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熟女娇妻 (5) 作者:天堂小路

【我的熟女娇妻】 (5)

作者:天堂小路2021-5-15首发网站:第一会所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我让你当人,你却往牲口棚里跑。我打死你算啦!”父亲气急败坏的给了大哥一个大耳瓜子,骂骂咧咧的训斥着。“爸!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挨过打。您今天是抽风啊!居然敢打我了!?”大哥捂著脸惊讶的看着父亲说道。

“我让你去当总经理,你干嘛不去啊?”父亲指著大哥鼻子喝问。“我都说了,我不是那块料。”大哥听了父亲旧事重提,不满的嘟囔道。

“家族的财产,你身为长子有权管理。知道啊?”父亲听了大哥的话,说出一个冠冕弹簧的理由。大哥嗤鼻一笑:“还家族的?那是小兵凭自己本事挣来的。不是你给他的,我凭什么去争?”父亲听了大哥的话脸憋的通红,因为大哥说的都是实话。憋了一会儿父亲嘴里蹦出一句:“长兄如父,如若违背就是忤逆。你可以跟他这么说啊!”

“拉倒吧!”大哥听了父亲给出的理由一摇头:“爷爷还说让你别打老二公司的主意呢!你不是也不听嘛!这算不算忤逆啊?”父亲听了大哥的话,气的呼呼的:“是你,我让你去帮他管理公司。我没打算插手。明白吗?”

“对了吧!您给我拿五万块钱。我想把原先的那个超市再开起来,让小琪也有点事干好!”大哥看了父亲一眼说道。“我哪有钱给你,要钱找老二去。他好几千万呢!不差你那点钱。”眼见大哥伸手要钱,父亲立刻变脸就要走。

“哎!等、等!”大哥一把拉住父亲:“上回去老二那可是拿了二十万回来,您就给了我五万,剩下的您说替我管着,等我用的时候找您要。现在我就要五万你都不乐意了?

再说,那钱我是真有用!不是拿去赌,不信你可以给小琪打电话问问,看我说的是瞎话吗?”眼见父亲不愿意拿钱,大哥以为他误会了自己,急忙把大嫂搬出来。

“那笔钱是我的养老钱,你趁早死了心吧!”父亲一急随口说道。大哥听了勃然大怒,一把好住他的衣领:“老东西,你糊弄谁呢?你刚五十,至少还能干十年。现在居然敢昧我的钱了。你不给,成!我找我妈要去!”大哥说完一松手转身就要走。

“大兴!大兴!你别走。你听爸爸说,这事不能跟你妈说啊!”父亲见大哥要去找母亲要钱,立刻慌了起来。急忙拉住大哥的手哀求道:“儿子,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你妈知道了啊!她要是知道了,我可就完了!”

“你老毛病又犯了!”大哥吃惊的看着父亲,父亲只是尴尬的笑着,点头:“你也知道,爸爸就这点小爱好。”

“小爱好?!”大哥听了父亲的话勃然大怒,一把把他推了个跟头:“上回借着给我送钱的由头,去找鸡。原来你还养了一个小的在身边。你……”大哥气得说不出话来,父亲从地上爬了起来,讨好的跟大哥说:“你不要钱吗?爸这就给你拿去,行了吧?别生气了。啊!别生气了!”

“我说为什么一直要我去小兵公司当经理呢!感情全都是为了你自己啊!”大哥鄙视的看着父亲说道。

“小兵,我有了。是你的!”此时在一家宾馆的套房里,大嫂将一份检验报告推给我。我拿起那份检验报告看了一遍,心中有一万头曹尼玛奔腾而过的感觉。居然一次就中标了,不知道是我的能力太强,还是大嫂这块地好。

“我要你对我负责。”大嫂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不过是一份检验报告而已,如果你我想要的话,可以开出十份来。这个说明不了什么,哼!”我冷哼了一声把报告推回了她的面前。

“你说我骗你!?”大嫂听了我的话又惊又怒的站了起来:“陈学兵,你个王八蛋,敢做不敢当的玩意。我这就让你看看。”她说着开始解裙子上的扣子,耦合色的连衣裙随着她的手逐渐敞开了。

她的肚子微微发胖,乳晕的颜色也变得发深,里面只穿着一条粉色的高腰内裤。双手抓着衣领,向我示威故意挺了挺肚子:“来!瞅瞅吧!你儿子就在我肚子里呢!不信,你摸摸看,他已经成型了。咯咯~咯。”说道最后她居然得意的笑了。

“陈学兵,来让我们重温一下当日的事情吧!”她居然把自己的裙子脱了下来扔在地上,胸前的两只奶子随着她的步伐颤悠悠的抖动着。

“离我远着点,贱人!”我被这个女人的举动弄的方寸大乱,一边后退一边骂道。大嫂听到我骂她贱人,居然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对,我是个贱人,我生下来的孩子是个贱种。而你是他的老子,你是不是更贱啊?居然敢上自己的嫂子,给自己的哥哥戴绿帽子。绿帽子,你哥哥就是个王八。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她揉捏起自己的奶子来,两股乳白色的汁水从奶头喷射而出。“来尝尝贱货的味道吧!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拜你所赐呀!”

“你……你……”我被大嫂疯狂的样子给吓住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大嫂看到我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窃喜,因为她知道自己疯狂的样子震慑住了我。

“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一个清冷的声音随着开门走进来的女人说道。“啊!?”我和大嫂同时一惊的看向门口,只见舒情拿着一架小型摄像机站在那里。大嫂趁我发愣迅速扑到我怀里,看着舒情一脸得意:“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我和小兵早就在一起了,而且我肚子里还怀里他的孩子。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跟我抱怨,后悔娶了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老女人。说你一点都不解风情,他愿意为了我和离婚。”

“不是那样的,老婆。你听我解释!”看着舒情冷漠的俏脸,听到大嫂睁着眼说瞎话,我立刻就慌了,想要向舒情解释。

“桌子上放的就是我的孕检报告,不信你自己看吧!”大嫂死死抱住我,示意舒情看桌子上的检验报告。

“哈~哈~哈~”舒情拿起桌子上的孕检报告看了一会儿,便放声大笑起来。“你、你笑什么?”大嫂被舒情大笑的样子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婆!你……没事吧?”我也被舒情的大笑弄得心里毛毛的,担心她受到了什么刺激。当我要过去看看,却被大嫂死死抱住阻止了。“老公,我没事。”舒情停止了笑声,看着我担忧的样子摆了摆手。“先约我老公出来,再打电话通知我过来捉奸。李美琪啊李美琪!”舒情的脸上浮现出冷笑的面容:“你自以为玩了一手捉奸在床的好戏。但是跟我比,你还是太嫩了。不,是太幼稚了。”说着舒情摇了摇头,大嫂听了舒情的话脸色一变,显然是被舒情说中了。但还是强自辩解:“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我和小兵经常在这里幽会。我们正准备亲热呢!你就闯了进来。”

“我是千年的狐狸,别跟我玩聊斋。你第一次跟我老公上床是两个半月前,这次是你们单独的第二次见面。”舒情轻蔑的说道。“她、她怎么知道咱们第一次上床的时间!?”大嫂又惊又怒的质问我,“他亲口告诉我的!”舒情抬了抬下巴示意道。

“什么!?你连这么隐私的事都跟她说了!”大嫂听了愤怒的对我质问道。“她是我老婆!”看着大嫂那幅愤怒的样子,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产生。“你……你……”大嫂愤怒的指着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都跟你说了,玩手段你太幼稚了!哼!”舒情冷哼了一声,大嫂感觉自己完完全全被舒情当成猴子耍了,自己的精心设计一早就被对方看穿了。

“好,我承认算计你,但是这个孩子是真的。呼……呼……”大嫂终于低头认输了,但却想凭著肚子里的孩子扳回劣势。

“115天!”舒情晃了晃手里的检验报告:“差5天正四个月。我老公跟你上床睡觉的的那次也不过两个多月而已。你怀孕都四个月了,你肚子里的怎么可能是我老公的种?”舒情接着说:“而且你男人走的时候,你好像还没有呢吧?你说我要是把这事告诉陈学兴,他会怎么做?我想你比我心里明白。”

说着舒情走到大嫂跟前伸手点了点她的胸口,“啊——!”大嫂被舒情的气势吓的摔在了地上,一想起陈学兴知道了自己怀上别人的野种,那个后果简直是无法想像的。大嫂就感到全身颤抖,“看你是个孕妇的份上,就不跟你一般见识,赶紧滚!”舒情将手里的报告单甩在大嫂脸上说。

“……”大嫂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还不赶紧滚,要不我就告诉你男人,让他过来接你,怎么样?”舒情威胁道。

“我这就走,千万别说。”大嫂央告著,灰溜溜的穿好衣服就要离开了。“等一下!”舒情阻止了大嫂,“还……还有什么事吗?”大嫂怯怯的问道。“把你的报告单拿走,别脏了我们的眼睛。”

“噢!”大嫂低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报告单,“奉劝你一句,有病赶紧去治,否则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舒情又说了一句。大嫂听了很狼狈的走了!

“舒情,我……”我张了张口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次又是她帮我解的围。“好啦!老公,什么都别说了。我们是夫妻,是彼此信任的人。”舒情给了我一个拥抱。

“你想不想试试?”舒情趴在我怀里突然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什么?”我听的一头雾水。“笨蛋,人家是说换个环境试试呗!”舒情娇嗔的打了我胸口一下:“而且还是免费的房子,不好吗?”靠!这疯女人居然发春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舒情正处在虎狼之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电脑里都藏了些什么。”舒情的脸色绯红的说道:“特别是酒店里的,今天刚好有机会。难道你想错过嘛?”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禁开口问道,舒情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嘴唇:“男人对于女人来说根本没有秘密,只是女人不愿意去挖掘而已。现在你就准备好好享受就是了。”说着舒情出去拿了两个购物袋回来,靠!这个女人心真大,居然还有心思购物。

“不许偷看,在床上乖乖等我!”舒情娇嗔的说完,走进了浴室,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我浮想联翩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在我的多次催促下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只见一位穿着酒店制式浴袍的丽人走了出来,她脸上划著浓妆秀发盘在头顶,脚上穿着一副十公分的尖底高根鞋真不知道舒情是从哪里找来的,我跟本就没看到鞋盒。

“先生,您好。我是您叫的客房服务。”舒情开口用很蹩脚的普通话说道。我皱着眉问道:“小姐,你的口音好奇怪啊?”舒情听了一耸肩:“人家这是台湾腔啦~”

“你是台湾人?”我忍不住好奇道,“不是啦~!现在很流行这种台湾腔的啦~!所以人家就学的啦~!”舒情一脸夸张的说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做,不要客气的啦~!”舒情开口说道,得到舒情的保证我放开了心里的顾虑。

“把衣服脱了,爬过来。”我向舒情勾了勾手指,“系~”舒情听话的脱了浴袍露出里面黑色吊带的情趣睡衣。睡衣的下摆刚好到大腿根部,由于是透明的薄纱裙里面的内裤也清晰可见。居然是同款式的薄纱制成,透过两层布料私处依旧清晰可见。

从浴室门口到床只有几米距离,舒情像狗一样爬到我跟前。但却刺激的我立刻起了反应,我坐到床沿上解开裤子,露出变硬的肉棒。由于高度的问题,舒情要用力的抬起头来才能够到。“嗯~嗯~嗯~”舒情吃力的帮我做着口交,额头上已经产生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眼看着趴在地上的小美人为了讨好我如此的辛苦,我忍不住开口道:“上来吧,老婆!”舒情听了突出嘴里的龟头妩媚的白了我一眼:“讨厌!人家现在是鸡。不是你老婆!哼!”

“小婊砸,居然敢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我一把拉起舒情把她拉到床上,整个人被我压在身下。把肉棒对准了她的嘴就插了进去,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

“唔……唔……唔……”舒情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身体不安的扭动着想要摆脱我的压制。抽插了大概五六十下,我发出一声低吼直接射在了喉咙里。舒情开始翻白眼,身体也往上弓,一双美腿胡乱的踢蹬。

吓得我赶忙抽出肉棒,检查舒情的状态。“要死啦!你差点玩死老娘。呼……呼……呼……呼……”舒情坐了起来掐了我一把,没好气的说。“哎哟~!”我吸了一口气,真疼啊!

“刚才差点憋死我了!”舒情嘟著嘴说道,虽然是在生气,但看起来很可爱。我赶紧向美人赔礼道歉,费力一番口舌才让舒情消气,答应继续陪我玩。不过如何玩却要舒情做主,因为我刚刚的表现太过暴虐了。

“宝贝,你想怎么样玩啊?”我被舒情绑住了双手还戴上了眼罩。“你安心享受就是了,哼!”舒情听了不满的哼道,一双冰凉丝滑的脚丫夹住了阴茎开始套动。这种特别的感觉让我有点把持不住,差点就射了出来。我只能大声的呼喝来分散注意,“居然还没出来?”耳边传来舒情的声音,一条热乎乎的嫩肉开始舔过龟头,接着整个龟头被包裹在一个温暖的洞穴里面。

我忍不住幻想着舒情一双嫩脚摩擦著阴茎,小嘴吮吸著龟头的画面。终于忍不住了,爆发了出来。

我只能呼呼的喘着气,躺在床上接受舒情接下来的服务。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听着电话里传来客服那机械的声音,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彻底的爆发出来:

“李美琪,你个臭婊子居然敢不接我电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