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熟女娇妻 (4) 作者:天堂小路

.

【我的熟女娇妻】

作者:天堂小路2021-4-27首发网站:第一会所

第四章

“把保释金和罚金交了就可以领人了。”看守所的管教看了一眼我说道。“这是一万块,麻烦你点一下。”我从上衣的兜口里拿出一打钱递给管教。管教接过钱点了一遍后,示意我等一下。不大会儿的时间剃了个大光头穿着黄坎肩的父亲被带到了接待室。 “陈玉成,你可以走了。都当爷爷的人了,居然还出来嫖娼。也不嫌丢人!”管教看着父亲厌恶的训斥道。 “您教训的是,我下回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父亲对管教点头哈腰的保证。“你还想有下回?”管教听了皱着眉头说。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保证不会再犯错了。”父亲急忙摆手向管教解释。“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管教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

“那个……我那八千块钱能不能还给我?”父亲搓着手对管教说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那笔钱你得去找公安局要,我们这只负责收押受管教拘留人员。”这回管教倒是很认真的回答了父亲的问题。

“爸!走了。”我上前拉了一把父亲,“不走,我还留这儿过年啊!”父亲回过头就呛了我一句。“怎么说话呢?你儿子大老远的赶过来接你,你就这态度!”管教实在看不下去父亲的做派,开口直接训斥道。 “劳您费心,劳您费心了。不好意思,哈哈!”父亲连忙又点头哈腰的附和管教。“什么玩意啊!哼!”管教对父亲越发的蔑视,父亲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出了拘留所大门口,父亲抬脚就向我踹来:“你个王八蛋,要不是因为你。我何苦落到这步田地。”我忙向一旁躲去。父亲没有踹到我,更加气愤了:“居然还敢躲,翅膀硬了是吧!”

“住手!”跟随我一起来的保镖立刻上前制服父亲。“哎呦!哎呦!轻点,我的胳膊。”父亲反手跪在地上不住的哼哼。“老板,您没事吧?”另一个保镖过来问道。 我摆了摆手,对制服父亲的保镖命令道:“放了他!”保镖接到命令放了父亲。看着眼前的两个保镖父亲不敢在造次,“他们是什么人?可都够厉害的!”父亲凑过来好奇的问我。“他们是保镖,护卫我的安全的。”我看了父亲一眼解释道。 “呦,这不是大奔吗。”父亲看到停在路边的两辆车眼睛一亮。“这是09年最新款的奔驰系列。”保镖小刘开口说道。“这车得几百万吧?”父亲没想到这里有懂行的,急忙开口询问道。“大概300万左右吧!”保镖小刘也是一个车迷,对于各种豪车都有些研究。 “老二,这车给你哥了。今天的事就过去了。”父亲扭过头看着我说道。车窗的玻璃滑了下来,从里面飞出一只鞋狠狠的砸在父亲脸上。 “哎呦!”措不及防下父亲被砸了个狗吃屎,紧接着车门打开了,爷爷光着脚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一只鞋。 “车没有,鞋有。一只不够,还有一只呢!”爷爷怒目圆睁的对着父亲骂道。“爸!?您怎么来了!”父亲从地上爬起来捂著脸说道。“我不过来你还不上天啊?”爷爷指著父亲的鼻子说道。 “怎么了?”父亲捂著脸问道。 “还怎么了?小兵刚把你从里面捞出来。你张嘴就要汽车。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啊?你这是要他的命!”爷爷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父亲听了也急了,双手比划著激动的反驳道:“我早就打听清楚了。老二开了一个游戏公司,资产好几千万。一辆汽车不过是毛毛雨而已。”父亲的脸上印着一个大鞋印显得无比滑稽。 “你……”爷爷指著父亲气得说不出话来。“对了,还有,你上大学的时候,你哥资助过你,所以公司有一半的股权得给大兴。”父亲对于愤怒的爷爷不敢面对,转过头来看着我理直气壮的说。“要不送精神病院吧!”保镖小刘凑到我身旁小声的说。 “哎呦!怎么又打,刚才不是打过了嘛!”就在我分心听保镖小刘说话的空挡,父亲又是一声惨叫。当我回过神来看到爷爷手里的鞋已经不见了,爷爷气喘吁吁的伸着手。父亲用手捂著脸不停的哼哼。

“小兵,咱们回去。给他留几百块钱坐车回去。”爷爷光着脚招呼我上车,想了一下又对我吩咐道。我拿出四张百元大钞向父亲走去,却被爷爷拦住:“就给他二百,给多了他又去嫖。”说完丢下两张百元大钞,拉着我上车扬长而去。

一周后父亲和母亲又再度登门,脸上带着抓痕的父亲畏惧的看着虎著脸的爷爷。“有事就说吧,但是想要钱的话别提。”爷爷提前给父亲打了预防针。听了爷爷的话父亲顿时成了苦瓜脸,母亲看了推了他一把。父亲这才硬著头皮说:“爸!那帮人已经找到大兴了。还扬言要是不还账就要把大兴扔海里去。我们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爸!大兴也是您的亲孙子啊!您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吧!让他惨遭横祸啊!”母亲也开口央求道。“唉……!”爷爷听了母亲的话叹了一口气:“大兴他好赌,这就是个无底洞啊。有多少钱都填不满,必须从根上解决问题。”听了爷爷的话母亲知道大哥有救了,立马给爷爷跪下保证道:“只要您这回能救了大兴,我保证让他改。”“他要是不改,我把他腿打折了。”父亲适时的接过话来也保证道。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爷爷开口把父亲和母亲撵走了,“爷爷!”我看着爷爷陷入了沉思的状态,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啊?”爷爷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我:“干嘛?”“就是您答应的这个事,可怎么办。”我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舒情听了我的话拉了我一把,爷爷听了一笑显得非常自信的说:“放心吧!当年你爷爷我也是体制内混过的。还有一些关系人脉的。”爷爷说完这个话没几天,大哥欠债的那个地下赌场就被警方突袭,除了老大机警跑路了,其他的成员都被一网打尽了。大哥的赌债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父亲得到消息后立马通知了大哥。大哥得到消息后立刻开口向父亲要了两千块钱,说是要先庆祝一下过两天再回去。

三天后大哥手里的钱花光了,这才打电话让父亲给他买一张回程的车票。父亲非常开心的答应了,并向大哥保证回去还要好好的犒劳一下他。大哥回来的那一天,父亲死活非要我一块去接大哥。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但是父亲知道我公司的地址,故意来公司闹事威胁我。我只得答应下来,在车站我见到了我最不愿见到的人——大嫂。大嫂见到我却是眼前一亮,故意缠了上来小声的抱怨:“死鬼,你也不来看看人家。人家都瘦了。人家知道你要来,今天特意花了好长时间来打扮呢!” 大嫂穿了一件黑色的镂空连衣裙,胸口开的很低的那种,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脸上化著很浓的妆,就像洗头房里的小姐一样。我厌恶的躲开了她,大概担心太过了会引起猜疑,大嫂拉着侄子站到了一边。

“二哥,你看这都什么玩意啊!明明是出去躲债,回来搞得跟英雄回归一样。”小弟陈学伟凑到我跟前低声的抱怨。“小伟,你真的打算考研?”我低声问了一下。“嗯!”小弟点了点头:“这个破家我可是受够了,天天鸡飞狗跳的。我出去后就不打算回来了。不过你放心二哥,你,我是会常联系的。”话锋一转小弟笑着说。 “大兴!大兴!这里,在这里!”父亲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瞅著出站口大声的喊著。当大哥走到父亲跟前,接过满含深情的父亲递过的玫瑰后,周围的的许多年轻人自动与我们拉开了距离。看着眼前的老汉对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深情的告白: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你知道我多么的期待你回来吗?“嘿,好像有点不大对啊!”母亲发现四周的人对父亲和大哥指指点点的,出声提醒道。大哥也感觉到四周传来的目光中充满了暧昧和一些轻蔑。大哥仔细看了一眼手里的花发现是玫瑰花,再结合周围异样的目光立刻纳过闷来,知道大家以为他和父亲是一对忘年恋的男同。不由得把手里的花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喊:“老子他妈还不是死基佬呢!”

“怎么了,大兴!”父亲还一脸纳闷的问大哥。“别摔呀!这可是我花了一千多买的,欢迎你回来。”父亲看着大哥用脚使劲儿的踩地上的花束,心疼的赶忙劝阻。“这是送情人的花!”大哥吵著父亲大吼道,父亲听了也蒙住了。我和小弟互看一眼急忙拉着他们飞快的逃离了车站,父亲找了一辆面包车拉着一家人去海鲜城订了包间给大哥接风洗尘连带着车站的闹剧赔礼。

桌子上大哥忘我的猛吃猛喝,父亲和母亲在一旁不住地帮大哥添菜。大嫂领着孩子坐在旁边,剥著螃蟹给小侄子吃。不过还不忘偶尔向我抛个媚眼,一副幽怨的样子。小弟陈学伟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忙碌著写着什么。由于中午还有应酬,所以我并没有吃多少东西。这一桌最开心的大概只有小侄子了。在他眼中爸爸回来了,可以吃到自己最喜欢吃的螃蟹了。年幼的他的眼里只要爸爸妈妈在一起就是幸福吧!大哥从下火车到海鲜城这一路上也没和大嫂说过一句话,只是不停的向父亲和母亲抱怨自己在外面生活的有多苦。 “我吃饱了,嗝!”大哥打个饱嗝,靠在椅子上任由母亲帮他擦嘴,简直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小兵啊,跟你说个事。”父亲扭头看向我,我立刻感觉到肯定是和大哥有关的事,而且还是打我公司的主意。“你大哥也回来了。我寻思着他也不能整天无所事事呀!不如让你大哥去你公司当总经理!让他帮你管理公司。”父亲看着我说道。“我那没有适合他的位置,而且总经理只能是我。”我这回算是彻底和父亲撕破脸皮了,直接就拒绝了。 “你个王八蛋,你大哥去你公司能帮你,你大哥可是洪福齐天,有大气运的人。你大哥这次遇到的事,不是最终迎刃而解了嘛!跟你大哥作对的那些人都捞下好下场了吗?”父亲振振有词的说道。“那是爷爷托关系帮大哥解决的。”我直接就把原因说了出来。父亲听了脸一黑,说不出话来。 “爸!您别开玩笑了。我哪是当总经理的料啊。您上班那还缺保安不?我跟您一块干得了。”大哥听了我和父亲的话后开口说道。 “我那不缺人,你还是别去了。干保安太没前途了。”父亲听了大哥说要去和他一起当保安,显得支支吾吾的说。 “这个我能安排,爸去那还是我托的关系呢。大哥你要去的话,我一个电话就能解决。”听到大哥的话我立刻开口说道,“那麻烦你了,老二。”大哥听了我的保证,居然向我道谢。 “大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呢?去你弟弟公司当经理,那是人上人。干保安那是卖苦力的活儿。”父亲听了大哥的话有些着急了,开口劝阻大哥。 “爸!我没有那么多心眼,干不了费心思的工作,当保安又省心又清闲,还有小兵照看着呢!”大哥听了父亲劝阻的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拿出手机联系朋友帮大哥安排工作的事,但父亲却一直黑著脸看着我。当我打完电话,父亲居然甩头就走了。剩下一屋子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我还以为是父亲想安排大哥进我公司的目的没达到,生气才离开的。 “请问哪位买一下单?”服务员走了进来问道。“多少钱啊?”母亲听了开口问道。服务员拿着账单说道:“一共4253元。”母亲听了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啊!我看过菜价也就2000多,怎么多出一倍啊?” “刚才走的哪位先生又拿了几瓶酒和几条香烟,说是一起算账。”服务员看了下账单说道:“这是账单,不信您自己看看。”说着就把账单递给了母亲。母亲接过账单看到最后一箱茅台,六条中华烟,身子都开始颤抖了。 “我来结账吧!”我掏出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转身出去结账了。趁这个空挡我对大哥说道:“大哥,工作给你安排好了,工作十小时,每个月4天假,工资是2400。当然以后还会涨的。”最后我又加了一句话。 “2400!”大哥听到工资后兴奋的说因为现在普遍工资不过1700。“小兵,你弟弟马上就要考研了,你这个当哥哥的是不是也要表示一下?”母亲看到服务员拿着卡出去了,等我跟大哥说完话,手里比划着数钱的动作对我说。

“妈!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您别乱说,到时候我考不上还不让亲戚们笑死。”小弟陈学伟对于母亲这种做法非常的厌恶,不高兴的说道。母亲听了小弟的话漏出尴尬的表情。“是啊!妈,小伟说的没错。刚麻烦完小兵帮大兴安排好工作的事,又让他供小伟读书。这样也太不公平了!是吧?小伟!”大嫂开口替我说话,还不忘把小伟也一起拉下水。 “嫂子说的没错!”小伟也附和大嫂的话,“那咱们就都回去吧!”大哥怕母亲继续尴尬下去,开口说道。母亲听了连连点头直接下楼离开了。我们兄弟三人也在父亲和母亲相继离去后离开了海鲜城。 “阿城,你该上班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对躺在自己腿上的男人温柔的说。男人用双手抓住女孩的一只豪乳,不住的揉搓著:“丽丽,你的这对奶子可真大啊!”女孩听了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用力打开男人的手,佯怒道:“油嘴滑舌,当心我不要你勒!” 男人听了,只是嘿嘿一笑。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