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的熟女嬌妻 (4) 作者:天堂小路

.

【我的熟女嬌妻】

作者:天堂小路2021-4-27首發網站:第一會所

第四章

「把保釋金和罰金交了就可以領人了。」看守所的管教看了一眼我說道。「這是一萬塊,麻煩你點一下。」我從上衣的兜口裡拿出一打錢遞給管教。管教接過錢點了一遍後,示意我等一下。不大會兒的時間剃了個大光頭穿著黃坎肩的父親被帶到了接待室。 「陳玉成,你可以走了。都當爺爺的人了,居然還出來嫖娼。也不嫌丟人!」管教看著父親厭惡的訓斥道。 「您教訓的是,我下回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父親對管教點頭哈腰的保證。「你還想有下回?」管教聽了皺著眉頭說。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保證不會再犯錯了。」父親急忙擺手向管教解釋。「行了,行了。你趕緊走吧!」管教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

「那個……我那八千塊錢能不能還給我?」父親搓著手對管教說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那筆錢你得去找公安局要,我們這隻負責收押受管教拘留人員。」這回管教倒是很認真的回答了父親的問題。

「爸!走了。」我上前拉了一把父親,「不走,我還留這兒過年啊!」父親回過頭就嗆了我一句。「怎麼說話呢?你兒子大老遠的趕過來接你,你就這態度!」管教實在看不下去父親的做派,開口直接訓斥道。 「勞您費心,勞您費心了。不好意思,哈哈!」父親連忙又點頭哈腰的附和管教。「什麼玩意啊!哼!」管教對父親越發的蔑視,父親卻連個屁都不敢放。 出了拘留所大門口,父親抬腳就向我踹來:「你個王八蛋,要不是因為你。我何苦落到這步田地。」我忙向一旁躲去。父親沒有踹到我,更加氣憤了:「居然還敢躲,翅膀硬了是吧!」

「住手!」跟隨我一起來的保鏢立刻上前制服父親。「哎呦!哎呦!輕點,我的胳膊。」父親反手跪在地上不住的哼哼。「老闆,您沒事吧?」另一個保鏢過來問道。 我擺了擺手,對制服父親的保鏢命令道:「放了他!」保鏢接到命令放了父親。看著眼前的兩個保鏢父親不敢在造次,「他們是什麼人?可都夠厲害的!」父親湊過來好奇的問我。「他們是保鏢,護衛我的安全的。」我看了父親一眼解釋道。 「呦,這不是大奔嗎。」父親看到停在路邊的兩輛車眼睛一亮。「這是09年最新款的奔馳系列。」保鏢小劉開口說道。「這車得幾百萬吧?」父親沒想到這裡有懂行的,急忙開口詢問道。「大概300萬左右吧!」保鏢小劉也是一個車迷,對於各種豪車都有些研究。 「老二,這車給你哥了。今天的事就過去了。」父親扭過頭看著我說道。車窗的玻璃滑了下來,從裡面飛出一隻鞋狠狠的砸在父親臉上。 「哎呦!」措不及防下父親被砸了個狗吃屎,緊接著車門打開了,爺爺光著腳從車上下來,手裡還拿著一隻鞋。 「車沒有,鞋有。一隻不夠,還有一隻呢!」爺爺怒目圓睜的對著父親罵道。「爸!?您怎麼來了!」父親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臉說道。「我不過來你還不上天啊?」爺爺指著父親的鼻子說道。 「怎麼了?」父親捂著臉問道。 「還怎麼了?小兵剛把你從裡面撈出來。你張嘴就要汽車。你知道這車多少錢啊?你這是要他的命!」爺爺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父親聽了也急了,雙手比划著激動的反駁道:「我早就打聽清楚了。老二開了一個遊戲公司,資產好幾千萬。一輛汽車不過是毛毛雨而已。」父親的臉上印著一個大鞋印顯得無比滑稽。 「你……」爺爺指著父親氣得說不出話來。「對了,還有,你上大學的時候,你哥資助過你,所以公司有一半的股權得給大興。」父親對於憤怒的爺爺不敢面對,轉過頭來看著我理直氣壯的說。「要不送精神病院吧!」保鏢小劉湊到我身旁小聲的說。 「哎呦!怎麼又打,剛才不是打過了嘛!」就在我分心聽保鏢小劉說話的空擋,父親又是一聲慘叫。當我回過神來看到爺爺手裡的鞋已經不見了,爺爺氣喘吁吁的伸著手。父親用手捂著臉不停的哼哼。

「小兵,咱們回去。給他留幾百塊錢坐車回去。」爺爺光著腳招呼我上車,想了一下又對我吩咐道。我拿出四張百元大鈔向父親走去,卻被爺爺攔住:「就給他二百,給多了他又去嫖。」說完丟下兩張百元大鈔,拉著我上車揚長而去。

一周後父親和母親又再度登門,臉上帶著抓痕的父親畏懼的看著虎著臉的爺爺。「有事就說吧,但是想要錢的話別提。」爺爺提前給父親打了預防針。聽了爺爺的話父親頓時成了苦瓜臉,母親看了推了他一把。父親這才硬著頭皮說:「爸!那幫人已經找到大興了。還揚言要是不還帳就要把大興扔海里去。我們現在實在是走投無路了!」 「爸!大興也是您的親孫子啊!您也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吧!讓他慘遭橫禍啊!」母親也開口央求道。「唉……!」爺爺聽了母親的話嘆了一口氣:「大興他好賭,這就是個無底洞啊。有多少錢都填不滿,必須從根上解決問題。」聽了爺爺的話母親知道大哥有救了,立馬給爺爺跪下保證道:「只要您這回能救了大興,我保證讓他改。」「他要是不改,我把他腿打折了。」父親適時的接過話來也保證道。 「行了,你們先回去吧!」爺爺開口把父親和母親攆走了,「爺爺!」我看著爺爺陷入了沉思的狀態,忍不住開口叫了一聲。「啊?」爺爺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我:「幹嘛?」「就是您答應的這個事,可怎麼辦。」我說出了自己的擔憂。舒情聽了我的話拉了我一把,爺爺聽了一笑顯得非常自信的說:「放心吧!當年你爺爺我也是體制內混過的。還有一些關係人脈的。」爺爺說完這個話沒幾天,大哥欠債的那個地下賭場就被警方突襲,除了老大機警跑路了,其他的成員都被一網打盡了。大哥的賭債自然也就煙消雲散了,父親得到消息後立馬通知了大哥。大哥得到消息後立刻開口向父親要了兩千塊錢,說是要先慶祝一下過兩天再回去。

三天後大哥手裡的錢花光了,這才打電話讓父親給他買一張回程的車票。父親非常開心的答應了,並向大哥保證回去還要好好的犒勞一下他。大哥回來的那一天,父親死活非要我一塊去接大哥。本來我是不想去的,但是父親知道我公司的地址,故意來公司鬧事威脅我。我只得答應下來,在車站我見到了我最不願見到的人——大嫂。大嫂見到我卻是眼前一亮,故意纏了上來小聲的抱怨:「死鬼,你也不來看看人家。人家都瘦了。人家知道你要來,今天特意花了好長時間來打扮呢!」 大嫂穿了一件黑色的鏤空連衣裙,胸口開的很低的那種,腿上穿著肉色絲襪。臉上化著很濃的妝,就像洗頭房裡的小姐一樣。我厭惡的躲開了她,大概擔心太過了會引起猜疑,大嫂拉著侄子站到了一邊。

「二哥,你看這都什麼玩意啊!明明是出去躲債,回來搞得跟英雄回歸一樣。」小弟陳學偉湊到我跟前低聲的抱怨。「小偉,你真的打算考研?」我低聲問了一下。「嗯!」小弟點了點頭:「這個破家我可是受夠了,天天雞飛狗跳的。我出去後就不打算回來了。不過你放心二哥,你,我是會常聯繫的。」話鋒一轉小弟笑著說。 「大興!大興!這裡,在這裡!」父親抱著一大束玫瑰花瞅著出站口大聲的喊著。當大哥走到父親跟前,接過滿含深情的父親遞過的玫瑰後,周圍的的許多年輕人自動與我們拉開了距離。看著眼前的老漢對一個三十齣頭的年輕人深情的告白:我終於等到你回來了,你知道我多麼的期待你回來嗎?「嘿,好像有點不大對啊!」母親發現四周的人對父親和大哥指指點點的,出聲提醒道。大哥也感覺到四周傳來的目光中充滿了曖昧和一些輕蔑。大哥仔細看了一眼手裡的花發現是玫瑰花,再結合周圍異樣的目光立刻納過悶來,知道大家以為他和父親是一對忘年戀的男同。不由得把手裡的花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喊:「老子他媽還不是死基佬呢!」

「怎麼了,大興!」父親還一臉納悶的問大哥。「別摔呀!這可是我花了一千多買的,歡迎你回來。」父親看著大哥用腳使勁兒的踩地上的花束,心疼的趕忙勸阻。「這是送情人的花!」大哥吵著父親大吼道,父親聽了也蒙住了。我和小弟互看一眼急忙拉著他們飛快的逃離了車站,父親找了一輛麵包車拉著一家人去海鮮城訂了包間給大哥接風洗塵連帶著車站的鬧劇賠禮。

桌子上大哥忘我的猛吃猛喝,父親和母親在一旁不住地幫大哥添菜。大嫂領著孩子坐在旁邊,剝著螃蟹給小侄子吃。不過還不忘偶爾向我拋個媚眼,一副幽怨的樣子。小弟陳學偉拿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忙碌著寫著什麼。由於中午還有應酬,所以我並沒有吃多少東西。這一桌最開心的大概只有小侄子了。在他眼中爸爸回來了,可以吃到自己最喜歡吃的螃蟹了。年幼的他的眼裡只要爸爸媽媽在一起就是幸福吧!大哥從下火車到海鮮城這一路上也沒和大嫂說過一句話,只是不停的向父親和母親抱怨自己在外面生活的有多苦。 「我吃飽了,嗝!」大哥打個飽嗝,靠在椅子上任由母親幫他擦嘴,簡直就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廢物。「小兵啊,跟你說個事。」父親扭頭看向我,我立刻感覺到肯定是和大哥有關的事,而且還是打我公司的主意。「你大哥也回來了。我尋思著他也不能整天無所事事呀!不如讓你大哥去你公司當總經理!讓他幫你管理公司。」父親看著我說道。「我那沒有適合他的位置,而且總經理只能是我。」我這回算是徹底和父親撕破臉皮了,直接就拒絕了。 「你個王八蛋,你大哥去你公司能幫你,你大哥可是洪福齊天,有大氣運的人。你大哥這次遇到的事,不是最終迎刃而解了嘛!跟你大哥作對的那些人都撈下好下場了嗎?」父親振振有詞的說道。「那是爺爺托關係幫大哥解決的。」我直接就把原因說了出來。父親聽了臉一黑,說不出話來。 「爸!您別開玩笑了。我哪是當總經理的料啊。您上班那還缺保安不?我跟您一塊幹得了。」大哥聽了我和父親的話後開口說道。 「我那不缺人,你還是別去了。干保安太沒前途了。」父親聽了大哥說要去和他一起當保安,顯得支支吾吾的說。 「這個我能安排,爸去那還是我托的關係呢。大哥你要去的話,我一個電話就能解決。」聽到大哥的話我立刻開口說道,「那麻煩你了,老二。」大哥聽了我的保證,居然向我道謝。 「大興,你怎麼這麼沒出息呢?去你弟弟公司當經理,那是人上人。干保安那是賣苦力的活兒。」父親聽了大哥的話有些著急了,開口勸阻大哥。 「爸!我沒有那麼多心眼,幹不了費心思的工作,當保安又省心又清閒,還有小兵照看著呢!」大哥聽了父親勸阻的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拿出手機聯繫朋友幫大哥安排工作的事,但父親卻一直黑著臉看著我。當我打完電話,父親居然甩頭就走了。剩下一屋子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我還以為是父親想安排大哥進我公司的目的沒達到,生氣才離開的。 「請問哪位買一下單?」服務員走了進來問道。「多少錢啊?」母親聽了開口問道。服務員拿著帳單說道:「一共4253元。」母親聽了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多啊!我看過菜價也就2000多,怎麼多出一倍啊?」 「剛才走的哪位先生又拿了幾瓶酒和幾條香菸,說是一起算帳。」服務員看了下帳單說道:「這是帳單,不信您自己看看。」說著就把帳單遞給了母親。母親接過帳單看到最後一箱茅台,六條中華煙,身子都開始顫抖了。 「我來結帳吧!」我掏出銀行卡遞給了服務員,服務員轉身出去結帳了。趁這個空擋我對大哥說道:「大哥,工作給你安排好了,工作十小時,每個月4天假,工資是2400。當然以後還會漲的。」最後我又加了一句話。 「2400!」大哥聽到工資後興奮的說因為現在普遍工資不過1700。「小兵,你弟弟馬上就要考研了,你這個當哥哥的是不是也要表示一下?」母親看到服務員拿著卡出去了,等我跟大哥說完話,手裡比划著數錢的動作對我說。

「媽!這事八字還沒一撇呢!您別亂說,到時候我考不上還不讓親戚們笑死。」小弟陳學偉對於母親這種做法非常的厭惡,不高興的說道。母親聽了小弟的話漏出尷尬的表情。「是啊!媽,小偉說的沒錯。剛麻煩完小兵幫大興安排好工作的事,又讓他供小偉讀書。這樣也太不公平了!是吧?小偉!」大嫂開口替我說話,還不忘把小偉也一起拉下水。 「嫂子說的沒錯!」小偉也附和大嫂的話,「那咱們就都回去吧!」大哥怕母親繼續尷尬下去,開口說道。母親聽了連連點頭直接下樓離開了。我們兄弟三人也在父親和母親相繼離去後離開了海鮮城。 「阿城,你該上班了。」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孩對躺在自己腿上的男人溫柔的說。男人用雙手抓住女孩的一隻豪乳,不住的揉搓著:「麗麗,你的這對奶子可真大啊!」女孩聽了臉上閃過一絲紅暈,用力打開男人的手,佯怒道:「油嘴滑舌,當心我不要你勒!」 男人聽了,只是嘿嘿一笑。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