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男 我来说下抄袭被抓到后的心态以及作出的几种反应

【我来说下抄袭被抓到后的心态以及作出的几种反应】

作者:本人2021/4/24字数:1651

我在2018年9月上旬的某天,突然收到SIS的通知,简单来说就是被“逮到了。”当时的我觉得很丢脸,也很尴尬,甚至有种心虚的感觉,看完通知后,耳根发热。尽管我明白我的动机是出于对金币的狂热,但依然无法洗脱抄袭的罪名。

在那段时间,我有一个多月不上SIS,觉得很惭愧,无法面对自己、也就是在那次起,间接影响到我在书屋萌发了退出写黄文的打算。话是这么说,但我做不到。

其后在十月份,我写出了一篇作文(所谓的小说)贴在书屋,交代了当时自己抄袭的心境。后来在十一月份,在四合院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写时事热点惹出的祸。此乃后话了。

抄袭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心情忐忑不安吧,起码在贴时小心翼翼,哪怕有网友评论,也不敢看。事实上,有评论更不敢回,譬如他们说很好,我一个字都不敢回,因为这不是我的。当初之所以抄,是因为可以快速累积金币,可以炫耀。看看我多牛逼,这么短时间就累积了几千金币,那是很光荣的事。

可是呢,自从被发现后,我一直沉默不语。我没勇气承认,也没勇气否认,于是干脆就沉默,因为沉默有时就等于无话可说,是默认的一种,是信心不足的表现。最下三滥的说法就是致敬。

我的理由是,为什么事先你不说?这说不过去的。尽管我们(指敬明微嗔大师)都是“同道中人”,但也有高低之分。上乘者勇于承认,是自己的不对;次之,不承认,也不否认;更次之,狡辩。

那一个月里,我曾好几次都做噩梦,我都觉得奇怪,我没有卖文,不拿别人的劳动成果挣钱,为什么会良心不安呢?这事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解释。后来我才明白,金币也是虚拟币的一种,也是对他人劳动的剥夺。

在SIS我断更了将近三四个月吧。有段时间很怕去SIS,以前有空就会去那里找找片子下载。发生后,直接将收藏的网页,与SIS相关的一切都删掉。作文呢,我是没有编辑掉的。因为自从被发现后,心慌之下我立马退出。把电脑清理消毒了一遍这才安心(事后我觉得——有点像阿飞正传里梁朝伟的片段,认为这么做,晦气不会带到现实所在的环境),哪有时间想这些,况且删除也没用,因为更坐实了心虚的表现。当时的我确实没想那么多,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完全没经验。

到了2019年初,我又回去那里时,发现了我的账号所有的作文都审查了一遍,这种怀疑是正常的。我看到有一篇作文里,当时也在删除之列,后来的SIS管理,不是小说区的管理,他保留了下来。因为并不涉及到抄袭。而文区管理却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切。

我觉得,身为管理,在审查时要学会用网络对比,而不是看了一两篇抄袭,就全部认定为抄袭,这是不好的。当然了,他们的处罚,我没意见,因为我一直在沉默,一直放任不管。由着他们处罚。

除了在当年的十月份写过一篇袒露心迹的小说外,在2019年的某天,我也把抄袭别人的小说贴上来,并坦言指出自己曾经的犯下的错事。

这事给我的深刻教训就是——我对金币完全没了兴趣。也不喜欢标准什么“原创”了。另外,如果涉及到作文灵感的来源,我会尽可能给出原名,甚至因为人数太多,会贯之多人写作。这也是那次事件后萌生的后遗症。

什么是原创?这是很难界定的,我们的所思所想都直接或简接来自于他人或前人思想。甚至故事的类型,也从别人(身边人)里窃取而来。在2019年初,我给原创的定义为:作者付出的精神心血与劳动时间得来的报酬!那篇作文我记不得在哪里了,无法引用,只记得大意是这么说。因为我写的大部分随笔,随写随弃,没有备份,不觉得“有藏之名山传之他人”的功能及有必要!

说来说去,抄袭被抓是什么样的心态?一开始肯定死不承认。虽然我没有说出来,但行动上,我的本能已经替我作出了选择——不承认也不否认。然后就准备反击了。如果这一步胜利,那么,就可以咄咄逼人了。当然,我在第一步就放下狡辩的武器了,自然不会有后来的步骤或计划了。

我很幸运我犯错来得太快,在我早期就出现了这个问题,也在后来给我一定的影响。而不是在中期或后期,尤其是身为裁判员知法犯法——人在犯错时会很容易觉得自己会是个例外!

写于2021/4/24中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