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仁芊芊的秘密 (25) 作者:ziantuose

.

【人妻仁芊芊的秘密】旅行篇

作者:ziantuose2021/05/10发表于:sis

(二十五)

自从成妈妈出现以后,这些小男生就没让我妈给他们补课了。

至于原因,我也不清楚,我也懒得去猜测。

直到有一天晚上,各位论坛里的老哥猜怎么着?

嗯,我妈抢着要给他们补课……

我无语阿,来这里不是放松心情的嘛,别人又没拜托母亲补课,母亲瞎积极啥呢,真把自己当补习老师阿?!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成争和邦光又是放学后结伴而行,然后一起到成争家里玩耍。

顺带一提,之前不是说过,他们这群小伙伴是有三个人的嘛?你们不会忘了吧?我重新强调一下。

对,一起同行的还有小a,他原名叫安记,呃,听起来可能像是什么祖传的某某点心某某小吃之类的招牌似的,但是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名字就叫安记。

不过我也说过了,这个安记,给人的印象就是非常的孤僻,不合群的感觉,

他每次回到家就不再出门了,也不和别人玩耍,只是因为同一所学校,同一栋公寓,放学或者上学的时候,和这里的小伙伴一起同行而已,跟个透明人似的,存在感极低,所以一般没人会想到他或者提起他,包括我。

只不过这次正巧看见他们一起回来了,我就顺带一提,顺带的哦。

好,主要还是说成争和邦光。

他们晚上一起在成争家里玩耍,我也在门外随意的瞟了几眼,屋子里应该就他们俩,我并没有看到成妈妈。

我也不知道我为啥想去看人家家里的情况,总之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这么行动了。

我的母亲呢,知道他们这些孩子回来以后,又是主动过去打招呼了。

母亲今天的打扮,棕色的无袖针织衫,配了一条棕色的短裙,腿上是一双半透明的黑色裤袜,脚上是黑色的高跟皮鞋。

非常简约的打扮,没有花里胡哨的点缀,但也挺好看的。

我也没多想,毕竟时代变了阿,听说老过去,女人穿个裙子都害羞,裙摆还长得快拖地。

现在呢,女人不论年纪老小,都是喜欢穿短裙短裤丝袜什么的,所以我也只是觉得这种穿搭很正常了。

就这样,母亲进到成争家里以后,就把门关上了,我则是非常熟练的继续扒在窗户烂玻璃那里窥视,这次终于没有那条碍事的窗帘了,我偷窥的非常顺利。

[两个小家伙,想老师了没?]母亲笑着说。

我他妈直接问号?母亲也太自来熟了吧!不就是补过几次课,不就是被占过便宜,怎么搞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老妈阿!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他们只会馋你的身子阿!

[呵呵,想~]成争和邦光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

[怎么样,最近在学校学习的知识能看懂嘛,老师再来给你俩补补课?]

[不了不了,我现在只想玩儿!]邦光这句话脱口而出,直接拒绝了我妈。

母亲做了个开玩笑似的皱眉表情。

[我我!我觉得还是有些地方学的不太明白,过几天要小测验了,想拿个好点的分数。]成争激动的说。

[哦~小测验阿……说起来你们俩还没吃晚饭的吧,老师给你们做饭怎么样?]

呜呜呜,老妈,你是不是忘了,你也没给我做饭阿。到底谁是亲生的阿……

[好阿,谢谢老师!]说到吃饭,邦光又是秒回答。

[那就谢谢老师了,还有些材料放在厨房那里。]成争指著厨房那头。

母亲笑笑,便去做饭了。

就这样,母亲在厨房那头做饭,成争和邦光则是面对面的一起嘻嘻哈哈的闲聊著,室内的气氛挺好的。

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现在的位置,邦光是背对着我妈的,成争的面对着我妈背影的方向的。

只见母亲把粥熬上了以后,面对着菜板子半天不动,忽然地缓缓的转过了身?

看起来不太自然。

我和成争都注意到了母亲,然后邦光那傻小子,还在那里对着成争滔滔不绝的讲著笑话。

这时,母亲突然的掀起了上衣,缓慢的露出了紫色的透明乳罩?含情脉脉的盯着成争。

我看不到成争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妈。

[哎?我讲了半天,你咋不笑?]邦光疑问著。

[呃?阿?没有,挺好笑的,呵呵。]成争很敷衍的回答著。

说罢,邦光又开始巴拉巴拉的讲起来。

母亲又有了新的行动,一只手一边扶著自己的上衣,以防脱落,另一只手,则是左拉右扯的,一边往上提起自己的短裙,

一边左右摇晃着腰臀。感觉就好像电影里的那些脱衣舞女郎的动作。

我的肉棒已经怒不可遏了!

因为裙子把丝袜遮住了,所以我以为母亲穿的是裤袜,没想到其实是长筒袜。

紫色透明的性感内裤,若隐若现的遮挡住了母亲私处的阴毛,不管是乳罩还

是内裤,看得出来都是同一款式的。

布料部分都是紫色的蕾丝花纹,边缘处则都是黑色的有弹性的带子。黑色带子部分,把紫色的蕾丝部分,给死死的包裹了起来。

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集中到紫色蕾丝。

透明的紫色蕾丝下,则是女人神秘的三点地带。

这款内衣的设计好棒!欲望瞬间就给勾引上来了!

从我这个位置看去,只能看到内裤下的一圈黑色,这种既知道个大概,却又不能仔细看清楚的感觉,真的是让人欲仙欲死阿!

成争也看呆了,脖子伸得老长,侧着身子,欣赏着我妈的身体。

我不知道成争现在是什么心理状态,毕竟对目前状况一无所知的邦光,面对面的坐在他对面。

邦光可能都不知道,他自己憨呼呼聊的火热朝天,身后却在进行一场刺激的现场脱衣舞。

印象中,我也是第一次见母亲跳艳舞?所以我也异常的兴奋!

准确的说,我并不知道,这种动作算不算是艳舞,只不过从我的认知上来看,我觉得算。

我懂的少,只能尽可能的描述一下母亲的舞姿,论坛里的兄嘚们来帮我看看,这是哪位女武神……呃……这是不是艳舞。

母亲半坐在了橱柜上,坐上去了,但没有完全坐上去。后背微微的向后仰著,

眼神迷离,双腿缓缓地叉开。两条手臂,贴著双乳的两侧,

缓缓的下滑,至腰间,至丰臀,最后贴著大腿两侧,放在了橱柜边缘。

纤纤玉手像是抚摸肉棒一样,顺着橱柜台子的边缘,顺势缓缓地向两侧分开。

接着便是轻轻的抬起自己的右腿,直至头顶,又缓缓的降到半空中,摇摇欲坠的黑色高跟鞋,仅仅是被母亲用角尖吊着。

母亲调整了下身姿,站到了地面。双手抓住上衣的下摆,索性直接脱掉了上衣,扔到了地上。

然后双手伸进裙子的两侧,像一条蛇一样,扭动着自己的身躯,缓缓的脱掉了裙子,一脚踢开。

于是乎,现在身着紫色透明乳罩和透明内裤,腿上穿着黑色长筒袜和黑色高跟鞋的母亲,呈现在了成争的眼前,以及窗外我的眼前。

我的心咚咚的跳着,一半是因为母亲淫荡的行为,一半是因为母亲性感的身姿,一半是因为担心邦光突然回头。

最主要的应该还是因为邦光吧,看情况,他是被蒙在鼓里的,如果他突然回头看向我妈,这种场面会发生什么,我想都不敢想。

但我却觉得莫大的刺激!

同时我也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如此大胆,引诱成争暂且不提,不怕被邦光看到吗?还是说,被邦光看到也无所谓,甚至正好?!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母亲继续舞动,我的思考中断,被迅速的拉回艳舞现场。

全身上下只有经典的丝袜高跟,情趣内衣的母亲,又是靠向了橱柜,丝袜美腿叉的更开,两条手臂也是像刚才那样,大张著撑在橱柜台子的边缘。

似乎之前的只是热身动作而已,现在才开始正片?

母亲忽然半蹲著,蛮腰和丰臀,从高到低,又从低到高,左右来回的划著弧线。渐渐的,撑在台子的双臂,也慢慢的收回到了腰间,放在身后,自然下垂。

这样舞动了一会儿,似乎感觉上来了,母亲又加入了头部的动作,妩媚的侧着头,眼睛微微的闭上,很是享受。

接着,便是加入手臂的动作,双手大拇指朝外,这样地捏住自己两侧的腰,继续大力的扭动着肥臀。

还加入了简单的变化动作,叉腰的双手,反手就是一个朝外的动作,被手臂夹紧的奶子,晃动的更加诱人。

卧槽!面对这样的诱惑,成争他妈的居然还忍得住?

母亲一个转身,面向了橱柜,背对着成争。继续刚才的舞姿。

看得我牛牛硬邦邦的!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屁股也能让人热血沸腾!

很快,母亲又是一个转身,面向了成争。

这次更加放荡了,双手交叉的抱着后脑勺,继续晃动着下半身。

做出一个求抱抱的动作之后,便双手交叉著放在了乳房下围。

如此性感妖娆的母亲,真的难得一见,不用做别的,就是看母亲扭屁股扭腰,我能看一天!

邦光可能终于意识到了情况不太对,正要扭头往后看,结果被成争一把抱住了头。

[你干伸磨?]邦光的脸被成争抱的有点变形了。

[呵呵,没什么,你继续讲,我再听呢。]成争尴尬的笑着,就是不松手。

母亲也趁著邦光被控制的时间,穿好了衣服。

[神经病阿?突然抱着我头干啥!]邦光没好气的说。

[没什么,真没,呵呵……]成争糊弄著。

之后母亲就继续做饭了。

饭做好了以后,母亲坐到了邦光的身边一起吃饭。

邦光也是个干饭人,除了吃饭什么都不干。

但是成争哪还有心思吃饭,肯定还沉浸在刚才我妈的那段艳舞之中吧。

说来也奇怪,我并没有遇见什么,能增加母亲和成争两人感情的事件阿?可

为啥母亲要主动去引诱这个小子?

[叮铃]一声,母亲的金属汤匙掉地上了,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

成争很自然的爬饭桌下面捡汤匙。

等等,这种场面,我怎么感觉我好像经历过一样?果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让我给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我也随着成争的动作,才注意到饭桌下,母亲敞开的双腿,怪不得母亲要坐到成争的对面阿!

母亲双腿缓缓地一开一合,紫色的透明内裤下,私处越发的诱人。

卧槽!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上去舔阿,楞什么!

可是成争看傻了么?他就那么蹲在饭桌下一直看着,但是没有进行任何动作。

当我天真的以为,成争要抓住机会,占我妈便宜的时候,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成争就是干看着,不做出行动,然后捡起了地上的汤匙,丢到了洗碗池里,

又给我妈拿了一把新的汤匙,接着就埋头干饭了。

什么情况阿!怎么这时候变成正人君子了阿!

我妈也显得特别的意外,看上去有一种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这时,公寓的大门外,似乎有人回来了?我一看,原来是成妈妈?我赶紧躲回自己的屋内。在门后听着动静。

很快,成妈妈的回到自己家屋内了。

[不好意思阿,妈妈回来晚了,妈给你……怎么又是你?]成妈妈明显很生气,估计是挺讨厌我妈的。

[哦,成妈妈好,我看这么晚了,孩子们还没吃饭,就给他们做了晚饭,顺带还帮他们补课。]母亲友好的说。

[不是说了不用你操心的吗!你教好你儿子就行了,你能别再来管我家孩子了行吗!]成妈妈真的是生气了吧,我在隔壁都能听得很大声。

[带上你儿子,回你家吧,我们家不欢迎你!]成妈妈继续大喊,但我是一头雾水,什么叫带上你儿子?我他妈的,我在隔壁阿,怎么躺着也中枪了?现场是啥情况,这么混乱,我出门看看!

我熟练的扒在成争家烂掉的玻璃窗那里偷看。

[阿?成阿姨,我……]一阵沉默之后,邦光最先反应过来了,他刚要解释,却被我妈捂住了嘴?

[好的,实在是不好意思阿,那我教我的儿子,你教你的儿子吧,但是如果成妈妈没空的话,我很乐意替你,帮你儿子补课。]母亲说着,让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成争不知道有没有理解现场的情况,一言不发。

[别吃了别吃了,儿子,我们走吧。]母亲拉起干饭人邦光,就往外走。

卧槽!听到母亲管邦光叫儿子,我才明白过来!合著这么久了,成妈妈不知道邦光是隔壁的孩子,不知道我才是我妈的孩子!

成妈妈你是眼神不好还是记性不好!你没有见过我和我妈住在同一间屋子吗!

你和邦光不是做了很久的邻居吗!你怎么连这事都不知道阿!

还有我妈,干嘛顺着成妈妈的意思,喊邦光是儿子?

还有成争,他现在应该理解了现场的状况了,为何不指出来?

虽然这让我很气愤,但转念一想,行,好的,妈的!我到要看看你们,想玩出什么花样!

……

之后,每次如果遇到成妈妈和母亲同时出现的情况,我就没有主动喊过我妈,我妈也没喊过我,我们也没有进去过任何屋子,都是等成妈妈先回家了,我们才回家,总之就是想办法不让成妈妈发现,我和母亲才是真正的母子。

我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干脆装傻到底。

有天晚上,晚饭的时候,母亲早早吃完,留下一句去帮邦光补课了,就离开了。

好奇心很重的我,自然就跟了过去,说来也巧,当天整栋公寓,似乎就只有我,母亲,邦光。我就放心大胆的,观察他们。

[那天真是不好意思,假装是你妈妈,老师也是为了面子嘛,你可要好好听好好学,不能给老师拖后腿呀。]母亲进到邦光家里以后,便对邦光说。

邦光一边啃著面包,一边点头。

[对了,你们不是邻居吗?成妈妈没有见过你的爸爸妈妈么?]母亲问。

[唔唔唔……米由……]邦光嚼著面包,含糊不清。

[哎,你看看你,家里这么乱也不打扫一下,怎么进得去人呢,老师辛苦点,给你打扫打扫!]母亲又说。

邦光也不客气,听说有人免费给他打扫屋子,没有任何意见。

就这么,漫长的大扫除开始了。邦光坐在桌子前看书,我妈在打扫卫生。

我记得一开始,邦光不是和我妈,那啥了么,怎么现在好像无事发生一样?

哎,想不通。

话说今天天气比较热,母亲打扫了半天,也是累得满头大汗。

[哎,真是热死人了呢,老师把外衣脱掉了先。]母亲的手,一边做着扇风的动作,一边埋怨著。

不过外衣,啥外衣?母亲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的长袖衬衫阿,不要告诉我,这就是外衣?!

果不其然,母亲直接把衬衫给脱掉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