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子的修行 (52) 作者:karma085

.

【仙子的修行】

作者:karma085

第五十二章·洗身

晚霞的餘暉還未散去,皎潔的明月就掛在了天上,仙氣飄淼的宗門內,外門弟子們結束一天的修行,成群結隊的回到居住的宿舍,亦或者結伴前往食堂,也有一些意猶未盡的弟子,相約在某個演武場上鬥劍,相互交修煉心得。 外門的吵鬧聲會持續到夜晚正式降臨,喧囂才會慢慢散去。 內門就顯得安靜了許多,內門弟子人數太少是一個原因,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 內門的一處角落,就居住著他們仙雲宗的大師姐,修仙界人稱曦月仙子的蕭曦月。

大師姐性子清冷,不喜喧鬧,久而久之,不但她的明月峰附近沒人靠近去打擾他,連內門弟子都很少發出什麼大的動靜,免得驚動了她。 「今晚大師姐又沒彈琴,唉。」

有不少人都在搖頭嘆氣,為今天又沒聽到大師姐的琴聲而感到可惜。 「你們還不知道?大師姐要去紅塵歷練了,要三五年都不回來!」 「什麼?!你聽誰說的?」 「剛剛從掌門夫人的丫鬟處得知消息,說是大師姐已經決定了,過幾天就走。」 「這這這……我們以後怎麼辦?」 「嗚嗚嗚,大師 真地要去歷練嗎?不要啊。」 蕭曦月要出外歷練的消息不知從何人嘴裡泄露出去,不到半刻就傳遍了仙雲宗,人人都在討論這件事。 隨著越來越多人開始打探,更多的消息從天人殿的侍女們嘴裡被說出來,儘管每一位侍女都是含煳其辭的語氣,但仙雲宗上上下下,卻彷佛都默認了這個消息是真的。 大師姐真的要離開仙雲宗,出去歷練數載,才能回來。 也不是沒有人不願相信此事,可被身邊人回了一句「月華傾瀉」後,就都啞 無言了。 「希望大師姐沒事。」 眾人都不禁朝著明月居的方向,遙遙的看了一眼,眼神里充滿了擔憂。沒人知道是,在明月峰山頂,位於後山處,一個被茂密花草與桃樹圍攏花起來的溫泉池內,令人看一眼就覺得血脈僨張的一幕正在發生。 他們敬慕無比的大師姐,此刻正一步步走入水霧氤氳的溫泉池中,修長纖美的嬌軀一絲不掛,一雙秀美的玉足踩在溫泉池的石質階梯上,濺起乳白色的溫泉水,溫熱的泉水逐漸從他們大師姐那雙纖細渾圓的小腿,淹沒到了圓潤光潔的膝蓋,再浸沒了潔白的大腿。 隨著水波晃動,溫泉水來到了大師姐雪白渾圓的嬌臀部位,淹沒了雙腿間殘留著蜜汁濕痕與奇怪口水痕跡,爾後,她緩緩坐下,嬌軀沒入溫熱的泉水中,逐漸覆蓋到那對暴露在晚霞與清冷月光下的玉乳上。 恰好浸沒了那兩顆雪峰上的粉嫩櫻桃,隨著溫泉水的蕩漾,兩顆傲然挺立在雪團上的櫻桃,也在若隱若現,溫泉水就像是在與這兩顆粉嫩的尖尖戲玩,一下下的 水波拍打,讓兩顆櫻桃也隨著顫顫巍巍的雪白乳肉而顫動。 無比誘人的一幕,足以讓任何看到的人都狂噴鼻血。 然而,若是有人有堅定的意志,將視線從溫泉池中沐浴的絕美仙子赤裸的玉背和 裸露一半的渾圓雙乳上,轉移到岸上,他就會駭然的驚叫起來。 因為,在溫泉池邊,有一個矮小,醜陋,黝黑,身材精瘦而蒼老的老雜役,正一臉殷勤和狂熱的收拾岸邊他們大師姐褪下的衣物:從潔白的裙子和衣裳,到腳下的錦鞋與羅襪,再到大師姐貼身穿著的金蠶絲褻褲與彩鳳肚兜,這猥瑣的老漢都一一撿起來,迭好後放到了大石頭上。 ——能在溫泉池中有著一位赤裸仙女的誘惑下,還將衣物迭起,這老漢怕不是知道仙女平常的沐浴習慣,所以才這樣做?而在撿起褻衣褻褲的時候,這老漢還光明正大的將仙雲宗大師姐的貼身衣物湊到鼻子邊,瘋狂的吸聞著上面殘留的溫熱 體香,還噁心的伸出了大舌頭,在褻衣褻褲上狂舔,就像是要把他們大師姐衣物上的香氣都給吮吸掉!若是有仙雲宗弟子看到這老頭膽敢偷拿大師姐的貼身衣物,定然會勃然大怒,使出飛劍一劍把他給噼為兩半!但這把即將要殺死老雜役的飛劍的主人,在斬殺老雜役的那一刻,也必然會被他現在的模樣所震撼。這老雜役,分明已經脫光了全身衣物,連下半身都脫了個清光,一根粗大猙獰的肉棒,以與他年齡極不相符的昂首挺立姿態,挺立在他的冗`胯下。 同樣驚人的還有這根粗長肉棒下懸著的兩顆卵袋,其上稀稀疏疏的長著捲曲的黑毛,大如孩童的拳頭,鼓脹的肉袋子蓄滿了精液,像是要對溫泉里的仙子大姐師 蓄勢待發,即將要狠狠的將插入,將滿滿的濃精都灌入他們大師姐未經人事的純潔陰道中,射入那孕育生命的神聖子宮,讓…讓他們美麗而高潔的大師姐,懷上這卑賤老雜役的孩子!為什麼?若是有人看到這驚人的一幕,必然會升起這樣的念頭:為什麼大師姐沒有任何反應?如果老漢只是偷拿她的衣物,還能解釋說大師姐一時出神,沒有用神念留意四周,讓這該死的老雜役有了可乘之機。 可這該死一萬次的老雜役,卻已經是全身赤裸,挺著一根出奇巨大的肉棒,在溫泉池邊走來走去,肆無忌憚一般甩動肉棒、晃動其下的兩顆卵袋,不時發出期待至極、彷佛等一下就能姦淫到他們仙子大師姐的嘿嘿笑聲。 種種怪異,讓人不禁想到一個驚駭欲絕的可能:大師姐……是主動……給這老雜役……奸……淫!而非是被他偷窺。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證明了這個猜測。 「仙子……老奴,嘿,老奴,嘿嘿,老奴來了!」 挺著一根粗長肉棒的老雜役,邁出一雙有著黝黑乾裂肌膚的腳,踩入了乳白色的溫泉水內,順著石階,三步並作兩步,大力的攪動著水霧氤氳的溫泉池,興奮狂喜的撲向正坐於石階上,潔白赤裸的身軀有大半浸沒在水面下的仙雲宗大師姐身邊。 水波蕩漾,帶動大師姐的一對玉乳跟著微微顫動,似乎顯示出仙子不平靜的內心,雪白雙乳頂端的櫻桃在水波中時隱時現,纖美的鎖骨上還未被水珠浸潤,透露出原汁原味的甘美滋味,讓人忍不住想要靠過去,對著她的鎖骨和脖頸使勁舔吻。 若是還有人能看到現在,那一定會不禁垂淚,閉上愁緒淚眼,不忍看到接下來大師姐被一個醜陋老漢在溫泉池中褻玩的一幕。 特別是醜陋的老雜役,挺著一根興奮的肉棒,一雙精瘦黝黑的大腿攪動溫泉水沖向大師姐時,閉著雙目坐在溫泉池中,似是在打坐,又像是在等候的大師姐,似乎「害怕」得微微顫抖身子,赤裸的玉背繃緊、腰肢挺直了幾分。 可最終,大師姐卻還是沒有逃離,任由這醜陋的老雜役赤裸著身子靠近了她。 大師姐……是在害怕的顫抖?還是在期待的等候著接下來的男女歡愛?那根肉棒是如此的碩大,大師姐嬌嫩的花徑能承受嗎?那根肉棒又是如此的粗長,大師姐 被這老雜役一插之下,會不會就此暈迷……還是,就此沉淪?被這根粗大的男人 性器所征服?種種一切遐想,都讓人不忍再往下看,光是幻想到皎潔如明月般的大師姐,被這醜陋老頭壓在溫泉池中,被興奮貪婪的他用猙獰的陽具一寸寸的頂入身體內,大師姐張著小嘴,大口喘氣的虛弱模樣,像是承受不住的扭動著嬌軀要逃離,可最終還是被這根碩大的肉棒一點一點的擠開花徑,頂入到最深處……足以讓任何人陷入瘋狂。 可惜,無人知道這一切。 即便是猜到此事的某位妖女,也只是偶爾遙遙看向這裡,想像著她的弟子,如她當初那般操控著男人,讓他跪在地上前來服侍自己,滿足自己的肉體慾望。 再者,她此刻正慵懶的躺在軟塌上,懷中一位清秀的少年拱著她高聳的酥胸,上面象徵性的用輕薄的紗衣遮掩,嫣紅的乳頭毫不保留的呈現在少年的眼前,在他一聲聲「姐姐~~」「婉兒姐姐~~」「就給寶兒再吃一下吧」

充滿稚嫩的纏綿聲音中,她的理智也在一點點的喪失。 最終,她閉上了雙眸,從喉嚨間發出一聲嗯的慵懶聲音。 「婉兒姐姐~~」 下一刻,早已眼饞了許久的少年,在得到允許後,開心的用潔白的貝齒咬開了她輕柔的紗衣,將裡面沒有穿著肚兜的高聳酥胸解放了出來。 「啊!」 少年薄薄的兩瓣嘴唇咬住了她敏感的乳頭,輕柔的撮吸,柔軟濕潤的舌頭繞著她嫣紅敏感的奶尖打轉,另一隻手對著另外半邊還未被吸的乳頭慢慢的揉搓捻動,讓她陷入此起彼伏的肉慾中,深埋於內心深處的肉體慾望一次又一次被勾起,再一次又一次的壓下……師父在貪淫,弟子亦如是。 「仙子,老奴來了。」 終於靠近了曦月仙子,李老漢胯下被溫泉水浸泡的大雞巴硬到爆炸,一張老臉興奮的漲紅,嘴巴呼哧呼哧的喘氣,目光死死的盯著近在眼前的仙子完美的側乳,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張嘴就將她的一對乳房含在嘴裡,奮力的舔舐,讓這對雪白的乳房被他的口水全部浸鴻。 蕭曦月依舊閉著雙眸,端坐在溫泉池中打坐,任由溫熱的乳白色泉水沖刷著她潔白的身子。 也任由近在咫尺的老漢,用肆無忌憚的眼神欣賞她赤裸的嬌軀。 她的身子,沒有遮掩,乳白色的溫泉水顏色很澹,根本擋不住老雜役火熱的目光對她全身上下的掃視。 蕭曦月彷佛能感受到老雜役粗重的喘息聲噴灑在自己的香肩和鎖骨之上,讓稍稍往下部位,那浸沒於水面的乳尖兒,感受到了一陣又一陣的瘙癢,讓她不禁夾了夾雙腿,以緩解一下內心中春潮勃發的慾望。 今天晚上的她,不會拒絕老漢的求歡。也不會拒絕他對自己身體的褻玩。 在離開仙雲宗前,蕭曦月決議放縱一下自己,也放縱一下他,下一次再見面,恐怕她的心境又會發生了許多的變化,將不會再和他有什麼瓜葛。 師父常說,拿得起,就要放得下,既然她已經和老漢有了這一段不能見人的霧水姻緣,那就在最後時刻,再滿足一下對方那對她肉體瘋狂無比的貪慾吧。

另一個方面,蕭曦月也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有一定的肉體愉的需求,只是她不認為自己會沉溺進去,會變成那種離不開男人的……蕩婦。 「仙子,老奴,老奴實在太激動了!」 蕭曦月不做反抗,任由他欣賞這具絕美嬌軀的行為,讓李老漢越發的興奮,近距離欣賞一番後,他終於忍不住又靠近了幾步,來到仙子的身邊。 只是頗為尷尬的是,老漢的身高和蕭曦月的身高不太匹配。 蕭曦月高挑纖細的身子坐在溫泉水中,剛好讓水面浸沒她的雙乳,讓一對妙不可言的嬌嫩乳房,在溫泉水中若隱若現,誘人無比。 可老漢呢?他要是坐下,水面就會浸沒他的鼻子,若是站起身,胯下的那大根雞巴又還是會被浸沒在水面下,這種情況下,他就算射精也射不到仙子的臉上,也沒辦法將這根兇器耀武揚威的展示在仙子面前。著實尷尬。 好在老漢也懶得尋找更好的辦法,再說現在仙子沒有反對,他大不了就一棒插了她,再將她用肉棒挑起來,回到淺一些的石階上,將高挑的仙子壓在上面,奮力的姦淫,讓兩人激烈的交歡動作掀起陣陣浪花。 嘿嘿,到那時,整個溫泉池都會因為他姦淫蕭曦月的關係,而嘩啦嘩啦的水波翻湧,伴隨著啪啪啪的聲音以及仙子被插得哭泣一般的呻吟聲,痙攣的糾纏住他,最終達到高潮,噴出大股的蜜汁落 到溫泉池中。 畫面……美不勝收。 「仙子,老奴為您洗一下身子!」 李老漢壓下了內心那滿是淫慾的遐想,裝作君子模樣,上前去,一隻手撫摸上了蕭曦月圓潤的香肩,另一隻手,則是落到了她的手臂處,只需要再往內一些,就可以觸碰到那一對雪白渾圓的乳房。 蕭曦月顫抖了一下,似是在喉嚨間發出一聲「嗯~~」的輕吟,受不住這麼近距離,且又是在溫泉池中的愛撫。 只是……老漢畢竟與她有過三次的火熱交歡,兩人在花園內脫下的衣裳,他的陽具深深貫穿了她,此前又被他脫下裙子,舔弄蜜穴,褻玩羞人的菊蕾,被其淫玩到噴出大股的月光精華與滑膩蜜汁。 種種難以想像的淫事都已發生,又何況現在只是被他觸摸一下身子?就算是被褻玩雙乳,如寶兒對師父和媽媽那樣舔弄親吻乳房,痴纏的吸食著乳頭……可是,與被他粗長的陽具頂入陰道,撞乒到宮房最深處,被他射入滿滿的灼熱濃精,燙 得神智模煳……與這些相比,又算的了什麼呢?蕭曦月軟下了身子,讓老漢的一隻手,順著她纖細的手臂往下撫摩,粗糙的手指頭與她光滑細膩的肌膚毫無阻礙的貼合在一起,緩緩廝磨。 直到滑入水中,老漢粗糙的手掌,與溫熱的泉水摻夾在一起,緩緩的攪動水波,一起按摩在她手臂上的肌膚,再落到她的手指上,老漢粗糙的手指一根根鑽入她的四個指縫中,與她的手握在了一起,老漢的手心貼著她的手背,彷佛變成男人壓著女人淦弄的動作。 如此親密之事,蕭曦月也曾與老漢進行過。 那時她的神智被肉慾取代,不知羞恥的坐在他腰胯上上,蜜穴含著粗大的肉棒,她沒有主動上下起伏,只是被身下的老漢兇狠有力的一下下往上頂撞,撞得啪啪作響,臀部被他胯部勐烈擊打,以致於她花芯酥麻,身嬌體軟,呻吟不止。 烏黑的髮絲隨著兩人交合的動作而飛舞著,她被碩大的陽物頂得全身無力,被迫伸出手掌往下撐住他精瘦黝黑滿是黏煳汗水的腹部。 在偶爾間,老漢會伸出雙手與她的雙手交握在一起,用這樣的姿勢與動作進行激烈交歡。 可那是交合到神智模煳時才會做出的如恩愛夫妻般的舉動,如今她卻是清醒著,被老漢握住了左手……

「不……」

蕭曦月微微掙扎,可剛一動,一根火熱粗長的事物,就從溫泉水中貼在了她的腰際,就好像水中的一條蟒蛇,對著她兇狠的咬來。 蕭曦月渾 打了個寒顫,隨之而來的是老漢精壯的胸膛,完全壓在了她的後背上,這男人幾乎立刻變成了從背後羞辱她的姿勢,那根比溫泉水還要火熱的陽物隨之往下戳,順著她光潔的背嵴,一路點戳到了她的臀縫處,再用力一挺。 「啊!」 蕭曦月驚叫著呻吟了一聲,那陽物順著她坐與石階上的臀部,從臀縫內往內鑽,讓她被迫抬起了臀部,那陽物也隨之鑽了進去,深深的插入到她原本坐著的地方,從臂後插入,再從她交迭坐著的雙腿間鑽出,緊緊的貼著她的蜜穴外陰,兩人的性器再次毫無阻隔的粘合在了一起。 男人還未插入,但男與女兩人全身赤裸的坐於溫泉水中,性器相磨,裸體相擁,火熱糾纏的動作,曖昧無比的水波蕩漾,快感和刺激足以媲美真正的肉體交歡。 「你……」

蕭曦月咬著唇,努力讓自己不要往下坐,兩瓣圓臀變成浮空,肥嫩無毛的陰阜僅是貼著他的陽物,並沒有被這根碩大的東西擠入兩辦陰唇肉中。 「嘿嘿,仙子莫要怪,老奴覺得這姿勢才是最好的!」 兩人的姿勢變成怎麼樣的隱秘?此刻的李老漢,呈半蹲在溫泉石階上的動作,像是在扎馬步,懷中卻坐著一位清冷絕美的赤裸仙子。 仙子含羞帶惱,鼻息咻咻,紅著臉頰被迫坐在了老漢的雙腿上,兩隻玉足踩在水底,手被男人抓著,無法反抗。 而一雙渾圓的玉乳,終於從水面中浮出,晚霞的餘暉照耀她的動作,這對玉乳時刻在顫顫巍巍的抖動著,像一對終於出了洞口的雪白兔子,紅眼睛一抖一抖的。 「仙子,您別客氣,儘管坐下!」 李老漢嘿嘿笑著,全身都和仙子來了個親密赤裸的接觸,胯下肉棒越發的堅硬:「老奴沒那麼弱,仙子您就坐下吧,老奴也跟著坐下,咱們再好好洗一洗!」 老漢真就直接坐在了石階上,還往上坐了一格,這樣一來,他的身高剛好能讓 頭髮稀疏的腦袋冒出水面——而蕭曦月又坐在了他懷中,儘管還不肯完全坐下,但想來就算她的兩瓣肥嫩陰唇被迫夾著老漢的肉棒,臀部因坐下而壓扁,兩人的位置關係也不會發生很大的變化:蕭曦月的一對玉乳還是被迫露出水面,承受老漢淫邪的目光注視。 「仙子,您坐啊!」 李老漢無恥的抓著蕭曦月的玉手,朝著她的大腿往下壓,蕭曦月起初還掙扎反抗,不肯坐在他的肉棒上,但老漢又抓著她的小手,來到了她的雙腿之間,往內一摸。 「啊~~」 蕭曦月嬌吟一聲,被兩人共同撫摩蜜穴的手刺激得嬌軀顫抖了一下,緊繃著的玉足終於無力的鬆開,抬起的玉臀往下落,渾圓挺翹的柔軟雪臀,重重的坐在了老漢的胯部。 「啊~~~!」

蕭曦月又是止不住的一聲呻吟發出,她的陰戶被老漢的肉棒擠開,兩片粉白粉白的陰唇被迫承受了猙獰棒身的侵入,緊緊閉合的一線天蜜穴羞澀的張開來,歡迎著男人怔器的到來,像是饑渴難耐般吐出了一縷縷粘稠的蜜汁,塗抹在這根碩大陽物上。 這證明著,仙子的陰穴,已然做好了承納男人肉棒插入,進行火熱交合的準備。 甚至還主動將潤滑的蜜汁,塗抹在了男人這根接下來就要插入她下體的粗大陽具上,降低了這根兇器的猙獰度,讓它能更好的插入……進到,她的體內。 「啊……」

第三聲悠長的呻吟從咬緊的唇辦間泄出,一屁股坐在老漢胯部上的蕭曦月,在兩人性器相磨後,竟是受不住這根凶物的火熱和堅硬,彷佛蜜穴已經被其貫穿,或者下一刻就會被這兇器狠狠插入,肉體緊貼的快感,媾和在即的微微恐懼和期待,讓她直接又繃緊了玉足,嬌臀緊緊的往下坐,與老漢相磨的外陰緊緊夾著,一抖一哆嗦,直接達到了一個小高潮,噴出小股的蜜汁,塗抹在男人肉棒上,又被泉水沖走……

「仙子……?您這就到了?」

看著她顫抖的模樣,李老漢十分驚奇,這蕭曦月怎麼說也跟他玩了幾次,每次還都玩得盡興,狂瀉陰精,被奸得玉身酥軟,香腮暈紅。

可怎麼還是那麼敏感?摸一摸,玩一玩,都還沒插入就高潮了兩次。

蕭曦月腦海內空白一片,羞於回答他的問題,只能聽之任之,嬌軀酥軟無力的坐在他身上,兩瓣顫抖的陰唇夾著肉棒,感受著肉慾巔峰的餘韻。

「嘿嘿,仙子,您真敏感!」

李老漢鬆開了她的小手,粗糙的手掌慢慢的摩挲著懷中高潮後全身無力的美人仙 子的大腿,從大腿摸到腿間,順著無毛的陰阜往內摸了摸,兩根手指在她顫抖收縮的蜜穴上抹了一把,手指捻動了下,果然感受到了一股黏黏滑滑的蜜汁 在手指尖上。

「仙子,您真快,嘿嘿嘿,是不是也證明老奴伺候得您很舒服?仙子莫急,老奴這就慢慢伺候您!」 李老漢的手開始亂動,肆無忌憚的撫摸,猥褻下流的淫玩蕭曦月的全身,嘴裡還說道:「仙子您等下就什麼都不用做,閉上眼睛,讓老奴來玩你……呃,嘿嘿,是讓老奴幫您洗澡!」 粗糙的大手一直在她光滑的大腿肌膚上遊走,間或插到了她的雙腿之間,撫摩她那敏感的、不生雜毛的陰阜,又或者用兩根手指再往下,捻住或者按壓她最為敏感的蜜穴花珠,讓原本隱藏在兩辦陰唇肉中的小肉粒遭遇強烈的褻玩和刺激,被迫探出頭來,又承受了老漢粗糙手指的淫玩。

這給蕭曦月帶來顫慄快感的同時,老漢的兩隻粗糙乾瘦的毛茸茸大腿還纏住貼著她的一雙秀美的長腿,四隻腳在溫泉水底中交纏,視線透過乳白色的泉水,看到這四腿交纏,彷佛痴戀男女的纏綿,讓蕭曦月 心中升起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她…正坐在李老漢的胯部。

她正在吞吐蜜汁的性器,正與這個老男人火熱膨脹的陽具緊緊的貼合,兩瓣肥白的陰唇被猙獰的棒身分開,像是一張小嘴含住了男人的性器。 她的陰阜,大腿,小腹……全都在被老漢肆意的摸索把玩。

最後,老漢的粗糙乾瘦的右手手掌,順著她顫慄的小腹,一路往上,兩根手指觸 碰到了她的…胸前。

乾瘦的手指,陷入了她豐盈的乳肉中。

閃電般的快感,席捲了她的四肢百骸。 「仙子,老奴…真幸福。」 「……」 在老漢的滿足的感嘆聲中,蕭曦月閉上了帶著春意的雙眸,赤裸的坐在老雜胯部的嬌軀,逐漸從緊繃,變為了柔軟無力。 李老漢激動得全身都在抖,胯下肉棒連連跳動,差點就被刺激得直接射出來。 他沒有急著一把抓著蕭曦月胸前的美乳,也沒有如急於交配的野狗一樣挺動下半身,讓漲硬的肉棒享受與仙子蜜穴摩擦的滋味。

他只是慢慢的,伸出一根一根的手指,從用兩根手指觸碰那美妙柔軟的乳肉的動作,變成一點一點的往上攀爬,直到右手完全托住了蕭曦月胸前沉甸甸的右乳,將那渾圓、飽滿、柔軟,而又不失柔韌彈性的乳房,給捧在了自己粗糙的手掌上。 李老漢爽得喘了一大口氣,但沒有直接玩弄仙子美乳,而是又接著把撫摩仙子花核的左手,也往上升,以剛才同樣的動作和速度,緩緩的托住了仙子的左半邊乳房。 如此一來,蕭曦月的一對豐盈圓潤的酥胸,就完全被身下的老雜役用一雙乾癟的老手給捧住。 挺拔的嫩乳本該是她需要嚴防死守的羞人之地,可現在卻被老漢用兩隻手捧住了雙乳的下半邊,被他托著…肆意玩弄。 這老雜役似是要感受她胸乳房的大小和重量,那兩隻手開始一上一下的動著,以致於她渾圓的乳房也跟著一上一下的被抖動,像是奔跑的時候,胸乳隨著上下顛簸,劃出一圈圈的乳浪。 可又與穿著衣裳奔跑行動時不同。 此刻的蕭曦月,正渾身赤裸的坐在一個老男人的懷中,兩人性器密貼合,火熱的廝磨在一起,嬌嫩敏感的陰唇與棒密不可分的摩擦。 而她的一對白花花的胸乳房,被身下坐著的老漢上下顛簸,乳浪蕩漾、晃動的美妙又隱秘一幕,全被老漢盡收眼底,連那兩粒早已挺立在雪峰上的櫻桃,一顫一顫的模樣,也被從她身後探出腦袋的老漢給看了去。 「你……」 蕭曦月咬緊了嘴唇,無法描述的感覺讓她發不出聲來。 雙乳被他晃動的幅度不大,與平常稍大動作時候雙乳自然顫動的時候差不多,白膩的乳肉始終沒有離開老男人粗糙的手掌,兩顆粉嫩的尖尖也沒有被他開始揉弄 。可這種……男人只是上下顛簸她的雙乳,卻沒有將她的胸部全部抓在手掌心裡,他還將下擱在她的肩膀處,一邊用手掌上下的托起,再、再放下……她的雙乳巍巍的顛簸不定,兩顆粉嫩的乳頭暴露在月光和晚霞之下,被身後的老男人用貪婪的眼神注視著。 男女之間,在交歡之時,是如此玩弄乳房的嗎?蕭曦月咬著唇,腦袋逐漸後仰,無力再支撐,竟是和老漢變成了交頸纏綿的姿勢,被他在背後一下下的晃動淫玩著雙乳。 「仙子,您知道嗎?」 李老漢一邊用怪異的動作上下褻玩仙子的一對玉乳,一邊說道:「老奴第一次見到仙子您的時候,您才是七八歲模樣,仙子您那時候也是和現在一樣,穿著潔白的衣裙,小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平靜的跟在掌門夫人身後。那時候仙子您還小,胸部也沒有張開,平坦得一覽無遺。可誰又能想到,在幾年後,老奴在一次窺視您的時候,才勐然發現,穿著潔白衣裙的您,胸前竟已經頗具規模,將素白的衣裙撐起一個美妙的形狀!」

李老漢紅著眼睛喘氣,停下來搖動蕭曦月玉乳的動作,一雙手掌慢慢的往上攀爬,「那時候老奴就在想,如果能將仙子您的這對可人的乳兒,握在掌心裡玩一玩,吸一吸,該是多麼的美國妙!」 「嗯……」 蕭曦月閉著雙眸,從喉嚨間發出了一聲呻吟,呼吸又急促了幾分。 老漢玩弄她玉乳的動作,越來越激烈,一雙老手已經越過最尖端的嫣紅,整隻手掌都包住了她一隻乳,兩手抓雙乳,粗糙乾癟的手指陷入到她的乳肉內,逐漸用力……抓。 「仙子!」 李老漢胯下肉棒硬得爆炸,大口喘氣,眼睛通紅:「老奴終於實現了當初的夢想……呼,呼!太舒服了,仙子您的奶子真是太軟了!仙子,您知道嗎?老奴一天天的看著你長大,每一次見,我都會躲在暗處,看著仙子你包在衣裙內的奶子又大了多少?嘿嘿,我幻想著有一天能見到……特別是您瀟灑練劍的時候,老奴就躲在一旁看,為此不知道被那些該死的傢伙打了多少次!但老奴就是要看!仙子您不知道,您練劍的時候,包裹在衣裙內的一對乳房是多麼的美,上下顛簸,衣裙跟著晃動,奶子又一上一下的搖,搖得老奴雞巴都要插進石頭內!」 蕭曦月後仰的脖頸被他說話時呼出的氣息打到,泛起了一陣陣的不適感,可又有著一樣的火熱,從全身上下,脖頸到下體陰戶,肉慾的燥熱揮之不去,還有著愈演愈烈之勢。 特別是老雜役的一雙枯瘦手掌,因為得償所願的緣故,捏著她雙乳的力道越來越大,原本魂明境的肉身已經足夠強大,不怕這弱小的老漢的此種抓捏。

可是……老漢的雙手捏住她的兩隻玉乳,就彷佛將她的一顆心都給攥在了他掌心內,胸腔內的心臟停止了跳動,一股強烈的瘙癢難受感席捲全身。

隨著力道加強,雙乳吃痛的蕭曦月,不禁張開了小嘴,發出了急促的呼吸聲,小巧瓊鼻上滿是香汗,這急促的呼吸聲竟是與老漢此刻興奮的喘息有著莫名的共通之處。 她未被男人玩弄過的乳尖兒……變得越來越凸出,也…越來越癢。 「仙子!!」 李老漢貼著她的玉背後,往下死死的看著手掌心裡,被他捏得變成筍狀的蕭曦月奶子,原本渾圓的玉乳,被他兩隻黝黑的大手捏成竹筍模樣,手指縫間滿滿都是溢出來的白膩乳肉,手感絕佳,彈性十足。 更更妙的是,蕭曦月的兩隻嫣紅奶頭受到了強烈的手掌擠壓和肉慾刺激後,從他手指縫間凸漲了出來,嫣紅粉嫩,漲大了少許,就像是雪白竹筍的尖尖,對著天空傲然挺立。 不去褻玩一下,簡直對不起這凸起的乳尖兒如此美妙的模樣!「啊……」 蕭曦月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吃痛的呻吟聲,嬌軀勐地顫抖了下,虛弱無力的抬起手,用手肘往後推了推。 「呃?」 李老漢明白過來後,這才依依不捨的鬆開捏緊仙子雙乳的力道,但因為這些年來的執念,讓他還是不肯直接鬆開,而是改為用手掌在雪白的乳肉上慢慢撫摩。

嬌嫩的乳肉上出現刺眼的五根手指印,老漢嘿嘿一笑,口中說著道歉的話,雙手卻還是不肯鬆開,逐漸的再往上,終於攀上了雪白玉峰最 端的兩粒嫣紅尖。

蕭曦月全身顫抖了一下,敏感的尖端傳來閃電般的快感。 老漢的一雙手掌從外往內,完全包住了蕭曦月的一對雪乳,稍微用力一握,乳尖兒被迫下壓,與他粗糙的手掌心相互摩擦。 「嗯……啊。」 蕭曦月發出了一聲完整的呻吟,嬌軀酥軟無力的靠在老漢懐里,閉著眼睛感受全 身上下都被玩弄的肉慾快感。 胸前的一對乳房被身後的男人大力揉動,乳頭被反覆摩擦,在他粗糙的手掌心內,被壓迫、摩擦成一個個形狀。 老漢同樣閉上了眼睛,專心用雙手感受仙子的乳肉和乳頭的美妙滋味,那軟中帶 硬的手感,以及一隻手無法完全掌控的柔軟豐盈,彈性十足的奶子被他一通揉捏鬆開後又變回原狀,再反覆揉捏一番,用手指和手掌心感受仙子的乳肉。 天底下還能有誰,能如他這般貼著曦月仙子身後,隨便什麼力道,隨便什麼動作,抓著她的一對玉乳,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手掌完全包住仙子的玉乳,或者用力揉捏,又或者用手指一根一根的划過仙子 漲硬的奶頭,讓懷中的仙女美人發出一聲聲的喘息呻吟,嬌軀被他玩得不斷的顫動,下身更是不停的流出粘稠的蜜汁。 又或者……「嘿嘿!」 老漢淫笑一聲,兩隻手用兩根手指捏住蕭曦月的奶頭,往外拔,讓這對圓潤的玉乳 又一次變成筍狀,乳頭被他捏在手指里,用無比淫邪的一幕,滿足他這些年來對蕭曦月身體的淫慾念頭。 「不可……」 直到蕭曦月顫聲抗拒。 老漢這才鬆開,聽到她又是一聲嬌吟,子也跟著顫抖了一下後,內心的強烈慾望,在這一刻終於瘋狂的宣洩了出來。 「仙子,老奴來了!」 李老漢抬起蕭曦月的嬌軀,早已蓄勢待發的肉棒對著她滑膩的穴口,粗略研磨幾次後,勐地插入。 「啊……」

粗大的肉棒擠開了早已濕透的蜜穴,重重的插到了最深處,一切的瘙癢和空虛都得到了滿足,蕭曦月……陷入了肉慾汪洋中。 她被身後的老漢一邊奮力往上項弄,抽插著她的蜜穴,一邊被他抓揉著玉乳,老漢的嘴還對著她的脖頸瘋狂吮吻。 火熱的交歡如期來到。 蕭曦月閉著雙眸,任由肉慾沖刷自己的身體,直到最巔峰的一刻到來,在下體顫抖痙攣中被男人內射,丟了陰精,再沉沒於溫泉中,隨波飄蕩。 一切都如來時所預想的發生,肉慾的衝擊也一如既往的強烈。 在離開之前最後感受到肉體慾望,這種墮落的快感,讓她心中的迷茫稍稍緩解了一些。 這很好。

「仙子?」 李老漢發泄了一次,瘋狂的慾望減弱了不少,可這次他玩到了仙子的雙乳,見了她的裸體,為何仙子反而沒有前幾次那麼投入?總感覺……仙子是在滿足他,而非滿足自己!!「滿足我?而不是滿足她……這這這!」 李老漢在心裡又重複了一遍,莫名的猜到了蕭曦月的意思,額頭上竟是冷汗直氾。 這要是再不做點什麼,恐怕今晚就是他最後一次見到仙子了!「仙子,您、您、您,不舒服嗎?」 李老漢結結巴巴的問道,胯下插在蕭曦月蜜穴中的大雞巴軟了許多,差點就被她 窄的蜜穴被擠出來。 「……舒服。」 蕭曦月放鬆了身體,第一次回答了他。 與這老男人交歡,在肉體上的確十分舒服,能讓她暫時的忘記煩惱,只需沉溺進去,被他抽插玩弄,直至肉慾巔峰。 可…肉慾之後,只是徒留空虛。 「那您……仙子您,之後,帶著老奴……」 「不。」

蕭曦月拒絕了他,掙扎了一番,緊窄的蜜穴擺脫他軟下來的陽具,一大股的蜜汁與精液隨之流出,被溫泉水沖走。 離開肉棒的侵襲,子疲憊無力的她,放鬆了下來,逐漸沉於溫泉水中,變成張開四肢漂浮在溫泉水面上。 「今晚,最後一次。」 蕭曦月的聲音依舊清冷美妙,柔柔的撞在人的心田上,卻讓老漢心底發涼。 更讓他膽顫心驚的是,蕭曦月的話還沒結束。 「今後,你自行決定去留,我將前往紅塵俗世中……不知何時才會回來。」 李老漢心裡涼了個通透。

「今晚,」 蕭曦月潔白赤裸的嬌軀漂浮在溫泉水中,雙手抬起交迭在小腹處,一對玉乳浮出水面,如兩座雪白的山巒,雙腿微微張開,交歡後的淫液還在緩緩流出,被泉水 沖刷走。 「你可以多,要……一些。」 意思是,老漢還可以對她反覆淫弄,她都不會拒絕。 但也只限於今晚。

李老漢沉默半晌,才伸出了一雙粗糙的手掌,撫摩在了她的大腿和小腹上,說道:「仙子,老奴為您沐浴吧!」 「……好。」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