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仁芊芊的秘密 (23) 作者:ziantuose

.

【人妻仁芊芊的秘密】 (旅行篇)

作者:ziantuose2021/04/22发表于:sis

(二十三)

早上,我独自一人在这个山沟沟里瞎逛了逛,打算早饭就不在家里吃了,偶尔想尝尝这里小饭馆的饭菜味道怎样。

小地方,店面很少,我又人生地不熟,便随意选择了一家早餐店。

简单看了看,点了份很普通的包子和豆浆。

很快就吃完了,毕竟没多少分量,至于味道嘛,感觉也没怎么样阿。

我莫名的叹了口气,呆呆的盯着饭桌。

忽然回过神,我发现我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了餐巾纸上边。

有些卫生纸阿,餐巾纸阿,不是会印有一些花纹装饰吗?

对,我面前的这张餐巾纸,纯白色的,一侧的边缘是蕾丝花纹,哎?这要是换成丝质的,不就很像蕾丝花边的丝袜嘛,而且还是白丝呢。

我苦笑了下,在心里默默的吐槽著,自己真是傻子,这都能联想到丝袜阿。

想到这儿,我的视线又集中到了刚才吃饭时候的筷子上。

这是一双纯黑色的筷子,比较粗的那一端,上面刻有格子花纹作为装饰。

哎?这么一想的话,这不也是蕾丝边丝袜的同款设计嘛,而且还是一双黑丝呢!

卧槽,不行了,我怎么看啥玩意儿,都能联想到丝袜阿,我真是无可救药了……

走吧,回家吧,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

刚回到公寓的门口,就发现母亲站在楼下,双手端了一个大盆,里面估计是刚刚清洗完毕的衣服。

这个公寓的院子里,有那种可以晾晒衣服的公共区域的,谁家有衣物需要晾晒,都可以使用。

再说了,乡下的土地,可比城市里要宽广的太多了,毕竟人少,地方大嘛。不怕没地方,就怕有地方,没人用。

而且今天天气也很不错呢,正适合晾衣服。

[哎?岚岚回来了阿,来帮妈妈晾衣服。]母亲看到了我,很自然的说。

[不要阿,你自己晾嘛。]我头也没回的往楼上走。

[真是个懒家伙阿~]任凭母亲在身后唠叨,我就是懒得干活。

等到我走上楼以后,我随意的向下看了一眼,哎?刚才母亲因为抱着一个大盆子,而且盆子边缘还挂着一张大床单,把母亲的大部分身子,都给挡住了,我看的也不仔细,所以没注意。现在我才发现,母亲今天的打扮也是那么的骚阿。

我该怎么形容?母亲现在身上的这件衣服,哦不对,这不能说是衣服了,准确的说,这是一件情趣内衣,我靠,注意了,不是情趣制服,是情趣内衣,内衣阿!

是一件挂脖式的露肩型情趣内衣。

内衣的上围,短得连腋下的位置都达不到,最多只能一字型的遮住下半部分的胸部,乳晕露出一点儿了。最边缘的左右两侧,仅仅是一根带子,挂到了脖子上而已。并且这根带子,从左右两侧中间的位置又分出了两个分支,连接到了内衣的中间部分,也就是乳沟那里。这样形容可能有点太模糊了,这样想像一下吧,简单点说,这根带子就好像被挖空了的乳罩一样,只有带子,没有乳罩……这样说,你们能听懂吗?实在听不懂的话,你们就自己想像一下,差不多款式的情趣内衣吧。然后,内衣的左右两侧,是高叉的设计,大概从乳房下围的位置,就开叉了。

内衣的下围,也特别的短,连膝盖都遮不住。整体白色,半透明,肚脐眼都看得一清二楚。除了乳房部位和两侧开叉部位,是蕾丝花边的设计,其它部位都是半透明的小网眼材质。

这内衣啥都遮不住阿!遮了个寂寞!一眼看上去,傻子都知道这是情趣款式的内衣!

好吧,就算不是情趣款式的,也不应该穿着内衣出来吧?我是真心想把这样的母亲,给推上楼去,在外边可不能这样暴露阿!

可实在是太过于刺激了!

我站在楼上往下看,只能看到情趣内衣下,母亲棕色的乳晕和黑色的下体,若隐若现的感觉特别吸引人的目光!

虽然母亲这次没穿高跟鞋,但穿着白色小网眼的蕾丝边长丝袜,脚上踩着白色的软绵绵的毛毛拖鞋,整体看上去又仙,又骚,特别的养眼!

尽管这样的骚妈妈,让我大饱眼福了,但片刻之后,我还是陷入了沉思。

以前的时候,母亲可都是一副端庄的姿态,在家里穿的都挺保守的,绝对不会穿得这么骚。

就算偶尔穿点小情趣的内衣阿,丝袜阿,还都是穿在衣服里面,没敢直接穿出来。

虽然后来经常在家穿情趣制服……

哎?等等,这样想的话,怎么感觉更色情了阿!

对,可以这样想像一下,你内心里,最理想状态下的妈妈。别嫌我啰嗦,我上次说过了吧,想像中的这个妈妈,不一定就是你的亲妈。

她可以是你幻想中的妈妈,也可以是你喜欢的人母,也可以是你想和她玩母子角色扮演的女人。

好,现在,你脑海里的这个妈妈,在你面前,表面上一身常服,但里面却偷偷穿着很淫荡的情趣内衣,情趣丝袜,又不敢大胆的穿出来。

欲露还羞,啧啧啧,有没有一种想去扒掉她外衣的冲动?然后你一边语言上羞辱她,一边吸她的奶子,抚摸她的丝袜大腿,最后在她半推半就的

矛盾状态下,拿你的肉棒,去插她早已湿润的骚穴?

然后这个母亲嘴上喊著不要,丝袜美腿却又紧紧的夹住你的腰,淫水泛滥的骚穴,不断的吸着你的肉棒……

卧槽,我扯远了!

言归正传!

我想说什么来着,以前的母亲就算在家里穿的很大胆,顶多也就是偷偷的穿,或者穿个有点小情趣的制服之类的。

现在怎么敢直接穿着情趣内衣,去公共场合了阿?

虽然说这里是人烟稀少的山沟沟,这公寓里除了我们母子,几乎没有其它人了,但不管怎么说,穿着情趣内衣下楼晒衣服,总归是不好的吧!

就算是人少,可万一被别人撞见怎么办?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我的母亲开始晾晒那条大床单了,因为楼下院子有已经修建好的晾衣架,就是那种和单杠差不多的,所以母亲把床单直接搭上去,就可以晒了。

只见母亲随手一扔,把大半部分的床单都扔了上去,床单很长,几乎快拖到了地面。

可能是因为我偷窥惯了,所以警惕性极高,我发觉好像这里不止我和我的母亲,所以我就认真的扫视了一圈。

果然,墙角拐弯处,似乎还有另一个人?

我赶紧蹲下,偷偷的观察起来。

只见这个人,也是偷偷摸摸的,向我妈的位置走去。

我的心里顿时一紧!不好!这个人想干什么?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是不怀好意!这可是在公共场合阿,我得保护母亲不被占便宜了!

可是当我看清楚以后,发现这个人,居然是小b?这时间他不用上学吗!?

阿这……我还是先按兵不动吧……

可能是床单还没有整理好吧,很遮挡视线,母亲似乎并没有发现对面跑过来一个臭小子,依然在那里整理著大大的床单。

而小b呢,居然大白天的在院子里,直接脱了裤子,掏出了自己的肉棒!看着床单上映出来的,我妈曼妙身姿的影子,开始当场撸管了卧槽!

随着时间的推移,床单慢慢被整理好了一部分,原先几乎要拖到地面的部分,已经被拉上去好多了,差不多把母亲大腿露出来,那种的高度。

小b的视线,也集中到了我妈的丝袜大腿的蕾丝花边上,撸动的也更加来劲儿了。

求求你要点脸吧!以前我不想说这个人的名字,是给他一个隐私,不想曝光他,现在我可不能惯着他了,我要说出的他的名字,大家一起谴责他!

好,就是这个匿名叫做小b的,原名其实叫邦光!

这个邦光,也不明白他是不是有意为之的,距离把握的非常好,既能靠近我的母亲,偷窥母亲的丝袜美腿,又不会让我的母亲发现对面有人。

至于我的母亲呢,把床单又往上拉了拉,现在差不多了露出了下体的高度了。

然后母亲停止了拉扯,伸了个懒腰,十分惬意的感觉。

不是!别惬意了,我的老妈阿,你被床单对面的臭小子看光了吧!还没注意到吗!

但是仔细一想,如果这种时候,母亲注意到了情况不对,掀开床单去看另一面的话,自己一身情趣内衣,对面一个正在撸管的男生,直接面对面,不得尴尬死?

邦光则是大著胆子,往前弯了弯腰,想要进一步欣赏我妈富有情趣的肉体,继续撸动着肉棒。

过了一小会儿,母亲双手抓着身上这套情趣内衣的下摆,开始上下扇来扇去,阿?天气也没那么热吧!这是干什么!

快住手吧老妈!注意点形象!

这一下,可让我看清楚了,母亲穿着这样色情的内衣,居然还没穿内裤阿!真就不怕走光?

哎,我也是傻!其实一开始我就应该搞懂了,因为从侧面看的时候,内衣是开高衩的,一眼就能看清母亲的下体,并没有穿任何东西阿。

难怪透过内衣看母亲,下体是一片黑的感觉。

如此性感的内衣,确实挺配我妈的,但起码别穿出门嘛!在家里偷偷穿穿还不满足?

我的心哐哐的跳动着!我妈打扮的这么性感,又喜欢和我差不多大的男生。

这个叫做邦光的男生,又有过占我妈便宜的经历。

万一这小子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在院子里扑倒我妈……

哎不会吧?这里可是在公共场合阿,没人敢那么大胆吧?况且是个小男生……

哎也不敢这么说,虽然这里是共和场合,但这种乡下毕竟人少阿,小男生又不懂事……

我不敢再想像下去了!

可我坚挺的肉棒在大声的告诉我,希望眼前这个男生,就在院子里,推倒我的丝袜淫母,疯狂的抽插她的淫穴。

时间过的异常的慢,床单也好像无限大一样,母亲怎么整理,都整理不好,这让对面的邦光撸了个痛快。

我的腿都蹲麻了,一件床单才整理完毕。

然后,母亲便转身,开始在另一根晾衣架上晾其它衣物。

好家伙,一排,清一色,全是最近穿过的几双长筒丝袜!看得我眼花缭乱阿!

母亲的膝盖微微弯曲,向内并拢,弯著腰,屁股翘的老高,继续在盆子里分拣衣物。

这时,母亲身上的情趣内衣,从身后滑了下来,全滑到母亲低着身子的上半身了,导致母亲的半个背,整个屁股,全部一览无余!

但母亲并就没有管,而是继续保持着这个样子,继续分拣衣物。

拣衣物就好好拣阿,可是来回扭动着屁股干什么?

母亲身后的邦光可爽翻了阿,走的离我妈更近了!挺着肉棒,加速,爆发!

唰唰的射的老高,全射在母亲已经晾晒好的床单上面了。

然后他又偷摸的悄悄离开了。

也是巧,邦光前脚刚走,我妈就整理完晾晒的衣物,走着猫步,准备回来屋子。

我也赶忙进屋了。

很快母亲就回到了屋内,并且把这身情趣内衣给换掉了,换了一身很普通的衣服。

阿?换啥阿换?刚才都打扮的那么浪,现在到家里了,怎么不继续浪了?

[儿子,来干活了,这里还有一盆衣物,你拿去楼下晾晾吧。]母亲对我说。

我噢了一声,就端起盆子下楼了,也行,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到了楼下的院子里,我并没有开始晾晒衣物,而是盯着刚才母亲晾晒好的衣物,再一次陷入沉思。

我这里走一走,那里走一走,把刚才母亲站过的位置,以及刚才邦光站过的位置,都看了看。

咦?即使有床单遮挡视线,但这种站位,这种视线范围,不可能察觉不到邦光的存在阿……

[岚哥好阿!]

有人喊我?我看向声音的方向,噢,是成争阿,就是小c。

[哦,咋了,今天没上学阿?]我随口问问。

[嗯,我们今天周末。]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这种时间能遇到邦光。

接着,成争打完招呼以后,就准备回自己家了,但他似乎有点憋笑的感觉。

三秒经过,卧槽!

不是,老弟你要听我解释!床单上的这片精液不是我弄的,是邦光弄的!

[哎,成争,你等下!]我急忙叫住了他。

[嗯?怎么了岚哥?]成争咬著嘴唇,确实在憋笑。

[呃……呃没啥……]我无语。

这他妈的又讲不出口阿,要我怎么讲?我能说刚才我妈穿着情趣内衣下来晒衣服,然后被人视奸,被人意淫著撸管?

[哦,我……]成争话还未讲完,一个人飞奔著跑了过来,速度极快,直接从背后,扑到了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

我擦,这是一个大美女阿,偏棕色的大波浪卷发,穿着一身藏青色的OL制服,奶子快把胸口的扣子撑掉,一米八的大长腿被黑色裤袜包裹着,脚下的黑色高跟鞋亮晶晶的。

这人是谁?

[妈,你干什么阿!]成争没好气的说。

卧槽?这是你妈?我还以为这是你姐呢!你妈这么美,完全不会输给我妈阿,要肏就肏你妈阿,你对我妈兴致勃勃的干什么!

[这么多天没见,妈妈不是想你啦。]成争的妈妈像是小姑娘在撒娇一样。

也对,之前我也了解到,成争的妈妈在外打工,偶尔回来看看他。

[放手!大白天的!]成争厌烦的说。

[哎,这位是谁?]他的妈妈看向我,并没有理会成争。

[哦哦……我……我是短期住在这里,来旅游的,我叫钱岚……]我有点结巴,因为对面的这个成妈妈,实在是漂亮,我的视线没地方放,完全不好意思看向这位美人妈妈。

[噢!是小岚小朋友!要和我家小成友好相处阿!]成妈妈兴奋的说着,还一边扑了过来,从正面抱住了我。

这位成妈妈,实在是爽朗,我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反应,也只好也拥抱了一下,作为礼貌的回应。

这里要说一下,成妈妈个头很高,我都得仰望着看她,我也没试过这种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招呼的方式,我紧张的手胡乱的放,正好放到了成妈妈屁股的位置。

激动之余,哎?这手感,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

对了!隔着OL制服的短裙,摸到成妈妈的屁股,感觉双手都摸到了一条明显凸起的粗线。这是……那种一条线的情趣内裤!因为我妈也

经常穿,所以我很快就发觉了!

之后,成争和成妈妈,就一起上楼进屋了。

我吞著口水,刚才的手感还意犹未尽,不禁起了疑问,现在都流行穿这种一条线的内裤么?

……

又到了睡觉的时间,我半天睡不着。便穿着睡衣,站在门口透透风。

咦?隔壁成争家里,好像有什么动静阿?这么晚了不睡觉的吗?

我悄悄的走到他家屋子的门口,耳朵贴到门上,偷听着。

[阿!爸爸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这声音,听起来感觉很像成妈妈的声音阿?怎么,成争的爷爷也过来啦?

[呜呜~爸爸,求求你了,不要再打女儿了~]

成妈妈痛苦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伴随着啪啪啪的声音,感觉成争爷爷打的挺用力的。

[嗯……嗯……女儿知道错了~]

成妈妈说着,可能他们家里有啥事情了吧,我一个外人,又是个孩子,也没必要操那闲心,我还是回屋睡觉吧。

……

不过躺在床上半天了,还是睡不着阿。

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因为今天我妈在楼下晒衣服的事情。

母亲为什么要只穿着情趣内衣去楼下的院子晒衣服?

为什么没有察觉对面有个臭小子在对着她撸管呢?

我打开手机,登录论坛,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吐槽到了论坛里。

码了这么多字,不为别的,我就是想问问各位看到了此篇文章的兄嘚,你们帮我分析一下,我的丝袜淫母,今天早上在院子里晒衣物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察觉到邦光那个小鬼阿?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