缥缈仙(朱颜血雪芍同人) (18-19) 作者:夜行判官

【缥缈仙(朱颜血雪芍同人)】 (18-19)

作者:夜行判官2021/04/25发表于:SIS论坛

十八、逐月

灵虚仙子原本自持功力深厚,并不将慕容龙这等小辈放在眼里,因一时意乱情迷竟被对方趁机猥亵了身子。丰臀骤然遭袭虽让她不禁心中一荡,但也因此而中断了那些胡思乱想,这搜阴手对身体敏感之女人尤其效用甚大,电光石火间仙子周身各处要害均被慕容龙摸了个遍,直将她抚弄得全身酥软几欲瘫倒。水无伤忙默运玄功灵台随之澄澈,心中不禁暗恼,自己堂堂一代宗师,竟然被这小辈在大庭广众之下占了便宜去,若不给他个应验怕是难以震慑住这些邪魔外道。

慕容龙正在得意将面前这绝世尤物轻松拿下之时,却见这黑袍道姑素手轻抬,伸出春葱般的莹白玉指向自己下身点来。身中自己全力施展的重楼气锁还能行动已是颠覆了慕容龙认知,而多年临敌经验让他察觉到了此刻的生死危机,本能身形疾退中踏地跃起,轻飘飘如大鸟般御空后撤。脚未落地便听得身后几声惨叫,在其背后站在远处的几名教众已躺在地上。众人赶忙查看,只见这呈一行躺倒的门中好手,身体不同部位皆被洞穿,有些被穿透要害直接倒毙,而被击中非要害部位的教众则捂著伤口哀嚎不止。见此情景纵是慕容龙也是一阵头皮发麻,他与艳凤均是武功高绝之辈,目力过人,都看到了在这些人背后远处粉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小洞。他想不到那女子只是抬手虚指,竟有如此威力,而这将真气压缩凝于指尖无声无息发劲射出的武学更是闻所未闻。

以一指之威逼退慕容龙的灵虚仙子忍不住也为对方这应变之能暗自点头,开口赞了一声:“见机倒快!”

说罢,仙子玉指轻挥,连连点出,一道道无形指力锋锐如矢打得慕容龙连连后退闪躲。她功力之深已是骇人听闻,指劲中蕴含的浑厚真气竟然不随距离的拉大而见衰减,让慕容身后那些星月湖教众遭了殃,转眼见已有十余人命丧在这索命的隔空指力之下。慕容龙有生以来还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对手,两人功力差距就有如当年将他折磨得几近崩溃的阴姬与那时丝毫不会武功的自己一般。在对方这看都看不见的凌厉攻势下,他也只能疯狂运转回天诀与太一经心法,去感知从对方指尖发出的劲力罡风,凭借身法进行闪躲。胆战心惊之余,慕容龙对灵虚仙子这门绝学艳羡不已,此种只凭无形指力隔空毙敌的武学真可谓令人防不胜防,简单实用不说,只要内力足够,便可源源不断的发射,根本无需与对手近身放对。

正在水无伤施展绝学连连杀人,打得慕容龙不住败退之际,一声如凤鸣般尖锐的娇呵响起:“我来领教阁下高招!”

白影闪过,一柄裹挟著炽热起劲的长剑从侧面向灵虚仙子腋下要穴刺来,正是一旁掠阵的艳凤出手突袭。她见慕容龙几乎转瞬间就被压制,也被对方那恐怖至极的无形指劲所震慑,但曾经身为正道第一高手,执掌飘梅峰一脉的雪峰神尼,艳凤的武学修为与眼界见识实际比之慕容龙还要高上一筹,她曾用尽办法甚至是修炼一些别派武学来试图将凤凰宝典修炼到极致,虽然最终也未能成功,但却对人体经脉尤其是女性身体的特点了解甚深。艳凤见这黑袍道姑虽然看似轻描淡写的随意出指凌空虚点,但双足与腰胯却并不动弹,思索片刻后立刻想到这种将真气凝于指尖的法门定是需要勾连丹田以及全身很多未知经脉共同依线路运转才能发招,若逼对方移动身体想必可以打断其真气运行扭转当前这只能被动挨打的局面。

眼见长剑临体,灵虚仙子淡然一笑,不再出指,身形转动从腰间取出木剑轻轻搭在艳凤那把剑的剑背,荡开了对方的剑招。艳凤看这道姑在被自己近身被逼得只能出剑格挡后,那可怕的无形指力就发不出来,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剑招竟然被这道姑随手用木剑化解,而剑上附着的真气也受到对方那把脆弱木剑上面所发出的诡异气劲给带到了空处。

“玄天剑,凤凰宝典……”感受到艳凤那带着暴烈炎阳气息的内力,灵虚仙子双目微微一凝,看向这打断自己出指的白衣女子,当看到对方手中那把形态古朴的锋利长剑时,她不禁挑眉讶异道。

见对方竟然道破自己所习武功,还识得这把玄天剑,艳凤心中一沉,想到眼前女人虽然看起来妖娆性感,不过二三十岁年纪,但辈分必定极高,否则这等人物自己若见过绝不会没有印象。看着道姑那张风华绝代远比自己显得年轻漂亮的脸蛋,以及婀娜性感的身体曲线,尤其是那对即便被宽大道袍包裹亦感觉将要呼之欲出的高耸丰乳,妒火渐浓的艳凤也不答话,只是飞身向前,连连施展狠辣招数。既然姿色与功力都比不上对方,那她便要在剑法招式上分个高低。

水无伤嗤笑一声:“小姑娘,当年名震天下的灵犀彩凤也奈何不得我,你又能有她几成本事?”

艳凤咬牙道:“足够收拾你这婊子了!”说罢,周身气势更盛,玄天宝剑在凤凰宝典心法加持之下每招发出都响起隐隐凤鸣之声,伴着灼热的阳劲罡风向灵虚仙子压去。

只是仙子木剑轻挥,随手拆招,简单的几式九华剑法,便足以抵得艳凤手中玄天剑上凤凰宝典真气所激起的万千异相。久攻不下甚至连招式也占不了半分上风的艳凤脸色越来越黑,只能不再做任何保留,使出凤凰宝典第八重巅峰的功力,用剑架开对方剑招后,脚下步法一变,骤然欺近身来,伸出微微泛红的手掌一掌向灵虚仙子心口拍出。掌力还未及体,仙子就感到扑面而来的灼热之气,但她却并不在意,左手上托,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艳凤整个人便踉跄著后退几步,从嘴中喷出一口带着碎牙的鲜血。再看时,她的右侧面颊已经红肿起来,清晰可见一个乌青的掌印。众人都惊诧于武功高绝的凤神将的突兀速败,只有慕容龙在一旁看得清楚,就在艳凤那一掌即将命中之时,黑袍道姑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左手竟托带着使艳凤的手掌拍到了她自己脸上。

现在的艳凤早已没了刚才的傲气,从鼻孔、耳中不断流出丝丝鲜血,整个脑袋伴随着尖锐耳鸣都昏沉沉的双眼发黑。想到若不是自己在最后时刻强行收回了九成力道,真拍实了,恐怕自己这颗头颅都会被这一掌所含的真气给震碎。此时她因强行收功,真气反噬丹田,全身经脉如针扎般剧痛难忍,受了极重内伤的她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好功夫,前辈修为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慕容龙见此情景,已知今日再打下去,只会是自己命丧当场,手下们也被屠戮殆尽的结果,而自己辛苦创下的江湖势力也将转瞬烟消云散。为了寻求一丝转机,临危不乱的他只能力求智取对手。

“不打了?”灵虚仙子微眯著水眸扫过星月湖众人,这些曾经桀骜不驯的恶徒们胆气已丧,在残酷现实面前早已不敢再与这可怕的女人对视,纷纷垂头避让。

“是,今日我星月湖甘拜下风。”慕容龙走上前一脸坦然的说道。

灵虚仙子见慕容龙还敢站在自己面前,也当真有些佩服此人的胆色,虽然占尽上风,但对方眼中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却依然带着那种肆无忌惮的淫邪之意。又触景生情想到自己那个不孝子的水无伤脸颊泛红的微微别过脸,不再去看他,轻哼一声道:“既然认输,我便饶你一命,但你那些爪牙帮凶却留不得,你便让他们都自裁吧。”

水无伤可不想逆天而为,直接改朝换代,所以是绝不会杀死慕容龙。但为了帮武林拨乱反正,将高手众多的邪道第一势力星月湖连根拔起却是势在必行的。

“这些人都是随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宁愿用自己一命来换前辈手下留情,能够放他们离开。”慕容龙一脸凛然的断然拒绝道。

一席话也让身后在灵虚仙子强大武力压迫下已经丧胆的那些教众听得热血上涌,纷纷又燃起斗志围了上来,他们虽都是邪恶残暴之辈,但不缺男儿血性,士为知己者死!

仙子忽然转过头,定定看着慕容龙那张苍白、但却俊逸非凡的脸。轻叹一口气,面色淡然的说道:“看来尔等能够得势也确非偶然,我竟没看出你拖延时间等待药效发作的缓兵之计……哼,这世上能够让贫道功力受制的药物凤毛麟角,可否请那配制出奇药的神医现身一见?”

慕容龙闪身上前抓住仙子素手,按住脉门,将内力输入谨慎试探,在确认对方功力已经被星月湖秘药散去再难凝聚时,才得意一笑道:“前辈功力果然不俗,中了我教叶神医的化真散此刻才见发作。如此,就请仙子移驾教中,容我等设宴款待,好一尽地主之谊。”

水无伤颦起蛾眉,微微挣扎,可功力几乎被散尽的她再无法摆脱面前这个男人的钳制。只得面无表情道:“好,那就劳烦带路吧。”

“好说,只不过仙子初来不知我星月湖的规矩,凡是女子进我门中,就必须全身脱光不着寸缕才行……仙子如此花容月貌,这身子想必也定是风骚得很。”说罢,慕容龙竟伸手扯开灵虚仙子腰带,将她的黑色道袍直接给脱了下来,立刻大片雪肌白肉晃花人眼,仅剩的鸦青色肚兜里衣根本遮不住她那巨乳肥臀的丰满玉体。

四周男人们无不双目尽赤的死死盯着眼前这已无力反抗的绝色佳人,片刻后,忽然爆发出一阵掺杂着口哨声与污言秽语的欢呼。而正被星月湖一众邪徒用那种似乎要把自己生吞活剥般眼神视奸著的灵虚仙子,羞愤难当的正想伸手去抢夺落入慕容龙手中的自己外袍,却感到身上一凉,仅剩的里衣也被对方给扯了下来。

十九、宗师

全身上下转瞬被扒得只剩下布袜芒鞋的灵虚仙子那身白花花的细嫩美肉就这样呈现在一众星月湖邪徒眼中。只见一对硕大如瓜的沉甸巨乳垂在胸前颤巍巍的轻抖,早先在宽大道袍与里衣紧绷着时还不显,此刻完全袒露却是让众人发现这个看起来高傲清冷的绝色道姑竟长了一对比之艳凤还要肥大几分的乳房。尤其是那呈深褐色的,远比一般女人大上很多的乳晕乳头,更让这对肉球显得无比淫靡下流。柔软腰肢下那比上面尺寸更大的丰硕肥臀翘挺多肉,就像一颗雪白的肉桃般浑圆紧实。笔直修长的双腿间微微隆起的耻丘,黑漆漆茂密长草中隐约可见耷拉着的肥厚阴唇。任谁都没想到,这位武功通神的绝顶高手衣衫之下居然包裹着这样一副性感骚浪的身子。

一双双眼睛肆无忌惮的直勾勾视奸著灵虚仙子的身体,四周污言秽语和调笑声越发大了起来。让纵使是见惯风雨的她也忍不住又羞又恼,左手脉门虽然受制,但右手木剑却疾刺慕容龙喉咙。这一剑虽不含内力,但却刺得又快又狠,角度更是刁钻诡异,直让慕容龙甚至来不及发劲将功力逼入对方脉门来封其穴道,就不得不松手闪身避让。灵虚仙子深恨他剥去自己衣衫,使得现在只能赤身露体的遭人言词侮辱,手下便不再留情,哪怕功力无法凝聚,只凭手中一把又短又脆的木剑依旧将措手不及的慕容龙打得险象环生。

见眼前这光着身子,可笑的挺著一对大奶子晃来晃去的女人在失去功力的情况下,只用一把木剑就压制住了自己,一招一式更是如行云流水般全无迹象可寻。饶是自从称帝以来就内敛许多,早已喜怒不形于色的慕容龙此刻也不禁又惊又怒,想自己还回天诀与太一经皆已大成,竟难敌一个内力尽失的大屁股婊子。于是,黑著一张脸,全力运转内家真气,或掌或爪,或指或拳,极尽凶险狠辣之能,招招致命的向灵虚仙子裹去。

水无伤眼神一冷,木剑或横或竖,或刺或撩,将慕容龙这些令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的毒招狠招尽数化解不说,还几番刺到了其手臂与胸腹之上。若她此刻功力尚在,亦或是手上拿的是一把普通铁剑,恐怕早已将慕容龙重创。

反观慕容龙虽然被木剑打在已经密布真气内力的身体上只是微有些痛感毫无伤害可言,但这种如被戏耍般的交手却让他感到了极大侮辱。慕容龙暗自咬牙,当灵虚仙子木剑又一次点在自己肩井穴时,他不顾手臂上一阵酸麻,强运玄功,阴寒无比的太一经真气立刻蔓延至木剑之上,剑身白霜泛起,木剑竟被冻在了他的身上。灵虚仙子微微一怔,却见眼前一道银光,如毒蛇般探向自己下体。这记偷袭虽然看似令人避无可避,但在仙子眼中却依旧只算是粗浅招数,她分腿向前提纵,只一个姿势说不出怪异的跳跃,便贴至慕容龙身边。她虽来不及细看,但对方那用来偷袭自己的东西显然是一件柔软的长武器,此刻整个人都几乎靠在了对手身上,很自然的便避过了这次暗算。哪怕慕容龙震惊之下急将手中荡星鞭倒卷而回,但依然慢了些许,水无伤趁他功力外放,旧尽而新未生之际,伏低身体迈腿在他脚下一绊,同时腰胯发力用肩膀撞在了他侧面肋上。慕容龙只觉鼻中尽是女人体香,身子却如腾云驾雾般被撞得横飞了出去。好在对方毫无内力,用的只是巧劲,慕容龙忙气贯双腿,强行直起身子,双脚稳稳落地,只是姿态微有些狼狈。

仙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通红的慕容龙,心中恶气总算出了半口。她语气不屑的讽刺道:“玄天剑、荡星鞭,还有日月环呢?一起使出来吧。我今日倒要看看太乙一脉的传承还剩下几分出息。”

说罢,灵虚仙子用手拂去木剑上的冰霜,反身直击,在身后已经调息将内伤压制住的艳凤手中玄天剑刺入自己背心之前,用剑尖狠狠扎在了对方腋下。有心到底要看看灵虚仙子武功已经强到何种境界的慕容龙见对方又与艳凤开始交手,便也不顾身份的挥鞭上前加入战团,与艳凤联手夹击灵虚仙子。一时间太一经的阴冷青气与凤凰宝典泛起的灼热红光,将仙子那白皙的身体裹在中间,剑光鞭影如浪如潮,齐齐向她涌来。水无伤木剑挥洒自如,招数更是似有实无,转换间尽指二人破绽所在,身在惊涛,犹自弄潮。

三人都是出手均快,腾挪间百招已过。忽听一声娇笑,仙子开口道:“纵是我现在内力尽失,你二人联手也非我之敌,还要继续打下去自取其辱吗?”

慕容龙与艳凤此时已将各自内力发挥到极致,当然不能像她那样随意开口说话,对视一眼便抽身而退,吐纳间收敛真气。

艳凤见自己与慕容龙倾尽全力还拿不下面前这个一点内力都使不出的女人,不甘的愤恨说道:“我们神完气足,内力悠长,如果耗下去输的必定是你!”

灵虚仙子挑眉看着艳凤,不屑道:“连与对手间的差距为何都看不清,你此生在武学上的成就也仅止于此了。”

说到这里,仙子凝目仔细看了下艳凤的腰腹部位,勾唇诡异一笑:“哼~ ,不会下蛋的鸡,终究成不了凤凰,你这凤凰宝典亦难练至九重境界。”

这正是她毕生心魔所在,听到此话的艳凤面容骤然扭曲,眼中一片泛起血色,如发疯般再度冲灵虚仙子扑来。长剑拳掌齐出,已经尽是有公务手、两败俱伤的招数。她虽暴怒,但心中亦有成算,对方既然毫无内力,那其手中木剑便无法伤到自己,用这种方法虽然有失体面,但谁让这个贱货胆敢嘲弄自己呢。

她这种如泼皮无赖的打发,看得一旁的慕容龙微微皱起了眉头,与艳凤不同的是,此刻的他已经冷静下来,从心里由衷钦佩起灵虚仙子的武学修为。身为一代帝王的慕容龙此时眼界气量自然非艳凤可比,对于眼前的这位绝世高手竟起了几分惜才之心,若对方不是他一直都看不起的女性身份,恐怕早已出言诚意邀请势必要将其延揽至麾下了。

“你纵是用如此下作手段,我若败你也只是易如反掌。”赤身女子笑意不减,木剑翻飞,如一张无形的大网,牢牢将艳凤压制得毫无办法。

灵虚仙子这随意怠慢的态度激得艳凤更是怒火如炽,凤凰宝典八重巅峰功力所发出的阵阵热浪已经将仙子手中的木剑炙烤得发出丝丝青烟。慕容龙见那绝美女子依旧闲庭信步,有心再做最后试探,开口言道:“大言不惭,你到说说能用几招败我星月湖的凤神将?”

“一招!”

水无伤忽将手中已经被高温点燃的木剑掷向天空,临敌经验丰富的艳凤却不为所动的没有因此分神,反而趁机长剑横斩对方腰肢。这时水无伤以极快速度附低身体,四肢如动物般爬在地上,虽惊于对手这闻所未闻的诡异招式,但本能察觉不妙的艳凤还是飞起一脚向其踢去。只见灵虚仙子身体快若闪电的一翻,避过艳凤脚尖,用自己的脚扫在艳凤踢腿后已呈单足独立姿态的另一条腿上,立时让失去重心艳凤被扫得身体悬空半转过身子。紧接着,仙子一起联动的另一只脚,准确踢在艳凤臀部,直接将她面冲后踢了出去。这快若惊鸿的扫腿连踢,又刁又狠,让艳凤根本来不及调整身体,就不可避免的岔开着腿一跤坐倒在了地上。虽然她在屁股着地的一瞬间就立刻弹身而起,但被踢飞以极度不雅姿势跌落的样子,还是引得包括慕容龙在内的一众星月湖高手,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起身后面色通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的艳凤,此时羞愤难当已经被气得全身都打起了哆嗦,正准备再上前拚命,却被一只手死死按住。

慕容龙制止了艳凤再欲上前纠缠的举动,仰头一笑道:“前辈果然好本领,就算身中我星月湖的奇毒失去功力,亦能让我等无可奈何。”

灵虚仙子看了看地上已经被烧成木炭的那把木剑,抬眸望向慕容龙:“既然然认输,就请把解药交出来,你如能约束手下今后不再为恶,我便饶过尔等性命,既往不咎。”

“不错,我们今天认输了,只是虽然武功确实难及前辈,但今日要强留前辈在此做客倒也不难。”说着,慕容龙挥了挥手,四周星月湖教众早已竖起了一张张大网,将灵虚仙子围在中间,现在失去内力亦用不了轻功的她,自然逃不出这重重网阵。

“无耻……你待怎样?”此时已经双手空空又全身赤裸的水无伤被气得胸部不住起伏,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问道。

慕容龙得意一笑,对面前这终于被逼得只能束手就擒的绝色尤物说道:“当然还是想请前辈进我教中喝上几杯,只不过前辈武功太过厉害,还请戴上我教巧匠刚制成不久的宝贝三环套月,我等才好安心饮宴。”

说完,立刻就有三名教众走上前,两人淫笑着将仙子的双手扭在背后,另一个则将手中的一个由一大两小相连接在一起的铁环套打开,先将仙子在背后交叉向上的手腕套在那两个铸造在一起的8 字型小环套中合拢锁死,又将与小环用铁链相连的大铁环套在她粉嫩纤细的脖子上合拢锁死。这就使得水无伤现在双臂以后手交叉姿态被紧缚在身后,因拉扯著脖子上的铁项圈而只能保持挺胸的姿势。感受着手腕与脖颈上的重量,灵虚仙子发现这束缚住自己的刑具锁铐竟然是用玄铁制成,再加上被捆成这种难以发力的姿势,哪怕以后等药劲减弱,自己恢复了功力,想要挣脱恐怕也非常不容易。

这时慕容龙走上前,笑着取出一根形如鱼骨密布著倒刺,尾部镶嵌有一颗碧绿翡翠的金色长针,在灵虚仙子惊恐眼神注视下,不待她挣扎便狠狠将其刺进了仙子的肚脐之中,一丝鲜血流下,完全没入的长针只余那块水润的翡翠嵌在了她的肚脐中。

“呃啊……!”水无伤不禁惨叫一声,她感到自己的丹田已经被此物扎破,这意味着身上只被暂时压制的功力已经再无法凝聚。

“前辈莫慌,此物只是让你今后永远无法运功发劲而已,并不会将功力完全废掉,毕竟我们这些晚辈还需要物尽其用来采补练功,想必前辈如此深厚的内力必定又能为我教培养出不少高手。”说着,慕容龙拍了拍手,正押著灵虚仙子的教众立刻会意,从左右两边将仙子抱起,并分开了她那两条修长美腿。

“前辈身为一代宗师着实令晚辈敬仰,只不过既然身为大宗师,就该坦坦荡荡的将骚屄露出来让我等共赏……”

随着又一声惨叫,灵虚仙子双腿间的浓密阴毛竟被慕容龙生生扯下一大片,只见她全身颤抖著,已经汗出如浆,臌胀耻丘下大片肌肤红肿了起来,表面隐隐浮出一片细小血珠。

两名星月湖邪徒用力抱住水无伤奋力挣扎,但却毫无作用的窈窕身躯。其中一个伸手一巴掌狠狠拍在了她白皙滑腻的肥硕臀瓣上,开口讥笑道:“老实点!能得教主亲手除毛,已经是你这贱货天大的福分了!”

灵虚仙子只觉下体肌肤火辣辣的剧痛,水眸杀机凛然的瞪视著慕容龙,咬牙切齿道:“今日之辱,后必有报!”

看着这清冷绝美女子脸上那滔天恨意,身心愉悦不已的慕容龙手上动作不停,伴着灵虚仙子咬牙隐忍的微微呻吟声,片刻间就将她的下体阴毛拔除干净。然后笑着捏了捏仙子满是汗水的俏脸,便伸臂从教众手中接过了她的娇躯,以给孩子把尿的姿势抱着,分开灵虚仙子的双腿,将她被强行拔去毛发光秃秃红肿一片的淫穴向四周的教众们展示,引得广场上笑骂叫好声一片。

“这骚婊子杀我星月湖上下无数兄弟,今日随已成擒,但念在其毕竟是武林宗师的份上,我当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说罢,慕容龙在灵虚仙子耳边轻声问道:“你若归降于我,我不但让你做我教中长老,还可封你一个贵妃之位。”

水无伤偏转过头,冷冷道:“宁教身死道消,休令我心蒙尘!”

“好,希望你不要后悔……”慕容龙面色阴沉的说道,随即穿过仙子腿弯的双手伸指分别点在了其耻骨两侧。

灵虚仙子只觉得一股内力透体而入,自己阴道如遭雷击般,传来一阵强烈刺激,原本紧紧闭合的尿道陷入酥麻,然后便眼睁睁看着自己下体从穴口里喷出一道微黄的水线。水无伤双眼一黑,羞得几欲昏厥过去,她竟然被慕容龙用邪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弄得失禁尿了出来!原本还清冷不屑的俏脸终于浮现出一抹绝望,曾经无比动人的凤眸里垂下泪来:“杀了我……”

慕容龙轻吻著仙子的脸蛋,在耳柔声说道:“那我怎么舍得,既然你不识抬举,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