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神恩 (7-10) 作者:YYLF

.

【神恩】

作者:YYLF2020/09/11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七章变化

清晨,睡眼惺忪的法恩被强硬叫醒,荆纶已经备好马车准备前往公会看有没有什么任务了,毕竟越早越能抢到好任务,不至于那么劳累。

一如既往被系在门口等待的法恩打了个哈欠,低头发现路边的行人都对他指指点点,有些女生被他看到甚至羞涩低头而过,法恩承认他确实有那么点小帅但也几乎没有杀伤力的,但很快他就发现路人的眼光几乎都集中在他的下半身。

低头一看,被虐待了一整天的老二不仅没有萎靡,反而膨大了好几圈,软软的垂在两个大腿间正随风摇摆,哪怕没有勃起也有他小半个大腿粗,失去了包皮保护的粉红色的龟头更是耀武扬威般反射著太阳的晨光。

法恩撇了撇嘴,无所谓,反正也不可能会有痴女骚扰他。但他明显低估了这副身体的吸引力,荆纶拿着任务卷轴一出来就被一堆大龄妇女给围住,法恩侧耳听了听几乎都在问他能不能转手之类的问题。我可求求你做点好事吧,老子宁愿去喂虫子也不想被榨精啊。尤其是那些走路都能顿几下的恐龙,瞬间就恶心到了,如果荆纶真把他卖了他反手就跑,丝毫不带犹豫的。大不了深山密林里躲到灵气恢复的一天。

白毛少女一言不发,看了眼任务便越人而过。临近出城时法恩看到了某个大家族的捕奴队也在准备出发,车队里有多道蛮横气息,其中有两道气息甚至比荆纶都高不少,而被围在中间的马车更是透露出了恐怖的气息。捕个奴而已要不要这么大阵仗。但这些并不是法恩关心的,他发现那些捕奴队里同时也有不少奴隶,虽然微弱但却个个都散发着灵力的波动,而几个拿着兵器的女奴大大咧咧的站在队伍外边,一丝不挂的身体任由路人轻薄,几乎每个路过的人都会拍拍屁股捏捏奶子,有些不怕死的地痞甚至停下来拿木棍直接捅她们的小穴,而其中一个面容较好的更是被重点照顾。

挺拔的奶子被两个人一左一右拉扯、蹂躏、按压、拿捏,有人甚至觉得不好玩,一巴掌捎过去,看着被抡飞的奶子哄堂大笑,而她娇嫩的下体更是被折磨的伤痕累累,地痞们把附近能找到的小垃圾通通都塞进她的小穴跟菊花里面,甚至有个人拿着一个上宽下窄的玻璃瓶,硬塞进她的小穴,还一脚踢了上去。强硬堵死了垃圾漏出来的可能性。

做这些的人不过都是些无法修行的混吃等死的地痞罢了。而那个一丝不挂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女奴,却拥有地级的修为,一双浑圆的奶子被人掴的颤动不止,却只能捏紧兵器,默默承受,另一只手甚至连遮掩一下的动作都不敢,僵硬的垂在身侧。

法恩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项圈,这就是奴隶啊,随后便被荆纶的马车扯著出城而去。

以此同时,在大陆的另一端——魔界。关闭了数百年的时空之门终于洞开,在一众魔技师热泪盈眶的跪拜下。一双冰削光滑的修长玉腿先率先踏出平台,剪裁合理的黑丝长裙包裹着令人窒息的娇躯,系脖漏肩的设计更是突出圆润滑腻的香肩,一双不大却形状优美的乳房随着走动而晃动着。但那一副魅惑众生的俏脸此时却布满不耐的神色。如果法恩在这里的话,一瞬间有多远就跑多远,打死也不可能接受这个任务,因为这个魔女就是上一世轻松虐杀他的魔域公主——戈舞。

法恩愣愣的看着荆纶用一头魔狼幼崽的鲜血涂在他身上,从上到下,从头到尾,连他的鸟儿都没放过。随后再解开他的铁链,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嗷呜…】远方响起一阵悲鸣——其中母狼悲痛欲绝的感情喷薄而出,法恩撒腿就跑,转眼间就扎进了森林里。

好几道风刃每隔一段时间就从身后突袭而来,尽管已经失去灵力,但法恩敏锐的感知并没有丢失,每次都险而又险的避开,然而狼群的逼近却是无可避免的。唰唰——细微的几声剑刃破空的响声被很好的掩盖在混乱的环境中,法恩耳朵抖了抖,荆纶在利用狼群追击的空隙从狼群的尾部偷袭,不断的逼近狼王。

强劲的心脏不停的给他伤痕累累的身躯供血,一股股力量从身体深处蓬勃而发,曾经弱小逃亡的记忆重现脑海,在树枝飞跃而过的身影越发灵动,如果有人知道这个跟死亡赛跑的人仅仅只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那么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因为这种借力使力在树枝跳跃的技巧非地级修为是使不出来的。但伴随着阳光越来越强盛,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神似乎放弃了法恩,尽管他一直没怎么好运过,法恩一跃而出,打了几个滚躲过了两道风刃,停在了悬崖边上。望着断崖下滚滚而流的长江,起码上百米,掉下去九死一生。再回过头看着围上来的狼群,风刃已经在最前几头魔狼的嘴里蓄势待发了,法恩逐渐握紧了拳头。

嗖嗖嗖,三道风刃成交叉状劈向法恩,避无可避了。一瞬之间几乎用本能避开了致命区域,眼角的斜光刚好看见荆纶偷袭狼王,一剑砍下了狼头。

硬抗三发风刃,顿时鲜血直流。法恩踩空一步,身子一歪,差点掉下去。仰头冷冷地望着身后滚滚长江以及前面围过来的狼群,五指在石峰上生生抠出五道血痕,深入骨髓的刺痛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以至于没有晕过去。

实力,在任何年代都是行走的通行证。男人漆黑的眼眸里倒腾着令人惊悚的雾气,仿佛一种无名的力量奔腾而出,但就外观而看依然是一副濒死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灵力波动。

突然狼群一阵骚动,怎么,终于知道你们的王死了吗,法恩眼光往后一掠,突然看到一道身形被扯著一只手拉起,直冲密林。随后便爆出数道激战的气息。法恩愣了愣,如果没看错的话,那道被扯走的身形俨然是荆纶,看着被留在原地的狼王尸体以及漆黑大剑,法恩眼神逐渐严峻。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啊,然而不得不说强者激战的气息确实轰散了狼群,间接救了他一命,想着便往狼王尸体里面钻。

荆纶一剑砍下狼王的头,随后右手插进头颅拉出一个魔兽结晶,任务完美结束。少女把剑一插便看了一眼她的奴隶,应该没死吧,刚才跑的挺快的应该没这么容易挂掉。心神放松的刹那,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右手手掌心爆出,以至于拿捏不稳魔晶。荆纶愣了不到零点三秒就要去拔剑,然而已经迟了,整个身体被穿过右手手掌的铁链拉飞,直接拉往密林。

……

第八章王现

被扯走的一瞬间荆纶就感觉事情失控了,左手立刻附上铁链想要强行扭断。然而破风而来的拳风,强硬打断了她的动作。

闷哼一声,左手硬接拳师一记重拳,立刻就后悔了,被扯往前飞的身子在半空中被拳头直接击退,打断了几根树木后落到悬崖边上。

【咳咳咳……】挣扎著站起来的白毛少女被铁链一扯,力气不大,仅仅是把她右手拉起来的地步,显然她的敌人是想羞辱她。

看着从深林里走出来的两个散发着大师级气息的拳师,荆纶瞳孔一缩。她虽然拥有大师级佣兵证,但那是因为她挥舞的大剑拥有恐怖的杀伤力,堪比大师级。但她现在却无剑在手,而她仅仅只是个刚晋级没多久的师级罢了,荆纶往密林方向看了看一直没现身的拉链人,决定赌一把。

说干就干,荆纶冲向左边的大拳师。修长的秀腿一跃而起蹬向对方的头颅,后者防御的时候右边的拳风如期而至,荆纶故意伸出右拳,作出想要格挡的样子。果然一顿巨力的拉扯瞬间拉开她的右手,准备硬吃右边大拳师的一记左勾拳,右手顺势一拉,顺着铁链的拉力就往拉链人飞驰而去。而右边大拳师一惊,变拳为爪,但分毫只差仅仅扯掉了荆纶的斗篷而已。

铁链的拉力为之一泄,拉链人没想到会有如此一计。但此时的荆纶早已完成蓄力,半空中纤腰一甩,凝脂般雪白的左腿纵劈而下。

【轰…】宛如炸药爆裂一般的轰鸣,强烈的气云爆裂开来,一道雪白的身影倒飞而出,少女的脸孔映射着惊恐的表情,倒地吐血不止,显然受了不少内伤。

气浪散去,一个握著铁链的黑袍人缓缓漂出,墨绿色的眸子布满了戏谑。浑身散发出的令人绝望的恐怖气息——王级。那是已经超脱凡人的不可逾越等级,凭借肉身即可踏步虚空,稳步占领优势地带。

森林里慢慢走出不少拳师,大部分都跟她一样是师级,其中也有不少奴隶,逐渐把白毛少女围在中心。而躲在狼王尸体里只露了一双眼睛的法恩看到那熟悉的三重剑标志,微微眯起双眼,是出城时看到的捕奴队。

一个拳师慢慢走到吐血的荆纶身前,一把捞起柔顺的长发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后者精致的五官布满痛苦的血色,娇嫩的口鼻不停的往外溢出血迹。硬抗王级强者一击居然还能出气?拳师顿时佩服不已,但佩服归佩服,少爷的命令还是得执行的,拳师淫笑着捏住荆纶皮甲的领子用蛮力一撕。

【刺啦】一声,荆纶雪白的半个酮体瞬间暴露在众人眼光下。盈盈一握的雪白腰身、刚有所成长的小乳鸽、纤白的香肩、以及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瞬间让一众奴隶纷纷抬鸟致敬。微风拂过娇躯让意识模糊的荆纶瞬间清醒,侧脚猛踹前面的拳师。后者顺势放手往后退,一双泛著淫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荆纶裸露的小奶子,好戏才刚刚开始。

清醒过来的荆纶双手急忙掩住胸脯,精致的五官布满血色,那不是受伤外溢的血,而是酮体暴露在阳光之下羞耻的充血。法恩首次在这个骄傲到天地坍塌都若无其事的冷漠女孩脸上看到少女般的感情,但很遗憾,这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穿过右手手掌的铁链猛然一拉,拉起的右手直接把荆纶身子扯歪了一下,完美防御的乳房也变得不那么完美。暴露出的一丁点乳肉都能让众多奴隶热血沸腾,此时左手掩胸右手被制的荆纶看着逐渐围上来的拳师,银牙微微颤抖。父亲的嘱咐、家族的遗愿、族人的期盼一一闪过她的脑海,她怎么可以倒在这。

折腰微步,一脚踢翻一个扑过来的拳师,莲藕般白嫩的双腿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一瞬间的挥舞让众人无法接近。

再次击退一个拳师,旧力刚褪新力未生的一刹那,铁链传来一阵巨力直接把人偶般的少女扯的一个趔趄,能有这番眼力的人只有超过众人实力水平线的王级。

还没站稳就面对侧面传来的拳风,荆纶褐色的明眸闪来一丝决裂。猛然松开一直护着乳房的左手,左跨一步一把抓住左手边拳师的手臂,反手一拧。咔嚓一声,关节齐碎,后者杀猪般的惨叫这才传出。

既然已经放手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荆纶守攻一变,首次展现出对同级乃至越级的超强压制力。一众拳师顿时感觉无从下手,而没事做的奴隶们则看着荆纶因为极限运动而香汗淋漓的娇躯撸管,更有一些奴隶看着少女湿漉漉的奶子飞舞著甩出汗滴的景色直接射精。

一声哨声传来,拳师们的齐齐变换攻势,围住荆纶展开上下六路的攻击。随着哨声传来的还有险些能把她拉倒地的巨力,看着拳风铺盖而至,荆纶情急之下只能用左手护住脑袋,然而没有丝毫保护的娇躯顿时沦为欲望的沙包。纤腰细腿、平坦的小腹跟白嫩的香肩均被轰击,润湿的奶子跟被包裹在短裤下的小穴更是被重点照顾。一击重膝直接顶向她的小穴,人偶般的少女直接被顶飞,但脚步刚刚离地侧面一个肘击就轰在她的左乳上,仅仅只有男人手掌大小的乳房根本起不到任何缓冲,胸脯一陷,冲击力直轰心脏。

荆纶眼前一黑,供血被强行中断。随着锁骨被人直插,双手瞬间软弱无力,最致命的是有人一击手刀劈中了她的颈椎,尽管没晕但也全身脱力。混乱中一个拳师趁机拉着她的短裤用力一扒,连带蕾丝内裤一起扯断,让少女的身体赤裸裸地暴露在拳风之下。

等众人打完散开时,娇小的少女已经趔趔趄趄。雪白的酮体布满青紫色的伤痕,两个浑圆的乳房被打的通红,裸露在微风下的小穴更是渗出鲜血。然而此时的荆纶连遮掩的力气都没有了,分开的双腿再也无力支撑,一下子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得喘气,双手无力垂在两旁,任由众人用猥亵的目光侵犯她赤裸的娇躯。

身体一松,她感觉有人架着她的腋窝把她整个人离地提起。微风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让她微微颤抖,面对众人淫邪的目光,荆纶脸色一红,急忙用手遮住裸露的肌肤,但显然纤细的小手臂最多只能遮住主要的三点,赤裸的肉体在阳光底下反射著雪白的光芒。

人群稍微分开一个口子,黑袍人飘了过来道【战神殿在哪?】远在悬崖边上装死的法恩跟有气无力的荆纶同时睁大眼睛。前者在震惊这个白毛少女居然是战神殿的人,也就是战神的族裔。后者在震惊只在家族里流传的传说怎么可能会被外人知道。

……

第九章受辱

被触碰的回忆瞬间激荡少女的内心,那如火一般的晚上,被焚烧的族人,被嘱咐的少女,濒死的父母一一浮现。

传说中;战神降临世间,为世人带来勇气与意志,让羸弱的人类拥有强大的身躯跟不屈的战意,对抗黑暗的存在。自从战神沉睡以后,战神一族就逐渐衰落,族内的人惊恐的发现空气中流淌的神力不知何时起消失殆尽,而能修行的人更是逐年减少。原本能轻松达到圣级的战神一族,在沦陷的最后日子里也仅仅只诞生了两位王级而已。

一位是她父亲,另一位……白毛少女注视着眼前这个黑袍男子,褐色的眼眸瞬间充斥疯狂的血色。

愤怒几乎在一瞬间燃烧过荆纶的每一寸细胞,雪白的秀腿一脚踢向对方的头颅。白沙不闪不避,仅仅一摆手,破风的威压被庞大的灵力生生压下。荆纶脸色邹然扭曲,纤细的小手浮现阵阵波浪,那是空气中被压缩的灵力汇聚而成的庞大压力,荆纶的左手率先被拉开,平直在身体一侧,接着是右手,依然被平直拉到右侧。少女刚刚遮掩没几十秒的青春肉体再一次裸露,接着是身子,然后是下半身,白沙还很恶趣味地把少女的双腿双双扯开,将少女洁白无瑕的小缝隙展示得一览无遗。背后插著少女腋窝的拳师收手后退,但荆纶却没有掉下来,少女象牙雕像般赤裸的肉体像个精美的艺术品般被钉在浮空几十厘米的位置。

荆纶已经憋红了脸,手臂开始处处显现粉红色的压痕,少女企图用自身的力量来抗衡那非人的伟力,但显然这是徒劳的。任她如何催动自身的灵力,整个身体依然纹丝不动,荆纶明显感到那些戏谑的眼神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羞人的地方,甚至还评头论足般上下扫视。

王级,汇聚的灵力几乎能以肉眼可见,不需要任何技巧,不需要任何神器,不需要任何战术,单单一手灵能压迫就能撇开王级跟凡人的差距。

【看来你猜到了,我可爱的侄女……】黑袍人掀开头罩,俨然拥有跟荆纶一模一样的白色头发。

【我再问你一次,战神殿在哪里?】白沙捏住荆纶的奶子,往上狠狠一提,被灵力压的动弹不得的荆纶一下子扭曲了精致的小脸,尽管如此,依然愤怒地直视着她的叔叔——白沙。

【呸……】迎接白沙的并不是愤怒的呵斥,也不是求饶的答案,而是不屑的唾液。白沙任由唾液从面部流淌而下,缓缓浮现出残忍的笑容,转身而去。

一个拳师接替了白沙的位置,运了运拳,朝荆纶一笑。下一秒乱风暴雨般的拳头直接砸到荆纶的裸露的乳房上。如杏子般大小的娇嫩乳房根本经受不起任何打击,颠飞、跳跃、颤抖、左右分散、上下悦动、集中聚拢。无论如何躲避的半球都都犹如被绑在空中的沙袋一般无限回归原来的位置,甚至还没回到就被打的进行下一轮的不规则运动。强烈的轰击透过没有任何缓冲力的乳肉,直冲心肺。荆纶眼前逐渐发黑,心脏几乎已经停止供血,肺部还没吸进氧气就被打出来,在昏厥的最后关头,对方停了下来。

此时的荆纶几乎已经成为真正的人偶,一双乳房充得血红,尽管被残忍对待,但一双粉嫩的小乳头依然坚挺的朝向众人,仿佛嘲笑众人的无力,又仿佛期待着更强烈的对待。

突然下半身一松,自胸部以下的灵能压迫被撤离。荆纶两腿一泄自然而然的垂下,然而就算挺直脚尖依然碰不到地面,赤裸的下半身在空中无力扭捏,晶莹的白虎小穴无遮无挡。

【你们,能不能操到就看自己本事了】随着白沙一声令下。围在旁边打飞机的男奴们顿时惊喜欲狂,一瞬间所有的奴隶几乎都用连滚带爬的姿势冲了过去。

那雪白的肉体,娇嫩紧闭的小穴,圆润的小屁股,纤细的腰身,血红的乳房,以及那几乎国色天香的精致五官,那根本不可能是他们能够碰到的女人,刚才仅仅只是围着看就已经射的七七八八,几乎没有哪个奴隶会妄想着能够碰到。此时一些行动较缓的奴隶就是射太多了,以至于无限懊恼看着往前冲的其他奴隶。

听到白沙的口令,荆纶瞬间惊醒,疯狂挣扎了起来,然而就算全盛时期的她都挣不开灵能压迫,更何况现在这重伤濒死的状态。无力的秀腿只能踢开前面几个奴隶,他们都仅仅只有黄级的实力,平时一脚都能踢半残一个。现在只能击退,不痛不痒的攻击让七八个奴隶几乎血性上涌,其中一个看着荆纶下体不断的踢击,而纹丝不动的上半身仅有奶子在激烈的颤抖时,突然心生一计。远远一个助跑,进近一步跳跃骑到荆纶的肩膀上,一双大腿夹住她的脖子,漆黑的大鸟更是直接拍到后者精致的五官上,常年不洗的肉棒充斥着男性特有的精液的骚气,熏的少女几预昏厥。

荆纶看的真切,在对方的肉棒拍到她脸颊的时候,张口就咬。然而大张的胭脂小嘴还没来得及咬下就被无处不在的灵力固定的死死的,张开的津口就仿佛欢迎肉棒插进来一样。奴隶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看见后者张开了嘴根本想也不想,双手抓住荆纶脑袋后面的柔顺秀发猛然一插,深入喉穴。

【啊…】喊出仿佛来自灵魂最深处的快感,骑在头上的奴隶疯狂的在荆纶的小嘴里抽插了起来。此时在正面看来无比的违和,一个赤裸的纤细少女的身体被禁锢在半空,一双秀腿在无力的阻抗周围的人接近,颤抖的乳房显示著主人及其激荡的内心,而原本精致的头颅反而坐着一个比她身躯还要大一圈的奴隶,正在进行一场平时难以看到的交合。

再次被踢开的奴隶终于学会了战术,前后左右分散同时扑过去,目标并不是小穴,而是她修长的双腿。被疯狂口爆的荆纶只能无力踢开其中两个人就被其他奴隶紧紧抓住了凝脂般的玉腿,左右横拉成一字马。自此,她无毛的娇嫩小穴终于暴露在众人眼中,渗著血液的阴道根本就像早以准备就绪一般欢迎肉棒的抽插。

尽管她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但当无力的双腿防御分崩离析时,褐色的明眸缓流下了愤怒的眼泪。脑袋上的奴隶怒吼一声,按著荆纶的面颊紧紧的贴在他的阴毛上,被不断吞咽的喉咙压迫弯曲向下的肉棒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直达胃袋。随后仿佛不知疲惫一般继续抽插,因为他知道以后都玩不到这种等级的女人了,抓紧多射点。

还没来得及从精液灌胃的中反应过来,菊花猛然抽搐,一根热气腾腾的肉棒冲开她的肛门,瞬间就把扭曲的直肠插成肉棒的形状,撕裂的肛门鲜血直流,但却作为润滑剂间接帮助施暴者的行动。

尽管如此,荆纶的心神依然在小穴上,肉棒并没有让她等太久,一个粗大的龟头在她阴道口碰了碰,仿佛确认位置一般,随后猛然往上一冲,结果因为小穴太窄了没冲进去,沿着阴唇划了出去。

荆纶的心神被下体的肉棒弄的七上八下,这时候她多么希望白沙喊个停。但当下体被两只手强行掰开并被一根火热的东西顶住时,少女的眼泪再次涌出。

第一次滑开的奴隶也不懊恼,这么Q弹的小穴生平所见,就用两只手强行掰开两片粉嫩的阴唇,肉棒混著血迹就捅了进去,但一瞬间捅破了什么东西。奴隶当场一愣,抱着纤细的腰肢不敢置信地看着少女一瞬间疯狂颤抖的酮体。居然是处女?他一个奴隶居然能摘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师级少女的第一次?奴隶的视野上抬想要看看少女此时的表情,但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个硕大而肮脏的屁股顶着少女的脸蛋在疯狂口爆,那也代表着她根本不知道她的第一次是被谁拿的。奴隶咽了一下口水,作为她的第一个男人,本该保护她不受到任何伤害,但他只是个奴隶,什么都给不了她,甚至这个被初次开苞的肉穴,等一下也不会得到任何怜悯,他离开之后后面补上来的人自然不会知道她是处女,只会感叹她被开苞的蜜穴异常紧致。而他唯一能做到,就是狠狠地肏她,让她好好记住她第一个男人的肉棒的形状。

抱着荆纶脑袋口爆的奴隶一瞬间就察觉到后者美妙的喉咙开始疯狂紧缩吞咽,爽的他想要射精,但其实他已经射不出什么了。

荆纶仿佛风中残烛般扭曲著身体,被拉开的双腿动弹不得,下体两个稚嫩的穴口无遮无掩正在被两个奴隶疯狂抽插。头上的奴隶已经被拉了下去,下一个还没来得及爬上来。她的第一次,天为被地为床,被一群奴隶当成人肉三明治一般夹着完成的。

尽管刻意回避,但身体却把每一寸被强暴的细胞感觉忠实的回馈给她的大脑,被肆意拉扯的乳房,流淌着白浊的口舌,被拉拽的秀腿,以及被操到扭曲变形的肉穴。少女那精致的容貌不停地变换著表情,有懊恼、悔恨、不甘、愤怒等等,但大张的津口却说不出任何话,只能不停地流下肮脏的精液。

……

第十章荆沦

人偶般的少女双手被灵能固定的纹丝不动,凝脂般的秀长大腿被前后两人架成反W型,形成倒三角锥一样角度的下体被两人一前一后疯狂抽插。犹如在滔天巨浪中上下翻腾的小船,一会被肉棒顶上去,一会又被双手握住腰肢按下去。每个人的肉棒都近乎有她半个身躯厚,一前一后两个肉棒几乎把菊花跟小穴捅穿,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两个奴隶的肉棒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热量以及力度。

当精液在她子宫跟直肠同时爆发的时候,荆纶已经被折磨的近乎失神。但没有给她任何休息时间,刚刚射完的奴隶立刻被拉开,一根肉棒接着一根肉棒不断插进她的下体里面。

等所有人都射的几乎走不动的时候,众奴隶终于微微散开。可怜的少女已经昏了过去,大张的双手洁白如玉,几乎没怎么被对待,而自头部往下则布满了粘稠的精液,一双被禁锢的津口不断涌出精液,滴滴答答的低落到血红的乳房上。前一刻还冰清玉洁的少女,此时下体却一片狼藉,精液混合著血液不断的从下体涌出,沿着洁白的大腿流向地面。

白沙走近,松开对方嘴里的禁锢,拍了拍对方的脸颊,反弹过来稚嫩的手感让人流连忘返。

【最后一次,战神殿在哪?】荆纶悠悠转醒,脑子里晕乎乎的,浑身上下都仿佛散架了一样,下体已经失去知觉。白沙也不急,右手缓缓附上荆纶的左乳,粗糙的掌心揉捏著敏感的乳头,手心里传来鸡蛋羹般嫩滑的触感每时每刻都在撩拨他暴虐的内心。

失神的少女头部稍稍一歪,津口微闭咽了咽喉咙。白沙把耳朵凑了过去,想说什么了吗?

【……呸……】伴随着有气无力的吐息一起出来的是一口奴隶的浓精,精液与其说是吐出来的更不如说是流出来的,刚出口没到几毫米就顺势滴落到右乳上,把奶子轻轻荡了一下。但主人极其轻蔑的感情,已经非常清晰的传达给了白沙。

白沙笑了,笑得有些癫狂,双手轻抚著少女的酮体道:【叔叔我其实很喜欢你,我不怪你,错的都是那些老顽固。】右手抚摸著精致的面颊,沿着锁骨一路滑过荆纶的奶子,顺着纤细的腰肢捏住翘挺的小屁股:【你刚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当时的你就跟现在一样光溜溜的可爱】荆纶脸颊突显出一轮潮红,显然被拉扯的记忆瞬间让她想起自己依然赤裸的事实,看着众人泛著淫邪的眼光,强烈的羞耻心开始轰击少女的心神,重伤以后,这种无力的感觉几乎铺天盖地。

【你知道你小时候有多么调皮吗,我把你举高高的时候你还在我头上撒尿】白沙的右手稳稳下移,两个手指同时插入荆纶的小穴跟菊花,隔着一层软肉慢慢揉捏。

荆纶凝脂般洁白的双腿却仿佛上了岸的鱼一般作著毫无意义的扭动,却根本无法阻止后者作恶的双指揉捏她的双穴。一股奇妙的感觉冲上心头,荆纶内心一痛,她知道那是什么感觉。被众奴强暴的肉穴只有痛,但感官的防御在后者拉扯的回忆以及高超的手法下几乎当场崩溃。荆纶脸上的潮红遍布脸颊,不要,停手……,白沙仿佛听见了少女内心的呼唤,微微一笑。双指在少女颤抖即将停止的瞬间停了一下,然后猛然上冲,拿拇指跟食指的指甲捏住双穴中间的软肉狠狠地往下一刮。

【嘤……】少女津口大张,几乎同时银牙一咬,死死地咬住呼之欲出的呻吟。尽管在她看来她守住了最后一线,但褐色的眸子闪出错乱的讯息以及僵硬绷直的秀腿,无一不不向众人透露出可怜的少女——高潮了。

【你三岁开始练剑,六岁掌握剑术,十岁学会剑势,十四岁初掌剑法,不得不承认你真的个天才。】一边说一边用掌心抚上著少女的掌心。

【若再给你几年,恐怕连剑心都能练出来吧……】荆纶的明眸闪过一丝慌乱。

白沙话没说完,十指紧握,把少女的双手掌骨直接捏碎。一股钻心的疼痛直冲神经,冲到口鼻的闷声被荆纶一口咬回,精致的小面布满扭曲,就是不吭声。白沙眉头皱了皱,貌似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随后不再手下留情,沿着少女洁白无瑕的手腕开始,尺骨、关节、上腕骨、肩胛骨、锁骨寸寸捏碎,没给后者的洁白的双臂留下哪怕一厘米完好的骨头,唯独留下十根完好的手指骨。

【嗤……】血气直冲心头,扭曲的小脸终于蹦不住体内横冲的血气,混著奴隶的精尿一口喷了出来,明媚的眼眸里充斥着愤怒的萤光。但依然不肯低下她的头颅,就算是死她也绝不求饶。白沙笑了笑,这才对,这才是他骄傲的战神一族的后裔,摆了摆手转身离去。随后一个拳师拿着一个黑色碳钢项圈走上前来,荆纶精致的小脸首次出现惊慌的脸色,她知道那是什么,她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顿时疯狂挣扎起来。拳师戏谑地任由少女甩著精液的双腿作出无力的抵抗,随后便把项圈狠狠地按在荆纶的小穴上,混著精液一路往上,滑过小腹,压过乳房,直达颈部。随着咔嚓一声,响起的声音代表着王级以下绝对无法解除的命运的禁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幽深的密林里传来少女不甘的嘶吼,像是对命运的抗争,亦或者是对命运的诅咒。白沙看了一眼昏厥过去的少女,这次是短时间内无论如何都唤不醒了。

接着,还有一条狗,白沙随后往悬崖边上狼王的尸体望了一眼。法恩瞬间就有一种被人锁定的感觉,无奈一笑。王级,果然没那么好糊弄啊,便挣扎著从狼王的脖子处爬了出来,鲜血淋漓,有他的,也有狼王的。法恩看了眼人群里面昏迷的荆纶,刚才还骄傲到不可一世的巨剑少女已经被剥去所有的骄傲,赤裸的身子布满了奴隶们白浊的精液,纤细的脖子上甚至还被锁上了跟法恩一模一样的奴隶项圈。

一众拳师集体一愣,居然还有一个人躲著看完了全程。刚想将功补过时,后者面对众人展颜欢笑,笑得阳光灿烂,随即朝着波涛汹涌的悬崖江——终身一跃。

左右大拳师望了一眼白沙,眼里满是询问,后者摇摇头。

【垃圾罢了,收队回城,去岩镇。这小妞在圣城还有点残留势力,不要惹事生非。】一众拳师随即收拾东西准备回府,这次行动仅有一个倒霉蛋碎了关节骨,其余人基本无伤,却捉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师级的少女,赚翻了。一个拳师把昏厥的少女捞起,后者沉睡的模样像极了精致的人偶,长发及臀,异常的柔顺。但他总感觉哪里有点违和?

上上下下巡视著赤裸的少女,最终凝视到少女一双凝脂般的修长大腿下穿着的皮靴,顿时恍然大悟,违和感原来在这啊,随即一把扯掉荆纶的皮靴丢进江里,将少女脱的彻底赤裸,带上了著项圈就意味着她以后再也不需要穿什么衣服了,男人把玩了一下仅如男人手腕大小的的玉足,真是人间极品啊。随手便把荆纶丢给一旁准备上路的奴隶,后者狂喜,甚至不顾行李直接接住少女狂吻了起来,丝毫不介意后者脸颊上遍布的血丝……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