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修行 (53) 作者:karma085

053.

幽幽月光下,一位赤身裸體的仙子閉著雙眸,微張著四肢,漂浮於散發出蒸騰熱氣的溫泉池上,玲瓏有致的嬌軀緋紅晶瑩,烏黑的秀髮如濃密海藻一般散開在她的腦後,四散在溫泉水中,隨波飄蕩。

絕美的仙子不著片縷,晶瑩玉潤的玉足,纖細筆直的美腿,潔白無毛的腿間裂開一道嫣紅色的肉縫,些許白濁淫汁緩緩流出。

再往上,則是她小巧圓潤的肚臍,原本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起,似是剛被人灌進了什麼東西到小腹部位。

小腹往上,則是絕美仙子露出水面的兩座渾圓飽滿,雪白誘人的美麗山巒,如兩座浮現在大海的優美島嶼,等待著男人去攀登。

可仔細一看,赤裸著漂浮在溫泉中的仙子,兩座雪峰上分明已經有了許多橫七豎八的指印,證明著剛才這對完美的玉乳,已然被一個男人肆意的把玩過。

而這個男人,還在褻玩著她……

「仙子,老奴替您沐浴!順便老奴想和仙子您好好聊一聊。」

李老漢站在溫泉池中,黝黑的臀部剛好被水面浸泡,但胯下的粗長兇器卻又頂出了水面,一顆碩大的赤紅色的龜頭就如一隻兇悍的惡蛟從水面探出了腦袋,盯著赤裸的仙子,蓄勢待發。

「嗯……」

蕭曦月閉著雙眸漂浮在水面上,輕應了一聲,沒有更多的言語。

李老漢伸出乾瘦的雙手,放在了她的優美的玉足上,蕭曦月的腳趾頭縮了一縮,但很快又舒展開來。

老漢殷勤的給她按摩玉足,粗糙的手指頭鑽入她的腳趾縫中摩擦,又或者用手掌摩挲著蕭曦月雪白滑膩的玉足,人也走了過去,手洗了一遍後,嘴巴也毫不客氣的跟上,彎腰下去伸出舌頭,舔在了蕭曦月被溫泉水浸泡後,越發晶瑩玉潤的美足。

老漢一點也不嫌棄,舌頭從蕭曦月一粒粒珍珠般潔白可愛的腳趾,鑽入指縫中瘋狂舔弄,再繞到她敏感的腳心處,舌頭用力一舔。

「嗯唔……」

蕭曦月發出悶哼一般的呻吟,纖細的小腿不禁蹬了一下,潔白的腳心踹到了老漢那張猥瑣的老臉上,反而讓這正在褻瀆她的老男人爽得嘿嘿直笑。

不是因為被踩而高興,而是因為他的玩弄舔舐,能讓清冷的仙子做出蹬腿受不住的動作,代表著仙子已經動情,被他舔得很是舒服。

「仙子,您還記得嗎?」

李老漢站在漂浮於水面的蕭曦月的腳邊,稍微抬起了她的一隻玉足,舔了舔,親了幾下仙子的交心,又往前看了一眼,看到蕭曦月腿間裂開的嫣紅肉縫,胯下又興奮得連連跳動。

「仙子,老奴問您話呢!」他追問道,就是要讓蕭曦月此刻多說一些話,而不是舒服的躺在泉水裡讓他服侍。

「……」

蕭曦月蜷縮了下被他舌頭舔弄的腳趾,依舊沒有睜開眼,躺在水面上輕聲道:「你是想說,第一次……」

第一次我被你舔弄腳趾時……

「嘿嘿,對!」

李老漢吐出嘴裡仙子圓滾滾的腳趾頭,連忙說道:「當初老奴與仙子您在花園裡每天一起散步,老奴足足自己擼了一個月後,仙子您才肯給我舔一舔您的腳,仙子,您當時……好是無情。」

蕭曦月的一隻腳被他抬起,這老漢說完一句話,就又將她的腳趾頭含在嘴裡,似乎是想每時每刻都要勾起她的肉體慾望。

助她修行?

只是自從第一次被他插入後,蕭曦月的心境已經變得連她都不認識,所謂的太上忘情,也不知修到何處,心境仿徨迷茫中。

「我那時……嗯。」腳趾頭被老漢用牙齒啃咬,蕭曦月輕聲呻吟了一下,動了動腳趾頭,繼續微喘著說道:「只是,給你一件貼身衣物…你,你卻撲過來。」

「嘿嘿。」老漢得意的一笑,「有現成的仙子玉足,還要什麼貼身衣物呢?況且啊,要不是老奴主動的話,這輩子都不能和仙子您發生這樣的關係,仙子您也體會不到老奴的這根絕世大雞巴,對吧,仙子?」

蕭曦月沉默著,心中凌亂的思緒不知飄向何方。

此時的淫言浪語,令她……不悅。

老漢沒有察覺,繼續說道:「仙子您這麼清冷,要不是老奴主動的話,您還體驗不到高潮的快感!所以仙子……」

「所以?」

「嘿嘿,仙子您出去的話,就帶老奴一起走吧!」李老漢把蕭曦月的一隻腳放到了又和的胸口處,用胸膛感受仙子光潔嬌嫩的腳心,「老奴可以三四天來和仙子您做一次,仙子您不是要修行了嗎?現在……應該還沒修行成功吧?」

說這話他自己都不敢信,現在的蕭曦月的肉體雖然依舊敏感十足,碰一碰就高潮,但她已經能坦然的在他面前露出全身,剛才被他那樣玩弄雙乳都沒生氣。

這樣清冷的仙子,該怎麼讓她沉淪在肉慾中?

「不可。」

不出意外的,蕭曦月拒絕了這個要求。

老漢急了,「仙子,難道我伺候得您不舒服嗎?!」

「……」

「您越是害怕這種肉體快感,未來就越是沉迷,仙子,老奴可以幫你隨時滿足,讓你釋放出慾望!」

李老漢放下她的玉足,舌頭順著她的小腿往上,一路來到了她的雙腿間,正想要含住仙子白嫩無毛的蜜穴,但聞到自己的精液味道,頗有些不爽,就伸出兩根手指,左右分開了那還流著些許淫汁的蜜穴,另一隻手去壓仙子的小腹,讓裡面的精液和蜜汁快速流出。

緊接著,老漢伸出兩隻手指,去摳挖她蜜穴裡面的淫汁,緊窄的裹夾感讓他胯下肉棒又是一陣跳動,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操進去。

「……非也。」

蕭曦月用帶著顫音的語調說道,源源不斷的快感令她的理智不斷受到衝擊。

「非也?仙子您就不要說這些文縐縐的台詞了!」

李老漢粗糙的大手在她蜜穴處反覆淫玩,手掌包住整個白嫩無毛的陰阜,兩根手指頭貼著她的陰唇肉研磨,偶爾又挖進去,對著裡面敏感的穴肉刮磨。

蕭曦月的呼吸急促起來,平放的兩隻玉足來回踢動了幾下,雙腿忍不住要夾緊。

但老漢的一雙手都放在了她腿間反覆淫玩她敏感的下身,夾緊也只是將他的手給夾在中間,粗糙的手掌讓她格外難受。

「仙子!」李老漢趁著雙手被她夾弄的時候,又俯身下去親吻在她的小腹處,含糊的說道:「既然老奴和您有過這種關係,您就乾脆把老奴當成貼身奴僕,老奴定能為您開解心中煩惱的事,順帶解決一下身體需要……嘿嘿,仙子您每次被老奴射過後,都會將我的濃精給排出來,就算您被老奴射個千百次,也不要緊吧?」

「嗯~~」

蕭曦月顫抖著呻吟了一聲,這老漢的嘴巴拱在了她敏感的陰阜上,舌頭往內鑽,接著又順著小腹往上,舔到了她的肚臍處……

「仙子!」老漢瘋狂舔弄她圓潤的肚臍眼,本該是素著潔白腰封,襯出優美姣好身段的仙子纖腰,現在卻暴露在他眼前,平坦柔軟的小腹就在他的嘴下,讓他想親吻哪裡就親吻哪裡,還能聽到仙子被舔舐,被勾起情慾時那盪人心魄的低聲呻吟。

這樣任由他玩弄的仙子,老漢豈能錯過?

不管怎麼樣,他都一定要跟著仙子外出,只要蕭曦月帶他出去,在外面沒有了那該死的侍女和其他的仙雲宗人,這女人還不是被他日夜姦淫,這無毛的白嫩淫穴,他想什麼時候插就什麼時候插!

「您想啊!」老漢順著她的肚臍再往上,來到了兩座雪白山峰下,通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這兩座完美的仙子乳房,咽了咽口水後,說道:「仙子,老奴是您唯一可以盡情發泄肉體慾望的人,您以後想什麼時候做,老奴就什麼時候奉陪,外人也不會知道我這樣的糟老頭子居然奸了仙子您……嘿嘿。」

嘴上說著卑微的話,隱藏在挺拔高聳雙乳下的老臉卻露出得意的表情,「仙子,您不覺得老奴是最完美的發泄肉慾人選嗎?」

老漢稍微抬高腦袋,等待著什麼。

蕭曦月沒有回答,他又催問了一句。

「我……不可如此。」

蕭曦月斷斷續續的吃力說著,雙腿越夾越無力,老漢的雙手也越發放肆的在她腿間滑動,一根粗糙的中指又戳進了她空虛的……體內。

「為什麼不可?仙子,您總該說清楚些!」李老漢忍不住了,伸出粗糙的舌頭,在這兩座白嫩嫩的高聳乳峰下,那渾圓乳肉與腹部的交界處,用力一舔,火熱的舌頭划過仙子滑膩的乳肉下緣。

「啊!!」

蕭曦月渾身都猛地繃緊了一下,帶動兩座渾圓的雪白乳峰顫顫巍巍的抖動,頂端的兩顆嫣紅櫻桃嬌顫顫的,誘人無比。

李老漢嘿嘿一笑,沒有繼續舔弄她的雙乳,今晚還很長,他要玩得蕭曦月全身都無力,奸得她又在床上躺一天,以示懲罰!

「仙子,您別顧著享受,說話啊!」老漢笑眯眯道,臉上的皺紋擠作一團。

不說話,就是享受肉體歡愉。

這是逼迫她開口。

「我……」

蕭曦月咬著唇,臉上又一次變得滾燙滾燙的,儘管嘴上不說,可她的身子又做好了下一次男女交歡、承納男人肉棒插入的準備,全身上下都變得十分敏感。

被老漢近距離觀賞的一對乳房,頂端的尖尖更是傳給她一陣陣火辣辣的瘙癢感,被老漢舔過的乳肉變得火熱滾燙,源源不斷的刺激傳遍周身,讓她的乳尖兒更漲硬了幾分。

「肉…體之欲,」蕭曦月忍著下體被他用粗糙的手指勾撩研磨的陣陣快感,紅著一張臉,斷斷續續的說道:「即便再歡愉,也只是……啊!!」

伴隨著失控的尖叫聲,蕭曦月繃緊了嬌軀,胸膛承受不住的往上挺,將雙乳的尖端送入了老漢嘴裡。

這、這老雜役,趁著她說話的時候,腦袋抬起,往下,一口咬住了她渾圓雪白乳房上的櫻桃,大口的撮吸,將她、她的乳尖和雪白的乳肉一同含住……

「啊!!」

蕭曦月再次呻吟尖叫了一聲,她早已敏感至極的嫣紅乳尖,被老漢的牙齒啃噬,不輕不重的力道似乎恰到好處,將她的乳頭研磨得變形。

乳頭上刺痛中帶著無儘快感的肉慾衝擊,讓蕭曦月幾乎在瞬間又達到了一次小高潮,被老漢淫玩的蜜穴再次噴出一小股的汁液……

隨後,快感綿綿不斷。

「啊……啊……嗯唔,你……啊。」

舔舐含咬乳尖帶來的小小高潮,並沒有讓被老漢大力抽插過的她滿足,反而激起更強烈的慾望,在這高潮的餘韻中,她顫抖著身子,無力的呻吟著,承受雙乳被老漢反覆舔舐,乳肉被手掌抓捏,乳頭被老漢用力含住、撮吸敏感的乳尖被他用舌頭繞著打轉,老漢再狂喜的往下舔,將她的整座乳峰都用舌頭舔了一遍。

最後,兩座雪白的乳房,盡數被老漢的口水塗抹了一遍,粗糙的舌頭舔過了她兩座乳峰的每一處。

而那最敏感的乳頭,更是被老漢用嘴唇含,用口腔吸,用舌頭舔,用牙齒咬……

被他瘋狂的褻玩乳房,最後被用力啃咬左邊乳尖,右邊也被他的一隻手用力捏住的時候,蕭曦月又一次達到高潮。

「嘿嘿嘿嘿,仙子,老奴玩得您舒服嗎?」

鬆開嘴裡漲硬的仙子奶頭,李老漢抬起頭,得意的看著蕭曦月潮紅的臉頰和迷離的眼神,絕世無雙的仙子躺在溫泉池中,被他啃咬乳房咬到高潮,嬌軀無力,這種成就感,豈是修仙能帶來的?

有如此完美的玉體供他玩弄,還修什麼仙?修到仙王仙帝又如何,他們能奸到這麼完美的仙子?

古人云只羨鴛鴦不羨仙,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

蕭曦月睜著一雙迷離的眼睛,看著頭頂升上星空的明月,沒有回答他。

她現在已經習慣於肉體達到這種歡愉的巔峰,也喜歡被老漢用淫蘼的字眼羞辱。

「仙子,老奴以後就這樣服侍您,您看怎麼樣?」

「再說了,您去江湖武林,世家官府去遊歷,怎能少的了一個奴僕呢?老奴正合適啊!」

「仙子?」

還是沒有得到她的回答,李老漢有些惱了,看著蕭曦月光潔的下巴,他突然想要更進一步,親一親那張絕美清冷的臉……

「不可。」

蕭曦月伸出手,擋住了老漢的臉的靠近,又閉上了眼睛。

即便閉著,也能阻止他。

只是……不想與他更多的眼神交流。

「仙子,您!」

李老漢心中火更大,「你都被老子……老奴我玩了那麼多次,奶子都被咬了一遍,屁眼淫穴都被玩了,還不肯讓我摸摸你的臉?」

蕭曦月閉著的眼帘動了動,輕叱道:「無禮。」

「我無禮?我他娘……」

李老漢突然暴怒起來,臉上變得扭曲,「我操了你那麼多次,服侍得你每次都噴出大股的淫汁,每次爽得飛起,你舒服得走路都打顫,可我呢?」

蕭曦月呼吸停滯下來,緩緩睜開眼,與那雙渾濁的、帶著怒火的雙眼對視。

「我……老奴我,」被蕭曦月清澈的雙眼看著,心中莫名畏懼了幾分,李老漢又改稱老奴,但嘴上依舊憤憤不平:「前面就不說了,老奴每次下身雞巴都還硬著的時候,仙子你就直接起身離開,絲毫不顧我的感受,現在你修行好了,就一腳把我踹開,你……算什麼仙子?」

「……」

溫泉池四周,變得異常的安靜。

蕭曦月嘴唇動了動,泉水沖刷著她腦後的青絲秀髮,順滑的髮絲變得凌亂,交纏混淆在一起。

「仙子,你……說句話!」李老漢再問,心中更虛了幾分。

現在的蕭曦月可不是一個多月前還是處子的她,被姦淫幾次後,她似乎變得不怎麼在乎所謂的心境修行了,甚至還會主動去到半山腰找他做,主動脫下衣裳被他奸。

道之三境的強者,就算奸得她三天三夜起不來床,又能怎樣?

身為強者以及仙雲宗大師姐的蕭曦月,若是不再需要他,一指頭就可以點死他,就算把他的屍體從明月居扔到仙雲宗大殿門前,都不會有任何人多問一句!!

執法堂的一群廢物們,敢來明月居執法?

老漢更慌了。

「仙子,老奴我錯……」

「我與你,是何關係?」

蕭曦月打斷了他的話,清冷的聲音中,似乎摻夾著一些些不同尋常的意味。

「關係?」

與她清澈的眼睛對視在一起,李老漢愣了愣,隨後臉色變得不自然的,訕訕笑道:「老奴當然是仙子您最忠心的僕人!只要仙子一聲話,老奴不管做什麼都願意!」

蕭曦月的嘴唇動了動,卻沒說出話來。

李老漢又連忙補充說道:「仙子,您以後要是什麼時候想要了,就跟老奴說一聲,老奴絕不敢再有什麼怨言!只求仙子您帶著老奴一起走!」

他此句話是假的。

半真半假。

蕭曦月緩緩閉上了眼眸,低聲道:「肉體之欲,解一時煩惱,卻不能讓我心安。我會去歷練一番。」

「那仙子為何不帶我?尋常大小姐出門遠遊,哪個身邊沒有幾個僕人的?」

「……不可。」

蕭曦月沒說為什麼不可,她只是隱約察覺到,若是帶著這老漢,她的歷練就會變成……一路被他糾纏,走不出幾里地就會被他撲在身下,瘋狂姦淫她一番。

糟糕的是,她的肉體已經習慣了這種男女之歡的滋味,一旦被他觸摸糾纏,就會情不自禁的口乾舌燥,下身空虛發癢,還未開始,她就已經幻想到下一刻被這男人的碩大陽具插入的滋味。

那銷魂蝕骨的火熱交歡,勢大力沉的猛力抽插,舌頭口唇的舔舐,粗糙雙手的撫摩,都讓她難以抵抗這種來自肉體的慾望升起。

若是帶上他,紅塵歷練就會變成紅塵淫行,走一千里路,就會留下一千里的滑膩粘汁與數之不盡的淫聲浪語。

「仙子!!」

老漢又急又怒,恨不得舉棒便上,用胯下大肉棒將嘴硬的仙子給操服,奸得她香體酥軟,哀聲呻吟,最後仰頭尖叫,蜜穴痙攣死死的纏住他的大肉棒,在花心張開的時候,他再猛力往前,將龜頭深插進去,頂著她的宮房肉壁瘋狂射精。

如此,這裝模作樣的女人還不臣服?!

李老漢死死的看著她那張平靜的臉,內心的貪婪和淫慾終於噴薄而出。

不管怎麼樣,先奸了這次再說!

大不了他也離開仙雲宗,總能在江湖武林碰到她,到時候見面就是一頓插!

操她娘的!

「仙子,那老奴今晚是否可以與您盡情歡好一番?!」

李老漢忍著怒氣,胯下怒龍蓄勢待發,直接在水面下戳到了她的雪白屁股上,一雙大手也毫不客氣的開始在她嬌軀上遊走。

胸乳,小腹,蜜穴,大腿,全都摸一遍,看這女人還裝什麼清冷!

蕭曦月呼吸又急促了起來,她的肉體果然已經習慣,也已然期待著男女之間的歡愉。

這是她忘記現下煩惱,神識空靈的唯一辦法。

「仙子?」

「可……以。」

從蕭曦月那張嫣紅的薄唇中,終於吐出了象徵著允許的字眼。

允許身邊的老男人,對她的姦淫。

「嘿嘿嘿,仙子,老奴得罪了!」

李老漢眼中閃過一縷危險的光芒,小心翼翼的又挑逗一番後,說道:「仙子,在水中不便做愛,不如咱們到岸邊吧?」

「岸邊?」

蕭曦月全身發燙,臉頰滿是酡紅之色,眉角間的春意怎麼也掩飾不住,也不知是被挑逗得情慾滋生的緣故,還是因為這是兩人最後的交歡,她顯得十分順從。

她睜開眼看了看四周,在水霧瀰漫的溫泉池邊,除了石質地板外,就只有幾塊平坦的,用以疊放她和兩位侍女換下的一些衣物的石頭。

難道是要去石頭上面…做?

「對,岸邊,來仙子,老奴抱著您!」

方才怒氣沖沖的老漢,現在又變得溫柔十足,比起姦淫仙子時候的大力猛插,事前的這種,兩人形成即將行淫的默契,清冷的仙子以羞澀的姿態,允許他脫下衣裙,扯下褻褲,在清醒狀態下,被他抱著腰肢,用胯下雞巴頂戳她的雙腿,仙子只能含羞帶惱的拒絕,讓他不要這麼做。

但老漢卻偏偏要這麼做!

又或者,在事前的時候,仙子明確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她知道自己的下身蜜穴就要被暴奸,被他胯下粗長的肉棒插入,知道自己會被姦淫得軀體酥軟,淫汁橫流,卻還是迎向了他,半主動的承受他肉棒的插入。

再或者,就如前上上次在半山腰處,仙子被赤身裸體他面對面抱起來,兩人走向花圃中心,一路上騎在他腰間的仙子,絕美的臉上露出那種即將要被肉棒插入,媚意橫生,嬌羞嫵媚的期待表情。

種種事前的挑逗,仙子要被插入時候的柔弱羞澀模樣,都讓老漢深感刺激,胯下怒龍無需什麼春藥,就硬的如一根撐天柱子一樣。

就好比現在。

李老漢將漂浮於溫泉水面的蕭曦月撫起來,烏黑的髮絲散落無數的水珠,被浸濕後的青絲秀髮緊貼在光滑的背脊,濺起的水花澆在仙子渾圓的雙乳櫻桃上,纖細光滑的鎖骨殘留著點點晶瑩水珠,讓人看了就覺得食指大動,忍不住伸出舌頭,瘋狂的在她脖頸之間舔弄,將晶瑩美味的水珠舔去。

「嗯~~~ 」

脖頸和鎖骨被老漢舌頭舔舐,蕭曦月仰著頭髮出一聲呻吟,來不及說什麼,就被老漢一把抱住了纖柔的腰肢。

隨後,那根火熱的陽物就鑽入到了她的雙腿間,讓蕭曦月再次變成被這根粗長肉棒挑起來走路的姿勢。

一股異樣的慾望之火,從她的下體升騰而起。

「仙子,來!」李老漢嘿嘿直笑,從背後推著她,從肉棒和胯部頂著她的雪白嬌臀,驅趕著她從溫泉池內走到了岸邊的一塊大石變成。

這裡的水面剛好沒到兩人的小腿部位,溫泉池升起的熱氣驅散了夜晚的寒氣,四周圍攏起來的花草與桃樹,讓這裡變成了一個隱秘的交歡之所。

蕭曦月咬著唇,嬌軀微微顫抖,雙腿忍不住夾緊,鎖住了腿間那根即將要插入她體內的男人陽物。

她知道,下一刻,她又要被老漢用粗大的肉棒給插入下身陰穴內,占滿她的……神魂。

「仙子,您用雙手扶著石頭,這樣老奴好發力!」

李老漢用肉棒插在了蕭曦月的雙腿間,享受光滑溫軟的美腿夾弄,又伸出雙手按在她的雪白屁股往上的那兩個凹陷腰窩位置,愜意的用粗糙的手指在腰窩處撫摩了下。

發力,自然就是好發力抽插她,嘿嘿。

蕭曦月緊蹙著柳眉,似乎在為這種羞恥的姿勢所感到難堪,她在師父那本春宮冊上見過這樣的姿勢……

謂之,背入式。

可她再怎麼反抗,站在他背後的老漢那雙手,卻在一點點用力的往下壓,讓此刻嬌軀無力的她,也只能一點一點的彎下腰肢,白嫩的手掌心覆在了石頭上。

蕭曦月低下了頭,掩蓋住自己發燙的臉頰。

即便不用神念觀察自身,她也能想像到做出此種羞恥姿勢的她,此刻是多麼的……淫媚。

赤身裸體站在溫泉池邊,雙手撐在岸邊大石上,雪白的臀部就展現在背後老雜役的眼下,被姦淫玩弄過幾次的陰戶,正濕淋淋的流著粘稠的汁液。

門戶大開。

如此羞恥淫蘼的一幕,恐怕已經被背後的老雜役,用直勾勾的雙眼看了去吧?

「仙子,您,您,太美了!」

李老漢激動無比,忘記了之前的不快,顫抖的伸出雙手,撫摩在蕭曦月渾圓挺翹的屁股上,抓了抓,又捏了捏,讓蕭曦月白白的屁股肉在自己手掌的抓捏下變形,彈出一道道臀浪。

屁股往下,是毫不設防的仙子蜜戶,兩片紅腫的白嫩陰唇微微張開,緊閉的一線天嫩穴似乎知道了自己接下來就要被肉棒插入,正不斷的吐出黏滑的蜜汁,為接下來的訪客提供便利。

屁股往上,仙子腰窩潔白唯美,纖柔的腰肢與雪白的屁股形成一個驚人的美妙弧線,仙子腰肢下沉後,兩瓣臀肉翹得越高,形成了連綿的兩座白嫩丘陵,中間一個溝壑,內中隱約可以看到一朵粉色的雛菊,正羞澀的緊緊閉合著。

「仙子…!」

老漢看得眼都直了,胯下肉棒猛地跳動了幾下,差點受不住刺激直接射出來!

仙子的背脊太美了,雪白的背部上一道凹陷的線條,從白嫩的屁股縫一路延伸到雙肩處,肩胛骨形成一個美妙的蝴蝶狀。

晶瑩的水珠散落在這雪白唯美的背脊上,散發出無窮的誘惑力!

蕭曦月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她的腦袋垂得更低,不敢回頭再看老雜役是如何淫玩她的身體……

「仙子,您,您再往下一點,老奴的雞巴夠不到!」

李老漢挺了挺肉棒,卻發現一個尷尬的事實。

筆直站立,彎腰扶石,門戶大開,做好了被他插入準備、要承受他姦淫的仙子,蜜穴的高度卻比矮小乾瘦的老漢的肉棒高出許多!

雖說鍊氣期的老漢勉強還能漂浮一會,以及他的肉棒足夠長,足以彌補這段高度差,可這些始終不是那個味。

用之前老漢的話說,就是不好發力操仙子了!

「仙子,您屁股往下一點!」

李老漢得寸進尺,又開始用雙手下壓她的屁股,好讓自己的肉棒夠到她的蜜穴。

若是有人知道這一幕,定然會在勃然大怒後再目瞪口呆,這該死的老奴奸了仙子也就算了,居然還因為身高不夠在背後姦淫仙子,而讓仙子彎腿配合他的身高?

「……嗯。」

蕭曦月從喉嚨間發出一聲苦悶的呻吟,不知是回應,還是因為肉慾沖刷理智,讓她渾渾噩噩的呻吟。

她埋首在雙臂中的臉頰滾燙滾燙的,急促喘著,淫蘼的歡愉在即,火熱的肉棒在她腿間若即若離,散發出的熱量仿佛在炙烤著她的慾望,時刻挑逗著她的情慾,讓她情不自禁,配合著,緩緩彎曲了膝蓋,抵在了大石上。

高度卻還是差一些些,她的蜜穴依舊沒有下落到老漢肉棒的高度。

「仙子,您這樣不行!」

李老漢又伸出一雙粗糙的手,往上托起了蕭曦月的兩瓣圓潤雪白的屁股,用帶著嘿嘿淫笑聲的語氣,解釋道:「待會老奴猛操仙子您的時候,仙子您肯定會酥軟無力,沒法承受老奴的猛力抽插,對吧?」

蕭曦月羞憤欲絕,咬著唇叱道:「你……莫說出來。」

「嘿嘿,老奴只是實話實話……所以仙子您別彎著腿,站直了,再雙腿分開,屁股慢慢往下,讓老奴的這根長肉棒夠到仙子您的穴,嘿嘿嘿。」

老漢一邊教學,一邊攬住蕭曦月的兩條大腿,親手慢慢的分開她站得筆直的大腿,讓她的臀部慢慢往下。

蕭曦月理解了這個姿勢。

羞得不行的同時,也在配合著他……

只是。

「啊~~!!」

蕭曦月呻吟了一聲,她下落的蜜穴,觸碰到了一顆滾燙渾圓的火熱事物,那是……老漢陽具的龜頭!

這老雜役,不知何時鬆開了掰開她雙腿的手,變成扶著他自己的肉棒,讓龜頭翹高,迎接她蜜穴的下落。

隨著蕭曦月慢慢分開雙腿站立、下壓臀部,終於,兩人的性器也觸碰在了一起,火熱粗大的龜頭頂到了她的兩瓣陰唇上,早已蓄滿在陰道內的蜜汁承受不住這種刺激,一下子流淌了出來,澆在了他的龜頭上。

一切都恰到好處。

「仙子,您繼續!」

李老漢喘著粗氣,明顯興奮得發了狂一樣,一隻手繼續扶著雞巴,一隻手用力下壓蕭曦月的嬌嫩屁股,粗糙的手掌抓著她的柔軟緊實臀肉,手指陷入了其中,抓得死死的。

蕭曦月的臀部被迫下壓,因為緊張和羞澀而收縮得緊緊的蜜穴,與老漢堅硬滾燙的龜頭,兩人性器做著最後的爭鬥。

「不,太大了……嗯~~」

蕭曦月苦悶的呻吟著,用緊緊閉攏成一線天的白嫩蜜穴,反抗老漢碩大肉棒的插入。

可她的屁股,卻一直承受著老漢手掌下壓的力道,雙腿因為情慾滋生而變得越來越無力。

她的蜜穴下方,一根粗大的肉棒就等著她,白嫩肥沃的陰唇肉已經被龜頭緊緊的抵住,緊閉的一線天白虎蜜穴被迫撐開。

只要她的臀部再下落一小截,她緊窄濕滑的蜜穴就會被身後老男人的龜頭給頂入,再下一刻,就會被這根粗大的肉棒兇狠的貫穿蜜穴,直插入到花芯處。

「仙子,您太緊了!」老漢咬牙切齒,他雙腳已經在水底里踮起,努力想要夠到,去日蕭曦月的嫩穴。

奈何仙子太過緊張,蜜穴緊緊的閉攏收縮,硬是靠著收縮陰道的力量,讓兩瓣陰唇拒絕了他肉棒的侵入。

「仙子,仙子,仙子!」

老漢急不可耐,踮起的腳鬆開又上抬,胯下肉棒像是一桿兇狠的長矛,一下下的頂戳著蕭曦月緊閉的蜜穴。

「啊~~~ 」

蕭曦月又一次發出顫抖的呻吟,雙腿哆嗦了下,可蜜穴卻反而更緊,讓老漢想插而不得。

「仙子,您怎麼就那麼倔呢?」

李老漢惱了,猛地抬起手,用往下揮,啪!!

粗糙的手掌擊打在了雪白圓潤的屁股上,發出傳遍四周的清脆聲音。

「啊!!」

蕭曦月失聲尖叫,她白嫩光滑的臀肉,如水波一樣蕩漾,下體猛地一緊後,又痙攣似的張開,緊窄的蜜穴露出一個粉嫩的穴口,噴出了一小股的蜜汁。

隨即,李老漢的龜頭如一條滑溜的蛇,趁著她高潮的時候,猛地插入。

「噗。」

手指頭大小的粉色肉洞,被粗大的龜頭硬生生的撐開,赤紅色的龜頭如雷龍入海,狠狠的插進了蕭曦月緊窄濕滑的肉洞中,兇狠的動作造成擠壓空氣的聲音,像是……最羞恥的仙子聲音。

受此一插,蕭曦月的雙手緊緊抓住身下的石頭,五根纖細手指頭從粉變白,在石頭上留下十個淺淺手指印。

足以證明這一插對她的強烈刺激。

而隨著老漢粗大的龜頭終於插入她的蜜穴,兩人因慾望而空虛燥熱的性器,終於相連在了一起,男人漲硬的陽具插入了女人濕熱的陰戶,火熱的肉棒填補了空虛的蜜穴。

這一對地位相差極大,樣貌相差也極大的男女,終於又一次媾和在一起。

肉體的慾望暫時得到滿足,先前急躁或羞澀的兩人,此刻反而安靜下來。

老男人昂首站立,挺著一根耀武揚威的肉棒,龜頭插入了仙女的蜜穴中,眼睛眯著,雙手享受似的,慢慢愛撫仙女的屁股,將仙女完美的屁股,用粗糙的雙手盡情的感受了一遍;清冷的仙女卻以一副淫蘼的動作姿勢配合他:素白的雙手撐在大石上,低垂著臻首,將羞紅的臉頰埋在手臂中。

同時,柳腰下沉,赤身裸體,雙乳垂下,將渾圓挺翹的屁股展露在背後男人面前,蜜穴承受著男人的插入後,在痙攣收縮一陣,感受陣陣快感後,反而逐漸的鬆開了一切束縛。

渾身一絲不掛的絕美仙女,緊窄的蜜穴緩緩鬆開,任由背後的老男人以隨意的姿勢和動作,是輕是緩,是急是徐,亦或者就這樣維持插入一個龜頭的姿勢,享用她美麗的肉體。

蜜穴放鬆收縮的力道,才是真正的門戶大開。

「仙子,您這才像話嘛,嘿嘿。」

李老漢察覺到仙子的淫穴已經毫無阻礙,他現在完全可以一插到底,龜頭兇狠的撞擊到最深處,狠狠的抽插。

但他還未滿足。

「仙子,你的腿再分開一些!」

老漢一邊維持插入龜頭的姿勢,一邊抬起腿,伸踢了踢蕭曦月分開站立的兩條玉腿。

蕭曦月的雙腿顫抖了下,沒有動。

「仙子!」

李老漢踮起腳尖,碩大的龜頭擠開層層疊疊的蜜肉,朝著裡面深插,但又因為高度不夠,肉棒才插進了不到三分一的距離,就止住了勢頭。

而隨著老漢放下腳跟,肉棒又從蜜穴里拔出。

反覆幾次抽插,老漢用淫蘼的行為,證明自己的確夠不到去日她。

被肉棒如此淫玩,蕭曦月全身都在發軟,在老漢的雙手扶著她臀部的支持下,被肉慾折磨而昏昏沉沉的她,修長的玉腿一點點的分開,臀部再一點點的下沉,將老漢的肉棒緩緩地,慢慢的吞下。

緊窄的蜜穴,與粗大的肉棒,正以極其緩慢,又無法挽回的姿勢,慢慢的媾和在一起。

「啪啪啪啪!」

而在蕭曦月顫抖著下沉臀部,讓老漢更好姦淫,蜜穴套住老漢的肉棒,媾和在一起的時候,李老漢也按耐不住,開始奮力抽插。

每次蕭曦月受不住強烈快感,呻吟著喘息,打顫的雙腿停下分開動作的時候,老漢就會加快抽插的速度,腰杆瘋狂挺動,胯下巨大的肉棒以猛力撞擊的速度,狂暴似的姦淫她。

老漢長滿黑毛的胯部與蕭曦月雪白嬌嫩的屁股兇狠的撞擊,配合他胯下兩顆吊著的碩大卵袋拍擊在她豐腴的大腿部位,以及偶爾間,老漢興奮的拍打蕭曦月挺翹屁股。

三者一起發出了清脆淫蘼的啪啪聲,配合兩人四腿攪動溫泉水的聲音,與仙子的唇齒間溢出的天籟呻吟,形成一道既聖潔,又妖媚的樂曲。

最終,蕭曦月的雙腿分得大大的,蜜穴的位置與老漢矮小的身體長出的奇大肉棒完美的配合在一起。

兇狠的撞擊連綿不絕,啪啪啪的聲音幾乎沒有停下一息。

蕭曦月張大了嘴巴,承受著這狂暴的姦淫,她的雙腿幾乎沒辦法維持站立的姿勢,卻又被老漢自下而上的撞擊,每撞一次,她的臀肉和全身都會顫抖,身子也會往上抬高几次,再落下,再被肉棒頂著往上。

循環反覆,蕭曦月的嬌軀就如風暴中的小船,在海浪中起起伏伏,上上下下。

她的蜜穴早已無力夾緊,大大的張開著,黏滑的陰道被肉棒快速的抽插,層層疊疊的嫩肉無力阻止兇狠的肉棒進出,被反覆的擠壓磨平,帶出一縷縷白沫般的粘汁。

花芯深處,被龜頭重重的撞擊,狂暴的力量直傳入她的子宮深處,五臟六腑都被頂上喉嚨。

「荷…嗯……荷……嗬。」

突然,蕭曦月的雙手痙攣似的抓著大石頭,大張著的嘴巴里發出急促的喘息聲,下身更是猛地收縮,夾緊的老漢的肉棒。

抽插的難度陡然上升。

老漢卻迎難而上,兇狠的深插幾次後,雙手托著蕭曦月雪白的屁股,讓肉棒抽離蜜穴十幾公分。

隨後,雙手猛地下壓,腳尖也跟著踮起,黑黝黝的屁股繃緊,讓胯下怒龍更為堅硬,用盡全身力氣朝上一頂。

「啊!!!」

蕭曦月的腦袋從手臂中抬起,酡紅的臉頰上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張著嘴巴,似乎難以想像會插得這麼深,這麼重。

她的臀部……被老漢的重重的擠壓著,變成了扁平狀。

她的蜜穴,被……肉棒深深的插入,擠開花芯,直撞入到了子宮內。

老漢踮起了腳尖,不肯拔出肉棒半分,始終維持深深姦淫她的姿勢。

蕭曦月被迫承受著。

半晌。

「啊……」

伴隨著泄氣的悠長呻吟,高潮如約而至,蜜汁噴涌而出,被踮起腳尖的老漢日著的蕭曦月,全身都在顫抖,仰著頭看天上的明月,眼神逐漸渙散。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摔倒在了石頭上,無力的趴著,雪白的嬌軀就好像一隻被曬乾的母蛙。

老漢隨後趴在了她的身體上,雙手繞到她的胸前,一邊慢悠悠的玩她的雙乳,一邊不緊不慢的插她。

一次次的插,一下下的頂。

蕭曦月閉上了眼眸,滾燙的臉頰貼在了石頭上,下身的蜜穴沒有了抵抗的力量,被姦淫了許久許久……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