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帝编年史:乳王崛起 (1-2) 作者:毒鸦x

.

【乳帝编年史:乳王崛起】

作者:毒鸦x2020年9月3日首发于sis001/Pixiv

------------------------------------------------------------------

接上文 : (序)

第一章:酒馆性爱拉力战-

第三纪元499年,春谷季-

在一切故事的开始,让我好好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乃盈] ,现在是一名在【飓风剑客】酒馆工作的帮工。这个酒馆坐落在住在【奥德里奇(Aldrich)帝国】的南部的一处名为【春归村】的小村落中,属于帝国【边缘领】的辖区。

这里靠近大陆的中心,没有北方的严冬和南方的酷暑,同时远离帝国的首都,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安逸且适宜居住的地方。

虽然我现在说得好像很熟悉这个乡村,但其实我也只来到这里仅仅数月之久,而来到这里之前的记忆,我却只能记得自己的名字——[ 乃盈] ,一个不像帝国人会拥有的名字,但我对自己的身世和记忆却毫无头绪。

数月之前,【飓风剑客】酒馆的老板在外出进货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深受重伤、漂到岸边的我,听他说当时我浑身都是巨大瘆人的伤口,肥厚的乳房甚至裂成几瓣,里面的乳腺和脂肪乱流一地,十分凄惨;阴道和直肠更是完全脱了出来,在清澈的溪水里被不断冲洗著……

后来他将我救回村子疗养,脱离生命危险醒来的我却根本想不起自己的身世和过往,便决定让我在他开的酒馆里住下并且帮忙了……

之后的日子,也许是因为我夸张傲人的身材和美如天仙的面容,很快村里面的人也都和我熟络起来。他们常常为了见我来酒馆里待上一整天,渐渐有大胆的人发现我对性骚扰并不那么抗拒,于是他们更是变本加厉、想法设法地欺辱、玩弄我,摸我奶子、扯我衣服、弹我乳头、按摩阴户、闻我的下体,或者直接用手指捅入蜜穴屁穴来回搅动,他们总能有各种各样的鬼点子让我疲于应付,最终也只能乖乖就范,把他们射出的热精照单全收了……

---------------------------------------------------------------

今天的夜晚也如往常一样,酒馆里热闹非凡,喝得半醉的村民们在大声地聊天,唱歌和舞蹈……

我现在正坐在老板的大腿上——当然是被他强迫的呀!明明我只是路过,就被一身酒气的他用两只有力的大手直接抓爆了我的肥奶,然后一下按倒坐在了他的身上!我出于惊吓发出的媚叫过于大声,让酒馆里的所有人都转头来看我被抓奶的惨样。可恶!我根本反抗不了对乳房的进攻啦~ 嗯嗯噫啊~

本来这件制服就快要把我的大半肉球给抖出去了,这些被老板这么狠狠一抓,又软又滑的白色乳肉像液体一样在胸前的开口处来回振荡,掀起一阵阵激烈的起伏乳波,迷得大家是神迷意乱的。要不是老板在,这群野狼恐怕就要上来群奸了我。

毕竟在村里人眼中,老板还是我的第一所有者,而我这对肥奶,也自然得任由他把玩……

“嗯嗯呀……嗯啊~ 嗯嗯~ 噫呀~ ……”老板明明喝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但在我的浑圆爆乳上游走的双手却老练得可怕,揉、捏、按、压、扯、拧、拔……每个动作都在极为精妙的时间对着我已经被他玩得红肿的奶子猛烈进攻,像是在捏一个不会捏坏的大白面团一样,把我可怜的肉乳揉捏成各种淫乱的形状;加上他时不时将我的乳头狠狠按下,时而又拧成麻花状,更是让我爽得难以自拔。

“老板呀噫——唔噢噢噢……小、小力点啊……太、太舒服了啊~ 大家、大家可都在看着呢~ 好、好害羞啊~ ”我的肥乳被玩弄得像是点燃了火一样炙热,随之而来的是我全身的火热、香津四溢、口吐莹汁,连身子都没了力气,只能靠在老板的胸膛上娇喘……

但最严重的还数我那像是被万虫钻穴一般瘙痒和发疼的肉穴,里面绵延不断的流水声周围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了。我也被迫对着大家大大张开了双腿,把已经被爱液不知道打湿了多少次的内裤展示给大家看。

而且我的阴毛特别旺盛,尽管我每天都会刮个干净,但那些密密麻麻的银色毛孔还是能被大家清晰地看见,让我羞得抬不起头,只能遵从本能不断地抖动着我的下体,让爱液喷汁射穿内裤,射出来给在座的每一个人看。

“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我像是想让全村人都能听到一般淫叫着,在老板的醉酒揉乳下再一次爽翻过去,“喷、喷给你们色鬼看啦~ 本小姐的潮吹表演噢噢噢噢噢噢噢——”

看着自己下体像是大水箭术一样喷出的潮吹汁和欢呼兴奋的村民们,我有些疲惫地睡去……

----------------------------------------------------------------

“所以说你们这些都城人就是孬种啦!”突然,一声十分粗鲁的叫嚣把正趴在柜台上沉睡的我惊醒。

我赶紧把自己从衣服中滚出的双乳塞回去,上面掌痕遍布,看来这些色家伙趁我爽昏的时候又在占我便宜!但我没时间去想这些,赶忙前去观察情况——酒后闹事其实并不罕见,我处理起来也早就得心应手了。

不过,今天有点特殊,当我看清是谁在发酒疯的时候——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体型健壮的兽人,他不停地挥动着自己的拳头,看着要动手,周围的村民也围着他不断对他破口大骂。一般来说兽人并不会出现在这个地区,我也是第一次见有兽人会在这儿落脚。

“你们、你们这些都城人!还在、还在这儿花天酒地呢!”兽人明显也喝醉了,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北方的诺克人都已经造反咯!他们势不可挡,很快就会杀到帝都了!哈哈哈!”

“要你管!你这个四肢发达的野兽!不准你进我们的地盘,快回野外去住吧!野兽!”村民们回呛道。

“都少说两句,大家都喝醉了!坐下坐下,别动手!”老板在剑拔弩张的两方之间斡旋著,他可不想他们在自己店里打起来,这个世道可没人会赔钱。

“滚开!你们这些窝囊废!本大爷是史丹佛王国的雇佣兵,应你们的废物皇上的邀请来帮你们平息叛乱的!真是笑死人了!堂堂一个帝国,竟然没有人愿意为国平乱,还要找我们这些雇佣兵!你们不是孬种是什么!”

“可恶!你这个下等生物,快给我滚出去!”一个冲动的村民直接冲上去想要教训那个兽人,但他自己也醉得站不稳,一下子被兽人举在空中。兽人大声地嘲笑着:“哈哈哈哈!这就是都城人的战斗力?废物!废物!”

“放我下来,你这狗娘养的!”那个村民被举起来在半空中挣扎,十分无助。

“怎么,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救他吗!?看来都城人没一个有种的!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们的村子给占领了!杀光你们这些孬种,把你们的老婆女儿统统干大肚子!”

“够了!”我忍不住大声喝止,我可不允许他这么侮辱这个村子,“快把他放下来!否则、否则……”

“嗯?怎么?你胸前怎么挂着两个巨人睾丸?”喝醉的兽人看到我站出来,一时间有些吃惊,等他定睛一看才意识到我是女儿身,这让他又猖狂地笑出声来:“什么啊!原来是奶牛人呢!”

“你!”听到兽人对我的侮辱,我的两只肥乳竟然还不争气地蹦跳起来,仿佛是高兴得在炫耀一样,“才没有奶牛人这种亚人呢!”

“魅魔都没有你这么大的、这么下流的爆乳,你真的是人类女人吗?我看是变种的淫兽吧!哈哈哈哈!”兽人狂笑道:“原来你们都城人就是得依靠女人才能活命的废物啊!无妨!你如果能打赢我,我便当众道歉!但要是你输了……”

“你要怎么样!”我挺出自己的豪乳,外凸的乳头都快要把衣服顶破,我可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他!

“你就得当我的肉奴隶!”兽人邪恶地说道:“正好我到前线还有段路途,你就天天在路上给我泄火吧!”

“什么!”包括我在内的众人听到这句话之后都惊到了,一时说不出话来。老板赶紧来劝我:“乃盈,可千万别和他对赌啊!可别意气用事了!”

“哼!不敢吗?你这对超大号的肉峰,和这些阳痿男做爱根本没法满足吧!”兽人不屑地说:“我的28厘米超级大鸡巴,会让你真正明白做女人的意义!”

“什么!”我听到这句话,身心都动摇了,子宫一下子往下垂了几公分,做出一副想要受孕的姿态。

我不禁偷偷瞟了一眼他的裤裆,真、真大!村里的人最大的才不过18厘米!要是被28厘米的超粗大肉棍狠狠爆肏,我到时会泄成什么样啊!

啊啊啊~ 好想被他粗暴地乱肏,好想怀上丑陋的兽人宝宝,好想他不把我当人一样地使用,就算在分娩的时候要被乱肏一通,干得逼水直流……

“乃盈!乃盈!”听到老板的呼唤,我才从淫乱的妄想中缓过神来,我到底在想什么!我可是为了救人才站出来的!

“我答应你!如果我赢了,你得道歉并马上离开这里;如果我输了,我、我就……做你的肉便器!”为了救下村民,我羞红了脸说道,心却跳得前所未有的快!

“不要啊!乃盈女神!”“不要答应他啊!盈盈!”大伙见我答应下来,便开始痛苦地悲鸣起来!真是的!干嘛你们都觉得我会输啊!?

“徒手格斗!不准使用魔法?没问题吧?”我向他确认到,得知是比试他有优势的力量,他当然一口气答应了!

---------------------------------------------------------------

“乃盈!乃盈!乃盈加油!”村民和店长在一旁为我不停地加油,但我现在的注意力就都在兽人正对着我的那根巨物上,只要看着它裤子下的轮廓,我的肉逼就已经疼得不停地痉挛了,淫水不断地流淌到我的大腿根部,真希望大家不要发现……

“开始!”兽人自说自话就喊了开始,随即一记重拳打了过来。真够卑鄙的,是想速战速决吗?

我侧闪躲过他的猛攻,凌冽的拳风还在我的硕乳的嫩肉表面划过,只要我稍微慢一点,这拳就会结结实实地暴击在我雪白浑圆的肥峦上!那样的话我绝对会马上趴在地上猛揉奶子、撅起屁股、晃起我结实的肉臀求肏了!

兽人似乎有些吃惊我能躲开,稍微有些急躁起来,连续对我进行猛烈的直拳打击,但是攻击的方式太容易看穿了,除了能给我的大肉奶子吹吹风别无他用。

“乃盈!乃盈!太厉害了!”“全村的希望!”“干掉这头猪!”村里人看我应对得游刃有余,便更加用力地声援我。

“该死!你这臭婊子像个泥鳅一样难抓!”兽人见状,便气急败坏地骂起来:“老子一定要把你这晃来晃去的大奶罐给狠狠捏碎!用牙齿给咬下来!”

嗯嗯啊呀~ 这么下流的骂法!会、会让我忍不住妄想的啦!不、不好!

我刚一分神,这个该死的兽人就像猛虎扑食一样像我冲过来,我赶紧向后跳开,希望能躲掉这来势汹汹的抱摔!

“噢欸——噢噢噢噢啊——”我悲惨地浪叫出来,兽人两个巨大的手掌正好抓住了我没来及逃出攻击范围的大乳墩子,他粗糙有力地手生怕又让我给逃了,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狠狠爆抓我的肥奶袋,巴不得把自己的爪子给深深地嵌进乳肉中去!

我因为乳房端部传来的巨大疼痛和刺激不禁发出连连的娇喘和媚叫:“噫噢噢噢——唔呀——放、放开——你这卑鄙的猪!噢噢噢噢~ 别、别再用力了!“

我试图拍打让他放手,但他的手臂就像钢铁一样坚硬,我的攻击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只能任由他发泄怒火似的猛扭我又软又弹的肉奶。

我眼看着自己原本饱满丰润的乳房端部被兽人巨大的掌力像捏紧一张羊皮纸一样,变得皱皱巴巴的,乳肉也通通被压迫到了其他地方,是要把我傲人的大奶肉包给直接撑爆开来吗?

“别做梦了!你这个下贱的臭婊子!落到了我的手里,就别想跑了!给我乖乖地做肉奴隶吧!“兽人哈哈大笑,一副已经胜利的样子。

“才、才不要!”我翻着白眼,娇弱地抵抗道,但我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反击了,我现在浑身像被持续电击一眼酥麻,眼冒金星,连出拳都做不到。

“啊~ 啊啊啊~ 好痛!你要干嘛啊——噢噢噢!”我的身子突然被兽人整个提起到半空中,而他竟然是直接揪着我的两个肉奶子将我提起来的!“啊啊啊啊……不要噢噢……乳房、奶子、会被你扯掉的!噢噢噢……为什么……有感觉了?乳房、乳房好热噢~ ”

“哼哼!我早就看出来了,果然没错!”兽人揪着我的肥奶将我举高,视线却停留在我的大腿之间,“你这个大骚货!肥批里面的骚水都把大腿给流了个遍了!你果然很喜欢被人侮辱虐待呢!”

“胡、胡说什么!我才不是——噫噶咕嘎嘎嘎——别!别揪奶头!噢噢噢好爽噢噢噢噢、奶头被揪掉了咕噶~ 好爽、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啦……”兽人毫不在乎技巧、纯粹靠力量揉捏着我的奶肉,狠揪着我最敏感的乳头,却也让我快要爽得疯掉,我已经因为高潮而意识不清,只知道自己想条尽情想要交配的雌兽一样呻吟叫唤著,巴不得它用近30厘米的肉枪刺穿我的肉逼,把我刺得水乱喷乱射,最好把我肏得失去意识、口吐白沫!

“你也很期待了吧!骚母狗!”兽人不怀好意地向我投来邪恶的目光,“你的骚批已经在一刻不停地乱喷水了,这就是你想被老子兽人大鸡巴肏烂肉穴的证据!”

“唔噢噢~ 是的~ !我想、我想被兽人大鸡巴狠狠干翻!被兽人大鸡巴把我的贱穴肏得翻出来!我的贱穴已经在喷水骚汁哀求啦!唔噢噢噢噢……”我大声喊出下流到极点的婊子宣言,只要、只要有大鸡巴能把我的肉穴肏烂,什么都答应你就是了!

兽人熟练地掏出他完全勃起的、足足有28cm长的超粗肉棍,上面能明显看到厚厚的包皮垢和冒出的热气!恶心的臭味飘进了我的鼻子,但我竟然因此身体变得更加敏感燥热,不断地轻微抽动起来。

“让老子的肉棒把你的臭穴给干个天翻地覆!”兽人大吼一声,揪着我的奶子把我整个身子往他那高挺的钢枪前端送去!

“不行!不行!温柔点啊!直接捅进来的话——噫噫噫噫噢噢噢……”没等我说完,那滚烫的红色大龟头就已经撞开了我的阴唇,我阴唇上的肉褶和吸盘像是欢迎似的将这个庞然大物狠狠往里面吸,一点没有拒绝的意思!

“噫咕啊……直接、直接全部送进来了……怎么会……”我被兽人一边揪著奶子不放,一边用他有力而坚硬的巨物死死顶住花心,让我直接高潮了。我不自觉地抱住这个将我肏地无法反抗的兽人,整个身体在半空中不断地抽搐著。

小穴明明才刚高潮过,却又开始谄媚地开始包裹住这个让人疯狂的大肉棒,用密集的褶皱和肉突不断摩擦大肉棒滚烫而粗糙的表面。这种感觉,真的得要让我癫狂了~ ……

“看到了吗!你们的这个奶牛婊子,刚刚被我插进去就已经高潮喷水了!她这逼里是下了喷水咒吗?怎么能一直不断地喷汁啊!老子的大鸡巴都被你洗干净了!”

“别认输啊!乃盈!”“你不能输啊!我们的女神!”“一定要挣脱啊!快点打败他!”村民近乎绝望的呐喊声也渐行渐远,如今是这根与我的肉壁仅仅贴合的肉棒更能让我满足!

“喂!你抖够了没有!老子可还没开始动呢!”兽人抬起眼神迷离的我的头,开始将自己又大又臭的嘴塞上来和我亲吻,满是酒味的舌头不由分说地撬开我的娇嘴,然后把恶心的口水和气味抹遍我的整个口腔。

“唔、唔唔、呣唔……”我下贱地回应起他恶心的舌头,像情人一样交换著唾液,村民们看到我这样,一定会很失望吧,一定觉得我是一个任由大鸡巴支配的母狗吧~

“噢!噢!噢!……“更要命的是,这个大鸡巴兽人开始疯狂地对着我的子宫抽插起来,28厘米的大鸡巴将我的阴道和子宫完全撑开,每一次都是大开大合地进攻,直接撞击我子宫最内部的花心,粗暴的抽插把我的淫穴肉壁都要磨平了~

这、这就是兽人才能做到的大鸡巴打桩吗?可恶、像我这样敏感的身体,真的要被这么夸张的冲击力撞散架了啦,根本、根本没法反抗啊!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兽人现在正抓住我的双手,从背后狠狠爆干我已经狼狈不堪的小穴,每一次撞击,我逼水的喷溅声都越来越大,快感也越来越足……

兽人的精力旺盛得可怕,我不知道被他换了多少种体位,只知道每种体位他都能用他那精力充沛的大鸡巴把我干得变成一条只知道交配和叫春的母狗。

我也无法再去在意村民们看我的眼光了,我一定因为像兽人肉棒屈服而被他们赶出村子吧,那我、我也只能做这个兽人的肉便器了,每天、每天都像这样被肏得汁水乱溢出的……

噗通——一声闷响从我身后传来,那根大鸡巴也应声滑出了我的肥穴中,只不过我的穴口依旧大开,看来一时半会是没法闭上了。

“倒了!倒了!乃盈赢了啊!”周围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让我有些错愕。

我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兽人竟然虚弱地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时不时抖动两下。

“发、发生了什么?”我没有搞清楚状况,怎么他突然就倒下了?

“天哪!你知道你们干了多久吗?整整一夜啊!现在已经早上了!”老板第一个冲上来,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这个兽人像是著了魔一样地干你,结果他从中途就开始越来越虚弱,现在终于撑不住了!你太棒了,竟然能在性爱持久战中赢了兽人!”

“啊、啊~ 也就是说、我赢了这家伙对吧!”我浑身还都是整夜性交流下的酸痛和麻痹,喘著粗气确认道。不得不说我现在还回味在被肉棒猛干的快感中,有点摸不着头脑。

“乃盈太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赢的!”“真是让我们看了一整晚的好戏呢!”村民们纷纷对我发出祝贺。

我根本没有发现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晨,看来这些民众都跑来看我被强奸的表演了,真是的!要是想我赢就早点来救我啊!肯定把我被乱肏的悲惨样子当作自慰的配菜了吧!这些色鬼!

---------------------------------------------------------------

后来,兽人醒来后乖乖地向我们道了歉便继续赶往前线,不过看他那精气大伤的样子,恐怕战斗力也有所减弱了吧。

他临走之间还对我念念有词,说我是什么魅魔?我只是身体敏感一点啦,才不是什么魅魔。

不过,很快,我在性爱马拉松中战胜兽人的消息遍传了周围大大小小的村落,有不少人还特地跑来这里一睹我的美貌。

而在其中,当然也有几位不怀好意的家伙……

------------------

第二章:淫乱酒馆的日常夜

自从上次将在店里闹事的大鸡巴兽人“击败”之后,我的名声似乎就在周围的村落和镇子上响亮起来,他们好像将我称为“春归村的榨精淫女”,甚至有不少的人从其他村落跑来这里,只为一睹我的“尊容”,想看看能把以精力旺盛著称的兽人都给榨干的我究竟是一个这么样的变态女。

——获取称号【春归村的榨精淫女】

老板自然是高兴极了,平时只是给旅行者歇脚的酒馆里一下子热闹非凡,每天从早到晚沸沸扬扬,仅有的七、八间客房也一直被住满。

但我却根本高兴不起来,原因是不论是村里的大伙,还是外来的观光客们,根本就已经把我当成一个欲求不满、以人精为食的超级下流女变态嘛!

真是的~ 我那天明明是受害者欸,让那么大、那么粗的滚烫兽人肉棒把我的肥腻美穴整整狂干了一整夜,干得我意识都快丢掉了,浑身的香汗都挥洒到空中,子宫也不争气地完全下垂下来,和捅进来的大鸡巴疯狂地接吻……

虽然、虽然我承认我是不小心爽得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只有肥逼里骚水流了一整夜都没停过,但是、但是我其实是很不愿意被这样乱肏的噢!我只是身体比较敏感,但心理可是希望被当成一个正常女人一样好好疼爱的!

而且,当他们看到我竟然只是一个16,17岁模样的少女时,只有沉甸甸的爆乳和晃悠悠的肥臀长得过于醇熟丰满,脸上更是一副惊讶到极点的表情,彷佛就像是说,等到我30,40岁如狼似虎的年纪的时候,说不定能把巨人和猛兽都给榨干!干嘛啦!我才不会去和他们做爱呢!那种大鸡巴会直接把我的子宫都捅穿的,一次射精的量就可以把我的肚子撑的像怀胎一样大!就算我会高潮个不停,也只是身体擅自的反应而已!

每天从村头到村尾,都要忍受着观光客和村民完全不收敛的热烈视奸已经让我的乳头一天到晚都勃起硬直了,贴身的制服根本没法遮盖我高挺的乳头,这样全村的人都看着我一天到晚肥大外凸的奶头跟着乳房一个劲跳动的淫乱样子了;我的小穴在这样变态的视线也不知道为什么痒得发热生疼,爱液每次都会把新换的内裤淋湿个透,如果不是每次都逃进茅厕里对着我的漏水逼里狠狠抠动几次,根本没法撑到每天“凶恶的晚上”!

晚上是酒馆的高峰期,拥挤的人们在酒馆内喝得微微有些醉,更是敢对我大胆地上下其手了。原本店里的客人我一个人就能应付过来,老板时不时还能把闲下来的我按住,狠狠对我的肉乳捏上几把,对我的美鲍搅动几下……

但现在晚上客人激增,每天晚上我和老板都会因为过多的客人而忙得焦头烂额的。为了及时服务客人,我也不得不跑动起来——这下我那对大半边已经暴露出来的肉乳肥球便夸张地一上一下的蹦跳,不断扯动着脆弱的衣物,大肥奶子的蹦跳显得极其有冲击力,让男人们的眼睛都彻底看直了,灼热的视线像利刃一样扎进我柔软的乳房里,让我浑身都燥热不堪,心跳加速……

每当我弯腰询问订单时,客人们都会不怀好意地对我两面夹击——一人直接抓起我饱满的大白奶房,握在手中来回把玩,还装作思考点单的模样;另一人就从后面猛拍我翘起的蜜臀,响亮的巴掌声会让酒馆里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讨厌啦!难道看着我喘著香气,吐著嫩舌,满脸红晕却浑身颤抖,双腿打颤的狼狈样子就这么好笑吗?

还有更过分的客人,每当我路过的时候,就快速地把我的胸衣或是内裤向下一扯。虽然不见得每次都让他们得逞,但是我因为忙着去服务其他客人就根本没有时间就整理好衣服。

一来二去,当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客人盯着我发出邪恶的淫笑),才发现自己胸前肥满的乳肉果冻早就从胸衣中滚动了出来,左右摇摆着,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这样袒胸露乳地像个痴女一样在店里工作了多久;亦或是我穿的丁字裤早就被客人们扯断,根本盖不住我的硕臀的短裙一旦飘起,我臀下的春光就完全曝光了——不论是我一步一扭的两坨肉臀,还是饱满得外凸的流水肉鲍鱼,还有臀沟间若隐若现的私密菊花,都成了这些色情客人的下酒配菜,真是丢死人家的脸了~

……

“乃盈小姐,乃盈小姐~ ”

听见了客人呼喊我名字,我连忙回头热情地询问,:“请问您想要点什么呢?”

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瘦弱老头吊儿郎当地对我淫笑道:“乃盈小姐~ 你看、你看,你走过这段的路上,洒了好多……嗯?不知道是本地出名的梅果子酒呢?还是……”

他说着,眼睛突然淫荡地看向了我的下体。干、干嘛啦!?

随即他咧嘴一笑,说道:“……还是乃盈小姐亲自酿造的穴汁酒啊?老夫真是搞不清楚呢!”

“呀!你——”我脸上羞得快要烧了起来,因为我手上明明只端了空酒杯,根本不可能撒酒,再加上空气中都能闻到我熟悉的骚臭味,我一下明白了这几滩晶莹的液体就是我刚刚走过时,从肉壶中洒落的香甜淫水!

呀~ !真是的~ !为什么会喷洒这么多淫水下来啊~ !我明明已经好好地夹紧双腿了呀~ !但我依旧假装镇定,嘴硬地说道:“才、才不知道呢!我、我想应该是各位不小心,洒得酒吧!”

没想到那个老头儿嘿嘿一笑说道:“哎呀,老夫猜也是!要知道老夫可是嗜酒如命,这地上的酒,老夫也想喝了!”

“什么!”我听到他说的话,吓了一跳,赶紧阻止他,:“你别这样做啦!地上、地上很脏的!而且、而且……”

我当然得赶紧阻止他,要是让他真去喝了地上的“酒”,那么那不是梅果子酒而是我的、我的“穴汁酒”的事实就完全暴露了!

“让老夫喝!老夫没有酒就没法活下去了!”老头儿不顾我的阻拦,一个劲地伸头往地上扑!

我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只好哭诉著承认:“是、是我的……是我的‘穴汁酒‘啦……所以,别去舔了啦!太、太羞人了啦~ “

我瘫坐在地上,任由自己的肥穴不断地向外流出新鲜骚臭的”穴汁酒“……

“哇哈哈哈哈……“全场的客人都爆发出奸计得逞和让人讨厌的狂笑,“我也要喝穴汁酒!”“老板,菜单上怎么没写穴汁酒啊?”“听上去就让人想喝个够呢!”各种下流的调戏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他们下流的调戏把我气哭了,让我顾不得自己乱甩一通的两个丰满奶袋子、扭著肥臀、甩着肉批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乃盈!小心别踩到酒滑倒了噢!”

“乃盈小姐,我还没喝够呢!加酒加酒、加‘穴汁酒’!”

背后依然传来下流的笑声和让我听了就流水的色情段子……

我、我不行了嗯呀~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