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相簿 (10) 原创:Mr.鬼畜

.

柏拉图相簿

原创:Mr.鬼畜2020/4/23首发:春满四合院

(10)完美

“放心吧,夏瑶姐,我就是爬,也一定会爬到您的脚下!”

白霄说到做到,他犬伏著身体,爬行到了夏瑶面前。

“你瞧瞧你,好像一条发情的公狗似的。”夏瑶娇声笑道,背靠沙发,在地毯上分开着双腿,“那个是什么?你胯下勃起的东西?为什么它会像个摆锤似的坠在下面?”

“那个是……那个就是我勃起的样子啊,夏瑶姐。”白霄眼睛隐隐泛著红光,“夏瑶姐喜欢吗,我勃起的样子?”

“喜欢自然是喜欢,但要是中看不中用,连破处都做不到,我要它也没有用啊。”夏瑶说着,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白霄胯下那话儿,两腿分得更开了。

“放心吧,夏瑶姐,刚刚射过之后,我肯定不会再轻易射的!”白霄犬伏著身体,更进一步地低下头来,鼻子几乎都要贴到地毯上了。他轻轻地嗅着,然后吻著夏瑶的一只足背,舌尖在脚指甲上来回滑动着。

“那行吧,既然你这么肯定了,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夏瑶眯着眼睛,享受着白霄的舔足,轻哼道“赵寒……你看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赵寒背靠着茶几,享受着地毯的舒适柔软,老神自在地点了点头。

“可以了。”

应白霄自愿要求,最后的那些药液全灌给他了。

这身材健美的男孩,容貌也很英俊,剃著士兵般干爽的发型,着实能吸引女生怜爱。此时此刻,他紧绷着身体,浑身冒着汗珠,全身滚烫发热,不时便需大量补水。他犬伏于地面上,神志模煳,已经完全被下体膨胀的欲望控制,根本不在顾得尊严问题了。

那根坠在他下体的阴茎,更粗了一圈,好似一根钨铁制成的棒槌,沉甸甸,硬邦邦,滚烫无比。夏瑶同样坐在地毯上,她看着犬伏的白霄,看着他粗硬硕大的棒槌,早已按捺不住,自行将手伸向下体了。

“白霄,姐姐跟你说个事儿……”

“夏瑶姐……请您吩咐……”

“姐姐我呢,每个星期都会去健身房的。”

“好巧啊,夏瑶姐,我也有这爱好。”

“嗯,所以呢,我的体能是很好的。”

“好巧啊,夏瑶姐,我的体能也不错。”

“嗯,所以呢,咱们一定要好好玩哈。”

夏瑶雪白的背嵴,牢牢地靠着沙发,她分开着两条美腿,手指在大腿缝隙之间揉搓著。因为快感越发强烈,她忍不住勾起了脚趾,两条美腿也分得更开了,摆出裹夹的姿势。只见那道粉嫩的缝隙,正分泌著汩汩透明的液体,顺着阴唇流淌而下,浸湿了雪白的臀部。

“瑶瑶,你真美。”赵寒在旁用相机记录著这一切。

“嗯……我就知道……我的情欲是一点儿都没缓解呢,之前的那一次高潮,根本就不够干什么的,这才多一会儿工夫,就完全恢复了。”夏瑶娇滴滴地说着,手指揉搓著私处,随着淫液一股一股不停流出,她的表情永远是那麽的娇颜。

“啊,是呢,本来咱们自慰的频率,就是一星期一次的那种。而且平时欲望也都挺强的。今晚喝了那麽多,却才爽了一次,够干什么的。”赵寒咧嘴笑着,继续拍摄著现场,同时也在给自己撸著。因为腹部平坦,几乎只有肌肉,他勃起的阴茎得以充分展示长度——完全不比白霄的差!

但就是欲望如此强烈,却没人着急做爱,哪怕白霄被撩拨起来后,也没有真如疯狗般扑上去。他趴伏在夏瑶的脚下,不停吻着她的脚,然后顺着小腿逐渐向上。当他开始舔吻夏瑶的大腿时,夏瑶也将腿伸长,用脚尖去勾弄白霄棒槌般坠著的阴茎。

“赵寒,我觉得我今天晚上,把过去10年里看的AV都给实践了。”夏瑶迷迷瞪瞪地说道,缓缓揉搓著下体,享受着白霄的舔腿,同时用脚尖抚弄他的阴茎。

“哈哈哈,老司机彼此彼此。”赵寒从行李箱取来架子,将手机固定之后,他回到现场,跟夏瑶并肩坐到地毯上,后背紧贴著沙发,然后继续用左手套弄著阴茎。

自己心爱的女人,其肩膀正赤裸裸地贴著自己的肩头。赵寒一边用自己肩头,感受着夏瑶肩膀的细腻温柔,一边望着她近在咫尺的娇颜。至于说,正趴在夏瑶大腿间不停舔吻的白霄,赵寒没怎么理会。他稍微撸了一会儿,便用撸管的这只手,轻轻抬起夏瑶的下巴,然后吻上她的唇瓣。

两人接吻著,夏瑶腾出一只手来,代替赵寒撸动他的阴茎。同时她也将自己的双腿分得更开了,另一只按着白霄的脑袋,让他深深拱进自己的两腿之间。然后她双腿直接一绕,便将白霄的脑袋夹在了自己的私处。

“唔唔……嗯哼……”

夏瑶整个身子都软了,若非赵寒的支撑,她根本没法再靠着沙发,非得躺倒在地不可。这边嘴唇被赵寒的嘴封著,她只能勉强发出呜咽,但在另一边,她修长的美腿,正狠狠地夹着白霄的脑袋。

“唔唔……唔唔……!”

白霄趴在地上,可以说,整个脸紧贴著夏瑶的私处,连鼻子都没能露出。棒槌般的阴茎,沉甸甸地坠在身下,龟头摩擦著毛毯,时可产生射精的快感。好在他没有窒息,甚至不停努力着,那吸啄声连木屋外面都能听到了!

“唔唔……啊……好舒服……”

当赵寒终于松开嘴时,夏瑶发出娇吟“赵寒……我想要!”

自己阴茎还被前女友牢牢攥着呢,赵寒发出嘶的一声“你轻点儿!”

“不要……我不要轻点……我要用力……啊……白霄……用力!”

所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赵寒直到接吻完毕,才迷迷瞪瞪发现,白霄这小子,竟然开始舔夏瑶的私处了。

那颗脑袋,正深深陷在夏瑶的大腿根部,除了两只眼睛,几乎完全被夏瑶用私处挡住了。恐怕连鼻子都在努力吧。听着那不绝于耳的吸啄声,赵寒轻抚著前女友面颊,忍不住又对她一阵深吻。

许久之后,夏瑶松开来,水汪汪的眼眸凝视著赵寒“你也想舔吗?”

说着,夏瑶松开了双腿,右脚踏上白霄的脑袋,将他推离开私处。

赵寒看着这一幕,嘴角抽了抽“你那里还有他的口水呢吧?”

“咳咳!咳咳!”

白霄终于被释放出来了,他咳嗽著,深呼吸著,到底是有点儿缺氧了。

“嗯,倒也是呢,叫白霄舔了那麽半天,肯定沾上口水了……”夏瑶也有点为难,嘟起嘴道,“将心比心,要是有个别的女孩刚给你口交完,然后又让我接着舔,我也肯定会嫌弃她的口水呢!”

“呃……咳咳……好吧……”

赵寒做着深呼吸道“那麽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正式开始做吗?”

夏瑶偎依进了赵寒的怀中,看着两腿前方目眩神迷的白霄,羞涩地点了点头“好啊……”

……

摄像机摆在三脚架上,已经开启录影状态,并设定每隔五秒钟拍摄一张照片。

沙发前的地毯上,三个全身赤裸的男女,都尽情袒露著自己的身体。女郎靠坐着沙发,朝向两名男性,分开着自己修长的美腿,袒露著自己最为私密的部位。两根坚硬挺拔的阴茎,几乎呈60度角高高昂起,朝向女郎,昂首致敬。两颗龟头充血发胀,俨然都有鸡蛋般大,马眼张开,渗著透明的黏液。

“对,瑶瑶,就是这样,踏上去,然后揉起来……”

“知道啦,坏蛋,你可要把我拍得特别漂亮啊。”

“放心吧,瑶瑶,这么美丽的你,我肯定会把它全部记录下来的。”

应赵寒要求,白霄平躺在了地毯上。硬挺的阴茎竖在小腹上,犹如即将发生的火箭。夏瑶坐在他面前,伸出自己雪白修长的美腿,用柔软香嫩的脚掌,轻轻踩踏、揉搓着白霄的阴茎。她的手也没有闲着,左手撑地,右手攥着白霄的阴囊揉捏著。

“啊啊啊……夏瑶姐……你怎么这么懂啊……真是太舒服了……”

白霄几乎魂都要飞了。他的阴茎硬挺挺的,里面充斥着精液,随时都有种爆炸的冲动。而就是这样,夏瑶竟还用她的脚掌不断踩踏自己,那柔软火热的触感,让白霄全身都紧绷了起来。更别提与此同时,夏瑶竟还用手揉捏自己的阴囊,这全方位无所不至的快感冲击,岂是白霄体会过的?

“怎么懂的……当然是AV里学的呗……我跟你说啊……小白……姐姐我会的招数还有好多好多呢……因为AV里的小姐姐们呀……教了姐姐好多好多……好多不健康的小知识呢……嗯哼……”

夏瑶脸色娇艳,红嫩无比,分开着的两腿间,透明无色的液体,不停顺着臀沟淌下。她一边说着,用双脚踩踏揉搓白霄的阴茎,并用右手揉捏白霄的阴囊,同时左手撑着地面,不时朝赵寒看去,抛来一道道媚眼。

“瑶瑶,你真是棒极了……”

赵寒跪在两人身旁,用手机拍摄著,硬挺的阴茎拔地而起,朝夏瑶昂起骄傲的头颅。

“所谓棒极了……其实应该说好骚吧……”

夏瑶左手撑着地面,支著身子,表情迷濛,朝赵寒咯咯笑道“老公你喜欢吗……我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醉酒了……你根本瞧不见呢……”

“大概吧,嗯……呵呵……”赵寒实在是有自渎的冲动,但理智告诉他,此时拍摄才是重点。若不能将夏瑶娇艳的姿态记录下来,将来自己回想起来,非得后悔死不可。

“老公……谢谢……”

夏瑶喃喃说道“或这个时候……应该是说……谢谢……前男友。”

然后她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白霄身上。

她坐在白霄的两腿之间,也同样分开着自己的双腿,向白霄袒露著自己的私处,同时用双脚踩踏他的阴茎。然后与此同时,右手不断揉着白霄的阴囊。明明再没有其他了,但感受着白霄灼热火辣的视线,夏瑶身子就像燃烧了似的,私处不停淌水,根本控制不住。

“白霄……你喜欢姐姐现在这么做吗?”

“嗯……夏瑶姐……你真的是……太完美了……”

“姐姐现在很骚……很浪……很贱……是不是?”

“呃……这个嘛……也还好吧……其实吧……”

“我要你说……”

夏瑶喃喃说着,绝美的眼神,朝赵寒瞥了过去。在得到前男友温柔的鼓励后,她脸上的笑容更加幸福了“我要你说嘛……小白……”

“呃……就是说……”白霄同样喃喃著。

“说姐姐我……很骚……很浪……很贱……好不好嘛?”夏瑶嗲嗲地说着,眼神却是不断朝赵寒瞥来,嘴角含笑。

“呃……好的……夏瑶姐……夏瑶姐很骚……很浪……很贱……啊……”白霄惊呼出声,因为陡然间,夏瑶的脚掌用力踩踏着他的阴茎,那股瞬间爆发的快感,几乎要叫他射出来了! “瑶瑶,轻点儿,不然白霄真得射了。”赵寒太清楚那是种怎样的快感了,尽管自己也没体会过。他继续拍摄著,看向白霄的目光却充满了艳羡。夏瑶给白霄足交了,这还是自己决定的呢,看着前女友的美足踏在白霄的阴茎上,赵寒真是陶醉极了。

“要射了是吧……那可不行呢……”夏瑶说着,却还在用力踩踏着白霄的阴茎,手掌也更用力揉搓他的阴囊,“好不容易硬起来的,要是还没给我破处就射了,今晚不就彻底泡汤了?这可不行……”

“你放心……嗷嗷……夏瑶姐……我刚射过了……这次肯定持久!”一听自己可能没法插入夏瑶了,白霄顿时有点儿着急,连忙给自己辩驳道。

“肯定持久是吧……是挺持久,到现在还没射呢……”夏瑶语速变得很不均匀了,私处不停淌水,她却一直没空自渎,到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

只见这一双白皙粉嫩的脚掌,同白霄乌黑发亮的阴茎,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因为不停踩踏,不断揉搓,白霄的阴茎颤抖不已,早已渗出透明的前列腺液,浸染了夏瑶的玉足。

“好了,瑶瑶,就开始做吧,你也快忍不住了吧?”赵寒一直在旁边守着,见两人全都饥渴难耐至此,出声提醒道。

“忍不住了……是啊……真的是……我那里好难受……”夏瑶不挺粗喘着气,迷迷瞪瞪地看向赵寒,“亲爱的,把我抱在怀里好吗,就像刚才那样?”

赵寒依言来到夏瑶身后,用自己挺拔的胸膛,贴上夏瑶光滑的背嵴。这感觉真是火热极了。明明夏瑶已是香汗淋漓,但这汗水却似乎成了润滑。

“瑶瑶,我搂住你的腰了。”

“嗯,把你的阴茎……顶在我后面。”

“我顶住了……你感觉到了吗……”

“就在我的臀沟……记住不要插进去啊……”

壁炉前,两男一女正忙碌著,为接下来的性交做准备。赵寒躺在地毯上,将夏瑶赤裸的胴体迎入怀中,让她丰腴的美臀坐上自己的胯部。如此这般,赵寒硬挺的阴茎,紧紧贴合著夏瑶的臀沟,也贴合着他的腹部。

“呼……真是爽死了……”赵寒龇牙咧嘴。

“是吗……很爽吗?”夏瑶仰躺在赵寒身上问道。

“我的阴茎……贴着你身子……真滑啊……”

这一次,赵寒也算是充分体会到,前女友和自己几乎身高等同,究竟意味着什么了。自己躺在地毯上,只需要一抬头,就能吻到夏瑶的耳垂,双手抱着夏瑶的腰肢,阴茎真的是完全陷入了她的臀沟当中。

白玉般滑腻,且温热柔软的臀沟,紧密贴合著赵寒的阴茎,并压着它贴合著赵寒的小腹。夏瑶整个身体仰躺在赵寒身上,两人身体紧密相贴,从前方看去,正好是一副阴唇在上、阴囊在下的画面。

只是阴茎并未插入阴道中,而是被压在臀沟之下。

“小白……”

夏瑶躺在赵寒身上,两只脚踏在地毯上,双腿分开,轻轻说道“你就这样直接上就行了……”

白霄几乎是颤抖著跪到夏瑶的双腿间。于是他跪着,同时挺著自己的腰杆,六块腹肌之下,钨铁柱般的阴茎斜60度角昂首,好像即将发射的火箭炮。阴囊沉甸甸地坠在下面,质感充沛,早已塞满了弹药。

“夏瑶姐……咱们真的要用这种姿势吗……”

“是啊,让你赵哥当肉垫,然后给你给我开苞……”

夏瑶将两腿分得更开了,只见一片水光盈盈,清泉流淌,短短工夫,竟已浸湿了这片刚换位置的毛毯。

白霄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撑地,将身体送进了夏瑶的两腿之间,将乌黑发亮的龟头,轻轻触到敞口的阴唇缝隙上。

“夏瑶姐……你的腿……好长……好白啊……”

“而且还很有肉感……对吧?”

夏瑶微笑着,用她又长、又白、且肉感的美腿,将白霄的后腰环住了。

……

夜已经很深了。

熊熊燃烧的篝火前,两男一女全身赤裸,摆出性交的姿势。

一名男子仰躺在地毯上,用自己的身体,当作一个肉垫,承接着前任女友性感妖娆的胴体。至于这名胴体白皙的女郎,不但有着挺拔的玉峰,更有着丰腴的美臀;一双修长的美腿,曲线玲珑,肉感充沛。她将双腿分开,大腿贴著侧腰,小腿贴著后腰,环绕着另一名身材健美的青年。青年的阴茎已经抵在了女郎的阴唇缝上,然后缓缓撑开一个小巧的洞口,将龟头塞了进去。

“啊……好胀啊……”

“夏瑶姐……我又把龟头……插进你的小穴里了……”

赵寒躺在地毯上,听到头顶传来一男一女的喘息声。

“夏瑶姐……你的小穴……真的是太……我好像又要射了……”

“我也是……你的龟头……好大……好热……撑得人家那里满满的……姐姐好像也要泄了呢……”

“夏瑶姐……你说我要是就这么射了……行吗?”

“不行……你要插进去……把你的东西……完全地插进去才行……”

赵寒躺在地毯上,感觉身上的夏瑶挪了挪身子,但这只是错觉,其实是更之上的白霄将身体压了下来。作为一张肉垫,赵寒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阴茎紧贴著夏瑶光滑细腻的臀沟,努力忍着射精的冲动。

“夏瑶姐……我正用手撑着地呢,但是这个高度……”

“赵寒……”

“嗯?”

赵寒躺在地毯上,感觉到夏瑶朝她转过头来,并朝自己的耳朵吹来徐徐热气“赵寒……你帮我把屁股抬高一点儿好吗?”

“好的,宝贝儿。”赵寒依言抱住夏瑶的侧臀,将她的下体向上抬起些许,并用双肘撑着地面。在夏瑶抬高臀部的过程中,白霄的龟头仍塞在她的阴道里,于是惹得两人一阵低呼。

“好了,小白,可以了。”

夏瑶喘息道“这个姿势,应该可以让你……更轻松地插入进去吧?”

“小白,要是不够舒服,我就再把瑶瑶托高一点儿。”赵寒也跟着在最底层道。

“够了,够了!”白霄早就有些目眩神迷了,他的龟头正塞在夏瑶的阴道里,尽管只有一颗龟头,但那种极致温热且紧密的快感,已经让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了。

“行,那就保持这个高度吧……”夏瑶喃喃说道。

然后,她转过头来,看向赵寒,又朝他旁边的一个地方瞥去。

赵寒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是刚刚三人摆位的时候,放在赵寒脑袋旁边的平板电脑。通过其他摄影器材的辅助,此时这平板电脑上,正显示著两男一女紧密贴合的下体。只见白霄乌黑粗硬的阴茎,已成功将龟头塞进了夏瑶的阴道,只需再稍微用力,他就能够将整根阴茎都插入进去了。

“赵寒。”

“哎。”

“能像今晚这样失去处女……”

“而且还是……由你策划的……”

“我真的……好幸福……”

听着耳边传来的轻轻声音,赵寒也将嘴凑到夏瑶的耳边。

“好好享受吧,你的开苞性爱。”

“嗯。”

于是,夏瑶将头重新转向前方。

“白霄?”

“哎,夏瑶姐。”

“接下来,我数三二一,然后你一定要很缓慢、很缓慢、很缓慢地,将阴茎完全插进我的身体里,明白?”

“明白!”

“记住,一定是要很缓慢很缓慢,因为我和你赵哥,都要好好感受这一刻。”

“是,遵命!”

“好,那麽接下来……”

“三……”

“二……”

“一……”

赵寒躺在地毯上,感觉一股压迫力迎了过来。

与此同时,只见平板电脑的屏幕上,那根乌黑粗亮的阴茎,更加深入了夏瑶的阴道。

耳边传来了爱人的粗重喘息,赵寒倾听着,感受着身体迎来的压迫,继续凝视著屏幕。只见那根阴茎缓缓深入夏瑶的阴道,好像并没有受到阻碍,就那麽持续深入著。

但耳边的粗重喘息,骤然停止了。

这一刻,万籁俱寂。

包括白霄也停止了动作,低下头来,看向某个位置。

一缕殷红的血丝,从被撑开的蜜穴中缓缓淌出。

“赵寒……”

“哎。”

彷佛良久之后,夏瑶缓缓说道。

“从这一刻起,我不再是处女了。”

她的声音充满伤感,赵寒听在耳中,险些流泪了。

但这声音里,同样包含着幸福。

极致的幸福,比蜜糖更加甜美的幸福。

于是,赵寒更加用力地抱住夏瑶的侧臀。

他凑首到夏瑶的耳边,轻轻说道。

“那麽从今夜起,好好享受性爱吧。”

话音落下,他充分舒展着的手指,近乎陷入了夏瑶的美臀当中。

接下来。

第一次冲击,缓缓到来了。

白霄双手撑地,挺起腰肢,将硬挺的阴茎,从夏瑶的蜜穴里抽了出来,然后再缓缓地插了进去。

在这个过程中,赵寒躺在地毯上,感受到了自己作为肉垫的那份冲击力。

与此同时,只见屏幕当中,白霄如钢似铁的阴茎上,俨然沾著殷红的血迹。

“瑶瑶……”

“哎。”

“我们一起享受吧。”

话音落下,第二次冲击到了。

当白霄的阴茎再次插入夏瑶的蜜穴时,他增加了力量,于是啪的一声,阴囊拍在了他们结合的部位。这同样撞到了赵寒的阴囊,增加了他的性欲刺激,那根正贴合在夏瑶臀沟上的阴茎,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射精欲望。

“赵寒……”

“哎。”

“白霄他……是无套插入呢。”

话音落下,第三次冲击到了。

当白霄的阴茎第三次插入夏瑶的蜜穴,他已经熟悉许多,所以力量格外强大。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性交插入,赵寒躺在最底下,感受到了一股实实在在的冲击力。于是他的阴茎也受到了更强的压迫,一阵极致的舒爽涌上他的大脑。

“瑶瑶……”

“哎。”

“以后也都让白霄无套插入吧。”

话音落下,一轮轮冲击如潮水般涌来。

“夏瑶姐……啊……你的小穴真的是……我好舒服啊!”白霄双手撑着地面,挺动腰部,开始在夏瑶身上驰骋。钢铁般坚硬的阴茎,将夏瑶的蜜穴撑得熘圆,好似捣蒜般朝深处捅去。

“啊……白霄……你把我的那里……完全地塞满了……胀得我好舒服……啊……而且好烫啊……忍不住……想尿……”夏瑶发出痛并快乐的呻吟,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好似螳螂的长臂,将白霄的后腰牢牢盘住。

白霄不断发力,挺动腰肢,将阴茎插得更加深入,而夏瑶牢牢盘着他的后腰,也在不停促使白霄,叫他抽送得更加用力。

“夏瑶姐……你的小穴……把我的鸡巴……你咬得太紧了……啊……烫死我了……好像随时都要射了……”

“你才是呢……把我的那个地方……撑得那麽胀……而且好烫啊……烫得我都没劲儿了……忍不住想尿……啊……好舒服……好舒服啊!”

赵寒躺在地毯上,承受着身上这对男女的驰骋,自己的阴茎同样在夏瑶臀沟滑动着。只听耳边不停响起肉体拍打的脆响,赵寒双手牢牢抓着夏瑶的侧腰,感受着她腰肢的温热绵软。

忽然间,他的胸膛又收到了进一步的压迫。

“夏瑶姐……你的胸脯……好大……好软啊……”

“嗯哼……讨厌……一边干着人家……还揉人家的胸……”

“夏瑶姐喜欢吗……你舒服吗?”

“舒服啊……你随便做吧……有你赵哥在底下当肉垫……不用怕伤着我呢……”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夏瑶的臀部用力碾磨起来,用她滑腻温热的臀沟,使劲磨蹭赵寒的阴茎!

“啊……瑶瑶……爽死了!”

赵寒躺在最下方,身体承受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的体重,如今除了他们做爱的冲击之外,更受到了夏瑶臀部的磨蹭,射精快感顿时暴增!

“爽吧……爽就行……我们大家一起爽……啊……赵寒……我今晚真是……太无耻了……你愿意……原谅我吗……”

“我原谅你……啊……瑶瑶……你做什么我都……啊……爽啊……你们用力干……也让我爽……啊……白霄……用力干瑶瑶……使劲操她……我也要爽啊……”

“好的赵哥……我一定使劲……操……夏瑶姐……啊……夹死我了!”

白霄的声音都跑调了,夏瑶蜜穴带来的极致快感,由他的阴茎一路向大脑涌去,这滋味简直比毒品还要刺激。他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射精,好在无论多么刺激,他到底能够忍住,然后就是不断挺腰发动冲击!

夏瑶将自己整个身体都靠在赵寒的身上,双手已环住了白霄的脖子,双腿更牢牢地盘在他的腰上。十颗脚趾拚命蜷缩著,她同样挺动着腰肢,尽力配合白霄的抽送。尽管仍有殷红的血丝从交合部位淌出,这点疼痛却未对她造成多少妨碍,每一声娇吟都充斥着极致的快感。

赵寒躺在最底下,承受着男女两人的冲击,阴茎更被夏瑶用臀沟主动摩擦著。那滑腻温热的臀沟,恰似阴道般包裹着,让他也产生了一种正在性交的错觉!

但这个时候就射精,无疑太浪费了,任凭欲望多么强烈,赵寒咬紧牙关,按捺射精的冲动。快感如潮水般涌来,时刻将他送上高潮的边缘,但总能被赵寒勉强压抑在爆发的边缘。快感抵至高潮边缘,极致舒爽之余,却总也达不到彻底的爆发,这让赵寒整个脑子都快成浆煳了。

白霄也是如此,阴茎贯入夏瑶的蜜穴当中,被那紧致湿热的蜜穴紧紧裹夹,他太想射精了。但一想到射精之后,不知多久才能迎来第二次享受,他同样咬紧牙关,拚命按捺著射精的冲动!

“夏瑶姐……我强吗……”

“啊哈……你强……你很强……真的很棒……好舒服啊……让姐姐舒服死好吗……好吗小白……姐姐的破处性爱呢……干死姐姐……让姐姐爽死吧……”

夏瑶杏唇微张,吐出香甜的热气,脸颊上红晕密布,眼眸中春情四射。她完全没有压抑自己的快感升腾,任由一股股高潮如海浪般涌来,将自己送上极乐的巅峰。

“瑶瑶……你好骚啊……”

赵寒迷瞪瞪按捺著射精冲动。夏瑶是真的在碾磨自己的阴茎,不停用臀沟摩擦,好想要将阴茎直接“坐死”在他身上。

“骚是吗……啊哈……骚就对了……床下贵妇……床上荡妇……这样的女孩……才最是叫人爱的……是吧赵寒……我的心肝……”

“啊……是呢瑶瑶……做一个我们大家都最爱的心肝好吗……”

“好的呀……嗯哼……小白……我是……你小心肝吗……啊……”

因为这快感实在太强烈了,夏瑶才不在乎此时所说的话,等清醒后回忆起来,自己得羞愧到何种地步呢。白霄的阴茎真的是根宝贝,贯穿在她的阴道里,搅得她浑身酸软,不停产生撒尿的欲望。

她迎合着白霄的抽送,挺动着自己的腰肢,一点儿没把破处的疼痛当回事。因为真的不算很疼,就像她现在挺动腰肢,也一点都不觉得累。哪怕这多人运动正经持续一会儿了,她也只是因为快感而喘息,丝毫没有体能匮乏的迹象。

也许我……真的有……成为荡妇的……潜质……

迷迷瞪瞪间,类似的想法涌入夏瑶的脑海当中。

身体下面,自己名义上的前任男朋友,实质上的未来丈夫,正好似一个肉垫般躺在地毯上。身体上面,一个才认识不到两星期的俊俏男生,正在以自己现任男朋友的身份,跟自己疯狂做爱。刚刚破处的小穴,更丝毫不知廉耻,被性交的快感完全俘获……

“赵寒……”

“哎……”

“我要高潮了……真的高潮了……”

“啊……我也快到了呢……”

“是吗……太好了……白霄……你呢?”

“夏瑶姐……我随时都能射……”

把话说到这里,每个人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接下来无人说话,温暖的房间中,只充斥着两男一女性交的喘息声,以及肉体拍打的清脆声音。

其中赵寒躺在最底下,承受着身上一男一女的插入式性交,并借由女郎的臀沟获得快感。夏瑶则位于中间,被两名男子健美火热的身躯,牢牢夹在中间;维纳斯般凹凸有致的胴体,闪耀着肉欲的光泽,挺拔的玉峰,被男人的手掌攥著,修长的美腿,盘绕在男人的腰上。白霄位于最上方,以腰腹部健美的肌肉,带动着粗硬炙热的阴茎,不停抽送在夏瑶的蜜穴里。

“赵寒……”

“哎……”

“抓我的胸……”

“好的……”

于是第一次,赵寒攥住了夏瑶的玉峰,感受到一股充沛至极的满足感。这已经被白霄把玩过很久的玉峰,终于第一次,让赵寒也感受到了它的滋味——好像一块滑腻的布丁,而且刚刚出炉,温热十足。

“赵寒,攥紧……”

“好的……”

“白霄?”

“哎,夏瑶姐……”

“高潮吧……”

于是,几乎不再需要任何前戏,三个人同时放松了自己的神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火山爆发,彷佛陨石坠落,赵寒的阴茎喷涌出一股大量的精液。但这喷薄而出的精液,并没有任何可以奔驰的空间,刚刚射出,便尽数沾染在夏瑶的臀沟上。同时也染在了赵寒自己的小腹地带。

“嗷嗷嗷嗷……夏瑶姐……夏瑶姐!”

白霄用尽全力,绷直身体,粗硬的阴茎连根没入夏瑶的蜜穴当中。他的臀部拚命收缩著,他的大腿僵硬挺直著,他全身的力量都被下体的突出物吸收了过去,然后迸发开来。

于是,两个失神的男人,连夏瑶发出了怎样的喊声都听不到。

壁炉篝火冉冉,映照着两男一女赤裸的身躯。

女郎的性感身躯,恰有一种古典的希腊美,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更有着修长无瑕的美腿。她被两名强壮的男人夹在中间,挺翘的臀部,坐着其中一人硬挺的阴茎,自己的阴道,则被另一名男性深深塞满。

女郎向上弓起身躯,挺拔尖耸的玉峰,被身下的男人用力攥住。

她分开修长的美腿,盘绕着另一名男人的腰肢,十颗精致的脚趾蜷缩著。因为此时此刻,男人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钨铁棒般的阴茎,正在她紧窄的阴道中颤抖不已。

每一次颤抖,都有黏稠的精液喷涌而出,洒满了女郎的花蕊,沾染着她娇嫩的膣道。每一次颤抖,都引得女郎的膣道疯狂收缩,使花蕊洒出甜美的液体。这无色透明的黏液,跟男人喷洒的浓稠白浆溷合,沾染著膣道的每一寸空间,烙印下自己的痕迹。

直到彷佛许久之后,男人粗重喘息著,将喷射之后,依然硬挺著的阴茎,从女郎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啵!”

轻轻一声,一个白色的水泡破裂了。

蜜穴迅速合拢起来,将阴茎喷洒的白浆,一滴不落,全部收集在女郎的小腹之中。

……

“瑶瑶,喝杯水吧。”

赵寒端来一杯热水,小心地吹了吹,再递给夏瑶。

“嗯,谢谢,亲爱的。”夏瑶接过水杯,甜甜笑道。

洗澡之后,夏瑶换上了一件宽松的白色浴袍,披着擦干的秀发,重新坐回到了客厅沙发前。衣摆之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赤著粉嫩的玉足,踏在毛毯之上。

赵寒和白霄也洗过澡了,穿着同款浴袍,守候在夏瑶两侧。

凌晨时分了,洗澡时,最后的一丝醉意也被冲散掉了。只是催情的成分仍有些许残留,加之热水澡的效果,让两名男士的阴茎仍充分勃起著。但是现在,两男一女都没有继续做爱的意思,喝着热水,懒散地坐在沙发上,颇有些悠闲度日的氛围。

“瑶瑶,恭喜啊,你现在也算是经历过男人了。”赵寒嘿嘿笑着,目光温柔地打量著夏瑶。

“少来,经历过男人……听着好……色情啊……”夏瑶白了他一眼,嘴角含笑,忙用水杯掩饰表情。但恰是这一瞥之际,眉宇间风情万种,顿时叫两个男人都看呆了。

“夏瑶姐,真的,你现在感觉好不一样。”白霄喃喃说道。

赵寒点头表示赞同。

恰也是沐浴的效果,夏瑶脸蛋红扑扑的,可爱极了,眼波流转之际,也确有一抹妩媚风情,叫人前所未见。何况她刚洗过澡,披散著的擦干长发,着实迷人。浑身也香喷喷的,浴袍领口露出些许白嫩的肌肤,和衣摆下露出的两截小腿一样,白里透红,显得无比嫩滑。

“是吗,真的就那麽不一样吗?”夏瑶嘀咕著,竟是从茶几前取来手机,打开前摄模式,自我打量了起来。

“就算二十五岁了,如果没有真正经历过男人,就是少女。”赵寒神叨叨地说道,“但现在不同了,瑶瑶你不但跟男人做过了爱,而且还被白霄内射过了,不管从哪个方面讲,你都已经是一位成熟的女人了呢!”

“哎呀!”夏瑶娇嗔著,抬手就是一巴掌。

“哈哈,赵哥被打了。”白霄在旁笑道。

“还说呢,什么做过了爱,内射……我现在已经酒醒了啊,还跟我说这种违禁词汇?真是的真是的,哎呀……简直了……”夏瑶这是回想起之前种种了,她甚至都不敢看向白霄,娇羞拍著赵寒的大腿。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嘛。”赵寒笑闹着抓住夏瑶的手。

白霄看了看时间道“赵哥,夏瑶姐,挺晚的了,明天还要准备回去呢,咱们是不是该睡了?”

时间当然已经很晚了,但今天才是清明节的第二天,明日就算傍中午起床,也不影响晚上到家。白霄这么说,其实意思很明显了,他很乖巧地看着赵寒和夏瑶,等待着他们的进一步决定。

夏瑶微微一笑,左手牵着赵寒,右手牵上了白霄。两个男人跟她并肩而坐,被牵起的手,也都被放到了夏瑶的大腿上。夏瑶挽著两人的胳膊,手掌盖着他们的手背,然后同两个男人一起十指相扣。

“白霄,今后一个月里,甚至在更长的时间里,我都会是你的女朋友。我们本来就在同居,所以我当然会跟你同床共枕,做情侣间会做的事情。甚至在没有面对熟人的时候,我对外公开的身份,也会是你的女朋友,而不是赵寒的。”

在说着这些的时候,夏瑶一直在看着白霄,看到他露出惊喜的表情。

“不过呢……”

于是夏瑶忽然转折,看到白霄表情变得凝重,她温柔一笑,以示安抚。

但紧接着,只听她说道。

“如果说,我是你的女朋友,那麽与此同时,我就是赵寒的妻子了。”

话及此处,就没必要再继续讲下去了。

白霄感受着自己手背上夏瑶手掌的触感,隔着一层浴袍,感受着她的大腿。然后他抬头看向夏瑶,看着她温柔微笑的俏脸,也跟着露出一个坦然的笑容。

“夏瑶姐,还有赵哥,你们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别忘了,我在学校里面,可还有一个正在追求的学姐呢。总不可能说,为了现在这段美好的经历,就让我放弃未来的幸福生活吧?哈哈哈哈哈!”

“嗯,这些事情,就由你自己决定了。”赵寒说道,“反正咱们的同租生活还会持续很久很久。我跟你夏姐半个月前才搬过来的,你还在上学,房子会住很久,何况毕业了也得继续留在本地工作。所以……对了……”

赵寒想了想,咧嘴一笑“你不也是学摄影的嘛,要不要来我的影楼实习?”

“实习?真的假的,赵哥?”白霄一听,顿时惊喜极了。

“我跟你夏瑶姐的公司,预计还有很多专案要合作,更别提还有其他活,能有个帮手当然再好不过。简单来说就是,你在我这儿打工,我给你开工资,还让你跟我女朋友处对象……你看咋样?”

赵寒这话说得,让本来一件很正常的事,顿时变得很不正常了。

“你呀……”

夏瑶苦笑着,拂过赵寒的面庞“瞧把这孩子吓得,都说不出话了。”

白霄确实哑然了,但目光中充斥着惊喜,更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下来。

……

壁炉前冉冉的火光,终于熄灭了。

昏暗的客厅当中,唯独窗外的月光,能带来些许明亮。

沐浴后的三人,浑身清爽,披着洁白的浴袍,准备入睡。

夏瑶雪白的赤足,轻轻地踏在毛毯上。她来到赵寒面前,双手搭上他的肩膀,无需踮起脚尖,她微微抬头,便吻上了赵寒的嘴唇“亲爱的,今晚做个好梦。”

“我保证……尽量做到。”赵寒微微笑道。

夏瑶回以一个暧昧的微笑,然后转过身来,将一只纤纤玉手放到了白霄的掌心中。

“男朋友,将我抱进卧室,好吗?”

白霄穿着睡袍,犹如一名忠诚的日本武士,擎著夏瑶的手,来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子,一条胳膊搭在大腿末端,一条胳膊撑著后背,将夏瑶公主抱了起来。

夏瑶将双手环上了白霄的胳膊,脸色娇羞,偎依着他的胸膛,然后向赵寒看了过来。

“呐,亲爱的。”

“哎,瑶瑶。”

“我男朋友……刚才……让我成了……真正的女人呢。”

夏瑶羞答答地说着,躺在白霄的双臂当中,朝赵寒抬起一条小腿。

赵寒会意,微微一笑,抬手托住夏瑶的玉足,在她的脚背上轻轻一吻。

于是,夏瑶咯咯一笑,又转而看向正公主抱着她的白霄。

“呐,男朋友。”

“哎,夏瑶姐。”

“我的前男友,刚刚轻薄我了呢。”

白霄感到一阵热血涌上大脑,他深吸一口道“我看到了。”

“嗯,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夏瑶笑盈盈道。

“我打算……狠狠地惩罚你。”

“现在?”

“对,现在。”

得到白霄肯定的答复,夏瑶再次向赵寒看了过来。

“呐,亲爱的。”

“嗯哼?”

“明天……中午再来叫我们起床,好吗?”

“好的……”

于是最后一次,夏瑶再次高抬自己的小腿,将玉足送到赵寒面前,叫他轻轻地吻了一下。在这之后,白霄便公主抱着她,推门走进了卧室。

……

昏暗的木屋里,篝火早已熄灭,唯独一抹月光自窗外洒落,照亮些许。

赵寒给自己烧了一壶水,现在水开了,他拿着刚从行李箱中取出的耳机,将冒着热气的开水倒进杯子里,然后将耳机戴了上去。

端起水杯,临返回卧室之前,他在隔壁门口停留了一瞬。

微微一笑,赵寒打开了音乐。

这个世界总算安静了。

【第一幕·完】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