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絕配嬌妻小秋 (036-040)

絕配嬌妻之36——小秋跟父親的眉來眼去。

第二天小秋便去岳父岳母家接小寶了,而我因為王董臨時要召開一次會議,只能乖乖去公司聽領導們講解和規劃公司的未來和前程。

不過王董還算有良心的,下午就把我們給放回來了,而我回到家裡時,小秋還沒回來,我於是打了一個電話給小秋:「喂,小秋,你啥時回來…?」

「催,催,催,催什麼催,我正玩的開心呢…」

「哦,就是問你回來吃晚飯不?…」

「你傻呀,我肯定在媽這裡吃過晚飯再回來啊…」

「哦,我不傻,只不過有些男人娶了媳婦忘了娘,還有些女人呢,回到娘家就忘了老公…」

「你再貧嘴試試看,再貧嘴我晚上我就不回來了…」

「呵呵,好啦,不逗你了,我只是回來了有點無聊,打個電話給你而已…」

「哦,知道啦,我吃過晚飯就帶小寶回來…」

雖然小秋沒有回來,但是晚飯還是父親下的廚,而我也好久沒有單獨跟父親吃過飯,也很少聊天了,加上這段時間父親跟小秋髮生了這麼多事情,倆個人沉默地坐在桌上吃飯,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很久。最後我忍不住開口說道:「爸啊,這小秋不在家,家裡好像冷清了很多嘛…」

父親見我提到小秋,神情有點慌張的說道:「不止是小夏不在家啊,小寶不也不在家啊,家裡一下子少了倆個人肯定不同嘛…」

「呵呵,那倒也是,不過,小秋也真是的,讓爸做這麼多家務,真是越來越懶了…」

「小浩啊,其實我一個在家閒著也是閒著,多乾乾活還能鍛鍊鍛鍊筋骨呢,再說,你們倆個上班也挺辛苦的,趁著我還能幹的動,儘量多出一份力吧…」

就這樣,我跟父親倆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不過我一提到小秋,父親就岔開話題,可能這就是做了虧心事的原因吧。

吃過晚飯,我便去洗碗了,而父親還是坐在客廳看他的那個什麼《錢塘老娘舅》。而我洗完碗以後,本來想回臥室的,但是轉念一想,還是去客廳陪父親看電視了,這也不是說我多想跟父親聊天,而是純屬好奇,就像女人總是對男人的前女友那般好奇一樣,我也好奇這個上了小秋的第二個男人。縱使他是我的父親,縱使我曾經對他無比的熟悉,但是現在卻又感到無比陌生。

外國的心理學家研究,只有分享才會更快樂,錢花在親朋好友身上,或者資助一個楚楚可憐的大學生1000塊得到的快樂,遠比自己吃掉1000塊得到的快樂更多。或者說的更通俗點,你一個人吃飯花掉50塊,快樂是3點值,沒啥值得開心的,但是如果跟朋友一起吃掉150塊,但是可以聊天,吹牛,談心,說不定快樂值就有7點了。

我想這才是歐美人3p和換妻的根本原因吧,再美麗,再性感的妻子,也有乾的厭倦的一天,但是如果有人偷吃你的妻子,或者要跟別人分享妻子,你又會有不同的感受,好比一個小孩子,自己一個人可能一根雞腿都吃不掉,但是當有人跟他搶著吃,他說不定能吃掉二根,甚至三根。

而現在好比就是父親偶爾也會偷吃小秋這塊蛋糕,看到美麗的妻子被人分享,我想大多數人都會憤怒,但是我想也有不少受到歐美換妻影響的人一樣,可能憤怒之餘,也有著說不清的莫名刺激跟快樂。

這份刺激跟快樂值得宣揚嗎?我不敢妄下定論,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樣的人,在全球越來越多,好比在17世紀,人們談到大海就會「談海色變」,因為大海太恐怖了,人們經常被大海淹死,船隻無端消失,所以在那個年代,大海便就是恐怖的代名詞。但是幾個世紀過去了,大海反而成了人們歡樂的海洋,狂歡的聖地,人世間的一切,誰又能夠真的說的清楚呢?所以只要自己覺得快樂,而且不傷害到無辜的人,那便可以了。

對,就是這樣,那時我對父親的好奇不是別的,而是好奇跟我通吃同一塊蛋糕的人是啥樣,就好比你只喜歡跟志同道合的一塊吃飯道理一樣,而我則是希望跟我同吃一塊蛋糕的父親是一個好人,或者說最起碼不要傷害小秋,不要傷害我,不要傷害到我跟小秋的夫妻關係,也不要傷害這個家庭。

我在客廳漫無目的的跟父親聊著天,父親說他蠻喜歡現在的生活狀態,說什麼,每天上午帶小寶去公園玩一玩,下午小寶睡覺時便做做家務,老了,啥都不想了,過幾年清閒日子。

就這樣聊著聊著,小秋回來了,但是居然是一個人回來的,而我依然是反應靈活,一猜就是岳父岳母不讓小秋把小寶帶回來,於是我便逗小秋說道:「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哼,不行啊…小寶讓媽再帶幾天,省得煩我…」小秋氣嘟嘟的說道。

「哈哈,小寶都接不回來,你還好意思回來?我沒你這個老婆,啥時接回小寶,你再啥時回來…」

「志浩,你是不是想死,回到臥室再跟你算帳…」

這時父親插話了:「小浩啊,你倆個也不小了,怎麼老跟小孩子一樣打打鬧鬧…?」

而小秋就當父親不存在,氣沖沖對我說道:「你有本事你去接啊,今晚你不把小寶接回來,你就在客廳睡…」說著就把車鑰匙塞到我手裡。

「這鍋我可不背,我可不敢得罪岳母大人…」我如是說道。

「對了,就你去接小寶,你去接小寶,媽肯定不好意思不讓你接,我是她女兒肯定沒辦法,但是你是她女婿,你怕什麼?」

「別鬧了好嗎?我現在去接小寶,你媽還以為我這個女婿多不放心她呢…」

父親這時又插話了,可能把我跟小秋打鬧的話當真了,一本正經的說道:「是啊,小夏,你才剛回來,如果這時小浩又過去的話,親家母還以為我們家多不講理呢。」

這時小秋偷偷地瞪了父親一眼。沒想到父親居然立馬話就改了:「不過啊,小夏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志浩要去接小寶的話,親家母肯定不會說啥的…」

「就是,就是…志浩啊,小寶也是你女兒,難道你就不想嗎…?」

小秋跟父親這對「姦夫淫婦」的一唱一和,差點沒把給我氣死,我板著臉對父親說道:「爸,你今天這是怎麼了?小秋胡鬧,你難道也跟著不懂事嗎…?」

父親臉一紅,就要溜,邊走邊說:「你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我回房睡覺…」

而父親回到臥室後,小秋就在那哈哈大笑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哈哈,以後不怕說不過你了,以後有幫手了…」

我白了小秋一眼便就回臥室了。而小秋也跟在後面。回到臥室後,我接著剛才的話說道:「你不是有幫手嗎?怎麼不去幫手的房間睡覺…」

小秋可能知道玩笑開過了,居然開始撒嬌了:「不嘛,幫手再好,哪有老公好…」

「那是,幫手之所以幫你,你是要付出代價的,每個月你都要讓爸做二次呢…」我又忍不住開始調戲小秋起來。

「你以為跟你就沒代價了?還不是每天…」小秋氣沖沖把話說到一半就沒說了。

「呵呵,是不是想說,跟我的代價就是每天也要被我做一次…」

「沒有啦,老婆陪老公做的是天經地義,心甘情願的啦…」(其實,小秋這點還好,每次都不會開低俗的玩笑,所以不想把婚姻比喻成一樁交易。)

我欣慰地看了看小秋,然後說道:「呵呵,你真是時而溫柔如水,時而調皮搗蛋…」

「哼,這不就是你們男人要求的什麼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嗎?哎呀,這做女人真累,還要變來變去討老公開心…」

「沒辦法,誰叫你們女的有1變呢?孫猴子72變,豬八戒36變,你們女的1變就比豬八戒差那麼一丟丟…」

「滾,你們男的連豬八戒都不如…」

……就這樣跟小秋逗了會嘴,小秋突然說道:「老公啊,你是不是真的一點都不想小寶啊?我看小寶沒回來,你也不著急啊?」

「那是因為我根本不用著急…」我故意把話說了一半。

「為啥呢…」小秋果然好奇的追問。

「那是因為下個禮拜二小寶就會回來…」

「哼…耍小聰明,知道我禮拜二放假肯定要接小寶對吧?那我偏不接了…這次我就下狠心,你這個做爸的不接,我就一直不接…」

「你放假不接小寶?那你想在家和爸做什麼…?」

小秋看我又調戲她,咬牙切齒的說了句:「滾,我做你個大頭鬼…」

「好啦,不逗你了,你說吧,不是我不想小寶,而是男人跟你們女人想法不一樣嘛,我覺得小寶在你媽那裡,肯定照顧的不比我們差啊,她肯定比你跟爸都會帶小孩…」

「哼,巧舌如簧,不理你了…」

「哎呀,逗你玩的嘛,禮拜二你要真懶得接小寶,我就下班時去接好了,反正路又不遠…」

「好啦,好啦,禮拜二我去接小寶,我都跟媽說好啦…」

「哦…那就你去接吧…」

一陣沉默後,我又說道:「你最近跟爸之間好像沒以前那麼尷尬了…」

「什麼意思啊…?」

「我看你今晚還跟爸眉來眼去了嘛…」

「誰眉來眼去了?我就瞪了他一下嘛…」

「呵呵…不尷尬就好,總比前段時間你跟爸一句話不說強…」

「行了,瞪爸一下都被你發現了,真是火眼精精…」

「那你禮拜二真的打算…?」

「不知道啊,順其自然吧,到時候再說好了…」

「哦,那我們洗個澡睡覺吧…」

「嗯…」。

絕配嬌妻之37——禮拜二的梅開二度。

第二天晚上小秋就發了工資,回來給我買了一件近一千塊的羽絨服,我笑著對小秋說:「你下手真狠啊,這得花去你快三分之一的工資了吧…」!

「沒關係啊,這是補給老公的。再說了,你現在在公司職位也不低了,不能穿的太寒磣…」!

「呵呵,那謝謝老婆了…!」

「嘻嘻…」

當然此時我肯定不能破壞了氣氛,所以就沒問小秋第二天打算怎麼做,而是隨便聊了會嗑便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自然是沒早飯吃的,因為天也冷了,不想讓小秋起來做早飯,我拿了幾個蛋黃派對小秋說道:「那我去上班了哦…」

小秋撅著嘴說道:「哦…」

此後倆個人都沒說話,可能是對今天將要可能發生的事情心照不宣吧。

最後還是我打破了沉默,我說道:「那車子是我開去上班?還是留給你接小寶…?」

「你開過去吧…等下接小寶時我問你堂哥借一下就行了…」

「哦…那我走了,在家開心點哦…」

小秋當然聽出來了我的話中話,溫柔地說道:「老公不要擔心啦,安心去上班啦…」

於是我有點依依不捨的去上班了,坐到車上,一眼瞄到了車子後排的「兒童安全座椅」,我突然想到堂哥家的車早就沒有了兒童座椅,這讓小秋一個人開車,那小寶肯定又接不回來,我只好把車鑰匙放在車子後備箱上面,然後騎著電瓶車去上班了。

來到公司,正如王董所說,職位高了,事情反而並不多,快年底了,無外乎誰要回去相親,誰有事要離職回家,然後各部門缺了什麼人,發到我這裡,我再聯繫人才市場叫他們招人,至於後面的事情就不用我操心了,底下的人便會做好的。

所以我就在那無所事事的對著電腦發獃,然後忍不住打開了監控,想看看小秋跟父親在家怎麼樣了。監控里,小秋正躺在床上玩手機,然後過了會父親端了早飯進來,還說道:「小夏啊,天冷了,以後放假就不要起來吃早飯了…我給你送過來好了…」

小秋「哦…」了一聲,也沒說謝謝,可能覺得這些是父親應該補償她的吧。

隨後小秋便起來刷牙洗臉,然後把早餐吃了,又把碗送到了廚房了,這時父親說話了:「小夏啊,你等下是不是要去你媽那裡…?」

小秋並沒有把接小寶的事情告訴父親,所以疑惑的問道:「是啊,你怎麼知道的…?」

「你媽問我買的麥芽還有沒有剩,叫你帶一點過去,她有個親戚也要點…」

「哦,知道了…我去穿個衣服,等下去我媽那裡…」說完小秋就走回了臥室,沒想到父親也跟了過來,於是小秋說道:「我去房間換衣服,你跟過來幹嘛…?」

「上次你不是答應說放假了…」

「急什麼呀…我要去接小寶,等下回來再說…」小秋可能害怕,所以在那拖延敷衍。

「等下小寶回來就不方便了,就現在吧,很快就好了…」

小秋皺著眉頭沉默了一會,然後好像下定決心一樣說道:「你真的忍不住…?

「肯定真的啊,這幾天都想你想瘋了…」

「哦,那你進來吧…」

聽小秋這麼一說,父親像樂開了花一樣,屁顛屁顛跟著小秋進了臥室。進了臥室後,小秋居然又躺到被窩裡去了。難道小秋想在被窩跟父親做?果然父親見小秋躺到被窩,也想跟著鑽進來,這時小秋急急忙忙說道:「我到被窩脫衣服,你也跑進來幹嘛…」

「哦,哦,這樣啊,那我就在外面脫吧…」說完父親就猴急般脫掉了褲子,露出了可能早就硬了的肉棒。

小秋一看父親在脫褲子,紅著臉沒有看,而是在被窩裡折騰了一會。等了會父親焦急地說道:「脫好了嗎,我可以進來了嗎?」

「不許進來,你把下面的被子掀開就行了…」

父親愣了一會,然後還是弄明白了小秋的意思,激動的把被子掀開了一半,沒想到小秋果然把褲子脫了,雪白修長的大腿,還有雙腿之間那神秘的小草叢,讓父親大受刺激,肉棒都跟著跳了一下。

看到如此誘人的畫面,父親哪裡還等得了,激動的爬到床上,然後分開了小秋的大腿,快速的壓了上去,此時只見小秋眉頭一皺,小嘴微微一張,我便知道父親肯定是插了進去。

就這樣父親插了一會,小秋突然說道:「爸,你沒戴套啊?快戴套啊…」,

是啊,我這個旁觀者都激動的忘了父親答應小秋每次都戴套的事情,小秋肯定也是剛才太緊張,忘了叫父親戴套,插了半天才想起讓父親戴套,哎,小秋這小妮子也是傻的可愛。

「哦…現在正舒服呢,下次吧…下次吧…」

「不行…不行…快戴套…」

就在這時父親「哦」了一聲沒動了,而小秋終於沒忍住發出了「哦…哦…」的喘息聲。

看到這,不用猜,我都知道是父親又把他那濃濃又強勁的精液射進了小秋的子宮裡了。

射完過後,小秋緩了會終於發怒了:「爸,你怎麼可以這樣?上次說好必須戴套的,第一次就不守信用,下次再也不讓你做了…」

「小夏,真的,爸沒有不守信用,套子我都買在房間了,我是準備下午有機會跟你做的,沒想到今天早上聽你媽說你要去接小寶,我一時急了,就忘了拿套子…」

「那我剛才叫你停下來讓你戴套,你怎麼沒戴?」

「剛才太舒服了,小夏,你下面太緊了,裹著我太舒服了,我根本停不下來,你就原諒爸一次…」父親說完就對著自己打了一巴掌。

小秋一下就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但是笑了一下馬上收住了笑容說道:「知道啦,你先出去吧,我穿好衣服就去接小寶了…」

然後父親便就乖乖地出去了,隨後小秋擦了擦下面,洗了個澡,穿好衣服就走出了大門。看到這我也關了監控,因為我知道小秋肯定會打電話給我。

果然沒過一會,小秋就電話打了過來,說道:「老公,你怎麼沒開車子去上班啊?」

「你傻啊,我開車子去上班,堂哥家車子又沒安全座椅,就你那開車技術,到時還不是又接不回來小寶…」

「哦,是哦,看我這笨的,還是老公細心…」

「嗯,車鑰匙在後備箱上面,路上小心點…」

「嗯,我看到了,老公也要工作順利…」

「好好好…」然後我便掛了電話。

晚上回到家裡,小寶已經接回來了,我當然要好好抱一抱了,甚至邊抱著小寶邊吃飯,這時小秋終於開心地嗔怪道:「切,接回來了小寶,就被你霸占著,接小寶時怎麼沒見你這麼積極啊…?」

就這樣我跟小秋邊吃飯邊逗小寶,父親樂滋滋的在一旁齜牙咧嘴笑著。回到了臥室,我沒有像往常一樣調戲小秋,而是安慰道:「老婆你好棒,今天上午的

事情,我都在監控看到了,不管如何,我都愛你一輩子…」

沒想到小秋撒嬌說道:「哼,你都看到啦,好丟人哦,我感覺我一跟爸上床就變笨了,這一次又被爸射進來了。還被爸做了二次…」

「什麼?二次,你們下午又做了?」

小秋皺著眉頭說道:「嗯,…在媽那裡吃過中飯我就回來,因為我想自己買一點好菜做給老公吃,然後下午又跟爸…」

「哦,怪不得今晚晚餐這麼豐盛,只不過,你下午怎麼又跟爸做了?」

「一言倆語說不清楚,我們便看監控,我便說給你聽吧…」 絕配嬌妻之38 刺激的「准3p」

打開了監控,時間快進到了下午2。35,小秋一手提著一袋子魚肉跟蔬菜,一手抱著小寶來了,而此時父親並不在家。

可能是小寶在她外婆家這幾天沒怎麼洗澡,小秋把菜放到了冰箱,便就去給小寶洗澡了,洗到一半時,父親也提著大包小包來了,原來是給小寶買了很多玩具,放下玩具,父親便把小寶的衣服拿到「小太陽電熱風扇」那裡烤,因為小寶還小,每次洗完澡,都要把衣服烤熱了再讓她穿。

過了會,小寶便就洗好了,然後小秋跟父親伙給小寶穿衣服。這時可能坐車做累了,小寶眼睛眨巴眨巴的想睡覺,於是小秋準備哄小寶睡覺。

這時父親開口說道:「來,我來哄,我這個爺爺一哄,小寶立馬就能睡的很香…」

小秋也沒作聲,而是把小寶給了父親,我猜想可能是小秋買了菜,又抱著小寶走了不少路,而剛才又幫小寶洗澡,所以現在可能有點累了吧。

果然父親哄了會,小寶就眯著眼睡著了,這時父親居然突然冒出來一句:「小寶寶哄睡著了,大寶寶要不要也睡一會啊…?」

小秋被父親這句話嚇了一跳,慌張的說道:「你說誰是大寶寶啊…?」

「就…就…是…你嘛,你…不就是咱家的大寶寶嗎…?」父親有點心虛的說道。

「行了,不要亂叫,這種話只能志浩可以說,你這個做長輩的怎麼能這樣說話呢…?」

父親可能想跟小秋打情罵俏說說情話,不過被小秋當頭一棒澆了這麼一盆冷水,立刻臉就紅了,結結巴巴說道:「哦,我只是一時口快,以後不亂叫了…」

「最好這樣,還有平時我跟志浩說話時,你不要亂插嘴,志浩心狠細,被他發現了,你知道後果的…」

父親被小秋說的一頭是汗,半天憋出來一句:「嗯,知道了,以後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錄像放到這裡,小秋得意洋洋地對我說:「你老婆我厲害吧…」

我當然也不想掃興,奉承道:「厲害,厲害,現在是爸被你調教啊…」

「哼」,小秋又得意洋洋哼了聲。

而此時錄像里小秋也說話了:「好了,我現在有點累,我想躺一會,等下5點叫我,今晚我做飯給志浩吃…」

「哦…」父親說著就往外走,但是走到一半時,轉過頭對小秋說道:「你上次不是說累了,就叫我給你按摩嗎…?」

小秋被父親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句愣了三秒,然後說道:「你是想給我按摩,還是想幹嘛…?」

「就是…看你累了,想幫你按按摩,你睡著了,我就出去…」

「屁,鬼才信,你不說真話,就不讓你按摩,說真話還有點可能…」

父親一聽小秋這麼說,趕緊說道:「其實既想幫你按摩,也想跟你…」父親頓了頓又補充說道:「但是如果你不同意,我絕對不勉強。」

「哼,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其實也不是啊,你想啊下個月就元旦了,你放假了志浩也跟著放假,到時根本沒機會…」

小秋又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你還算的挺精的,一點虧都不肯吃嘛…」

父親在那紅著臉不說話。

這時小秋又說道:「好啦,看在你誠實的份上,你就幫我按會摩,等下如果不累了,就幫你一次,但是如果我不想做,你也不能勉強…」

父親可憐兮兮說道:「我哪敢勉強你,你說什麼就什麼,絕對聽你的…」

「那好吧…」說完小秋就往床上一躺。

父親也高興的走了過去,然後就開始幫小秋按摩。但是現在是冬天,小秋並不像初秋時穿的那麼單薄,而是穿著很厚棉襖。所以父親只能在那吃力的給小秋按摩,並不能吃到啥豆腐。不過看力道,父親應該是盡力了,小秋也閉著眼睛在那享受。

不過過了會,父親便不甘心於這種純粹的按摩,開始撫摸小秋的小手。

這時小秋說話了:「我手又不累,你不要捏我手…」

父親慌張地「哦」了一聲,然後便幫小秋捶腿捏腳。就這樣捏了一會,小秋翻過身說道:「好了。差不多了…我想睡一會,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一聽小秋這麼說,父親臉色立馬晴轉多雲,估計是失望透頂。但沉默了一會又說道:「其實你上次說叫我有機會給你按摩,我就買了按摩橄欖油放在家裡,用按摩油按摩比這要舒服多了…」

「你買了按摩油?哪裡買的?」小秋本著好奇的天性問道。

「就是在養生館那裡買的啊。好幾呢,據說好多富婆都用這種按摩油…」

「是嗎…拿過來給我看看…」小秋本意是想看看按摩油,畢竟小秋也沒有享用過,小秋告訴我說當時就是純屬好奇。

但是可能父親誤會了小秋的意思,居然把按摩油,還有墊在床上的皮也帶過來,以為小秋答應讓他用精油按摩了。

小秋見父親把工具全帶過來了,驚訝地問道:「你怎麼把東西全帶過來…?」

「你不是叫我拿按摩油給你按摩嗎…?」父親答道。

小秋張開嘴想說什麼,但是又欲言又止了,然後頓了頓說道:「好吧,我還沒體驗過精油按摩呢…也好,趁這個機會試一下。」

「那好,我來把皮鋪到床上…」鋪好了皮,倆個人沉默了會,父親結結巴巴說道:「精油按摩,要…要…脫掉衣服的…」

「哦,全脫嗎…?」小秋小聲問道。

「不用,不用,內衣可以不用脫…」父親激動的答著。

「哦,知道了,你先轉過身誰,我脫好了再喊你…」小秋說這話時,臉已經有點紅了。

父親「哦」了一聲便轉了過去。

然後小秋便開始脫衣服,最後只剩下內褲跟胸罩,脫好後,小秋便趴到床上那塊皮上去了,不過好在剛才給小寶洗澡,空調還沒關,所以應該不冷。

躺好之後,小秋便對父親喊道:「好了,你轉過來吧…」

父親一轉過身,看到小秋那白裡透紅近乎全裸的身子,激動的咽了咽口水。

然後便有模有樣的擰開按摩油的瓶子,滴了點到小秋後背。可能因為按摩油有點涼,小秋身子一抖。

滴了點按摩油之後,父親的大手便在小秋光滑的後背上遊走,父親的手,時而握住小秋的小蠻腰,時而又跑到小秋的乳房周圍探戈,時而又溜到小秋的腋下調皮搗蛋,小秋也被父親挑逗的耳朵通紅,但是還好沒發出嬌喘,也有可能是監控里聽不到吧。

但是沒想到小秋沒嬌喘,父親卻先忍不住了,喘息粗氣說道:「小夏,你真的太美好,你身子真是又嫩又白,要是能天天幫你按摩就好了…」

小秋趴在那裡還是沒有說話,父親只好繼續按摩,不過此時父親換了地方,滴了點按摩油到了小秋胳膊上面,然後就開始用手搓小秋的胳膊,小秋那本來就白嫩的胳膊,在父親的揉搓之下,顯得更加紅潤誘人,揉完了胳膊,便是小秋柔軟的小手,揉了會小秋的手,父親還激動的拿到嘴邊親一親。

可能是小秋近乎全裸躺在面前,身上值得父親探的誘人部位太多,親了幾下手指後,父親把小秋的頭髮往另一邊撥了撥,然後滴了幾點按摩油到了小秋脖子上,然後開始揉捏,撫摸了會脖子,開始撫摸小秋髮燙的臉頰,然後撫摸到小秋的耳朵時,小秋身子又一震。

父親很聰明,雙手又來到小秋後背,再一次滴了點按摩油到手上,不過不同的是,這次父親撫摸小秋後背時,手還偷偷往小秋胸罩里鑽。小秋激動的發出了急促的喘息聲,然後居然略微抬了抬身子,讓父親的手鑽到了胸罩裡面。

父親的手,在小秋的胸罩裡面活動了一會,期間小秋也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幾聲「啊」的嬌喘。

父親可能覺得火候差不多了,滴了點按摩油到小秋屁股上面,這時小秋居然說話了:「爸,那裡就不用按摩了,我今天腿走的有點疼,你幫我捏捏腿…」

父親沒想到小秋此時居然還能這麼冷靜的說話,被驚的結結巴巴說道:「哦,好的…」 39、刺激的「准3p」2。

往後半個月,小秋跟父親沒發生什麼,我在工作上也是一如既往的輕鬆悠閒。

只是在小秋髮工資沒多久,我也在1號發工資了,但是工資剛發完,我們人事部的文員就辭職了,據說跟原來的王主管有一腿,那麼王主管走了,她好像覺得失寵了,加上周圍的人落井下石,所以也就辭職了。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但是一個人跌倒了,身邊的人也會跟著倒霉。

所以年底了,還得招一個文員,但是不同以往的是,這次是我親自去考核那些應聘者的,畢竟是要招聘自己部門的員工,肯定要招一個能幹一點的。

來應聘文員的,基本都是應屆畢業生,或者年輕的未婚女孩。但是居然來了一個剛生完孩子不久的少婦。而且還很奇怪,剛見到我就用懇求的語氣對我說:「拜託了,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我心想這文員工資又不算很高,她為啥這麼著急要做這份工作。我於是多看了幾眼她的簡歷:董莫芬,已婚,2,本地人,大專學歷,未婚前曾有數年工作經歷,最近幾年都沒有工作…光看這簡歷,感覺她又不像找不到工作的人,況且看她穿著,也不像非常窮困潦倒的樣子。

我皺了皺眉頭問道:「你為啥這麼想做這份工作?…」

「我需要養小孩啊,我看你們公司很大,我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所以拜託了,我一定能做好這份工作的」。

莫芬在那情真意切的說著,我好奇看了看她幾眼,說實話不算漂亮,但也挺耐看的,最重要的是,從她身上我看了小秋的影子,一個女人家在外工作,多麼不容易啊,不就想補貼一下家用嗎?

於是我說道:「那好吧,就你好了,我看你工作肯定會很有用心的…」

莫芬激動說道:「真的嗎,謝謝你了…」

「不用謝我,其實這次招工也挺著急的,你明天能來上班嗎…?」

「沒問題,沒問題,我明天就過來,真的謝謝你了…」

「哎呀,你不用把話說這麼早,你過來也有試用期的,主要還是看你自己的努力跟表現…」

第二天莫芬便過來上班了,而工作上果然努力認真,是啊,一個著急養家餬口的人,工作怎麼可能不努力呢?

但是過了一個禮拜,莫芬的一番話,讓我有點後悔招了她,她說我為人不錯,不想欺騙我,告訴我說,其實她著急找工作,是因為她老公愛吃醋愛喝酒,一喝

醉還經常打她,她想離婚,但是如果沒有工作,會影響小孩撫養權的爭奪,所以急切的想找一個穩定的工作。

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一個要離婚的女人,肯定是身邊蒼蠅滿天飛,果不其然,莫芬沒來多久,便跟人事部的同事們混的很熟,元旦的前一天莫芬還邀請我們這個辦公室的人吃飯,而且還特意叫我帶小秋過去,因為這段時間,我升職有了自己獨立的小辦公室隔間,加上天氣有點冷,小秋有時候會到辦公室過來等我一起下班,時間一久大家都很熟悉小秋了。莫芬自然也很聰明的肯定叫我帶上小秋。

但是這次莫芬請客,完全變成了她的吐口水:「說她老公,戀愛時多麼多麼愛她,結婚後壞毛病全露出來,什麼愛賭博啊,不許她跟男人說話太親密啊,動不動脾氣一上來就要打她啊…」

小秋則是在那蹙眉微皺,傻傻的聽著。莫芬訴完了口水,大家肯定就得安慰啊,小秋第一個先開口的:「那種老公要他幹嘛…我老公敢要這樣,我早離了…」

大家尷尬地笑了笑,也不敢起鬨,畢竟這裡我職位還要高一點,我也焦急地對小秋擠了擠個眼神,小秋一下就知道不該在同事面前這樣說我,便沒再說什麼了。

其它幾個同事便開始附和了幾句:「是啊,這年頭誰離不開誰啊,你還年輕,趁早離得好…」

大家安慰完了,莫芬便開始感恩啊,說什麼:「這段時間謝謝大家的照顧啊,以後有啥不懂的地方,還要請大家多多幫助」!最後居然特意對我來一句:「其實最要感謝的陳主管,在我最需要工作的時候,居然這麼信任我…」

莫芬的話說的我一頭是汗,我趕緊解釋道:「哪裡的話呀,是你自己工作認真勤奮啦,大家都是幫老闆打工的,出了公司大門就不要這麼客氣了,在這裡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大家說對不對…?」

「對對對,大家干一杯…」同事們跟著起鬨說道。

聚會就這樣結束了,但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小秋回到家裡充分發揮了女人的猜疑天性,質問我:「志浩,我問你啊,你幹嘛非要選莫芬當文員?是不是當時就知道了她要離婚…?」

我看著小秋因為喝了一丁點酒,紅著臉蛋的可愛樣,我說道:「你的簡歷上會寫」準備離婚「這幾個字嗎…?」

「呵呵,那倒不會…但是你為啥選她呀?…」

我心想今晚不解釋清楚是不行了,只好說道:「當時她說要找一份工作養小孩,我便想到你求職時的樣子,所以就選她嘍…」

「呵呵,原來是這樣哦…」頓了頓又說道:「對了,你幹嘛不讓我去你們那公司當文員?怕我管著你啊…」

「你來當文員…?不要逗我好嗎?三天倆頭請假,誰敢要你…?」

「滾,請假還不是幫你帶女兒…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吵吵鬧鬧,洗了個澡,然後便睡覺了。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6點多,監控旁邊的曠音器就傳來了小寶「嚶嚶」的哭喊聲。於是我跟小秋又用剪刀石頭布決出誰去抱小寶,但是這個剪刀石頭布卻不是三局兩勝制,而是三局一勝制,小秋只要贏一局就不用去抱小寶,而我要三次都贏了才不用去。

但是這次我運氣爆表,居然三把都贏了,小秋只好無奈氣嘟嘟的跑去抱小寶。

而我也起床刷了個牙,因為只要我醒了,不刷牙就難受,刷完了,小秋也把小寶抱到床上,我也躺到床上玩了會手機,但是玩著玩著,眼睛就犯困,又迷糊睡著了。直到門外傳來了父親的敲門:「志浩啊,你們起來吃早飯啊…」!

我迷迷糊糊的正要回答時,小秋開口了:「我們不想起來,不吃了…」

「哦,那我盛點過來,送給你們倆個吃吧…」

我吃驚的望著小秋,然後捏了她一下臉說道:「你呀,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早飯也不燒,還讓爸送給你吃…」

「嘻嘻,我才不管呢,我覺得是爸欠我的,是他應該做的…」

就在我跟小秋爭辯討論的時候,爸在外面敲門,可能是顧及我在家不敢進來吧。我也趕緊爬起來開了門說道:「哎呀,天有點冷,其實早上不吃也可以,爸下次就不要把早飯往房間送了…」

「我這閒著不也閒著嗎?沒事的,現在我伺候你們,到老了你只要伺候我就行了…」

「哦,呵呵,我知道了…」說完我就接過爸手裡的早餐,端到了房裡,然後對小秋說道:「懶蟲,快起來吃早飯…」

小秋笑眯眯看著我說道:「老公,我發現你好怪,變態起來比誰都變態,客氣起來比誰都客氣…」

我撇了小秋一眼說道:「人跟動物的區別是,動物一直是禽獸,人卻既能當禽獸,也能當正人君子,晚上再怎麼瘋狂,白天還要做一個高尚的人對吧?…」

「對對對,老公說的什麼都對…」說完小秋就起來刷牙洗臉然後把早飯吃完了。

吃好後,我把碗筷送到了廚房,也躺回了被窩,大冬天除非出去玩,不然大多數人都會躲在被窩吧,元旦有三天假期,第一天肯定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而我剛躺到床上,小秋就依偎過來撒嬌嗲嗲說道:「我好喜歡現在的生活,爸聽我的話,我聽老公的話,好愜意哦…」

「呵呵,你怎麼跟爸說話越來越像了啊…?」

「討厭,哪裡跟爸像了啊…?討厭死了…」

「爸前段時間還跟我說,他也喜歡現在的生活,每天沒事做做家務,鍛鍊鍛鍊身體,再偶爾享受一下兒媳婦給的福利,日子過的也很愜意…」

「我掐死你,我掐死你,又調戲我…」小秋怒羞成怒的在我身上亂打。

「羞不羞啊。我看你跟爸越來越像姦夫淫婦了,說話都越來越夫妻相了…」

「啊,咬死你,」小秋氣的一口咬到我手上。

「哎喲喲…」劇烈的疼痛讓我慘叫了三聲。

「啊呀,都咬出了牙印,老公疼嗎…」小秋咬完之後,又心疼的說道。

「肯定疼啊…你這是要謀殺親夫…」

「哼,殺了才好,就知道調戲我…」小秋撅著嘴說道,然後頓了頓又補充道:「老公,我不喜歡你這樣調戲我,我跟你才是姦夫淫婦,跟你才有夫妻相,以後

不許拿我跟別的男的開玩笑」

「哦…知道了,對了,你真的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小秋害羞的把頭靠到我懷裡說道:「挺喜歡的,老公就像正餐,不吃要餓死,爸就像甜食,餓的時候了偶爾吃一下,真的好滿足…」

「那半個月沒吃甜食,嘴饞不…?」

小秋知道我又在逗她,故意說道:「肯定想吃啊,不是你這半個月不讓我吃,我早就偷吃了…嘻嘻」!

「那完蛋了,還有半個月才能吃甜食哦…你能不能忍得住?」

「哼,忍不住就偷吃唄,反正老公慣著我,對吧…?」小秋嬌滴滴說道。

「越來越會撒嬌了…」

「老公喜歡我撒嬌嗎?對了,老公喜歡現在的生活嗎?你要是不喜歡,我就不開心了…」

「我也喜歡啊…」

「真的嗎…?」

「嗯,當然是真的,我也喜歡你現在聽話的樣子啊,不像以前那麼刁蠻了…」

「好,那我以後就更溫柔點…」

就這樣跟小秋一邊鬥嘴一邊說著情話,突然小秋說道:「老公,前幾天來大姨媽我們都好幾天沒怎麼做了,我想要了…」

「現在啊…?」

「嗯,跟老公說話好開心,就想跟老公做了…」

「哦,但是這小寶還在旁邊調皮搗蛋呢…」

「哎呀,你怎麼老是小寶小寶的,小寶才一歲,她懂什麼?再說了,我是你老婆,你又不是在偷人…」

「哦,那來吧…」於是我從床頭櫃里取出一個套子,然後省略一萬字…但是這次因為小寶在旁邊,動作不敢太大,身體又施展不開,所以只能倉促了事了。

做完了我看了看小秋,問道:「舒服嗎…?」

「好舒服啊,老公…」

「舒服個屁,小寶在旁邊,我都沒做舒服,你還會舒服啊…?」

「舒服呀,你不懂女的,有時候很容易滿足的…再說了,晚上還可以做呀…」

我颳了刮小秋的鼻子說道:「晚上還想啊…?」

「嗯,晚上還要老公做…」

我靈機一動,突然想出來個鬼點子,對小秋說道:「那你現在想不想就做更刺激的?」

「老公還要做啊…?老公好厲害…」

「不是我來做,我是讓你跟爸做啊…」

一聽到我說讓她跟爸做,小秋身子一抖,皺著眉頭說道:「不要,這三天我只想跟老公做…」

「我知道你愛我,所以我才想讓你做更刺激的事情啊,我現在剛跟你做完,你接著讓爸做,肯定讓你舒服死了…」

「嗚…好刺激啊,老公,你真的要我這麼做嗎?」小秋嗲嗲問道。

「嗯,不刺激就不讓你玩了,你不就是喜歡跟老公玩刺激的事情嗎…?」

「好,那聽老公的…」頓了頓小秋說道:「可是,你今天在家,我怎麼跟爸做啊?」

「這還不簡單,就裝成吵架,我摔門走了不就好了,夫妻吵架,外人才有機會啊…」

「可是要怎麼吵架啊,我們都沒大吵過,我怕演不出來…」小秋傻傻問道。

「大吵還不簡單?摔杯子,摔遙控器唄…你等下,我看看爸在不在家裡,省得吵了半天他還沒看到…」於是我把房門打開,看到了父親在客廳邊看電視邊在剝昨天買回來的玉米(一般放假時,我跟小秋都會買很多菜放在家裡,父親也會趁著不用帶小寶的時間,把蔬菜擇一擇,肉切一切,可能是怕帶小寶時沒時間弄吧?)於是我開始跟小秋「吵架」,但是假裝吵架好難,可能臥室離客廳有點遠,吵了半天,父親並沒有聽到我跟小秋「吵架」。反而是小寶被弄哭了。

我於是房門一開,拿起來一個杯子往地上一砸,然後一手拿著筆記本,一手抱著小寶走出了臥室。父親見到小寶哭的傷心的樣子,趕緊跑過來問我:「志浩

啊怎麼啦?小寶怎麼哭成這樣…」

「嘭…」又聽到一個杯子摔破的聲音,然後隱約傳來了小秋的咒罵聲:「就你會被摔杯子,我不會摔啊…」

父親是過來人,一下就明白我跟小秋吵架了,趕緊說道:「志浩你這孩子怎麼搞的,我看你平時也沒跟小夏吵過架啊,今天怎麼吵這麼凶…?」

「你不知道,非要吵著讓我帶她去杭州玩,現在節假日,路上堵的要死,怎麼去啊?」

「算了,算了,回去哄一哄就好了…」

「我不去,都慣壞了,今天非不依著她,我帶小寶去同事家吃飯去,我晚點再回來…」

然後我抱著還在哭的小寶,把車子開到了鎮上的那家小吃店旁邊,因為我知道那家店的無線密碼。

哄好小秋,我趕緊打開了電腦,因為我知道父親肯定不會浪費掉夫妻吵架,第三者趁虛而入的是個人都會明白的大好機會。

果然,監控里,父親正拿著掃帚掃地上的玻璃渣子,還一邊問道:「小夏啊,怎麼啦,我看志浩平時挺順著你的嘛,今天怎麼搞的嘛…」

「哼,你兒子升職了,本事大了唄,開始耍威風了唄…嗚嗚…」小秋說著,就抱著枕頭「嗚嗚」假哭了。

父親趁機放下掃帚,跑過去拍了拍小秋的背說道:「好了,小夏別哭,志浩不疼你,爸疼你…」

「哼嗯,還是爸對我好…」

父親一把把小秋摟在懷裡,拍著小秋後背的手,也變成了撫摸。

就這樣倆個人曖昧的抱了會,激動的喘息著,過了會,父親先忍不住,激動的吻小秋的頭髮跟耳朵。

「爸,你幹嘛…?」小秋掙開父親的懷抱問道。

「小夏,爸有點想了,能不能…?」

「好,志浩跟我吵架,我就跟爸做,爸你去拿套子…」

這時爸趕緊跑回房間拿了個套子,回到臥室,發現小秋已經把褲子脫了,於是趕緊迫不及待的撕了套子,對準小秋的蜜穴就插了進去。

小秋還是蒙著頭,在被窩裡喘息著,可能是剛才剛跟我做過,父親沒插幾下,小秋的蜜穴就泛濫了,啪啪啪的猛烈撞擊,讓小秋的雙腿瑟瑟發抖。

但是可能是半個月沒做,5分鐘過後父親就射了。爸跟小秋都緩了會後,小秋說道:「爸你出去吧,我洗一下…」

於是父親拿著掃帚便走出了臥室。父親走後,小秋便去浴室簡單擦了下,然後打電話給我說道:「老公,你在哪,你來接我…」

「不想跟爸梅開二度啊?」

「哼,不想,已經很滿足了,我想跟老公一起帶小寶逛街…」

「哦,我在鎮上,你過來啊…」

「你過來接我嘛,我被爸折騰的都走不動了,嘻嘻…」

「真調皮,不過你傻啊,我們剛吵過架,我怎麼接你?你坐公交到上次吃早餐的那家店,我在那等你…」

「哦,那我現在就過來,老公等我…」

過了會,小秋便過來了,一進車裡小秋就笑滋滋說道:「老公,爸還以為我今天都在家呢,還捨不得讓我走…」

「早知道你要跑,他剛才肯定不會那麼快放過你…」

「快一點好,時間太久我就吃不消了,今天早上做了二次,好滿足哦…老公我愛你…」

「嗯,我帶你去公園逛一逛?」

「不行,要去杭州玩,不帶我去,我就跟你吵架…」

說完我跟小秋都笑了。

杭州是沒有去,而是帶小秋在市區逛了一圈,晚上準備回家時,小秋看到了塊1塊一人的那種自助麻辣燙,口饞地說道:「老公,我們今晚就吃麻辣燙吧,還是去年冬天吃的,好想吃…」

吃完麻辣燙,小秋又想看夜景,我則笑著說:「這裡又不是大上海,有啥夜景好看的?」

「沒關係,跟你在一塊就行了,我們可以看別人釣魚,看老頭老太太跳舞啊…」

於是又被逼著陪小秋玩了會,但是因為太冷,怕小寶著涼,玩到7點多,就在準備回去時,爸居然打電話過來了:「志浩啊,你怎麼還不回來?小寶別讓她凍著了…」

「哦,我馬上…哦,我在同事家吃飯呢,可能10點多回來」,本來想說馬上就回來,但是靈機一動,一個計劃在腦海中產生了,所以改口說10點多回去。

「不是馬上就回去了嗎?怎麼還要玩啊?」小秋不解的問道。

「是馬上回去啊,但是不是我馬上回去,而是你馬上回去,我要到10點多再回去…」說完我賊賊看了看小秋。

「死變態,我不玩了,要回去一起回去…」小秋氣的直跺腳。

「來,坐到車裡,我告訴你為什麼。」

「哼…」了一聲,小秋還是跟我坐到了車裡。

我於是娓娓說道:「上次你不是叫我幫你想辦法解決忍不住叫床的事情嗎…?」

「是啊,怎麼啦,跟這有關係嗎…?」

「你想,叫你憋住叫床肯定太難了,既然忍不住,所以你只能主動叫床…」

「什麼跟什麼嘛…」小秋不耐煩的插嘴道。

「我的意思是,爸的第二次總是很久,那你就催他,你越催,他越出不來,這時你就故意說一些淫言浪語挑逗爸,就說是為了他快點射出來…這樣爸不就分不清你是真叫床,還是為了他假叫床了嗎?」

「切,我還以為什麼好主意…」

「算了,那你自己想辦法好了…」

「哼…」小秋在那沒說話。

我於是又補充道:「今晚你先回去,裝成氣我這麼晚不回來的樣子,跟爸再做一次,爸這次肯定時間很長,然後我中途回來,爸肯定害怕,一害怕肯定更出不來,這時你就可以主動說一些淫言浪語給爸聽啊…」

「算了,雖然我覺得這個主意不算好,但還是聽老公的吧…」

於是我開著車,把小秋送到了鎮上,然後讓小秋打了個車回去了。我則也激動的打開監控:監控里小秋不一會就到家了,父親正在看電視,於是小秋氣嘟嘟說道:「爸。

志浩回來沒有…?」

「沒,…沒呢」!

爸還沒說完,小秋又氣嘟嘟說道:「哼,膽子越來越大了,不回來最好…」

「志浩說他11點回來…」

「哦,我知道了,爸你在看什麼…?」

「看電視劇呢…」

「那我陪爸看一會…」

見小秋這麼說,父親眼睛一亮,高興說道:「好好好,小夏你坐過來…」

看了會,電視劇里出現了接吻的鏡頭,倆個人尷尬地坐在那,這時爸開口了:「小夏,志浩還要過一會再回來…能不能…?」

「不行,等下我跟你做了,志浩回來想了,不是容易被發現…?」

「我帶套,志浩察覺不到的,再說你們今天不才吵架了嗎?你不讓他不就行了…」

「哼,提到吵架我就來氣,走,去我房間…」小秋說著就起身要走。

這時父親說道:「別別別,去我房間,不然志浩突然回來就完蛋了,去我房間,志浩回來了,我還能說你還沒回來…」

「哼,原來你早就想好了計劃啊…」

「來嘛,快一點,等下志浩回來了…」父親說完就拉著小秋往房間走…這時我趕緊關了監控,開車往回走,畢竟開車也要十分鐘,這樣回到家裡剛好打斷他們的好事。

我開的有點慢,然後晃晃悠悠到了家,輕手輕腳開了鐵門,然後開大門時才故意弄出聲音,然後在父親房外,大聲問道:「爸,小秋回來了沒有…」

過了二秒,父親結結巴巴回答道:「沒…沒看到小夏回來啊…」

「哦,那我回去睡覺了…」

「哦…」

回到臥室,我把小寶放到床上讓她一個人玩耍,然後打開監控:監控里小秋正坐在父親懷裡,雙手抱著父親的脖子,跟父親交叉著頭抱在一起。

然後做了會,小秋便開始催了:「爸快一點啊,太晚回去,志浩要著急了…」

「別催啊,剛才嚇到了,你再催…更不行了…」

「那怎麼辦,你這麼慢,那不做了…」

「小夏,你把衣服脫了,我很快就出來了…」

「不行…原則就是原則…」

「那怎麼辦?」

「那我叫床給你聽,你們男的不就喜歡女的叫床嗎?」

「好、好、爸也喜歡聽小夏叫床…」

「嗯,好舒服,小夏喜歡跟爸做愛,以後志浩跟我吵一次架,我就陪爸做一次…」然後小秋就開始淫言浪語的挑逗父親。

但是此時小寶卻在旁邊吵個不停,我於是只能去哄一會小寶。

但是當我回到電腦前,發現床邊居然有隻剛用過的套子,難道是剛才我哄小寶時發生的?是父親偷偷沒戴套子?還是小秋想讓父親內射?算了還是回來問個清楚吧。

小寶在旁邊吵,加上畫面太刺激了,我有點承受不住這種刺激,我乾脆眼不見心不煩,關了監控。

過了會,小秋羞答答的回來了,進來就把褲子一脫,然後父親的精液在小秋兩腿之間淌了出來,畫面十分淫蕩,此時小秋也是雙眼迷離地說道:老公,接著干我,我還要… 40

看著掛在在小秋雙腿間的精液,真的淫蕩極了,杏吧首發就如同《嬌妻夾著別人精液回來》那篇小說的題目一樣。

但是同時感覺有點髒,但是此時肯定不能嫌棄小秋,不然小秋肯定一輩子耿耿於懷,於是我把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小寶放到床頭,然後讓小秋躺到床尾。

我脫下褲子,讓小秋躺在床上給我口交,我一邊看著小秋給我口交,一邊看著小秋小穴里汩汩流出的精液,感覺畫面好淫蕩。

人生越害怕時,有時候越要上,那麼越是髒時,就讓它更髒,我突然想到這麼一句「哲言」,於是我用手抹了點小秋小穴周圍的精液,塗了點到了龜頭上。

小秋被我這麼個動作嚇得胸口劇烈喘息,看了我一眼,然後好像下定決心一樣一口含住了肉棒,激動的吃了起來。

突然感覺小秋有時候真的很大膽,上次讓她吃父親內褲,她也沒反對,這次吃精液似乎也很享受,難道小秋真的很好調教?

我的肉棒被小秋熱情的小嘴弄的無比堅硬,我喘息著問道:「是老公的肉棒好吃,還是爸的精液好吃?」

「都好吃,都好吃,啊,…啊,我不行了,好刺激,好淫蕩哦…」小秋含糊不清的說著。

「好吃的話,你自己再塗一點上去啊…」我決定淫蕩就淫蕩到底。

小秋果然很聽話,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穴,然後手指伸到小穴里,又挖了一點精液出來,然後臉蛋紅透,眼睛偷偷睜開一小條縫,害羞地抹到了我的龜頭上,然後又十分淫蕩的吃起了我的肉棒,嘴裡還喊道:「老公,不行了,小穴好癢,快,…快嘛…我想要了…」

老夫老妻了,我自然不會像父親那樣折磨小秋,於是提槍上陣,直搗黃龍。

而我剛插進去,果然感覺大不相同。小秋裡面滑不溜秋的,可能剛才被父親劇烈抽插過,杏吧首發現在還有點微微抽搐著,小穴也是通紅,而且每插一下,父親射進去的精液都會被擠出來一點,弄得我跟小秋滿腿都是。

我俯下身來在小秋耳邊說道:「爸剛才射進去的精液都被我插出來了,你睜開眼睛看看你下面多麼一塌糊塗。」

小秋害羞的睜開眼睛,然後可能看到小穴那裡從來沒有這麼淫亂過,濕答答的毛毛上面沾滿了精液跟淫水,肉棒進進出出,還會帶出一道道絲,小秋被刺激的夾緊了雙腿,發出了:哼嗯,哼嗯,激動的喘息。

看到這,我抽出黏糊糊濕答答的肉棒,小秋激動的張開嘴看著我,然後焦急地問道:「老公,你幹嘛?不要停啊…」

我挪了挪身子,然後用小秋的奶子幫我肉棒擦了下,直到弄得小秋奶子上全是淫液,然後我說道:「也讓你的小白兔吃一點爸的精液…」

「好…好…小穴要吃爸的精液,小嘴剛才也吃過了,現在小白兔也要吃爸的精液…好淫蕩哦…嗯,嗯…我不行了…」

然後我又開始插了起來,小秋居然意亂情迷呢叫床:「啊,嗯,好舒服,被爸幹完了,讓老公幹,好騷啊,我喜歡變騷,喜歡老公跟爸輪流干我…」

看著小秋第一次叫的這麼淫蕩,害我也沒堅持多久,也射進了小秋小穴里。

小秋又在那嬌喘:「好喜歡被老公射,讓老公跟爸的精液今晚一起住在小穴裡面…」

緩了會,激情過後,小秋可能恢復了理智,紅著臉趴在我懷裡就是不起來,杏吧首發我笑著說道:「幹嘛…還不好意思起來啊?」

「哼,老公,我感覺我變淫蕩了…怎麼辦?」

「舒服就好呀,再說了,跟老公一起變淫蕩了有啥關係?…」

聽我這麼一說,小秋一下高興的坐了起來樂滋滋說道:「對,就是你把我變淫蕩的…」

「呵呵,行啊,老婆淫蕩,老公背鍋…」

「老公別貧了,說真的你真的不嫌棄我變淫蕩嗎…?」

「傻瓜,嫌棄你,那我就不會讓你玩這個遊戲了啊…」

「嗯,好開心,那以後小秋就跟老公一起變淫蕩,跟自己老公一起變淫蕩,一點都不害怕…」

我笑著看了看小秋沒說話,沒想到小秋又接著說道:「嗯,真的,杏吧首發上次被爸挑逗的變淫蕩了,我都愧疚了好久,但是被老公調教變淫蕩,卻感覺好幸福…」

「呵呵,你也學會了花言巧語了哦,對了,我來哄小寶睡覺,你把剛才的經過寫給我看呀,剛才小寶老是吵,我都沒看到…」

「好的,老公哄小寶,我寫給老公看,反正明天也沒啥事…」

說著小秋穿了件棉襖外套,然後便打開筆記本開始寫道:

本來元旦假期準備好好陪老公跟小寶的,但是沒想到老公又要跟我玩遊戲,雖然我不太想玩,但是我還是喜歡聽老公的話。

於是早上就假裝吵架,真的好好玩,我看到老公拿起我們的情侶杯就往地上砸,而且還拿的是我的杯子,感覺老公好可愛,居然捨不得砸自己的,你以為我沒發現嗎?

所以我覺得很好玩,把你的杯子也砸了。然後你氣嘟嘟走了,過了會爸就過來了,看到滿地碎渣,於是拿個掃帚過來清潔。

最後就像老公說的,爸果然沒有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假裝過來安慰我,撫摸我的後背,然後手就不老實了,居然摳弄我的胸罩扣,作為少婦,作為過來人,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男女之間發出求歡的信號呢。

我緊張的等待爸的下一步進攻,沒想到的是爸居然想吻我的脖子,可能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渴望吧,感覺爸特別喜歡搗弄我的胸罩,杏吧首發而且時不時的想親我,可能是想哪天有機會偷偷脫去我的胸罩,親吻我的小白兔吧,但是我才不會那麼容易被爸得逞。

所以我就躲掉了爸的親吻,假正經的問爸:「爸,你這是幹嘛…?」

然後爸就又向我求歡了,我於是氣嘟嘟說道:「志浩敢跟我吵架,我就和爸做…」

爸一聽就高興的跑去拿套子,我也趕緊脫掉褲子,又用被子蒙上頭,因為我真的有點害羞,而且也害怕叫床時被爸聽到。

而爸自然也是駕輕就熟的插了進來,畢竟我跟爸不知不覺也做了10次愛了,我想爸可能已經非常熟悉他兒媳婦的味道了吧,想著想著我的小穴就又濕了。

爸快速的抽插著,每次力道都很猛,這讓我不自覺地想 到了老公剛才的抽插,如果說老公的抽插是一輛溫柔的寶馬,爸的抽插就像一輛狂野的越野車,奔放的在我的小穴里馳騁飛揚。

想到這,我更害羞了,才被老公插了,爸又接著插我,還好剛才老公戴了套,而且剛才小寶在旁邊,也沒盡興流出多少淫水,爸應該不知道我跟老公才做了。

淫蕩的畫面在我腦海里一幕幕上演,我感覺這樣接連被倆個男的插,而且還是一對父子,這真的好淫蕩,我難受地蒙著頭喘著,還好爸半個月沒做,沒堅持多久就射了。

雖然非常刺激,但是刺激越大,我越想老公,因為這些刺激都是老公帶來的,被爸干舒服了,我居然第一時間就想去找老公,這讓我產生了巨大的幸福感。

於是我撒嬌讓你接我,接我這個剛爸插得腿都軟了的小嬌妻小蕩婦。

但是才想到我跟老公才「吵過架」。於是我只好步行坐公交去了鎮上。

到了鎮上後我跟老公又買了一對情侶杯,可能我跟老公都心疼那個情侶杯吧,畢竟相愛的人肯定都喜歡用情侶杯。杏吧首發然後就跟老公逛了一天,沒想到晚上要回去的時候,老公這個死鬼又想跟我玩遊戲,想到短短一天可能要被老公跟爸上演大四喜,我又害怕又渴望,畢竟自從新婚以後,好久沒有一天做四次了,不知道小穴能不能受得了。但是老公你卻非常希望我這樣做,我當然不會不聽老公的話。

所以我非常「勇敢」的回到了家裡,回到了那個另外一個男人等我的家裡,回到了那個我跟爸孤男寡女的家裡,回到了那個占有過我,還時常希望再一次占有我的男人家裡。

所以我有點害怕,也有點激動,因為這意味著爸的那根大肉棒可能又要再一次插進那個本來只屬於老公的蜜穴里。

人在害怕時,會選擇逃避,但是如果知道沒有後路,沒法逃避時,那麼只能迎頭撞上去。所以當我看到爸在客廳時,我沒有選擇回臥室,而是選擇陪爸看電視。

爸自然也懂我的意思,沒過一會趁著電視里的激情戲鏡頭,又向我求歡了,但是我不可能一直這麼主動,所以我就推辭道:「志浩回來發現我跟你做了,那就完蛋了。」

我這點藉口,爸肯定會用花言巧語騙我的,如果爸這點都不會,自然也不敢爬上他兒媳婦的床了,杏吧首發果然爸說道:「不要怕,你跟志浩才吵過架,今晚不讓他做不就行了…」

「做父親的,不讓自己兒媳婦跟兒子做愛…」我心裡笑了一下,但是還是假裝氣嘟嘟說道:「志浩膽子越來越大了,晚上都敢在外面鬼混,那我也跟爸鬼混…」呵呵,多麼好的藉口啊。

說完我就叫爸來我的房間,但是爸居然說:「來我的房間,這樣志浩回來了,我就說你沒回來…」呵呵,看吧,爸這個老狐狸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盤。

我於是被爸拉到他房間,一進門我的心跳就加快了,因為這是第一次跟爸在他的房間做,說實話,我更想跟爸在我們的房間做,因為在我們的房間,我總覺得老公就在旁邊,也就不那麼害怕了。

我慌張的站在那裡,沒想到爸居然猴急地把我拖上了他的大床,還說道:「小夏,我們開始吧,等下志浩回來就不好了…」

說完,爸就開始脫我褲子,而我也是閉著眼睛緊張的任由爸脫掉我的鞋子,接著又脫掉了我的褲子,直到小穴傳來一陣涼意,我才知道我的內褲也被爸扒了。

脫完了褲子,就聽到了撕套子的聲音,爸哪裡拿的套子?難道現在已經是隨身待在身上,一有機會就會來干我嗎?

我緊張的胡思亂想著,突然一根堅硬的東西頂開我的陰唇,不用想,爸的肉棒又要插進來了,對,這是第十一次被爸插,我記得很清楚。

爸這一插就是全根盡入,被大雞巴插得感覺就是不一樣,感覺好像小穴里全是爸的肉棒,我小嘴微微張開,呼吸也急促了起來。我想蒙住頭,不想被爸看到我的狼狽樣,但是這裡的被子是爸蓋的,我覺得很髒,沒有我跟老公的被子乾淨,所以我不願意用爸的被子蓋住頭。

我就這樣毫無遮掩被爸的肉棒插了好久,直到下面的撞擊聲越來越清晰時,我才肯定我的小穴已經蜜汁泛濫了。

就在我快撐不住時,爸居然赤裸裸壓了過來,我的胸部跟爸的胸膛來了個親密接觸,對,就是親密接觸,因為此時沒有被子擋在我跟爸之間了。杏吧首發我的心中小鹿亂撞,感覺隔著厚厚的棉襖,爸都可能聽到我的心跳聲。而且奶子被爸擠壓的也好舒服,我心想這樣被干,我的一點點喘息都會被爸聽到,那樣爸就會知道我在忍著不叫床。

所以我得趕緊變被動為主動,於是我故作平靜的說道:「爸,我不喜歡你這樣壓在我身上。」

「哦,我知道了…」爸沒有為難我,果然沒有再壓著我,但是沒想到糟糕的是,爸居然抱起我的腿,像上次那樣抗著我的腿插我。

沒插幾下我就慌了,因為這種姿勢,每一次撞擊都是插到最裡面,感覺都頂到子宮了,沒插幾下,我就吃不消了,我感覺我又要叫床了。

此時我只能拖延時間,因為我知道老公很快就會回來救我,於是我又說道:「爸,我今天腿走疼了,不要抱著我的腿啊…」

「那…那…怎麼做…?」父親有點不高興的結結巴巴說道。此時他那根插在我身體的肉棒可能被我這麼一攪合,也不像剛才那麼生猛了。

「來,抱著我做…」其實,不是我本不想用這種愛人之間的姿勢做愛,而是因為這種姿勢我能控制快慢,受不了時,我可以動的慢一點。

爸當然不知道我的鬼主意,一聽我這麼說,喜出望外的把我抱了起來。杏吧首發然後我就坐在爸的懷裡了。此時爸說道:「小夏,你快動一動啊…」

於是我只好害羞的動了動,爸高興的把我抱得更緊,乳房又跟爸的胸膛貼到一塊了,而且每動一下,乳房也跟著摩擦,又讓我舒服的不行。

我心想,真該死,怎麼每個姿勢都那麼刺激,我就要被爸玩死了。這時我親愛的老公出現了,你在門外喊道:「爸,小秋回來了嗎…?」

可能是你回來時的聲音太輕,也有可能是我跟爸太投入,誰都沒聽到你回來了,而爸被你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喊,嚇得立馬就軟了,居然嚇得停了幾秒才說道:「小夏還沒回來,沒看到她回來啊…」

這可讓我高興死了,爸這根壞肉棒終於乖了,看來爸還是怕老公啊。但是你很快就走了,爸的膽子居然又回來了。

因為當我說:「志浩回來了,我要回去了…」

爸居然說:「志浩這麼晚不會來我的房間,做完再回去…」

我當然得假裝拒絕一下,就說道:「不行,你都軟了,不知道還要折騰到啥時候,等下回去晚了,志浩要擔心的…」

「不要緊,等下我做快一點,你如果現在半途走了,我半個月都會魂不守舍的…」

此時我裝成不情願的樣子說道:「好吧,那你快一點…」

然後果然如老公說的一樣,可能爸真的被嚇到了,加上我老是催他,爸果然出不來。杏吧首發然後爸居然可憐兮兮說道:「小夏,你讓我親一下,馬上就出來…」

「不行,身上的其它地方都不許碰,我們之間有約定的…要不,要不…」我說了一半沒說。

「要不怎麼樣?」爸滿頭大汗的說道。

「要不我叫床給你聽,志浩每次我一叫床,他就射了,不知道爸是不是也這樣?…」

「爸也喜歡,小夏叫床聲音最好聽了…」

「好,那我叫給你聽,你也快一點…」然後我就「嗯嗯,啊啊的」叫床了,甚至誇張的說道:「爸的肉棒好大,好厲害,小夏好喜歡…」

但是我卻故意像念文章一樣在那喊著,可能爸也感覺到了我叫床很假,所以還是沒啥起色,甚至感覺都有點軟了。

此時我不想再被爸折騰了,決定把戲演的更真點,對爸說道:「把套子拿了,再給你5分鐘,不出來,我就真要回去了…」

爸一聽樂壞了,趕緊拿掉了套子,然後快速的插進來。

這次沒有了套子的阻礙,我能感覺到自己裡面的嫩肉緊緊裹著爸的大肉棒。爸也被刺激的越來越硬,大刀闊斧的猛力抽插。

我終於舒服的發出了「啊,啊,啊,」的叫床聲,不同的是這次是真叫,但是避免爸看出我是真的叫床,我又誇張的說道:「爸,你太棒了,我好舒服,快點射啊…」

然後爸又非常兇狠的衝刺了幾分鐘,我感覺小穴都要被他插壞了,肯定被插得通紅了…杏吧首發我難受的嘴巴張開的盡情的叫著床,終於爸又把他的精液射了進來,好多,好多,好暖,好暖,好兇猛,好刺激…我被射的頭昏腦脹。

但是我還是很清醒,因為老公在房間等我,我還要回去伺候老公。我知道老公肯定看的慾火焚身。

所以我都沒休息,急匆匆說道:「我穿下衣服,爸你快去看看志浩在不在外面,我要回去了。」

「這麼急…?先擦一下啊…」

「我自己擦,你快去,不然生氣了…」

聽我這麼一說,爸內褲都沒穿,急匆匆套了條褲子,就賊眉鼠臉的打開房門去外面「打探情報了」。

而我也沒擦下面,而是迅速穿了內褲跟褲子,因為我好想老公你親眼看到爸在你最愛的女人身體里射了什麼。杏吧首發我相信老公看了肯定也會覺得刺激,所以我想自己舒服完了,也要老公舒服。

爸出去了一會就回來了,小聲對我說道:「志浩在房間,沒在客廳,你假裝剛回來就行了…」

「還用你教嗎?」我心裡想著,但是嘴裡說著:「我知道了,我出去了…」

「別別別」爸突然一把拉住我,然後說道:「今晚千萬別跟志浩做,不然志浩肯定會發覺」

「知道了,好囉嗦—」說完,我就走出了爸的房間,而爸也嚇得趕緊關了門。

隨後我敲開我們房間的房門,看到你居然在哄小寶,居然沒看監控,當時我太感動的,心想,老公真的太好了,這麼刺激的現場直播都不看,居然在哄孩子。

所以我主動把褲子一脫,心想,老公今晚不管玩什麼我都滿足你,杏吧首發我要好好滿足我的老公,所以我又瘋狂的跟老公做了起來。

小秋小手一揮,又寫了一個「完」字。

然後我愣在那半天沒說出話,小秋紅著臉看著我,問我怎麼了?

我半天擠出四個字:「太刺激了…」

「哈哈,老公我們去洗澡吧…」

「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