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 (20) 作者:日光美少女

.

【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

作者:日光美少女2021/04/23发表于:SexInSex

第二十章:大家期待已久的一树梨花压……嗯?

听到开门的声音,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贝贝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浑身颤抖了一下,转过头一看,是一个身材高大壮硕、带着面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她身体向后缩了缩,有些发白的嘴唇抿得紧紧的,没敢说话。

张喜见她一副警惕害怕的样子,先用七号机所能发出的最温柔的声音说道:“贝贝你不要怕,是陈小汐委托我来救你的。”他这也是利用了一下五号机掌握的一些心理学技巧,和人谈判或是讲事情的时候首先要取得对方的信任,而贝贝除了自己爸爸妈妈之外最信任的就是小汐和李俊鸿了,如果说是她爸爸妈妈叫自己来的,有可能会被她怀疑是查了档案来骗她的,说李俊鸿又不可能,所以说小汐最合适。

果然贝贝除了有些惊讶,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害怕了,但还是有些警惕的问:“你是谁?”她可能是太久没说话了或是哭得太多的缘故,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张喜在沙发另一头远远的坐下,保持了一个能令她感到安全的距离,然后张口说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小汐的哥哥陈凡。”

“啊!?”贝贝那张本来有些木然的小脸上微微一愣,对这个回答非常的意外,如果此时是李俊鸿在和她说这句话,她肯定娇嗔道“你又在说什么鬼话!”然后一记小粉拳就锤过来,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面对陌生的人,她还是老老实实的问:“小汐的哥哥不是被人……”

“说来话长……”张喜开始和她讲起自己魔改过的故事,暂时避过欧阳澜和孕妇没讲,然后把自己的“灵魂融合”异能设定为每融合一个人、再去融合下一个人时新的灵魂所在比重就会衰减,所以在他的描述中,自己现在的灵魂比例是陈凡40%、李俊鸿30%、王永恩20%、郭铁刚10%。

张喜这一通话足足讲了将近两个小时,嘴都有些干了,他却没注意到贝贝听他讲完那些为了让她相信自己是李俊鸿而说的、只有两人知道的那些秘密,甚至包括两人爱爱时的一些小片段之后,小脑袋就已经宕机了,里面一直重复著“他是李俊鸿、李俊鸿没死、李俊鸿转世了……”。

当她从这种复读机状态恢复过来时,张喜已经讲完了王永恩这段故事,她甚至没有听到张喜有些隐晦的暗示自己吃了徐韵婷甚至和钱芳“谈了一段恋爱”,然后就听他开始讲到自己变成郭铁刚了,是这个岛的大boss,是来这里救自己走的,而且已经帮自己狠狠教训了那个欺负她的坏女人……

张喜正和她讲到自己刚才已经“感谢”了帮助她的吴医生,一会儿会带她一起走,同时心里正琢磨著怎么隐瞒自己睡了吴静雅(而且她还是为了救贝贝主动献身)这件事的时候,贝贝忽然瘪了瘪嘴,然后哇的一声大哭的扑进了他的怀里,嘴里念叨著啥根本就让人听不清,仿佛从李俊鸿车祸后她所受的所有委屈全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化作鼻涕和眼泪流在了张喜胸前。

张喜此刻也老泪纵横,搂着她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大手在她消瘦的后背上轻轻的拍著,心里也有些庆幸贝贝能这么快的相信自己、并且没有像自己担心的那样害怕或怀疑自己这个“融合怪”,他却不知以贝贝蠢萌的脑回路,她脑中的逻辑是这样的:1、他连那些事都知道他一定就是李俊鸿;2、李俊鸿没有死太好了;3、李俊鸿不会骗我;4、李俊鸿来救我了,YEAH !

贝贝把脸埋在张喜胸前,从开始的哇哇大哭,到吸一下鼻子然后小猫般“嗯~~~”的哭一声,然后又只剩小声的抽泣,最后竟然睡着了。张喜胸前的衬衣已经湿透了一大片、感觉黏糊糊的,看着蜷在他怀里睡着的小可爱,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慈父的微笑。

他这具57岁的身躯,年龄上和贝贝的爷爷差不多大了,此时小萝莉正骑在他的大腿上,相比他186CM、100KG的庞大身躯,贝贝小小一只窝在他怀里,真像个撒娇的小孙女一样,让他感觉怪怪的,腿也有些被压麻了,他正想着把贝贝抱到床上去睡,身体的某个部位却行动更快的站了起来,隔着宽松的短裤好巧不巧顶在了贝贝张开的双腿之间那娇嫩的坟起上面……

只见本来就没睡踏实的小贝贝一下子就被他给顶醒了,然后有些懵懵的向下看去,张喜暗骂一声该死,都是因为刚才和吴静雅只做了一半,他可没有用老坏逼郭铁刚这具自己浪完就准备毁掉的临时身子祸害自己小女友的打算,虽然他已经被自己夺舍魂飞魄散了,但如果用他的身体来和贝贝或小汐做那事……张喜还是会有种吃了大亏的感觉。

贝贝这时也想到了自己被什么顶到、然后忽然就想起了之前和他的那些荒唐的……她的小脸就红了起来,刚哭过的大眼睛有点肿,但是看上去水灵灵的稚美可人,她痴痴的看着张喜,声音沙哑、还稍带点哭音的说:“我能看看你现在长什么样子吗?”

张喜自然痛快的把面具摘下来,但他这张陌生的、看上去40多岁的老脸自然没什么观赏性,眼如铜铃、狮鼻阔口,不笑的时候吓人,笑的时候渗人,平时用来装斯文那副平光眼镜他嫌麻烦也没戴,所以面对小女友审视的眼神时他显得有些没自信。

“好丑……”果然,贝贝做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就是伤害性有点强,她还嫌表述不够准确,又补了句:“又老又丑!”

张喜忽然变得没那么心疼她了,还有点想打她的小屁股,他老脸显得很不高兴的问贝贝:“那你是不是就不爱我了?”

“谁说的?”贝贝鼓了鼓小脸,被他这么说很不开熏,然后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眼睛一闭就吻了上来,嘴唇虽然有些没了血色,但还是那么柔软甜美,她吻过之后,就大义凛然的问道:“这下不会怀疑了吧?”

张喜心说不怀疑才怪,你吻我的时候眼睛闭那么死、眉头还有点皱,然后现在说话这么硬气、眼睛却不肯直视我……不过他也没有纠结这些,让小萝莉一下子接受一个“爷爷”做男朋友,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他叹了口气,脸上却笑了起来,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我从来就没怀疑过你,和你开玩笑的。”

他却不知他在这句话前叹的那口气深深刺痛了贝贝,她现在心想“李俊鸿现在忽然变成一个中年大叔心里一定很难过,他是来救我的不能伤他的心”,然后她性子里那股倔劲儿就上来了,心说我贝姐发起狠来连自己都怕,大叔就大叔,怕个卵……然后她小拳头一攥给自己鼓了个气,从张喜的腿上滑了下去,毅然决然的拉下了张喜的短裤……

“嗯!?”张喜一愣,心说你这是在做什么?他还没来得及问,贝贝就已经跪在地上用小手握住了他挺直的老鸟,然后把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张开小嘴一口把它含了进去……

张喜都惊了,不明白贝贝为什么会忽然给自己口交,可是他刚从吴医生小穴里拔出来不久还没有洗过啊,上面还沾著两人的淫液和吴医生的处女血……当然贝贝也闻到了上面的味道怪怪的,但她也没有嫌弃,只当是中老年人都是这个味道,虽然有些让人犯恶心,但毕竟是自己的爱人啊!她这段时间跟在吴医生身边,不知不觉也沾了点圣母内味,反而吸吮得更卖力了。

看着小女友一脸认真的舔著自己那根老脏鸟的样子,张喜心里有些怪怪的,既觉得有些亵渎了她,又隐隐有种说不出来的刺激感……不过他还是不忍心叫贝贝这么作践自己,于是说道:“贝贝,快吐出来,我那里脏。”

贝贝听了却更想好好表现自己的决心给男友看,吃得更努力了,因为七号机的肉棒比四号机的要大上一号,她尽全力也只能吞下上半截用小舌猛吸,小手却无师自通的握住了下半截配合着捋动,技术娴熟得让人心疼,张喜都怀疑她在岛上这些天是不是受了什么训练……

哎……张喜叹了口气,也只能随她去了,而且她这副扮成小dva给自己舔肉棒的样子,也令他有点欲罢不能,精神和肉体上都非常的兴奋和愉悦,他深情的看着自己胯下那张最近消瘦许多、此时还因含着肉棒两颊凹陷的瓜子小脸,也是有些动容,心想她一定是感动于自己的英雄救美,才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报答自己,真是个既懂事又讲究的小姑娘啊。

随着快感渐渐加剧,张喜刚才就已经被吴医生弄得70%的高潮进度条又快满了,他开始发出粗重的呻吟声,嘴上也没忘提醒她:“贝贝,我要来了……”

小萝莉这时候已经吞吞吐吐了半天,像个啄木鸟一样的小脑袋都快晃晕了,想努把力来一套必杀技,却有些使不上力,急的她赶紧把肉棒吐出来,小手用力握住它飞快的捋动,然后张喜精关一松,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就射在了她稚美可爱的小脸上……

贝贝虽然被颜射得脸上都是精液,连眼皮上都挂了一些差点糊住眼睛,但她还是非常尽善尽美的继续努力把残余的精液都挤出来,最后还用小嘴嘬了一下,才仰起小脸自豪的看向自己男朋友,等着他夸自己。

张喜看见她纯真小脸上满是自己陈年老精往下流淌的样子,千言万语也只能汇成一句话:“亲爱的,谢谢你……”

见到自己的工作受到了爱人肯定,小贝贝欢喜的抱住了他撒娇,就是姿势有点奇怪,她搂着张喜的腰,脸却埋在了他的胯下、正贴着他已经软下来的肉棒,脸上那点精液又蹭了回去,糊的他阴毛上面都是。

没想到贝贝蹭了几下,肉棒就又有了精神,仿佛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猛兽闻到了鲜嫩多汁小动物的味道,顶在了贝贝的脸上。结果小萝莉看到他的反应,有些含羞的同时自己也有点想要了,她最近的压力简直比中考前那一阵还大,也急需要一个途径来释放一下,于是她小手悄悄的伸到背后,把连体紧身衣那个用来方便的拉链拉开,又把里面窄窄的、已经浸湿的小丁字裤拨开,露出了粉嫩的红芽小嘴,然后就站起身来再度骑到张喜身上,扶住他的老鸟就要往自己下面放……

张喜吓了一跳,心说小宝贝这可不兴玩啊,正要躲开时,贝贝却的小屁股却已经坐下去了,已经坚硬的老鸟狠狠的刺进她娇嫩的小穴,并顶在了她柔软的少女子宫上……

“啊~好疼~”贝贝皱着眉发出一声娇呼,小穴几周没用、加上这一下进去的有点快,她仿佛又被破了一次处一样。

被小萝莉逆推的张喜有点欲哭无泪,心说自己到底还是用郭铁刚这老迈之躯把自己的小宝贝给彻底祸害了,不过看到她疼得有些哼哼的样子,他还是温柔的给她擦了擦脸上的精液,不嫌弃的吻了吻她刚吃过自己老鸟的小嘴,温柔的埋怨道:“你这么逞强干什么,我可没想用这又老又丑的身体和你爱爱……”

贝贝腻在他怀里,也没有违心的夸他好看,只是说:“就算你又老又丑我也不嫌弃你~”言辞话语简直是感天动地,令张喜老泪纵横,忍不住托起她的小屁股动了起来。

刚才小穴内的嫩肉一下子被撑开,但因为并没有破损,疼过那一下之后已经好了很多,张喜这几下摩擦也成功的唤起了小萝莉的性快感,主动的颠起小屁股上下动了起来,也哼出了动人的娇吟声,小手勾著张喜的脖子痴痴要来索吻。

用这个最熟悉的怀中抱妹式,两人很快就找到了从前那种水乳交融的亲昵感,搂在一起一边交合、一边亲亲抱抱的,简直甜得腻人,但正当张喜全身心的享受这份自己深深怀恋的感觉时,他忽然看到了身侧墙边的一面大大的试衣镜。

镜子里面一个发根银白、成熟壮硕、看上去还是有些陌生的老男人身体,怀中抱着自己可爱的14岁小女友,两人下身的性器相连、正在进行着负距离接触,啪啪的运动着。而自己的小萝莉女友还穿着蓝白色的一体紧身衣,扮成了小dva的样子,娇喘连连的搂着老男人的脖子要亲亲,这幅画面……

而回过头来他又发现自己就是这个57岁的老男人,这种感觉也真是非常奇妙,他心想着我这是自己绿了自己吗?不能再去看镜中那令他心都要裂开的画面了……但越是这样想着,他的眼神越是忍不住老往那边瞄,心里也是各种胡思乱想,一会想着贝贝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接受和一个陌生的、且还是她爷爷辈的男人做爱,一会想着自己回到上海之后以这副模样见到小汐、还有老徐老钱时什么样,一会竟然又想到被自己夺舍的那些人真的就和自己想的一样魂飞魄散了吗,有没有可能一直以观察者的角度被禁锢在自己脑中看着他的这些行为呢?或者对方的灵魂非常强大,忽然再把自己挤走了,那这就……

他一想到自己要是像现在这样和贝贝做爱时被郭铁刚挤走了,换成郭铁刚自己操纵身体,我草,简直无法呼吸了,不过他下面的肉棒却越来越硬,向上顶得也越来越快,不一会小萝莉就已经高潮过一次了,不过仍然扭动着青春活泼的小屁股追寻更大的快感。

张喜的肉棒每一次进出都能顶到贝贝那发育还未完全的小粉穴的尽头,美少女紧致的甬道和散发着青涩气息的清纯肉体让他深深迷醉,尤其是对七号机这具年近花甲的身体来说,少女的味道更是像毒品一样的让他无法自拔,他像是要把贝贝整个包裹在自己身体里一样紧紧抱着她娇小的身子,下身把她顶得喵喵直叫。

“李俊鸿~我~我好像又要~~”贝贝一脸妩媚的潮红,眯着眼睛,甜腻的哼哼著。

“我们一起……”张喜扶着她纤细的腰肢,下身像是冲击钻一样飞速的一下下顶进她的小嫩穴,把贝贝小嘴里发出的呻吟都顶成了“啊啊啊啊啊”的波浪式发音,然后他既来不及也舍不得拔出来,就中出在她正在高潮的少女子宫里了……

激情过后两人搂在一起喘得和风箱一样,他们一个岁数大了,一个最近有点营养不良加缺乏锻炼,这一场激烈的性爱过后都有点体力透支,贝贝身上的连体紧身衣都被香汗浸透了、散发着阵阵湿热,小小的身子像是被抽去骨头一样瘫软在张喜怀里,嘴里还发出梦呓般的奶音。

张喜歇过气来,实在有点受不了这种浑身黏糊糊的感觉了,虽然想再和贝贝腻乎一会儿,但还是先去洗个澡比较好,他先是拔出自己半软的老鸟,然后就看见贝贝被插得微微开阖的小粉洞里缓缓流出白色的男汁,他心想一会又得让自己的女人吃避孕药了,要不让贝贝怀上郭铁刚的孩子那画面实在让人瑟瑟发抖……他托著小萝莉肉乎乎的小屁股,就这么让她继续搂着自己脖子把她抱到了浴室。

两人洗过澡之后,来到床上搂在一块儿休息,贝贝和张喜说了几句话之后又睡着了,张喜则是上午在船上睡够了,趁她睡着又来到自己那间房,发现吴静雅已经醒过来了并已经穿好衣服,看见他进来还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红的也不说话就低头坐在那里。

“贝贝睡着了,等她醒过来我们就回去。”张喜对她说道,然后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其实贝贝和我的关系不一般,之前抓她完全是个误会,今天那个、挺对不起你的……主要是我也不明白你目的是不是真的为了救贝贝,更没想到的是你还是第一次,总之抱歉了,回头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

吴医生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只是有些痴痴的看着他已经摘掉面具的脸,看着这个拿走她第一次的男人。

“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吧,我还有点能量基本上都能帮你,但我肯定是没法对你负责任了……不是我不想啊,是我身上也一堆麻烦事,朝不保夕的,所以只能用别的方式补偿你了。”张喜这话虽然挺渣的,但也是发自内心的诚恳,他也不能因为误把人家处女拿走就要把她收入自己还未稳定的后宫,而且自己那破绽百出的秘密也不能让别人知道,用七号机来负责任就更扯淡了,岁数比她爸都大不说,过几天还就要被自己玩死了。

“没事的,我也不是很在乎这个,你不要有心里负担……”吴静雅终于开口了,低着头柔柔的说道,一句话就彰显了她的大气和善良。

张喜心说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可惜就是太圣母了自己在她身边会自惭形秽不自在的,所以还是不要过多招惹她了,就当是个美好的回忆吧,反正自己也给了她一个比较舒服的第一次……但七号机临死前一定还是要为她做点什么来补偿,要不自己心里这关也过不去。

两人干巴巴聊了几句就没了下文,张喜也没有选择尬聊,而是和她说了句:“你先歇著,我去办点事。”就离开了房间去找大总管。

他让大总管安排好一会的船,先把朱世军送到船上,并在船上备好饭,三人的“体力消耗”都挺大的也需要补充下营养,然后找他要了几片事后避孕药,吩咐完这些他就又回到贝贝的房间,搂着她洗得香喷喷的娇躯也假寐了一会。

半睡半醒间,他感觉到怀中的贝贝醒了,就让她换好衣服吃了药和自己出发了 ,在见到吴医生之前他还和贝贝对好了口径,就说她是自己的一个晚辈,然后到了船上也是安排的每人一个房间,张喜没给她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当然还是怕自己的丑事漏了陷,无论是被贝贝发现他睡了吴医生还是被吴医生发现他睡了贝贝,都是件没法解释的事。

三人吃过饭后就各回各房了,张喜当然是偷偷溜到贝贝这边,而小萝莉也没有丝毫意外,见他进来,已经躺在床上的她拍了拍身边的床面,示意他赶紧上来,张喜自然是乐呵呵的爬上床搂她入怀,然后亲密的说起话来。

贝贝这时已经从刚得知张喜那个离谱的说法后的震撼中缓过神来,开始变成了问题少女,像个小麻雀一样问个不停,张喜则是飞速转动大脑解答著,暗暗为自己捏把汗、害怕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

“你说你的主人格是陈凡哥哥,那么你和小汐还……”贝贝这时候忽然问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可爱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八卦的兴奋。

“就是你想的那样喽……二号人格一直暗恋小汐,我们融合了之后感情就变质了。”张喜再度把锅甩给可怜的李俊鸿。

“哦哦!我早就看出你是个妹控!”贝贝眼中的八卦之光都要闪出镭射来了,然后又忽然噘起小嘴:“哼!就知道你一直暗恋小汐……”

张喜赶紧搂住她亲了一口,求生欲极强的说:“是同时暗恋你们两个,手心手背、小汐贝贝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贝贝小脑袋像是要顶出个洞一样在他胸口钻了几下,发泄了一下自己的小情绪,却非常不争气的、轻易放过了这个渣男,又有些好奇的问:“那小汐知道这些吗?她同意了!?”

见张喜点了点头,她“哇”的一声惊呼,然后眼睛又闪起星星:“我早就知道她是个兄控!”

张喜赶紧扯开话题,不让她再沉迷于这种兄妹不伦之恋的吃瓜快乐中,然后他竟然变态的问她这具身体和李俊鸿哪个在爱爱的时候更令她舒服,这个问题一下子就让小贝贝不淡定了,小脸羞得通红、小拳拳锤他胸口说什么都不肯回答,最后被他磨得不行,才蚊呐般的说:“李俊鸿长得好看、亲切,现在这具身体那方面更厉害……”

回答完之后她貌似被降低了耻度、更放开了一些,又开始问他有没有和小汐做这种事,她刚才问张喜问题时才补上王永恩那一段,大眼睛里又开始闪烁小星星,貌似在等“义父义女の不伦肉体关系”这个更大的瓜,直到张喜义正言辞的说没有,她才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话说你什么时候把咱俩爱爱的事告诉小汐了?”张喜问她。

“我俩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嘛……而且总在一起睡觉,睡前女孩是最容易说出自己小秘密的你不知道吗?”贝贝理所当然的讲道。

我信你个鬼,张喜心中吐槽,你丫一定是先知道小汐还没有和我做过那事,然后忍不住炫耀了,呵,女人,就算岁数再小,这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有的。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把手伸入被子里捏了捏她的小屁股,但已经没有精力再吃她了,这具老迈的机体从昨天开始就被自己过度使用,他是不怕把这个身子造坏,但还是怕累得爬不起床耽误了正事。

两人就这么聊著聊著,不知不觉船就到了舟山这边的港口,张喜先是安排人去送朱世军和吴静雅回家,朱世军现在还被迷晕著,一会有人把他送到医院并通知家人来接,吴静雅之前则是在杭州,所以会有单独一辆车送她回去,临别之前她看了看张喜,似是有千言万语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和贝贝说了会话,留了联系方式就上车走了。

送走他们,张喜和贝贝被赛虎拉着开回了上海,他先是把贝贝送到了她家楼下,两人在船上就编好了对她父母的说辞,就说是王永恩跑到岛上救了她,但是他本人却没有回来,当然私下里对小汐就是另一番说辞了,过两天张喜忙完正事也会私下找她俩见个面。

再次提醒了贝贝不要在父母面前露馅后,他轻轻吻了下她的小脸,就和她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然后让赛虎把自己送回“老婆儿子全送去玩儿蛋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家,路上他还暗暗观察著赛虎那张黝黑憨厚的脸,心中想的是这个小伙子看上去一脸淳朴,实际上还是个手上有多条人命的狠角色,从小家传八极拳的他少年时和人打架斗殴误杀了两个人,然后又逃到国外打了几年黑拳,最后被自己看中收到了身边,他心中有些纠结要不要把他也送进去……

这个问题直到他第二天起床时才有了答案,赛虎这种人放到社会上没人约束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还是去监狱里修身养性吧……于是一个电话就安排了,然后他就接到了自己秘书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秘书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他委婉的和领导汇报了他“病休”的这两天里积攒了多少工作,毕竟是一个一线城市坐在头几把交椅的政界大佬,就算是个贪官也不可能是每天逍遥自在的,他不在的这两天秘书可遭了老罪。

但张喜可没有替郭铁刚当社畜的打算,也不想去体验省部级高官的工作,于是就严厉和让秘书说让他自己想办法,但千万别耽误了党和人民的工作,自己还些事要忙活,说完就无情的挂了电话,不理会那边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秘书。

但挂了没多一会他又给秘书拨过去了,不过没有如他所期盼的那样良心发现,还给他布置了新任务,要他配合安排全市的扫黄打非工作,以及协助海警围捕恶势力头子郭戈麾下的蜃岛大淫窟,同样的电话他也打给了市公安局一把手,这个老郭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虽然对他这种自残式的行为有些不解,但对于送上门的功劳当然来者不拒,答应一定全力打个漂亮仗,不让郭书记失望!

当然张喜也特意吩咐他让老朱在这次战役中好好立功,过后能升职最好,再不济也给解决一下房子的问题,老朱一好几口人可还挤在一个两室的小房子里呢,这也算是张喜为这个帮过自己的朋友尽的一点心意。

蜃岛上虽然有着不弱的军火武装,但毕竟都是在张喜控制下的,这种自己和自己下棋的事,胜负完全看他心情,所以最后肯定懵逼的全军覆没这个自然不提。张喜安排好这件事之后又开始整理手头关于郭铁刚和他背后利益团体的所有黑料,足足整理了一天打包了一个12个G的大文件夹,压缩好之后上传到一个私密网盘里。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吃过饭后,就给徐树森拨出了电话,这个人选也是他考虑再三决定的,虽然不一定是最合适的,但自己把人家接班人给玩死了,好歹也得给一些补偿吧。

“喂,徐部长吗?”电话通了之后,张喜和那边招呼道。

“你是……铁刚同志?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毕竟都是一个系统里有数的高官,两人之间虽然平时没什么往来但还是存了电话的。

“徐部长您好啊,我这里有点事,和您女婿王永恩有关。”

徐树森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永恩这小子怎么还是招惹他了,但他还是语气平静的回道:“铁刚同志你可别叫我部长了,我现在都退下来了,而且咱俩级别一样……永恩这个木头脑子是不是做什么傻事了,你可别和他一般见识。”

“您毕竟是我老领导嘛……永恩同志可没做傻事,他和朱队长两人教育了我一顿,我大彻大悟,对自己这辈子做过的很多事都后悔不已,现在决定弃暗投明了,我决定把自己、以及身边朋友做过那些蠢事的罪状全部上交给党组织,这件事由您这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来操办我最放心,所以资料我就发给您了。”

徐树森听了他这番话三观都快碎了,心说我女婿有那么大本事我怎么不知道,他连你都能说得痛改前非,那直接把他派去搞外交好了,没准能把美国政府说服得自己解体并让美国接受共产党管理……他这时想的却是郭铁刚这个老阴逼是不是在说反话,于是警惕的问道:“永恩人现在怎么样了?”

张喜卡壳了一下,不过还是胡逼说道:“我也不知道,他自己开了艘船在大海上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郭铁刚!”徐树森在那边已经瞋目裂眦,厉声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玩火!”

张喜连忙安慰他道:“徐部长你别生气,我发誓我讲得是真的,如果有一句假话让我郭铁刚家破人亡不得好死,你先看看我给你发的资料吧、还有上海市局马上要开展的行动,看了你肯定就会相信我不至于撒这个谎了,地址我发你邮箱了,千万要看看,拜托了。”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徐树森在那边差点背过气去,连她老婆都听到了声音赶紧过来问怎么了,他没回话,立马给自己女儿拨了电话,问她王永恩是不是失踪了,而那边丈夫已经失踪了两天的徐韵婷也是正心急如焚,不过期间受到过一条匿名简讯号称自己是王永恩,说是自己现在有点事要处理,可能不太方便和她联系叫她不要担心,所以她才没有动用她父亲的力量去找丈夫。

听了女儿的话,徐树森反而更担心了,但还是安慰了下她让她别急,自己会帮着找他,挂了电话之后他就迫不及待到书房打开电脑,看看自己邮箱里是否真的有那些东西。

东西肯定是有的,今晚对于徐树森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张喜也没有管那些,他现在正享受于像小孩子拆玩具一样拆解郭铁刚麾下的所有势力,把像王德发、赛虎、大总管这样恶贯满盈的手下一个个送进监狱和刑场,然后把郭戈控制的色情产业、蜃岛这样的组织全部连根挖掉,在此期间他的好几个“盟友”都注意到了他的大动作,打电话来问他是怎么回事,都被他用不着边际的理由给糊弄过去了,对方直到挂了电话还都是懵逼的,想不起他说了什么。

处理完这些事之后他抓紧时间把小汐和贝贝约出来见了一面,就在她们小区附近的一个咖啡厅里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这次见面张喜主要是告诉她俩自己最近惹了一屁股麻烦,可能又要挂掉了,然后不一定会夺舍到谁的身上,也可能会失踪一阵,叫她俩不要担心。

另外还给她俩一个任务,交给她们一个U盘,里面是自己编辑好的、以王永恩语气给徐韵婷的邮件,还有一个通过代理服务器发邮件的小工具。他叫她们隔些天就给徐老师发上一封,免得她忧虑太重,当然邮件里都是开放式内容,有为了取信于她讲述的两人之间的私密事,也有对自己现在情况的模糊描述,还有让她有权离开自己另寻幸福的承诺,每封邮件除了具体内容不同,大概都是这样同一个格式。

两只小萝莉答应下来后,都有些忧心忡忡,承担了这样一份不属于她们这个年纪的特殊爱情她们也很无助,但是也帮不上自己男朋友别的什么忙,只能睁著四只萌萌的大眼睛看着他,就是其中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看着他的老脸有些复杂和躲闪……说的就是臭妹妹陈小汐,张喜早就知道她是个颜控,果然在三人依依不舍的临别亲亲抱抱时,她身法灵活的躲开了,不像之前四号和五号机时、虽然有些羞涩抗拒但没有这么明显表现出“厌恶”……最后挥手和她们告别时,张喜的老脸上有些凄凉。

见过她们之后张喜也差不多了却了最后一番心事,然后就一边操纵著这一系列事件的余波,比如安排人把他归国的大儿子抓起来之类的,说实话他现在手里也什么能用的人了都已经被自己送进去,所以这些事也只能叫市局的人来帮着办。然后又过了几天,徐树森那边有了后续,一个由中纪委、总书记办等权威部门抽调精英组成的工作组来到了上海,然后按图索骥、在张喜的全力配合下工作进展神速,而张喜因为也算立了功,竟然没有被限制自由,只是交出了手头的工作给自己的副手,然后被要求老老实实在家里待命。

张喜也乐得在家里当几天阔别已久的游戏宅,天天好吃好喝伺候着,玩得不知道有多开心,但连玩了几天游戏后他还是有些乏味了,七号机充沛的性欲又让他想女人了,但在这个有人监视的敏感时刻他又不敢找贝贝出来,搞得他看家里保姆这个160斤的大妈都眉清目秀的了,他赶紧打开微信,找找郭铁刚以前的情妇还有哪些可以约出来。

没想到这时一个电话雪中送炭的打了进来,接通知后发现竟然是吴静雅的,她准备安定在上海了,工作也找好了,想单独约他到自己的公寓见个面。

单独、公寓、见面这三个词让张喜立刻心潮澎湃,再一想起吴医生那绝美的脸和美好的胴体,心中一阵发热,哪里还管得上之前想的什么不招惹她,在约定时间前一个多小时就打车去了她发来的地址。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