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淫母仁芊芊 原名《人妻仁芊芊的秘密》】 (10) 作者:ziantuose

.

丝袜淫母仁芊芊

原名《人妻仁芊芊的秘密》

作者:ziantuose2019/12/26发表于:SIS

(10)洋溢篇

刚才我的母亲仁芊芊,被远房亲戚的怪小孩洋溢,当着我的面猥亵以后,两个人在卧室里不知道又干了些什么。它们出来以后,说着什么要去看医生,我肯定是不相信的,不论如何我都要跟过去看个究竟……

妈妈很饥渴,我能理解,没有问题,不知道你们听说过吗,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个真的不假。而且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并没有再婚,妈妈想和谁做爱,我这个做儿子的并没有权力阻止,反正是我妈自愿的,又没有被强迫。呃……但是太离谱了,并且是离谱过头了……无论我怎样找理由说服我自己,想把这种事强行说成正常的事,我还是觉得太可笑了,我在自欺欺人吧?呵,也是,人在受伤的时候,会想办法抚平自己的伤口……这次真~真的是觉得大危机了,妈妈在我心中始终是第一,我也一直认为,妈妈的心中,我这个儿子也是第一的。但是自从怪小孩洋溢出现以后,我越发的觉得,妈妈被慢慢的夺走了,换做以前,无论发生什么状况,我都不会被妈妈忽略的……可是……我就算能找到它们两个人,我又能做出什么呢?哎!好麻烦不管了,先跟上去再说!

它们并没有开车,也没有打的,就是相依相偎的走在大街上,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彷佛前面的这对男女才是真正的母子……呜呜……洋溢的手始终不老实,一会儿捏一下我妈的屁股,一会儿又搂着我妈的腰,完全不注意影响……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吧,到达了一栋居民自建楼的门口,周围比较冷清,没啥人也没啥车,就是楼房门口的澹澹的红色灯光,显得格外的不合适。门前还有个牌子,写的是某某旅店,很不起眼的牌子。

然后它们就走了进去,我躲在隐蔽的地方窥视著,看到它们选好了二楼的一间房间以后,过了大概几分钟又走了出来,除了我妈的挎包没了以后,它们两个人又下了楼,不知道去干嘛……

……数分钟后……

[老板,这间屋子是空着的吗?住宿一天多少钱阿?]我指著母亲屋子旁边的另一间屋子,对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可能是老板的人说。

这老板也挺有意思的,大白天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又是带个黑色的帽子,又是带个黑色墨镜,还带了个黑色的口罩,卧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小偷吧!

但是老板也没有说话,而是推门进去,指了指门后贴的价格表,噢……一天200块钱?!阿好贵,这装修和配置感觉挺普通的阿,怎么这么贵!看的我肉疼!我忍痛掏出了200块钱递给了老板。环视了下房间的四周,咦?!

[老板!等等!这面镜子是怎么回事的!]我惊叹到!

这面镜子很诡异!非常的大,感觉和落地窗似的,而且居然可以看透对面的屋子!?正常来说,镜子不应该这么大,而且这里不应该是正常的镜子吗!

老板则是没有说话,他拉下了口罩,对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咧开嘴微微一笑,阿,此时的老板对我来说就是个耀眼的上帝阿,他的大门牙还在闪著金光……因为我懂了……

噢!卧槽!我马上也给老板比划了个大拇指!然后欢送老板出去!我就赶紧关上了门!

我的心还在扑扑的飞速跳动着!阿!尼玛!居然有这样的旅店吗!难怪这么贵!我眼前的这块巨大的诡异镜子!确实是块镜子!但它的材料是一块单向玻璃!单向玻璃阿!你们懂吗?为了避免某些不和谐的字眼,我就不讲那麽细了,有些电影里,FBI阿,特工阿,在一间只有一张桌子的房间里,审讯嫌疑人的时候,屋子外面不是隔了很多人在看吗?对!就是那种玻璃!

从我的视角看,这面镜子是块玻璃,是可以看透对面房间的情况的!从对面的房间看,这面镜子就是普通的镜子而已!卧槽!

想到这点,我的鸡鸡就不听话的又充血了!阿!不对!我是来阻止我妈被操的,不是来看我妈被操的!我在兴奋个什么劲儿阿!

呼~我深呼吸,喘了口大气,然后开始仔细的观察这间房间……

我所在的房间,很狭小,比对面的房间至少窄了一半。里面置办的家具也很简单,单向玻璃前就一张单人沙发,旁边一个小桌子,再往旁边就是一个挡板,里面是个马桶和很简易的淋浴。

再看看这张单向玻璃,正中间为中心,左右两边,上两个下两个,有着一共有着四个的圆形孔洞,孔洞的周围被橡皮圈垫著,中心也是个好像橡皮垫之类的东西。我试着用手指扣了扣,推了推,不行,这是不能打开的。这种设计是啥阿?算了这个也不重要,看不懂就拉倒了。

然后我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开始焦急的等待母亲和洋溢的到来。哎别说,这沙发还挺舒服的,我把衣服一脱,像葛X躺那样,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想象著刚才穿着开裆丝袜的母亲,我就开始撸自己的鸡巴,

妈的!我妈为什么要把双腿岔开那样诱惑我?又不让我插她,为啥这样做?难道她并没有诱惑我,只是我自己觉得是在诱惑我?妈的!为什么敢当着我面,让其它小男生揉捏她的奶子?就算真的是奇怪药丸的问题,那也不能让外人摸奶子阿!要摸,也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才能摸!操!这个丝袜淫母!儿子要操死你!操死你!

……喔~这沙发要软和好舒服,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意识有点模煳……

‘框’的一声……糟糕,我刚才是睡着了吗?!我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手还卧在鸡巴上。

此时,我感觉到我的血压可能要爆表了,单向玻璃镜子前,我妈已经回来了!只见我妈双臂展开,用手撑在镜子前,嘴巴大张!在疯狂的舔著镜子?!母亲的嘴巴像个吸盘一样,上下嘴唇都紧紧的贴到镜子上~一小会儿,就聚集了一滩口水,然后舌头像波浪一样晃动着,旋转~镜子因为母亲的吐息,而变得发白,又因为母亲的舔舐而变得干净~

卧槽!原来我妈的口活是这种样子的吗!惊得我忘记了去撸动自己的鸡巴!不行,我的赶紧撸!我作为儿子虽然不能操我的妈妈,但是这么好的机会,我撸一撸总不过分吧?

母亲也开始左摇右晃了,移动着上半身,一下往左边舔~一下又往右边舔回来~每次都能划出一道白色的痕迹,伴随着四溢的口水,嗯,就好像蜗牛走过去了一样的痕迹~然后重新又舔回来~

媚眼如丝~浪的不行~有时候还把舌头两侧,向中间卷过来,贴在镜面上,一颤一颤的,彷佛嘴巴也是个小穴一样,不断的往下溢着口水,嗯,我姑且称这个为嘴穴吧!

我的手不听使唤,飞速的撸动着,喔~我妈的嘴穴~喔嘴穴~想停都不行!噢!噢!我不行了!噢~镜子前的母亲,为何能骚成这样!操!好爽!我的鸡鸡都撸的感觉发疼了,真他妈想日穿镜子也要插到我妈的嘴穴里!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一下子射到了镜子上,说来也巧,刚刚好射在了镜子前,我妈嘴穴在的位置~我打了个冷颤,这样看更色情了,好像我妈在舔我的精液一样~好想在来一次!可是作为一个正常人,我开始萎了……

我瘫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母亲。刚才我的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我妈的嘴巴上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其它,现在一看……

母亲这是迷上了角色扮演?母亲头上戴了一顶纯白色的护士帽,帽子的正中心,是由好多个小亮片绣出来的红十字。上身穿的则是一件看起来有点透透的纯白色护士服,扣子只扣了一部分,胸口那里故意没有扣上。等等不对,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反正胸口的位置被撑的好大,奶头似乎都露出来了?下身并没有穿裤子或者裙子,只穿了一件绳子一样的内裤,内裤依然是那种中间只有一小块三角形的款式,用来遮挡小穴。腿上的丝袜,这次也换了款式了,不过也和以往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属丝袜的袜边了吧,是那种孔雀羽毛形状的蕾丝花纹。脚上肯定也没有少的了高跟鞋,虽然和以往都一样,但是我要说,黑色细跟的高跟皮鞋,果然是王道!百搭阿!和任何日常装搭配或者是情趣制服搭配,都是一顶一的好看阿!呃阿!我现在没有心情再去仔细形容这些穿戴了,你们自己想像一下画面!

嗯,玩儿情趣嘛,我能理解……阿不是,我理解个屁阿!我是来干嘛来的?!难道不是来阻止我妈被操的吗!

[护士阿姨好~我来看病了~]这时洋溢光着身子,捂住自己的下体,也冒了出来,刚才他应该处于镜子的死角位置,所以我没有看到吧。等等!我刚才虽然听我妈说,它们要去看病……好吧确实没有骗我,是来看病了……卧槽原来是这种意义上的看病?!

[嗯?怎么了,小朋友~你哪里不~舒服嘛~]母亲看上去应该是浪的起劲儿中,声音嗲嗲的,一副欠操的模样~我不知道你们能理解这个画面吗,反正我觉得除了“欠操”两个字能形容现在的我妈,其它我实在想不出来如何形容了!

[呃……我的鸡巴又大又硬……别人都说我不像小朋友……我好自卑……]洋溢松开了捂著下体的手,巨大的肉棒一下就弹了出来,虽然他捂不捂都一样,他的鸡巴真的是异常的大,根本捂不住。那叫一个青筋暴起阿,这鸡巴要是能打我脸上,估计能把我打晕!

虽然眼前的两个人已经交配过好几次了,但是我真的担心我妈的骚穴,会被这样巨大的肉棒给操坏了!

[ 呵呵~没事儿~那这样的话~小朋友~你想让护士阿姨用哪里治疗你的肉棒呢~我们这里一般是会提供手,足,口,三个治疗方案的唷~]我妈一边说着,一边舔著舌头,一边用手在嘴巴前比划著,斜著脸笑看洋溢,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羞耻心,以前吧还装一装,现在是连装也不装了。完全就是个荡妇……我不想承认我妈是这样的女人,但是眼前的事实,让我不得不承认。

[那……我选择用……脚吧……]虽然我很讨厌洋溢这个小屁孩,但是他的眼光真的不错,是我,我也选择用脚!有这样的丝袜美腿,不选足交的是傻子!

然后……我妈趴在了床上,两只胳膊撑着床,脑袋朝门的方向,身体侧面对着我,接着两只小腿向上翘了起来,然后转过脸,对洋溢微微一笑。洋溢似乎明白了什么,就跪在了床上,挺出自己的大肉棒。再然后母亲就蹬掉了高跟鞋,用脚夹住了洋溢的大肉棒,开始缓慢的搓动……

[怎么样,舒服吗?]我妈问到。

[呃呃阿~护士阿姨的脚~还有屁股~]看的出洋溢真的挺爽的,羡慕!

[哼哼~那是当然的了~可以这样的姿势,护士阿姨好累呀~]

[我~那我这样~]说完,洋溢就抓住我妈的脚,开始一前一后的摩擦自己的大肉棒。洋溢的大肉棒,翘的更高了,尖端流出来的汁液,把我妈的白色丝袜都浸湿了一片,颜色一块深一块浅的特别明显。

[护士阿姨的腿真好看……阿~还有这……大屁股好肥好圆阿,我好想……好想……]

[不好意思哦小朋友,我们这里不提供这种治疗方案~]

[呃好吧,那我就……]洋溢说完,忽然抽出了夹在我妈丝袜脚之间的肉棒,然后特别猥琐的,把脸贴在了我妈的丝袜脚的脚心上。使劲儿吸着气~对,就像上次在我妈卧室里那样。

[好痒哦~小朋友你在干吗呢?不好好治病可是不行的~]

[ 我我的鸡巴,把护士阿姨的丝袜弄脏了,我正在给护士阿姨舔干净~ ]洋溢边说边舔,实在是有够下流的了,舔了几下似乎觉得不过瘾,又把我妈的脚尖掰直,隔着丝袜开始吮吸我妈的脚趾头。洋溢的神情简直了,就好像美食电影里的美食家评委,吃到好菜的时候,那种夸张的神情。我妈则是得意的笑着,依然对自己的美腿有着十分的自信。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洋溢停止了舔动,把脸侧向镜子这一边,闭着眼睛,脸的侧面贴着我妈的脚,再享受着母亲丝袜脚的触感。右手则是握住他的肉棒,摩擦我妈的小腿。

[哎哎~小朋友~我们不提供腿部的治疗方案~]母亲又开始了。

[阿?……那我,我……]

[话说~小朋友阿,你来看病,你带钱了吗?没钱我们可不会继续提供治疗的喔~]虽然我妈嘴上这么说,但是她看着洋溢的肉棒,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阿阿?我没有钱阿……]洋溢看上去是真的蒙了,不像是演的。

[嗯~那这样吧~这里有三个袋子~你把你的肉棒里的白色液体装满了~就不收你的钱了~怎么样~]母亲说着,掏出了三个保险套……

[那……那护士阿姨的意思是?]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母亲说完,坐了起来,双腿岔开,把内裤往侧面一扒,一只手用食指和中指撑开自己的小穴,嘴巴叼著保险套,表情淫贱的看着眼前的小男孩。

洋溢恍然大悟的笑了起来,赶紧接过保险套,撕开包装就套到了自己的大肉棒上边。然后把我妈的丝袜腿摆成M字型,开始准备插入。

[ 喔~对~就是这样~小朋友~用你的大肉棒,把护士阿姨的小穴顶开~然后慢慢插入~嗯对对~就是这样~喔~然~然后~你什么都不要管~阿~呜呜呜~搅动~抽插~搅动~抽插~阿~对~噢噢噢!]母亲持续浪叫着。

洋溢这次不再占着主导权了,完全跟着我的丝袜妈妈的路子走。双手捏住我妈的两条丝袜大腿,下体和打桩机一样有规律的搅动,抽插。呃这时候它们的姿势,该怎么说呢,依然是侧面对着镜子,也就是侧面对着我,我妈弓著背,两条手臂撑在床上,两条丝袜大腿被眼前的小屁孩举了起来,向胸部的方向弯著,被疯狂的抽插,小腿则是自然耷拉着的样子。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啪啪啪的撞击声,带水儿的那种。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 护士……护士阿姨~不应该是由医生伯伯来治病吗,怎么是护士阿姨来治病的阿?]洋溢冷不丁的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 阿?……噢~再说什么呢……小朋友~你你只管不停的搅动和抽插就行了~]母亲并没有停止浪叫。 [ 哎?可是,这样……这样好像只是单纯的再插逼而已阿?]咦?洋溢这话,是打算开始进入角色了吗?

母亲并没有接话,而是在嗷嗷的浪叫着。

[ 护士阿姨没有再骗我吧!阿!] 洋溢一边说着,一边放慢了速度,勐烈的撞击一下,然后停,然后继续撞击[阿?是不是看我小孩子,就想骗我!]

[ 嗷嗷~什么~什么骗你~你的鸡……鸡巴太大,那是因为~你鸡巴里的精液太多,给撑大了~只只要~吸~护士阿姨的小穴~给你把精液吸出来~你的大鸡巴就会软~下去~你的病自然就好了阿~嗷嗷~] 看样子,母亲似乎在一边哭一边笑,我也看不懂这是在哭还是在笑!

[ 护士阿姨果然骗人!我们果然只是在插逼而已阿!这哪算治病!我妈妈告诉过我~插逼这种事,只能由儿子和妈妈来做~你又不是我妈妈!居然骗我~和你插逼~] 洋溢演的也太逼真了。不去学表演真的浪费!

[ 阿阿~好舒服呃~护士~阿姨~就是你的妈妈呀~喔喔~换了一身护士服~你没有~认出来吗~] 这时的母亲可能已经没有力气了吧?直直的躺在床上,任由眼前的小鬼操著小穴,只剩下小腿和奶子,自然的晃动着。

[ 护士阿姨才不是我的妈妈!又骗我~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证据~] 洋溢又说到。

[ 沉摸憎句阿~?] 母亲有气无力的样子。

[ 刚才我和我妈妈在家的时候,我插了我妈妈几次逼?] 听到洋溢这么说!阿卧槽!我就知道!

[ 阿~两……两次……]

我!?

[ 继续说呀!哪两次!]

[阿~别停~我唆~第一赤~是宰厕所~你在背后操著妈妈呀~你~噢噢~你把妈妈的吊带内衣扯下~把妈妈的奶子露出来~一边捏妈妈的奶头~一边操妈妈~妈妈还不敢叫出声~噢~你你还羞辱妈妈~说妈妈……说妈妈是什么……精液……公厕]

[ 嗯?我哥哥在厕所门外边,也想上厕所~为什么不让他上!]

[ 呃呃你别捉弄妈妈了~那……那不是你正在用嘛~ ]母亲在胡言乱语了,这回答牛头不对马嘴阿!

[那第二次呢!]洋溢又大声喊到。

[在~在妈妈的卧室里~]

[嗯?你是蒙的吧~具体是怎样的?]洋溢接着问。

[呃~嗷嗷~妈妈躺在床上~你~你把妈妈扒的只剩下丝袜~然后~用~用你的大鸡巴~给妈妈~按~按摩~]

艹!我就知道在卧室的时候妈妈肯定被插了!

[什么丝袜!]洋溢一边喊著,一边拍打了一下我妈的大腿。那声音大的,我都觉得疼阿!

[昂!~就是那~件白色的开裆丝袜……是你你送给妈妈的呀~噢~你说肯定合适~] 母亲在放声的浪叫着,生怕隔壁听不见阿?唔,似乎有的人,就喜欢这种暴露的感觉吧!哎?说起来,我第一次发现我妈是个淫母的时候,就是因为我在网上发现了我妈的不露脸的色情照片阿!

[ 嗯?那是我哥哥选的丝袜!我哥哥也喜欢~妈妈为什么穿着那样的丝袜,只让我这个小儿子插,而不让我哥哥也插你的逼呢~是不是偏心阿~那我尊敬的哥哥~也太可怜了阿!]

阿阿阿卧槽!洋溢果然是按照我的兴趣买的情趣内衣!

[ 妈妈~妈妈都按照你说的~没有穿内裤~只……只穿着~噢噢~只穿着开裆丝袜~岔开自己的大腿~给你哥哥偷看~这~这还不行嘛~]

阿阿我妈是故意给我看的!

[ 那妈妈怎么没有让我哥哥也插你的逼呀!你们是母子~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行的!]

[ 噢~别捉弄妈妈了~妈妈正上班呢~不好好给患者治病~妈妈会被开除~]妈妈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巧妙的避开了这个问题。

[ 开除就开除了!这样护士妈妈就不用上班了~天天在家穿着护士服,做我们兄弟俩的专用精液处理护士~我们兄弟俩~呃……我哥哥力气大,他可以从后面抱着护士妈妈的丝袜大腿,把护士妈妈抱起来~插护士妈妈的屁股~我力气小,我从前面插护士妈妈的逼~吸护士妈妈的奶子!]

阿……洋溢阿……你要把哥感动到哭了……但哥还是想揍你阿!

母亲没有说话,只是浪叫的更厉害了。

[ 阿阿阿!医药费!医药费要出来了!] 洋溢叫喊著,抽搐著,射了出来。床上的母亲,也是一阵高潮的喊叫。

……

[ 很好~护士妈妈很舒服噢~再来~再来两次就不收你的医药费了~妈妈也没有带钱,不能给你垫付呀!]母亲说到。脸上的表情更加淫贱了,毫无羞耻心。 [ 哎?我也想,但是好累呀……这样吧护士妈妈……]说着,洋溢凑近了我妈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什么情况?就你们两个人,需要说悄悄话吗?!

洋溢说完了以后,我妈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冲击,表情特别的震惊。刚才的那股骚劲儿,早就没了……

然后我妈……颤颤巍巍的走下了床,发呆了很久很久……正在我疑惑之际,我妈向镜子前走了过来?

我发誓,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的亢奋!我咕咚咕咚的吞咽著口水,看着我妈用手指,戳了戳镜子前的那个橡胶圈垫子,居然戳开了?!橡胶垫子掉落到了我的房间!然后我妈!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抬起头!把嘴巴对准了这个打开的洞口!?母亲的眼神四处乱飘,看起来是相当的慌乱。

我!?

我的心脏被驴踢了一样,咚咚咚咚!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和震动感!嘴巴也感觉到口渴的不行!体温发热!我喘著粗气!舔了舔嘴唇!颤抖著身体!把坚硬的肉棒,对准洞口塞了进去!

阿阿阿!进去了进去了!我居然被我妈的嘴穴~主动吸进去了~

阿~以前虽然用肉棒塞过我妈的嘴巴!但这次的感觉完全不同阿!这次是我妈主动吸的阿~

我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了,只感觉到肉棒处一阵阵的温暖感和湿润感~人生第一次尝试过这种感觉~以前虽然插入过隔壁柳阿姨的小穴,但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阿!

眼前的母亲,一阵呜呜声~便开始有了动作~母亲的舌头,真的好像是个独立的生命一样,似乎把我的肉棒,给缠了起来~然后松开~然后再缠起来~如此循环~母亲的嘴唇也和动画片里的章鱼嘴巴一样,被拉的老长,显得滑稽可笑,但是多看几眼,发现这种崩坏的表情,也十分的诱人呢。而且在太舒服了~卧槽~洋溢是怎样能坚持几分钟不射出来的阿!

洋溢笑看着母亲,掀开母亲的护士服的下摆,露出母亲的大屁股,然后抱着母亲的屁股,把肉棒也插了进去。所以现在的场面就是,我妈穿着白色的护士服跪在地上,我在前面插著妈妈的嘴穴,洋溢在后面插著妈妈的逼穴……

我操……这画面我想都不敢想,小说里都不敢这样写!

[太好了,看来隔壁也有个大哥哥,他能帮我交一半的医药费呀~]洋溢一边操着我妈,一边笑着说到。

[呜呜~不是……不是这样的……]母亲吞吞吐吐的说。

[什么不是,你说这个谁懂阿]洋溢大叫着[两种口味的大鸡巴,好吃吗!]

[呜呜~你在乱说深摸~]

这……无所谓,反正我现在就是想爽一爽,其它无所谓!话说回来,我妈怎么这么……说好听点叫做骚,说白了就是贱!居然吃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鸡巴!我是感到又舒服又难过,特别的矛盾。

我的肉棒被妈妈的嘴穴狠狠的吸著,我的眼睛扫著妈妈的身体,那大白屁股~那丝袜美腿~真的恨不得咬上去~尽管母亲的嘴穴很爽~但我还是特别想和洋溢交换一下位置!

[咕咕~好难嗖~顶到喉咙了……呕呕~]虽然我妈这样说,但这个声音真的好淫荡。

[什么难受阿?护士妈妈不会轻点吃吗,这根鸡巴就长在墙里,又不会跑~]洋溢在一旁助攻著。

[咕咕~不行……医药费……医药费……]

阿阿~我妈吸的我好爽……我知道这样形容很俗,但就是爽!我爽到挤眉弄眼的,双手胡乱的揉搓著自己的脸,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难看到爆了吧!我夹住自己的腿,使劲儿的憋著,不让自己射出来,但我妈的口活实在太厉害了,我真的憋不住阿!阿我不行了,我真的要出来了!不是我耐久力差!是母亲太诱人!

[咕咕!~~]母亲长长的一声闷哼……洋溢也在这时候,似乎也同时射了出来……

阿~爽完了阿……我也稍微冷静了一点,然后我打量著这时候的母亲……母亲气喘吁吁的坐到了地上,闭着嘴巴一言不发……

阿卧槽!母亲把我的精液吞进去了!?半天没有见吐出来!阿,真尼玛的骚阿!有这样的妈妈,我该是喜是忧搞不懂阿!

这时,母亲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就好像电影里那样,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受到严重打击,没有了灵魂一样。奇怪了,我和洋溢又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我妈为什么反应突然这么奇怪?毫无征兆阿?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