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的熟女嬌妻 (5) 作者:天堂小路

【我的熟女嬌妻】 (5)

作者:天堂小路2021-5-15首發網站:第一會所

「你個沒出息的東西!我讓你當人,你卻往牲口棚里跑。我打死你算啦!」父親氣急敗壞的給了大哥一個大耳瓜子,罵罵咧咧的訓斥著。「爸!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挨過打。您今天是抽風啊!居然敢打我了!?」大哥捂著臉驚訝的看著父親說道。

「我讓你去當總經理,你幹嘛不去啊?」父親指著大哥鼻子喝問。「我都說了,我不是那塊料。」大哥聽了父親舊事重提,不滿的嘟囔道。

「家族的財產,你身為長子有權管理。知道啊?」父親聽了大哥的話,說出一個冠冕彈簧的理由。大哥嗤鼻一笑:「還家族的?那是小兵憑自己本事掙來的。不是你給他的,我憑什麼去爭?」父親聽了大哥的話臉憋的通紅,因為大哥說的都是實話。憋了一會兒父親嘴裡蹦出一句:「長兄如父,如若違背就是忤逆。你可以跟他這麼說啊!」

「拉倒吧!」大哥聽了父親給出的理由一搖頭:「爺爺還說讓你別打老二公司的主意呢!你不是也不聽嘛!這算不算忤逆啊?」父親聽了大哥的話,氣的呼呼的:「是你,我讓你去幫他管理公司。我沒打算插手。明白嗎?」

「對了吧!您給我拿五萬塊錢。我想把原先的那個超市再開起來,讓小琪也有點事干好!」大哥看了父親一眼說道。「我哪有錢給你,要錢找老二去。他好幾千萬呢!不差你那點錢。」眼見大哥伸手要錢,父親立刻變臉就要走。

「哎!等、等!」大哥一把拉住父親:「上回去老二那可是拿了二十萬回來,您就給了我五萬,剩下的您說替我管著,等我用的時候找您要。現在我就要五萬你都不樂意了?

再說,那錢我是真有用!不是拿去賭,不信你可以給小琪打電話問問,看我說的是瞎話嗎?」眼見父親不願意拿錢,大哥以為他誤會了自己,急忙把大嫂搬出來。

「那筆錢是我的養老錢,你趁早死了心吧!」父親一急隨口說道。大哥聽了勃然大怒,一把好住他的衣領:「老東西,你糊弄誰呢?你剛五十,至少還能幹十年。現在居然敢昧我的錢了。你不給,成!我找我媽要去!」大哥說完一鬆手轉身就要走。

「大興!大興!你別走。你聽爸爸說,這事不能跟你媽說啊!」父親見大哥要去找母親要錢,立刻慌了起來。急忙拉住大哥的手哀求道:「兒子,這件事千萬不能讓你媽知道了啊!她要是知道了,我可就完了!」

「你老毛病又犯了!」大哥吃驚的看著父親,父親只是尷尬的笑著,點頭:「你也知道,爸爸就這點小愛好。」

「小愛好?!」大哥聽了父親的話勃然大怒,一把把他推了個跟頭:「上回借著給我送錢的由頭,去找雞。原來你還養了一個小的在身邊。你……」大哥氣得說不出話來,父親從地上爬了起來,討好的跟大哥說:「你不要錢嗎?爸這就給你拿去,行了吧?別生氣了。啊!別生氣了!」

「我說為什麼一直要我去小兵公司當經理呢!感情全都是為了你自己啊!」大哥鄙視的看著父親說道。

「小兵,我有了。是你的!」此時在一家賓館的套房裡,大嫂將一份檢驗報告推給我。我拿起那份檢驗報告看了一遍,心中有一萬頭曹尼瑪奔騰而過的感覺。居然一次就中標了,不知道是我的能力太強,還是大嫂這塊地好。

「我要你對我負責。」大嫂認真的看著我的眼睛,「不過是一份檢驗報告而已,如果你我想要的話,可以開出十份來。這個說明不了什麼,哼!」我冷哼了一聲把報告推回了她的面前。

「你說我騙你!?」大嫂聽了我的話又驚又怒的站了起來:「陳學兵,你個王八蛋,敢做不敢當的玩意。我這就讓你看看。」她說著開始解裙子上的扣子,耦合色的連衣裙隨著她的手逐漸敞開了。

她的肚子微微發胖,乳暈的顏色也變得發深,裡面只穿著一條粉色的高腰內褲。雙手抓著衣領,向我示威故意挺了挺肚子:「來!瞅瞅吧!你兒子就在我肚子裡呢!不信,你摸摸看,他已經成型了。咯咯~咯。」說道最後她居然得意的笑了。

「陳學兵,來讓我們重溫一下當日的事情吧!」她居然把自己的裙子脫了下來扔在地上,胸前的兩隻奶子隨著她的步伐顫悠悠的抖動著。

「離我遠著點,賤人!」我被這個女人的舉動弄的方寸大亂,一邊後退一邊罵道。大嫂聽到我罵她賤人,居然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咯咯的笑了起來:「對,我是個賤人,我生下來的孩子是個賤種。而你是他的老子,你是不是更賤啊?居然敢上自己的嫂子,給自己的哥哥戴綠帽子。綠帽子,你哥哥就是個王八。哈哈哈哈!」

笑著笑著她揉捏起自己的奶子來,兩股乳白色的汁水從奶頭噴射而出。「來嘗嘗賤貨的味道吧!我變成這個樣子都是拜你所賜呀!」

「你……你……」我被大嫂瘋狂的樣子給嚇住了,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大嫂看到我的樣子,眼底閃過一絲竊喜,因為她知道自己瘋狂的樣子震懾住了我。

「呦!你們這是幹什麼呢?」一個清冷的聲音隨著開門走進來的女人說道。「啊!?」我和大嫂同時一驚的看向門口,只見舒情拿著一架小型攝像機站在那裡。大嫂趁我發愣迅速撲到我懷裡,看著舒情一臉得意:「既然你已經看到了,那我就實話告訴你好了。我和小兵早就在一起了,而且我肚子裡還懷裡他的孩子。每次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會跟我抱怨,後悔娶了一個比他大十幾歲的老女人。說你一點都不解風情,他願意為了我和離婚。」

「不是那樣的,老婆。你聽我解釋!」看著舒情冷漠的俏臉,聽到大嫂睜著眼說瞎話,我立刻就慌了,想要向舒情解釋。

「桌子上放的就是我的孕檢報告,不信你自己看吧!」大嫂死死抱住我,示意舒情看桌子上的檢驗報告。

「哈~哈~哈~」舒情拿起桌子上的孕檢報告看了一會兒,便放聲大笑起來。「你、你笑什麼?」大嫂被舒情大笑的樣子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開口問道。

「老婆!你……沒事吧?」我也被舒情的大笑弄得心裡毛毛的,擔心她受到了什麼刺激。當我要過去看看,卻被大嫂死死抱住阻止了。「老公,我沒事。」舒情停止了笑聲,看著我擔憂的樣子擺了擺手。「先約我老公出來,再打電話通知我過來捉姦。李美琪啊李美琪!」舒情的臉上浮現出冷笑的面容:「你自以為玩了一手捉姦在床的好戲。但是跟我比,你還是太嫩了。不,是太幼稚了。」說著舒情搖了搖頭,大嫂聽了舒情的話臉色一變,顯然是被舒情說中了。但還是強自辯解:「你胡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啊!我和小兵經常在這裡幽會。我們正準備親熱呢!你就闖了進來。」

「我是千年的狐狸,別跟我玩聊齋。你第一次跟我老公上床是兩個半月前,這次是你們單獨的第二次見面。」舒情輕蔑的說道。「她、她怎麼知道咱們第一次上床的時間!?」大嫂又驚又怒的質問我,「他親口告訴我的!」舒情抬了抬下巴示意道。

「什麼!?你連這麼隱私的事都跟她說了!」大嫂聽了憤怒的對我質問道。「她是我老婆!」看著大嫂那幅憤怒的樣子,我有一種報復的快感產生。「你……你……」大嫂憤怒的指著我氣得說不出話來。

「都跟你說了,玩手段你太幼稚了!哼!」舒情冷哼了一聲,大嫂感覺自己完完全全被舒情當成猴子耍了,自己的精心設計一早就被對方看穿了。

「好,我承認算計你,但是這個孩子是真的。呼……呼……」大嫂終於低頭認輸了,但卻想憑著肚子裡的孩子扳回劣勢。

「115天!」舒情晃了晃手裡的檢驗報告:「差5天正四個月。我老公跟你上床睡覺的的那次也不過兩個多月而已。你懷孕都四個月了,你肚子裡的怎麼可能是我老公的種?」舒情接著說:「而且你男人走的時候,你好像還沒有呢吧?你說我要是把這事告訴陳學興,他會怎麼做?我想你比我心裡明白。」

說著舒情走到大嫂跟前伸手點了點她的胸口,「啊——!」大嫂被舒情的氣勢嚇的摔在了地上,一想起陳學興知道了自己懷上別人的野種,那個後果簡直是無法想像的。大嫂就感到全身顫抖,「看你是個孕婦的份上,就不跟你一般見識,趕緊滾!」舒情將手裡的報告單甩在大嫂臉上說。

「……」大嫂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些什麼,「還不趕緊滾,要不我就告訴你男人,讓他過來接你,怎麼樣?」舒情威脅道。

「我這就走,千萬別說。」大嫂央告著,灰溜溜的穿好衣服就要離開了。「等一下!」舒情阻止了大嫂,「還……還有什麼事嗎?」大嫂怯怯的問道。「把你的報告單拿走,別髒了我們的眼睛。」

「噢!」大嫂低下身撿起了地上的報告單,「奉勸你一句,有病趕緊去治,否則後果是你承擔不起的。」舒情又說了一句。大嫂聽了很狼狽的走了!

「舒情,我……」我張了張口不知道要說什麼,這次又是她幫我解的圍。「好啦!老公,什麼都別說了。我們是夫妻,是彼此信任的人。」舒情給了我一個擁抱。

「你想不想試試?」舒情趴在我懷裡突然說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

「什麼?」我聽的一頭霧水。「笨蛋,人家是說換個環境試試唄!」舒情嬌嗔的打了我胸口一下:「而且還是免費的房子,不好嗎?」靠!這瘋女人居然發春了。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舒情正處在虎狼之年。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電腦里都藏了些什麼。」舒情的臉色緋紅的說道:「特別是酒店裡的,今天剛好有機會。難道你想錯過嘛?」

「你是怎麼知道的!」我不禁開口問道,舒情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嘴唇:「男人對於女人來說根本沒有秘密,只是女人不願意去挖掘而已。現在你就準備好好享受就是了。」說著舒情出去拿了兩個購物袋回來,靠!這個女人心真大,居然還有心思購物。

「不許偷看,在床上乖乖等我!」舒情嬌嗔的說完,走進了浴室,聽著裡面嘩嘩的水聲,我浮想聯翩的等待著。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左右,在我的多次催促下浴室的門終於打開了。只見一位穿著酒店制式浴袍的麗人走了出來,她臉上划著濃妝秀髮盤在頭頂,腳上穿著一副十公分的尖底高根鞋真不知道舒情是從哪裡找來的,我跟本就沒看到鞋盒。

「先生,您好。我是您叫的客房服務。」舒情開口用很蹩腳的普通話說道。我皺著眉問道:「小姐,你的口音好奇怪啊?」舒情聽了一聳肩:「人家這是台灣腔啦~」

「你是台灣人?」我忍不住好奇道,「不是啦~!現在很流行這種台灣腔的啦~!所以人家就學的啦~!」舒情一臉誇張的說道。「先生,有什麼需要儘管做,不要客氣的啦~!」舒情開口說道,得到舒情的保證我放開了心裡的顧慮。

「把衣服脫了,爬過來。」我向舒情勾了勾手指,「系~」舒情聽話的脫了浴袍露出裡面黑色弔帶的情趣睡衣。睡衣的下擺剛好到大腿根部,由於是透明的薄紗裙裡面的內褲也清晰可見。居然是同款式的薄紗製成,透過兩層布料私處依舊清晰可見。

從浴室門口到床只有幾米距離,舒情像狗一樣爬到我跟前。但卻刺激的我立刻起了反應,我坐到床沿上解開褲子,露出變硬的肉棒。由於高度的問題,舒情要用力的抬起頭來才能夠到。「嗯~嗯~嗯~」舒情吃力的幫我做著口交,額頭上已經產生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眼看著趴在地上的小美人為了討好我如此的辛苦,我忍不住開口道:「上來吧,老婆!」舒情聽了突出嘴裡的龜頭嫵媚的白了我一眼:「討厭!人家現在是雞。不是你老婆!哼!」

「小婊砸,居然敢不聽話。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我一把拉起舒情把她拉到床上,整個人被我壓在身下。把肉棒對準了她的嘴就插了進去,每一次都是盡根而入。

「唔……唔……唔……」舒情只能發出意義不明的嗚咽,身體不安的扭動著想要擺脫我的壓制。抽插了大概五六十下,我發出一聲低吼直接射在了喉嚨里。舒情開始翻白眼,身體也往上弓,一雙美腿胡亂的踢蹬。

嚇得我趕忙抽出肉棒,檢查舒情的狀態。「要死啦!你差點玩死老娘。呼……呼……呼……呼……」舒情坐了起來掐了我一把,沒好氣的說。「哎喲~!」我吸了一口氣,真疼啊!

「剛才差點憋死我了!」舒情嘟著嘴說道,雖然是在生氣,但看起來很可愛。我趕緊向美人賠禮道歉,費力一番口舌才讓舒情消氣,答應繼續陪我玩。不過如何玩卻要舒情做主,因為我剛剛的表現太過暴虐了。

「寶貝,你想怎麼樣玩啊?」我被舒情綁住了雙手還戴上了眼罩。「你安心享受就是了,哼!」舒情聽了不滿的哼道,一雙冰涼絲滑的腳丫夾住了陰莖開始套動。這種特別的感覺讓我有點把持不住,差點就射了出來。我只能大聲的呼喝來分散注意,「居然還沒出來?」耳邊傳來舒情的聲音,一條熱乎乎的嫩肉開始舔過龜頭,接著整個龜頭被包裹在一個溫暖的洞穴裡面。

我忍不住幻想著舒情一雙嫩腳摩擦著陰莖,小嘴吮吸著龜頭的畫面。終於忍不住了,爆發了出來。

我只能呼呼的喘著氣,躺在床上接受舒情接下來的服務。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聽著電話里傳來客服那機械的聲音,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徹底的爆發出來:

「李美琪,你個臭婊子居然敢不接我電話。」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