往他褲襠上那鼓起的帳篷上面放。

知雨不動聲色的抽回了自己的小手,諷刺的對著賀仲良說道。「呵,就薇薇?

她有那本事堅持麼,之前還拉著我去健身房,結果自己辦了張卡去了兩回就沒影兒了。」他們嘴裡說的這個薇薇,叫張薇薇,是賀仲良的女友,同樣也是知雨的大學同學,只不過不是一個院系的。之前提到於漢濤微博里有曬過他們幾人的合照,身材屬於比較偏瘦,胸和屁股都沒什麼料,也就是樣貌還算漂亮,現在跟賀仲良一個公司工作。

「算了,不提也罷,她就一個懶貨,平時跟她逛街都是她先喊累,哎。」賀仲良看知雨不肯摸自己鼓起的褲襠,一雙手竟從知雨的裙擺里伸了進去。我只看到知雨本來就高聳的胸部鼓了兩個大包,很明顯賀仲良正在抓著那對連女人都羨慕的恩物。

「輕點,疼!」

「摸奶子不都這樣摸啊,難不成還當成果凍啊,又捏不壞。」賀仲良說著還故意狠狠抓了兩下,惹得知雨忍不住輕呼。

「混蛋,你在這麼摸就別摸了,你給我抓出印子怎麼辦?上次害的我洗澡時候搓了半天,皮都快搓破了!」知雨的話再一次的向著我千瘡百孔的心裡補了一刀。

「沒事,你不說他去外省了麼,那還不得好幾天才能回來,怕個毛線。」可能是知雨的長髮搭在賀仲良的脖子上了,他扭動了下身子,然後整個人把腦袋放在了知雨的肩膀上。

「薇薇就算了,這輩子估計也沒你這身材,這大奶子,嘖嘖,要不咱倆試試乳交?」賀仲良一邊陶醉的摸著知雨的胸脯,一邊咂咂嘴巴說道,似乎對自己提出的問題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你拿我當小姐?」聽他那麼說,知雨語氣一下子冰冷起來,扭過頭用眼角盯著賀仲良。

「呃,不玩就不玩麼,至於麼,再說我哪裡捨得你當小姐啊,你是我們的女王大人,行了吧?」知雨不語,臉上寒霜還在,仍盯著他看。

「姑奶奶,我不就那麼一提,至於這麼小題大做?要不我給你來個乳交,你坐我胸上。」賀仲良的話不僅逗樂了知雨,就連在門口的我都有種想笑出來的衝動。

「噗嗤,誰坐你胸上,你個臭不要臉的。」知雨可能是繃不住臉上的寒意了,扭過頭的時候,我看到她彎起得嘴角正在上揚。

【待續】

第12章

「呀,別亂動!」

正坐在賀仲良懷裡的知雨一聲驚呼,然後就開始扭動著身子。我只看到賀仲良的手不知道在她睡裙里做什麼,撐得裙擺都卷到了大腿根上。

「脫了吧,也不知道你洗完澡還穿著這玩意兒幹嘛,不礙事啊?」

知雨聽到這句話後,竟然配合著賀仲良扭動起身子,沒幾下胸罩的肩帶從胳膊上滑落,然後就看賀仲良的手在她背後摸索著,不多時,便從裙擺下掏出了一件白色的胸罩。

「還有下面呢,大寶貝兒。」說話間,賀仲良的身已經放在了知雨的搖擺下。

「脫什麼脫,你身上不知道多少細菌,你想我染上婦科病?」知雨扭捏了下身子,似乎是不願意在脫了。

「你看看這是啥,沒事,你脫了換上這件不就行了。」賀仲良說話間從背後掏出一條粉色布團。他可能是沒想到知雨看到後會起什麼反應,還拿著那條粉絲的內褲在她面前晃了晃。

「說了不讓你進我房間!你為什麼不聽!你是不是有病!」說話間知雨就起身離開了賀仲良的大腿……

「吵什麼啊,有什麼可吵的……」這時候浴室門已經打開了,我趕緊把門縫關的更小一些,知道是於漢濤洗完澡出來了。

「哼!」

「這不是想讓咱們的大寶貝兒換上一條好看點的內褲麼,生氣我進她房間了,快,阿濤,你不是還想早點走麼,人交給你了,哈哈哈!」

門縫太小,我什麼也看不到,只能聽著幾人的對話,直到於漢濤的腳步聲走過我所在的客房門口,我才又打開了一點縫隙。

「操你大爺的,誰讓你得罪我們阿雨大寶貝兒的,來來,阿雨,咱倆玩,今天不帶他。」

我看到於漢濤裹著我的浴巾,還穿著我的拖鞋,大搖大擺的走到知雨身邊,一把摟住知雨的小蠻腰,嘴裡雖然是衝著賀仲良罵罵咧咧,可是臉上卻是嬉皮笑臉,就連賀仲良也是,滿臉的不在意,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滾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靠,我怎麼不是好東西了,我都幫你罵他了,來大寶貝兒,你聞聞我身上香不香。」說話間,於漢濤還將自己的胳膊湊到知雨臉前。

「「啪!」

「哎,你打我幹什麼啊,來吧小雨,我還趕時間呢,咱們倆先做,做完你倆想吵再繼續吵……」

聽到於漢濤的話,知雨發了瘋一樣,推搡著他,然後衝著兩人吼道,「去滾!你倆都給我滾!再不滾我現在就打阿銘的電話,咱們直接一起死吧!」

知雨說完這句話,接著就走向沙發,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挎包,然後往裡摸索著。

「哎哎哎,別呀,消消火,消消火。」坐在沙發上的賀仲良坐不住了,急忙拉住知雨的胳膊,他知道她是在摸手機。

「滾!不滾的話,我說到做到!」

此時知雨的臉上不禁掛著寒意,兩條高挑的柳眉更是表示她現在的憤怒。

「行行行,滾,我們滾還不成嗎……」不知道賀仲良是不是同學久了,比較了解知雨的脾氣,看她的狀況知道自己真是犯了逆鱗,服起軟來。

「走?我剛雞巴洗完澡,往哪走?」

「操,你個傻屌,去穿你的衣服。」賀仲良一邊說,一邊拉著於漢濤往我這邊走來。

我重複著剛才的舉動,關起門,不過耳朵卻貼在了門前。

「說你傻,你還真傻,她現在真的急眼了,你還嫌惹的不夠急?」

「是你惹的,又不是我……」

「媽的,要不是老子,你操的了她?你要點逼臉行不?」

「……」

「聽我的,先去穿衣服走人,以後又不是操不了她那騷逼了,你他媽的不能忍一下?」

「哦……」

「趕緊的,我先走了,等會你出來慢了,別說我不送你。」

「別,等我下,我馬上出來!」

腳步聲從門口朝著兩邊分開,我知道於漢濤可能是去衛生間拿自己的衣服了。至於賀仲良肯定是去往客廳方向了。

門縫開了,我感覺真他媽的累,關門開門,搞得我都有些不耐煩了。

「小雨,我先走了,今天不該去你臥室翻你東西的,sorry,我給你道歉。」說完賀仲良想去抱知雨,卻被她身子一閃躲開了。

「好好好,我真的走了。」

我通過門縫看到賀仲良真的向著門口走去,然後拉開門就走了出去。

說實話,我是挺佩服他的,當然不是指的別的,就是他剛才跟於漢濤的對話,還有他的果斷。

我跟知雨朝夕相處的,她的一些小毛病我是了解的,一旦真的把她惹急了,她的脾氣一時半會是消不下去的。沒個一兩天你別想看到好臉色,要是強行討好她,只會是火上澆油。

等過幾天,她那股勁兒過了,自然而然的就好了。當然,除非你犯的錯誤是她不可原諒的,那估計友盡都是有可能的,不過,眼下這兩個人已經稱不上她的朋友了……

賀仲良的舉動,明顯是把准了知雨的脈門。他知道現在明顯討不了好,所以溜之大吉了。如果他也蠢的跟於漢濤那樣想,我不知道知雨會不會早就忍受不了兩人的糾纏了。

剛才通過門口那麼近的對話,我聽出來了,兩個人里賀仲良才是主謀,應該是他用什麼手段,於漢濤也就是一個他拉過去的幫凶。可惜他們沒多說一點,我還是沒了解知雨是怎麼落入他們的魔爪的。

從今天聽到知雨所有說出的話,她似乎是有什麼把柄在兩人手裡,並不是心甘情願跟兩個人發展成現在的關係。

看他們似乎今天也進行不下去了,我也沒了偷窺下去的心思,趁著知雨還沒關上電視機,我悄悄關上門,並且反鎖了起來。

當我掏出手機時,之前沒關閉後台的QQ上已經顯示了好幾條信息。我看了看,基本上都是剛剛好發的勸我別出手,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之類的話。

「我沒事,他們已經走了……」我發了這條信息給他,以免他還為我擔心著,有些可笑,現在悲涼的我只有這麼一個陌生人在關心著,其實我更需要的是門外那個女人能跟我談露心扉,哪怕哄一哄我,把她的遭遇說給我聽,只要不是她主動犯得錯誤,我可能……可能會原諒她的……

這方面我並不像有些男人一樣,覺得不管怎麼做,女人只要被人玷污了,她就有錯,有罪。我之前在部隊經常聽一些抗倭時的戰爭故事,跟電影。國內女性在那個時期只要是受到戰火波及,基本上都是難逃受辱,難道都是她們的錯麼,錯的只有用生殖器侵犯女人的垃圾。從來不是女人的美麗,跟女人的身體。

可惜,現在我們兩個人的心,就像現在,門裡門外,看不見摸不著。

躺在客房的床上,我弓起了身子。昨晚的宿醉跟嘔吐,還有今天的滴水未進,使得我又渴又餓。本來是心頭一直壓著一塊巨石,使我沒工夫思考這些,可是現在賀仲良兩人離開後,我也像是卸下來了那股勁兒,那些不良的BUFF在我身上疊加的效果越來越明顯了……

可是還沒法子出門,媽的,可真是憋屈死了!我只有祈禱她趕緊出門。

至於我為什麼覺得她會出門,因為她之前跟我有了爭執,生氣後總喜歡去健身,後來我問了她緣由,用她的話來講就是,那麼大的火氣,運動運動發泄一下,渾身大汗淋漓後會覺得整個人都舒暢了,一些小事也就能想通放下了。

我忍著饑渴,在床上跟著『剛剛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雖然斷斷續續的發著信息,也總算是給他清楚了今天在我家裡發生的事情。

看了我的描述,他倒是和我分析的差不多,也是認為賀仲良那小子應該是用了什麼手段,還給知雨拍了不雅視頻。可是我倆也只是分析到這裡了,後面我也一無所知……

我給他說了一下知雨大概是個什麼性子的人,也說了一些我認為匪夷所思的不解,他摸不清為什麼知雨會同時接納他們兩個。

之前我有說過,知雨的性子其實挺傲嬌的,不過一些漂亮女人身上基本上都有這樣的問題,畢竟她們是伴隨著恭維聲長大的,從小到大被家人誇讚,同學羨慕,自然而然生出的習慣罷了。

不過知雨是個不容易妥協的女人,不喜歡低頭認錯,就算有錯,她也要一錯再錯,直至撞破南牆那種人。當然,這不是說她工作是也是這樣,我只是說她生活里的一種態度。

就拿現在她的遭遇來說,我敢篤定她如果不被我拆穿,她會一直瞞著我。除非她是真的想離開我了,或者事情已經到了壓抑到讓她喘不過氣了,她才會跟我攤牌,但是至少不是現在。

「咣!」

客廳里響起了關門聲。

之前於漢濤跟賀仲良走時的關門聲我都有注意,所以這聲響動只能是知雨搞出的動靜。

於是我趕緊走出客房,打開冰箱翻找了一些吃的喝的,狼吞虎咽的吃著冷冰冰的零食。

抬頭看了眼客廳的時鐘,算了算時間,知雨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健身房,我拿出手機給知雨發了條信息,告訴她我今晚回家住,已經正在下了高速。

我知道信息被她看到的時候基本上要一兩小時以後了,吃了點東西胃裡總算是不那麼難受了。

我發信息的目的只是不想去躲著知雨了,這樣下去畢竟也不是辦法。需要找的人是賀仲良,只要通過他了解了事實,那麼整件事的迷霧應該都會解開。到時候是麻煩的就踢開,是威脅的就反威脅。他能威脅一個女人,可是他手裡那點東西又能威脅我什麼?

面對賀仲良,我沒理由會輸,除非……除非知雨已經迷戀上他了,或者從未愛過我……

【未完待續】

版主:青青的世界於2020_12_29 8:51:13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