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修行 (53) 作者:karma085

053.

幽幽月光下,一位赤身裸体的仙子闭着双眸,微张著四肢,漂浮于散发出蒸腾热气的温泉池上,玲珑有致的娇躯绯红晶莹,乌黑的秀发如浓密海藻一般散开在她的脑后,四散在温泉水中,随波飘荡。

绝美的仙子不着片缕,晶莹玉润的玉足,纤细笔直的美腿,洁白无毛的腿间裂开一道嫣红色的肉缝,些许白浊淫汁缓缓流出。

再往上,则是她小巧圆润的肚脐,原本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起,似是刚被人灌进了什么东西到小腹部位。

小腹往上,则是绝美仙子露出水面的两座浑圆饱满,雪白诱人的美丽山峦,如两座浮现在大海的优美岛屿,等待着男人去攀登。

可仔细一看,赤裸著漂浮在温泉中的仙子,两座雪峰上分明已经有了许多横七竖八的指印,证明著刚才这对完美的玉乳,已然被一个男人肆意的把玩过。

而这个男人,还在亵玩着她……

“仙子,老奴替您沐浴!顺便老奴想和仙子您好好聊一聊。”

李老汉站在温泉池中,黝黑的臀部刚好被水面浸泡,但胯下的粗长凶器却又顶出了水面,一颗硕大的赤红色的龟头就如一只凶悍的恶蛟从水面探出了脑袋,盯着赤裸的仙子,蓄势待发。

“嗯……”

萧曦月闭着双眸漂浮在水面上,轻应了一声,没有更多的言语。

李老汉伸出干瘦的双手,放在了她的优美的玉足上,萧曦月的脚趾头缩了一缩,但很快又舒展开来。

老汉殷勤的给她按摩玉足,粗糙的手指头钻入她的脚趾缝中摩擦,又或者用手掌摩挲著萧曦月雪白滑腻的玉足,人也走了过去,手洗了一遍后,嘴巴也毫不客气的跟上,弯腰下去伸出舌头,舔在了萧曦月被温泉水浸泡后,越发晶莹玉润的美足。

老汉一点也不嫌弃,舌头从萧曦月一粒粒珍珠般洁白可爱的脚趾,钻入指缝中疯狂舔弄,再绕到她敏感的脚心处,舌头用力一舔。

“嗯唔……”

萧曦月发出闷哼一般的呻吟,纤细的小腿不禁蹬了一下,洁白的脚心踹到了老汉那张猥琐的老脸上,反而让这正在亵渎她的老男人爽得嘿嘿直笑。

不是因为被踩而高兴,而是因为他的玩弄舔舐,能让清冷的仙子做出蹬腿受不住的动作,代表着仙子已经动情,被他舔得很是舒服。

“仙子,您还记得吗?”

李老汉站在漂浮于水面的萧曦月的脚边,稍微抬起了她的一只玉足,舔了舔,亲了几下仙子的交心,又往前看了一眼,看到萧曦月腿间裂开的嫣红肉缝,胯下又兴奋得连连跳动。

“仙子,老奴问您话呢!”他追问道,就是要让萧曦月此刻多说一些话,而不是舒服的躺在泉水里让他服侍。

“……”

萧曦月蜷缩了下被他舌头舔弄的脚趾,依旧没有睁开眼,躺在水面上轻声道:“你是想说,第一次……”

第一次我被你舔弄脚趾时……

“嘿嘿,对!”

李老汉吐出嘴里仙子圆滚滚的脚趾头,连忙说道:“当初老奴与仙子您在花园里每天一起散步,老奴足足自己撸了一个月后,仙子您才肯给我舔一舔您的脚,仙子,您当时……好是无情。”

萧曦月的一只脚被他抬起,这老汉说完一句话,就又将她的脚趾头含在嘴里,似乎是想每时每刻都要勾起她的肉体欲望。

助她修行?

只是自从第一次被他插入后,萧曦月的心境已经变得连她都不认识,所谓的太上忘情,也不知修到何处,心境仿徨迷茫中。

“我那时……嗯。”脚趾头被老汉用牙齿啃咬,萧曦月轻声呻吟了一下,动了动脚趾头,继续微喘著说道:“只是,给你一件贴身衣物…你,你却扑过来。”

“嘿嘿。”老汉得意的一笑,“有现成的仙子玉足,还要什么贴身衣物呢?况且啊,要不是老奴主动的话,这辈子都不能和仙子您发生这样的关系,仙子您也体会不到老奴的这根绝世大鸡巴,对吧,仙子?”

萧曦月沉默著,心中凌乱的思绪不知飘向何方。

此时的淫言浪语,令她……不悦。

老汉没有察觉,继续说道:“仙子您这么清冷,要不是老奴主动的话,您还体验不到高潮的快感!所以仙子……”

“所以?”

“嘿嘿,仙子您出去的话,就带老奴一起走吧!”李老汉把萧曦月的一只脚放到了又和的胸口处,用胸膛感受仙子光洁娇嫩的脚心,“老奴可以三四天来和仙子您做一次,仙子您不是要修行了吗?现在……应该还没修行成功吧?”

说这话他自己都不敢信,现在的萧曦月的肉体虽然依旧敏感十足,碰一碰就高潮,但她已经能坦然的在他面前露出全身,刚才被他那样玩弄双乳都没生气。

这样清冷的仙子,该怎么让她沉沦在肉欲中?

“不可。”

不出意外的,萧曦月拒绝了这个要求。

老汉急了,“仙子,难道我伺候得您不舒服吗?!”

“……”

“您越是害怕这种肉体快感,未来就越是沉迷,仙子,老奴可以帮你随时满足,让你释放出欲望!”

李老汉放下她的玉足,舌头顺着她的小腿往上,一路来到了她的双腿间,正想要含住仙子白嫩无毛的蜜穴,但闻到自己的精液味道,颇有些不爽,就伸出两根手指,左右分开了那还流着些许淫汁的蜜穴,另一只手去压仙子的小腹,让里面的精液和蜜汁快速流出。

紧接着,老汉伸出两只手指,去抠挖她蜜穴里面的淫汁,紧窄的裹夹感让他胯下肉棒又是一阵跳动,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操进去。

“……非也。”

萧曦月用带着颤音的语调说道,源源不断的快感令她的理智不断受到冲击。

“非也?仙子您就不要说这些文绉绉的台词了!”

李老汉粗糙的大手在她蜜穴处反复淫玩,手掌包住整个白嫩无毛的阴阜,两根手指头贴着她的阴唇肉研磨,偶尔又挖进去,对着里面敏感的穴肉刮磨。

萧曦月的呼吸急促起来,平放的两只玉足来回踢动了几下,双腿忍不住要夹紧。

但老汉的一双手都放在了她腿间反复淫玩她敏感的下身,夹紧也只是将他的手给夹在中间,粗糙的手掌让她格外难受。

“仙子!”李老汉趁著双手被她夹弄的时候,又俯身下去亲吻在她的小腹处,含糊的说道:“既然老奴和您有过这种关系,您就干脆把老奴当成贴身奴仆,老奴定能为您开解心中烦恼的事,顺带解决一下身体需要……嘿嘿,仙子您每次被老奴射过后,都会将我的浓精给排出来,就算您被老奴射个千百次,也不要紧吧?”

“嗯~~”

萧曦月颤抖著呻吟了一声,这老汉的嘴巴拱在了她敏感的阴阜上,舌头往内钻,接着又顺着小腹往上,舔到了她的肚脐处……

“仙子!”老汉疯狂舔弄她圆润的肚脐眼,本该是素著洁白腰封,衬出优美姣好身段的仙子纤腰,现在却暴露在他眼前,平坦柔软的小腹就在他的嘴下,让他想亲吻哪里就亲吻哪里,还能听到仙子被舔舐,被勾起情欲时那荡人心魄的低声呻吟。

这样任由他玩弄的仙子,老汉岂能错过?

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要跟着仙子外出,只要萧曦月带他出去,在外面没有了那该死的侍女和其他的仙云宗人,这女人还不是被他日夜奸淫,这无毛的白嫩淫穴,他想什么时候插就什么时候插!

“您想啊!”老汉顺着她的肚脐再往上,来到了两座雪白山峰下,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这两座完美的仙子乳房,咽了咽口水后,说道:“仙子,老奴是您唯一可以尽情发泄肉体欲望的人,您以后想什么时候做,老奴就什么时候奉陪,外人也不会知道我这样的糟老头子居然奸了仙子您……嘿嘿。”

嘴上说着卑微的话,隐藏在挺拔高耸双乳下的老脸却露出得意的表情,“仙子,您不觉得老奴是最完美的发泄肉欲人选吗?”

老汉稍微抬高脑袋,等待着什么。

萧曦月没有回答,他又催问了一句。

“我……不可如此。”

萧曦月断断续续的吃力说着,双腿越夹越无力,老汉的双手也越发放肆的在她腿间滑动,一根粗糙的中指又戳进了她空虚的……体内。

“为什么不可?仙子,您总该说清楚些!”李老汉忍不住了,伸出粗糙的舌头,在这两座白嫩嫩的高耸乳峰下,那浑圆乳肉与腹部的交界处,用力一舔,火热的舌头划过仙子滑腻的乳肉下缘。

“啊!!”

萧曦月浑身都猛地绷紧了一下,带动两座浑圆的雪白乳峰颤颤巍巍的抖动,顶端的两颗嫣红樱桃娇颤颤的,诱人无比。

李老汉嘿嘿一笑,没有继续舔弄她的双乳,今晚还很长,他要玩得萧曦月全身都无力,奸得她又在床上躺一天,以示惩罚!

“仙子,您别顾著享受,说话啊!”老汉笑眯眯道,脸上的皱纹挤作一团。

不说话,就是享受肉体欢愉。

这是逼迫她开口。

“我……”

萧曦月咬著唇,脸上又一次变得滚烫滚烫的,尽管嘴上不说,可她的身子又做好了下一次男女交欢、承纳男人肉棒插入的准备,全身上下都变得十分敏感。

被老汉近距离观赏的一对乳房,顶端的尖尖更是传给她一阵阵火辣辣的瘙痒感,被老汉舔过的乳肉变得火热滚烫,源源不断的刺激传遍周身,让她的乳尖儿更涨硬了几分。

“肉…体之欲,”萧曦月忍着下体被他用粗糙的手指勾撩研磨的阵阵快感,红著一张脸,断断续续的说道:“即便再欢愉,也只是……啊!!”

伴随着失控的尖叫声,萧曦月绷紧了娇躯,胸膛承受不住的往上挺,将双乳的尖端送入了老汉嘴里。

这、这老杂役,趁着她说话的时候,脑袋抬起,往下,一口咬住了她浑圆雪白乳房上的樱桃,大口的撮吸,将她、她的乳尖和雪白的乳肉一同含住……

“啊!!”

萧曦月再次呻吟尖叫了一声,她早已敏感至极的嫣红乳尖,被老汉的牙齿啃噬,不轻不重的力道似乎恰到好处,将她的乳头研磨得变形。

乳头上刺痛中带着无尽快感的肉欲冲击,让萧曦月几乎在瞬间又达到了一次小高潮,被老汉淫玩的蜜穴再次喷出一小股的汁液……

随后,快感绵绵不断。

“啊……啊……嗯唔,你……啊。”

舔舐含咬乳尖带来的小小高潮,并没有让被老汉大力抽插过的她满足,反而激起更强烈的欲望,在这高潮的余韵中,她颤抖著身子,无力的呻吟著,承受双乳被老汉反复舔舐,乳肉被手掌抓捏,乳头被老汉用力含住、撮吸敏感的乳尖被他用舌头绕着打转,老汉再狂喜的往下舔,将她的整座乳峰都用舌头舔了一遍。

最后,两座雪白的乳房,尽数被老汉的口水涂抹了一遍,粗糙的舌头舔过了她两座乳峰的每一处。

而那最敏感的乳头,更是被老汉用嘴唇含,用口腔吸,用舌头舔,用牙齿咬……

被他疯狂的亵玩乳房,最后被用力啃咬左边乳尖,右边也被他的一只手用力捏住的时候,萧曦月又一次达到高潮。

“嘿嘿嘿嘿,仙子,老奴玩得您舒服吗?”

松开嘴里涨硬的仙子奶头,李老汉抬起头,得意的看着萧曦月潮红的脸颊和迷离的眼神,绝世无双的仙子躺在温泉池中,被他啃咬乳房咬到高潮,娇躯无力,这种成就感,岂是修仙能带来的?

有如此完美的玉体供他玩弄,还修什么仙?修到仙王仙帝又如何,他们能奸到这么完美的仙子?

古人云只羡鸳鸯不羡仙,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

萧曦月睁著一双迷离的眼睛,看着头顶升上星空的明月,没有回答他。

她现在已经习惯于肉体达到这种欢愉的巅峰,也喜欢被老汉用淫蘼的字眼羞辱。

“仙子,老奴以后就这样服侍您,您看怎么样?”

“再说了,您去江湖武林,世家官府去游历,怎能少的了一个奴仆呢?老奴正合适啊!”

“仙子?”

还是没有得到她的回答,李老汉有些恼了,看着萧曦月光洁的下巴,他突然想要更进一步,亲一亲那张绝美清冷的脸……

“不可。”

萧曦月伸出手,挡住了老汉的脸的靠近,又闭上了眼睛。

即便闭着,也能阻止他。

只是……不想与他更多的眼神交流。

“仙子,您!”

李老汉心中火更大,“你都被老子……老奴我玩了那么多次,奶子都被咬了一遍,屁眼淫穴都被玩了,还不肯让我摸摸你的脸?”

萧曦月闭着的眼帘动了动,轻叱道:“无礼。”

“我无礼?我他娘……”

李老汉突然暴怒起来,脸上变得扭曲,“我操了你那么多次,服侍得你每次都喷出大股的淫汁,每次爽得飞起,你舒服得走路都打颤,可我呢?”

萧曦月呼吸停滞下来,缓缓睁开眼,与那双浑浊的、带着怒火的双眼对视。

“我……老奴我,”被萧曦月清澈的双眼看着,心中莫名畏惧了几分,李老汉又改称老奴,但嘴上依旧愤愤不平:“前面就不说了,老奴每次下身鸡巴都还硬著的时候,仙子你就直接起身离开,丝毫不顾我的感受,现在你修行好了,就一脚把我踹开,你……算什么仙子?”

“……”

温泉池四周,变得异常的安静。

萧曦月嘴唇动了动,泉水冲刷着她脑后的青丝秀发,顺滑的发丝变得凌乱,交缠混淆在一起。

“仙子,你……说句话!”李老汉再问,心中更虚了几分。

现在的萧曦月可不是一个多月前还是处子的她,被奸淫几次后,她似乎变得不怎么在乎所谓的心境修行了,甚至还会主动去到半山腰找他做,主动脱下衣裳被他奸。

道之三境的强者,就算奸得她三天三夜起不来床,又能怎样?

身为强者以及仙云宗大师姐的萧曦月,若是不再需要他,一指头就可以点死他,就算把他的尸体从明月居扔到仙云宗大殿门前,都不会有任何人多问一句!!

执法堂的一群废物们,敢来明月居执法?

老汉更慌了。

“仙子,老奴我错……”

“我与你,是何关系?”

萧曦月打断了他的话,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掺夹着一些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关系?”

与她清澈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李老汉愣了愣,随后脸色变得不自然的,讪讪笑道:“老奴当然是仙子您最忠心的仆人!只要仙子一声话,老奴不管做什么都愿意!”

萧曦月的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李老汉又连忙补充说道:“仙子,您以后要是什么时候想要了,就跟老奴说一声,老奴绝不敢再有什么怨言!只求仙子您带着老奴一起走!”

他此句话是假的。

半真半假。

萧曦月缓缓闭上了眼眸,低声道:“肉体之欲,解一时烦恼,却不能让我心安。我会去历练一番。”

“那仙子为何不带我?寻常大小姐出门远游,哪个身边没有几个仆人的?”

“……不可。”

萧曦月没说为什么不可,她只是隐约察觉到,若是带着这老汉,她的历练就会变成……一路被他纠缠,走不出几里地就会被他扑在身下,疯狂奸淫她一番。

糟糕的是,她的肉体已经习惯了这种男女之欢的滋味,一旦被他触摸纠缠,就会情不自禁的口干舌燥,下身空虚发痒,还未开始,她就已经幻想到下一刻被这男人的硕大阳具插入的滋味。

那销魂蚀骨的火热交欢,势大力沉的猛力抽插,舌头口唇的舔舐,粗糙双手的抚摩,都让她难以抵抗这种来自肉体的欲望升起。

若是带上他,红尘历练就会变成红尘淫行,走一千里路,就会留下一千里的滑腻粘汁与数之不尽的淫声浪语。

“仙子!!”

老汉又急又怒,恨不得举棒便上,用胯下大肉棒将嘴硬的仙子给操服,奸得她香体酥软,哀声呻吟,最后仰头尖叫,蜜穴痉挛死死的缠住他的大肉棒,在花心张开的时候,他再猛力往前,将龟头深插进去,顶着她的宫房肉壁疯狂射精。

如此,这装模作样的女人还不臣服?!

李老汉死死的看着她那张平静的脸,内心的贪婪和淫欲终于喷薄而出。

不管怎么样,先奸了这次再说!

大不了他也离开仙云宗,总能在江湖武林碰到她,到时候见面就是一顿插!

操她娘的!

“仙子,那老奴今晚是否可以与您尽情欢好一番?!”

李老汉忍着怒气,胯下怒龙蓄势待发,直接在水面下戳到了她的雪白屁股上,一双大手也毫不客气的开始在她娇躯上游走。

胸乳,小腹,蜜穴,大腿,全都摸一遍,看这女人还装什么清冷!

萧曦月呼吸又急促了起来,她的肉体果然已经习惯,也已然期待着男女之间的欢愉。

这是她忘记现下烦恼,神识空灵的唯一办法。

“仙子?”

“可……以。”

从萧曦月那张嫣红的薄唇中,终于吐出了象征着允许的字眼。

允许身边的老男人,对她的奸淫。

“嘿嘿嘿,仙子,老奴得罪了!”

李老汉眼中闪过一缕危险的光芒,小心翼翼的又挑逗一番后,说道:“仙子,在水中不便做爱,不如咱们到岸边吧?”

“岸边?”

萧曦月全身发烫,脸颊满是酡红之色,眉角间的春意怎么也掩饰不住,也不知是被挑逗得情欲滋生的缘故,还是因为这是两人最后的交欢,她显得十分顺从。

她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在水雾弥漫的温泉池边,除了石质地板外,就只有几块平坦的,用以叠放她和两位侍女换下的一些衣物的石头。

难道是要去石头上面…做?

“对,岸边,来仙子,老奴抱着您!”

方才怒气冲冲的老汉,现在又变得温柔十足,比起奸淫仙子时候的大力猛插,事前的这种,两人形成即将行淫的默契,清冷的仙子以羞涩的姿态,允许他脱下衣裙,扯下亵裤,在清醒状态下,被他抱着腰肢,用胯下鸡巴顶戳她的双腿,仙子只能含羞带恼的拒绝,让他不要这么做。

但老汉却偏偏要这么做!

又或者,在事前的时候,仙子明确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知道自己的下身蜜穴就要被暴奸,被他胯下粗长的肉棒插入,知道自己会被奸淫得躯体酥软,淫汁横流,却还是迎向了他,半主动的承受他肉棒的插入。

再或者,就如前上上次在半山腰处,仙子被赤身裸体他面对面抱起来,两人走向花圃中心,一路上骑在他腰间的仙子,绝美的脸上露出那种即将要被肉棒插入,媚意横生,娇羞妩媚的期待表情。

种种事前的挑逗,仙子要被插入时候的柔弱羞涩模样,都让老汉深感刺激,胯下怒龙无需什么春药,就硬的如一根撑天柱子一样。

就好比现在。

李老汉将漂浮于温泉水面的萧曦月抚起来,乌黑的发丝散落无数的水珠,被浸湿后的青丝秀发紧贴在光滑的背脊,溅起的水花浇在仙子浑圆的双乳樱桃上,纤细光滑的锁骨残留着点点晶莹水珠,让人看了就觉得食指大动,忍不住伸出舌头,疯狂的在她脖颈之间舔弄,将晶莹美味的水珠舔去。

“嗯~~~ ”

脖颈和锁骨被老汉舌头舔舐,萧曦月仰著头发出一声呻吟,来不及说什么,就被老汉一把抱住了纤柔的腰肢。

随后,那根火热的阳物就钻入到了她的双腿间,让萧曦月再次变成被这根粗长肉棒挑起来走路的姿势。

一股异样的欲望之火,从她的下体升腾而起。

“仙子,来!”李老汉嘿嘿直笑,从背后推着她,从肉棒和胯部顶着她的雪白娇臀,驱赶着她从温泉池内走到了岸边的一块大石变成。

这里的水面刚好没到两人的小腿部位,温泉池升起的热气驱散了夜晚的寒气,四周围拢起来的花草与桃树,让这里变成了一个隐秘的交欢之所。

萧曦月咬著唇,娇躯微微颤抖,双腿忍不住夹紧,锁住了腿间那根即将要插入她体内的男人阳物。

她知道,下一刻,她又要被老汉用粗大的肉棒给插入下身阴穴内,占满她的……神魂。

“仙子,您用双手扶著石头,这样老奴好发力!”

李老汉用肉棒插在了萧曦月的双腿间,享受光滑温软的美腿夹弄,又伸出双手按在她的雪白屁股往上的那两个凹陷腰窝位置,惬意的用粗糙的手指在腰窝处抚摩了下。

发力,自然就是好发力抽插她,嘿嘿。

萧曦月紧蹙著柳眉,似乎在为这种羞耻的姿势所感到难堪,她在师父那本春宫册上见过这样的姿势……

谓之,背入式。

可她再怎么反抗,站在他背后的老汉那双手,却在一点点用力的往下压,让此刻娇躯无力的她,也只能一点一点的弯下腰肢,白嫩的手掌心覆在了石头上。

萧曦月低下了头,掩盖住自己发烫的脸颊。

即便不用神念观察自身,她也能想像到做出此种羞耻姿势的她,此刻是多么的……淫媚。

赤身裸体站在温泉池边,双手撑在岸边大石上,雪白的臀部就展现在背后老杂役的眼下,被奸淫玩弄过几次的阴户,正湿淋淋的流着粘稠的汁液。

门户大开。

如此羞耻淫蘼的一幕,恐怕已经被背后的老杂役,用直勾勾的双眼看了去吧?

“仙子,您,您,太美了!”

李老汉激动无比,忘记了之前的不快,颤抖的伸出双手,抚摩在萧曦月浑圆挺翘的屁股上,抓了抓,又捏了捏,让萧曦月白白的屁股肉在自己手掌的抓捏下变形,弹出一道道臀浪。

屁股往下,是毫不设防的仙子蜜户,两片红肿的白嫩阴唇微微张开,紧闭的一线天嫩穴似乎知道了自己接下来就要被肉棒插入,正不断的吐出黏滑的蜜汁,为接下来的访客提供便利。

屁股往上,仙子腰窝洁白唯美,纤柔的腰肢与雪白的屁股形成一个惊人的美妙弧线,仙子腰肢下沉后,两瓣臀肉翘得越高,形成了连绵的两座白嫩丘陵,中间一个沟壑,内中隐约可以看到一朵粉色的雏菊,正羞涩的紧紧闭合著。

“仙子…!”

老汉看得眼都直了,胯下肉棒猛地跳动了几下,差点受不住刺激直接射出来!

仙子的背脊太美了,雪白的背部上一道凹陷的线条,从白嫩的屁股缝一路延伸到双肩处,肩胛骨形成一个美妙的蝴蝶状。

晶莹的水珠散落在这雪白唯美的背脊上,散发出无穷的诱惑力!

萧曦月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她的脑袋垂得更低,不敢回头再看老杂役是如何淫玩她的身体……

“仙子,您,您再往下一点,老奴的鸡巴够不到!”

李老汉挺了挺肉棒,却发现一个尴尬的事实。

笔直站立,弯腰扶石,门户大开,做好了被他插入准备、要承受他奸淫的仙子,蜜穴的高度却比矮小干瘦的老汉的肉棒高出许多!

虽说炼气期的老汉勉强还能漂浮一会,以及他的肉棒足够长,足以弥补这段高度差,可这些始终不是那个味。

用之前老汉的话说,就是不好发力操仙子了!

“仙子,您屁股往下一点!”

李老汉得寸进尺,又开始用双手下压她的屁股,好让自己的肉棒够到她的蜜穴。

若是有人知道这一幕,定然会在勃然大怒后再目瞪口呆,这该死的老奴奸了仙子也就算了,居然还因为身高不够在背后奸淫仙子,而让仙子弯腿配合他的身高?

“……嗯。”

萧曦月从喉咙间发出一声苦闷的呻吟,不知是回应,还是因为肉欲冲刷理智,让她浑浑噩噩的呻吟。

她埋首在双臂中的脸颊滚烫滚烫的,急促喘著,淫蘼的欢愉在即,火热的肉棒在她腿间若即若离,散发出的热量仿佛在炙烤着她的欲望,时刻挑逗着她的情欲,让她情不自禁,配合着,缓缓弯曲了膝盖,抵在了大石上。

高度却还是差一些些,她的蜜穴依旧没有下落到老汉肉棒的高度。

“仙子,您这样不行!”

李老汉又伸出一双粗糙的手,往上托起了萧曦月的两瓣圆润雪白的屁股,用带着嘿嘿淫笑声的语气,解释道:“待会老奴猛操仙子您的时候,仙子您肯定会酥软无力,没法承受老奴的猛力抽插,对吧?”

萧曦月羞愤欲绝,咬著唇叱道:“你……莫说出来。”

“嘿嘿,老奴只是实话实话……所以仙子您别弯著腿,站直了,再双腿分开,屁股慢慢往下,让老奴的这根长肉棒够到仙子您的穴,嘿嘿嘿。”

老汉一边教学,一边揽住萧曦月的两条大腿,亲手慢慢的分开她站得笔直的大腿,让她的臀部慢慢往下。

萧曦月理解了这个姿势。

羞得不行的同时,也在配合着他……

只是。

“啊~~!!”

萧曦月呻吟了一声,她下落的蜜穴,触碰到了一颗滚烫浑圆的火热事物,那是……老汉阳具的龟头!

这老杂役,不知何时松开了掰开她双腿的手,变成扶着他自己的肉棒,让龟头翘高,迎接她蜜穴的下落。

随着萧曦月慢慢分开双腿站立、下压臀部,终于,两人的性器也触碰在了一起,火热粗大的龟头顶到了她的两瓣阴唇上,早已蓄满在阴道内的蜜汁承受不住这种刺激,一下子流淌了出来,浇在了他的龟头上。

一切都恰到好处。

“仙子,您继续!”

李老汉喘著粗气,明显兴奋得发了狂一样,一只手继续扶著鸡巴,一只手用力下压萧曦月的娇嫩屁股,粗糙的手掌抓着她的柔软紧实臀肉,手指陷入了其中,抓得死死的。

萧曦月的臀部被迫下压,因为紧张和羞涩而收缩得紧紧的蜜穴,与老汉坚硬滚烫的龟头,两人性器做着最后的争斗。

“不,太大了……嗯~~”

萧曦月苦闷的呻吟著,用紧紧闭拢成一线天的白嫩蜜穴,反抗老汉硕大肉棒的插入。

可她的屁股,却一直承受着老汉手掌下压的力道,双腿因为情欲滋生而变得越来越无力。

她的蜜穴下方,一根粗大的肉棒就等着她,白嫩肥沃的阴唇肉已经被龟头紧紧的抵住,紧闭的一线天白虎蜜穴被迫撑开。

只要她的臀部再下落一小截,她紧窄湿滑的蜜穴就会被身后老男人的龟头给顶入,再下一刻,就会被这根粗大的肉棒凶狠的贯穿蜜穴,直插入到花芯处。

“仙子,您太紧了!”老汉咬牙切齿,他双脚已经在水底里踮起,努力想要够到,去日萧曦月的嫩穴。

奈何仙子太过紧张,蜜穴紧紧的闭拢收缩,硬是靠着收缩阴道的力量,让两瓣阴唇拒绝了他肉棒的侵入。

“仙子,仙子,仙子!”

老汉急不可耐,踮起的脚松开又上抬,胯下肉棒像是一杆凶狠的长矛,一下下的顶戳著萧曦月紧闭的蜜穴。

“啊~~~ ”

萧曦月又一次发出颤抖的呻吟,双腿哆嗦了下,可蜜穴却反而更紧,让老汉想插而不得。

“仙子,您怎么就那么倔呢?”

李老汉恼了,猛地抬起手,用往下挥,啪!!

粗糙的手掌击打在了雪白圆润的屁股上,发出传遍四周的清脆声音。

“啊!!”

萧曦月失声尖叫,她白嫩光滑的臀肉,如水波一样荡漾,下体猛地一紧后,又痉挛似的张开,紧窄的蜜穴露出一个粉嫩的穴口,喷出了一小股的蜜汁。

随即,李老汉的龟头如一条滑溜的蛇,趁着她高潮的时候,猛地插入。

“噗。”

手指头大小的粉色肉洞,被粗大的龟头硬生生的撑开,赤红色的龟头如雷龙入海,狠狠的插进了萧曦月紧窄湿滑的肉洞中,凶狠的动作造成挤压空气的声音,像是……最羞耻的仙子声音。

受此一插,萧曦月的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石头,五根纤细手指头从粉变白,在石头上留下十个浅浅手指印。

足以证明这一插对她的强烈刺激。

而随着老汉粗大的龟头终于插入她的蜜穴,两人因欲望而空虚燥热的性器,终于相连在了一起,男人涨硬的阳具插入了女人湿热的阴户,火热的肉棒填补了空虚的蜜穴。

这一对地位相差极大,样貌相差也极大的男女,终于又一次媾和在一起。

肉体的欲望暂时得到满足,先前急躁或羞涩的两人,此刻反而安静下来。

老男人昂首站立,挺著一根耀武扬威的肉棒,龟头插入了仙女的蜜穴中,眼睛眯著,双手享受似的,慢慢爱抚仙女的屁股,将仙女完美的屁股,用粗糙的双手尽情的感受了一遍;清冷的仙女却以一副淫蘼的动作姿势配合他:素白的双手撑在大石上,低垂著臻首,将羞红的脸颊埋在手臂中。

同时,柳腰下沉,赤身裸体,双乳垂下,将浑圆挺翘的屁股展露在背后男人面前,蜜穴承受着男人的插入后,在痉挛收缩一阵,感受阵阵快感后,反而逐渐的松开了一切束缚。

浑身一丝不挂的绝美仙女,紧窄的蜜穴缓缓松开,任由背后的老男人以随意的姿势和动作,是轻是缓,是急是徐,亦或者就这样维持插入一个龟头的姿势,享用她美丽的肉体。

蜜穴放松收缩的力道,才是真正的门户大开。

“仙子,您这才像话嘛,嘿嘿。”

李老汉察觉到仙子的淫穴已经毫无阻碍,他现在完全可以一插到底,龟头凶狠的撞击到最深处,狠狠的抽插。

但他还未满足。

“仙子,你的腿再分开一些!”

老汉一边维持插入龟头的姿势,一边抬起腿,伸踢了踢萧曦月分开站立的两条玉腿。

萧曦月的双腿颤抖了下,没有动。

“仙子!”

李老汉踮起脚尖,硕大的龟头挤开层层叠叠的蜜肉,朝着里面深插,但又因为高度不够,肉棒才插进了不到三分一的距离,就止住了势头。

而随着老汉放下脚跟,肉棒又从蜜穴里拔出。

反复几次抽插,老汉用淫蘼的行为,证明自己的确够不到去日她。

被肉棒如此淫玩,萧曦月全身都在发软,在老汉的双手扶着她臀部的支持下,被肉欲折磨而昏昏沉沉的她,修长的玉腿一点点的分开,臀部再一点点的下沉,将老汉的肉棒缓缓地,慢慢的吞下。

紧窄的蜜穴,与粗大的肉棒,正以极其缓慢,又无法挽回的姿势,慢慢的媾和在一起。

“啪啪啪啪!”

而在萧曦月颤抖著下沉臀部,让老汉更好奸淫,蜜穴套住老汉的肉棒,媾和在一起的时候,李老汉也按耐不住,开始奋力抽插。

每次萧曦月受不住强烈快感,呻吟著喘息,打颤的双腿停下分开动作的时候,老汉就会加快抽插的速度,腰杆疯狂挺动,胯下巨大的肉棒以猛力撞击的速度,狂暴似的奸淫她。

老汉长满黑毛的胯部与萧曦月雪白娇嫩的屁股凶狠的撞击,配合他胯下两颗吊着的硕大卵袋拍击在她丰腴的大腿部位,以及偶尔间,老汉兴奋的拍打萧曦月挺翘屁股。

三者一起发出了清脆淫蘼的啪啪声,配合两人四腿搅动温泉水的声音,与仙子的唇齿间溢出的天籁呻吟,形成一道既圣洁,又妖媚的乐曲。

最终,萧曦月的双腿分得大大的,蜜穴的位置与老汉矮小的身体长出的奇大肉棒完美的配合在一起。

凶狠的撞击连绵不绝,啪啪啪的声音几乎没有停下一息。

萧曦月张大了嘴巴,承受着这狂暴的奸淫,她的双腿几乎没办法维持站立的姿势,却又被老汉自下而上的撞击,每撞一次,她的臀肉和全身都会颤抖,身子也会往上抬高几次,再落下,再被肉棒顶着往上。

循环反复,萧曦月的娇躯就如风暴中的小船,在海浪中起起伏伏,上上下下。

她的蜜穴早已无力夹紧,大大的张开着,黏滑的阴道被肉棒快速的抽插,层层叠叠的嫩肉无力阻止凶狠的肉棒进出,被反复的挤压磨平,带出一缕缕白沫般的粘汁。

花芯深处,被龟头重重的撞击,狂暴的力量直传入她的子宫深处,五脏六腑都被顶上喉咙。

“荷…嗯……荷……嗬。”

突然,萧曦月的双手痉挛似的抓着大石头,大张著的嘴巴里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下身更是猛地收缩,夹紧的老汉的肉棒。

抽插的难度陡然上升。

老汉却迎难而上,凶狠的深插几次后,双手托著萧曦月雪白的屁股,让肉棒抽离蜜穴十几公分。

随后,双手猛地下压,脚尖也跟着踮起,黑黝黝的屁股绷紧,让胯下怒龙更为坚硬,用尽全身力气朝上一顶。

“啊!!!”

萧曦月的脑袋从手臂中抬起,酡红的脸颊上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张著嘴巴,似乎难以想像会插得这么深,这么重。

她的臀部……被老汉的重重的挤压着,变成了扁平状。

她的蜜穴,被……肉棒深深的插入,挤开花芯,直撞入到了子宫内。

老汉踮起了脚尖,不肯拔出肉棒半分,始终维持深深奸淫她的姿势。

萧曦月被迫承受着。

半晌。

“啊……”

伴随着泄气的悠长呻吟,高潮如约而至,蜜汁喷涌而出,被踮起脚尖的老汉日著的萧曦月,全身都在颤抖,仰著头看天上的明月,眼神逐渐涣散。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摔倒在了石头上,无力的趴着,雪白的娇躯就好像一只被晒干的母蛙。

老汉随后趴在了她的身体上,双手绕到她的胸前,一边慢悠悠的玩她的双乳,一边不紧不慢的插她。

一次次的插,一下下的顶。

萧曦月闭上了眼眸,滚烫的脸颊贴在了石头上,下身的蜜穴没有了抵抗的力量,被奸淫了许久许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