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乳帝編年史:乳王崛起 (1-2) 作者:毒鴉x

.

【乳帝編年史:乳王崛起】

作者:毒鴉x2020年9月3日首發於sis001/Pixiv

------------------------------------------------------------------

接上文 : (序)

第一章:酒館性愛拉力戰-

第三紀元499年,春谷季-

在一切故事的開始,讓我好好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 乃盈] ,現在是一名在【颶風劍客】酒館工作的幫工。這個酒館坐落在住在【奧德里奇(Aldrich)帝國】的南部的一處名為【春歸村】的小村落中,屬於帝國【邊緣領】的轄區。

這裡靠近大陸的中心,沒有北方的嚴冬和南方的酷暑,同時遠離帝國的首都,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安逸且適宜居住的地方。

雖然我現在說得好像很熟悉這個鄉村,但其實我也只來到這裡僅僅數月之久,而來到這裡之前的記憶,我卻只能記得自己的名字——[ 乃盈] ,一個不像帝國人會擁有的名字,但我對自己的身世和記憶卻毫無頭緒。

數月之前,【颶風劍客】酒館的老闆在外出進貨的時候偶然間發現了深受重傷、漂到岸邊的我,聽他說當時我渾身都是巨大瘮人的傷口,肥厚的乳房甚至裂成幾瓣,裡面的乳腺和脂肪亂流一地,十分悽慘;陰道和直腸更是完全脫了出來,在清澈的溪水裡被不斷沖洗著……

後來他將我救回村子療養,脫離生命危險醒來的我卻根本想不起自己的身世和過往,便決定讓我在他開的酒館裡住下並且幫忙了……

之後的日子,也許是因為我誇張傲人的身材和美如天仙的面容,很快村裡面的人也都和我熟絡起來。他們常常為了見我來酒館裡待上一整天,漸漸有大膽的人發現我對性騷擾並不那麼抗拒,於是他們更是變本加厲、想法設法地欺辱、玩弄我,摸我奶子、扯我衣服、彈我乳頭、按摩陰戶、聞我的下體,或者直接用手指捅入蜜穴屁穴來回攪動,他們總能有各種各樣的鬼點子讓我疲於應付,最終也只能乖乖就範,把他們射出的熱精照單全收了……

---------------------------------------------------------------

今天的夜晚也如往常一樣,酒館裡熱鬧非凡,喝得半醉的村民們在大聲地聊天,唱歌和舞蹈……

我現在正坐在老闆的大腿上——當然是被他強迫的呀!明明我只是路過,就被一身酒氣的他用兩隻有力的大手直接抓爆了我的肥奶,然後一下按倒坐在了他的身上!我出於驚嚇發出的媚叫過於大聲,讓酒館裡的所有人都轉頭來看我被抓奶的慘樣。可惡!我根本反抗不了對乳房的進攻啦~ 嗯嗯噫啊~

本來這件制服就快要把我的大半肉球給抖出去了,這些被老闆這麼狠狠一抓,又軟又滑的白色乳肉像液體一樣在胸前的開口處來回振蕩,掀起一陣陣激烈的起伏乳波,迷得大家是神迷意亂的。要不是老闆在,這群野狼恐怕就要上來群奸了我。

畢竟在村裡人眼中,老闆還是我的第一所有者,而我這對肥奶,也自然得任由他把玩……

「嗯嗯呀……嗯啊~ 嗯嗯~ 噫呀~ ……」老闆明明喝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但在我的渾圓爆乳上遊走的雙手卻老練得可怕,揉、捏、按、壓、扯、擰、拔……每個動作都在極為精妙的時間對著我已經被他玩得紅腫的奶子猛烈進攻,像是在捏一個不會捏壞的大白麵糰一樣,把我可憐的肉乳揉捏成各種淫亂的形狀;加上他時不時將我的乳頭狠狠按下,時而又擰成麻花狀,更是讓我爽得難以自拔。

「老闆呀噫——唔噢噢噢……小、小力點啊……太、太舒服了啊~ 大家、大家可都在看著呢~ 好、好害羞啊~ 」我的肥乳被玩弄得像是點燃了火一樣炙熱,隨之而來的是我全身的火熱、香津四溢、口吐瑩汁,連身子都沒了力氣,只能靠在老闆的胸膛上嬌喘……

但最嚴重的還數我那像是被萬蟲鑽穴一般瘙癢和發疼的肉穴,裡面綿延不斷的流水聲周圍都能被聽得一清二楚了。我也被迫對著大家大大張開了雙腿,把已經被愛液不知道打濕了多少次的內褲展示給大家看。

而且我的陰毛特別旺盛,儘管我每天都會刮個乾淨,但那些密密麻麻的銀色毛孔還是能被大家清晰地看見,讓我羞得抬不起頭,只能遵從本能不斷地抖動著我的下體,讓愛液噴汁射穿內褲,射出來給在座的每一個人看。

「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我像是想讓全村人都能聽到一般淫叫著,在老闆的醉酒揉乳下再一次爽翻過去,「噴、噴給你們色鬼看啦~ 本小姐的潮吹表演噢噢噢噢噢噢噢——」

看著自己下體像是大水箭術一樣噴出的潮吹汁和歡呼興奮的村民們,我有些疲憊地睡去……

----------------------------------------------------------------

「所以說你們這些都城人就是孬種啦!」突然,一聲十分粗魯的叫囂把正趴在櫃檯上沉睡的我驚醒。

我趕緊把自己從衣服中滾出的雙乳塞回去,上面掌痕遍布,看來這些色傢伙趁我爽昏的時候又在占我便宜!但我沒時間去想這些,趕忙前去觀察情況——酒後鬧事其實並不罕見,我處理起來也早就得心應手了。

不過,今天有點特殊,當我看清是誰在發酒瘋的時候——一個身高超過兩米、體型健壯的獸人,他不停地揮動著自己的拳頭,看著要動手,周圍的村民也圍著他不斷對他破口大罵。一般來說獸人並不會出現在這個地區,我也是第一次見有獸人會在這兒落腳。

「你們、你們這些都城人!還在、還在這兒花天酒地呢!」獸人明顯也喝醉了,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北方的諾克人都已經造反咯!他們勢不可擋,很快就會殺到帝都了!哈哈哈!」

「要你管!你這個四肢發達的野獸!不准你進我們的地盤,快回野外去住吧!野獸!」村民們回嗆道。

「都少說兩句,大家都喝醉了!坐下坐下,別動手!」老闆在劍拔弩張的兩方之間斡旋著,他可不想他們在自己店裡打起來,這個世道可沒人會賠錢。

「滾開!你們這些窩囊廢!本大爺是史丹佛王國的僱傭兵,應你們的廢物皇上的邀請來幫你們平息叛亂的!真是笑死人了!堂堂一個帝國,竟然沒有人願意為國平亂,還要找我們這些僱傭兵!你們不是孬種是什麼!」

「可惡!你這個下等生物,快給我滾出去!」一個衝動的村民直接衝上去想要教訓那個獸人,但他自己也醉得站不穩,一下子被獸人舉在空中。獸人大聲地嘲笑著:「哈哈哈哈!這就是都城人的戰鬥力?廢物!廢物!」

「放我下來,你這狗娘養的!」那個村民被舉起來在半空中掙扎,十分無助。

「怎麼,竟然沒有一個人敢上來救他嗎!?看來都城人沒一個有種的!我一個人就可以把你們的村子給占領了!殺光你們這些孬種,把你們的老婆女兒統統干大肚子!」

「夠了!」我忍不住大聲喝止,我可不允許他這麼侮辱這個村子,「快把他放下來!否則、否則……」

「嗯?怎麼?你胸前怎麼掛著兩個巨人睪丸?」喝醉的獸人看到我站出來,一時間有些吃驚,等他定睛一看才意識到我是女兒身,這讓他又猖狂地笑出聲來:「什麼啊!原來是奶牛人呢!」

「你!」聽到獸人對我的侮辱,我的兩隻肥乳竟然還不爭氣地蹦跳起來,仿佛是高興得在炫耀一樣,「才沒有奶牛人這種亞人呢!」

「魅魔都沒有你這麼大的、這麼下流的爆乳,你真的是人類女人嗎?我看是變種的淫獸吧!哈哈哈哈!」獸人狂笑道:「原來你們都城人就是得依靠女人才能活命的廢物啊!無妨!你如果能打贏我,我便當眾道歉!但要是你輸了……」

「你要怎麼樣!」我挺出自己的豪乳,外凸的乳頭都快要把衣服頂破,我可不想在氣勢上輸給他!

「你就得當我的肉奴隸!」獸人邪惡地說道:「正好我到前線還有段路途,你就天天在路上給我泄火吧!」

「什麼!」包括我在內的眾人聽到這句話之後都驚到了,一時說不出話來。老闆趕緊來勸我:「乃盈,可千萬別和他對賭啊!可別意氣用事了!」

「哼!不敢嗎?你這對超大號的肉峰,和這些陽痿男做愛根本沒法滿足吧!」獸人不屑地說:「我的28厘米超級大雞巴,會讓你真正明白做女人的意義!」

「什麼!」我聽到這句話,身心都動搖了,子宮一下子往下垂了幾公分,做出一副想要受孕的姿態。

我不禁偷偷瞟了一眼他的褲襠,真、真大!村裡的人最大的才不過18厘米!要是被28厘米的超粗大肉棍狠狠爆肏,我到時會泄成什麼樣啊!

啊啊啊~ 好想被他粗暴地亂肏,好想懷上醜陋的獸人寶寶,好想他不把我當人一樣地使用,就算在分娩的時候要被亂肏一通,乾得逼水直流……

「乃盈!乃盈!」聽到老闆的呼喚,我才從淫亂的妄想中緩過神來,我到底在想什麼!我可是為了救人才站出來的!

「我答應你!如果我贏了,你得道歉並馬上離開這裡;如果我輸了,我、我就……做你的肉便器!」為了救下村民,我羞紅了臉說道,心卻跳得前所未有的快!

「不要啊!乃盈女神!」「不要答應他啊!盈盈!」大夥見我答應下來,便開始痛苦地悲鳴起來!真是的!幹嘛你們都覺得我會輸啊!?

「徒手格鬥!不准使用魔法?沒問題吧?」我向他確認到,得知是比試他有優勢的力量,他當然一口氣答應了!

---------------------------------------------------------------

「乃盈!乃盈!乃盈加油!」村民和店長在一旁為我不停地加油,但我現在的注意力就都在獸人正對著我的那根巨物上,只要看著它褲子下的輪廓,我的肉逼就已經疼得不停地痙攣了,淫水不斷地流淌到我的大腿根部,真希望大家不要發現……

「開始!」獸人自說自話就喊了開始,隨即一記重拳打了過來。真夠卑鄙的,是想速戰速決嗎?

我側閃躲過他的猛攻,凌冽的拳風還在我的碩乳的嫩肉表面划過,只要我稍微慢一點,這拳就會結結實實地暴擊在我雪白渾圓的肥巒上!那樣的話我絕對會馬上趴在地上猛揉奶子、撅起屁股、晃起我結實的肉臀求肏了!

獸人似乎有些吃驚我能躲開,稍微有些急躁起來,連續對我進行猛烈的直拳打擊,但是攻擊的方式太容易看穿了,除了能給我的大肉奶子吹吹風別無他用。

「乃盈!乃盈!太厲害了!」「全村的希望!」「幹掉這頭豬!」村裡人看我應對得遊刃有餘,便更加用力地聲援我。

「該死!你這臭婊子像個泥鰍一樣難抓!」獸人見狀,便氣急敗壞地罵起來:「老子一定要把你這晃來晃去的大奶罐給狠狠捏碎!用牙齒給咬下來!」

嗯嗯啊呀~ 這麼下流的罵法!會、會讓我忍不住妄想的啦!不、不好!

我剛一分神,這個該死的獸人就像猛虎撲食一樣像我衝過來,我趕緊向後跳開,希望能躲掉這來勢洶洶的抱摔!

「噢欸——噢噢噢噢啊——」我悲慘地浪叫出來,獸人兩個巨大的手掌正好抓住了我沒來及逃出攻擊範圍的大乳墩子,他粗糙有力地手生怕又讓我給逃了,使出了渾身的力氣狠狠爆抓我的肥奶袋,巴不得把自己的爪子給深深地嵌進乳肉中去!

我因為乳房端部傳來的巨大疼痛和刺激不禁發出連連的嬌喘和媚叫:「噫噢噢噢——唔呀——放、放開——你這卑鄙的豬!噢噢噢噢~ 別、別再用力了!「

我試圖拍打讓他放手,但他的手臂就像鋼鐵一樣堅硬,我的攻擊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只能任由他發泄怒火似的猛扭我又軟又彈的肉奶。

我眼看著自己原本飽滿豐潤的乳房端部被獸人巨大的掌力像捏緊一張羊皮紙一樣,變得皺皺巴巴的,乳肉也通通被壓迫到了其他地方,是要把我傲人的大奶肉包給直接撐爆開來嗎?

「別做夢了!你這個下賤的臭婊子!落到了我的手裡,就別想跑了!給我乖乖地做肉奴隸吧!「獸人哈哈大笑,一副已經勝利的樣子。

「才、才不要!」我翻著白眼,嬌弱地抵抗道,但我已經無法做出任何反擊了,我現在渾身像被持續電擊一眼酥麻,眼冒金星,連出拳都做不到。

「啊~ 啊啊啊~ 好痛!你要幹嘛啊——噢噢噢!」我的身子突然被獸人整個提起到半空中,而他竟然是直接揪著我的兩個肉奶子將我提起來的!「啊啊啊啊……不要噢噢……乳房、奶子、會被你扯掉的!噢噢噢……為什麼……有感覺了?乳房、乳房好熱噢~ 」

「哼哼!我早就看出來了,果然沒錯!」獸人揪著我的肥奶將我舉高,視線卻停留在我的大腿之間,「你這個大騷貨!肥批裡面的騷水都把大腿給流了個遍了!你果然很喜歡被人侮辱虐待呢!」

「胡、胡說什麼!我才不是——噫噶咕嘎嘎嘎——別!別揪奶頭!噢噢噢好爽噢噢噢噢、奶頭被揪掉了咕噶~ 好爽、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啦……」獸人毫不在乎技巧、純粹靠力量揉捏著我的奶肉,狠揪著我最敏感的乳頭,卻也讓我快要爽得瘋掉,我已經因為高潮而意識不清,只知道自己想條盡情想要交配的雌獸一樣呻吟叫喚著,巴不得它用近30厘米的肉槍刺穿我的肉逼,把我刺得水亂噴亂射,最好把我肏得失去意識、口吐白沫!

「你也很期待了吧!騷母狗!」獸人不懷好意地向我投來邪惡的目光,「你的騷批已經在一刻不停地亂噴水了,這就是你想被老子獸人大雞巴肏爛肉穴的證據!」

「唔噢噢~ 是的~ !我想、我想被獸人大雞巴狠狠干翻!被獸人大雞巴把我的賤穴肏得翻出來!我的賤穴已經在噴水騷汁哀求啦!唔噢噢噢噢……」我大聲喊出下流到極點的婊子宣言,只要、只要有大雞巴能把我的肉穴肏爛,什麼都答應你就是了!

獸人熟練地掏出他完全勃起的、足足有28cm長的超粗肉棍,上面能明顯看到厚厚的包皮垢和冒出的熱氣!噁心的臭味飄進了我的鼻子,但我竟然因此身體變得更加敏感燥熱,不斷地輕微抽動起來。

「讓老子的肉棒把你的臭穴給幹個天翻地覆!」獸人大吼一聲,揪著我的奶子把我整個身子往他那高挺的鋼槍前端送去!

「不行!不行!溫柔點啊!直接捅進來的話——噫噫噫噫噢噢噢……」沒等我說完,那滾燙的紅色大龜頭就已經撞開了我的陰唇,我陰唇上的肉褶和吸盤像是歡迎似的將這個龐然大物狠狠往裡面吸,一點沒有拒絕的意思!

「噫咕啊……直接、直接全部送進來了……怎麼會……」我被獸人一邊揪著奶子不放,一邊用他有力而堅硬的巨物死死頂住花心,讓我直接高潮了。我不自覺地抱住這個將我肏地無法反抗的獸人,整個身體在半空中不斷地抽搐著。

小穴明明才剛高潮過,卻又開始諂媚地開始包裹住這個讓人瘋狂的大肉棒,用密集的褶皺和肉突不斷摩擦大肉棒滾燙而粗糙的表面。這種感覺,真的得要讓我癲狂了~ ……

「看到了嗎!你們的這個奶牛婊子,剛剛被我插進去就已經高潮噴水了!她這逼里是下了噴水咒嗎?怎麼能一直不斷地噴汁啊!老子的大雞巴都被你洗乾淨了!」

「別認輸啊!乃盈!」「你不能輸啊!我們的女神!」「一定要掙脫啊!快點打敗他!」村民近乎絕望的吶喊聲也漸行漸遠,如今是這根與我的肉壁僅僅貼合的肉棒更能讓我滿足!

「喂!你抖夠了沒有!老子可還沒開始動呢!」獸人抬起眼神迷離的我的頭,開始將自己又大又臭的嘴塞上來和我親吻,滿是酒味的舌頭不由分說地撬開我的嬌嘴,然後把噁心的口水和氣味抹遍我的整個口腔。

「唔、唔唔、呣唔……」我下賤地回應起他噁心的舌頭,像情人一樣交換著唾液,村民們看到我這樣,一定會很失望吧,一定覺得我是一個任由大雞巴支配的母狗吧~

「噢!噢!噢!……「更要命的是,這個大雞巴獸人開始瘋狂地對著我的子宮抽插起來,28厘米的大雞巴將我的陰道和子宮完全撐開,每一次都是大開大合地進攻,直接撞擊我子宮最內部的花心,粗暴的抽插把我的淫穴肉壁都要磨平了~

這、這就是獸人才能做到的大雞巴打樁嗎?可惡、像我這樣敏感的身體,真的要被這麼誇張的衝擊力撞散架了啦,根本、根本沒法反抗啊!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獸人現在正抓住我的雙手,從背後狠狠爆干我已經狼狽不堪的小穴,每一次撞擊,我逼水的噴濺聲都越來越大,快感也越來越足……

獸人的精力旺盛得可怕,我不知道被他換了多少種體位,只知道每種體位他都能用他那精力充沛的大雞巴把我乾得變成一條只知道交配和叫春的母狗。

我也無法再去在意村民們看我的眼光了,我一定因為像獸人肉棒屈服而被他們趕出村子吧,那我、我也只能做這個獸人的肉便器了,每天、每天都像這樣被肏得汁水亂溢出的……

噗通——一聲悶響從我身後傳來,那根大雞巴也應聲滑出了我的肥穴中,只不過我的穴口依舊大開,看來一時半會是沒法閉上了。

「倒了!倒了!乃盈贏了啊!」周圍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聲,讓我有些錯愕。

我回頭一看,發現那個獸人竟然虛弱地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時不時抖動兩下。

「發、發生了什麼?」我沒有搞清楚狀況,怎麼他突然就倒下了?

「天哪!你知道你們乾了多久嗎?整整一夜啊!現在已經早上了!」老闆第一個衝上來,激動地握著我的手,「這個獸人像是著了魔一樣地干你,結果他從中途就開始越來越虛弱,現在終於撐不住了!你太棒了,竟然能在性愛持久戰中贏了獸人!」

「啊、啊~ 也就是說、我贏了這傢伙對吧!」我渾身還都是整夜性交流下的酸痛和麻痹,喘著粗氣確認道。不得不說我現在還回味在被肉棒猛乾的快感中,有點摸不著頭腦。

「乃盈太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贏的!」「真是讓我們看了一整晚的好戲呢!」村民們紛紛對我發出祝賀。

我根本沒有發現已經到了第二天的早晨,看來這些民眾都跑來看我被強姦的表演了,真是的!要是想我贏就早點來救我啊!肯定把我被亂肏的悲慘樣子當作自慰的配菜了吧!這些色鬼!

---------------------------------------------------------------

後來,獸人醒來後乖乖地向我們道了歉便繼續趕往前線,不過看他那精氣大傷的樣子,恐怕戰鬥力也有所減弱了吧。

他臨走之間還對我念念有詞,說我是什麼魅魔?我只是身體敏感一點啦,才不是什麼魅魔。

不過,很快,我在性愛馬拉松中戰勝獸人的消息遍傳了周圍大大小小的村落,有不少人還特地跑來這裡一睹我的美貌。

而在其中,當然也有幾位不懷好意的傢伙……

------------------

第二章:淫亂酒館的日常夜

自從上次將在店裡鬧事的大雞巴獸人「擊敗」之後,我的名聲似乎就在周圍的村落和鎮子上響亮起來,他們好像將我稱為「春歸村的榨精淫女」,甚至有不少的人從其他村落跑來這裡,只為一睹我的「尊容」,想看看能把以精力旺盛著稱的獸人都給榨乾的我究竟是一個這麼樣的變態女。

——獲取稱號【春歸村的榨精淫女】

老闆自然是高興極了,平時只是給旅行者歇腳的酒館裡一下子熱鬧非凡,每天從早到晚沸沸揚揚,僅有的七、八間客房也一直被住滿。

但我卻根本高興不起來,原因是不論是村裡的大夥,還是外來的觀光客們,根本就已經把我當成一個欲求不滿、以人精為食的超級下流女變態嘛!

真是的~ 我那天明明是受害者欸,讓那麼大、那麼粗的滾燙獸人肉棒把我的肥膩美穴整整狂乾了一整夜,乾得我意識都快丟掉了,渾身的香汗都揮灑到空中,子宮也不爭氣地完全下垂下來,和捅進來的大雞巴瘋狂地接吻……

雖然、雖然我承認我是不小心爽得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只有肥逼里騷水流了一整夜都沒停過,但是、但是我其實是很不願意被這樣亂肏的噢!我只是身體比較敏感,但心理可是希望被當成一個正常女人一樣好好疼愛的!

而且,當他們看到我竟然只是一個16,17歲模樣的少女時,只有沉甸甸的爆乳和晃悠悠的肥臀長得過於醇熟豐滿,臉上更是一副驚訝到極點的表情,彷佛就像是說,等到我30,40歲如狼似虎的年紀的時候,說不定能把巨人和猛獸都給榨乾!幹嘛啦!我才不會去和他們做愛呢!那種大雞巴會直接把我的子宮都捅穿的,一次射精的量就可以把我的肚子撐的像懷胎一樣大!就算我會高潮個不停,也只是身體擅自的反應而已!

每天從村頭到村尾,都要忍受著觀光客和村民完全不收斂的熱烈視奸已經讓我的乳頭一天到晚都勃起硬直了,貼身的制服根本沒法遮蓋我高挺的乳頭,這樣全村的人都看著我一天到晚肥大外凸的奶頭跟著乳房一個勁跳動的淫亂樣子了;我的小穴在這樣變態的視線也不知道為什麼癢得發熱生疼,愛液每次都會把新換的內褲淋濕個透,如果不是每次都逃進茅廁里對著我的漏水逼里狠狠摳動幾次,根本沒法撐到每天「兇惡的晚上」!

晚上是酒館的高峰期,擁擠的人們在酒館內喝得微微有些醉,更是敢對我大膽地上下其手了。原本店裡的客人我一個人就能應付過來,老闆時不時還能把閒下來的我按住,狠狠對我的肉乳捏上幾把,對我的美鮑攪動幾下……

但現在晚上客人激增,每天晚上我和老闆都會因為過多的客人而忙得焦頭爛額的。為了及時服務客人,我也不得不跑動起來——這下我那對大半邊已經暴露出來的肉乳肥球便誇張地一上一下的蹦跳,不斷扯動著脆弱的衣物,大肥奶子的蹦跳顯得極其有衝擊力,讓男人們的眼睛都徹底看直了,灼熱的視線像利刃一樣扎進我柔軟的乳房裡,讓我渾身都燥熱不堪,心跳加速……

每當我彎腰詢問訂單時,客人們都會不懷好意地對我兩面夾擊——一人直接抓起我飽滿的大白奶房,握在手中來回把玩,還裝作思考點單的模樣;另一人就從後面猛拍我翹起的蜜臀,響亮的巴掌聲會讓酒館裡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討厭啦!難道看著我喘著香氣,吐著嫩舌,滿臉紅暈卻渾身顫抖,雙腿打顫的狼狽樣子就這麼好笑嗎?

還有更過分的客人,每當我路過的時候,就快速地把我的胸衣或是內褲向下一扯。雖然不見得每次都讓他們得逞,但是我因為忙著去服務其他客人就根本沒有時間就整理好衣服。

一來二去,當我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的時候(客人盯著我發出邪惡的淫笑),才發現自己胸前肥滿的乳肉果凍早就從胸衣中滾動了出來,左右搖擺著,我卻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這樣袒胸露乳地像個痴女一樣在店裡工作了多久;亦或是我穿的丁字褲早就被客人們扯斷,根本蓋不住我的碩臀的短裙一旦飄起,我臀下的春光就完全曝光了——不論是我一步一扭的兩坨肉臀,還是飽滿得外凸的流水肉鮑魚,還有臀溝間若隱若現的私密菊花,都成了這些色情客人的下酒配菜,真是丟死人家的臉了~

……

「乃盈小姐,乃盈小姐~ 」

聽見了客人呼喊我名字,我連忙回頭熱情地詢問,:「請問您想要點什麼呢?」

一個地中海髮型的瘦弱老頭吊兒郎當地對我淫笑道:「乃盈小姐~ 你看、你看,你走過這段的路上,灑了好多……嗯?不知道是本地出名的梅果子酒呢?還是……」

他說著,眼睛突然淫蕩地看向了我的下體。干、幹嘛啦!?

隨即他咧嘴一笑,說道:「……還是乃盈小姐親自釀造的穴汁酒啊?老夫真是搞不清楚呢!」

「呀!你——」我臉上羞得快要燒了起來,因為我手上明明只端了空酒杯,根本不可能撒酒,再加上空氣中都能聞到我熟悉的騷臭味,我一下明白了這幾灘晶瑩的液體就是我剛剛走過時,從肉壺中灑落的香甜淫水!

呀~ !真是的~ !為什麼會噴灑這麼多淫水下來啊~ !我明明已經好好地夾緊雙腿了呀~ !但我依舊假裝鎮定,嘴硬地說道:「才、才不知道呢!我、我想應該是各位不小心,灑得酒吧!」

沒想到那個老頭兒嘿嘿一笑說道:「哎呀,老夫猜也是!要知道老夫可是嗜酒如命,這地上的酒,老夫也想喝了!」

「什麼!」我聽到他說的話,嚇了一跳,趕緊阻止他,:「你別這樣做啦!地上、地上很髒的!而且、而且……」

我當然得趕緊阻止他,要是讓他真去喝了地上的「酒」,那麼那不是梅果子酒而是我的、我的「穴汁酒」的事實就完全暴露了!

「讓老夫喝!老夫沒有酒就沒法活下去了!」老頭兒不顧我的阻攔,一個勁地伸頭往地上撲!

我急得都要哭出來了,只好哭訴著承認:「是、是我的……是我的『穴汁酒『啦……所以,別去舔了啦!太、太羞人了啦~ 「

我癱坐在地上,任由自己的肥穴不斷地向外流出新鮮騷臭的」穴汁酒「……

「哇哈哈哈哈……「全場的客人都爆發出奸計得逞和讓人討厭的狂笑,「我也要喝穴汁酒!」「老闆,菜單上怎麼沒寫穴汁酒啊?」「聽上去就讓人想喝個夠呢!」各種下流的調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

他們下流的調戲把我氣哭了,讓我顧不得自己亂甩一通的兩個豐滿奶袋子、扭著肥臀、甩著肉批就跑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乃盈!小心別踩到酒滑倒了噢!」

「乃盈小姐,我還沒喝夠呢!加酒加酒、加『穴汁酒』!」

背後依然傳來下流的笑聲和讓我聽了就流水的色情段子……

我、我不行了嗯呀~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