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相簿 (11) 原创:Mr.鬼畜

.

【柏拉图相簿】

原创:Mr.鬼畜2020/4/25首发:春满四合院

(11)远景

“妹妹,要不要陪哥喝一杯?”

蓝调酒吧的吧台前,两名染著黄发的青年将一名女孩左右围住“不用担心,哥哥们不是坏人,就想跟你交个朋友。”

“不好意思,请离远点儿好吗?”女孩皱着眉头,将凳子挪远了些。

此时酒吧里人不算多,除了不远处的一名青年外,似乎没人能帮到她了。女孩心知肚明,向那位青年瞥了一眼后,对两个黄发青年道“而且我男朋友也在这里,希望你们不要瞎惹麻烦。”

“哎哟喂,妹妹,好大的脾气啊。”一名黄发青年哑然笑了起来,“你男朋友在哪儿啊?我怎么没看到啊?而且他也真是放心啊,就这么允许你一个人跑酒吧来玩?”

陈念见状,不禁咋舌。

她的确看着幼龄了些,很像高中生,但自己真的已经24岁了。而且明明自己今晚穿着西装制服,还把短发仔细打理了一番,可以说并无太多的女性魅力,怎么还能被流氓给盯住?

况且这两个染著黄毛的小鬼,看起来顶多也就20岁!

“所以呢,你们想干什么?”既然摆脱不掉,她便澹澹说道,“这里好歹也是酒吧一条街,外面很多人的,你们要是真打算图谋不轨,我只要大喊大叫一番,就肯定会有人过来收拾流氓。你们也不希望闹得那么不愉快吧?”

“哎呀,小妹妹,你这警惕性是真挺强啊。”另一名黄发青年同样啧了啧舌,摇头道,“都说了嘛,我们只是想跟你喝一杯而已,咱来酒吧不就是为了玩嘛,客气啥。”

“不好意思,也许你们是为了玩,我只是下班后想放松一下而已。”看来是真的没法待了,陈念抄起手机,熘下高脚凳,这就准备离去。

“嘿,妹子,别急着走呀!”黄发青年来拽她的胳膊。

“放开我!”

“喂,怎么回事。”

就在陈念正打算尖叫喊人时,那名坐在角落中的青年走了过来。

“你什么人?告诉你,少管闲事!”黄发青年警惕地说道。

比起自己的细胳膊细腿,眼前这个青年的身材,就要壮实很多了。黄发青年朝同伴使了个眼色,两人嘴里放着狠话,却是已经生了退意。

“我姓赵,赵子龙的赵。”

青年澹澹说道“我收拾你们俩,也能跟赵子龙一样,杀你个七进七出。怎么样,说吧,想试试吗?”

很宽敞的酒吧里,却是没有太多人影,于是这小小角落里的情况,也就更加惹人眼球。局势是很明朗的,两个一看便知是不良青年的男孩,守着一个小白兔般的少女,而一名强壮的青年正在英雄救美。

于是很快地,两个流氓就被赶走了,青年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这之后,青年打算离去,却被少女拦住了。作为感谢,少女给他点了一杯洋酒。青年本来打算拒绝,但在少女再三要求之后,便接受了她的感谢,并也成功坐到了少女身旁。

不知道两人究竟聊了些什么,少女很开心,跟青年聊得越发投入。酒过三巡之后,两人守着吧台,便交换了联系方式。这还没完,等酒喝得差不多之后,两人竟然一同起身,走出了酒吧。

“很老套的招数,但也真管用啊……”

酒吧角落,一名衣冠楚楚的商务人士,将这一切用手机记录了下来。

“这样一来,就算你小子没有出轨,我也能给编出一场戏来。”

商见耀看着手机当中,赵寒跟少女相谈甚欢的照片,露出得意的笑容。

……

“这里就是我家。”

陈念将赵寒领进玄关。

这是一间单身公寓,进屋绕过玄关,就能看到一张宽敞的大床。除了卫生间之外,再就没有更多的门了,睡觉的地方和厨房、餐桌共用同一个空间。房间里干净整洁,没有多余的摆件。

“挺不错的。”赵寒点点头道。

陈念住的公寓离市中心不远,方便上班。这里的物业水准很好,除了合格的门禁系统和保安等之外,寂静无声的电梯,24小时卫生管理体系,都能保证每一个住在这里的北漂安心生活,努力工作。

“也还行吧,每月3500的租金,好在我也是在投资公司上班,一个月过万的收入,给自己找一个这样的居住环境,也有利于白天更好地工作吧。”陈念显得很兴奋,她来到写字桌前,明明已经很干净整洁了,仍急忙将最后的一点儿凌乱收纳整齐。

赵寒平静看着她在屋里忙来忙去,倒是没有帮忙的意思,毕竟刚刚在酒吧里,他已经为陈念化解了一个巨大的危机。两人又才刚认识,虽然看起来不太绅士,但这时候他就应该袖手旁观。

“对了,赵哥,跟你说过的,我这里还存着更多的照片!”

忙完了之后,陈念连忙打开电脑,翻开档夹。她努力保持平静,但兴奋的声调很难压抑住“真是想不到啊,只是在酒吧休息一会儿,居然就能碰到您这样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师!”

一幅颁奖典礼照片在屏幕上显示出来。

“最新一届旧金山国际摄影大赛,金奖颁奖典礼,赵哥你居然是冠军!”

照片中,一名青年男子站在颁奖台上,正在接受由美国艺术摄影协会会长亲自颁发的奖状。这是一个宽敞的礼堂,底下坐满了人,摄影师就是在人群中拍照的,并在相片底部留下了拍摄日期——4月24日。

“是啊,我也没想到,你一个从事风投行业的金融女孩,居然能了解摄影界的最新动向。”赵寒朝陈念竖起大拇指道,“而且算起来,这也就是两个星期前的事儿,你们风投行业都这么紧跟时事吗?还是说就是你一直在关注这个方面?”

“这个嘛……”陈念踌躇了片刻,“总而言之吧,赵哥,咱们之前聊的投资计划,您看怎么样?”

在酒吧里得知了赵寒的获奖身份后,作为一名投资经理,陈念立刻想到了很多。如果自己能趁赵寒刚刚成名之际,向他提供一笔资金,成立一个实力强大的工作室之类的,让他就此成为享誉国际的摄影大师,那么陈念自己也会得到极为丰厚的报酬。

比如说,投资方案通过后,公司提供100万美元,帮助赵寒成立个人工作室,并占股30%。那么按照公司规定,陈念作为专案投资经理,将来赵寒每挣100万美元,她就能从中收到1万美元的提成!

“可以考虑。”

赵寒微笑着给出答复“但至于说,这个个人工作室的规模,以及它的发展计划,你看是需要由我个人制订呢,还是你们公司这里负责?”

“这个原则上讲,肯定还是要赵哥制订的。”陈念笑道,“我这里可以帮您完善标书,但这些最根本的地方,肯定还是得看您的。比方说,当年博萨克夫妇最终获得红杉资本300万美元入股,就是他们自己拿着自己做的标书走街串巷,找了50多家风投公司后才定下来的。不过请您相信我,只要您有这份雄心,我绝对能帮您把专案给拿下来!”

“行,那我回去之后,就好好想想发展问题。哎呀,真要是能像你说的那样,给投资个100万美元的话,让我想想,这得能招来多少业务?”赵寒很满意地说着,但他稍微侧了侧身子,看起来好像打算走人。

“赵哥,您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儿。”陈念眼睛一瞥,猜测到雇主打算告辞的念头,赶紧说道,“我给您泡壶茶,您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这里买了点儿零食……”

赵寒于是坐了下来,守着茶几,看着陈念在屋里忙来忙去。

虽然24岁了,但陈念并不是一个高挑的女孩,学生气也很足,长相更格外幼龄,真的很容易被当作高中生。赵寒知道,这样的女孩从事风投行业,最初阶段里,若想取得客户信任,肯定需要格外下工夫。

“赵哥,你现在是单身吗?”

“嗯……原则上讲,有一个女朋友。”

“是嘛,好巧,我也有一个男朋友。”

陈念找来了零食,其实也就是一袋沙琪玛,但她愣是用碟子装着,送到茶几桌前“赵哥您吃,水壶已经烧上了,您要是口渴,我冰箱里还有可乐。”

时间不早了,天更早就黑了,赵寒既然过来做客,匆匆离去,确实好像有种不值当的感觉。他拿起一块沙琪玛吃了起来。看他吃得有些艰涩,陈念主动去冰箱把可乐拿了过来。

“谢谢啊。”赵寒接过可乐。

之后赵寒再没有说话,就是在吃沙琪玛,陈念有些坐立不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怎么了?”赵寒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问道。

“嗯,呃……啊……”

陈念有些慌,结结巴巴,脑筋疯狂转动“对了,赵哥,您刚才说,原则上讲,您有一个女朋友,这是怎么回事呀?”

说完这话,陈念差点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但话既已出口,她只好尽量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好让这问题尽量不显得那么唐突。

“嗯,有点不太好说呢。”赵寒回以暧昧的微笑,“大概就是,我们目前的关系存在一些问题吧。清明节前,我跟她同居了,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怎么说好呢……”

看来是感情出现问题了,陈念想到,否则的话,对方又岂会答应来自己家呢?想及此处,陈念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叹了口气,递给赵寒一个沙琪玛“不好说就不说吧。我这边也是一样,虽然有个男朋友,但跟他处得并不是很好。”

“这话怎么说?”赵寒饶有兴致地问道。

“我男朋友比我年轻了4岁呢!”陈念一说这话,情绪顿时上来了,“虽然说吧,这年头姐弟恋,好像对咱女同志来说挺显摆的,但我也没到25,他也不是高中生……说白了就是,你就是姐弟恋,也得有个恰好的年龄段吧?但我俩现在根本不在这地方。”

她将第二个沙琪玛送到赵寒手里,接着说道“我也是刚刚进入社会,正需要有一个成熟大哥扶持的时候啊。这种时候,你要说我是在跟一个高中生恋爱,那也成,但他也是大学生了啊,没比我差多少。我已经踏入社会,他却还在校园里待着,这时候就成了负担。我俩本来就没交往太长时间,现在共同语言也变少了……哎!”

想到男朋友那副傻乎乎的样子,陈念便气不打一处来。

“行吧,现在这个年代,感情问题,可是各种有问题呢。”赵寒若有所思地说道。

“赵哥你……”陈念歪了歪头,好奇地看着赵寒。

不得不说,这位刚认识几个小时的青年,真的很优秀。相貌英俊,身材大约也很棒,还是个刚获得国际大奖赛的摄影师,更在本地经营著一栋影楼。陈念相信,对方平日里肯定经常跟模特打交道,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怎么,又有想问的?”赵寒道。

陈念回神,咯咯一笑,把手机掏了出来“那当然了,你可是我的客户啊。赵先生,接下来的采访,还请你一定不要拒绝啊!”

今晚要是想回家,看来是不太容易了。

赵寒瞧着眼前女孩兴奋的面庞,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

“夏瑶,你有时间吗?”

“商经理,找我有事?”

忙忙碌碌的办公室里,虽然已经要下班前夕了,却丝毫没有工作将尽的气氛。一座座格子间里,人头攒动。一名三十多岁的西装男子,正站在其中一个工位面前,左手搭在桌面的imac上。

夏瑶坐在工位里,穿着一条澹粉色的真丝衬衫,黑色的包臀裙,显得身材婀娜多姿。还有那一双黑丝高跟,不知多少男人路过时,都会投以惊艳的目光。

“是这样。现在这不是快下班了嘛,我在想,要不要请你吃顿饭,然后说一件事情。”商见耀注意周围有人,于是低下头来,轻声说道。

夏瑶礼貌地皱了皱眉头“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吃饭时说的吗?”

“还真是。嗯……我不太方便在这里跟你讲,赏脸吃顿饭?”商见耀朝她笑吟吟地说道。

“不太方便跟我讲是吧……不好意思呢,商经理,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我恐怕也不太方便吃这顿饭。”夏瑶露出比较困扰的笑容,琢磨著措辞道,“毕竟我家男人也该下班了,到时候一起回家做饭,我要是单独在外面吃的话,好像得有点儿正当理由吧?”

“赵寒是吧,你就跟他说正常加班就可以了。”商见耀知道,自己大约要用出撒手锏了,“其实,我打算跟你说的这件事情,就是跟赵寒有关的。”

“哦?”

夏瑶意外地挑了挑眉“跟赵寒有关的事,而且必须吃饭时说?”

商见耀笑吟吟道,“今晚六点半,楼下的西餐厅,咱们办不见不散?”

夏瑶再次皱了皱眉毛,然后眉宇舒展,悠悠地叹了口气。

“……好吧。”

……

傍晚时分,写字楼一层的咖啡厅里,赵寒盯着桌上的电脑,搓著额头。

“你看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然后咱接下来的流程就是,你拿着这份标书去见公司领导,提案通过。然后我就可以获得投资资金,再按照标书规划的那样,组建一个具有规模的个人工作室,发展经营生意,然后个人和风投公司互惠互利。是吧?”

“是的呢,赵哥,恭喜您可算把标书搞定了!”

陈念化了澹妆,尽量使自己显得更加成熟一些,只是这套西装上衣和长裤,档次到底还是低了一些,能叫明眼人轻松看出她的身份。但面对赵寒,即使陈念只是投行最底层的专案经理,倒也不用担心身份不符。

“是啊,咱俩昨晚忙了一晚上,今天又一直在弄这东西,要是还没法搞定,这得是个什么效率。”赵寒确实有点儿黑眼圈了,长著哈欠,光当前这段时间里,就喝了好几杯咖啡。

陈念脸色有些泛红,轻咳一声道“其实,制作一份标书,耗时好几天都算正常的。如果您想再让标书详细一些,我们可以再研究研究,就是不知道赵哥您怎么想了。”

“我看这就可以了,毕竟我平日里也都是到处揽活,制作个人简历,该说的都已经说到了。”赵寒再次检查了一下pdf文档,没觉得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赵寒真没想着一定要接受投资。毕竟他的现在的收入,虽然算不上腰缠万贯,但也足够生活了,哪怕将买房考虑进去,也是预期可以实现的。但生活就是充满变数,此时既然同意了投资,那么一旦成功,赵寒就要正经成立一个艺人工作室,并很有计划地经营下去了。

如此一来,自己就真的要忙翻天了。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赵寒瞥了一眼,没有理会。反倒是陈念看见来电显示,挑了挑眉毛道“夏瑶……赵哥,这位就是你女朋友?”

“嗯哼?我这上面也没有其他注释,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你怎么就认为是我对象了?”

“嘿嘿,直觉,您信吗?”陈念笑嘻嘻道,然后哎呀了一声,开心说道,“好吧好吧,其实也就是看到您没有接电话而已。如果是客户或者其他人的话,您肯定不能不管吧?”

“这个理由……好像有点儿不对吧。”赵寒失笑道,“不应该是正因为是女朋友的电话,所以需要赶紧接吗?”

说到这里,陈念脸色突然一变,本要脱口而出的话,也被堵在了嘴边。

“又怎么了?”赵寒问道,“有什么想问的,直接说呗?”

“嗯……赵哥……”

陈念咽了口吐沫,盯着桌前的电脑,低下了头“你昨天晚上没能回家,会不会……就是说……所以你看……她这也挂来了电话……”

尽管应当是没有必要的事,陈念的心脏却扑腾扑腾地跳了起来。

“嗯,是呢,昨晚没能回家。”赵寒看向窗外,暧昧地笑了笑。

在这之后,他又重新看向了陈念,并在陈念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没事的,妹妹,不用理你嫂子。”

……

夜间时分,从落地窗向外望去,繁华的中心城区,灯火璀璨。

“咱们现在这家店,是日本进口禁令取消后,首批能够烹饪和牛牛排的餐厅。尝一尝,觉得好吃的话,以后经常请你。”商见耀端坐在餐桌一端,系着餐巾,左叉右刀,温文尔雅地切割著盘中的牛排。

“你就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夏瑶坐在餐桌的另一端,挺拔的背嵴,倚靠着同样挺拔的椅背。

“先吃,吃过了再说。”商见耀说道,但见夏瑶有些不耐烦了,只好苦笑一声,将手机取了出来。

“好吧,这是我昨天晚上拍摄到的。当时也是巧了,我在这间酒吧小憩,然后就看到你的男朋友赵寒……嗯……发生了这么一段事情。”商见耀直接将手机递给了夏瑶。

视频中,一段经典的英雄救美上演了,甚至连打架都没有,男人直接劝退了流氓。在这之后,男人便坐到了女孩身旁,跟她长谈了起来,而且相谈甚欢。过不多时,两人一同起身,目的性非常明确地走出了酒吧。

“所以?”

夏瑶低头俯瞰着手机画面,脸上看不出表情“你想表达的是?”

“因为我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所以在这之后,我就跟出去了。”商见耀观察著夏瑶的脸色,斟酌著措辞道,“那个女孩坐上了赵寒的汽车,然后两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当时已经很晚了,大约晚上八九点的样子,嗯……”

把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过犹不及的道理,商见耀自然懂得。

一时间,夏瑶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面无表情地用手指翻转着手机。

她也没再把视频看一遍,似乎一次就足够了。

“昨天晚上……”

半晌之后,夏瑶缓缓说道“赵寒没有回家睡觉。”

商见耀眉宇间闪过一抹喜色,但他迅速压制住了“是吗?”

“嗯,他跟我说,有工作要忙。”夏瑶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青葱般的细指,继续把玩着商见耀的手机。

“很常见的理由。”商见耀跟进道。

“所以?”

忽然间,夏瑶挑高了音调“商经理,你想表达的意思是?”

“我想说……夏瑶,或许你值得一个更加优秀的男人。”

商见耀从容不迫地说道“赵寒确实小有成就,上个月月末,4月24日是吧,还取得了一个国际摄影大赛的金奖,这件事媒体上到处都有传。但事业上的成功,不等于感情上的成功,相信以你夏瑶家里的经济实力,也不差那么千八百万的,应该是更加看重情侣间的信任和实打实的感情,对吧?”

“所以你是希望我跟赵寒分手,是吧?”夏瑶笑了。

“是的。”商见耀点头道。

“那么然后呢?”夏瑶微微昂首,以俯瞰的姿态瞧着商见耀,“我的分手,又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呢,商经理?”

商见耀深吸了一口气。他突然发现,即使是自己,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面对夏瑶的目光和提问,他竟然也紧张了起来。

“如果说,我提议做你的男朋友,夏瑶小姐,不知你有何意见?”

夏瑶眯起眼睛,缓缓打量著商见耀。

然后,她点了点头。

“那就交往吧,商经理。”

……

等跟陈念忙完最后一点事,离开咖啡厅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但赵寒已经填饱了肚子,于是直接朝家赶去。

夜间行车,收音机里,正在回顾五一劳动节返程高峰的拥堵。幸亏这次小长假,赵寒没再出远门,因为按照官方统计,本次劳动节是近五年以来,出游人数最多的一次。

俗话说,过节的时候,就该待在家里,在新闻里看出游的人是如何遭罪的,然后幸灾乐祸。这次赵寒就是这么干的,以前还有理由趁小长假出门旅游,但是今年,他有一百个理由要待在家里。

当赵寒回到社区门口时,只见夜幕之下,一栋栋公寓灯火通明。

“入住率还是很不错的啊。”

因为是租住的公寓,对于社区业主情况,赵寒了解有限。但自从他和夏瑶搬入以来,也过去一个多月了,平时在楼底下熘达,能发现这里业主和租户的比例,大概能维持在一比一的水准。

走进公寓,坐上电梯。

赵寒掏出手机,除了两个来电未接之外,微信上还有女朋友的好几条留言,都是不久前发来的。赵寒本来打算回复,但一直没腾出空来,现在时间更已经不早了,他就不再搭理。

无声无息地,电梯门打开了。

赵寒顺着走廊左侧走去,其间每隔很长一段距离,才会有一扇房门,其间隔较一般的公寓和酒店都要远很多。2405号房间位于走廊尽头,因为户型关系,屋门更是紧挨着外窗,而且连对门邻居都没有。可以说,除非确有需要,隔壁邻居几个月都不会靠近这片与世隔绝的小天地。

指纹开锁,赵寒推门进屋。

客厅里没有开灯,赵寒在玄关脱鞋,顺便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半夜十一点钟了。

“昨晚没回家,今晚又回来得这么晚,做男人真不容易呀。”

两间卧室都关着门,除了门框上的钟表滴答作响,周围一片安静。赵寒受到氛围影响,也不禁轻手轻脚起来,生怕闹出响亮的动静。他在客厅里脱下外衣后,没有急着进屋,直接把衣服往沙发一扔,便走到厨房,给自己接了杯水。

端著水杯,赵寒走回到客厅当中。

笔记本电脑还放在包里,被搁置在沙发上,那里面装着他刚刚辛苦制作的投标书。虽说临分别前,他已经把最终版本发给陈念了,但还是再仔细看一遍比较好。

“毕竟按那丫头的话来说,真要是专案通过,我肯定得去一趟他们公司总部,给那些投行的合伙人做个演示呢。”

赵寒将电脑包拎了起来,这就准备回屋。

就在这时,白霄的卧室门打开了。

“亲爱的,你回来啦。”

夏瑶穿着一条香槟色的冰丝绸吊带睡裙,从卧室里缓缓走出。

“看到你留言了,不过也是刚看到,时间挺晚的了,就没有回复。”赵寒向她走来,“没生我气吧,亲爱的?”

“瞎说什么呢,让开,我接杯水喝。”

夏瑶笑盈盈道,抬手拂过赵寒的肩膀,转身朝厨房走了过去。

借着客厅里昏暗的光线,赵寒欣赏着她妖娆玲珑的身材。这一条香槟色的冰丝绸吊带睡裙,勾勒著夏瑶的身体曲线,并大幅度袒露着她的美腿酥胸,真是性感极了。

“有一个好消息,我必须要告诉你。”赵寒笑嘻嘻地跟到了厨房,“标书已经定了,只要方案通过,你男人我马上就能拥有好大一笔投资了!”

“那也得真的通过才行,现在还早着呢,着什么急。”厨房里,夏瑶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笑盈盈道,“我也有两个好消息要跟你讲,你想先听哪一个?”

“两个好消息?”

赵寒皱起眉头“第一个好消息……我倒是能猜到……所以是成功了?但第二个好消息……是怎么个意思?”

夏瑶没急着回答,喝完了水,她笑盈盈地抱住赵寒的腰,将身子送入赵寒的怀中。

“你先吻我,吻我,我再告诉你。”

“哈哈,真拿你没办法。”

于是赵寒背靠着厨房灶台,将夏瑶搂进怀,并低头跟她深吻了起来。其实两人身高相差不远,为了能让赵寒俯身深吻,夏瑶微微屈膝,好似一名服侍君主的宠妃。

于是赵寒也就吻得更加痛快,忍不住在夏瑶身上抚摸起来。这薄薄的丝绸睡裙,哪儿经得住男人大手的反复蹂躏,裙摆很快掀了起来。而夏瑶也顺势用大腿缠上赵寒,两人身子贴得更加紧密,也就吻得更加痛快。

好一会儿,两人才松开了。

“呼!瑶瑶,你这吻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呼……你也是啊,受什么刺激了,吻得这么激情澎湃?”

夏瑶脸蛋红嫩嫩的,狡黠地看着赵寒道“老实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偷吃了,所以感觉对不起我,才吻得这么痛快的?”

“可不是嘛,要不然你以为,我昨晚为什么没回家?”赵寒哈哈笑着,在夏瑶的鼻尖上一点,“昨天晚上呀,我跟刚刚认识的那个投行的小姑娘,在她家的床单上滚来滚去,干了整整一晚呢!”

“哎哟哟,好厉害。”夏瑶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但紧跟着,赵寒脸色一正“说吧,所谓两个好消息,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这儿,夏瑶表情也正经了起来,点点头道“第一个好消息,没啥说的,反正就就是成功了呗,然后按计划继续就行。但这第二个消息,我也是刚刚知道的。你跟我来客厅。”

赵寒被拽进了客厅,就在这时,另一个人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哟,赵哥,回来啦。”白霄笑着打招呼道。他赤裸著身体,阴茎软绵绵的,但仍如一条蟒蛇般肥硕,沉甸甸地坠在胯部。

“白霄,赶紧回屋穿条裤子!”夏瑶见状,轻斥道。

“哎?哦,好的好的,我马上换条内裤。”白霄有些惶恐。 “然后进客厅里来,那件事情要跟你赵哥说一下。”夏瑶说的时候,依然挽著赵寒的胳膊。

一阵淅淅索索,白霄穿上一条平角内裤,重回到了客厅。

“到底怎么回事?”赵寒是真有点儿煳涂,但也明白了,这件事跟白霄有关。

但不得不说,赵寒还有一点意外,自己一晚上没回家而已,白霄居然剪头了。本来这同居的一个多月以来,白霄最初的兵哥哥发型,当然是一直在长的,没有剪头。但就是赵寒夜不归宿的这会儿工夫,他居然重新理了短发,加之白霄本来的健美身材,真好像一个军人似的。

“过来坐。”夏瑶拍了拍沙发道。

赵寒挨着夏瑶坐上沙发,白霄到侧面坐上单人沙发。大半夜的,屋里三人都不睡觉,突然开起紧急会议,这让赵寒更加煳涂了。

“是这样,就是今天上午的时候呢,我还上班的时候,白霄就跟我说了这件事。”夏瑶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看来她也是纠结了一整天,“简单来说就是……你看,亲爱的,今天是5月10号对吧?”

赵寒点了点头“对啊。”

“清明节的时候,也就是四月初的时候,我开始当白霄的女朋友的,对吧?”夏瑶说着,表情愈发怪异了。

赵寒继续点头“对啊。”

“所以,一个月了,确切地说是36天左右,然后白霄家里面……知道这件事了。”夏瑶此时的表情,就好像一个上课偷吃零食的顽童,被老师给抓到了。

“所以……”赵寒瞪起了眼睛。

“所以,人家白霄的父母和小姨子,想过来咱家,看望我这个未来嫂子了。”夏瑶苦兮兮地说道,“老公,他们一家明天就要过来了,你说咱可咋办?”

……

三更半夜,屋里三人都不睡觉,穿着睡衣,跑到客厅开会。

既然如此,就必然是有大事需要商议。

结果证明,确实如此。

赵寒守着自己心爱的女孩,瞪着单人沙发上一脸委屈的白霄,再看看怀中满脸无奈的夏瑶,半天也没能憋出个动静。

“还能咋办,凉拌呗。”

最后,他干巴巴地说道“反正你俩也当了一个月的情侣,实实在在的关系,家里人来看儿媳妇,不至于还跟我玩穿帮吧?”

“那万一订婚了咋办?”

白霄颤巍巍道“我妈可是很认真的,因为她也从我这里了解到夏瑶姐的情况了,非常满意,满意极了。要不然哪至于拽着我爸跟我妹妹一起过来啊。所以这要是订婚了的话……”

“当长辈的,专程来外地看望儿子的女朋友,还是一口气三个人,可以说是非常认真了。”夏瑶轻飘飘地说道。

赵寒看看白霄,再看看怀里的夏瑶,然后在两人之间反复地看,看了半天,最后也是没了动静。

屋里三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夏瑶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偎依在赵寒的怀里,轻轻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你说呢?”

“仔细想想,还挺刺激,是呗?”

“嗯……那就是呗?真要是订婚了,我可就成白霄的未婚妻了呢。”

“可以啊,那就这样吧!”

赵寒乐了,在夏瑶嘴唇上狠狠亲了一口,狡黠地对白霄道“小子,你可要当心了啊,真要是跟瑶瑶订婚了的话,以后可就是我寝取你了!”

白霄坐在单人沙发上,眼看着夏瑶偎依在赵寒怀里,还被他吻了一嘴。

“嗯……行吧,那个……赵哥?”

“嗯?”

“我也来亲亲夏瑶姐呗?”

赵寒搂着夏瑶,看看白霄,再看看沙发另一旁的空座位,哈哈一笑。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