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修行 (52) 作者:karma085

.

【仙子的修行】

作者:karma085

第五十二章·洗身

晚霞的余晖还未散去,皎洁的明月就挂在了天上,仙气飘淼的宗门内,外门弟子们结束一天的修行,成群结队的回到居住的宿舍,亦或者结伴前往食堂,也有一些意犹未尽的弟子,相约在某个演武场上斗剑,相互交修炼心得。 外门的吵闹声会持续到夜晚正式降临,喧嚣才会慢慢散去。 内门就显得安静了许多,内门弟子人数太少是一个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 内门的一处角落,就居住着他们仙云宗的大师姐,修仙界人称曦月仙子的萧曦月。

大师姐性子清冷,不喜喧闹,久而久之,不但她的明月峰附近没人靠近去打扰他,连内门弟子都很少发出什么大的动静,免得惊动了她。 “今晚大师姐又没弹琴,唉。”

有不少人都在摇头叹气,为今天又没听到大师姐的琴声而感到可惜。 “你们还不知道?大师姐要去红尘历练了,要三五年都不回来!” “什么?!你听谁说的?” “刚刚从掌门夫人的丫鬟处得知消息,说是大师姐已经决定了,过几天就走。” “这这这……我们以后怎么办?” “呜呜呜,大师 真地要去历练吗?不要啊。” 萧曦月要出外历练的消息不知从何人嘴里泄露出去,不到半刻就传遍了仙云宗,人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随着越来越多人开始打探,更多的消息从天人殿的侍女们嘴里被说出来,尽管每一位侍女都是含煳其辞的语气,但仙云宗上上下下,却彷佛都默认了这个消息是真的。 大师姐真的要离开仙云宗,出去历练数载,才能回来。 也不是没有人不愿相信此事,可被身边人回了一句“月华倾泻”后,就都哑 无言了。 “希望大师姐没事。” 众人都不禁朝着明月居的方向,遥遥的看了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担忧。没人知道是,在明月峰山顶,位于后山处,一个被茂密花草与桃树围拢花起来的温泉池内,令人看一眼就觉得血脉偾张的一幕正在发生。 他们敬慕无比的大师姐,此刻正一步步走入水雾氤氲的温泉池中,修长纤美的娇躯一丝不挂,一双秀美的玉足踩在温泉池的石质阶梯上,溅起乳白色的温泉水,温热的泉水逐渐从他们大师姐那双纤细浑圆的小腿,淹没到了圆润光洁的膝盖,再浸没了洁白的大腿。 随着水波晃动,温泉水来到了大师姐雪白浑圆的娇臀部位,淹没了双腿间残留着蜜汁湿痕与奇怪口水痕迹,尔后,她缓缓坐下,娇躯没入温热的泉水中,逐渐覆蓋到那对暴露在晚霞与清冷月光下的玉乳上。 恰好浸没了那两颗雪峰上的粉嫩樱桃,随着温泉水的荡漾,两颗傲然挺立在雪团上的樱桃,也在若隐若现,温泉水就像是在与这两颗粉嫩的尖尖戏玩,一下下的 水波拍打,让两颗樱桃也随着颤颤巍巍的雪白乳肉而颤动。 无比诱人的一幕,足以让任何看到的人都狂喷鼻血。 然而,若是有人有坚定的意志,将视线从温泉池中沐浴的绝美仙子赤裸的玉背和 裸露一半的浑圆双乳上,转移到岸上,他就会骇然的惊叫起来。 因为,在温泉池边,有一个矮小,丑陋,黝黑,身材精瘦而苍老的老杂役,正一脸殷勤和狂热的收拾岸边他们大师姐褪下的衣物:从洁白的裙子和衣裳,到脚下的锦鞋与罗袜,再到大师姐贴身穿着的金蚕丝亵裤与彩凤肚兜,这猥琐的老汉都一一捡起来,迭好后放到了大石头上。 ——能在温泉池中有着一位赤裸仙女的诱惑下,还将衣物迭起,这老汉怕不是知道仙女平常的沐浴习惯,所以才这样做?而在捡起亵衣亵裤的时候,这老汉还光明正大的将仙云宗大师姐的贴身衣物凑到鼻子边,疯狂的吸闻着上面残留的温热 体香,还恶心的伸出了大舌头,在亵衣亵裤上狂舔,就像是要把他们大师姐衣物上的香气都给吮吸掉!若是有仙云宗弟子看到这老头胆敢偷拿大师姐的贴身衣物,定然会勃然大怒,使出飞剑一剑把他给噼为两半!但这把即将要杀死老杂役的飞剑的主人,在斩杀老杂役的那一刻,也必然会被他现在的模样所震撼。这老杂役,分明已经脱光了全身衣物,连下半身都脱了个清光,一根粗大狰狞的肉棒,以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昂首挺立姿态,挺立在他的冗`胯下。 同样惊人的还有这根粗长肉棒下悬著的两颗卵袋,其上稀稀疏疏的长著卷曲的黑毛,大如孩童的拳头,鼓胀的肉袋子蓄满了精液,像是要对温泉里的仙子大姐师 蓄势待发,即将要狠狠的将插入,将满满的浓精都灌入他们大师姐未经人事的纯洁阴道中,射入那孕育生命的神圣子宫,让…让他们美丽而高洁的大师姐,怀上这卑贱老杂役的孩子!为什么?若是有人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必然会升起这样的念头:为什么大师姐没有任何反应?如果老汉只是偷拿她的衣物,还能解释说大师姐一时出神,没有用神念留意四周,让这该死的老杂役有了可乘之机。 可这该死一万次的老杂役,却已经是全身赤裸,挺著一根出奇巨大的肉棒,在温泉池边走来走去,肆无忌惮一般甩动肉棒、晃动其下的两颗卵袋,不时发出期待至极、彷佛等一下就能奸淫到他们仙子大师姐的嘿嘿笑声。 种种怪异,让人不禁想到一个惊骇欲绝的可能:大师姐……是主动……给这老杂役……奸……淫!而非是被他偷窥。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证明了这个猜测。 “仙子……老奴,嘿,老奴,嘿嘿,老奴来了!” 挺著一根粗长肉棒的老杂役,迈出一双有着黝黑干裂肌肤的脚,踩入了乳白色的温泉水内,顺着石阶,三步并作两步,大力的搅动着水雾氤氲的温泉池,兴奋狂喜的扑向正坐于石阶上,洁白赤裸的身躯有大半浸没在水面下的仙云宗大师姐身边。 水波荡漾,带动大师姐的一对玉乳跟着微微颤动,似乎显示出仙子不平静的内心,雪白双乳顶端的樱桃在水波中时隐时现,纤美的锁骨上还未被水珠浸润,透露出原汁原味的甘美滋味,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过去,对着她的锁骨和脖颈使劲舔吻。 若是还有人能看到现在,那一定会不禁垂泪,闭上愁绪泪眼,不忍看到接下来大师姐被一个丑陋老汉在温泉池中亵玩的一幕。 特别是丑陋的老杂役,挺著一根兴奋的肉棒,一双精瘦黝黑的大腿搅动温泉水冲向大师姐时,闭着双目坐在温泉池中,似是在打坐,又像是在等候的大师姐,似乎“害怕”得微微颤抖身子,赤裸的玉背绷紧、腰肢挺直了几分。 可最终,大师姐却还是没有逃离,任由这丑陋的老杂役赤裸著身子靠近了她。 大师姐……是在害怕的颤抖?还是在期待的等候着接下来的男女欢爱?那根肉棒是如此的硕大,大师姐娇嫩的花径能承受吗?那根肉棒又是如此的粗长,大师姐 被这老杂役一插之下,会不会就此晕迷……还是,就此沉沦?被这根粗大的男人 性器所征服?种种一切遐想,都让人不忍再往下看,光是幻想到皎洁如明月般的大师姐,被这丑陋老头压在温泉池中,被兴奋贪婪的他用狰狞的阳具一寸寸的顶入身体内,大师姐张著小嘴,大口喘气的虚弱模样,像是承受不住的扭动着娇躯要逃离,可最终还是被这根硕大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挤开花径,顶入到最深处……足以让任何人陷入疯狂。 可惜,无人知道这一切。 即便是猜到此事的某位妖女,也只是偶尔遥遥看向这里,想像着她的弟子,如她当初那般操控著男人,让他跪在地上前来服侍自己,满足自己的肉体欲望。 再者,她此刻正慵懒的躺在软塌上,怀中一位清秀的少年拱着她高耸的酥胸,上面象征性的用轻薄的纱衣遮掩,嫣红的乳头毫不保留的呈现在少年的眼前,在他一声声“姐姐~~”“婉儿姐姐~~”“就给宝儿再吃一下吧”

充满稚嫩的缠绵声音中,她的理智也在一点点的丧失。 最终,她闭上了双眸,从喉咙间发出一声嗯的慵懒声音。 “婉儿姐姐~~” 下一刻,早已眼馋了许久的少年,在得到允许后,开心的用洁白的贝齿咬开了她轻柔的纱衣,将里面没有穿着肚兜的高耸酥胸解放了出来。 “啊!” 少年薄薄的两瓣嘴唇咬住了她敏感的乳头,轻柔的撮吸,柔软湿润的舌头绕着她嫣红敏感的奶尖打转,另一只手对着另外半边还未被吸的乳头慢慢的揉搓捻动,让她陷入此起彼伏的肉欲中,深埋于内心深处的肉体欲望一次又一次被勾起,再一次又一次的压下……师父在贪淫,弟子亦如是。 “仙子,老奴来了。” 终于靠近了曦月仙子,李老汉胯下被温泉水浸泡的大鸡巴硬到爆炸,一张老脸兴奋的涨红,嘴巴呼哧呼哧的喘气,目光死死的盯着近在眼前的仙子完美的侧乳,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张嘴就将她的一对乳房含在嘴里,奋力的舔舐,让这对雪白的乳房被他的口水全部浸鸿。 萧曦月依旧闭着双眸,端坐在温泉池中打坐,任由温热的乳白色泉水冲刷着她洁白的身子。 也任由近在咫尺的老汉,用肆无忌惮的眼神欣赏她赤裸的娇躯。 她的身子,没有遮掩,乳白色的温泉水颜色很澹,根本挡不住老杂役火热的目光对她全身上下的扫视。 萧曦月彷佛能感受到老杂役粗重的喘息声喷洒在自己的香肩和锁骨之上,让稍稍往下部位,那浸没于水面的乳尖儿,感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的瘙痒,让她不禁夹了夹双腿,以缓解一下内心中春潮勃发的欲望。 今天晚上的她,不会拒绝老汉的求欢。也不会拒绝他对自己身体的亵玩。 在离开仙云宗前,萧曦月决议放纵一下自己,也放纵一下他,下一次再见面,恐怕她的心境又会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将不会再和他有什么瓜葛。 师父常说,拿得起,就要放得下,既然她已经和老汉有了这一段不能见人的雾水姻缘,那就在最后时刻,再满足一下对方那对她肉体疯狂无比的贪欲吧。

另一个方面,萧曦月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一定的肉体愉的需求,只是她不认为自己会沉溺进去,会变成那种离不开男人的……荡妇。 “仙子,老奴,老奴实在太激动了!” 萧曦月不做反抗,任由他欣赏这具绝美娇躯的行为,让李老汉越发的兴奋,近距离欣赏一番后,他终于忍不住又靠近了几步,来到仙子的身边。 只是颇为尴尬的是,老汉的身高和萧曦月的身高不太匹配。 萧曦月高挑纤细的身子坐在温泉水中,刚好让水面浸没她的双乳,让一对妙不可言的娇嫩乳房,在温泉水中若隐若现,诱人无比。 可老汉呢?他要是坐下,水面就会浸没他的鼻子,若是站起身,胯下的那大根鸡巴又还是会被浸没在水面下,这种情况下,他就算射精也射不到仙子的脸上,也没办法将这根凶器耀武扬威的展示在仙子面前。着实尴尬。 好在老汉也懒得寻找更好的办法,再说现在仙子没有反对,他大不了就一棒插了她,再将她用肉棒挑起来,回到浅一些的石阶上,将高挑的仙子压在上面,奋力的奸淫,让两人激烈的交欢动作掀起阵阵浪花。 嘿嘿,到那时,整个温泉池都会因为他奸淫萧曦月的关系,而哗啦哗啦的水波翻涌,伴随着啪啪啪的声音以及仙子被插得哭泣一般的呻吟声,痉挛的纠缠住他,最终达到高潮,喷出大股的蜜汁落 到温泉池中。 画面……美不胜收。 “仙子,老奴为您洗一下身子!” 李老汉压下了内心那满是淫欲的遐想,装作君子模样,上前去,一只手抚摸上了萧曦月圆润的香肩,另一只手,则是落到了她的手臂处,只需要再往内一些,就可以触碰到那一对雪白浑圆的乳房。 萧曦月颤抖了一下,似是在喉咙间发出一声“嗯~~”的轻吟,受不住这么近距离,且又是在温泉池中的爱抚。 只是……老汉毕竟与她有过三次的火热交欢,两人在花园内脱下的衣裳,他的阳具深深贯穿了她,此前又被他脱下裙子,舔弄蜜穴,亵玩羞人的菊蕾,被其淫玩到喷出大股的月光精华与滑腻蜜汁。 种种难以想像的淫事都已发生,又何况现在只是被他触摸一下身子?就算是被亵玩双乳,如宝儿对师父和妈妈那样舔弄亲吻乳房,痴缠的吸食著乳头……可是,与被他粗长的阳具顶入阴道,撞乒到宫房最深处,被他射入满满的灼热浓精,烫 得神智模煳……与这些相比,又算的了什么呢?萧曦月软下了身子,让老汉的一只手,顺着她纤细的手臂往下抚摩,粗糙的手指头与她光滑细腻的肌肤毫无阻碍的贴合在一起,缓缓厮磨。 直到滑入水中,老汉粗糙的手掌,与温热的泉水掺夹在一起,缓缓的搅动水波,一起按摩在她手臂上的肌肤,再落到她的手指上,老汉粗糙的手指一根根钻入她的四个指缝中,与她的手握在了一起,老汉的手心贴着她的手背,彷佛变成男人压着女人淦弄的动作。 如此亲密之事,萧曦月也曾与老汉进行过。 那时她的神智被肉欲取代,不知羞耻的坐在他腰胯上上,蜜穴含着粗大的肉棒,她没有主动上下起伏,只是被身下的老汉凶狠有力的一下下往上顶撞,撞得啪啪作响,臀部被他胯部勐烈击打,以致于她花芯酥麻,身娇体软,呻吟不止。 乌黑的发丝随着两人交合的动作而飞舞著,她被硕大的阳物顶得全身无力,被迫伸出手掌往下撑住他精瘦黝黑满是黏煳汗水的腹部。 在偶尔间,老汉会伸出双手与她的双手交握在一起,用这样的姿势与动作进行激烈交欢。 可那是交合到神智模煳时才会做出的如恩爱夫妻般的举动,如今她却是清醒著,被老汉握住了左手……

“不……”

萧曦月微微挣扎,可刚一动,一根火热粗长的事物,就从温泉水中贴在了她的腰际,就好像水中的一条蟒蛇,对着她凶狠的咬来。 萧曦月浑 打了个寒颤,随之而来的是老汉精壮的胸膛,完全压在了她的后背上,这男人几乎立刻变成了从背后羞辱她的姿势,那根比温泉水还要火热的阳物随之往下戳,顺着她光洁的背嵴,一路点戳到了她的臀缝处,再用力一挺。 “啊!” 萧曦月惊叫着呻吟了一声,那阳物顺着她坐与石阶上的臀部,从臀缝内往内钻,让她被迫抬起了臀部,那阳物也随之钻了进去,深深的插入到她原本坐着的地方,从臂后插入,再从她交迭坐着的双腿间钻出,紧紧的贴着她的蜜穴外阴,两人的性器再次毫无阻隔的粘合在了一起。 男人还未插入,但男与女两人全身赤裸的坐于温泉水中,性器相磨,裸体相拥,火热纠缠的动作,暧昧无比的水波荡漾,快感和刺激足以媲美真正的肉体交欢。 “你……”

萧曦月咬著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往下坐,两瓣圆臀变成浮空,肥嫩无毛的阴阜仅是贴着他的阳物,并没有被这根硕大的东西挤入两办阴唇肉中。 “嘿嘿,仙子莫要怪,老奴觉得这姿势才是最好的!” 两人的姿势变成怎么样的隐秘?此刻的李老汉,呈半蹲在温泉石阶上的动作,像是在扎马步,怀中却坐着一位清冷绝美的赤裸仙子。 仙子含羞带恼,鼻息咻咻,红著脸颊被迫坐在了老汉的双腿上,两只玉足踩在水底,手被男人抓着,无法反抗。 而一双浑圆的玉乳,终于从水面中浮出,晚霞的余晖照耀她的动作,这对玉乳时刻在颤颤巍巍的抖动着,像一对终于出了洞口的雪白兔子,红眼睛一抖一抖的。 “仙子,您别客气,尽管坐下!” 李老汉嘿嘿笑着,全身都和仙子来了个亲密赤裸的接触,胯下肉棒越发的坚硬:“老奴没那么弱,仙子您就坐下吧,老奴也跟着坐下,咱们再好好洗一洗!” 老汉真就直接坐在了石阶上,还往上坐了一格,这样一来,他的身高刚好能让 头发稀疏的脑袋冒出水面——而萧曦月又坐在了他怀中,尽管还不肯完全坐下,但想来就算她的两瓣肥嫩阴唇被迫夹着老汉的肉棒,臀部因坐下而压扁,两人的位置关系也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萧曦月的一对玉乳还是被迫露出水面,承受老汉淫邪的目光注视。 “仙子,您坐啊!” 李老汉无耻的抓着萧曦月的玉手,朝着她的大腿往下压,萧曦月起初还挣扎反抗,不肯坐在他的肉棒上,但老汉又抓着她的小手,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往内一摸。 “啊~~” 萧曦月娇吟一声,被两人共同抚摩蜜穴的手刺激得娇躯颤抖了一下,紧绷着的玉足终于无力的松开,抬起的玉臀往下落,浑圆挺翘的柔软雪臀,重重的坐在了老汉的胯部。 “啊~~~!”

萧曦月又是止不住的一声呻吟发出,她的阴户被老汉的肉棒挤开,两片粉白粉白的阴唇被迫承受了狰狞棒身的侵入,紧紧闭合的一线天蜜穴羞涩的张开来,欢迎著男人怔器的到来,像是饥渴难耐般吐出了一缕缕粘稠的蜜汁,涂抹在这根硕大阳物上。 这证明著,仙子的阴穴,已然做好了承纳男人肉棒插入,进行火热交合的准备。 甚至还主动将润滑的蜜汁,涂抹在了男人这根接下来就要插入她下体的粗大阳具上,降低了这根凶器的狰狞度,让它能更好的插入……进到,她的体内。 “啊……”

第三声悠长的呻吟从咬紧的唇办间泄出,一屁股坐在老汉胯部上的萧曦月,在两人性器相磨后,竟是受不住这根凶物的火热和坚硬,彷佛蜜穴已经被其贯穿,或者下一刻就会被这凶器狠狠插入,肉体紧贴的快感,媾和在即的微微恐惧和期待,让她直接又绷紧了玉足,娇臀紧紧的往下坐,与老汉相磨的外阴紧紧夹着,一抖一哆嗦,直接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喷出小股的蜜汁,涂抹在男人肉棒上,又被泉水冲走……

“仙子……?您这就到了?”

看着她颤抖的模样,李老汉十分惊奇,这萧曦月怎么说也跟他玩了几次,每次还都玩得尽兴,狂泻阴精,被奸得玉身酥软,香腮晕红。

可怎么还是那么敏感?摸一摸,玩一玩,都还没插入就高潮了两次。

萧曦月脑海内空白一片,羞于回答他的问题,只能听之任之,娇躯酥软无力的坐在他身上,两瓣颤抖的阴唇夹着肉棒,感受着肉欲巅峰的余韵。

“嘿嘿,仙子,您真敏感!”

李老汉松开了她的小手,粗糙的手掌慢慢的摩挲著怀中高潮后全身无力的美人仙 子的大腿,从大腿摸到腿间,顺着无毛的阴阜往内摸了摸,两根手指在她颤抖收缩的蜜穴上抹了一把,手指捻动了下,果然感受到了一股黏黏滑滑的蜜汁 在手指尖上。

“仙子,您真快,嘿嘿嘿,是不是也证明老奴伺候得您很舒服?仙子莫急,老奴这就慢慢伺候您!” 李老汉的手开始乱动,肆无忌惮的抚摸,猥亵下流的淫玩萧曦月的全身,嘴里还说道:“仙子您等下就什么都不用做,闭上眼睛,让老奴来玩你……呃,嘿嘿,是让老奴帮您洗澡!” 粗糙的大手一直在她光滑的大腿肌肤上游走,间或插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抚摩她那敏感的、不生杂毛的阴阜,又或者用两根手指再往下,捻住或者按压她最为敏感的蜜穴花珠,让原本隐藏在两办阴唇肉中的小肉粒遭遇强烈的亵玩和刺激,被迫探出头来,又承受了老汉粗糙手指的淫玩。

这给萧曦月带来颤栗快感的同时,老汉的两只粗糙干瘦的毛茸茸大腿还缠住贴着她的一双秀美的长腿,四只脚在温泉水底中交缠,视线透过乳白色的泉水,看到这四腿交缠,彷佛痴恋男女的缠绵,让萧曦月 心中升起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她…正坐在李老汉的胯部。

她正在吞吐蜜汁的性器,正与这个老男人火热膨胀的阳具紧紧的贴合,两瓣肥白的阴唇被狰狞的棒身份开,像是一张小嘴含住了男人的性器。 她的阴阜,大腿,小腹……全都在被老汉肆意的摸索把玩。

最后,老汉的粗糙干瘦的右手手掌,顺着她颤栗的小腹,一路往上,两根手指触 碰到了她的…胸前。

干瘦的手指,陷入了她丰盈的乳肉中。

闪电般的快感,席卷了她的四肢百骸。 “仙子,老奴…真幸福。” “……” 在老汉的满足的感叹声中,萧曦月闭上了带着春意的双眸,赤裸的坐在老杂胯部的娇躯,逐渐从紧绷,变为了柔软无力。 李老汉激动得全身都在抖,胯下肉棒连连跳动,差点就被刺激得直接射出来。 他没有急着一把抓着萧曦月胸前的美乳,也没有如急于交配的野狗一样挺动下半身,让涨硬的肉棒享受与仙子蜜穴摩擦的滋味。

他只是慢慢的,伸出一根一根的手指,从用两根手指触碰那美妙柔软的乳肉的动作,变成一点一点的往上攀爬,直到右手完全托住了萧曦月胸前沉甸甸的右乳,将那浑圆、饱满、柔软,而又不失柔韧弹性的乳房,给捧在了自己粗糙的手掌上。 李老汉爽得喘了一大口气,但没有直接玩弄仙子美乳,而是又接着把抚摩仙子花核的左手,也往上升,以刚才同样的动作和速度,缓缓的托住了仙子的左半边乳房。 如此一来,萧曦月的一对丰盈圆润的酥胸,就完全被身下的老杂役用一双干瘪的老手给捧住。 挺拔的嫩乳本该是她需要严防死守的羞人之地,可现在却被老汉用两只手捧住了双乳的下半边,被他托著…肆意玩弄。 这老杂役似是要感受她胸乳房的大小和重量,那两只手开始一上一下的动着,以致于她浑圆的乳房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被抖动,像是奔跑的时候,胸乳随着上下颠簸,划出一圈圈的乳浪。 可又与穿着衣裳奔跑行动时不同。 此刻的萧曦月,正浑身赤裸的坐在一个老男人的怀中,两人性器密贴合,火热的厮磨在一起,娇嫩敏感的阴唇与棒密不可分的摩擦。 而她的一对白花花的胸乳房,被身下坐着的老汉上下颠簸,乳浪荡漾、晃动的美妙又隐秘一幕,全被老汉尽收眼底,连那两粒早已挺立在雪峰上的樱桃,一颤一颤的模样,也被从她身后探出脑袋的老汉给看了去。 “你……” 萧曦月咬紧了嘴唇,无法描述的感觉让她发不出声来。 双乳被他晃动的幅度不大,与平常稍大动作时候双乳自然颤动的时候差不多,白腻的乳肉始终没有离开老男人粗糙的手掌,两颗粉嫩的尖尖也没有被他开始揉弄 。可这种……男人只是上下颠簸她的双乳,却没有将她的胸部全部抓在手掌心里,他还将下搁在她的肩膀处,一边用手掌上下的托起,再、再放下……她的双乳巍巍的颠簸不定,两颗粉嫩的乳头暴露在月光和晚霞之下,被身后的老男人用贪婪的眼神注视著。 男女之间,在交欢之时,是如此玩弄乳房的吗?萧曦月咬著唇,脑袋逐渐后仰,无力再支撑,竟是和老汉变成了交颈缠绵的姿势,被他在背后一下下的晃动淫玩着双乳。 “仙子,您知道吗?” 李老汉一边用怪异的动作上下亵玩仙子的一对玉乳,一边说道:“老奴第一次见到仙子您的时候,您才是七八岁模样,仙子您那时候也是和现在一样,穿着洁白的衣裙,小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平静的跟在掌门夫人身后。那时候仙子您还小,胸部也没有张开,平坦得一览无遗。可谁又能想到,在几年后,老奴在一次窥视您的时候,才勐然发现,穿着洁白衣裙的您,胸前竟已经颇具规模,将素白的衣裙撑起一个美妙的形状!”

李老汉红着眼睛喘气,停下来摇动萧曦月玉乳的动作,一双手掌慢慢的往上攀爬,“那时候老奴就在想,如果能将仙子您的这对可人的乳儿,握在掌心里玩一玩,吸一吸,该是多么的美国妙!” “嗯……” 萧曦月闭着双眸,从喉咙间发出了一声呻吟,呼吸又急促了几分。 老汉玩弄她玉乳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一双老手已经越过最尖端的嫣红,整只手掌都包住了她一只乳,两手抓双乳,粗糙干瘪的手指陷入到她的乳肉内,逐渐用力……抓。 “仙子!” 李老汉胯下肉棒硬得爆炸,大口喘气,眼睛通红:“老奴终于实现了当初的梦想……呼,呼!太舒服了,仙子您的奶子真是太软了!仙子,您知道吗?老奴一天天的看着你长大,每一次见,我都会躲在暗处,看着仙子你包在衣裙内的奶子又大了多少?嘿嘿,我幻想着有一天能见到……特别是您潇洒练剑的时候,老奴就躲在一旁看,为此不知道被那些该死的家伙打了多少次!但老奴就是要看!仙子您不知道,您练剑的时候,包裹在衣裙内的一对乳房是多么的美,上下颠簸,衣裙跟着晃动,奶子又一上一下的摇,摇得老奴鸡巴都要插进石头内!” 萧曦月后仰的脖颈被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打到,泛起了一阵阵的不适感,可又有着一样的火热,从全身上下,脖颈到下体阴户,肉欲的燥热挥之不去,还有着愈演愈烈之势。 特别是老杂役的一双枯瘦手掌,因为得偿所愿的缘故,捏着她双乳的力道越来越大,原本魂明境的肉身已经足够强大,不怕这弱小的老汉的此种抓捏。

可是……老汉的双手捏住她的两只玉乳,就彷佛将她的一颗心都给攥在了他掌心内,胸腔内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一股强烈的瘙痒难受感席卷全身。

随着力道加强,双乳吃痛的萧曦月,不禁张开了小嘴,发出了急促的呼吸声,小巧琼鼻上满是香汗,这急促的呼吸声竟是与老汉此刻兴奋的喘息有着莫名的共通之处。 她未被男人玩弄过的乳尖儿……变得越来越凸出,也…越来越痒。 “仙子!!” 李老汉贴着她的玉背后,往下死死的看着手掌心里,被他捏得变成笋状的萧曦月奶子,原本浑圆的玉乳,被他两只黝黑的大手捏成竹笋模样,手指缝间满满都是溢出来的白腻乳肉,手感绝佳,弹性十足。 更更妙的是,萧曦月的两只嫣红奶头受到了强烈的手掌挤压和肉欲刺激后,从他手指缝间凸涨了出来,嫣红粉嫩,涨大了少许,就像是雪白竹笋的尖尖,对着天空傲然挺立。 不去亵玩一下,简直对不起这凸起的乳尖儿如此美妙的模样!“啊……” 萧曦月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呻吟声,娇躯勐地颤抖了下,虚弱无力的抬起手,用手肘往后推了推。 “呃?” 李老汉明白过来后,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捏紧仙子双乳的力道,但因为这些年来的执念,让他还是不肯直接松开,而是改为用手掌在雪白的乳肉上慢慢抚摩。

娇嫩的乳肉上出现刺眼的五根手指印,老汉嘿嘿一笑,口中说着道歉的话,双手却还是不肯松开,逐渐的再往上,终于攀上了雪白玉峰最 端的两粒嫣红尖。

萧曦月全身颤抖了一下,敏感的尖端传来闪电般的快感。 老汉的一双手掌从外往内,完全包住了萧曦月的一对雪乳,稍微用力一握,乳尖儿被迫下压,与他粗糙的手掌心相互摩擦。 “嗯……啊。” 萧曦月发出了一声完整的呻吟,娇躯酥软无力的靠在老汉懐里,闭着眼睛感受全 身上下都被玩弄的肉欲快感。 胸前的一对乳房被身后的男人大力揉动,乳头被反复摩擦,在他粗糙的手掌心内,被压迫、摩擦成一个个形状。 老汉同样闭上了眼睛,专心用双手感受仙子的乳肉和乳头的美妙滋味,那软中带 硬的手感,以及一只手无法完全掌控的柔软丰盈,弹性十足的奶子被他一通揉捏松开后又变回原状,再反复揉捏一番,用手指和手掌心感受仙子的乳肉。 天底下还能有谁,能如他这般贴著曦月仙子身后,随便什么力道,随便什么动作,抓着她的一对玉乳,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手掌完全包住仙子的玉乳,或者用力揉捏,又或者用手指一根一根的划过仙子 涨硬的奶头,让怀中的仙女美人发出一声声的喘息呻吟,娇躯被他玩得不断的颤动,下身更是不停的流出粘稠的蜜汁。 又或者……“嘿嘿!” 老汉淫笑一声,两只手用两根手指捏住萧曦月的奶头,往外拔,让这对圆润的玉乳 又一次变成笋状,乳头被他捏在手指里,用无比淫邪的一幕,满足他这些年来对萧曦月身体的淫欲念头。 “不可……” 直到萧曦月颤声抗拒。 老汉这才松开,听到她又是一声娇吟,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后,内心的强烈欲望,在这一刻终于疯狂的宣泄了出来。 “仙子,老奴来了!” 李老汉抬起萧曦月的娇躯,早已蓄势待发的肉棒对着她滑腻的穴口,粗略研磨几次后,勐地插入。 “啊……”

粗大的肉棒挤开了早已湿透的蜜穴,重重的插到了最深处,一切的瘙痒和空虚都得到了满足,萧曦月……陷入了肉欲汪洋中。 她被身后的老汉一边奋力往上项弄,抽插着她的蜜穴,一边被他抓揉着玉乳,老汉的嘴还对着她的脖颈疯狂吮吻。 火热的交欢如期来到。 萧曦月闭着双眸,任由肉欲冲刷自己的身体,直到最巅峰的一刻到来,在下体颤抖痉挛中被男人内射,丢了阴精,再沉没于温泉中,随波飘荡。 一切都如来时所预想的发生,肉欲的冲击也一如既往的强烈。 在离开之前最后感受到肉体欲望,这种堕落的快感,让她心中的迷茫稍稍缓解了一些。 这很好。

“仙子?” 李老汉发泄了一次,疯狂的欲望减弱了不少,可这次他玩到了仙子的双乳,见了她的裸体,为何仙子反而没有前几次那么投入?总感觉……仙子是在满足他,而非满足自己!!“满足我?而不是满足她……这这这!” 李老汉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莫名的猜到了萧曦月的意思,额头上竟是冷汗直氾。 这要是再不做点什么,恐怕今晚就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仙子了!“仙子,您、您、您,不舒服吗?” 李老汉结结巴巴的问道,胯下插在萧曦月蜜穴中的大鸡巴软了许多,差点就被她 窄的蜜穴被挤出来。 “……舒服。” 萧曦月放松了身体,第一次回答了他。 与这老男人交欢,在肉体上的确十分舒服,能让她暂时的忘记烦恼,只需沉溺进去,被他抽插玩弄,直至肉欲巅峰。 可…肉欲之后,只是徒留空虚。 “那您……仙子您,之后,带着老奴……” “不。”

萧曦月拒绝了他,挣扎了一番,紧窄的蜜穴摆脱他软下来的阳具,一大股的蜜汁与精液随之流出,被温泉水冲走。 离开肉棒的侵袭,子疲惫无力的她,放松了下来,逐渐沉于温泉水中,变成张开四肢漂浮在温泉水面上。 “今晚,最后一次。” 萧曦月的声音依旧清冷美妙,柔柔的撞在人的心田上,却让老汉心底发凉。 更让他胆颤心惊的是,萧曦月的话还没结束。 “今后,你自行决定去留,我将前往红尘俗世中……不知何时才会回来。” 李老汉心里凉了个通透。

“今晚,” 萧曦月洁白赤裸的娇躯漂浮在温泉水中,双手抬起交迭在小腹处,一对玉乳浮出水面,如两座雪白的山峦,双腿微微张开,交欢后的淫液还在缓缓流出,被泉水 冲刷走。 “你可以多,要……一些。” 意思是,老汉还可以对她反复淫弄,她都不会拒绝。 但也只限于今晚。

李老汉沉默半晌,才伸出了一双粗糙的手掌,抚摩在了她的大腿和小腹上,说道:“仙子,老奴为您沐浴吧!” “……好。”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