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男

【怨男】必打广告: 敬明微嗔大师(我帮他起的外号,因为这很贴合他的身份。后四字是根据某人得来的,敬明二字容易明白吧),原ID微嗔,现叫半荣半枯,是会所的管理员,同时也是大作家、大书评家、大抄袭家。

身为管理员的他在2018年4月惩罚蝴蝶过了头,上了瘾了。想当精神领袖也想疯了,逼得蝴蝶出走,从此俩人结下了梁子。原本他也想到SIS告状,但因找不到证据,只好不了了之。这是他的原话。因为蝴蝶每次贴文必定问候会所管理,自然包括他,他心中不忿。这也是他不公平惹下的恶果,活该!

2020年开春,跪舔罗森,跪求他给自己开个人专版。岂料敬明微嗔大师小说的第一章就涉嫌抄袭烟雨江南的西幻小说,当时就被阿米巴网友指了出来。他脸皮很厚,立马屁颠颠的将前言独白修成是“致敬偶像”。但不久,随即删文,也许是私信罗森吧,其后个人版块也消失了,这就是我之前说过他要“毁贴灭迹”企图消除个人的黑历史。可惜不成功。这个王八蛋既是小人又是双标🐶,揪住别人错误咬住死不放,拼了老命压迫;但对自己犯下同样错误就恨不得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2020/9/5,我不忍心看见这个集“学匪”、“流氓”、“垃圾”于一身的“王八蛋”做了错事却不受到惩罚,依然逍遥快活,没有付出一点应得的代价。这不是我想要的公平,也不是被他故意整的人所要的结果。

于是我一发不可收拾!誓言将黄文三剑客“名留青史”,好满足他们日益膨胀的虚荣心!齐齐过下出风头的爽瘾⸻高处不胜寒,露“屄”给人瞧。

注:黄文三剑客(郡主、石头、微嗔)的起因及其共同特点:

1喜欢骂人白嫖

2喜爱搞双标

3爱扯文艺理论(仗着看过几本学院派理论胡说八道。理解能力亦有限)

4互为好友(臭味相投)

5爱把自己当回事(即身份高贵)或称之唯我独尊

6喜欢制裁(挂)别人(或谓排斥异己)

7气量狭窄、小气与态度跋扈专横

作者:多人写作正文字数:8492

怨男

严正声明:这篇作文的写作灵感来自某位作者写的《一部终结所有恋足文学的恋足文学》,如有冒犯以及侵权,请原作者联系本人或版主,确认后立马删除!(三十岁了,还那么狂不应该啊,快三年了,我还是没有改变我的看法)

不过还得多谢您提供这个素材供我写作,最近一直没有写东西,瘆得慌,在此感谢!

【始】

2018-8-11,我像以往那样打开电脑浏览官能小说,看着这些不入流的小说,我心里瘆得慌。真是江河日下啊——想不到自经典古代色情小说名著《金瓶梅》问世以后流传至今的黄色文学一部不如一部——我有见及此,痛心不已,决心于以一己之力为色情文学作出一点自己的贡献,也为我一直喜爱的情色恋足文学发出一声呐喊。咱不能眼看着当今网络世界充斥着大量啊啊哦哦的无比幼稚粗鄙黄小说,降低淫友们的审美。

我叫王朗,今年三十出头,在我还是单纯小伙子的时候,我对爱情有着美好浪漫的憧憬,我喜欢“始终如一”白头偕老的爱情生活,却没想到活在一个上了床也没结果的时代——现实沉重地打击到我那玻璃脆弱的心灵——

我还喜欢看琼瑶小说,更钟爱看《何以笙箫默》(电视剧版),尤其是那句“不愿将就”,可把我感动得热泪盈眶,眼泪一直地哗哗往下流呀流,坐在我身边的陈诗雨一直问我为什么哭得那么厉害。

我说,太感动了,这编剧把我内心深处不经意间撩拨的情愫——看见自己许久想说出又说不出的话,被他人轻轻松松地说出来,一方面固然为编剧“先获我心”为快,另一方面心里不免觉得羞愧。

身为一个作者,旁人是不会明白我这种心情,我承认一方面为找到知音而快乐,另一面作为作者的自我本来就是属于一个自恋加狂傲的群体,我怎么受的了别人快我一步领域出这个哲理呢?

诚然,这几年下来,我也谈过几场恋爱,往往都是无疾而终,不是我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嫌弃我,说我是穷酸文人,以后不一定能解决自己的温饱呢?不想以后跟着我受苦。

这话说得我无以反驳——我能理解,毕竟我深知自己写的不是网文、爽文,注定挣不了几个钱,更何况网文世界的水实在太深了,我不愿低下我高傲的头,也不想去迎合任何人。后来我为了一个心爱的女人,都说男人是泥捏造的,一旦遇上柔情似水的温柔女子,没错,我堕入情网了。

为了她,我愿意向庸俗的世界屈服,跪下自认为高贵的膝盖,低下狂傲不羁的头脑,加入到网文大军里头,却没想到在“逗比”与“逼乎”里连翻两个跟头,这让我觉得非常很没面子,我不得不到处去唱衰“逼乎”,说那里“浅水王八多”,容不下我这个过江龙,那些成名已久的“地头蛇”见到我就跑。

但很快我就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会很没意思,于是我开始转向官能小说写作,其实我当年何尝不想涉足传统文学呢。可是人家看不上我,我在正统文学边缘挣扎几年,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我实在过得憋屈,浑浑噩噩度过三年,自己的事业依旧一事无成。

尽管后来由于韩二那句“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把我那些年受的委屈全释放出来,他说的实在太解气了,深得我心,我的身体一时被完全释放出全部的负能量,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在我搞文学创作时,我依然不忘人类初心——尝试着跟几个女人交往。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原来失恋是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的,它在破坏,毁灭你自身的同时,也为你悄悄打开另一扇门。

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原来痛苦也不是那么可怕,我靠着那几段恋情成功发表了一些文章,那些悲情文字赚足了不少女性观众的眼泪与金钱,当然还有一些男读者,尤其是那个叫唾神的昵称,好几次都留言说我是不是靠身体写作。

去你的,我暗骂一句,我怎么可能会告诉她这些,这些宝贵的经历,用我的心血付出换来的金钱,名声、地位,我才不会傻到说出来,弄断自己是财路,我也一直都觉得那些教人发财致富的人出书,几乎全部都是忽悠人的,最简单的道理——如果真有捷径,他早干嘛去了,还在这里傻乎乎写书或者在演讲台挥拳呐喊,为自己打气,叫别人掏钱买书、听他演讲。

屁,都是忽悠人的。

我才不会那么笨呢。

不过好在唾神那句话点醒了我——“身体写作”。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虽然一去一来我的悲情文学作品源自于我的失恋,是血泪辛苦流出来的作品,但身体写作可不一样,它是纯属靠官能写作。

所谓的情色文学不就如此么?用自己的做爱经历化作笔下的文字。当然,由于我的处女作很成功,一经发表,造成网络轰动——黑子,喷子一个一个前仆后继地涌来,为的就是能在我的文章下留名炒作,我看透了这些家伙。

我知道他们是在妒忌我的才华,想在我这里分享一点荣誉,我岂能让这些无名之辈沾上一点我辛苦得来的荣耀。其实早在新书里的序言里,我故意用愤青的用言语来激怒那些笨蛋读者。效果自然很显然,他们都上钩了,成为了我宣传新书的一枚棋子,在我的成功路上少不得他们的功劳。

照这样说,我应该感谢他们。屁,要知道人性都是趋利避害的,看看那些成名的家伙倒霉后,落井下石,背后插刀,永远也少不了这些爱凑热闹的看客。再说了,我的恋足文学之所以成功,要说感谢,我怎么可能忘得她呢,一个我最深爱的女人,但也是我最痛恨的女人,她让我明白,爱情是象牙塔的东西,眼前才是实在的。

距离我成名前两个月,我必须得跟大家好好说说。

我曾经有段恋情,可谓是刻骨铭心。

门铃一直在响个不停,“他妈的是谁,在扰乱劳资写作”,我低沉的咒骂,没想过去开门。

铃铃、铃铃……铃声一直在响,搞得我灵感快来之际被这夺魂铃声赶跑,恨不得把来人暴打一顿,好不容易关在家里几天,才琢磨出这么一个新型的创作题材。

这个时候应该绝不会是老婆,她前几天回老家养胎去了,本来我是想陪她回老家,但她看到我这几天冥思苦想的样子,知道我为这个家付出不少,稿子赶不出来是很糟糕的。所以她独自一个人回家,我心里很愧疚。

说实话,我这个老婆是经家里人安排相亲的,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她,心里就不喜,哪有女人黑得像火炭一般,身材又臃肿,宽大的鼻子朝天,嘴唇又大又翘,总之怎么丑就怎么来。在大老远见到她真人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情急之下,又打开手机软件,找出她的照片来仔细端详:一张瓜子脸,柳叶弯眉之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孤影盼辉,给人一种会说话的感觉,尤其是此刻摄在照片里,仿佛要从屏幕里破框而出。配以如同天鹅般雪白的脖子下面是性感的锁骨,尤使人性奋满满的,还有一对丰满而充满弹性的乳房呼之欲出。

没错啊,我紧盯照片,抬眼望着她,又低头对比下眼前的黑妹,除了那对硕大饱满的乳房不差外,黑妹实在跟照片里的青春美少女对不上号。我顿时就像吃了屎一样恶心,想撒腿而跑,却没料到被她窃取我的心声,立马贴近姨妈的耳朵里嚼了几句口舌。

姨妈叫我过去,我没办法,只好硬著头皮走过去,期间一句话也不愿跟她多说,姨妈倒成了我们俩的传声筒,好比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语言有了隔膜,姨妈充当翻译似的,场面一度很尴尬。

我也不知道这顿饭吃了多久,总之我不愿多想,等我醒来时,她已经怀上我的孩子。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疑惑,我总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应该不是我的。不,是根本不可能是我的。我怎么可以啃得下她。不过每次我提起这个,她都骂我没良心,说我不是人,顺带还哭哭啼啼的。

女人一旦用上那老“三招”我总是拿她没办法,我曾经想甩开她,明确表示说自己没跟她上过床,她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一到我说到那个根本问题。

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女人的权利——用哭声博取别人同情,唤起人的恻忍心,让你不得不再说下去。如果这招不管用,她就大发脾气,甚至用上吊来威胁,我看着肚子里的孩子,实在不忍心那小家伙在里面受罪。于是我答应了和她结婚。

门铃再一次响起,接连不断的铃声一声接一声地奏起烦人的噪音,把我从回忆里吵醒,拉回到现实环境里。

谁呀,我大声囔了一句,他妈到底是谁在按铃。

门外似乎没听到我的咒骂,也不打算回应,却一直按门铃,一下比一下急促,宣告门外主人的不耐烦。

我操,他妈到底是谁——。我一打开门,后半声嘎然而止,活生生地把脏话往嘴里吞下,紧接着又说。

是你?

怎么?不欢迎我么。

眼前是一位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女子站在我面前,正笑盈盈地看着我,丝毫没有为我刚才的粗话影响到她此刻的心情。

我由于惊呆,愣在门旁,像被人隔空点穴般停住那里。她径直从我左手边踏入房门,一点也不客气的悠哉悠哉地迈著碎步打量著四周啧啧道:不错嘛,还是老样子。

我一时被她的话惊醒,问她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呀。看你过得怎样?

这好像跟你无关吧,无论我过得好不好?

王雯听到我的话,顿时眼眶里涌现泪水,我就知道,你还在怪我对不对?

她的眼泪说来就来,我有时寻思女人的泪水到底掺杂了多少真实多少虚伪!反正我听了心里一阵反感,立马回击道:人各有志,有什么怪不怪的,我只怪我自己,不带眼识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离开我。说到了最后,我怒意正盛,恨恨加重语气。

阿朗,原谅我,我有迫不得已的苦衷。王雯抹了一把泪水解释道,我现在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我斜眼看着王雯,分不清她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这女人越来越琢磨不透。难怪有人说,女人就像一本天书,无论你怎么看,怎么解读都无法得出满意的结果,因为连女人自己也猜不出其中缘由。

我能信你么,呵呵。

王雯不再理会我说的话,径直在四周观看一遍,像是在自家一样,东瞧瞧西望望,尤其是打开西边的房间,我分明看到她眼角有点失落,不过她很快就掩饰过去。如果不是我一直想知道她干什么,盯住她,也断然发现不了王雯那时心态的有意掩饰。

这里一点都没变,还保持着原先的样貌,你看左边那只花瓶。王雯指著左边的位置说,还记得我们那时么,你每个星期都会买花来哄我,一惹我不高兴你就来这招、她似乎有感而发说完呵呵地傻笑。

我看着她乐呵呵的回忆,我心里痛得直流血,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在我最难过的时候,她却一走了之。现在又说起以前的点点回忆,像一把刀,狠狠地深深地捅进我心脏,然后一点又一点慢慢地拔出,刀刃上的血随着刀一寸一寸离开心脏,一滴又一滴地滑落在地,而我的心却痛得要命。

我不出一声,实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如果再不说,又怕王雯得寸进尺,喧宾夺主,不由得脱口而出:没变么,不见得吧。

王雯完全没有料到我会这么一说,她身子怔了一下,眼眶红润。

我承认,直到现在,王雯依旧是美女,在大街上的回头率依然很高,但我觉得自己变了,至少现在已经不爱她了,对她的感觉变了,没有了以前的怦然心动,没有梦萦魂绕,也没有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那种见到她的时候心中一阵悸动,胯下的阴茎迅速变硬,变涨,想把她抱在怀里温存,极尽缠绵,可是现在,一点念想都没有了。

是啊,是变了,王雯看着自己手上的结婚戒指说,我们都变了。又瞧了瞧我手里的结婚戒指。

对不起,阿朗,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对不起你。王雯突然地哭泣让我一时不知所措。

我更没想到她会扑过来抱住我,紧紧地抱紧我,眼泪鼻涕直流到我肩膀上。我顾不得那么多,心开始变得有点软了,也许她有自己的苦衷吧。我想。

但我跟没想到她竟然会错我的意思,一时不知是抱她安慰好还是直接把她推开。因为她下面说出的话,让我非常愤怒。在她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我本来以为她是对我念念不忘,抱着我痛苦流泪,除了这个,我实在找不到好的解释。

阿朗,我要,我要你给我,你的一切。

说着王雯就把嘴巴凑到我嘴里,我当时还没搞明白什么状况,两片柔软的薄唇已压在我的唇瓣上,甚至撬开,将她舌头伸出我口腔里乱捣。

在一阵激烈的亲吻过后,王雯拉着我到沙发上,阿朗,今晚,我是属于你的,我什么都给你,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么?说着就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衫一件件脱掉。

我冷冷地看着王雯,无动于衷,眼前这个女人我感到很陌生,从没有感到的彻骨心寒,她把我当成了什么,鸭么——专门解决她生理欲望的工具?我越想心里越气。

没等到她脱光衣服扑过来,我站起身,往门口走起,我心里一阵悲哀,我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她眼里?我开始迷茫了。

还记得第一次认识王雯,我当时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当时我创作遇到了瓶颈,所以要出去散心,我想过到外地,结果因为那时刚上映《心花路放》,本着侥幸心理,加上云南我确实没有去过。

在大理的那个不知名的地方,我们就这样相遇了,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人聊得很投缘,时间过得很快,在大理分手之前,我们互加了好友,并相约回来C市通知对方。

结果在第二次见面后,我才发现王雯是个很开放的女孩,这也难怪,想去旅游的有几个是腼腆害羞的女孩。早在几年前我就听说过一些女孩子穷游,身上不带钱,在当地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来换取资费。我一时有点心慌,生怕王雯是这样的女孩,在我心里顿时大打折扣。

在以后的日子里相处,我们经常见面,一般都是约在晚上,一起看电影或吃饭,王雯从不拒绝我的邀请,这让我有些许成就感,觉得是自己的魅力吸引对方,让她无法拒绝我是邀请。想起以前约那些女孩子出来,推三阻四的好不爽快,王雯的出现,把我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

我越来越觉得离不开这个女孩,王雯似是有意无意之间暗示著可以进行一些亲密的操作。我自以为时机成熟,尝试把她约到宾馆里,每次到了最要紧的时刻,王雯总是找各种理由推搪我:

我还没准备好呢?

不行,我今天不方便。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粗鲁的。放开我。你弄通我了。

总之就是各种不愿,我心情很沮丧。有一次我把她约到自己的家里,我在家写着正作文,她来了我也不知道,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边,听到这个声音,我想把自己写的作文放好已经来不及了。

在写什么,给我看看。

我硬著头皮说什么也不肯,结果她一把抢了过来,看了几下,脸色绯红,骂我怎么写这些垃圾黄色小说,还说看我挺正直的人怎么也写这个。

我说,多正直的人也得生活也要做爱吧,所谓食色性也,古人诚不欺我。

对对对,就你有理,我说不过你。大才子就是大才子,说话都文绉绉的,我小女子一定要好好拜读下。

她看了一会儿,问我什么是“花心?”

我说这是比喻手法,代表女人阴道里面的某样东西。

王雯看着又问:能碰得到么,见你写得那么美的文字,我看着也有点感觉,我怎么以前感受不到?

我一听,立马有了兴趣,你以前也试过?跟谁?快说。

王雯见自己一时说漏了嘴,笑嘻嘻地跑来:就不告诉你,让你心痒痒。

虽然知道王雯没有了第一次我有点失落,但一想自己也不是处男,凭什么要求人家是处女;再说了,处女自己又不是没搞过。说实话,搞处女就像奸尸没什么区别,没有快感,相比于熟女,她更懂得愉悦双方。况且这本来就是个自然规律,任何人想跟自然规律对抗,下场只会自取灭亡。本来就是个非处,你硬要她是处,即便她做了处女摸手术,她的心理成熟,做爱技巧能伪装么?快感呢,面目表情……呢........

眼看着王雯躲著自己,脚步声响起,带起身上的香气扑鼻而来。那香气,有着一股沐浴露之后的清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著顽皮的目光,正调皮地吐口舌,整个模样像极了邻家女孩,给人一种美丽且怦然心动的感觉,这久违的感觉,我从电影里书里才能见到。

眼前的女孩带给我一种异样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心开始燥热起来。我隐隐约约感受到胯部那股燥热,正满满的聚集热量——蒙古包已经有了一些规模,像初声的太阳,熠熠生辉,发出信号。

此时王雯红色的上衣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把她那饱满的胸脯勾勒出来,肥硕的大肉球沉甸甸的、晃动着,昭示着地球引力的存在,更给她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体带来了一丝诱惑的味道。

我不禁舔了几下嘴唇,干裂的唇开始有了口水的滋润,如同干旱的土地遇上甘霖,娇唇欲滴,喉结上下不停地上下蠕动,正显示主人的饥渴。

再往下看去,她挺翘的美臀,在运动短袜的包裹之下,显得是那么的丰满而富有弹性。在视角之上给人一种就像有无形的大手去抚摸,揉捏那肥美的臀部,想像着它在自己手里像揉面团那样不停地变形,此时胯下的欲火已经顺利完成汇集,隆起了骇人惊闻的蒙古包——高高地耸立著。而蒙古包里面的东西似乎在愈涨愈大,快要把裤子撑破似的。

这还不让我血脉偾张,但我看到王雯的纤纤玉足,我差点鼻血涌上来,虚火过剩。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恋足狂,浏览了不少恋足文学,自认没有任何的情色作品入我法眼,眼见及此,我只好干脆自己去写。我也相信以我的文笔,能把以往的恋足文学作品全部枪毙掉,它们是那么的毫无美感,剧情拖沓、情节啰嗦。

王雯的玉足是我见过最完美的:长长的,洁白如雪,没有一丝瑕疵的美腿,看起来是多么的匀称,多一份则太厚,少一份则过瘦,恰到好处。王雯在晃动的脚步,带动着玉腿上的肌肉,正微微地抖动着,彰显出女孩玉腿上惊人的弹性以及修长之美。

此情此景,那美腿完美的近乎一件天然的艺术品,丝毫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人们不禁赞叹大自然创造之美,惊叹于大自然的伟大奇迹。使人看了忍不住起了几分小心思要把玩的冲动欲望。

不知何时她停了下来,侧着头,好奇地打量着我胯下高高耸立的阴茎,笑意坏坏地嗤嗤偷笑。我体内的欲火被她那犹如白雀灵鸟般婉转清脆的声音点燃了。我已经无法保持住自己的理智。

娇小可爱迷人的王雯被我安在床上,被我紧紧压制住她双手在两侧,醒悟过来的王雯惊慌过后,拚命地挣扎,在这种事情上,一个小女子又能翻起什么波浪,我急忙寻找她柔软香甜的红唇,恣意地品尝著。

看着王雯被我强吻苦苦哀求,我不再理会,用舌头撬开她的双唇,肆意地用舌头在里面四处捣动,如同云海翻腾,唾沫横飞,嘴角慢慢溢出些口水。王雯双手不再挣扎,将双手已移到胸前,揉捏她饱满的乳房。

情动之下,王雯的两手早已把我脖子缠住,她的舌头已和我纠缠在一起,在试探,在打斗,有时还用舌尖互相挑逗对方。红衣在被我索吻时扯开了两粒纽扣,,乳白如玉的娇美乳房若隐若现,王雯娇羞地躺在床上,双手还是禁锢我脖子,温情地望着我一颗又一颗地解开她的纽扣。

眼看着就要把红衣解开,这时王雯她紧张地用手抓住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到了这种地步,我不干还是男人,胯下的阴茎硬得让我难受,在盯着她肥美的阴部上。我伏身下去,亲了她的额头、脸颊,又深深地给她一个法式湿吻。

我将她的手扭开,放在一边,继续解开她的衣服,她任由我摆布,没一会儿,她用两手去遮住自己的眼睛,这种鸵鸟的躲难方式实在让人想说笑。

在她温柔的配合下,我脱去了她的上衣,小腰盈盈一握,肌肤光滑如玉,那对曲线优美的乳房在我的抚摸、揉捏下很快变硬,像肉葡萄那样娇艳可口,绯红色的挺立著,娇嫩无比,爽口香甜。

当我准备提枪上马时,王雯突然惊醒,不行,我们不可以这样?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我么?我有点不理解她的行为,王雯那时的举动差点让我差枪走火,这惹恼了我。她见到我表情很阴沉,像是怕了我一样,提议说帮我泻火。

我不知名王雯为什么会这样对我,但我自从那次后,我爱上了恋足。这时在我老婆那里体会不到的快乐。

令我万万没想到,王雯居然会来找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她见我快要从房间出去,王雯忽然一下子从后面抱住我,语气带着哭腔说,阿朗,不要离开我,今晚让我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我一时心软,立在那里,还没等我回应,王雯像条小狗般在我的脸上、胸上乱吻,嘴里一直在嘟囔著:阿朗,给我次机会,让我做你的女人,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她的樱桃小嘴在我身上乱吻,很快就来到我的胯下,尤其是当她拉开我的裤衩,用她柔软的小手掏出火热的阳具,顾不得赞美道好大,我挺著腰部把男根推入她的嘴里。

王雯嘴里呜呜地响着,阴茎在她嘴里反复摩擦,带出口腔不少口水滑落在地。我心情异常激动,两手把她的衣服扯开,扶她起身,三下五除二,顿时把她的全身脱光,望着王雯的光滑结实的背部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眼前,将她推到在床上,背部朝上,曲线优美的乳房被压着变形,我面目开始变得狰狞。

从她的耳垂开始吻起,先是用呀轻咬着她耳垂,慢慢地拉起,让她感到疼痛才放开,再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弄著,搞得王雯一阵又一阵酥痒。

接着我在她光滑的背部一路舔下,尾骨处还故意留有一些口水,光滑的 ,揉软的、紧绷崩的屁股被我一只大手在不断地揉弄,那细腻光滑的皮肤摸起来就像面团一样软绵绵,双手在捏弄,隐隐能看到跳跃的肌肉散发出无限的青春活力。

这屁股真滑,我禁不住在那里亲上一口,顺着来到大腿根部,这是一个桃花蜜洞,人类的原始故乡,蜜洞周围早已淫水泛滥,犹如黄河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将森林、小草沾湿了一个遍。

接着我来到梦寐已久的大长腿,对于我这个“腿玩年”,我实在爱不释手,仿照《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将大长腿抚摸一遍,柔嫩光滑,最后来到小脚丫那里。王雯把脚趾修剪得很美观,每个脚趾都涂有红色的脚甲油。

那些小红点看上是多么迷人,耀眼。我端起她的脚丫,用手在她的脚心那里痒了几下,王雯咯咯地笑,好不开心。我慢慢将她的大叫拇指伸出自己的口腔,像是品尝美味的点心,弄得王雯更加颤抖,骂我是不是变态,说我连脚丫都吃。

好吃,美味,要不要你也尝尝。我张嘴说。把嘴凑到王雯跟前,虽然她嘴里说不要,但还是伸出舌尖,我们又将舌头嚼在一起品尝,缠绵不休。

但我并不满足于此,我又回到刚才的部位,逐渐将王雯的脚丫全舔个遍,我没有想过,以前看《金瓶梅》时,觉得舔足,吃脚丫是很脏的行为,万万没想到,等自己亲身实践却在这般的快乐。我捧著王雯的双腿,小腿柔和,脚踝处更是惹人喜爱。

我决定今晚要好好地享用这美妙的胴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