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袖坊之青瑤女帝傳 (2) 作者:lzy457072010

【紅袖坊之青瑤女帝傳】 (2)

作者:lzy4570720102021年5月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章: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出了房間。

在去往偏殿這一段路程,武青瑤手裡端著一盤剝好的荔枝,走的很慢。

本來平日裡只用一炷香的路程,楞是被她給足足的拖了三柱香才走到。

有三個原因。

一是她的身體剛被左君塵操過屁眼兒特別疼,步子稍微邁大一點,精液會流出來。

二是她在找隱秘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把自己蜜穴里擠出來的荔枝給扔掉。

三是左君塵這個傢伙居然讓她穿東瀛那個彈丸小國的和服和木屐羞辱於她。

可惡!

別以為她不知道東瀛的女人都特別浪,背後背一個被子就是隨時準備挨操的。

左君塵這是在提醒她,自己跟東瀛女人沒什麼兩樣,都是天生挨操的貨嗎?

萬一有太監宮女什麼的,看到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流著淫水兒走在路上。

他們該如何想?

其實這些也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她害怕墨深哥哥在跟她親近時。

突然發現了她的小屁眼裡全是男人白濁腥臭的精液,那個時候該怎麼辦?

嗚嗚!

總不能告訴墨深哥哥,你的女皇妹妹剛才沐浴時被你的結拜兄弟像母狗一樣玩弄。

不僅如此還讓自己穿著東瀛女子的羞恥服飾,才允許來見你一面的吧。

這些她都要埋藏在心底,她只要不給墨深哥哥說,她就永遠是墨深哥哥的心頭肉。

而不是紅秀坊里隨便一個男人勾勾手,她就得趴在地上壓低腰撅起屁股,搖尾乞憐的騷母狗。

緩步走到偏殿門口武青瑤駐足站在門外的一側,微微探出小腦袋向裡面望了望。

她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墨深哥哥,正坐在桌案前捧著一本孫子兵法認真研讀。

「墨……墨深哥哥,我來了!」

躊躇了一會兒,武青瑤跨過門沿,像只活潑可愛的小精靈躍動到秦墨深跟前。

一點兒也沒有作為女皇時冷若冰霜的樣子,反而跟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差不多。

是啊。

一個國家的前途未來,本來就不該壓在一個女孩子身上,那實在太承重了。

二十歲的妙齡女子正是出閣的年齡,又有哪一個甘願孤零零的深居幽宮呢?

「微臣,見過女皇陛下!」

看書的秦墨深見到武青瑤,連忙起身向她行禮,眼睛卻無意瞥到她裙擺中露出的雪白大腿和踩著鮮紅色木屐的小腳丫。

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下面有些許反應,連忙板起臉嚴肅的問到武青瑤。

「女皇陛下,你怎麼能穿成這樣,這成何體統!」

雖然如此說著,秦墨深的視線卻一直停留在武青瑤的身上,捨不得離開。

只見面前的人兒天姿國色,長發及臀,肌膚勝雪,如同畫中的仙子飄然而出。

她身上穿著的紅色東瀛和服,似乎是經過名家之手,巧妙構思,精心設計的。

上身將女皇陛下胸前的柔軟束起的鼓鼓的,下面則進行過裁剪,使得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

尤其是雪白無暇的玉足再配上東瀛小國前低後高的特殊木屐,不僅使得女皇陛下的足弓自然翹起更加優美。

還讓女皇陛下本就完美不可挑剔的身材看起來更加的挺拔性感,誘人無比。

「墨深哥哥,你不喜歡嗎?」

武青瑤的小臉微微發紅,睜大的了眼睛露出無辜的表情,我見猶憐的問著秦墨深。

「女皇陛下,還是先談正事要緊!」

對於這個小時候老跟在自己身後的女皇妹妹,秦墨深怎麼會不喜歡呢?

可以說是上到她每一根烏黑的長髮,下到她每一根晶瑩剔透的腳趾秦墨深都喜歡。

只是。

他如果知道,在自己面前表現的純潔無辜,天真爛漫的女皇妹妹並沒有那麼純潔。

甚至就在剛剛不久前,還被人給操穿了身子,精液從屁眼進去從嘴裡吐了出來。

他還會一如既往的喜歡嗎?

武青瑤不知道,她緩緩坐在秦墨深的對面,眼神中露出濃濃的凝重和擔憂道。

「墨深哥哥,這次的戰事你有把握嗎,要不我們就跟北狄和談吧!」

一邊說著她一邊拾起一顆晶瑩的荔枝,顫顫巍巍的遞到秦墨深的跟前。

在路上她尋到了幾處隱秘的角落想要丟,可總有人飛針利箭擋住去路。

左相那個傢伙他早就料到了自己的小心思,所以提前留了後手警告她。

如果不按照他的指示來做,恐怕這些飛針利箭就不是射在地上而是在大將軍的身上。

聽到女皇陛下的關心,吃下她遞來的荔枝,秦墨深心裡很舒服,可聽到和談他的臉就一黑。

北狄的那些狂妄宣言,他也有所耳聞,他是絕不會同意同北狄和談的。

秦墨深看著武青瑤,旋即用堅定的眼神,肯定的語氣向她立下了軍令狀。

「不出三個月,臣會讓他們重蹈西涼王朝的覆轍!」

提到西涼王朝,武青瑤的嬌軀便是一顫,沒有夾住自己的屁眼跟騷穴。

蓄積在體內的白濁精液混雜著蜜液噴涌而出,令她下意識的躲避著秦墨深的目光。

自己的身體這麼輕易的被左君塵給操穿,西涼王朝那些人絕對脫不了干係。

西涼新任的大可汗,發現她的身體被一根堅韌的絲線貫穿,可想出不少花樣折磨於她。

自然這些也是不可以告訴墨深哥哥的……

武青瑤穩定了一下心神,重新夾緊了屁眼和騷穴,依舊有些患憂心忡忡道。

「可是我聽說,北狄後面的八十萬大軍,也已經陸陸續續抵達了玉門關……」

自武代李唐後,原本守護李氏皇族的數百萬精銳部隊,一夜之間人間蒸發。

有人猜測他們就是現在的大唐不良人,可武青瑤心裡清楚絕對不是。

現在這些所謂的不良人,根本擔不起這個稱呼,頂多算厲害點的地痞流氓。

真正的不良人是由不良帥統領,他們的身份也只有歷代的李氏君主才知道。

左君塵招攬這些地痞流氓就是為了敗壞他們的名聲,逼真正的不良人出手好一舉殲滅罷了。

所以。

大唐王朝除了拱衛京師的十萬御林軍,能抽調出來的兵士撐死也只有五十萬。

面對遠高於自己兩倍的兇猛敵軍,墨深哥哥真的能勝嗎,他哪裡來的底氣?

武青瑤沒去問,她相信墨深哥哥不會騙自己的,她的墨深哥哥最厲害了。

只是又有一段時間見不到墨深哥哥了,她心裡不免有一些惆悵和難過。

秦墨深明白武青瑤的顧慮和猜出了小女兒的心思,又向她鄭重的保證道。

「我會安全回來的,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朝堂上的事要多與左相商量,萬不可任性胡來!」

說到後面秦墨深的聲音,越來越不像一個臣子,更像一個教育妹妹的大哥哥。

「嗯……」

武青瑤輕聲答應,粉雕玉琢的小臉蛋微微有些泛紅,她的心裡不由的泛著嘀咕。

人家怎麼敢任性丫!

你一走,你心愛的女皇妹妹,肯定就會被你的大哥左君塵送到紅袖坊里。

變成一隻乖巧能幹的小母狗,供那些男人們各種淫玩調教,發洩慾望呢。

想到此處。

武青瑤騷穴里的蜜水又止不住的往外流,小臉也愈發的紅潤誘人,嬌嫩欲滴了。

秦墨深看在眼裡,心神一陣晃悠,差點沒忍住壞了君臣之間的禮儀。

將這個誘惑人的小丫頭,欺壓在身下,就地正法,狠狠的蹂躪上一番。

他運轉內功強行讓自己冷靜,儘量讓自己不露出一點異樣,對武青瑤恭敬道。

「女皇陛下,那沒什麼事,微臣就先告退了!」

即將出征軍中也是多事之秋,總是有些人跳出來鬧麼蛾子,沒有大將軍坐鎮可不行。

武青瑤明白這個道理,她忽然站起身撲進了秦墨深懷裡,環住男人的脖子。

「墨深哥哥,你抱瑤瑤回軍營吧,讓瑤瑤好好的伺候你一晚……」

一邊說著,還一邊扭著自己圓潤的小屁股,還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又道。

「不然瑤瑤會睡不著的!」

面對這麼一個小妖精的誘惑,秦墨深早已有了反應,下面的龐然大物昂首挺立。

不過。

他還是保留一分理智,女皇陛下千金之軀,怎麼能去滿是男子的軍營之中。

可還不等他說完,他褲子不知何時開了,自己的龜頭已經抵在一個濕潤柔嫩的小孔上。

面前的人兒也忽然變的飄忽若仙,誘人無比,讓他的心裡直撓痒痒。

「啊~ 」

隨著一聲婉轉的嬌吟聲響起,他的肉棒似乎進入了一個溫壺裡面異常舒服。

「墨深哥哥,瑤下面的蜜水已經止不住了呢,就這樣抱著瑤瑤回軍營吧」

武青瑤趴在秦墨深懷裡,兩條玉一般的雙腿夾著他的腰,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輕聲耳語。

「別楞著了,難道墨深哥哥想要在這裡要了瑤瑤嗎?」

如果暗地裡沒有監視的人,武青瑤倒是並不介意在這個地方與墨深哥哥歡好。

聽到女皇妹妹充滿媚意的低語,秦墨深明知道這樣不對,有為君臣之禮。

但還是沒有把持住,抱住女皇纖柔的腰肢,將整個肉棒完全戳入女皇陛下的蜜穴當中。

「瑤瑤,委屈你了!」

能暫時放下自己的女皇身份,全身心的投入他的懷抱當一個乖巧懂事的小女人。

秦墨深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麼狗屎運,能得到女皇陛下如此絕世佳人的青睞。

他輕輕撫摸著武青瑤的脊背,抱著她出了偏殿,騎上一匹黑色的駿馬。

「你忍著些,我們這就回去!」

大軍駐紮在離皇城不遠的地方,整個軍營燈火通明,隨時準備開拔增援玉門關。

這一路上路途顛簸,饒是秦墨深這樣身經百戰的大將軍,也沒能守住精關。

還沒到軍營的時候,無數的白濁精液便已經射入到武青瑤的子宮裡面。

武青瑤身子嬌弱又加上在馬背上,不一會兒就被秦墨深操的暈了過去。

「將軍,你回來了!」

剛到軍營秦墨深下馬把暈過去的武青瑤攔腰抱起,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面色難看的來到他面前。

「將軍,今天晚上三營又跑了十幾個窩囊廢,我們抓回兩個,您看該怎麼處置?」

聽到老人說有新兵蛋子逃跑,秦墨深臉色也變的難看起來,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逃兵。

「我已經有處理的辦法了,顏老將軍還是早些休息吧,此次出征恐怕還需要你坐鎮一方!」

雖然非常生氣,但跟老人說這句話的時候,秦墨深的語氣還是有所緩和的。

顏老將軍跟隨他南征北戰上百次,數次為他以身犯險,立下戰功無數,如今已有七十歲高齡。

一聽到北狄來犯,本來已經解甲歸田正享天倫之樂的顏老將軍,再次回到軍中。

秦墨深苦勸無果,只能同意他隨軍同行,當一個參謀之類的不敢讓他再上前線。

「那將軍,老夫就暫時先告退了……」

顏老將君微微躬身退下,眼睛順其自然的落在秦墨深懷中的武青瑤身上。

他的年歲大了,眼神卻沒有問題,將軍這是從哪裡抱回了一個美人兒。

那不經意間露出來的小腳丫真是好嫩好白,好想捧在手心裡好好的啃上一口。

只是自己為什麼會有一種特別熟悉的感覺,他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這個女人?

顏老將軍帶著內心的疑惑,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中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秦墨深則將武青瑤抱回自己營帳中放在床上,然後起身出去處理逃兵事宜去了。

「啊……好大,墨深哥哥不要唔!」

睡夢中的武青瑤,感覺到自己的櫻桃小口被男人粗大肉棒的輕輕頂開。

她想要抵抗,但一想到自己可以舔別人的肉棒,為什麼不能接受墨深哥哥的呢?

在略微阻擋後,她努力張大自己的小口,讓墨深哥哥的肉棒插的更深。

但她不敢睜開眼睛,就當這是個夢吧,夢裡面淫蕩一點兒有什麼不可以呢?

這麼一想。

武青瑤乾脆放棄了自己的矜持,主動用丁香小舌舔弄著嘴巴里的肉棒。

緊接著她又感覺自己胸前的奶子,被男人粗暴的抓在手裡揉捏成各種形狀。

吶吶……

原來墨深哥哥跟別的男人一樣,也喜歡捏她胸前這對淫蕩的奶子呢。

真好,再用點力把瑤瑤的賤奶子捏爛吧,這樣別人就再也捏不成了哦。

武青瑤想把這些說出口,可她的嘴巴被肉棒死死的堵住出來的都是軟糯的嗚嗚聲。

沒過多久。

男人的精關失守,白濁的精液盡數順著她的喉嚨,流進到了肚子裡。

這也有她主動吞咽的原因,別的男人的精液她是絕不會這麼吃下去的。

當吃完男人的精液後,武青瑤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喜悅,主動的分開雙腿用小手掰自己的蜜穴。

「墨深哥哥,請不要憐惜瑤瑤,把瑤瑤操死吧……」

顏老將軍在武青瑤的嘴裡射完精液後,記憶忽然清明,他將目光投向床上的人兒,想起了許多事情。

武青娥身上的那件東瀛和服,早已不見蹤影,雪白玉嫩的胴體如同一塊晶瑩溫潤的美玉。

等待被人發現,被人雕琢,被人把玩……

顏老將軍是第二次見到這麼美麗的女人的身體,即便是在昏暗的燭火中。

那渾然天成的曼妙身材,峰巒起伏的堅挺酥胸,纖柔一握的細細柳腰。

以及那玲瓏小巧的肚臍眼,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腹,修長滑嫩的白色大腿……

總之每一處都散發出令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勾起男人最深層最原始的慾望。

剛開始顏老將軍沒認出來,在秦墨深懷裡時,也只敢偷看女子的小腳丫。

而當他看到女子那如同天生仙女般的絕色容顏,如黛的柳眉,長而卷翹的睫毛,嫵媚的鳳眼,紅潤誘人組成的五官時。

一切的一切都想起來了,大將軍抱回來的小丫頭就是那個被裝在鼓裡的女人,他的乖女兒嗎?

只是這一次並沒有頭一次那麼狼狽,整個人看起來也乾淨不了不少。

可還是一如既往的騷,他不過是把肉棒抵在她的嘴邊,小丫頭竟自己給吞了進去。

結果她居然還不滿足,又主動掰開自己那濕漉漉的騷穴讓人草,真是不知廉恥!

這令顏老不由的發出一聲感慨,同時冷靜下來開始思考起將軍帶這個女子回來的原因。

他想起了征討西涼王朝時立下軍令狀的那一幕和剛才大將軍已經想到辦法處理逃兵事件。

顏老將軍的內心豁然開朗,不過在此之前這小丫頭還不能交給那群新兵蛋子。

他是有私心的。

軍中還有許多老兵,他們一輩子都沒見過女人,一輩子都不知道女人是什麼滋味。

這一次出征他們會沖在第一線恐怕再也回不來,這個小丫頭還是先給他們使用吧。

沒準還能留個種……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讓他來親自檢查檢查這個小丫頭的蜜穴鬆懈了沒有。

大概是武青瑤比較主動,也可能是她的騷穴里滿是蜜水和精液,並沒有那麼難進。

顏老將軍握住武青瑤纖柔的腳踝,把她的白皙的雙腿掰開並徹底壓在床榻上。

他挺槍上馬,狀若面擀粗的肉棒,一點一點的沒入武青瑤光潔的白虎小穴。

感受到身下乖女兒白虎小穴里刺激的吮吸感,顏老將軍大汗淋漓喘息著。

「啊……嗯……」

武青瑤察覺到有哪不對,她感覺到墨深哥哥的肉棒比之前大了,懷疑是不是吃藥了啊。

卻並沒有睜開眼睛,反而假裝睡著了,櫻桃小口裡發出軟糯好聽的夢囈。

「墨深哥哥,輕一點,瑤瑤怕疼……」

剛開始顏老將軍很溫柔,小心翼翼的捏著武青瑤的盈盈柳腰,緩慢蠕動著。

可越往後面,他感覺到小丫頭的柔軟的雪白身體,似乎有一種魔力一般。

在主動的索取他的歡愛,明明他已經射了四五次了,肉棒還是堅挺不比。

顏老將軍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只覺得小丫頭的肉體散發出一種香甜的氣息。

很快他就化作了殘暴的野獸,不停的在小丫頭的身上進行瘋狂的蹂躪。

一會兒咬住她那柔軟的奶子,一會兒舔弄她那可愛的肚臍,一會兒啃食她那雪白的小腳丫。

尤其是小丫頭的小腳丫,不僅生的好看,當用嘴巴含住她那晶瑩圓潤宛若蔥白的腳趾頭。

一種甜甜的味道,瞬間便在嘴裡爆炸,快速彌散開來,令人心神蕩漾,愛不釋口。

很快。

武青瑤就在身體的多重刺激下又被操暈了過去。

結束戰鬥的顏老將軍,收拾了一下大將軍的房間,才帶著床上的人兒離開。

「嚶……嚶……」

意識彌留之際的武青瑤感覺自己被人抱起,不知道要走到什麼地方去。

當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偷偷睜開眼睛,想看看自己被墨深哥哥抱到哪裡了。

結果發現自己被戴上了眼罩,眼前黑黑的,什麼都看不見,她有些害怕的叫了一聲。

「墨深哥哥,你還在嗎,瑤瑤害怕……晤。」

這話才說到一半,武青瑤的嬌軀就被人摁在了床上,流蜜水兒的白虎小穴被肉棒粗暴的插入。

「小騷貨,乖女兒,你的蜜穴好緊啊,爹爹會好好的疼你的!」

回應武青瑤的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不過聽起來很年長,應該是個中年人。

「老張,別擱那兒廢話了,快點給我操,後面的老弟們還在等著呢!」

這一個聲音武青瑤聽清楚了,她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對著那人大喊道。

「你們是誰,大將軍呢,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顏老將軍以為這個小丫頭還要被操會兒才醒,沒想到才十幾個人就被操醒了。

他走上前並沒有叫正在操她的老張停下,而是一把掐起了她的下巴笑道。

「小丫頭,大將軍去處理軍務了,你已經被大將軍賞賜給我們了!」

騙人,騙人!

墨深哥哥怎麼會把她送給別人操呢,一定是這些軍中的人叛變了,她憤怒道。

「你們這些叛徒,你們快放開我,不然墨深哥哥找到我,一定不會放過……!」

話還沒一說完,一個響亮的巴掌,就重重的扇在了武青瑤的小臉蛋上。

「小騷貨,你給我好好的挨操,你知不知道沒有我們,你們這些女人全都得去給北狄人當母羊!」

顏老將軍忽然發怒,他入伍數十載,立下戰功無數對大唐王朝忠心耿耿,何來叛徒之說。

到是他們這些人用生命守護的國家,滋生出了一群禍亂朝綱,欺壓百姓的蛀蟲。

若是能夠見到女皇陛下就好了,他們一定會好好的把這些不公都說出來。

武青瑤捂著自己的小臉,不管自己蜜穴里插著的肉棒,向那人反駁道。

「啊……啊……人家才不是騷貨,你們好大的膽子,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她再怎麼不堪也是地位尊崇的女皇,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在她身上撒野的。

「呵呵!」

顏老將軍怒氣未消,掐住武青瑤的脖子,令她呼吸困難幾近窒息,差點死掉。

「嘔……嘔……噗」

將近三個吃飯碗大小量的精液,被武青瑤給吐在了自己挺起來的奶子上。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吐出來的精液,她這是被多少人操穿了,怎麼會沒有印象。

難道墨深哥哥已經發現了她不幹凈了,才用這種送人的方式狠狠羞辱她?

不行,她不能這麼不明不白的就被人給操了,她態度緩和了一點問道。

」大將軍把我賞賜給你們是什麼意思?」

顏老將軍沒心情回答她這個問題,又用大手用力的捏住武清瑤那沾滿精液的柔弱酥胸。

「哦……哦……別捏了,快捏爆了……我是騷貨,我是小母狗,行了吧……」

吃痛的武青瑤連連求饒,她算是明白了,自己不服軟,這人是不會放過她的。

「早乖一點兒,不就好了!」

顏老將軍懶得解釋,說著鬆開了武青瑤的奶子,拿來一口大碗,放在她的奶子下面。

那嫣紅挺立的乳頭,在不停的往外冒出白色液體,向那口大碗里流去。

「沒有懷孕,就已經有奶水了,這還不是騷?」

奶水?

說起來奶水,這也是顏老將軍剛發現的,他也沒想到這小妮子沒懷孕就泌乳了。

武青瑤則有點懵,她是被捏出奶水了嗎,不可能啊,她怎麼可能會有奶水?

這肯定左君塵搞的鬼吧,到時候一定要向他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在嘛。

還是先度過眼下的難關再說。

武青瑤思索片刻冷靜了不少,她主動扭起屁股在老張的胯下承歡道。

「好……好爹爹們,你能不能告訴小女子你們是誰?」

知道了這些人的身份,等她回去後,一定找人把他們九族都統統的殺死。

「小騷蹄子,這麼健忘嗎,你還記不得記得你被一根絲線穿透身子困在鼓裡的時候?」

顏老將軍乾脆摘下了武青娥的黑色眼罩,讓她看到了自己現在的樣子。

「是……是你?」

武青瑤瞪大了眼睛,她死也不能忘記這個男人,她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爹……爹爹,怎麼是你?」

在討伐西涼王朝的時候,她每天晚上伺候最多的就是面前這個老男人。

他現在更老了,腦子也變的糊塗了,他幹嘛找到自己後拿去給別人操啊!

難道不應該把她好好的藏起來,繼續關在地窖裡面,秘密的調教她嗎?

為什麼說繼續呢?

是在征討完西涼王朝後,這老傢伙趁大傢伙處在勝利的喜悅中把裝她的鼓給搬走了。

「小丫頭我放你出來,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給我生一個孩子留個後……」

那個時候她被關在鼓裡,身子也被絲線貫穿了一年,聽到要出去連連點頭。

甭說什麼孩子不孩子的,就是給他生一窩都行丫,她就點點頭同意了。

誰知道老傢伙的精液量很多,質量卻不怎麼好,她根本沒有辦法受孕。

生氣的老傢伙把她關在了地窖里,生氣的天天鞭子抽打她,罵她不知廉恥。

肯定是被人給操壞了,才不能生孩子……

沒有辦法她堂堂一國的女皇陛下,只能委屈自己認了這老傢伙當爹爹。

還保證一定會找一個東床快婿,給他們老顏家留後,才尋到機會偷偷逃跑。

真是沒想到,這麼快就又見面了,武青瑤的臉不由的一紅又低聲輕喃。

「爹爹,你快讓他停下,我已經找到夫婿了,可以給老顏家留後了!」

她準備先穩住顏老將軍的情緒,讓他別再找人繼續操自己的騷穴了。

因為。

武青瑤發現自己的小肚子已經變的鼓鼓的了,跟孕婦也沒有什麼兩樣。

一說話嘴裡和鼻孔還會往外冒出精液,保守估計有十幾個人操過她了。

而且每一個人都把她操穿了,再操下去的話,她恐怕會被操壞掉吧。

「什麼夫婿,你還想騙我?」

顏老將軍那是氣不打一處來,當初就是信了這小丫頭的話,才放鬆警惕不然早抱上孫子了。

「當然是大將軍啊?」

武青娥小聲的嘀咕,被顏老將軍和老張聽見了,引來身上老張的嗤笑聲。

「大將軍心裡只有女皇陛下,你就是被他帶來給我們操弄的小騷貨!」

武青娥心裡委屈,她想說自己就是女皇陛下呀,可她現在說出來也沒有人會信吧。

她轉換了一下思路,伸出手掰開了自己的白虎小穴,咬著嘴唇委屈巴巴道。

「可是女兒小穴里都是爹爹們的精液,也受不了孕,生不了孩子丫!」

顏老將軍不為所動,營帳外走進來一個一瘸一拐的老漢,替換了老張。

他二話不說一雙大手摁在了武青瑤鼓起的肚子上,白色的精液如柱泄出。

「啊……啊……啊……!」

武青瑤哪裡承受的住這樣的襲擊,渾身如觸電般的在床上不停的顫抖。

「這不就可以懷孩子了,要不我爹爹再幫幫你吧」

進來的老兵都是六十往上的高歲數,他們無兒無女,自然便代入了父親這個角色。

繼老張進來的老頭,人們都叫他老王,以前也是在戰場上殺敵無數的狠角色。

自從腿在一次戰役中被人打斷了,就跟在軍中做了一個燒飯的伙夫渾渾度日。

結果曾經的老戰友找到他,說有好事,讓他抓緊點不要錯過,他心下好奇就來了。

沒想到還真的有好事,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正在軍帳里被各種操弄。

可惜的是已經被很多人操過了,輪到他的時候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感覺。

老王在心裡嘀咕,不過當真正的接觸小女娘嬌嫩的身體時,這個顧慮沒有了。

當精液逐漸排出,武青瑤鼓起的小肚子,逐漸平坦下去,那雙腿間的白虎小穴也不再完全張開。

而是像有呼吸一樣微微開合,紅嫩嫩的蜜肉在燭光中嬌艷欲滴,散發出水淋淋誘人的光澤。

「不……不……不用了,好爹爹你還是快點操乖女兒吧,乖女兒受不了了啊!」

見識到老王的手段,稍稍恢復過來的武青瑤連忙向他露出一臉的討好。

開什麼玩笑!

只要腦子沒有毛病的,都能想到這老頭口中的幫助,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想想他進來乾了什麼吧……

一進來就沒有一點兒的拖泥帶水,手段嫻熟把她肚子裡的精液摁出來了。

讓她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成了夏季有籽的魚兒,被廚師放在案板上擠出了魚籽。

這種感覺開始很不好,過程卻又相當的刺激,她蠻想要要再體驗一次呢。

只是。

她不想裝男人的精液,而是裝真正的魚籽,再擠出來是不是更加的刺激呢?

不知為何。

武青瑤的腦子裡冒出了這麼一個荒唐的想法,嚇的她花容失色,一陣後怕。

老王卻來了興致,他活了大半輩子還從來沒見過像武青瑤這麼漂亮的女人。

他沒有像之前的人那麼著急的在武青瑤身上發洩慾望,而是伸出了自己的大手。

「別著急,老夫先給你好好清理清理身體,你看你這麼好看的身體多髒啊!」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已經撫在了武青瑤的白虎小穴的蜜口上,揉弄著裡面的花蕊。

自從瘸了腿,作為軍中的伙夫,老王很少接觸女人,當然也沒有女人會看得上他。

平時解決生理需求都是靠手,但是這樣長此以往他的性慾開始下降。

用手已經解決不了辦法的時候,他想到用菜市場買回來的鯉魚模擬女人的蜜穴。

可是魚的肚子裡太髒了,所以他每次使用之前就會好好的清理一番。

也不知道是養成了潔癖,還是養成了習慣,老王把這個行為用在了武青瑤身上。

他把武青瑤當成了一條魚,一條有奶子捏,有大腿摸,有腳丫舔,有蜜穴操的美人魚。

「啊……啊……清理什麼身體丫,乖女兒已經不幹凈了,快要了我吧,好爹爹!」

身體已經被高強度玩弄過了,突然慢下來,武青瑤感覺渾身都燥熱難忍。

在床上不停的扭動著身體,不時的又用自己的小腳丫蹬在老王的臉上。

被他一口咬在嘴裡,怎麼往回縮,都縮不回來,她又不敢罵人怕挨打。

只能任由老王咬著小腳丫,心裡暗暗碎碎念叨著,試圖安慰安慰自己。

可惡,可惡!

本女皇的小腳丫豈是什麼人都能舔的,我回去一定要誅你的九族,一定!

不過沒過多久,隨著老王的大手不斷的玩弄蜜穴,進一步緩緩的深入。

武青瑤的蜜穴里,竟然伴隨著男人的精液射出一道清涼的液體,直接滋在了老王的身上。

天哪!

自己竟然被人用手玩弄的潮吹了,好丟人!

武青瑤捂住自己的小臉,身體上那種燥熱感也逐漸消散,她緩了好久才舒服的乖乖躺在床上。

「乖女兒,爹爹來了!」

聽到這話的武青瑤已經麻木了,身體像死魚一場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想著罷了罷了隨你玩吧,反正你也是將死之人,再不玩以後就沒得玩了。

老王以為武青瑤會反抗,那樣他就能順理成章進行剩下的清理工作了。

誰知小丫頭這麼聽話,他剛剛進入武青瑤蜜穴的三根手指停頓了下來不知是否繼續。

武青瑤沒感覺到什麼不舒服,又想要趕緊結束,便微微抬高了自己的柳腰。

「真騷!」

一旁還沒走的老張嘴裡蹦出一句,有點後悔自己太急色了,直接開干五分鐘不到就射了。

而老王看到這小丫頭這麼配合,再也不矯情了,握手成拳插入了武青瑤的蜜穴中。

「啊……啊……要死了唔!」

躺在床上裝死的武青瑤痛叫著,流水的蜜穴已經被手臂撐的有碗口那麼大。

她想要起來阻止,渾身卻仿佛被抽乾了力氣,只能繼續乖乖的躺在床上任由老王的大手不斷的去往身體的深處。

下體傳來的脹痛,不得不讓武青瑤將自己雪白的大腿完全分開,呈一字馬型。

好讓自己的蜜穴最大程度的展開,減輕老王拳頭對她產生的身體傷害。

「求求你,饒了女了吧,會壞掉的!」

老王則顯的非常興奮,他的拳頭不斷深入,已經碰到了小丫頭的子宮口。

「忍著點,爹爹這就讓乖女兒重新變的乾乾淨淨!」

這個時候,武青瑤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了,只能躺在床上不停的輕哼著。

「嗯……嗯……嗯……」

許多殘存在武青瑤子宮裡的精液被老王用手挖了出來,直到挖的寥寥無幾後。

他也出現了剛才顏老將軍的狀態,開始覺得躺在床上武青瑤身上散發出非常香甜的味道。

這種香甜令他喜笑顏開,難以自持,仿佛天下地下沒有是自己的對手,都是一群雜碎。

「老王,你怎麼了?」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顏老將軍看老王就像是中邪一樣,不停的在那裡傻笑。

他看不下去叫喚了一聲,那老王驚慌回神,身下的肉棒已經變的軟塌塌的。

「老將軍,這個女娃的身體有詭異!」

說著老王抓起武青瑤的一隻白嫩的小腳丫又含在嘴裡,結果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他那剛軟下去的肉棒,竟然以眨眼般的速度重新傲然挺立,他信誓旦旦的解釋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女娃身上會分泌出一種物質,令人陷入癲狂之中!」

顏老將軍若有所思,回想起自己剛才的異常表現,覺得老王分析的不錯。

這個小妮子身上看來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這一點他應該早就想到才對。

若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被放在那種鼓裡面,還被絲線貫穿身體,怎麼會安然無事?

想通這點,顏老將軍忽然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無比正確,大將軍就是想用此女來控制那群新兵蛋子。

而為了不節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顏老將軍又對老王囑託道。

「此事先不要聲張,也許是你很久沒嘗過女人滋味,一下子比較激動……」

老王嗦著武青瑤蔥白的腳趾,堅持自己的判斷並對著顏老將軍出了個主意。

「老將軍不信的話,我改天可以證明給你看,說不定還會有意外收穫!」

顏老將軍本不想在此事上糾結,聽到老張這麼說,他卻又來了興趣問道。

「哦,你要怎麼證明?」

老王一邊繼續玩弄著武青瑤,一邊向顏老將軍描述了一番,是一個很變態的方法。

便是取一口大鍋,在裡面放上一個大型的蒸籠,把武青瑤投入蒸籠底層,再在其餘蒸籠里放上食物飯菜。

這樣置於蒸籠底層的武青瑤會因熱而冒汗,那些汗液會沾染在食物之上。

若有人吃了這些食物,產生如老王所說的狀況,便證明他是對的……

當然!

為了不傷及人的性命,需要嚴格的時間把控,最好是本人是自願進去的。

武青瑤把二人的對話都聽到了,她若不是武功被封印,肯定把這兩人殺死。

他們真把自己當成魚了,想清蒸就清蒸,想紅燒就紅燒,還有要證明她的是不是特殊體質,哪用得著這麼麻煩?

只要往她肚子裡塞一點兒水果,比如荔枝,櫻桃什麼的,再取出來吃掉不就好了。

「這個過後再說!」

顏老將軍估摸著一下時間,盤算著大將軍應該快處理完了,準備把武青瑤先還回去。

誰知道這個時候大將軍已經站在了營帳門口,邊敲門邊對著裡面的顏老將軍喊道。

「顏老將軍休息了沒,我進來了啊!」

俗話說的好,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

一個逃兵,兩個逃兵,甚至三個逃兵,都可以認為是兵的問題,這些可以殺掉,以儆效尤!

可是一隊逃兵,兩隊逃兵,這已經不單單是兵的原因了,是將領的原因。

那些新兵蛋子一個個的聞狄色變,根本沒有上戰場跟他們決一死戰的勇氣。

這絕對是管理的失誤,不是兵的原因!

秦墨深打算讓顏老將軍組織一下軍中老兵,給新兵們做一下思想上的工作。

顏老將軍開門不動聲色的擋住門的一半,沒有請秦墨深進去的意思。

」大將軍,您怎麼來了?」

秦墨深告明來意,他的目光卻被無意瞥到了屋子裡,對著顏老將軍意味深長道。

「顏老將軍,還是要注意身體!」

對於軍中將領的私生活,只要不影響軍務,秦墨深一向是不多過問的。

「多謝大將軍關心,老夫身體好著呢,這次出征上前線拼殺絕對沒有問題!」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顏老將軍聽到這話,連忙拍著自己的胸膛向秦墨深保證。

秦墨深嗯了一聲,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顏老房間女人的身上。

女人躺在床上,她身後一個男人正不停的撞擊著她那雪白的小屁股。

雖然看不到女人樣子,就看她那隱約露出來的身材,便知道女子容貌絕對不差。

「咳咳,大將軍不好意思,那老王辦事太慢了,一會兒我就給您洗乾淨送回房裡任你處置!」

顏老將軍以為大將軍發現了端倪,連忙把鍋甩到了老王頭上,打著哈哈。

「還別說,這個女人還是跟當初一樣……」

秦墨深靜靜的聽著顏老將軍的講述,等他說完了,才笑了笑對他擺手道。

「顏老將軍,這個女人還是你們自行解決吧,就不用給我送過去了!」

營帳內。

當武青瑤聽到墨深哥哥聲音的時候,她的心臟猛然加速,真的害怕極了。

「怎麼了乖女兒,你剛才不是念叨著大將軍嗎,要不要叫他進來啊?」

老王不再只滿足於舔武青瑤的小腳丫,而是將肉棒戳入了她流水的蜜穴。

「不……不要叫他進來,乖女兒什麼都依你!」

武青瑤語無倫次的叫喚著,小手主動把之前摘下的眼罩重新帶回了臉上。

這樣即使墨深哥哥進來了,大概也認不出她的……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