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圖相簿 (11) 原創:Mr.鬼畜

簡體

. book18.org

【柏拉圖相簿】 book18.org

原創:Mr.鬼畜2020/4/25首發:春滿四合院 book18.org

(11)遠景 book18.org

「妹妹,要不要陪哥喝一杯?」 book18.org

藍調酒吧的吧檯前,兩名染著黃髮的青年將一名女孩左右圍住「不用擔心,哥哥們不是壞人,就想跟你交個朋友。」 book18.org

「不好意思,請離遠點兒好嗎?」女孩皺著眉頭,將凳子挪遠了些。 book18.org

此時酒吧裏人不算多,除了不遠處的一名青年外,似乎沒人能幫到她了。女孩心知肚明,向那位青年瞥了一眼後,對兩個黃髮青年道「而且我男朋友也在這裏,希望你們不要瞎惹麻煩。」 book18.org

「哎喲喂,妹妹,好大的脾氣啊。」一名黃髮青年啞然笑了起來,「你男朋友在哪兒啊?我怎麼沒看到啊?而且他也真是放心啊,就這麼允許你一個人跑酒吧來玩?」 book18.org

陳念見狀,不禁咋舌。 book18.org

她的確看著幼齡了些,很像高中生,但自己真的已經24歲了。而且明明自己今晚穿著西裝制服,還把短髮仔細打理了一番,可以說並無太多的女性魅力,怎麼還能被流氓給盯住? book18.org

況且這兩個染著黃毛的小鬼,看起來頂多也就20歲! book18.org

「所以呢,你們想幹什麼?」既然擺脫不掉,她便澹澹說道,「這裏好歹也是酒吧一條街,外面很多人的,你們要是真打算圖謀不軌,我只要大喊大叫一番,就肯定會有人過來收拾流氓。你們也不希望鬧得那麼不愉快吧?」 book18.org

「哎呀,小妹妹,你這警惕性是真挺強啊。」另一名黃髮青年同樣嘖了嘖舌,搖頭道,「都說了嘛,我們只是想跟你喝一杯而已,咱來酒吧不就是為了玩嘛,客氣啥。」 book18.org

「不好意思,也許你們是為了玩,我只是下班後想放鬆一下而已。」看來是真的沒法待了,陳念抄起手機,熘下高腳凳,這就準備離去。 book18.org

「嘿,妹子,別急著走呀!」黃髮青年來拽她的胳膊。 book18.org

「放開我!」 book18.org

「喂,怎麼回事。」 book18.org

就在陳念正打算尖叫喊人時,那名坐在角落中的青年走了過來。 book18.org

「你什麼人?告訴你,少管閒事!」黃髮青年警惕地說道。 book18.org

比起自己的細胳膊細腿,眼前這個青年的身材,就要壯實很多了。黃發青年朝同伴使了個眼色,兩人嘴裏放著狠話,卻是已經生了退意。 book18.org

「我姓趙,趙子龍的趙。」 book18.org

青年澹澹說道「我收拾你們倆,也能跟趙子龍一樣,殺你個七進七出。怎麼樣,說吧,想試試嗎?」 book18.org

很寬敞的酒吧裏,卻是沒有太多人影,於是這小小角落裏的情況,也就更加惹人眼球。局勢是很明朗的,兩個一看便知是不良青年的男孩,守著一個小白兔般的少女,而一名強壯的青年正在英雄救美。 book18.org

於是很快地,兩個流氓就被趕走了,青年不戰而屈人之兵。 book18.org

在這之後,青年打算離去,卻被少女攔住了。作為感謝,少女給他點了一杯洋酒。青年本來打算拒絕,但在少女再三要求之後,便接受了她的感謝,並也成功坐到了少女身旁。 book18.org

不知道兩人究竟聊了些什麼,少女很開心,跟青年聊得越發投入。酒過三巡之後,兩人守著吧檯,便交換了聯繫方式。這還沒完,等酒喝得差不多之後,兩人竟然一同起身,走出了酒吧。 book18.org

「很老套的招數,但也真管用啊……」 book18.org

酒吧角落,一名衣冠楚楚的商務人士,將這一切用手機記錄了下來。 book18.org

「這樣一來,就算你小子沒有出軌,我也能給編出一場戲來。」 book18.org

商見耀看著手機當中,趙寒跟少女相談甚歡的照片,露出得意的笑容。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裏就是我家。」 book18.org

陳念將趙寒領進玄關。 book18.org

這是一間單身公寓,進屋繞過玄關,就能看到一張寬敞的大床。除了衛生間之外,再就沒有更多的門了,睡覺的地方和廚房、餐桌共用同一個空間。房間裏乾淨整潔,沒有多餘的擺件。 book18.org

「挺不錯的。」趙寒點點頭道。 book18.org

陳念住的公寓離市中心不遠,方便上班。這裏的物業水準很好,除了合格的門禁系統和保安等之外,寂靜無聲的電梯,24小時衛生管理體系,都能保證每一個住在這裏的北漂安心生活,努力工作。 book18.org

「也還行吧,每月3500的租金,好在我也是在投資公司上班,一個月過萬的收入,給自己找一個這樣的居住環境,也有利於白天更好地工作吧。」陳念顯得很興奮,她來到寫字桌前,明明已經很乾淨整潔了,仍急忙將最後的一點兒凌亂收納整齊。 book18.org

趙寒平靜看著她在屋裏忙來忙去,倒是沒有幫忙的意思,畢竟剛剛在酒吧裏,他已經為陳念化解了一個巨大的危機。兩人又才剛認識,雖然看起來不太紳士,但這時候他就應該袖手旁觀。 book18.org

「對了,趙哥,跟你說過的,我這裏還存著更多的照片!」 book18.org

忙完了之後,陳念連忙打開電腦,翻開檔夾。她努力保持平靜,但興奮的聲調很難壓抑住「真是想不到啊,只是在酒吧休息一會兒,居然就能碰到您這樣一位了不起的攝影師!」 book18.org

一幅頒獎典禮照片在螢幕上顯示出來。 book18.org

「最新一屆舊金山國際攝影大賽,金獎頒獎典禮,趙哥你居然是冠軍!」 book18.org

照片中,一名青年男子站在頒獎台上,正在接受由美國藝術攝影協會會長親自頒發的獎狀。這是一個寬敞的禮堂,底下坐滿了人,攝影師就是在人群中拍照的,並在相片底部留下了拍攝日期——4月24日。 book18.org

「是啊,我也沒想到,你一個從事風投行業的金融女孩,居然能瞭解攝影界的最新動向。」趙寒朝陳念豎起大拇指道,「而且算起來,這也就是兩個星期前的事兒,你們風投行業都這麼緊跟時事嗎?還是說就是你一直在關注這個方面?」 book18.org

「這個嘛……」陳念躊躇了片刻,「總而言之吧,趙哥,咱們之前聊的投資計畫,您看怎麼樣?」 book18.org

在酒吧裏得知了趙寒的獲獎身份後,作為一名投資經理,陳念立刻想到了很多。如果自己能趁趙寒剛剛成名之際,向他提供一筆資金,成立一個實力強大的工作室之類的,讓他就此成為享譽國際的攝影大師,那麼陳念自己也會得到極為豐厚的報酬。 book18.org

比如說,投資方案通過後,公司提供100萬美元,幫助趙寒成立個人工作室,並占股30%。那麼按照公司規定,陳念作為專案投資經理,將來趙寒每掙100萬美元,她就能從中收到1萬美元的提成! book18.org

「可以考慮。」 book18.org

趙寒微笑著給出答復「但至於說,這個個人工作室的規模,以及它的發展計畫,你看是需要由我個人制訂呢,還是你們公司這裏負責?」 book18.org

「這個原則上講,肯定還是要趙哥制訂的。」陳念笑道,「我這裏可以幫您完善標書,但這些最根本的地方,肯定還是得看您的。比方說,當年博薩克夫婦最終獲得紅杉資本300萬美元入股,就是他們自己拿著自己做的標書走街串巷,找了50多家風投公司後才定下來的。不過請您相信我,只要您有這份雄心,我絕對能幫您把專案給拿下來!」 book18.org

「行,那我回去之後,就好好想想發展問題。哎呀,真要是能像你說的那樣,給投資個100萬美元的話,讓我想想,這得能招來多少業務?」趙寒很滿意地說著,但他稍微側了側身子,看起來好像打算走人。 book18.org

「趙哥,您既然來了,就多坐一會兒。」陳念眼睛一瞥,猜測到僱主打算告辭的念頭,趕緊說道,「我給您泡壺茶,您有什麼想吃的嗎,我這裏買了點兒零食……」 book18.org

趙寒於是坐了下來,守著茶几,看著陳念在屋裏忙來忙去。 book18.org

雖然24歲了,但陳念並不是一個高挑的女孩,學生氣也很足,長相更格外幼齡,真的很容易被當作高中生。趙寒知道,這樣的女孩從事風投行業,最初階段裏,若想取得客戶信任,肯定需要格外下工夫。 book18.org

「趙哥,你現在是單身嗎?」 book18.org

「嗯……原則上講,有一個女朋友。」 book18.org

「是嘛,好巧,我也有一個男朋友。」 book18.org

陳念找來了零食,其實也就是一袋沙琪瑪,但她愣是用碟子裝著,送到茶几桌前「趙哥您吃,水壺已經燒上了,您要是口渴,我冰箱裏還有可樂。」 book18.org

時間不早了,天更早就黑了,趙寒既然過來做客,匆匆離去,確實好像有種不值當的感覺。他拿起一塊沙琪瑪吃了起來。看他吃得有些艱澀,陳念主動去冰箱把可樂拿了過來。 book18.org

「謝謝啊。」趙寒接過可樂。 book18.org

之後趙寒再沒有說話,就是在吃沙琪瑪,陳念有些坐立不安,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氣氛似乎有些尷尬。 book18.org

「怎麼了?」趙寒將她的表現看在眼裏,問道。 book18.org

「嗯,呃……啊……」 book18.org

陳念有些慌,結結巴巴,腦筋瘋狂轉動「對了,趙哥,您剛才說,原則上講,您有一個女朋友,這是怎麼回事呀?」 book18.org

說完這話,陳念差點想給自己一個嘴巴,但話既已出口,她只好儘量擺出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好讓這問題儘量不顯得那麼唐突。 book18.org

「嗯,有點不太好說呢。」趙寒回以曖昧的微笑,「大概就是,我們目前的關係存在一些問題吧。清明節前,我跟她同居了,不過最近這段時間以來,怎麼說好呢……」 book18.org

看來是感情出現問題了,陳念想到,否則的話,對方又豈會答應來自己家呢?想及此處,陳念心裏也很不是滋味,她歎了口氣,遞給趙寒一個沙琪瑪「不好說就不說吧。我這邊也是一樣,雖然有個男朋友,但跟他處得並不是很好。」 book18.org

「這話怎麼說?」趙寒饒有興致地問道。 book18.org

「我男朋友比我年輕了4歲呢!」陳念一說這話,情緒頓時上來了,「雖然說吧,這年頭姐弟戀,好像對咱女同志來說挺顯擺的,但我也沒到25,他也不是高中生……說白了就是,你就是姐弟戀,也得有個恰好的年齡段吧?但我倆現在根本不在這地方。」 book18.org

她將第二個沙琪瑪送到趙寒手裏,接著說道「我也是剛剛進入社會,正需要有一個成熟大哥扶持的時候啊。這種時候,你要說我是在跟一個高中生戀愛,那也成,但他也是大學生了啊,沒比我差多少。我已經踏入社會,他卻還在校園裏待著,這時候就成了負擔。我倆本來就沒交往太長時間,現在共同語言也變少了……哎!」 book18.org

想到男朋友那副傻乎乎的樣子,陳念便氣不打一處來。 book18.org

「行吧,現在這個年代,感情問題,可是各種有問題呢。」趙寒若有所思地說道。 book18.org

「趙哥你……」陳念歪了歪頭,好奇地看著趙寒。 book18.org

不得不說,這位剛認識幾個小時的青年,真的很優秀。相貌英俊,身材大約也很棒,還是個剛獲得國際大獎賽的攝影師,更在本地經營著一棟影樓。陳念相信,對方平日裏肯定經常跟模特打交道,也算是見多識廣了。 book18.org

「怎麼,又有想問的?」趙寒道。 book18.org

陳念回神,咯咯一笑,把手機掏了出來「那當然了,你可是我的客戶啊。趙先生,接下來的採訪,還請你一定不要拒絕啊!」 book18.org

今晚要是想回家,看來是不太容易了。 book18.org

趙寒瞧著眼前女孩興奮的面龐,微笑著點頭答應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夏瑤,你有時間嗎?」 book18.org

「商經理,找我有事?」 book18.org

忙忙碌碌的辦公室裏,雖然已經要下班前夕了,卻絲毫沒有工作將盡的氣氛。一座座格子間裏,人頭攢動。一名三十多歲的西裝男子,正站在其中一個工位面前,左手搭在桌面的imac上。 book18.org

夏瑤坐在工位裏,穿著一條澹粉色的真絲襯衫,黑色的包臀裙,顯得身材婀娜多姿。還有那一雙黑絲高跟,不知多少男人路過時,都會投以驚豔的目光。 book18.org

「是這樣。現在這不是快下班了嘛,我在想,要不要請你吃頓飯,然後說一件事情。」商見耀注意周圍有人,於是低下頭來,輕聲說道。 book18.org

夏瑤禮貌地皺了皺眉頭「有什麼事情是必須吃飯時說的嗎?」 book18.org

「還真是。嗯……我不太方便在這裏跟你講,賞臉吃頓飯?」商見耀朝她笑吟吟地說道。 book18.org

「不太方便跟我講是吧……不好意思呢,商經理,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我恐怕也不太方便吃這頓飯。」夏瑤露出比較困擾的笑容,琢磨著措辭道,「畢竟我家男人也該下班了,到時候一起回家做飯,我要是單獨在外面吃的話,好像得有點兒正當理由吧?」 book18.org

「趙寒是吧,你就跟他說正常加班就可以了。」商見耀知道,自己大約要用出撒手鐧了,「其實,我打算跟你說的這件事情,就是跟趙寒有關的。」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夏瑤意外地挑了挑眉「跟趙寒有關的事,而且必須吃飯時說?」 book18.org

商見耀笑吟吟道,「今晚六點半,樓下的西餐廳,咱們辦不見不散?」 book18.org

夏瑤再次皺了皺眉毛,然後眉宇舒展,悠悠地歎了口氣。 book18.org

「……好吧。」 book18.org

…… book18.org

傍晚時分,寫字樓一層的咖啡廳裏,趙寒盯著桌上的電腦,搓著額頭。 book18.org

「你看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然後咱接下來的流程就是,你拿著這份標書去見公司領導,提案通過。然後我就可以獲得投資資金,再按照標書規劃的那樣,組建一個具有規模的個人工作室,發展經營生意,然後個人和風投公司互惠互利。是吧?」 book18.org

「是的呢,趙哥,恭喜您可算把標書搞定了!」 book18.org

陳念化了澹妝,儘量使自己顯得更加成熟一些,只是這套西裝上衣和長褲,檔次到底還是低了一些,能叫明眼人輕鬆看出她的身份。但面對趙寒,即使陳念只是投行最底層的專案經理,倒也不用擔心身份不符。 book18.org

「是啊,咱倆昨晚忙了一晚上,今天又一直在弄這東西,要是還沒法搞定,這得是個什麼效率。」趙寒確實有點兒黑眼圈了,長著哈欠,光當前這段時間裏,就喝了好幾杯咖啡。 book18.org

陳念臉色有些泛紅,輕咳一聲道「其實,製作一份標書,耗時好幾天都算正常的。如果您想再讓標書詳細一些,我們可以再研究研究,就是不知道趙哥您怎麼想了。」 book18.org

「我看這就可以了,畢竟我平日裏也都是到處攬活,製作個人簡歷,該說的都已經說到了。」趙寒再次檢查了一下pdf文檔,沒覺得還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book18.org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趙寒真沒想著一定要接受投資。畢竟他的現在的收入,雖然算不上腰纏萬貫,但也足夠生活了,哪怕將買房考慮進去,也是預期可以實現的。但生活就是充滿變數,此時既然同意了投資,那麼一旦成功,趙寒就要正經成立一個藝人工作室,並很有計畫地經營下去了。 book18.org

如此一來,自己就真的要忙翻天了。 book18.org

就在這時,手機震動了一下。 book18.org

趙寒瞥了一眼,沒有理會。反倒是陳念看見來電顯示,挑了挑眉毛道「夏瑤……趙哥,這位就是你女朋友?」 book18.org

「嗯哼?我這上面也沒有其他注釋,只是一個名字而已,你怎麼就認為是我對象了?」 book18.org

「嘿嘿,直覺,您信嗎?」陳念笑嘻嘻道,然後哎呀了一聲,開心說道,「好吧好吧,其實也就是看到您沒有接電話而已。如果是客戶或者其他人的話,您肯定不能不管吧?」 book18.org

「這個理由……好像有點兒不對吧。」趙寒失笑道,「不應該是正因為是女朋友的電話,所以需要趕緊接嗎?」 book18.org

說到這裏,陳念臉色突然一變,本要脫口而出的話,也被堵在了嘴邊。 book18.org

「又怎麼了?」趙寒問道,「有什麼想問的,直接說唄?」 book18.org

「嗯……趙哥……」 book18.org

陳念咽了口吐沫,盯著桌前的電腦,低下了頭「你昨天晚上沒能回家,會不會……就是說……所以你看……她這也掛來了電話……」 book18.org

儘管應當是沒有必要的事,陳念的心臟卻撲騰撲騰地跳了起來。 book18.org

「嗯,是呢,昨晚沒能回家。」趙寒看向窗外,曖昧地笑了笑。 book18.org

在這之後,他又重新看向了陳念,並在陳念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 book18.org

「沒事的,妹妹,不用理你嫂子。」 book18.org

…… book18.org

夜間時分,從落地窗向外望去,繁華的中心城區,燈火璀璨。 book18.org

「咱們現在這家店,是日本進口禁令取消後,首批能夠烹飪和牛牛排的餐廳。嘗一嘗,覺得好吃的話,以後經常請你。」商見耀端坐在餐桌一端,繫著餐巾,左叉右刀,溫文爾雅地切割著盤中的牛排。 book18.org

「你就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book18.org

夏瑤坐在餐桌的另一端,挺拔的背嵴,倚靠著同樣挺拔的椅背。 book18.org

「先吃,吃過了再說。」商見耀說道,但見夏瑤有些不耐煩了,只好苦笑一聲,將手機取了出來。 book18.org

「好吧,這是我昨天晚上拍攝到的。當時也是巧了,我在這間酒吧小憩,然後就看到你的男朋友趙寒……嗯……發生了這麼一段事情。」商見耀直接將手機遞給了夏瑤。 book18.org

視頻中,一段經典的英雄救美上演了,甚至連打架都沒有,男人直接勸退了流氓。在這之後,男人便坐到了女孩身旁,跟她長談了起來,而且相談甚歡。過不多時,兩人一同起身,目的性非常明確地走出了酒吧。 book18.org

「所以?」 book18.org

夏瑤低頭俯瞰著手機畫面,臉上看不出表情「你想表達的是?」 book18.org

「因為我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所以在這之後,我就跟出去了。」商見耀觀察著夏瑤的臉色,斟酌著措辭道,「那個女孩坐上了趙寒的汽車,然後兩人就不知道去哪裡了。當時已經很晚了,大約晚上八九點的樣子,嗯……」 book18.org

把話說到這裏就足夠了,過猶不及的道理,商見耀自然懂得。 book18.org

一時間,夏瑤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面無表情地用手指翻轉著手機。 book18.org

她也沒再把視頻看一遍,似乎一次就足夠了。 book18.org

「昨天晚上……」 book18.org

半晌之後,夏瑤緩緩說道「趙寒沒有回家睡覺。」 book18.org

商見耀眉宇間閃過一抹喜色,但他迅速壓制住了「是嗎?」 book18.org

「嗯,他跟我說,有工作要忙。」夏瑤臉上依然沒什麼表情,青蔥般的細指,繼續把玩著商見耀的手機。 book18.org

「很常見的理由。」商見耀跟進道。 book18.org

「所以?」 book18.org

忽然間,夏瑤挑高了音調「商經理,你想表達的意思是?」 book18.org

「我想說……夏瑤,或許你值得一個更加優秀的男人。」 book18.org

商見耀從容不迫地說道「趙寒確實小有成就,上個月月末,4月24日是吧,還取得了一個國際攝影大賽的金獎,這件事媒體上到處都有傳。但事業上的成功,不等於感情上的成功,相信以你夏瑤家裏的經濟實力,也不差那麼千八百萬的,應該是更加看重情侶間的信任和實打實的感情,對吧?」 book18.org

「所以你是希望我跟趙寒分手,是吧?」夏瑤笑了。 book18.org

「是的。」商見耀點頭道。 book18.org

「那麼然後呢?」夏瑤微微昂首,以俯瞰的姿態瞧著商見耀,「我的分手,又能給你帶來什麼好處呢,商經理?」 book18.org

商見耀深吸了一口氣。他突然發現,即使是自己,此時此刻,此情此景,面對夏瑤的目光和提問,他竟然也緊張了起來。 book18.org

「如果說,我提議做你的男朋友,夏瑤小姐,不知你有何意見?」 book18.org

夏瑤眯起眼睛,緩緩打量著商見耀。 book18.org

然後,她點了點頭。 book18.org

「那就交往吧,商經理。」 book18.org

…… book18.org

等跟陳念忙完最後一點事,離開咖啡廳的時候,時間已經很晚了,但趙寒已經填飽了肚子,於是直接朝家趕去。 book18.org

夜間行車,收音機裏,正在回顧五一勞動節返程高峰的擁堵。幸虧這次小長假,趙寒沒再出遠門,因為按照官方統計,本次勞動節是近五年以來,出遊人數最多的一次。 book18.org

俗話說,過節的時候,就該待在家裏,在新聞裏看出遊的人是如何遭罪的,然後幸災樂禍。這次趙寒就是這麼乾的,以前還有理由趁小長假出門旅遊,但是今年,他有一百個理由要待在家裏。 book18.org

當趙寒回到社區門口時,只見夜幕之下,一棟棟公寓燈火通明。 book18.org

「入住率還是很不錯的啊。」 book18.org

因為是租住的公寓,對於社區業主情況,趙寒瞭解有限。但自從他和夏瑤搬入以來,也過去一個多月了,平時在樓底下熘達,能發現這裏業主和租戶的比例,大概能維持在一比一的水準。 book18.org

走進公寓,坐上電梯。 book18.org

趙寒掏出手機,除了兩個來電未接之外,微信上還有女朋友的好幾條留言,都是不久前發來的。趙寒本來打算回復,但一直沒騰出空來,現在時間更已經不早了,他就不再搭理。 book18.org

無聲無息地,電梯門打開了。 book18.org

趙寒順著走廊左側走去,其間每隔很長一段距離,才會有一扇房門,其間隔較一般的公寓和酒店都要遠很多。2405號房間位於走廊盡頭,因為戶型關係,屋門更是緊挨著外窗,而且連對門鄰居都沒有。可以說,除非確有需要,隔壁鄰居幾個月都不會靠近這片與世隔絕的小天地。 book18.org

指紋開鎖,趙寒推門進屋。 book18.org

客廳裏沒有開燈,趙寒在玄關脫鞋,順便看了眼手機,發現已經半夜十一點鐘了。 book18.org

「昨晚沒回家,今晚又回來得這麼晚,做男人真不容易呀。」 book18.org

兩間臥室都關著門,除了門框上的鐘錶滴答作響,周圍一片安靜。趙寒受到氛圍影響,也不禁輕手輕腳起來,生怕鬧出響亮的動靜。他在客廳裏脫下外衣後,沒有急著進屋,直接把衣服往沙發一扔,便走到廚房,給自己接了杯水。 book18.org

端著水杯,趙寒走回到客廳當中。 book18.org

筆記本電腦還放在包裏,被擱置在沙發上,那裏面裝著他剛剛辛苦製作的投標書。雖說臨分別前,他已經把最終版本發給陳念了,但還是再仔細看一遍比較好。 book18.org

「畢竟按那丫頭的話來說,真要是專案通過,我肯定得去一趟他們公司總部,給那些投行的合伙人做個演示呢。」 book18.org

趙寒將電腦包拎了起來,這就準備回屋。 book18.org

就在這時,白霄的臥室門打開了。 book18.org

「親愛的,你回來啦。」 book18.org

夏瑤穿著一條香檳色的冰絲綢弔帶睡裙,從臥室裏緩緩走出。 book18.org

「看到你留言了,不過也是剛看到,時間挺晚的了,就沒有回復。」趙寒向她走來,「沒生我氣吧,親愛的?」 book18.org

「瞎說什麼呢,讓開,我接杯水喝。」 book18.org

夏瑤笑盈盈道,抬手拂過趙寒的肩膀,轉身朝廚房走了過去。 book18.org

借著客廳裏昏暗的光線,趙寒欣賞著她妖嬈玲瓏的身材。這一條香檳色的冰絲綢弔帶睡裙,勾勒著夏瑤的身體曲線,並大幅度袒露著她的美腿酥胸,真是性感極了。 book18.org

「有一個好消息,我必須要告訴你。」趙寒笑嘻嘻地跟到了廚房,「標書已經定了,只要方案通過,你男人我馬上就能擁有好大一筆投資了!」 book18.org

「那也得真的通過才行,現在還早著呢,著什麼急。」廚房裏,夏瑤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笑盈盈道,「我也有兩個好消息要跟你講,你想先聽哪一個?」 book18.org

「兩個好消息?」 book18.org

趙寒皺起眉頭「第一個好消息……我倒是能猜到……所以是成功了?但第二個好消息……是怎麼個意思?」 book18.org

夏瑤沒急著回答,喝完了水,她笑盈盈地抱住趙寒的腰,將身子送入趙寒的懷中。 book18.org

「你先吻我,吻我,我再告訴你。」 book18.org

「哈哈,真拿你沒辦法。」 book18.org

於是趙寒背靠著廚房灶台,將夏瑤摟進懷,並低頭跟她深吻了起來。其實兩人身高相差不遠,為了能讓趙寒俯身深吻,夏瑤微微屈膝,好似一名服侍君主的寵妃。 book18.org

於是趙寒也就吻得更加痛快,忍不住在夏瑤身上撫摸起來。這薄薄的絲綢睡裙,哪兒經得住男人大手的反復蹂躪,裙擺很快掀了起來。而夏瑤也順勢用大腿纏上趙寒,兩人身子貼得更加緊密,也就吻得更加痛快。 book18.org

好一會兒,兩人才鬆開了。 book18.org

「呼!瑤瑤,你這吻得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book18.org

「呼……你也是啊,受什麼刺激了,吻得這麼激情澎湃?」 book18.org

夏瑤臉蛋紅嫩嫩的,狡黠地看著趙寒道「老實說,你是不是背著我在外面偷吃了,所以感覺對不起我,才吻得這麼痛快的?」 book18.org

「可不是嘛,要不然你以為,我昨晚為什麼沒回家?」趙寒哈哈笑著,在夏瑤的鼻尖上一點,「昨天晚上呀,我跟剛剛認識的那個投行的小姑娘,在她家的床單上滾來滾去,乾了整整一晚呢!」 book18.org

「哎喲喲,好厲害。」夏瑤撇了撇嘴,一臉不屑。 book18.org

但緊跟著,趙寒臉色一正「說吧,所謂兩個好消息,到底怎麼回事?」 book18.org

聽到這兒,夏瑤表情也正經了起來,點點頭道「第一個好消息,沒啥說的,反正就就是成功了唄,然後按計畫繼續就行。但這第二個消息,我也是剛剛知道的。你跟我來客廳。」 book18.org

趙寒被拽進了客廳,就在這時,另一個人影從臥室裏走了出來。 book18.org

「喲,趙哥,回來啦。」白霄笑著打招呼道。他赤裸著身體,陰莖軟綿綿的,但仍如一條蟒蛇般肥碩,沉甸甸地墜在胯部。 book18.org

「白霄,趕緊回屋穿條褲子!」夏瑤見狀,輕斥道。 book18.org

「哎?哦,好的好的,我馬上換條內褲。」白霄有些惶恐。 「然後進客廳裏來,那件事情要跟你趙哥說一下。」夏瑤說的時候,依然挽著趙寒的胳膊。 book18.org

一陣淅淅索索,白霄穿上一條平角內褲,重回到了客廳。 book18.org

「到底怎麼回事?」趙寒是真有點兒煳塗,但也明白了,這件事跟白霄有關。 book18.org

但不得不說,趙寒還有一點意外,自己一晚上沒回家而已,白霄居然剪頭了。本來這同居的一個多月以來,白霄最初的兵哥哥髮型,當然是一直在長的,沒有剪頭。但就是趙寒夜不歸宿的這會兒工夫,他居然重新理了短髮,加之白霄本來的健美身材,真好像一個軍人似的。 book18.org

「過來坐。」夏瑤拍了拍沙發道。 book18.org

趙寒挨著夏瑤坐上沙發,白霄到側面坐上單人沙發。大半夜的,屋裏三人都不睡覺,突然開起緊急會議,這讓趙寒更加煳塗了。 book18.org

「是這樣,就是今天上午的時候呢,我還上班的時候,白霄就跟我說了這件事。」夏瑤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看來她也是糾結了一整天,「簡單來說就是……你看,親愛的,今天是5月10號對吧?」 book18.org

趙寒點了點頭「對啊。」 book18.org

「清明節的時候,也就是四月初的時候,我開始當白霄的女朋友的,對吧?」夏瑤說著,表情愈發怪異了。 book18.org

趙寒繼續點頭「對啊。」 book18.org

「所以,一個月了,確切地說是36天左右,然後白霄家裏面……知道這件事了。」夏瑤此時的表情,就好像一個上課偷吃零食的頑童,被老師給抓到了。 book18.org

「所以……」趙寒瞪起了眼睛。 book18.org

「所以,人家白霄的父母和小姨子,想過來咱家,看望我這個未來嫂子了。」夏瑤苦兮兮地說道,「老公,他們一家明天就要過來了,你說咱可咋辦?」 book18.org

…… book18.org

三更半夜,屋裏三人都不睡覺,穿著睡衣,跑到客廳開會。 book18.org

既然如此,就必然是有大事需要商議。 book18.org

結果證明,確實如此。 book18.org

趙寒守著自己心愛的女孩,瞪著單人沙發上一臉委屈的白霄,再看看懷中滿臉無奈的夏瑤,半天也沒能憋出個動靜。 book18.org

「還能咋辦,涼拌唄。」 book18.org

最後,他乾巴巴地說道「反正你倆也當了一個月的情侶,實實在在的關係,家裏人來看兒媳婦,不至於還跟我玩穿幫吧?」 book18.org

「那萬一訂婚了咋辦?」 book18.org

白霄顫巍巍道「我媽可是很認真的,因為她也從我這裏瞭解到夏瑤姐的情況了,非常滿意,滿意極了。要不然哪至於拽著我爸跟我妹妹一起過來啊。所以這要是訂婚了的話……」 book18.org

「當長輩的,專程來外地看望兒子的女朋友,還是一口氣三個人,可以說是非常認真了。」夏瑤輕飄飄地說道。 book18.org

趙寒看看白霄,再看看懷裏的夏瑤,然後在兩人之間反復地看,看了半天,最後也是沒了動靜。 book18.org

屋裏三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都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最後,夏瑤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偎依在趙寒的懷裏,輕輕說道。 book18.org

「走一步看一步吧,你說呢?」 book18.org

「仔細想想,還挺刺激,是唄?」 book18.org

「嗯……那就是唄?真要是訂婚了,我可就成白霄的未婚妻了呢。」 book18.org

「可以啊,那就這樣吧!」 book18.org

趙寒樂了,在夏瑤嘴唇上狠狠親了一口,狡黠地對白霄道「小子,你可要當心了啊,真要是跟瑤瑤訂婚了的話,以後可就是我寢取你了!」 book18.org

白霄坐在單人沙發上,眼看著夏瑤偎依在趙寒懷裏,還被他吻了一嘴。 book18.org

「嗯……行吧,那個……趙哥?」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我也來親親夏瑤姐唄?」 book18.org

趙寒摟著夏瑤,看看白霄,再看看沙發另一旁的空座位,哈哈一笑。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