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坊之青瑶女帝传 (序-1) 作者:lzy457072010

.

【红袖坊之青瑶女帝传】序章+第1章

作者:lzy457072010 2021年4月2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楔子:红袖添香

一朝入红袖,一生染红尘。

这世上有一间叫做红袖坊的青楼,它被称为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

无论身份有多么高贵的女人,入了红袖坊都会被调教的淫荡不堪,沦为一旦 失去男人,就活不了的骚货。

红袖坊里著有一本书名曰添香册,里面详细记录著许多身份尊贵,天资国色 的绝代美人。

怎么一步步放弃自己的身份,变成连路上乞丐勾一勾手指,都会淫水直流, 摇尾乞怜的贱母狗。

翻开添香册的第一页,上面惧是绘画着世间罕有,天资国色的绝代美人儿。

有武林高超的一代女侠,有异域风情的妖娆女王,也有统驭一国的女皇帝。

画师的技术惊艳,把每一种形象都绘画的入木三分,令人身临其境。

根据每个女子找到所对应的页数,就能详细了解到那位女子的所有调教记录。

当找到后便能看到跟第一页画像截然不同的风格,画里的绝色女子没了衣服 并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

画下面还有那绝色女子的详细信息。

姓名:武青瑶

花名:瑶姬

性别:女

年龄:二十岁

身份:大唐王朝女帝,女皇陛下。

等级:花魁

正式入坊宣言:我武青瑶自愿放弃大唐女帝的身份,成为红袖坊中的花女瑶 姬,请坊内的师傅尽情的调教瑶姬,让瑶姬知道自己只是个欠操的骚母狗……

-------------------------

第一章:北狄来袭

“女皇陛下,大将军到了!”

年轻漂亮的侍女,徐步来到一处充满氤氲之气的房间,恭声的对一位女子道。

“让他在偏殿候着……”

回侍女话的是一名身穿红色丝绸长裙,头戴龙冠的妖娆美人,她赤著雪白软 腻的裸足静静的站在那里。

便犹如九天之上下凡来游戏人间的仙子,高贵典雅,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她就是这个天下地位最尊崇的女人,大唐王朝的第一位女皇武青瑶。

一般宫外的人都称她为青瑶女帝,朝中文武百官则恭敬的喊一声女皇陛下。

武青瑶身旁围着的分开站立的漂亮侍女正小心翼翼的将她身上轻薄的衣裙解 开。

那光滑柔软的轻薄丝绸,顺着她那同样丝滑的肌肤如同云朵般堆叠在她的脚 边。

这时。

武青瑶屏退了周围众人,待房间中只剩她一人时,亲手挑开了自己的抹胸, 褪下底裤。

皎洁如白玉般雕琢的女子胴体,便这这么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微微抬起赤白的小脚丫子,跨过自己的衣衫,轻踩着莲步缓缓走向水池。

热气氤氲的水流过她纤细的足腕,漫过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没过她胸前的娇 柔,犹如绸缎一般柔软丝滑。

淡淡的明月清光透过窗口的缝隙落在她光裸的肩上,她浮在水池中,闭目, 吸气。

忽的一双男人的大手,从她的身后悄然出现,捏住了她白嫩水灵的酥胸。

“嘿嘿,女皇陛下,咱们可别让你的大将军等久了!”

伴随着声音入耳,武青瑶的脸颊旁多了一行清泪,却并未阻止男人对自己的 放肆。

武青瑶知道自己若是敢反抗,偏殿里埋伏的那些不良人顷刻间就会让大将军 身首异处。

“啧啧,好乖啊,我的小女皇,小女奴……”

男人捏著武青瑶柔软酥胸的手,故意又捻起了她那胸前粉嫩嫣红的小樱桃。

用手指轻轻挤压着,待那乳尖的小樱桃变硬时又摁入她那饱满的乳房里。

很难想像做出这种粗鄙之事的,是一个温文尔雅,气质清冷的柔弱青年。

“唔……嗯~ ”

武青瑶紧咬著贝齿,努力的想让自己不发出声响,可那手又加大了几分力道。

她没有忍住,还是在男人面前娇吟出声,整个身子也瘫软在男人的怀里。

那蚊虫叮咬般的酥麻感从敏感的乳房上连绵不绝的袭来,令她娇躯微颤,欲 罢不能。

武青瑶能感觉自己白嫩丰满的玉乳,已经被男人揉成了很多奇怪的形状。

但男人似乎没有一丁点要放过她的意思,那按在乳房的大手开始缓缓的下移。

其中一只手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美腰,滑过她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腹。

另一只手则趁她毫无抵抗之时,摸在她那浑圆玉润,娇翘柔软的雪白玉臀上。

眼看能够更进一步,将手末入双腿间的美妙的凹陷处,拨开那紧紧闭合的修 长美腿。

露出令天下英雄好汉都为之神往,为之疯狂,为之甘愿死亡的玉门关时。

武青瑶忍着身体的躁动,抓住了男人的手,旋即对着面前的男人冷冷的质问 道。

“左相,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武青瑶就后悔了,她不怕自己会怎样,她怕的是外面的大……

“啪~ ”

不等她再往下细想,一个响亮的巴掌便直接落在了她那微微翘起的雪臀上。

“呵呵,女皇殿下,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在跟谁说话?”

男人刚打过女子屁股的手又勾起了女子的下巴,让她璀璨深邃的美目与自己 对视。

武青瑶自然知道面前男子的身份,他是大唐王朝权倾朝野,统驭不良人组织 的左君尘左丞相。

同时他还是可以直接掌控自己的生死,令她千依百顺,不敢反抗的主人。

所以。

大唐王朝最尊贵的女皇陛下,在思量片刻后收起了自己的高贵姿态竟如同小 女儿般乖巧道。

“主……主人,奴儿错了,奴儿不该跟主人那么说话的,只求主人不要伤害 他!”

武青瑶说完羞的垂下了头,纤柔的小手主动探入男人的下身向他示好。

“女皇陛下,你失态了!”

左君尘抓住了女子的手,拦腰将她横抱在怀里,然后走到了浴池边缘。

“女皇陛下,你应该时刻保持着身为女皇的威严,怎么能像刚才那样呢?”

武青瑶心中冷笑着,她想要反驳面前的人,这一切还不都是你的杰作么?

初登大宝的时侯,她不会批阅奏章,是左相夜夜在御书房中为她分忧。

让她用自己羞处流出的蜜水儿研墨润笔,让她用自己小穴儿当作玉玺印章。

微服私访的时候,她不懂民生疾苦,是左相安排她带着面具在红袖坊中与民 同乐。

让许多达官显贵,贩夫走卒,在他们平日里敬仰的女皇陛下娇躯上发泄兽欲。

更有心理变态,手段残忍者,在将她玩弄的花枝招展,欲仙欲死的时候。

或是拿出长枪代替男子的肮脏之物插入她淫水直流的蜜穴中,准备欣赏她被 贯穿的模样。

或是抽出刀剑在她的手脚上胡乱比划,再用语言循循善诱她,说让她做一个 醉生梦死的人彘可好。

没了女皇陛下的身份和被封印了武功,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面对生命安全 的威胁能怎么办?

无非是更加卖力的扭动自己美丽的身体,去讨好他们,去让他们知道女人呀 有手有脚才更好玩。

奇怪的是这些对她做出变态事情的家伙,在第二天全都莫名其妙的身手异处, 死状极惨。

这是左君尘让不良人干的,那自己应该感谢他么?

不!

是左君尘将她打入了深渊,让她变成这样的,现在他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她 呢。

似乎是看透了小女皇的心事,左君尘把她抱出了浴池放在躺椅上正色道。

“微臣在叫你女皇陛下的时候,你就是君临天下的女皇陛下可懂?”

武青瑶听后,那张美轮美奂的小脸蛋上,露出了一抹极其玩味的笑容。

“那左相大人,你还不快好好的伺候本皇?”

本就出生皇族比任何女子都要高贵的武青瑶,又在帝位上俯瞰整个天下已久。

哪怕是她现在未著龙袍,身无寸缕,令人垂涎欲滴的傲人雪白娇躯一览无余。

也只需一个简单的眼神,一个简单的动作,独属于女皇的气质就会让人忍不 住想要下跪。

听到女子的嫌弃声,左君尘非但没有像刚才生气,脸上还满是享受的样子。

他单膝跪在地上忽的伸出手,握住了武青瑶那如小鱼儿般滑嫩的小脚丫。

微微抬头将女皇陛下那羞涩,愤怒,惶恐的小表情收入眼中,若有所思道。

“啧啧,女皇陛下,你的小脚丫可真好看,把它赏赐给微臣可好?”

虽然是在征求同意,左君尘如获珍宝般的手却已经在女皇的小脚丫上肆意抚 摸著。

过了一会儿,他捡回自己的衣服从包里又取出一条细细的银色链子。

在上面还挂着一对儿精巧绝伦的银领导和一块小小的玉牌,玉牌上刻着“青 奴”二字。

左君尘不紧不慢的拴在了武青瑶纤柔的脚踝上,继续逗弄着她的小脚丫道。

“女皇陛下,喜欢微臣给你准备的礼物吗?”

武青瑶的小脚丫保养的很好,跟那万丈冰山上盛开的雪莲一般白皙冰凉。

秀气的十个脚趾头覆蓋着半透明的指甲,宛如粒粒香甜可口的葡萄。

尤其是被左君尘握在手里,那因害羞蜷住脚趾的样子,更加令人浮想联翩。

“女皇陛下,让微臣为你沫足吧!”

刚才粗鲁不堪的左君尘左相,在此刻突然变了性子,变的温柔了起来。

他轻轻抬起武青瑶的一只腿,用手托着她的小脚丫,继而又开始抚摸起来。

比之刚才的肆意玩弄,这一次也变的小心翼翼,生怕伤著了女人半分。

没过多久躺在椅上的人儿,微微眯着眼睛,竟然不知不觉酣睡了过去。

这个时候,正将武青瑶那白玉如雪,小巧玲珑的脚丫揉捏的微微有些泛粉时。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灼灼的盯着熟睡人儿的小脚丫吞咽了下口水。

武青瑶的小脚丫或者说是她的整个身体,都带有一丝淡淡的花香味儿。

这种花的味道促使著左君尘微微低下了头,嘴巴凑近了那好看的足缘。

伸出舌头将她的脚底,脚趾缝舔了一遍后,又吮吸著那细长白嫩的脚趾头。

“哼唔”

睡梦中的武青瑶被脚丫上的酥痒感惊醒,她努力的让自己不显出异样,继而 又对左君尘冷声道。

“左相大人,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本皇劝你还是及时行乐,莫要僭越!”

左君尘此时正在兴头上,听到女皇陛下对他说的话,心里有些不愉。

呵呵。

他哪里听不懂面前小女人话里的意思,她这是想要草草的敷衍了事去会她的 大将军。

没有理会扫兴的女皇陛下,左君尘生气的在武青瑶脚上留下了一道牙印。

“嗯……啊!”

武青瑶被这一咬,只发出了很小的声音,她犹豫了片刻缓缓的分开了自己白 皙修长的双腿。

左君尘念念不舍的松开了女皇的小脚丫,转而抬头再次望向她,言语讥讽道。

“女皇陛下,你可真是有点心急呢,你知道你现在有点像什么吗?”

只见大唐王朝中最尊贵的女人,她小脸潮红,娇艳欲滴,媚眼如丝,楚楚可 怜。

哪还有半分女皇威仪天下样子,说她是红袖坊里的那些官妓到还差不多。

武青瑶看着蹲在自己身下的左君尘,心里真想要用脚把他给踢飞老远。

可她又哪有力气?

女子的小脚丫本来就是极其敏感的部分,左君尘又寻人找来上好的不知名玉 乳花膏。

命令那些侍女给她的身体日日涂抹不曾断过,时至今日她的小脚丫和身体不 仅带有淡淡的花香。

还比普通的女子更加敏感,哪怕多走上几步路,都会摇摇欲坠,瘫软在地。

唯有男人的污秽之物才能短暂的压制那种感觉,令她可以稍微的行动自如。

只是。

皇宫里不是太监就是宫女,她想要出门走走和上早朝的话,全得看左君尘的 心情如何。

他心情好的话,她当天的早餐中便会参杂着男人的污秽物,她只要吃下就好 了。

心情不好的话,当天夜里左君尘就会给她脖子拴上项圈,戴上面具然后牵出 皇宫。

把她送到红袖坊里,让自己与那些官妓共同伺候那些朝中已经投向他的文武 百官。

或是需要拉拢和利用的朝中新贵,比如应届的状元,榜眼,探花什么的。

她还记得自己白天刚钦点的状元郎,晚上就出现在红袖坊趴在她的身体上像 条蠕虫怂动。

完事后则义正言辞的打了她的屁股,骂她不知检点,还让她转告左君尘。

“竖子不于为谋,你回去告诉左相,本官乃是女皇陛下钦点的状元,怎会跟 他同流合污”

结果。

第二天这位状元郎还未开始他的锦绣前程,就一不小心在池塘边踩空溺水身 亡了。

继而她又被送到了榜眼,探花房间里,这两人是聪明人早早发现了端倪。

很快便接受了左君尘的招揽,连续享受了她这个女皇陛下身体一个月的伺候。

于是。

在那一段时间她每天上早朝的时候,肚子里装的不是榜眼的精液就是探花的 精液。

而他们两个人呢,俨然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在朝堂上高谈阔论,忧心 于黎民社稷。

真是要有多虚伪,就有多虚伪!

若不是她知道留宿红袖坊一夜的价格和那些官妓伺候他们时的丑恶嘴脸。

武青瑶或许真的会相信,这两位她亲自钦点的榜眼,探花都是刚正不阿与清 廉的好官。

左君尘明明知道她的身体有原因,再口口声声说出这种话有意思么?

武青瑶有些生气了,她强忍住身体的那种想要的感觉,站起身来冷声娇斥道。

“左相何故如此,你没听说过君辱臣死么?”

此话一出,武青瑶以为左君尘会很粗暴的蹂躏她,哪知他顺势坐在了躺椅上。

“女皇陛下言重了,微臣自会让陛下体面的去见大将军,我那个好贤弟的”

左君尘虽说是文臣,可他的体格不比一些武将差,甚至还要好上不少。

在未入朝为官时,他在江湖中就已是臻至化境的武林高手名震一方。

如今更是堪破乾坤造化,修为越发深不可测,据说已经超越大天位到达更高 的层次。

他只是坐在那里,身下的旁然大物便不由自主的散发出冷冽无比的寒光。

“开始吧,我的小女奴!”

对武青瑶称呼的转变也让左君尘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也不再自称微臣了。

两人仅存的些许君臣间的恭敬,此刻则变成了看一个自家宠物的表情。

听到所谓的体面和左君尘的称呼,武青瑶紧紧握了握拳头,才学着宫女的恭 顺模样回道。

“诺”

紧着她乖巧的跪伏在地上撅著小屁股,微微低头准备去舔弄男人的庞然大物。

却被男人的巨物扇了脸蛋一下,呆楞在原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挨打。

“女皇陛下,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左君尘戏谑的问著,先是伸出手在她雪白隆起的小肚子上轻轻抚摸著。

待武青瑶又被玩弄的浑身无力,忽然用手指重重的戳了一下她可爱的小肚脐。

“女皇陛下,昨天我差人送进宫里的荔枝,该不会被你吃光了吧,那可是要 赏赐给大将军的。”

被左君尘这么一摁肚脐,武青瑶立马经受不住瘫软在地上微微抽搐起来,惊 慌失措道。

“奴儿……奴儿很喜欢吃,主人干脆把它们都留在奴儿的肚子里,好不好!”

她怎么能让自己心心念念的大将军,吃她放在体内已经变污秽不堪的东西呢?

左君尘好像没有听到祈求,他把武青瑶又搀扶起来让她趴在自己的大腿上。

“看来女皇陛下,应该需要一点微臣的帮助”

然而他的大手刚刚放在武青瑶的雪臀之上,还没有来得及对她怎么样。

那粉嫩好看的花芯儿,已经开始往外不停的渗出带有荔枝香味的黏腻花蜜。

紧接着随着左君尘富有节奏的在揉捏着她的小屁股,那花蜜则是越渗越多。

不到一会儿就形成了一道涓涓溪流,沿着笔直修长的美腿缓缓滴落,在月色 照耀下闪烁著晶莹的光芒。

“女皇陛下,看来你真的很贪吃呢!”

左君尘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剥开了那含苞欲放的柔软花瓣,露出了里面一 个稚嫩嫣红的小孔。

“主人,不……不要!”

本来安静承受左君尘凌辱欺负的武青瑶,突然扭起了自己雪白的小屁股。

如果只是被单纯粗鲁的对待,她完全可以暗示自己其实是被路边的狗咬了。

但左君尘完全没有把她当作是个人,而是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小母狗。

她如何能忍受?

左军尘全然不理会身下女皇陛下的哀求,一根手指就径直插入了她湿润的蜜 穴中。

“噗叽”一声响起,那无比嫣红玉润的小肉孔,紧紧含住了入侵者,好似要 将他彻底吞没。

武青瑶的体质特殊,即便是已经被许多人开垦过,那里依旧如同处子般紧凑。

如果没有两把刷子的话,恐怕不消片刻就会折戟在她的花房之中。

像左军尘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可他每一次都会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要知道人的手指已经很细了,他却还要使上些许力气才能完全没入。

里面的嫩肉层峦叠嶂每前进一步,指尖之上传来的反馈都是无比销魂的。

被完全堵住的花园的蜜口后,武青瑶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也不知是舒服还是 痛苦。

“求求主人,要了奴儿吧……啊……嗯”

也许是老天开眼,也许是武青瑶的求饶打动了左君尘,他抽出了手指。

只见一粒一粒剥好的荔枝夹杂着没剥好的荔枝全部从她蜜口中鱼贯而出。

“唔……”

武青瑶刚喘完一口气,一颗荔枝就被左君尘塞入到了她的嘴巴里面。

按理说这个季节的荔枝,不应该这么甜,可她吃到嘴里却是很甜很甜的。

“看你的表情应该很好吃对吧,看来药王谷那群家伙并没有骗我!”

武青瑶恢复了几分理智,听到左君尘这话开始略微有疑惑,可马上就反应过 来质问着他。

“左君尘,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干了什么?”

左君尘没有回答,他确定武青瑶的子宫里再也没有荔枝后,将她按在地上跪 了起来。

“女皇陛下你放心,这只会对你有好处,不会有坏处,你还是做刚才没做完 的事吧”

武青瑶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暂时作罢,等以后再寻机会。

她现在还是快些满足了这个可恶的家伙,让他赶紧放大将军安全离开才是。

没有丝毫的犹豫,武青瑶乖巧的低下头,张开小嘴,轻轻的把左君尘的巨物 含进自己的樱桃小口。

她想要一口咬下去,给他咬断算了,可是那里实在太硬了,她根本咬不动。

而且她不指一次有这种想法,她也咬断过不少人的了,已经有不少经验了。

当然每次在自己任性过后,她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承重和香艳无比的。

舔弄著左君尘巨物的武青瑶忽然有些走神,思绪回到了差不多一年前那段时 光。

那天她上完早朝被左君尘像小母狗牵到红袖坊,去伺候一位朝中大臣的儿子。

那人玩弄她时居然一口一个骚货,一个小母狗,还说要用烙铁在她的淫贱的 奶子上烙些污言秽语。

她能够忍受自己被畜牲踩入泥里,却无法忍受他们满口脏语冒犯天威。

所以一气之下她就给人直接咬断了,后来她的奶子上虽然没有被烙什么淫秽 的字。

却也被那个大臣的儿子身无寸缕的关在狭窄狗笼子里,囚禁在黑暗的监牢中。

那大臣的儿子没有了祸害人的东西,就日日夜夜的想着法用各种刑法玩弄她 的身体。

这些记忆即便她想要忘却,却总会在某一个时间段又浮现出来格外犹新。

记得在漆黑的监牢中,她被一根黑色铁链栓住脖子,然后双手紧缚在背后。

径直的吊在房梁上仅有脚尖可以轻轻的触碰地面,站立不稳呼吸难受。

大臣的儿子自己不能人道,就招呼自己的狐朋狗友来监牢中一起奸淫她。

有人用沾过盐水辣椒的鞭子,使劲的抽打在她的屁股,奶子和蜜穴上。

有人用滚烫冒泡的蜡烛热油,自上而下浇注在她那白玉无瑕的肌肤上。

也有的人相对方式比较温柔,在她伤痕累累的娇躯上抹上甜甜的蜂蜜。

再化作饕餮食客,疯狂的舔舐着她的身体,最后露出如痴如醉的满足表情。

而见到大臣的儿子见到自己的狐朋狗友,用各种方式凌辱咬断他命根子的女 人。

他的心里也极为痛快,坐在一旁状似疯魔,语无伦次的恶狠狠呐喊。

“给我狠狠的干这个小骚货,我要让她生不如死,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叶公子的狐朋狗友全都是皇城内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被他们玩弄死的女子 没有成千也有上百。

其中就有一位红袖坊里跟自己关系不错,在接客时很照顾她的好姐妹。

结果有一天这群禽兽不知从哪里听说女子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蜜穴会变的很 紧很爽。

他们就将人的脑袋摁在水里,数十个人在她这位好姐妹的蜜穴里轮番抽插。

等他们这些禽兽玩够了,玩爽了,她红袖坊里认识的这位好姐妹也香消玉殒 了。

现在该论到她了吗?

听到叶公子的吩咐,那群禽兽不再满足于对她肉体的凌虐,一股脑的丰拥而 上。

“叶大哥,你在哪里寻得的如此尤物,这身材,这奶子,这穴真是紧的要人 命啊”

听到一个抱着她大腿,用粗壮的肉棒操着她蜜穴的男人问出这么白痴的话当 时她就在想,这些纨绔子弟果然没有什么文化,满脑子装的都是浆糊。

她被这样吊在牢房里,无时无刻都在窒息的边缘徘徊,身体处于高度敏感状 态。

蜜穴自然比平日里更紧,加上这些纨绔子弟缺乏锻炼,直接射出来不是很正 常?

然而他们人太多了,一个射了就换另一个人上,很快她就被干的快神志不清 了。

而等到这些人全都缴械投降后,她才恢复神志会露出笑容看向叶公子甜声嘲 讽道“嘻嘻,叶公子你也快来嘛,奴家好怀念那一晚上叶公子你的雄风呐”

换来的自然是这位叶公子更加残忍的对待……

若不是左君尘暗地里警告过他不要弄出人命,她感觉自己真的会被玩死掉。

大概是没了命根子以后,导致心性大变,才想出了这么多折磨女子的刑法。

有一天,他又不知从哪里寻来了一伙奇装异服的西域人,从他们手里弄来一 面大鼓。

那鼓面是用近乎透明的皮革制成,她被叶公子命人剥光衣服,给丢进了鼓中。

紧接着他又命人投入了许多苗疆蛊虫,鼓中燥热,那些蛊虫专往她那阴凉湿 润的蜜穴里钻。

她哪里忍得住这种折磨,便在鼓里面不由自主的扭动身姿,开始翩翩起舞。

如果再有人来敲击这面鼓,刺激鼓内的蛊虫,她的舞姿也会越来越曼妙越好 看。

值得一提的是这面鼓制作工序流程十分繁杂,用料方面的材质亦非常特殊。

没有人在外面打开,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自己出来,当然为了防止意外发 生该有的措施还是有的。

她被丢进鼓里前,断掉命根子的叶公子寻来了韧性极其柔弱,不惧水火,不 惧刀枪的冰蚕丝线。

叶公子将丝线一端打结成团强迫她用嘴吧吃下,没过多久就从她那从未开垦 过的嫩肛排泄而出。

出来的一端被固定在鼓外的转轮装置上,剩下的一端则穿先过她被打了孔的 粉嫩香舌。

然后在末端拴上一个长方形木条,又从鼓内的长方形孔拉出来错位呈十字形 固定。

她就像一条吃了饵的小鱼儿,被鱼线穿透了身子,只能在丝线上苦苦挣扎,

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她甚至不能蹲,不能躺,又哪会有心思去想逃跑?

鼓内工匠事先预留的便有投食口和排泄口,是两根长长的不知是什么材质的 软管。

如果不想被饿死或者是被臭死的话,进入里面的女人就要自己主动一点。

她当时以为自己可以坚持很久,结果还不到三天那种饥饿感便叫她屈服了。

苦苦哀求了叶公子很久,才在他戏谑的目光中,捡起软管分别插入到了自己 的樱桃小口和粉嫩的肛门里。

谁知道叶公子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泄愤,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玩弄于她。

要么给她投喂的是连猪都不会吃的糟粕,要么是男人浑浊腥臭的精液。

她排泄污秽所用的软管,平时也是被一快木塞子堵住,令她无法正常的排泄。

完全无法反抗的她,就只能挺着相孕妇般的肚子,在叶公子面前手舞足蹈。

等他的兽欲暂时得到满足了,才可能会有她排泄和稍微休息一下的时间。

不过这种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叶公子就对外称在域外得来一件宝贝要包下红 袖坊向众人展示并拍卖。

那天红袖坊里不仅聚集了朝中的文武官员,还有许多外来的富商前来参加。

其中一位来自于蛮荒之地的西凉王朝的商人,开出了一个天价将她买了回去。

自此她便开始了一段黑暗的异国之旅。

装有她的那面鼓一到西凉王朝,富商就把她献给了他们的大可汗。

真是可笑!

她这个女皇竟像个货物被人拿来买卖,还被外人买走送给了敌国的君主。

起初大可汗如获珍宝,觉得新奇,只是把她放在皇宫里供自己欣赏亵玩。

给她投喂的都是碾碎成沫的牛肉或者羊肉,其中自然也夹杂着男人的精液。

但她吃的非常开心,她第一次觉得这样子好像还不错,至少什么都不用去考 虑。

不像作为女皇每天都要上早朝,听那些文武百官的你争我吵和那些草包的高 谈阔论。

当下朝回去后还要在御书房里,批阅他们相互算计,勾心斗角的弹劾奏折。

这里地处蛮荒即使摘下面具也没有人会认识她,她完全可以放下作为女皇的 高贵和尊严。

去顺从生物本能,什么都不要去想,只管享受身体的刺激和快感,没有任何 烦恼。

最好是在她人老苍白之前,有人站出来以某种残酷至极的刑法将她玩弄致死。

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大胆?

有时候她在想也许那个叶公子说的并没有错,她其实天生就是一个欠操的小 母狗。

别的大家闺秀,清白女子若是被人给玷污了,都会每日以泪洗面,寻死觅活。

唯有她能像个没事人似的,正常的上早朝,正常的批奏折,正常的重复每一 天。

只是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也没有过多久,西凉王朝的大可汗就因她而疏于朝 政被人给造了反。

有前车之鉴新任大可汗也只玩弄了她一段时间,就将装着她的鼓放置在了主 城的广场上。

宣称要与民同乐,遂命令兵士不分昼夜的敲击鼓面,让路过的行人欣赏她那 婀娜的舞姿。

得亏她有着大天位的武道修为,有足够的体力支撑她没日没夜的跳舞。

否则她真的就要被玩死了!

最后还是左君尘动用国库的黄金,来西凉王朝花大价钱又把她给买了回去的。

左君尘将她买回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放她出来,而是将她送进了军营中。

“贤弟,此次出征为兄除了为你带来充足的粮草,还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

穿有大唐王朝甲胄的兵士,把装有她的鼓用推车推到了大将军秦墨深跟前。

这也是时隔数月,她第一次见到令自己心爱的男人,她的墨深哥哥,却没想 到是这种见面方式。

“大哥,你的好意弟弟我心领了,可你知道我并不是那种贪图美色之人”

秦墨深出声推辞,左君尘则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开着玩笑调侃道。

“为兄知道你心里装着女皇陛下,她近日里估摸著就要出关,你总得送一场 胜仗给她对吧!”

秦墨深点点头,但他不明白这跟左君尘送给他的礼物到底有什么关系。

“贤弟,想要打胜仗怎么能亏待跟着你出生入死的兄弟,这是赏给他们的……”

不等秦墨深开口问,左君尘便语重心长的解释完,留下一个背影给他。

徒留在原地的秦墨深恍然大悟,叫来了自己的亲信部将向他们吩咐道。

“这是左相赏赐给你们的美人,在出征之前前你们尽可以随意享受!”

鼓内的她,听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竟然要把自己赏赐给那些粗胳膊大腿的武 将。

心里更痛恨左君尘了!

而那些武将们长年带兵打仗,驻守边关又何曾见过像她这样身姿曼妙又光溜 溜著身子的美丽女子。

一个个的目光都如狼似虎,似乎想要立刻将她吃干抹尽,连骨头都不剩。

这个时候大将军秦墨深又发话了,他先拿出一张纸,放在众人的面前才道。

“此次攻打西凉王朝,我要你们立下军令状,半月之内给我打通河西走廊, 一月之内攻下他们的王都!”

有美玉在前,众人自然没有丝毫犹豫,全都迫不及待的立下了军令状。

那之后她每天就在军营各个营帐中婉转承欢,直到攻占了西凉王朝才结束。

唉……

她的墨深哥哥呀,竟然一点儿端倪都没有发现,还在她“出关”后来高兴的 邀功呢。

你可知道自己的女皇妹妹被你的亲信部将每天操的哭爹喊娘,三洞齐开。

每走一步路白浊腥臭的黏稠精液,就会从蜜穴跟屁眼里流淌出来……

思绪回笼。

武青瑶也感觉自己的嘴巴有点酸了,男人的庞然大物却依旧是坚硬的矗立著。

“女皇陛下认真一点儿,你这样子会让我那贤弟久等的!”

左君尘也看出武青瑶有别的心思,抚摸着她的青丝轻轻扯了扯提醒道。

“这次北狄来势汹汹,我那好贤弟马上又要出征打仗去了,你们两个可是见 一面少一面了!”

武青瑶微微蹙眉神色有些担忧,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没有露出丝毫异样。

她用双手捧起自己雪白的巨乳轻轻夹住左君尘的肉棒,低下头继续含弄吞吐。

远在漠北的白狄部族如流星般飞速崛起,收拢了西凉王朝的余孽,建国北狄。

他们的君主名叫完颜阿骨打,性格残暴不仁,定下以战养战的战略方针又陆 续征服了周边诸国。

野心勃勃的他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江山连绵万里,物资充盈丰沛的中原腹地。

如今北狄国的二十万狼骑先锋部队挥师南下,已经通过河西走廊,聚集在玉 门关外。

只需他们君主完颜阿骨打的一声令下,关后无数的百姓将要陷入水深火热当 中。

要知道这些白狄蛮族,虽然能够断文识字,有些文化,却跟那些野兽没有什 么区别。

他们的君主不仅宣称要杀光所有的中原男人,把中原漂亮的女人变成性奴隶。

还扬言要把大唐的青瑶女帝掳回北狄割去手筋脚筋,像牲畜一样圈养在羊圈 中日夜宣淫。

可面对如此强敌,朝中文武百官的意见不合,至今还没讨论出个应对方案。

其中有支持主和的,有支持主战的,也有支持先打一架看看情况再说的。

可无论最后讨论出哪个应对方法,派兵增援玉门关守备力量,也是刻不容缓 的。

“女皇陛下,你是在担心我那贤弟,还是在担心你自己?”

北狄君主的霸气宣言,早已不是什么秘闻,大唐皇城里的人基本上都在讨论。

多数的人还是义愤填膺,弃笔从戎,准备入伍参军,保家卫国的好儿郎。

只有少数的一部分人,不太在乎这个,甚至还真的找来一些漂亮的女人。

效仿完颜阿骨打口中所的,将女人的手筋,脚筋割断圈养在府邸供人玩乐。

左君尘统驭不良人组织,消息更为灵通,其中的情况自然比谁都要清楚和明 白。

“晤……”

武青瑶轻晤出声,抬眸看了左君尘一眼,没有多余的言语,依旧含着嘴里的 肉棒。

用自己的丁香小舌轻轻舔弄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希望快点解决战斗。

她才不担心自己呢。

人家的君主都说了只是把她的手筋,脚筋割断,当成一条母羊圈养起来供他 玩弄。

并没有说过会伤及她性命的话呀,那她又还有什么好担心自己的呢?

再说她现在的处境又能好到哪儿去,还不是天天跟个母狗似的舔弄男人的肉 棒。

她到是挺希望北狄的大军快点打过来的,把那些欺负过她的人,统统给杀死!

只要不伤她墨深哥哥的性命,完颜阿骨打想将她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好了。

哪怕是在她的奶子上,肚子上,屁股上用烧红的烙铁印上各种污言秽语比如烙 上小母狗,骚货,荡妇,甚至他完颜阿骨打的名字,都没任何有关系。

可她毕竟是一国女皇,总不能主动跑到人家面前,给人家敌国的君主说。

“完颜阿骨打,本女皇来给你当母羊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那多羞耻丫!

还是等墨深哥哥先会一会他,看看他的那些大军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再说。

“贱货,我在问你话呢?”

不知怎的左君尘突然发怒,伸手抓住武青瑶的乌黑长发将她扯起与自己对视。

“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的墨深哥哥进来,看一看你这副淫荡的样子,你觉得 他还会喜欢你吗?”

武青瑶的小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向他委屈求全。

这个男人还处处紧逼,难道她不知道真的撕破脸了,对谁都不好吗?

“罢了,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或许是看到武青瑶疑惑的表情,左君尘的心底一软,没有再继续追问。

他从躺椅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自己身下的女皇大人,轻笑道。

“女皇大人,我们继续吧”

武青瑶领悟,改跪姿为趴姿,四肢着地趴着,双肘撑在地上,把腰压的极低, 让自己的小屁股翘的高高的。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这副样子特别像一只小母狗,可也只能无奈的接受。

如果不获得左君尘的精液,那玉膏的药效发作,她哪里走得动路,难道要爬 出去吗?

啪!

左君尘一巴掌扇在了武青瑶屁股上,然后肉棒不停的在她的蜜穴上下滑动, 就是不进去。

武青瑶感受到肉棒的炽热,淫水不停的往外流,屁股也不由自主的晃了起来。

“女皇大人,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左君尘在说话的过程中,肉棒已经抵开武青瑶的蜜穴,进入了差不多一半。

说完后却突然拔了出来,抵在了比那个嫣红小孔还要小上一点的肉孔上。

“不……不要,那里不可以,奴儿知错了,求求主人你不要啊……会疼的”

武青娥的娇躯微微颤抖著,她向前爬了几步,被左君尘又给扯了回去。

她害怕的回头看着左君尘,再没了之前的矜持,态度又变的乖巧起来。

“女皇陛下,难道你忘了我之前说过要让你体面的去见我那贤弟吗?”

左君尘一边说着,双手一边扶住了武青娥胡乱晃动的雪白屁股继续解释。

“你们俩见面,还不得亲近一番,让他知道了你的子宫里有别的男人精液, 你怎么解释?”

好像有点道理。

武青娥知道自己再反抗也没有用,只能安慰自己一番,甩了左君尘一个去死 的表情讥讽道。

“左相心思缜密,想的可真周到呢?”

左君尘权当没有听见,抵在武青瑶那柔嫩的小孔上的肉棒,缓缓开始移动。

“啊……!”

趴在地上的武青瑶心跳开始加速,忽的扬起头,弓起腰情不自禁的娇吟出声。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屁眼被滚烫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撑开,又紧紧的夹住。

“疼……”

再也顾不上面子的武青瑶,突然回头埋怨的看着左君尘,出声阻止道。

“不要再继续了,我不会让他发……!”

那个现字还没说出,武青瑶就感觉自己的屁股快要裂开了,好疼,好疼。

眼泪直接从她的眼眶中落了下来,她再回头去看那左君尘,他正一脸笑意。

“女皇陛下,没想到你的屁眼这么紧,看来以后得多让人开发开发了!”

武青瑶已经听不见他的羞辱了,她竟直接被那种撕裂感疼的晕了过去。

而左君尘也停止了动作,温柔的抱起地上的人儿,重新坐回了躺椅上。

过了许久。

武青瑶才缓缓苏醒睁开眼,屁眼儿也不是很疼了,她以为已经结束了。

结果刚准备站起来,她就发现自己正岔开雪白的双腿坐在男人的大腿上。

她一低头就能看见左君尘的那根粗大的肉棒,全部末进她的身体内。

始作俑者却还在那里用手拨开她的蜜穴,用手指往外一直掏出黏稠的蜜液。

他还是那个样子啊,这是想当润滑油用吗?

武青娥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种奇葩的想法,从前的种种往事忽然浮现出来。

左君尘发现武青瑶醒了,也不跟她说话,直接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托住她雪白 的小屁股。

“你慢点……”

躲是躲不过的,武青瑶服著软,闭上了眼睛,等待男人的欺负和蹂躏。

随着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开始的疼痛也不是那么疼了,相反还有点舒服。

此刻的她仿佛一个精美的人偶,被主人压在身下,进行无情的玩弄。

很快……

武青瑶就被干的花枝乱颤,眼神迷离,樱桃小口微微张开连连求饶。

男人却已步入佳境,体内的精液犹如离弦之箭,控制不住飞射而出。

进入武青瑶的肠道中,令武青瑶的脑袋向后猛然仰起,变的一片空白。

只有身体的本能让屁股努力的上翘,好像要让男人精液更快顺利的进入。

“呕……”

一声干呕声响起,紧接武青瑶突然咳嗽起来,白花花的精液从她嘴里吐出来。

左君尘略微有些意外,他只是想用真气包裹精液,让精元留在她体内久一点。

好让她多跟自己的贤弟待会儿,毕竟过不了多久她就很难再跟他见面了。

没想到却没控制住力度,把女皇大人给干穿了,屁眼里进的精液从嘴巴里出 来了。

武青瑶把咳嗽出来的精液,尽数吃了回去,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对左君尘 冷声道。

“左相大人,我可以走了吗?”

左君尘一阵恍惚,他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却怎么也说不扣,只能缓缓叫道。

“青瑶!”

武青瑶拿起左君尘事先给她准备的东夷和服,赤裸着脚丫走了出去。

只给他留下一句,你不许叫我的名字!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1_04_29 9:07:53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