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袖坊之青瑤女帝傳 (序-1) 作者:lzy457072010

簡體

. book18.org

【紅袖坊之青瑤女帝傳】序章+第1章 book18.org

作者:lzy457072010 2021年4月29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楔子:紅袖添香 book18.org

一朝入紅袖,一生染紅塵。 book18.org

這世上有一間叫做紅袖坊的青樓,它被稱為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獄。 無論身份有多麼高貴的女人,入了紅袖坊都會被調教的淫蕩不堪,淪為一旦 失去男人,就活不了的騷貨。 book18.org

紅袖坊里著有一本書名曰添香冊,裡面詳細記錄著許多身份尊貴,天資國色 的絕代美人。 book18.org

怎麼一步步放棄自己的身份,變成連路上乞丐勾一勾手指,都會淫水直流, 搖尾乞憐的賤母狗。 book18.org

翻開添香冊的第一頁,上面懼是繪畫著世間罕有,天資國色的絕代美人兒。 有武林高超的一代女俠,有異域風情的妖嬈女王,也有統馭一國的女皇帝。 畫師的技術驚艷,把每一種形象都繪畫的入木三分,令人身臨其境。 book18.org

根據每個女子找到所對應的頁數,就能詳細了解到那位女子的所有調教記錄。 當找到後便能看到跟第一頁畫像截然不同的風格,畫里的絕色女子沒了衣服 並擺出各種淫蕩的姿勢。 book18.org

畫下面還有那絕色女子的詳細信息。 book18.org

姓名:武青瑤 book18.org

花名:瑤姬 book18.org

性別:女 book18.org

年齡:二十歲 book18.org

身份:大唐王朝女帝,女皇陛下。 book18.org

等級:花魁 book18.org

正式入坊宣言:我武青瑤自願放棄大唐女帝的身份,成為紅袖坊中的花女瑤 姬,請坊內的師傅盡情的調教瑤姬,讓瑤姬知道自己只是個欠操的騷母狗……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一章:北狄來襲 book18.org

「女皇陛下,大將軍到了!」 book18.org

年輕漂亮的侍女,徐步來到一處充滿氤氳之氣的房間,恭聲的對一位女子道。 「讓他在偏殿候著……」 book18.org

回侍女話的是一名身穿紅色絲綢長裙,頭戴龍冠的妖嬈美人,她赤著雪白軟 膩的裸足靜靜的站在那裡。 book18.org

便猶如九天之上下凡來遊戲人間的仙子,高貴典雅,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她就是這個天下地位最尊崇的女人,大唐王朝的第一位女皇武青瑤。 book18.org

一般宮外的人都稱她為青瑤女帝,朝中文武百官則恭敬的喊一聲女皇陛下。 武青瑤身旁圍著的分開站立的漂亮侍女正小心翼翼的將她身上輕薄的衣裙解 開。 book18.org

那光滑柔軟的輕薄絲綢,順著她那同樣絲滑的肌膚如同雲朵般堆疊在她的腳 邊。 book18.org

這時。 book18.org

武青瑤屏退了周圍眾人,待房間中只剩她一人時,親手挑開了自己的抹胸, 褪下底褲。 book18.org

皎潔如白玉般雕琢的女子胴體,便這這麼毫無保留的暴露在空氣之中。 她微微抬起赤白的小腳丫子,跨過自己的衣衫,輕踩著蓮步緩緩走向水池。 熱氣氤氳的水流過她纖細的足腕,漫過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沒過她胸前的嬌 柔,猶如綢緞一般柔軟絲滑。 book18.org

淡淡的明月清光透過窗口的縫隙落在她光裸的肩上,她浮在水池中,閉目, 吸氣。 book18.org

忽的一雙男人的大手,從她的身後悄然出現,捏住了她白嫩水靈的酥胸。 「嘿嘿,女皇陛下,咱們可別讓你的大將軍等久了!」 book18.org

伴隨著聲音入耳,武青瑤的臉頰旁多了一行清淚,卻並未阻止男人對自己的 放肆。 book18.org

武青瑤知道自己若是敢反抗,偏殿里埋伏的那些不良人頃刻間就會讓大將軍 身首異處。 book18.org

「嘖嘖,好乖啊,我的小女皇,小女奴……」 book18.org

男人捏著武青瑤柔軟酥胸的手,故意又捻起了她那胸前粉嫩嫣紅的小櫻桃。 用手指輕輕擠壓著,待那乳尖的小櫻桃變硬時又摁入她那飽滿的乳房裡。 很難想像做出這種粗鄙之事的,是一個溫文爾雅,氣質清冷的柔弱青年。 「唔……嗯~ 」 book18.org

武青瑤緊咬著貝齒,努力的想讓自己不發出聲響,可那手又加大了幾分力道。 她沒有忍住,還是在男人面前嬌吟出聲,整個身子也癱軟在男人的懷裡。 那蚊蟲叮咬般的酥麻感從敏感的乳房上連綿不絕的襲來,令她嬌軀微顫,欲 罷不能。 book18.org

武青瑤能感覺自己白嫩豐滿的玉乳,已經被男人揉成了很多奇怪的形狀。 但男人似乎沒有一丁點要放過她的意思,那按在乳房的大手開始緩緩的下移。 其中一隻手輕撫著她線條柔美的纖滑美腰,滑過她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腹。 另一隻手則趁她毫無抵抗之時,摸在她那渾圓玉潤,嬌翹柔軟的雪白玉臀上。 眼看能夠更進一步,將手末入雙腿間的美妙的凹陷處,撥開那緊緊閉合的修 長美腿。 book18.org

露出令天下英雄好漢都為之神往,為之瘋狂,為之甘願死亡的玉門關時。 武青瑤忍著身體的躁動,抓住了男人的手,旋即對著面前的男人冷冷的質問 道。 book18.org

「左相,你到底想幹什麼?」 book18.org

這句話一出口武青瑤就後悔了,她不怕自己會怎樣,她怕的是外面的大…… 「啪~ 」 book18.org

不等她再往下細想,一個響亮的巴掌便直接落在了她那微微翹起的雪臀上。 「呵呵,女皇殿下,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在跟誰說話?」 book18.org

男人剛打過女子屁股的手又勾起了女子的下巴,讓她璀璨深邃的美目與自己 對視。 book18.org

武青瑤自然知道面前男子的身份,他是大唐王朝權傾朝野,統馭不良人組織 的左君塵左丞相。 book18.org

同時他還是可以直接掌控自己的生死,令她千依百順,不敢反抗的主人。 所以。 book18.org

大唐王朝最尊貴的女皇陛下,在思量片刻後收起了自己的高貴姿態竟如同小 女兒般乖巧道。 book18.org

「主……主人,奴兒錯了,奴兒不該跟主人那麼說話的,只求主人不要傷害 他!」 book18.org

武青瑤說完羞的垂下了頭,纖柔的小手主動探入男人的下身向他示好。 「女皇陛下,你失態了!」 book18.org

左君塵抓住了女子的手,攔腰將她橫抱在懷裡,然後走到了浴池邊緣。 「女皇陛下,你應該時刻保持著身為女皇的威嚴,怎麼能像剛才那樣呢?」 武青瑤心中冷笑著,她想要反駁面前的人,這一切還不都是你的傑作麼? 初登大寶的時侯,她不會批閱奏章,是左相夜夜在御書房中為她分憂。 讓她用自己羞處流出的蜜水兒研墨潤筆,讓她用自己小穴兒當作玉璽印章。 微服私訪的時候,她不懂民生疾苦,是左相安排她帶著面具在紅袖坊中與民 同樂。 book18.org

讓許多達官顯貴,販夫走卒,在他們平日裡敬仰的女皇陛下嬌軀上發泄獸慾。 更有心理變態,手段殘忍者,在將她玩弄的花枝招展,欲仙欲死的時候。 或是拿出長槍代替男子的骯髒之物插入她淫水直流的蜜穴中,準備欣賞她被 貫穿的模樣。 book18.org

或是抽出刀劍在她的手腳上胡亂比劃,再用語言循循善誘她,說讓她做一個 醉生夢死的人彘可好。 book18.org

沒了女皇陛下的身份和被封印了武功,她不過是一個弱女子,面對生命安全 的威脅能怎麼辦? book18.org

無非是更加賣力的扭動自己美麗的身體,去討好他們,去讓他們知道女人呀 有手有腳才更好玩。 book18.org

奇怪的是這些對她做出變態事情的傢伙,在第二天全都莫名其妙的身手異處, 死狀極慘。 book18.org

這是左君塵讓不良人乾的,那自己應該感謝他麼? book18.org

不! book18.org

是左君塵將她打入了深淵,讓她變成這樣的,現在他又有什麼資格這麼說她 呢。 book18.org

似乎是看透了小女皇的心事,左君塵把她抱出了浴池放在躺椅上正色道。 「微臣在叫你女皇陛下的時候,你就是君臨天下的女皇陛下可懂?」 book18.org

武青瑤聽後,那張美輪美奐的小臉蛋上,露出了一抹極其玩味的笑容。 「那左相大人,你還不快好好的伺候本皇?」 book18.org

本就出生皇族比任何女子都要高貴的武青瑤,又在帝位上俯瞰整個天下已久。 哪怕是她現在未著龍袍,身無寸縷,令人垂涎欲滴的傲人雪白嬌軀一覽無餘。 也只需一個簡單的眼神,一個簡單的動作,獨屬於女皇的氣質就會讓人忍不 住想要下跪。 book18.org

聽到女子的嫌棄聲,左君塵非但沒有像剛才生氣,臉上還滿是享受的樣子。 他單膝跪在地上忽的伸出手,握住了武青瑤那如小魚兒般滑嫩的小腳丫。 微微抬頭將女皇陛下那羞澀,憤怒,惶恐的小表情收入眼中,若有所思道。 「嘖嘖,女皇陛下,你的小腳丫可真好看,把它賞賜給微臣可好?」 book18.org

雖然是在徵求同意,左君塵如獲珍寶般的手卻已經在女皇的小腳丫上肆意撫 摸著。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他撿回自己的衣服從包里又取出一條細細的銀色鏈子。 book18.org

在上面還掛著一對兒精巧絕倫的銀領導和一塊小小的玉牌,玉牌上刻著「青 奴」二字。 book18.org

左君塵不緊不慢的拴在了武青瑤纖柔的腳踝上,繼續逗弄著她的小腳丫道。 「女皇陛下,喜歡微臣給你準備的禮物嗎?」 book18.org

武青瑤的小腳丫保養的很好,跟那萬丈冰山上盛開的雪蓮一般白皙冰涼。 秀氣的十個腳趾頭覆蓋著半透明的指甲,宛如粒粒香甜可口的葡萄。 book18.org

尤其是被左君塵握在手裡,那因害羞蜷住腳趾的樣子,更加令人浮想聯翩。 「女皇陛下,讓微臣為你沫足吧!」 book18.org

剛才粗魯不堪的左君塵左相,在此刻突然變了性子,變的溫柔了起來。 他輕輕抬起武青瑤的一隻腿,用手托著她的小腳丫,繼而又開始撫摸起來。 比之剛才的肆意玩弄,這一次也變的小心翼翼,生怕傷著了女人半分。 沒過多久躺在椅上的人兒,微微眯著眼睛,竟然不知不覺酣睡了過去。 這個時候,正將武青瑤那白玉如雪,小巧玲瓏的腳丫揉捏的微微有些泛粉時。 他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目光灼灼的盯著熟睡人兒的小腳丫吞咽了下口水。 武青瑤的小腳丫或者說是她的整個身體,都帶有一絲淡淡的花香味兒。 這種花的味道促使著左君塵微微低下了頭,嘴巴湊近了那好看的足緣。 伸出舌頭將她的腳底,腳趾縫舔了一遍後,又吮吸著那細長白嫩的腳趾頭。 「哼唔」 book18.org

睡夢中的武青瑤被腳丫上的酥癢感驚醒,她努力的讓自己不顯出異樣,繼而 又對左君塵冷聲道。 book18.org

「左相大人,沒想到你還有這種癖好,本皇勸你還是及時行樂,莫要僭越!」 左君塵此時正在興頭上,聽到女皇陛下對他說的話,心裡有些不愉。 book18.org

呵呵。 book18.org

他哪裡聽不懂面前小女人話里的意思,她這是想要草草的敷衍了事去會她的 大將軍。 book18.org

沒有理會掃興的女皇陛下,左君塵生氣的在武青瑤腳上留下了一道牙印。 「嗯……啊!」 book18.org

武青瑤被這一咬,只發出了很小的聲音,她猶豫了片刻緩緩的分開了自己白 皙修長的雙腿。 book18.org

左君塵念念不舍的鬆開了女皇的小腳丫,轉而抬頭再次望向她,言語譏諷道。 「女皇陛下,你可真是有點心急呢,你知道你現在有點像什麼嗎?」 book18.org

只見大唐王朝中最尊貴的女人,她小臉潮紅,嬌艷欲滴,媚眼如絲,楚楚可 憐。 book18.org

哪還有半分女皇威儀天下樣子,說她是紅袖坊里的那些官妓到還差不多。 武青瑤看著蹲在自己身下的左君塵,心裡真想要用腳把他給踢飛老遠。 可她又哪有力氣? book18.org

女子的小腳丫本來就是極其敏感的部分,左君塵又尋人找來上好的不知名玉 乳花膏。 book18.org

命令那些侍女給她的身體日日塗抹不曾斷過,時至今日她的小腳丫和身體不 僅帶有淡淡的花香。 book18.org

還比普通的女子更加敏感,哪怕多走上幾步路,都會搖搖欲墜,癱軟在地。 唯有男人的污穢之物才能短暫的壓制那種感覺,令她可以稍微的行動自如。 只是。 book18.org

皇宮裡不是太監就是宮女,她想要出門走走和上早朝的話,全得看左君塵的 心情如何。 book18.org

他心情好的話,她當天的早餐中便會參雜著男人的污穢物,她只要吃下就好 了。 book18.org

心情不好的話,當天夜裡左君塵就會給她脖子拴上項圈,戴上面具然後牽出 皇宮。 book18.org

把她送到紅袖坊里,讓自己與那些官妓共同伺候那些朝中已經投向他的文武 百官。 book18.org

或是需要拉攏和利用的朝中新貴,比如應屆的狀元,榜眼,探花什麼的。 她還記得自己白天剛欽點的狀元郎,晚上就出現在紅袖坊趴在她的身體上像 條蠕蟲慫動。 book18.org

完事後則義正言辭的打了她的屁股,罵她不知檢點,還讓她轉告左君塵。 「豎子不於為謀,你回去告訴左相,本官乃是女皇陛下欽點的狀元,怎會跟 他同流合污」 book18.org

結果。 book18.org

第二天這位狀元郎還未開始他的錦繡前程,就一不小心在池塘邊踩空溺水身 亡了。 book18.org

繼而她又被送到了榜眼,探花房間裡,這兩人是聰明人早早發現了端倪。 很快便接受了左君塵的招攬,連續享受了她這個女皇陛下身體一個月的伺候。 於是。 book18.org

在那一段時間她每天上早朝的時候,肚子裡裝的不是榜眼的精液就是探花的 精液。 book18.org

而他們兩個人呢,儼然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在朝堂上高談闊論,憂心 於黎民社稷。 book18.org

真是要有多虛偽,就有多虛偽! book18.org

若不是她知道留宿紅袖坊一夜的價格和那些官妓伺候他們時的醜惡嘴臉。 武青瑤或許真的會相信,這兩位她親自欽點的榜眼,探花都是剛正不阿與清 廉的好官。 book18.org

左君塵明明知道她的身體有原因,再口口聲聲說出這種話有意思麼? book18.org

武青瑤有些生氣了,她強忍住身體的那種想要的感覺,站起身來冷聲嬌斥道。 「左相何故如此,你沒聽說過君辱臣死麼?」 book18.org

此話一出,武青瑤以為左君塵會很粗暴的蹂躪她,哪知他順勢坐在了躺椅上。 「女皇陛下言重了,微臣自會讓陛下體面的去見大將軍,我那個好賢弟的」 左君塵雖說是文臣,可他的體格不比一些武將差,甚至還要好上不少。 在未入朝為官時,他在江湖中就已是臻至化境的武林高手名震一方。 book18.org

如今更是堪破乾坤造化,修為越發深不可測,據說已經超越大天位到達更高 的層次。 book18.org

他只是坐在那裡,身下的旁然大物便不由自主的散發出冷冽無比的寒光。 「開始吧,我的小女奴!」 book18.org

對武青瑤稱呼的轉變也讓左君塵的態度發生了轉變,他也不再自稱微臣了。 兩人僅存的些許君臣間的恭敬,此刻則變成了看一個自家寵物的表情。 聽到所謂的體面和左君塵的稱呼,武青瑤緊緊握了握拳頭,才學著宮女的恭 順模樣回道。 book18.org

「諾」 book18.org

緊著她乖巧的跪伏在地上撅著小屁股,微微低頭準備去舔弄男人的龐然大物。 卻被男人的巨物扇了臉蛋一下,呆楞在原地,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挨打。 「女皇陛下,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book18.org

左君塵戲謔的問著,先是伸出手在她雪白隆起的小肚子上輕輕撫摸著。 待武青瑤又被玩弄的渾身無力,忽然用手指重重的戳了一下她可愛的小肚臍。 「女皇陛下,昨天我差人送進宮裡的荔枝,該不會被你吃光了吧,那可是要 賞賜給大將軍的。」 book18.org

被左君塵這麼一摁肚臍,武青瑤立馬經受不住癱軟在地上微微抽搐起來,驚 慌失措道。 book18.org

「奴兒……奴兒很喜歡吃,主人乾脆把它們都留在奴兒的肚子裡,好不好!」 她怎麼能讓自己心心念念的大將軍,吃她放在體內已經變污穢不堪的東西呢? 左君塵好像沒有聽到祈求,他把武青瑤又攙扶起來讓她趴在自己的大腿上。 「看來女皇陛下,應該需要一點微臣的幫助」 book18.org

然而他的大手剛剛放在武青瑤的雪臀之上,還沒有來得及對她怎麼樣。 那粉嫩好看的花芯兒,已經開始往外不停的滲出帶有荔枝香味的黏膩花蜜。 緊接著隨著左君塵富有節奏的在揉捏著她的小屁股,那花蜜則是越滲越多。 不到一會兒就形成了一道涓涓溪流,沿著筆直修長的美腿緩緩滴落,在月色 照耀下閃爍著晶瑩的光芒。 book18.org

「女皇陛下,看來你真的很貪吃呢!」 book18.org

左君塵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剝開了那含苞欲放的柔軟花瓣,露出了裡面一 個稚嫩嫣紅的小孔。 book18.org

「主人,不……不要!」 book18.org

本來安靜承受左君塵凌辱欺負的武青瑤,突然扭起了自己雪白的小屁股。 如果只是被單純粗魯的對待,她完全可以暗示自己其實是被路邊的狗咬了。 但左君塵完全沒有把她當作是個人,而是一個可以隨意玩弄的小母狗。 她如何能忍受? book18.org

左軍塵全然不理會身下女皇陛下的哀求,一根手指就徑直插入了她濕潤的蜜 穴中。 book18.org

「噗嘰」一聲響起,那無比嫣紅玉潤的小肉孔,緊緊含住了入侵者,好似要 將他徹底吞沒。 book18.org

武青瑤的體質特殊,即便是已經被許多人開墾過,那裡依舊如同處子般緊湊。 如果沒有兩把刷子的話,恐怕不消片刻就會折戟在她的花房之中。 book18.org

像左軍塵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可他每一次都會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要知道人的手指已經很細了,他卻還要使上些許力氣才能完全沒入。 book18.org

裡面的嫩肉層巒疊嶂每前進一步,指尖之上傳來的反饋都是無比銷魂的。 被完全堵住的花園的蜜口後,武青瑤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也不知是舒服還是 痛苦。 book18.org

「求求主人,要了奴兒吧……啊……嗯」 book18.org

也許是老天開眼,也許是武青瑤的求饒打動了左君塵,他抽出了手指。 只見一粒一粒剝好的荔枝夾雜著沒剝好的荔枝全部從她蜜口中魚貫而出。 「唔……」 book18.org

武青瑤剛喘完一口氣,一顆荔枝就被左君塵塞入到了她的嘴巴裡面。 book18.org

按理說這個季節的荔枝,不應該這麼甜,可她吃到嘴裡卻是很甜很甜的。 「看你的表情應該很好吃對吧,看來藥王谷那群傢伙並沒有騙我!」 book18.org

武青瑤恢復了幾分理智,聽到左君塵這話開始略微有疑惑,可馬上就反應過 來質問著他。 book18.org

「左君塵,你到底對我的身體乾了什麼?」 book18.org

左君塵沒有回答,他確定武青瑤的子宮裡再也沒有荔枝後,將她按在地上跪 了起來。 book18.org

「女皇陛下你放心,這只會對你有好處,不會有壞處,你還是做剛才沒做完 的事吧」 book18.org

武青瑤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了,只好暫時作罷,等以後再尋機會。 book18.org

她現在還是快些滿足了這個可惡的傢伙,讓他趕緊放大將軍安全離開才是。 沒有絲毫的猶豫,武青瑤乖巧的低下頭,張開小嘴,輕輕的把左君塵的巨物 含進自己的櫻桃小口。 book18.org

她想要一口咬下去,給他咬斷算了,可是那裡實在太硬了,她根本咬不動。 而且她不指一次有這種想法,她也咬斷過不少人的了,已經有不少經驗了。 當然每次在自己任性過後,她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其承重和香艷無比的。 舔弄著左君塵巨物的武青瑤忽然有些走神,思緒回到了差不多一年前那段時 光。 book18.org

那天她上完早朝被左君塵像小母狗牽到紅袖坊,去伺候一位朝中大臣的兒子。 那人玩弄她時居然一口一個騷貨,一個小母狗,還說要用烙鐵在她的淫賤的 奶子上烙些污言穢語。 book18.org

她能夠忍受自己被畜牲踩入泥里,卻無法忍受他們滿口髒語冒犯天威。 所以一氣之下她就給人直接咬斷了,後來她的奶子上雖然沒有被烙什麼淫穢 的字。 book18.org

卻也被那個大臣的兒子身無寸縷的關在狹窄狗籠子裡,囚禁在黑暗的監牢中。 那大臣的兒子沒有了禍害人的東西,就日日夜夜的想著法用各種刑法玩弄她 的身體。 book18.org

這些記憶即便她想要忘卻,卻總會在某一個時間段又浮現出來格外猶新。 記得在漆黑的監牢中,她被一根黑色鐵鏈栓住脖子,然後雙手緊縛在背後。 徑直的吊在房樑上僅有腳尖可以輕輕的觸碰地面,站立不穩呼吸難受。 大臣的兒子自己不能人道,就招呼自己的狐朋狗友來監牢中一起姦淫她。 有人用沾過鹽水辣椒的鞭子,使勁的抽打在她的屁股,奶子和蜜穴上。 有人用滾燙冒泡的蠟燭熱油,自上而下澆注在她那白玉無瑕的肌膚上。 也有的人相對方式比較溫柔,在她傷痕累累的嬌軀上抹上甜甜的蜂蜜。 再化作饕餮食客,瘋狂的舔舐著她的身體,最後露出如痴如醉的滿足表情。 而見到大臣的兒子見到自己的狐朋狗友,用各種方式凌辱咬斷他命根子的女 人。 book18.org

他的心裡也極為痛快,坐在一旁狀似瘋魔,語無倫次的惡狠狠吶喊。 book18.org

「給我狠狠的干這個小騷貨,我要讓她生不如死,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葉公子的狐朋狗友全都是皇城內聲名狼藉的紈絝子弟,被他們玩弄死的女子 沒有成千也有上百。 book18.org

其中就有一位紅袖坊里跟自己關係不錯,在接客時很照顧她的好姐妹。 結果有一天這群禽獸不知從哪裡聽說女子在瀕臨死亡的時候,蜜穴會變的很 緊很爽。 book18.org

他們就將人的腦袋摁在水裡,數十個人在她這位好姐妹的蜜穴里輪番抽插。 等他們這些禽獸玩夠了,玩爽了,她紅袖坊里認識的這位好姐妹也香消玉殞 了。 book18.org

現在該論到她了嗎? book18.org

聽到葉公子的吩咐,那群禽獸不再滿足於對她肉體的凌虐,一股腦的豐擁而 上。 book18.org

「葉大哥,你在哪裡尋得的如此尤物,這身材,這奶子,這穴真是緊的要人 命啊」 book18.org

聽到一個抱著她大腿,用粗壯的肉棒操著她蜜穴的男人問出這麼白痴的話當 時她就在想,這些紈絝子弟果然沒有什麼文化,滿腦子裝的都是漿糊。 book18.org

她被這樣吊在牢房裡,無時無刻都在窒息的邊緣徘徊,身體處於高度敏感狀 態。 book18.org

蜜穴自然比平日裡更緊,加上這些紈絝子弟缺乏鍛鍊,直接射出來不是很正 常? book18.org

然而他們人太多了,一個射了就換另一個人上,很快她就被乾的快神志不清 了。 book18.org

而等到這些人全都繳械投降後,她才恢復神志會露出笑容看向葉公子甜聲嘲 諷道「嘻嘻,葉公子你也快來嘛,奴家好懷念那一晚上葉公子你的雄風吶」 book18.org

換來的自然是這位葉公子更加殘忍的對待…… book18.org

若不是左君塵暗地裡警告過他不要弄出人命,她感覺自己真的會被玩死掉。 大概是沒了命根子以後,導致心性大變,才想出了這麼多折磨女子的刑法。 有一天,他又不知從哪裡尋來了一夥奇裝異服的西域人,從他們手裡弄來一 面大鼓。 book18.org

那鼓面是用近乎透明的皮革製成,她被葉公子命人剝光衣服,給丟進了鼓中。 緊接著他又命人投入了許多苗疆蠱蟲,鼓中燥熱,那些蠱蟲專往她那陰涼濕 潤的蜜穴里鑽。 book18.org

她哪裡忍得住這種折磨,便在鼓裡面不由自主的扭動身姿,開始翩翩起舞。 如果再有人來敲擊這面鼓,刺激鼓內的蠱蟲,她的舞姿也會越來越曼妙越好 看。 book18.org

值得一提的是這面鼓製作工序流程十分繁雜,用料方面的材質亦非常特殊。 沒有人在外面打開,裡面的人根本沒有辦法自己出來,當然為了防止意外發 生該有的措施還是有的。 book18.org

她被丟進鼓裡前,斷掉命根子的葉公子尋來了韌性極其柔弱,不懼水火,不 懼刀槍的冰蠶絲線。 book18.org

葉公子將絲線一端打結成團強迫她用嘴吧吃下,沒過多久就從她那從未開墾 過的嫩肛排泄而出。 book18.org

出來的一端被固定在鼓外的轉輪裝置上,剩下的一端則穿先過她被打了孔的 粉嫩香舌。 book18.org

然後在末端拴上一個長方形木條,又從鼓內的長方形孔拉出來錯位呈十字形 固定。 book18.org

她就像一條吃了餌的小魚兒,被魚線穿透了身子,只能在絲線上苦苦掙扎, 沒有得到主人的允許,她甚至不能蹲,不能躺,又哪會有心思去想逃跑? 鼓內工匠事先預留的便有投食口和排泄口,是兩根長長的不知是什麼材質的 軟管。 book18.org

如果不想被餓死或者是被臭死的話,進入裡面的女人就要自己主動一點。 她當時以為自己可以堅持很久,結果還不到三天那種飢餓感便叫她屈服了。 苦苦哀求了葉公子很久,才在他戲謔的目光中,撿起軟管分別插入到了自己 的櫻桃小口和粉嫩的肛門裡。 book18.org

誰知道葉公子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泄憤,反而更加變本加厲的玩弄於她。 要麼給她投喂的是連豬都不會吃的糟粕,要麼是男人渾濁腥臭的精液。 她排泄污穢所用的軟管,平時也是被一快木塞子堵住,令她無法正常的排泄。 完全無法反抗的她,就只能挺著相孕婦般的肚子,在葉公子面前手舞足蹈。 等他的獸慾暫時得到滿足了,才可能會有她排泄和稍微休息一下的時間。 不過這種日子沒有持續太久,葉公子就對外稱在域外得來一件寶貝要包下紅 袖坊向眾人展示並拍賣。 book18.org

那天紅袖坊里不僅聚集了朝中的文武官員,還有許多外來的富商前來參加。 其中一位來自於蠻荒之地的西涼王朝的商人,開出了一個天價將她買了回去。 自此她便開始了一段黑暗的異國之旅。 book18.org

裝有她的那面鼓一到西涼王朝,富商就把她獻給了他們的大可汗。 book18.org

真是可笑! book18.org

她這個女皇竟像個貨物被人拿來買賣,還被外人買走送給了敵國的君主。 起初大可汗如獲珍寶,覺得新奇,只是把她放在皇宮裡供自己欣賞褻玩。 給她投喂的都是碾碎成沫的牛肉或者羊肉,其中自然也夾雜著男人的精液。 但她吃的非常開心,她第一次覺得這樣子好像還不錯,至少什麼都不用去考 慮。 book18.org

不像作為女皇每天都要上早朝,聽那些文武百官的你爭我吵和那些草包的高 談闊論。 book18.org

當下朝回去後還要在御書房裡,批閱他們相互算計,勾心鬥角的彈劾奏摺。 這裡地處蠻荒即使摘下面具也沒有人會認識她,她完全可以放下作為女皇的 高貴和尊嚴。 book18.org

去順從生物本能,什麼都不要去想,只管享受身體的刺激和快感,沒有任何 煩惱。 book18.org

最好是在她人老蒼白之前,有人站出來以某種殘酷至極的刑法將她玩弄致死。 這個想法是不是很大膽? book18.org

有時候她在想也許那個葉公子說的並沒有錯,她其實天生就是一個欠操的小 母狗。 book18.org

別的大家閨秀,清白女子若是被人給玷污了,都會每日以淚洗面,尋死覓活。 唯有她能像個沒事人似的,正常的上早朝,正常的批奏摺,正常的重複每一 天。 book18.org

只是這種無憂無慮的日子也沒有過多久,西涼王朝的大可汗就因她而疏於朝 政被人給造了反。 book18.org

有前車之鑑新任大可汗也只玩弄了她一段時間,就將裝著她的鼓放置在了主 城的廣場上。 book18.org

宣稱要與民同樂,遂命令兵士不分晝夜的敲擊鼓面,讓路過的行人欣賞她那 婀娜的舞姿。 book18.org

得虧她有著大天位的武道修為,有足夠的體力支撐她沒日沒夜的跳舞。 否則她真的就要被玩死了! book18.org

最後還是左君塵動用國庫的黃金,來西涼王朝花大價錢又把她給買了回去的。 左君塵將她買回來後,並沒有第一時間放她出來,而是將她送進了軍營中。 「賢弟,此次出征為兄除了為你帶來充足的糧草,還給你帶來了一件禮物!」 穿有大唐王朝甲冑的兵士,把裝有她的鼓用推車推到了大將軍秦墨深跟前。 這也是時隔數月,她第一次見到令自己心愛的男人,她的墨深哥哥,卻沒想 到是這種見面方式。 book18.org

「大哥,你的好意弟弟我心領了,可你知道我並不是那種貪圖美色之人」 秦墨深出聲推辭,左君塵則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半開著玩笑調侃道。 「為兄知道你心裡裝著女皇陛下,她近日裡估摸著就要出關,你總得送一場 勝仗給她對吧!」 book18.org

秦墨深點點頭,但他不明白這跟左君塵送給他的禮物到底有什麼關係。 「賢弟,想要打勝仗怎麼能虧待跟著你出生入死的兄弟,這是賞給他們的……」 不等秦墨深開口問,左君塵便語重心長的解釋完,留下一個背影給他。 徒留在原地的秦墨深恍然大悟,叫來了自己的親信部將向他們吩咐道。 「這是左相賞賜給你們的美人,在出征之前前你們盡可以隨意享受!」 鼓內的她,聽到自己心愛的男人,竟然要把自己賞賜給那些粗胳膊大腿的武 將。 book18.org

心裡更痛恨左君塵了! book18.org

而那些武將們長年帶兵打仗,駐守邊關又何曾見過像她這樣身姿曼妙又光溜 溜著身子的美麗女子。 book18.org

一個個的目光都如狼似虎,似乎想要立刻將她吃干抹盡,連骨頭都不剩。 這個時候大將軍秦墨深又發話了,他先拿出一張紙,放在眾人的面前才道。 「此次攻打西涼王朝,我要你們立下軍令狀,半月之內給我打通河西走廊, 一月之內攻下他們的王都!」 book18.org

有美玉在前,眾人自然沒有絲毫猶豫,全都迫不及待的立下了軍令狀。 那之後她每天就在軍營各個營帳中婉轉承歡,直到攻占了西涼王朝才結束。 唉…… book18.org

她的墨深哥哥呀,竟然一點兒端倪都沒有發現,還在她「出關」後來高興的 邀功呢。 book18.org

你可知道自己的女皇妹妹被你的親信部將每天操的哭爹喊娘,三洞齊開。 每走一步路白濁腥臭的黏稠精液,就會從蜜穴跟屁眼裡流淌出來…… book18.org

思緒回籠。 book18.org

武青瑤也感覺自己的嘴巴有點酸了,男人的龐然大物卻依舊是堅硬的矗立著。 「女皇陛下認真一點兒,你這樣子會讓我那賢弟久等的!」 book18.org

左君塵也看出武青瑤有別的心思,撫摸著她的青絲輕輕扯了扯提醒道。 「這次北狄來勢洶洶,我那好賢弟馬上又要出征打仗去了,你們兩個可是見 一面少一面了!」 book18.org

武青瑤微微蹙眉神色有些擔憂,但很快就恢復如常,沒有露出絲毫異樣。 她用雙手捧起自己雪白的巨乳輕輕夾住左君塵的肉棒,低下頭繼續含弄吞吐。 遠在漠北的白狄部族如流星般飛速崛起,收攏了西涼王朝的餘孽,建國北狄。 他們的君主名叫完顏阿骨打,性格殘暴不仁,定下以戰養戰的戰略方針又陸 續征服了周邊諸國。 book18.org

野心勃勃的他終於將目光投向了江山連綿萬里,物資充盈豐沛的中原腹地。 如今北狄國的二十萬狼騎先鋒部隊揮師南下,已經通過河西走廊,聚集在玉 門關外。 book18.org

只需他們君主完顏阿骨打的一聲令下,關後無數的百姓將要陷入水深火熱當 中。 book18.org

要知道這些白狄蠻族,雖然能夠斷文識字,有些文化,卻跟那些野獸沒有什 麼區別。 book18.org

他們的君主不僅宣稱要殺光所有的中原男人,把中原漂亮的女人變成性奴隸。 還揚言要把大唐的青瑤女帝擄回北狄割去手筋腳筋,像牲畜一樣圈養在羊圈 中日夜宣淫。 book18.org

可面對如此強敵,朝中文武百官的意見不合,至今還沒討論出個應對方案。 其中有支持主和的,有支持主戰的,也有支持先打一架看看情況再說的。 可無論最後討論出哪個應對方法,派兵增援玉門關守備力量,也是刻不容緩 的。 book18.org

「女皇陛下,你是在擔心我那賢弟,還是在擔心你自己?」 book18.org

北狄君主的霸氣宣言,早已不是什麼秘聞,大唐皇城裡的人基本上都在討論。 多數的人還是義憤填膺,棄筆從戎,準備入伍參軍,保家衛國的好兒郎。 只有少數的一部分人,不太在乎這個,甚至還真的找來一些漂亮的女人。 效仿完顏阿骨打口中所的,將女人的手筋,腳筋割斷圈養在府邸供人玩樂。 左君塵統馭不良人組織,消息更為靈通,其中的情況自然比誰都要清楚和明 白。 book18.org

「晤……」 book18.org

武青瑤輕晤出聲,抬眸看了左君塵一眼,沒有多餘的言語,依舊含著嘴裡的 肉棒。 book18.org

用自己的丁香小舌輕輕舔弄著,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希望快點解決戰鬥。 她才不擔心自己呢。 book18.org

人家的君主都說了只是把她的手筋,腳筋割斷,當成一條母羊圈養起來供他 玩弄。 book18.org

並沒有說過會傷及她性命的話呀,那她又還有什麼好擔心自己的呢? book18.org

再說她現在的處境又能好到哪兒去,還不是天天跟個母狗似的舔弄男人的肉 棒。 book18.org

她到是挺希望北狄的大軍快點打過來的,把那些欺負過她的人,統統給殺死! 只要不傷她墨深哥哥的性命,完顏阿骨打想將她怎麼玩弄就怎麼玩弄好了。 哪怕是在她的奶子上,肚子上,屁股上用燒紅的烙鐵印上各種污言穢語比如烙 上小母狗,騷貨,蕩婦,甚至他完顏阿骨打的名字,都沒任何有關係。 book18.org

可她畢竟是一國女皇,總不能主動跑到人家面前,給人家敵國的君主說。 「完顏阿骨打,本女皇來給你當母羊了,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 那多羞恥丫! book18.org

還是等墨深哥哥先會一會他,看看他的那些大軍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再說。 「賤貨,我在問你話呢?」 book18.org

不知怎的左君塵突然發怒,伸手抓住武青瑤的烏黑長發將她扯起與自己對視。 「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的墨深哥哥進來,看一看你這副淫蕩的樣子,你覺得 他還會喜歡你嗎?」 book18.org

武青瑤的小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為什麼,為什麼她已經向他委屈求全。 這個男人還處處緊逼,難道她不知道真的撕破臉了,對誰都不好嗎? book18.org

「罷了,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book18.org

或許是看到武青瑤疑惑的表情,左君塵的心底一軟,沒有再繼續追問。 他從躺椅上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自己身下的女皇大人,輕笑道。 「女皇大人,我們繼續吧」 book18.org

武青瑤領悟,改跪姿為趴姿,四肢著地趴著,雙肘撐在地上,把腰壓的極低, 讓自己的小屁股翹的高高的。 book18.org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副樣子特別像一隻小母狗,可也只能無奈的接受。 如果不獲得左君塵的精液,那玉膏的藥效發作,她哪裡走得動路,難道要爬 出去嗎?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左君塵一巴掌扇在了武青瑤屁股上,然後肉棒不停的在她的蜜穴上下滑動, 就是不進去。 book18.org

武青瑤感受到肉棒的熾熱,淫水不停的往外流,屁股也不由自主的晃了起來。 「女皇大人,已經這麼迫不及待了嗎?」 book18.org

左君塵在說話的過程中,肉棒已經抵開武青瑤的蜜穴,進入了差不多一半。 說完後卻突然拔了出來,抵在了比那個嫣紅小孔還要小上一點的肉孔上。 「不……不要,那裡不可以,奴兒知錯了,求求主人你不要啊……會疼的」 武青娥的嬌軀微微顫抖著,她向前爬了幾步,被左君塵又給扯了回去。 她害怕的回頭看著左君塵,再沒了之前的矜持,態度又變的乖巧起來。 「女皇陛下,難道你忘了我之前說過要讓你體面的去見我那賢弟嗎?」 左君塵一邊說著,雙手一邊扶住了武青娥胡亂晃動的雪白屁股繼續解釋。 「你們倆見面,還不得親近一番,讓他知道了你的子宮裡有別的男人精液, 你怎麼解釋?」 book18.org

好像有點道理。 book18.org

武青娥知道自己再反抗也沒有用,只能安慰自己一番,甩了左君塵一個去死 的表情譏諷道。 book18.org

「左相心思縝密,想的可真周到呢?」 book18.org

左君塵權當沒有聽見,抵在武青瑤那柔嫩的小孔上的肉棒,緩緩開始移動。 「啊……!」 book18.org

趴在地上的武青瑤心跳開始加速,忽的揚起頭,弓起腰情不自禁的嬌吟出聲。 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屁眼被滾燙的肉棒,一點一點的撐開,又緊緊的夾住。 「疼……」 book18.org

再也顧不上面子的武青瑤,突然回頭埋怨的看著左君塵,出聲阻止道。 「不要再繼續了,我不會讓他發……!」 book18.org

那個現字還沒說出,武青瑤就感覺自己的屁股快要裂開了,好疼,好疼。 眼淚直接從她的眼眶中落了下來,她再回頭去看那左君塵,他正一臉笑意。 「女皇陛下,沒想到你的屁眼這麼緊,看來以後得多讓人開發開發了!」 武青瑤已經聽不見他的羞辱了,她竟直接被那種撕裂感疼的暈了過去。 而左君塵也停止了動作,溫柔的抱起地上的人兒,重新坐回了躺椅上。 過了許久。 book18.org

武青瑤才緩緩甦醒睜開眼,屁眼兒也不是很疼了,她以為已經結束了。 結果剛準備站起來,她就發現自己正岔開雪白的雙腿坐在男人的大腿上。 她一低頭就能看見左君塵的那根粗大的肉棒,全部末進她的身體內。 book18.org

始作俑者卻還在那裡用手撥開她的蜜穴,用手指往外一直掏出黏稠的蜜液。 他還是那個樣子啊,這是想當潤滑油用嗎? book18.org

武青娥腦海里突然冒出來這種奇葩的想法,從前的種種往事忽然浮現出來。 左君塵發現武青瑤醒了,也不跟她說話,直接把她壓在身下雙手托住她雪白 的小屁股。 book18.org

「你慢點……」 book18.org

躲是躲不過的,武青瑤服著軟,閉上了眼睛,等待男人的欺負和蹂躪。 隨著男人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開始的疼痛也不是那麼疼了,相反還有點舒服。 此刻的她仿佛一個精美的人偶,被主人壓在身下,進行無情的玩弄。 book18.org

很快…… book18.org

武青瑤就被乾的花枝亂顫,眼神迷離,櫻桃小口微微張開連連求饒。 book18.org

男人卻已步入佳境,體內的精液猶如離弦之箭,控制不住飛射而出。 book18.org

進入武青瑤的腸道中,令武青瑤的腦袋向後猛然仰起,變的一片空白。 只有身體的本能讓屁股努力的上翹,好像要讓男人精液更快順利的進入。 「嘔……」 book18.org

一聲乾嘔聲響起,緊接武青瑤突然咳嗽起來,白花花的精液從她嘴裡吐出來。 左君塵略微有些意外,他只是想用真氣包裹精液,讓精元留在她體內久一點。 好讓她多跟自己的賢弟待會兒,畢竟過不了多久她就很難再跟他見面了。 沒想到卻沒控制住力度,把女皇大人給干穿了,屁眼裡進的精液從嘴巴里出 來了。 book18.org

武青瑤把咳嗽出來的精液,盡數吃了回去,才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對左君塵 冷聲道。 book18.org

「左相大人,我可以走了嗎?」 book18.org

左君塵一陣恍惚,他想說自己不是故意的,卻怎麼也說不扣,只能緩緩叫道。 「青瑤!」 book18.org

武青瑤拿起左君塵事先給她準備的東夷和服,赤裸著腳丫走了出去。 book18.org

只給他留下一句,你不許叫我的名字! book18.org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4_29 9:07:53編輯book18.org

相關搜索

作者liaowu1女作者作者 紅油青瓜紅油青少年傳1瑤瑤無序1青蔥作者 帝臨紅袖兇猛青帝紅杏紅 1紅袖坊序章作者 青葉作者青卿作者 紅龜紅袖仙坊序染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