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帝编年史:乳王崛起 (续5-6) 作者:毒鸦x

.

【乳帝编年史:乳王崛起】

作者:毒鸦x2021年5月1日发表于sis001

(续) 第五章

“给我上!”那个干瘦的劫匪竟然毫不顾忌地盯着我又抖又晃的大白乳,冷笑着对他的部下们发号施令,几个劫匪听罢便目露凶光地向我直冲过来——

看他们的架势,是恨不得把我衣服撕成碎片,让我肥美的身子抖露出来供他们猥亵地观赏,还想抱住我的肥臀傲乳乱啃乱揉,之后再用他们又臭又热的大鸡巴轮番把我泛水的肉穴一遍遍搅烂,用他们低劣的臭精把我的身体都给填满,让我被他们的精液给淹没窒息,彻底变成他们的性奴吧!?

想到这些,我肥腴的身子不禁打了个哆嗦……多、多么龌龊的想法……千万不能让这些强盗得逞了!

不过,如果因为我是女人就盲目自信,可是要吃大亏的噢?~

嘭、嘭、嘭……几招之间,几个劫匪就被我一人三下五除二地放倒在地。我肉感肥腿有力的几记踢击让他们瞬间就躺在地上掩面哀嚎著……

哼~ 谁叫你们浑身都是破绽呢,用来观察对手行动的眼睛也完全被我沾满汗水的大肥乳给占据了吗?

“哈~ 如果是这样的水平~ 可真不够看的呢~ ”我不禁也有些小得意,故意前倾,压低身子,把自己深深的弧形乳沟展露出来,丰满弹跳的白皙乳肉像水球一样更多地滚落出衣襟。

我眼神冰冷、语气轻蔑地嘲讽起这些亡命之徒来:“哼嗯?~ 你们不是想把我抓住,狠狠地干我?把我干得像条死母猪一样失禁抽搐吗?”

“乃盈姐,你好厉害!竟然可以同时对付这么多人!”看到我接连将好几个劫匪打到之后,躺在地上的杰瑞也惊讶地对我赞叹道。

啊——!真、真是失态!我怎么能在杰瑞面前说这些像是勾引他们的羞耻的话呀?~ 都是这群蠢劫匪的错啦!

“嘻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似乎是自然而然就知道怎么出脚了呢~ 也许是这些家伙太过不堪一击了呢~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羞耻的心情,回答道。

我的格斗技巧确实高出普通人不少,要不上次也无法在酒馆轻易击败那个闹事的兽人。但由于记忆的缺失,我却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高超的格斗技巧,只觉得它们像是我的肌肉记忆,自然而然地就使用了出来……

我诱惑地抬起自己的一条肥美的肉腿,做好继续战斗的架势。汗珠像露水一样凝结在我肉感饱满的美腿上,一颗颗地从光滑的皮肤上滚落,腿肉的肉香味和双腿之间微骚的汗味变得逐渐浓重,让我自己都有些迷离……

我偷偷看了一眼杰瑞,他果然也正偷偷瞄着我两条肥腿之间夹着的神秘三角区出神呢?~ 等姐姐解决完这些家伙,就来陪你噢?~

“该死!这婊子是怎么回事?明明每次出手的时候胸前的大奶都摇得像甩出来一样又骚又贱,竟然这么能打!”那个干瘦奸猾的跟班眼看几个人都没法制服我,整个人都气的颤抖起来。

怎么?就这么想玩弄我肉感十足的大·乳·球吗?你的焦急我可是清楚地从你的话语里感受到了呢?~

“就是啊,这婊子分明就是用大奶子和大肥腿勾引咱们,要不咱们早就干掉她了!”

“真是下流的战斗方式!在战斗中还不忘勾引男人吗?真是个浪荡无底线的贱婊子!”

“她就是想把奶子和屁股蛋给我们看吧?要不也不会故意穿得这么暴露了!我从没见过这么下贱的母猪女人!”

“你、你们!”他们开始滔滔不绝地用污言秽语来侮辱我,让我又羞又气,满脸通红,美肉颤悠!

什、什么嘛!明明是你们这些色鬼盯着我的肥肉身体不放,现在竟然敢怪我勾引你们!

“你们给我住嘴!”说罢,我肉腿一蹬,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主动出击,向这些下流的登徒子冲去!

“乃盈姐——别中了他们的激将——”杰瑞似乎在我身后提醒我什么,但我根本没有听进去,只想赶紧让这些还在辱骂我的劫匪们闭嘴!

“我才没有勾引你们——”“唔啊!”我一个健步冲向最近的一个劫匪,一个手刀把他劈昏过去。

“我只是因为天生胸部太大——”“嗝啊——”又一个劫匪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我打昏。

“才穿这样的衣服的!”“唔噢——”

“明明是你们这些家伙盯着我的乳房不放——”“救——唔啊——”

“竟然还说本小姐的坏话!”“不要——咕欸——”

愤怒的我在几个会回合又放倒了数个劫匪,让这些平时欺负人欺负惯了的劫匪们一时间措手不及。这时,我也终于冲到了那个干瘦狡猾的劫匪面前,他一脸惊恐,看起来根本没有反应的速度。看来和我想的一样,这家伙应该是这个强盗团的军师,没有多少战斗能力。

“你这个罪魁祸首,还不给本小姐认错!”我高高抬起自己的长腿,准备一个鞭腿劈向他。他惊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不知道是被我凶猛的攻击所恫吓,还是看到我的裙下漂亮粉嫩的美鲍而震撼,哼!怎么都好!你就好好享受最后一眼本小姐裙底的风光吧!

啪——!

只听一声闷响——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下劈腿竟然没有将那个瑟瑟发抖的干瘦劫匪踢昏,而是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接住——正是那个一言不发的首领出手相救,他一身精良的黑甲,肌肉更是锻炼地极为强大有力,仅一只手就接住了我全力的鞭腿。

“哼!你这个大奶婊子,还算有几把刷子!不过,也到此为止了!”露出凶狠冷峻面容的首领将我的小腿握得生疼,我差点疼得娇喘出声来,可任凭我怎么扭动都无法挣脱他的手掌。

“噫嘻嘻嘻!打不着打不着!这大奶婆娘打不着爷,自己一丝不挂的大鲍鱼倒是被我看了个痛快!”眼见自己处境安全了,那个干瘦劫匪便开始得意洋洋的欣赏起我正暴露在他眼前的下体来。我现在一条腿被高高提起,另一条腿也只能勉强着地,双条玉腿被强行分叉到极致,其间的肥鲍也因此大大地张开了穴口,翻出厚实滋润的大小阴唇。

呜呜唔?~ 我最私密的地方,竟然就这样被他肆无忌惮地打量和观赏!太、太丢人了?~

“嘿嘿!这大奶婆娘的肥逼大又鲜,逼毛多得像丛林,逼水流得哗哗响!!”

“大奶肥逼大又肥,逼毛多得像丛林,逼水流得哗哗响!”“大奶肥逼大又肥,逼毛多得像丛林,逼水流得哗哗响!”“大奶肥逼大又肥,逼毛多得像丛林,逼水流得哗哗响!”……其他的劫匪也赶紧欢呼嘲弄起我来,把我的下体特征唱成了小调来侮辱我敏感的身体~ 唔唔嗯?~ ……

“才、才没有~ 你这个变态!登徒子!不要胡、胡说八道!”我急得快要哭出来,更加激烈地扭起身体,把一对饱胀大奶甩得一晃一晃的,“别、别再看了!”

唔唔啊?~ 羞、羞死了啦~ !本来是为了用最大力量的攻击狠狠教训他,结果竟然弄巧成拙,让这个大变态把我一丝不挂的下体看了个遍!

“嘿嘿!那就让小爷摸摸看,你这个大奶婆娘的逼肉里到底是什么在啪唧啪唧地响个不停?哈哈哈!”

啪唧啪唧……!哪有那么响!我的小穴才不会这么下流呢唔唔!

“摸摸看、摸摸看!”“摸摸看、摸摸看!”“摸摸看、摸摸看!”……

不、不行~ 如果现在摸得话,那些也肯定只是汗水!我只是出汗了,我才不是会因为战斗而性奋的变态呢!

“放、放开我!你这个混蛋!”眼看那个登徒子就要将手伸进我的裙底,我赶紧想要挣脱开被抓住的小腿,这样暴露自己阴阜任人观赏的姿势也太羞耻了!

说完,我整个人跳起悬空,赶忙用另一只腿狠狠踢向黑盔首领的面门。

“聪明!”那个首领冷笑一声,竟然赞扬了我?但他握住我小腿的手一瞬间就爆发出十足的力量,把我整个人推飞了出去。

我勉强落地,裙子就整个向上飞起来,这下我整个肥硕的屁股都暴露在在场所有人灼热的视线下了!

“噫噫——”

“哈哈哈!你看到了吗?这婊子下面真的什么也没穿!?”

“还说不是来勾引我们的?我看她的逼是已经痒得不行了!”

“喂!大奶骚妹,这个小弱鸡应该满足不了你吧?让兄弟们告诉你做女人的快乐!”

“你、你们——”我连忙盖住自己的屁股,这些口无遮拦的强盗,为什么总能把我说得这么燥热?~ 真、真的变得好痒了?~ 大腿内侧、一下子流满了……那些下流的水?~ ……

“喂,大奶婊子,你叫什么名字?”这时,那个一身黑甲的首领竟然向我发问。

“哼~ 我叫乃盈,春归村的乃盈!”我凌然地回答。

“是奶子的奶?淫乱的淫吗?奶淫奶淫,好名字哈哈哈!……”听到我的名字,周围的劫匪都哄笑一团。可、可恶!你们这些家伙!不要开我名字的玩笑啦!

“都住嘴!”黑甲首领大喝一声,吓得原本在哄笑的小弟们一时间噤声,“乃盈,我是黑虎帮的二当家——泰格·黑虎。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奶大臀圆,是我喜欢的款儿。如果你愿意和我回去,做我的压寨夫人,我倒是可以考虑留那个小子的性命!”

“什、什么!”我愤怒地娇喝:“你别做梦了!我才不会做什么压寨夫人!”

“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敢拒绝,这小子的性命不保不说,你也得给我抓回去做我们黑虎帮的性奴!”泰格·黑虎的脸阴沉下来,目光变得凶狠冰冷,一步步地走向我:“看你还有些身手,就让我亲自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强大!你们不用插手,就看我怎么把这婊子打得奶喷尿崩!”

“哼,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屈服于你这种人的!”我也做好的战斗的架势,只要打赢了他,我和杰瑞就可以成功脱险了!

[以上为第五章的补充内容]

----------------------------------------------------------------

第六章

黑虎裂爪狂虐奶泰格·黑虎与他的那些手下有着全然不一样的实力——这是我与他刚刚交锋三个回合得出的结论。

他的攻势凛冽,对我丰满的身体更是步步紧逼。他将手弯作成爪状,即使没有佩戴任何利爪类的拳套,在他每次挥出手爪时,凌厉的掌风都像刀子一样划过我的皮肤。

——明明没有接触到,却还是可以照成伤害吗?

我在震惊之余立刻调整起自己的迎战策略,想要尽量远离他手掌的攻击轨迹,通过格挡他的手臂或者大幅度闪避的方式避免自己被抓伤,但是,这样的方式……对于我这个丰腴得有些过分的身体……实在是……

噗叽、噗叽……咕吨、咕吨…嘭叽、嘭叽……即使不想承认,但是我身上那几个巨大的肉球在剧烈运动下,会一刻不停地跳动、摆动、摇晃,发出让人无法忽视的肉声,真的好大、好色情啊?~

咕吨、咕吨……明明只是过多脂肪堆出的大肉球罢了,竟然这么活跃地在我身上乱蹦乱跳?~ 噫嗯嗯?~ 把我的乳根,扯得好痛嗯嗯噢?~

噗叽、噗叽……不只是我,与我交手的泰格·黑虎,杰瑞,还有附近一直视奸我的强盗们,肯定都能听到我的脂肪块上蹦下跳的淫乱响声吧?~ 嘭噗、嘭噗……还在晃,嗯嗯?~ 还在响呢?~

“你很聪明,一下就找到了躲避我黑虎裂爪的方法,不得不夸奖一下你这个大奶娘们儿!哈哈哈……”十几个来回下来,泰格·黑虎突然停下,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还能坚持这样多久呢?”

“哈啊~ ……哈啊~ ……”我娇喘著,擦了擦脸上滑落的汗珠……

被、被他一眼看穿了!即使他一次都没有有效地攻击到我,但我却早已因为幅度过大的闪躲,变得浑身大汗淋漓了,衣裳也完全被汗水沾湿,变得透明起来,黏在我的皮肤上,把我的整个前凸后翘的身子都给勾勒出来,白皙的皮肤上汗珠星罗棋布,透过薄纱般的衣裳若隐若现地凸显出来,甚至比直接脱光、甩出奶子还要魅惑撩人……明明不想的?~

更可怕的是,我的体力也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消耗,必须依靠不断的深呼吸来恢复气息。因此,我高拱出的一对肥肉圆奶子不知又滑出了多少,在被压弯的胸衣边缘来回剧烈地跳动着……

肥到出油的大块乳肉正在我Q弹的乳皮袋里激烈地翻滚著,浑圆的奶袋都被乱撞的乳肉鼓撑成各式各样下流不堪的形状,更羞耻的是,我还正将这对不知羞耻的暴露肉乳大方地展现著,给眼前凶狠的敌人随意观赏呢?~

“大奶婊子要输咯!”“大奶婆娘刚刚还傲得不行呢,结果现在就上气不接下气啦!”“让我们老大狠狠地教训你一顿!”“挺著这么下贱的乳房怎么可能赢嘛!”……

“哈啊~ 哈呀~ 我才不会输!”为了保护杰瑞,我绝对不能输!

“哼!蠢婊子!接下来就不是闹着玩的了!”泰格·黑虎冷笑一声,杀气外露,突然加速到我身边,比刚刚更是快了许多。这让我一下子反应不急,只能本能地向后拉开距离!

唔——好、好快!

他巨大的身子真的像一只扑食的猛虎一样向我扑来,气势逼人。粗壮的双手再次握成虎爪状,这个攻击方向……难道目标是——我的大乳房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一边在心里咒骂这个凶狠的死色鬼,一边连忙向后退,试图将作为活靶子的巨乳扯出他利爪的攻击范围——

不、不好!这样下去的话……泰格·黑虎扑近的速度比我想像的还快,没等我撤出一步,他那两只捕食的利爪就已经恐怖地落在了我巨大的乳球上方……

噫——躲、躲不开了!

“你的奶子太大了,跟不上你的身法!”泰格·黑虎露出残忍的笑容,低吼道:“二段力——起!”

“噢噢噢噢——”下一秒,他两只致命的虎爪狠狠地拍在了我的上乳面上,奶子上巨大的疼痛差点让我昏厥过去,“咕噢噢噢噢——噫噫噫啊呀——”

噫噢噢噢噢——好痛、好痛哦?——好恐怖的力量!奶子都要被整个拍掉了噢噢噢?——怎么会……从没被人这么打过奶子噢啊啊咕欸……好、好过分?~

我的眼睛因为惊恐张得极大,眼见他虎爪拍倒我的上乳面的一瞬间,我的乳皮中央直接被生生陷进了乳肉中好几截,就好像被无形的压力狠狠地把乳肉压扁、挤烂了一样!

乳房呀~ 我的大乳房噢~ ……唔噢噢?~ 我饱满的乳房都被拍得凹陷了进去噫?——好恐怖噫噫噫——里面的肥肉都被大爪子给拍烂了啦噫咕噫噫?~ 肥肉、脂肪、还有韧带都被你一巴掌拍烂了噢噢?~ 乳肉在翻滚啦?~ 乳肉在和脂肪、乳腺都揉在一起啦噢噢?~

唔嗯嗯嗯呢?~ 什么、什么厉害的东西从奶子里面——唔噢噢噢?~ 奶子肉竟然……

嘭嘭嘭——噗叽——下一秒,惊人的事件发生了,我原本被拍得凹进去的乳肉竟然向被拍打的皮球一样,迅速地回弹上来,巨大的回弹力不仅瞬间将我凹陷的乳肉填满,还带动着我整个乳房像是反弹的肉球一样从胸衣中彻底蹦出,硕大肥重的奶子跳跃壮观艳丽,让我都吓了一跳!

啊啊?~ 奶子、我的奶子竟然反弹回来了!

“好弹的大奶啊!”泰格·黑虎显然也被眼前的绝景惊到了,上一秒还拍得塌陷的爆乳竟然重新鼓胀,还像拍打的皮球一样回弹了起来,“有趣!看我不抓爆你的皮球奶!”

不、不要呀——眼看着泰格·黑虎悬在我肥乳上方的两只“虎爪”再次下抓,但我根本控制不了我的大肉奶上跳啦——大、大肉乳要被虎爪抓得稀烂了啦——

噗噗噗嗤叽叽——肉声大作!

泰格·黑虎的致命虎爪一下就抓入了我甩到半空中的两坨白面肉乳中,两大肉乳瞬间充挤崩弹,发出肉碎经裂的悲惨回响!

光滑无垢的雪白乳皮一瞬间被巨大的抓力抓得满是肉纹、肉节,像是一个破破烂烂的肉皮麻袋,被横挂在空中——

“噫噫噫噫——放、放开我!”我疼得大声悲鸣起来,被紧抓的乳肉感觉又麻又辣,乳房内的肥肉似乎都被他的虎爪捏成了肉末,乳腺也被他拧成一团,“你、你想把我的奶子抓爆吗呃啊啊……?”

“好弹!好有力!真是好乳!一只手根本抓不完!”泰格·黑虎看到我一副要惊慌失措的狼狈模样,却还在不断地加力,狠狠地把我的乳皮抓得又皱又紧,乳肉抓得又扁又碎,饱满的乳肉都已经从他的指间爆挤出来,肥大得像是一片片快要爆开的橘瓣,“我倒要看看你这婊子的大奶究竟有多弹多韧!”

“唔噢噢噢——混蛋、放开我啦——乳房、乳房会被你捏爆的噢噢噢~ ”我扭动着身子,却因为乳房被他牢牢地抓握在手中而无尽于事,只是让我的乳根被扯得更加疼痛。

被他握在手里的半个大奶已经被抓得通红发紫,疼得我已经失去了大半知觉,但一股巨大的抓握力竟然在将我的乳房缓缓提升,巨大的拉扯力将我的整个身子也一起拉起,乳根处连接身子和肥乳的韧带都被拉到了极限,发出“嘎嘎吱吱”的扯动声。

“唔噢噢噢——你、你想干什么?”我惊恐地问道。

这家伙,想靠扯我的乳房把我强行扯到半空中吗!?

但由于我的肉奶实在过大,泰格·黑虎的大手也之只能勉强抓握一半,剩下的一半乳肉就在重力的左右下塌落,聚集到乳根处堆积——我好好的肥圆奶子现在被揪得像两个大白葫芦一样,变成两端鼓胀的下流模样,一点点将我整个肥美的女体提向空中……

“唔噢噢噢噫——放、放手!乳房会断掉的噢噢噢?~ 乳房被拉得又长又丑了咕嘿咕嘿?~ ”我喷着白沫狼狈地求饶,乳房已经疼得像是要烧起来一样,酥麻、瘙痒、触电一样的怪异触感在乳房的前端聚集积累,变得越来越强烈!

逐渐地,我踮起的脚尖也离开了地面,眼前的肥乳已经被泰格·黑虎一双高举的手抓提成了两头鼓胀、中间拉长的奶葫芦,乳皮上被扯出无数条长长的弧形竖纹,里面的乳肉和乳经也一定被拉扯成无法复原的长条形了吧唔噢噢噢?~

“呜噫噫噫——求求你!放开我!奶子会断掉的噢噢噢?~ ”乳房被拉扯提起的痛楚、酥麻让我不禁双眼上翻,身子后仰,口中不断吐著口水和白沫。

泰格·黑虎全靠一对肥奶将我提起,让整个丰腴的肉体在半空中不断晃动着……然而我每次的挣扎和晃动,就会加剧乳房拉扯的压力,我又肥又多的乳肉和乳腺就被拉扯得更加零碎悲惨……

“哼哼!如果这么痛苦的话,你的声音怎么变得娇媚了起来?”泰格·黑虎不断地揉捏着我被他抓爆的奶子肉,变换成各种形状,“你下面的水,都被你的逼毛和大腿打湿完了!口是心非的婊子!”

“唔噢?~ 唔欸?~ 怎么会?~ 我才没有?~ 被抓奶子抓得快要爆开什么的?~ 怎么会爽?~ ”

“哼!如果不是的话,你为什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把你的两条肉腿并得这么紧啊!”

嗯嗯呀?~ 被、被发现了……其实从战斗的一开始,我的身体就不知为何异常敏感,每次用自己的美腿击昏强盗的时候,被强盗看到我走光的下体的时候,心中总会有怪异的舒爽感……特别是,被两只“虎爪”狠狠把大肥奶拍塌,还被狠狠地抓着大肉奶提起来之后,整个身体都已经到达高潮的边缘了?~

我、我才不是变态噢噢?~ 才不可能因为奶子被暴打,奶子挨抓而爽得不行呢?~ 可是、可是为什么从刚刚开始,蜜穴里面色色的水就流个不停了噢噢?~明明奶子都要被抓爆了~ 明明疼死了?~ 但是、但是,又色又骚的水却越来越多了噫噫?~

“你没听到老大的话吗?快点张开你的双腿给弟兄们看看,是不是骚汁已经留个不停了?”那个干瘦的强盗已经臭不要脸地凑到了我的下体旁边,一脸猥亵地绕着我的屁股和阴户看个不停……

“不、不要?~ 才不会给你们看?~ 咕嘿嘿?~ 住手?~ 抓奶子什么的?~太狡猾啦噢噢?~ ”我娇媚地反抗著,其实却是身体已经又瘙痒又酥软,根本没法踢飞那个该死的强盗了……

噢噢噢——!抓奶子的力度又变大啦咕嘿?~ 到底要把我的奶子抓到什么地步?~ 你才满足呀噫嘻?~ 噫嘻?~

“给我分开!大奶婊子!”见我还死死地紧闭双腿,愤怒的泰格·黑虎突然踢出一脚,将我紧闭的双腿像砍柴一样直接劈开了,然后急速上冲的踢击完完全全地踢爆了我的肥美阴户!

“噫噫噫噫啊——噢噢噢呀——小穴噢?~ 小穴、小穴?~ 小穴被直接踢爆了噫噢噢噢呀?——阴唇噢噢?~ 麻、麻了?~ 憋、憋不住了噫噢?~ 水、水要喷出来了呢?~ ”

下一秒,我被踢麻踢肿的肉穴彻底松弛下来,原本扭在一团的紧实阴道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像花洒一样四处喷溅著骚臭的雌汁,雌汁又多又骚,量多水急,喷得到处都是,喷完一股还有一股,源源不断从我的蜜穴中生产出来,带着大量的热气和骚味……我的肉感大腿上一时间已经被我喷出的“花蜜”洗刷了好几遍,沾满了淫乱的女人味……

在被刚才那一撩阴脚结结实实地踢中了我的阴阜后,我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压抑了许久的高潮也一瞬间瞬间爆发出来,我爽得意识迷离,吐舌狂欢著,肥美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在半空中激烈地抽搐抖动着,将神身上晶莹的香汗和肉汁都挥洒一地,肥壮肉感的大屁股“嘭叽嘭叽”地撞个不停……

“咕嘿嘿?~ 噫嘿嘿?~ 喷、喷出来了噢噢?~ 怎么、怎么能直接踢女孩子的小穴?~ 人、人家的蜜汁都流光光了噢噢?~ ”下体喷溅女人爱液的超强快感让我忍不住地大声媚叫起来,因为、因为真的太舒服了嘛!小穴大潮吹什么的?~ 啊啊~ 小穴都要喷得失去知觉了哦?~ “噫欸?~ 咕噫?~ 噗嘿嘿?~ ”

“真够夸张的啊!像喷泉一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水的婊子!喷完一波又一波!还有这骚味,真他妈带劲儿!”那个干瘦劫匪正好被我连喷几波的淫水潮喷了个全身湿透,他一边擦著脸上我的爱液,还一边不断地舔舐品尝著……

可恶的家伙!看人家给你个教训~ !

“噫噫噫——人家、人家要憋不住了啦?~ ”一股难忍的暖流在我的下体聚集,“嗯嗯啊~ 要、要尿出来了~ ”

嘘——嘘——

一道浅黄的水柱从我冒着热气的下体滑落而出,正好又浇在了凑在我阴户旁乱舔的那个干瘦劫匪身上,气得他直叫:“我操你这个死婊子!竟然敢直接尿老子头上!好骚的尿!我一定要玩死你这个失禁大奶骚娘们!”

“唔噢噢?~ 活、活该……尿的就是你?~ ”我不服气地对他说道。但我现在已经是一条待宰的羔羊了,奶子被人死死握著根本挣脱不开,刚刚高潮过身子更是虚弱脱力,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

“啊——”就在我快要昏迷过去之时,泰格·黑虎突然惨叫一声,双手一松,我的奶子终于得到了释放。

没有力气的我只能摔向地面,“哇啊——”,只听一声惨叫,才发现刚刚在我身边打量个不停的那个干瘦劫匪已经被我的一对超大巨乳不小心压昏了过去。

“呃呃……好大、好重呃呃……奶子大呃欸欸……”被我压在身下的干瘦劫匪还在喃喃。

哼~ 能被我的奶子糊脸,真是让你赚大了!

“乃盈姐,你没事吧!”杰瑞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杰瑞!”我惊喜地发现,原来是杰瑞救了我!他忍痛拔出了射入他肩膀的那根箭矢,而现在那根箭正插在泰格·黑虎的腿上!

我连忙紧紧抱住杰瑞,将一对超重美乳压迫在他的脸上,“杰瑞,谢谢你!”

“乃盈姐!别用奶子压我啦!咱们快跑!”

哼~ !明明是乃盈姐给你的奖励,真是好心没好报!乃盈姐的奶子还疼得不得了呢~

“该死的小子!竟敢偷袭我!”泰格·黑虎痛苦地跪倒在地,腿上的鲜血直流,他咬咬牙,一下子拔出了那根箭矢,说道:“你们想跑哪去啊?臭婊子!”

说完,他便凶狠地冲向了我俩,看来是真的被激怒了!

这一次我可不会输给你了!我一把推开杰瑞,双腿一并,猛踢向泰格·黑虎的脸。他没想到我会用强攻反制,反应不及,结结实实地吃了我这一踢,痛苦地飞出几米远!

好机会!我见泰格倒地,急忙上去补刀!

“啊!啊!啊!可恶!”我暴雨般的踢击狠狠地踢在了想要起身的泰格身上,让他又狠狠地摔倒了几次,泰格惨叫着在地上翻滚著。

“结束了!泰格·黑虎!”就在我想用一发强力的踢击将其踢昏的时候——

“是的!大奶妞!结束了!”这时,我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我不寒而栗,我整个人都被死死地固定住了……

“对、对不起,乃盈姐,都怪我……”

“你应该不想这小子人头落地吧!甩著奶子的臭婊子!”我回头一看,一个劫匪已经把刀架到了杰瑞的脖颈上,鲜红的血流已经沾染到了闪著冷光的刀面上。

我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不敢动弹。无论如何,我都没办法冲回杰瑞身旁夺走那把刀。都怪我,都怪我为了打赢泰格·黑虎而离开了杰瑞身边,都怪乃盈姐……

“看来你这个婊子也算玩完了!”这时,泰格·黑虎已重新站了起来,他擦了擦他脸上的伤,恶狠狠地看着我说。

“卑、卑鄙!竟然用人质威胁我!”我着急地指责道,语气中已经带了哭腔。

“哼!卑鄙?刚刚可是这小子偷袭我!要不你这对下贱的爆乳早就被老子捏爆了!”泰格·黑虎冷冷地说。

“噗欸——”没想到泰格·黑虎突然飞踹一脚,直接重重地踢在我挂在外面的高挺白乳上,让我根本来不及格挡,肥乳一下被提成大肉饼,整个人也登时被踹翻在地,肉乳上火辣辣地生疼,感觉乳皮都被搓掉了一层,“唔噢噢——奶子、又打奶子!我的乳房都要被你踢、踢扁了噢噢?~ ……”

我挡着自己的奶子,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不争气地哀嚎著:“奶子、奶子好疼……噢噢?~ 肉奶子又、又被打陷进去了噫?……”

噗叽——!没等我的肉乳恢复饱满,泰格·黑虎重重的一脚就狠狠地踏向了我的大奶肉包,乳肉被粗糙的鞋底踩得“噗叽噗叽”的作响,圆滚滚的大肉奶子被他的大脚踩的不成样子,像是在踩一袋装满破烂的垃圾袋子。

“唔噢噢?~ 踩奶子、踩奶子什么的?~ 扁了!扁了扁了!唔噫噫噫……奶子要被踩坏了噗嘻嘻哦?~ ”

“刚刚踢本大爷不是踢得很爽吗?你这个下贱的母猪女人!”泰格·黑虎一边把他恶臭的唾沫吐到我的脸上,还一边加大脚上的力量,把我的大奶肥肉踩成一摊肥厚的肉饼,不一会儿,我原本纯白无垢的乳肉就布满了他脏污的鞋印。

“噗欸欸欸?~ 别、别再踩了噢噢?~ 要、要被踩得去了……噢噢?~ 明明不想去的?~ 明明不应该去的?~ ”

“嗯噢噢噢噢……不行了?~ 憋不住了噢噢?~ ”我大声地浪叫着,敏感的肉乳在长时间的践踏下竟然感觉到无比地敏感和酥麻,乳肉的挤压和滚动都要带走我的理智,让我蜜穴发痒得快要发疯,里面的淫水更是一刻不停地分泌出来乱流,这样、这样的舒服,怎么可能忍得住嘛?

好想、好想被人把奶子给整个踩爆!把里面的乳肉和乳腺通通踩出来呢!噢噢噢?~ 我怎么能这么想?明明是痛苦的事情,明明是被羞辱,却比以往还要舒服噫噢噢?~ 身体的深处却在欢叫?~

我的下半身突然向上拱起,双腿不知羞耻地张开到最大,大腿一刻不停地颤抖著上面的油光肥肉,我长著丰肥阴唇的阴道口也完全暴露出来,噗叽、噗叽、噗叽——噗噗噗叽——一阵比刚才还要夸张的,狂风暴雨般的潮吹再次来袭,大量的淫水挤出我狭窄的穴口,然后像爆开的水球一样狂泻狂喷,乱射一地……

肉乎乎的大肥臀乱抖乱蹦,让喷射的淫水甩得更搞更远,淫乱的味道刺激得让我都有昏过去了……

“噫嘻嘻嘻?……噫咕哈啊啊噫?~ 噗嘿嘿嘿咕嘻嘻?~ ”我一边不受控制地抬着肥臀狂喷骚汁,一边像母猪一样性奋地呻吟浪叫,全然享受在这次的踩乳高潮中不能自拔……

“哇靠!这婊子的喷水也太猛了吧!”“竟然有被踩奶子都能踩到高潮的下贱母猪啊!”“这母狗婊子还在噗嗤噗嗤地鬼叫呢……”强盗们围到了我的身边,嘲笑着被踩奶踩得潮喷的我,不断地用最下贱的字眼侮辱着我……

“呜呜呜……不、不要再看我了……”我哭着哀求着,小穴却又不受控制的失禁了,“呜呜……尿了?~ 又尿了呜?~

“卧槽,又尿了!这贱母狗的逼里真是水多尿也多啊!”“哈哈哈!喷尿喷水女!”“刚刚嚣张地不行呢!”

泰格·黑虎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拖到杰瑞旁边。杰瑞看着我满身污渍,浑身臭汗臭汁的模样,震惊得大张了嘴。

“乃、乃盈姐……”杰瑞有些不敢看我。

唔唔……果然杰瑞也讨厌我这样下贱的模样,我是奶子被打得爆出来乱抖,被踩得塌陷下去的贱母狗……

“杰瑞、别看姐姐……姐姐是淫乱得被人踩爆奶子高潮的贱人~ 呜呜~ ”

“真是感人呢!不过,这小子对我的一箭之仇,要怎么算?”泰格·黑虎瞪着我,坏笑着说:“我要这小子的小命,没问题吧?”

泰格·黑虎对一个手下使了使眼色,那个手下当即举起了大刀,准备向杰瑞的脑袋砍去!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杰瑞!”我大声地哭喊著:“我什么都会做的!泰格·黑虎大人!不论是做压寨夫人,还是做一条母狗性奴!我都会做的!”

我什么都顾不得了,眼看大刀就要砍到杰瑞的脖子,泰格·黑虎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那个强盗也当即停下了手中的刀。

“这可是你说的,乃盈小姐!”泰格·黑虎将他的臭嘴凑近我绝望的脸边,“不过,我可没这么无耻!”

他直起身子,像是对着大家宣布著:“刚刚这小子让我伤了一箭,打断了我和乃盈小姐的比试,如今我只为了公平,那乃盈小姐只要也身中一箭,比试便能继续?各位觉得如何?”

“老大有风度!”“母狗刚刚还偷袭老大!”“老大大人有大度啊!”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本以为会被直接抓回强盗老窝的我也一时摸不着头脑。他难道只是为了继续和我打一场?

“我虽为盗寇,但言而有信!乃盈小姐只要战胜我,那我们今日便放过你和这小子,一分不取!”

“那如果我输了呢?”

“那乃盈小姐就请遵守你刚才的许诺,做我的夫人还是做大家的性奴,也由你自己选择!”

“乃盈姐,不要啊!他肯定有阴谋!”杰瑞赶紧出声制止我,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其他选择了!

“好!我答应你!赶紧开始吧!”我用眼神告诉杰瑞让他放心,现在的我有信心战胜这个“黑虎”!

“等一下,乃盈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泰格·黑虎奸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大腿,“我刚才可是受了箭伤啊!”

“我知道了,那你来刺我大腿一箭吧!”我深呼一口气,心中也认为他说得有点道理,便也接受了。

“不好意思,乃盈小姐,刺大腿是这小子自己的主意。如果换成是我来刺乃盈小姐,我肯定会刺其他地方。”泰格·黑虎的坏笑已经不在掩藏,“我想刺的是乃盈的……”

“哼!有屁快放,你可别反悔!”我有些着急地催促他,看他神秘的样子很是不爽。

“菊花!我想刺的是乃盈小姐的大屁眼!”

“什、什么——”我惊吓得快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变态的想法!?如果、如果把这么大的铁箭插入我的屁眼……嗯嗯嗯?~ 不、不行的啦!

“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插了!乃盈小姐!”泰格·黑虎趁我震惊之余举起手中的铁箭就插向我肥大肉臀的中央——

“噫噢噢噢——不要!不要呀噢?~ ”我正想要护住自己高高撅起的屁股,一阵冰冷的刺痛就瞬间贯穿了我的肛门,铁箭刺入我柔软的屁眼,把直肠和大肠捅得一塌糊涂,“噫——插、插进来了噢噢噢呀?~ 不要、不要噢?~ 铁箭什么的、怎么能……插进来?~ ”

我翻白的双眼充满愤怒地瞪着一脸奸笑的泰格·黑虎,但我的舌头却不争气地跳脱出来,露出一副愉悦的痴女模样。

“真是美妙的表情呢!乃盈小姐!竟然没有大便失禁呢!不过,看起来你很享受直肠被插爆的感觉呢!啊哈哈哈……”

“没有、才没有!”我双眼上翻,留着口水,吐著粗气反驳著,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因为我的肥臀和屁眼已经把那根铁箭深深地吞入其中,还在对着这些该死的强盗恬不知耻地扭腰晃臀,炫耀着留在屁眼外的箭羽……

“那么,第二回合开始吧!乃盈小姐!”

“唔噢噢?~ 唔噫噫?~ 屁股好疼噢?~ 我一定、一定要打败你的?~ 可、可恶?~ ”

“这一张高潮得崩坏的脸可没有说服力呢,乃盈小姐!”

【第六章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