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坊之青瑶女帝传 (2) 作者:lzy457072010

【红袖坊之青瑶女帝传】 (2)

作者:lzy4570720102021年5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出了房间。

在去往偏殿这一段路程,武青瑶手里端著一盘剥好的荔枝,走的很慢。

本来平日里只用一炷香的路程,楞是被她给足足的拖了三柱香才走到。

有三个原因。

一是她的身体刚被左君尘操过屁眼儿特别疼,步子稍微迈大一点,精液会流出来。

二是她在找隐秘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把自己蜜穴里挤出来的荔枝给扔掉。

三是左君尘这个家伙居然让她穿东瀛那个弹丸小国的和服和木屐羞辱于她。

可恶!

别以为她不知道东瀛的女人都特别浪,背后背一个被子就是随时准备挨操的。

左君尘这是在提醒她,自己跟东瀛女人没什么两样,都是天生挨操的货吗?

万一有太监宫女什么的,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流着淫水儿走在路上。

他们该如何想?

其实这些也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她害怕墨深哥哥在跟她亲近时。

突然发现了她的小屁眼里全是男人白浊腥臭的精液,那个时候该怎么办?

呜呜!

总不能告诉墨深哥哥,你的女皇妹妹刚才沐浴时被你的结拜兄弟像母狗一样玩弄。

不仅如此还让自己穿着东瀛女子的羞耻服饰,才允许来见你一面的吧。

这些她都要埋藏在心底,她只要不给墨深哥哥说,她就永远是墨深哥哥的心头肉。

而不是红秀坊里随便一个男人勾勾手,她就得趴在地上压低腰撅起屁股,摇尾乞怜的骚母狗。

缓步走到偏殿门口武青瑶驻足站在门外的一侧,微微探出小脑袋向里面望了望。

她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墨深哥哥,正坐在桌案前捧著一本孙子兵法认真研读。

“墨……墨深哥哥,我来了!”

踌躇了一会儿,武青瑶跨过门沿,像只活泼可爱的小精灵跃动到秦墨深跟前。

一点儿也没有作为女皇时冷若冰霜的样子,反而跟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差不多。

是啊。

一个国家的前途未来,本来就不该压在一个女孩子身上,那实在太承重了。

二十岁的妙龄女子正是出阁的年龄,又有哪一个甘愿孤零零的深居幽宫呢?

“微臣,见过女皇陛下!”

看书的秦墨深见到武青瑶,连忙起身向她行礼,眼睛却无意瞥到她裙摆中露出的雪白大腿和踩着鲜红色木屐的小脚丫。

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下面有些许反应,连忙板起脸严肃的问到武青瑶。

“女皇陛下,你怎么能穿成这样,这成何体统!”

虽然如此说着,秦墨深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武青瑶的身上,舍不得离开。

只见面前的人儿天姿国色,长发及臀,肌肤胜雪,如同画中的仙子飘然而出。

她身上穿着的红色东瀛和服,似乎是经过名家之手,巧妙构思,精心设计的。

上身将女皇陛下胸前的柔软束起的鼓鼓的,下面则进行过裁剪,使得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

尤其是雪白无暇的玉足再配上东瀛小国前低后高的特殊木屐,不仅使得女皇陛下的足弓自然翘起更加优美。

还让女皇陛下本就完美不可挑剔的身材看起来更加的挺拔性感,诱人无比。

“墨深哥哥,你不喜欢吗?”

武青瑶的小脸微微发红,睁大的了眼睛露出无辜的表情,我见犹怜的问著秦墨深。

“女皇陛下,还是先谈正事要紧!”

对于这个小时候老跟在自己身后的女皇妹妹,秦墨深怎么会不喜欢呢?

可以说是上到她每一根乌黑的长发,下到她每一根晶莹剔透的脚趾秦墨深都喜欢。

只是。

他如果知道,在自己面前表现的纯洁无辜,天真烂漫的女皇妹妹并没有那么纯洁。

甚至就在刚刚不久前,还被人给操穿了身子,精液从屁眼进去从嘴里吐了出来。

他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吗?

武青瑶不知道,她缓缓坐在秦墨深的对面,眼神中露出浓浓的凝重和担忧道。

“墨深哥哥,这次的战事你有把握吗,要不我们就跟北狄和谈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拾起一颗晶莹的荔枝,颤颤巍巍的递到秦墨深的跟前。

在路上她寻到了几处隐秘的角落想要丢,可总有人飞针利箭挡住去路。

左相那个家伙他早就料到了自己的小心思,所以提前留了后手警告她。

如果不按照他的指示来做,恐怕这些飞针利箭就不是射在地上而是在大将军的身上。

听到女皇陛下的关心,吃下她递来的荔枝,秦墨深心里很舒服,可听到和谈他的脸就一黑。

北狄的那些狂妄宣言,他也有所耳闻,他是绝不会同意同北狄和谈的。

秦墨深看着武青瑶,旋即用坚定的眼神,肯定的语气向她立下了军令状。

“不出三个月,臣会让他们重蹈西凉王朝的覆辙!”

提到西凉王朝,武青瑶的娇躯便是一颤,没有夹住自己的屁眼跟骚穴。

蓄积在体内的白浊精液混杂着蜜液喷涌而出,令她下意识的躲避著秦墨深的目光。

自己的身体这么轻易的被左君尘给操穿,西凉王朝那些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西凉新任的大可汗,发现她的身体被一根坚韧的丝线贯穿,可想出不少花样折磨于她。

自然这些也是不可以告诉墨深哥哥的……

武青瑶稳定了一下心神,重新夹紧了屁眼和骚穴,依旧有些患忧心忡忡道。

“可是我听说,北狄后面的八十万大军,也已经陆陆续续抵达了玉门关……”

自武代李唐后,原本守护李氏皇族的数百万精锐部队,一夜之间人间蒸发。

有人猜测他们就是现在的大唐不良人,可武青瑶心里清楚绝对不是。

现在这些所谓的不良人,根本担不起这个称呼,顶多算厉害点的地痞流氓。

真正的不良人是由不良帅统领,他们的身份也只有历代的李氏君主才知道。

左君尘招揽这些地痞流氓就是为了败坏他们的名声,逼真正的不良人出手好一举歼灭罢了。

所以。

大唐王朝除了拱卫京师的十万御林军,能抽调出来的兵士撑死也只有五十万。

面对远高于自己两倍的凶猛敌军,墨深哥哥真的能胜吗,他哪里来的底气?

武青瑶没去问,她相信墨深哥哥不会骗自己的,她的墨深哥哥最厉害了。

只是又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墨深哥哥了,她心里不免有一些惆怅和难过。

秦墨深明白武青瑶的顾虑和猜出了小女儿的心思,又向她郑重的保证道。

“我会安全回来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朝堂上的事要多与左相商量,万不可任性胡来!”

说到后面秦墨深的声音,越来越不像一个臣子,更像一个教育妹妹的大哥哥。

“嗯……”

武青瑶轻声答应,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微微有些泛红,她的心里不由的泛著嘀咕。

人家怎么敢任性丫!

你一走,你心爱的女皇妹妹,肯定就会被你的大哥左君尘送到红袖坊里。

变成一只乖巧能干的小母狗,供那些男人们各种淫玩调教,发泄欲望呢。

想到此处。

武青瑶骚穴里的蜜水又止不住的往外流,小脸也愈发的红润诱人,娇嫩欲滴了。

秦墨深看在眼里,心神一阵晃悠,差点没忍住坏了君臣之间的礼仪。

将这个诱惑人的小丫头,欺压在身下,就地正法,狠狠的蹂躏上一番。

他运转内功强行让自己冷静,尽量让自己不露出一点异样,对武青瑶恭敬道。

“女皇陛下,那没什么事,微臣就先告退了!”

即将出征军中也是多事之秋,总是有些人跳出来闹幺蛾子,没有大将军坐镇可不行。

武青瑶明白这个道理,她忽然站起身扑进了秦墨深怀里,环住男人的脖子。

“墨深哥哥,你抱瑶瑶回军营吧,让瑶瑶好好的伺候你一晚……”

一边说着,还一边扭著自己圆润的小屁股,还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又道。

“不然瑶瑶会睡不着的!”

面对这么一个小妖精的诱惑,秦墨深早已有了反应,下面的庞然大物昂首挺立。

不过。

他还是保留一分理智,女皇陛下千金之躯,怎么能去满是男子的军营之中。

可还不等他说完,他裤子不知何时开了,自己的龟头已经抵在一个湿润柔嫩的小孔上。

面前的人儿也忽然变的飘忽若仙,诱人无比,让他的心里直挠痒痒。

“啊~ ”

随着一声婉转的娇吟声响起,他的肉棒似乎进入了一个温壶里面异常舒服。

“墨深哥哥,瑶下面的蜜水已经止不住了呢,就这样抱着瑶瑶回军营吧”

武青瑶趴在秦墨深怀里,两条玉一般的双腿夹着他的腰,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耳语。

“别楞著了,难道墨深哥哥想要在这里要了瑶瑶吗?”

如果暗地里没有监视的人,武青瑶倒是并不介意在这个地方与墨深哥哥欢好。

听到女皇妹妹充满媚意的低语,秦墨深明知道这样不对,有为君臣之礼。

但还是没有把持住,抱住女皇纤柔的腰肢,将整个肉棒完全戳入女皇陛下的蜜穴当中。

“瑶瑶,委屈你了!”

能暂时放下自己的女皇身份,全身心的投入他的怀抱当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女人。

秦墨深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能得到女皇陛下如此绝世佳人的青睐。

他轻轻抚摸著武青瑶的脊背,抱着她出了偏殿,骑上一匹黑色的骏马。

“你忍着些,我们这就回去!”

大军驻扎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整个军营灯火通明,随时准备开拔增援玉门关。

这一路上路途颠簸,饶是秦墨深这样身经百战的大将军,也没能守住精关。

还没到军营的时候,无数的白浊精液便已经射入到武青瑶的子宫里面。

武青瑶身子娇弱又加上在马背上,不一会儿就被秦墨深操的晕了过去。

“将军,你回来了!”

刚到军营秦墨深下马把晕过去的武青瑶拦腰抱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面色难看的来到他面前。

“将军,今天晚上三营又跑了十几个窝囊废,我们抓回两个,您看该怎么处置?”

听到老人说有新兵蛋子逃跑,秦墨深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逃兵。

“我已经有处理的办法了,颜老将军还是早些休息吧,此次出征恐怕还需要你坐镇一方!”

虽然非常生气,但跟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秦墨深的语气还是有所缓和的。

颜老将军跟随他南征北战上百次,数次为他以身犯险,立下战功无数,如今已有七十岁高龄。

一听到北狄来犯,本来已经解甲归田正享天伦之乐的颜老将军,再次回到军中。

秦墨深苦劝无果,只能同意他随军同行,当一个参谋之类的不敢让他再上前线。

“那将军,老夫就暂时先告退了……”

颜老将君微微躬身退下,眼睛顺其自然的落在秦墨深怀中的武青瑶身上。

他的年岁大了,眼神却没有问题,将军这是从哪里抱回了一个美人儿。

那不经意间露出来的小脚丫真是好嫩好白,好想捧在手心里好好的啃上一口。

只是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

颜老将军带着内心的疑惑,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秦墨深则将武青瑶抱回自己营帐中放在床上,然后起身出去处理逃兵事宜去了。

“啊……好大,墨深哥哥不要唔!”

睡梦中的武青瑶,感觉到自己的樱桃小口被男人粗大肉棒的轻轻顶开。

她想要抵抗,但一想到自己可以舔别人的肉棒,为什么不能接受墨深哥哥的呢?

在略微阻挡后,她努力张大自己的小口,让墨深哥哥的肉棒插的更深。

但她不敢睁开眼睛,就当这是个梦吧,梦里面淫荡一点儿有什么不可以呢?

这么一想。

武青瑶干脆放弃了自己的矜持,主动用丁香小舌舔弄著嘴巴里的肉棒。

紧接着她又感觉自己胸前的奶子,被男人粗暴的抓在手里揉捏成各种形状。

呐呐……

原来墨深哥哥跟别的男人一样,也喜欢捏她胸前这对淫荡的奶子呢。

真好,再用点力把瑶瑶的贱奶子捏烂吧,这样别人就再也捏不成了哦。

武青瑶想把这些说出口,可她的嘴巴被肉棒死死的堵住出来的都是软糯的呜呜声。

没过多久。

男人的精关失守,白浊的精液尽数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到了肚子里。

这也有她主动吞咽的原因,别的男人的精液她是绝不会这么吃下去的。

当吃完男人的精液后,武青瑶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喜悦,主动的分开双腿用小手掰自己的蜜穴。

“墨深哥哥,请不要怜惜瑶瑶,把瑶瑶操死吧……”

颜老将军在武青瑶的嘴里射完精液后,记忆忽然清明,他将目光投向床上的人儿,想起了许多事情。

武青娥身上的那件东瀛和服,早已不见踪影,雪白玉嫩的胴体如同一块晶莹温润的美玉。

等待被人发现,被人雕琢,被人把玩……

颜老将军是第二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的身体,即便是在昏暗的烛火中。

那浑然天成的曼妙身材,峰峦起伏的坚挺酥胸,纤柔一握的细细柳腰。

以及那玲珑小巧的肚脐眼,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腹,修长滑嫩的白色大腿……

总之每一处都散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勾起男人最深层最原始的欲望。

刚开始颜老将军没认出来,在秦墨深怀里时,也只敢偷看女子的小脚丫。

而当他看到女子那如同天生仙女般的绝色容颜,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睫毛,妩媚的凤眼,红润诱人组成的五官时。

一切的一切都想起来了,大将军抱回来的小丫头就是那个被装在鼓里的女人,他的乖女儿吗?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头一次那么狼狈,整个人看起来也干净不了不少。

可还是一如既往的骚,他不过是把肉棒抵在她的嘴边,小丫头竟自己给吞了进去。

结果她居然还不满足,又主动掰开自己那湿漉漉的骚穴让人草,真是不知廉耻!

这令颜老不由的发出一声感慨,同时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起将军带这个女子回来的原因。

他想起了征讨西凉王朝时立下军令状的那一幕和刚才大将军已经想到办法处理逃兵事件。

颜老将军的内心豁然开朗,不过在此之前这小丫头还不能交给那群新兵蛋子。

他是有私心的。

军中还有许多老兵,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女人,一辈子都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

这一次出征他们会冲在第一线恐怕再也回不来,这个小丫头还是先给他们使用吧。

没准还能留个种……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让他来亲自检查检查这个小丫头的蜜穴松懈了没有。

大概是武青瑶比较主动,也可能是她的骚穴里满是蜜水和精液,并没有那么难进。

颜老将军握住武青瑶纤柔的脚踝,把她的白皙的双腿掰开并彻底压在床榻上。

他挺枪上马,状若面擀粗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没入武青瑶光洁的白虎小穴。

感受到身下乖女儿白虎小穴里刺激的吮吸感,颜老将军大汗淋漓喘息著。

“啊……嗯……”

武青瑶察觉到有哪不对,她感觉到墨深哥哥的肉棒比之前大了,怀疑是不是吃药了啊。

却并没有睁开眼睛,反而假装睡着了,樱桃小口里发出软糯好听的梦呓。

“墨深哥哥,轻一点,瑶瑶怕疼……”

刚开始颜老将军很温柔,小心翼翼的捏著武青瑶的盈盈柳腰,缓慢蠕动着。

可越往后面,他感觉到小丫头的柔软的雪白身体,似乎有一种魔力一般。

在主动的索取他的欢爱,明明他已经射了四五次了,肉棒还是坚挺不比。

颜老将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只觉得小丫头的肉体散发出一种香甜的气息。

很快他就化作了残暴的野兽,不停的在小丫头的身上进行疯狂的蹂躏。

一会儿咬住她那柔软的奶子,一会儿舔弄她那可爱的肚脐,一会儿啃食她那雪白的小脚丫。

尤其是小丫头的小脚丫,不仅生的好看,当用嘴巴含住她那晶莹圆润宛若葱白的脚趾头。

一种甜甜的味道,瞬间便在嘴里爆炸,快速弥散开来,令人心神荡漾,爱不释口。

很快。

武青瑶就在身体的多重刺激下又被操晕了过去。

结束战斗的颜老将军,收拾了一下大将军的房间,才带着床上的人儿离开。

“嘤……嘤……”

意识弥留之际的武青瑶感觉自己被人抱起,不知道要走到什么地方去。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偷偷睁开眼睛,想看看自己被墨深哥哥抱到哪里了。

结果发现自己被戴上了眼罩,眼前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她有些害怕的叫了一声。

“墨深哥哥,你还在吗,瑶瑶害怕……晤。”

这话才说到一半,武青瑶的娇躯就被人摁在了床上,流蜜水儿的白虎小穴被肉棒粗暴的插入。

“小骚货,乖女儿,你的蜜穴好紧啊,爹爹会好好的疼你的!”

回应武青瑶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不过听起来很年长,应该是个中年人。

“老张,别搁那儿废话了,快点给我操,后面的老弟们还在等着呢!”

这一个声音武青瑶听清楚了,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对着那人大喊道。

“你们是谁,大将军呢,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颜老将军以为这个小丫头还要被操会儿才醒,没想到才十几个人就被操醒了。

他走上前并没有叫正在操她的老张停下,而是一把掐起了她的下巴笑道。

“小丫头,大将军去处理军务了,你已经被大将军赏赐给我们了!”

骗人,骗人!

墨深哥哥怎么会把她送给别人操呢,一定是这些军中的人叛变了,她愤怒道。

“你们这些叛徒,你们快放开我,不然墨深哥哥找到我,一定不会放过……!”

话还没一说完,一个响亮的巴掌,就重重的扇在了武青瑶的小脸蛋上。

“小骚货,你给我好好的挨操,你知不知道没有我们,你们这些女人全都得去给北狄人当母羊!”

颜老将军忽然发怒,他入伍数十载,立下战功无数对大唐王朝忠心耿耿,何来叛徒之说。

到是他们这些人用生命守护的国家,滋生出了一群祸乱朝纲,欺压百姓的蛀虫。

若是能够见到女皇陛下就好了,他们一定会好好的把这些不公都说出来。

武青瑶捂著自己的小脸,不管自己蜜穴里插著的肉棒,向那人反驳道。

“啊……啊……人家才不是骚货,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她再怎么不堪也是地位尊崇的女皇,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她身上撒野的。

“呵呵!”

颜老将军怒气未消,掐住武青瑶的脖子,令她呼吸困难几近窒息,差点死掉。

“呕……呕……噗”

将近三个吃饭碗大小量的精液,被武青瑶给吐在了自己挺起来的奶子上。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吐出来的精液,她这是被多少人操穿了,怎么会没有印象。

难道墨深哥哥已经发现了她不干净了,才用这种送人的方式狠狠羞辱她?

不行,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人给操了,她态度缓和了一点问道。

”大将军把我赏赐给你们是什么意思?”

颜老将军没心情回答她这个问题,又用大手用力的捏住武清瑶那沾满精液的柔弱酥胸。

“哦……哦……别捏了,快捏爆了……我是骚货,我是小母狗,行了吧……”

吃痛的武青瑶连连求饶,她算是明白了,自己不服软,这人是不会放过她的。

“早乖一点儿,不就好了!”

颜老将军懒得解释,说着松开了武青瑶的奶子,拿来一口大碗,放在她的奶子下面。

那嫣红挺立的乳头,在不停的往外冒出白色液体,向那口大碗里流去。

“没有怀孕,就已经有奶水了,这还不是骚?”

奶水?

说起来奶水,这也是颜老将军刚发现的,他也没想到这小妮子没怀孕就泌乳了。

武青瑶则有点懵,她是被捏出奶水了吗,不可能啊,她怎么可能会有奶水?

这肯定左君尘搞的鬼吧,到时候一定要向他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嘛。

还是先度过眼下的难关再说。

武青瑶思索片刻冷静了不少,她主动扭起屁股在老张的胯下承欢道。

“好……好爹爹们,你能不能告诉小女子你们是谁?”

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份,等她回去后,一定找人把他们九族都统统的杀死。

“小骚蹄子,这么健忘吗,你还记不得记得你被一根丝线穿透身子困在鼓里的时候?”

颜老将军干脆摘下了武青娥的黑色眼罩,让她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是……是你?”

武青瑶瞪大了眼睛,她死也不能忘记这个男人,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爹……爹爹,怎么是你?”

在讨伐西凉王朝的时候,她每天晚上伺候最多的就是面前这个老男人。

他现在更老了,脑子也变的糊涂了,他干嘛找到自己后拿去给别人操啊!

难道不应该把她好好的藏起来,继续关在地窖里面,秘密的调教她吗?

为什么说继续呢?

是在征讨完西凉王朝后,这老家伙趁大家伙处在胜利的喜悦中把装她的鼓给搬走了。

“小丫头我放你出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给我生一个孩子留个后……”

那个时候她被关在鼓里,身子也被丝线贯穿了一年,听到要出去连连点头。

甭说什么孩子不孩子的,就是给他生一窝都行丫,她就点点头同意了。

谁知道老家伙的精液量很多,质量却不怎么好,她根本没有办法受孕。

生气的老家伙把她关在了地窖里,生气的天天鞭子抽打她,骂她不知廉耻。

肯定是被人给操坏了,才不能生孩子……

没有办法她堂堂一国的女皇陛下,只能委屈自己认了这老家伙当爹爹。

还保证一定会找一个东床快婿,给他们老颜家留后,才寻到机会偷偷逃跑。

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武青瑶的脸不由的一红又低声轻喃。

“爹爹,你快让他停下,我已经找到夫婿了,可以给老颜家留后了!”

她准备先稳住颜老将军的情绪,让他别再找人继续操自己的骚穴了。

因为。

武青瑶发现自己的小肚子已经变的鼓鼓的了,跟孕妇也没有什么两样。

一说话嘴里和鼻孔还会往外冒出精液,保守估计有十几个人操过她了。

而且每一个人都把她操穿了,再操下去的话,她恐怕会被操坏掉吧。

“什么夫婿,你还想骗我?”

颜老将军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初就是信了这小丫头的话,才放松警惕不然早抱上孙子了。

“当然是大将军啊?”

武青娥小声的嘀咕,被颜老将军和老张听见了,引来身上老张的嗤笑声。

“大将军心里只有女皇陛下,你就是被他带来给我们操弄的小骚货!”

武青娥心里委屈,她想说自己就是女皇陛下呀,可她现在说出来也没有人会信吧。

她转换了一下思路,伸出手掰开了自己的白虎小穴,咬著嘴唇委屈巴巴道。

“可是女儿小穴里都是爹爹们的精液,也受不了孕,生不了孩子丫!”

颜老将军不为所动,营账外走进来一个一瘸一拐的老汉,替换了老张。

他二话不说一双大手摁在了武青瑶鼓起的肚子上,白色的精液如柱泄出。

“啊……啊……啊……!”

武青瑶哪里承受的住这样的袭击,浑身如触电般的在床上不停的颤抖。

“这不就可以怀孩子了,要不我爹爹再帮帮你吧”

进来的老兵都是六十往上的高岁数,他们无儿无女,自然便代入了父亲这个角色。

继老张进来的老头,人们都叫他老王,以前也是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狠角色。

自从腿在一次战役中被人打断了,就跟在军中做了一个烧饭的伙夫浑浑度日。

结果曾经的老战友找到他,说有好事,让他抓紧点不要错过,他心下好奇就来了。

没想到还真的有好事,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正在军帐里被各种操弄。

可惜的是已经被很多人操过了,轮到他的时候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感觉。

老王在心里嘀咕,不过当真正的接触小女娘娇嫩的身体时,这个顾虑没有了。

当精液逐渐排出,武青瑶鼓起的小肚子,逐渐平坦下去,那双腿间的白虎小穴也不再完全张开。

而是像有呼吸一样微微开合,红嫩嫩的蜜肉在烛光中娇艳欲滴,散发出水淋淋诱人的光泽。

“不……不……不用了,好爹爹你还是快点操乖女儿吧,乖女儿受不了了啊!”

见识到老王的手段,稍稍恢复过来的武青瑶连忙向他露出一脸的讨好。

开什么玩笑!

只要脑子没有毛病的,都能想到这老头口中的帮助,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想想他进来干了什么吧……

一进来就没有一点儿的拖泥带水,手段娴熟把她肚子里的精液摁出来了。

让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成了夏季有籽的鱼儿,被厨师放在案板上挤出了鱼籽。

这种感觉开始很不好,过程却又相当的刺激,她蛮想要要再体验一次呢。

只是。

她不想装男人的精液,而是装真正的鱼籽,再挤出来是不是更加的刺激呢?

不知为何。

武青瑶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荒唐的想法,吓的她花容失色,一阵后怕。

老王却来了兴致,他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像武青瑶这么漂亮的女人。

他没有像之前的人那么着急的在武青瑶身上发泄欲望,而是伸出了自己的大手。

“别着急,老夫先给你好好清理清理身体,你看你这么好看的身体多脏啊!”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已经抚在了武青瑶的白虎小穴的蜜口上,揉弄著里面的花蕊。

自从瘸了腿,作为军中的伙夫,老王很少接触女人,当然也没有女人会看得上他。

平时解决生理需求都是靠手,但是这样长此以往他的性欲开始下降。

用手已经解决不了办法的时候,他想到用菜市场买回来的鲤鱼模拟女人的蜜穴。

可是鱼的肚子里太脏了,所以他每次使用之前就会好好的清理一番。

也不知道是养成了洁癖,还是养成了习惯,老王把这个行为用在了武青瑶身上。

他把武青瑶当成了一条鱼,一条有奶子捏,有大腿摸,有脚丫舔,有蜜穴操的美人鱼。

“啊……啊……清理什么身体丫,乖女儿已经不干净了,快要了我吧,好爹爹!”

身体已经被高强度玩弄过了,突然慢下来,武青瑶感觉浑身都燥热难忍。

在床上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不时的又用自己的小脚丫蹬在老王的脸上。

被他一口咬在嘴里,怎么往回缩,都缩不回来,她又不敢骂人怕挨打。

只能任由老王咬著小脚丫,心里暗暗碎碎念叨著,试图安慰安慰自己。

可恶,可恶!

本女皇的小脚丫岂是什么人都能舔的,我回去一定要诛你的九族,一定!

不过没过多久,随着老王的大手不断的玩弄蜜穴,进一步缓缓的深入。

武青瑶的蜜穴里,竟然伴随着男人的精液射出一道清凉的液体,直接滋在了老王的身上。

天哪!

自己竟然被人用手玩弄的潮吹了,好丢人!

武青瑶捂住自己的小脸,身体上那种燥热感也逐渐消散,她缓了好久才舒服的乖乖躺在床上。

“乖女儿,爹爹来了!”

听到这话的武青瑶已经麻木了,身体像死鱼一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想着罢了罢了随你玩吧,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再不玩以后就没得玩了。

老王以为武青瑶会反抗,那样他就能顺理成章进行剩下的清理工作了。

谁知小丫头这么听话,他刚刚进入武青瑶蜜穴的三根手指停顿了下来不知是否继续。

武青瑶没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又想要赶紧结束,便微微抬高了自己的柳腰。

“真骚!”

一旁还没走的老张嘴里蹦出一句,有点后悔自己太急色了,直接开干五分钟不到就射了。

而老王看到这小丫头这么配合,再也不矫情了,握手成拳插入了武青瑶的蜜穴中。

“啊……啊……要死了唔!”

躺在床上装死的武青瑶痛叫着,流水的蜜穴已经被手臂撑的有碗口那么大。

她想要起来阻止,浑身却仿佛被抽干了力气,只能继续乖乖的躺在床上任由老王的大手不断的去往身体的深处。

下体传来的胀痛,不得不让武青瑶将自己雪白的大腿完全分开,呈一字马型。

好让自己的蜜穴最大程度的展开,减轻老王拳头对她产生的身体伤害。

“求求你,饶了女了吧,会坏掉的!”

老王则显的非常兴奋,他的拳头不断深入,已经碰到了小丫头的子宫口。

“忍着点,爹爹这就让乖女儿重新变的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武青瑶的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只能躺在床上不停的轻哼著。

“嗯……嗯……嗯……”

许多残存在武青瑶子宫里的精液被老王用手挖了出来,直到挖的寥寥无几后。

他也出现了刚才颜老将军的状态,开始觉得躺在床上武青瑶身上散发出非常香甜的味道。

这种香甜令他喜笑颜开,难以自持,仿佛天下地下没有是自己的对手,都是一群杂碎。

“老王,你怎么了?”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颜老将军看老王就像是中邪一样,不停的在那里傻笑。

他看不下去叫唤了一声,那老王惊慌回神,身下的肉棒已经变的软塌塌的。

“老将军,这个女娃的身体有诡异!”

说着老王抓起武青瑶的一只白嫩的小脚丫又含在嘴里,结果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那刚软下去的肉棒,竟然以眨眼般的速度重新傲然挺立,他信誓旦旦的解释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女娃身上会分泌出一种物质,令人陷入癫狂之中!”

颜老将军若有所思,回想起自己刚才的异常表现,觉得老王分析的不错。

这个小妮子身上看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这一点他应该早就想到才对。

若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被放在那种鼓里面,还被丝线贯穿身体,怎么会安然无事?

想通这点,颜老将军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无比正确,大将军就是想用此女来控制那群新兵蛋子。

而为了不节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颜老将军又对老王嘱托道。

“此事先不要声张,也许是你很久没尝过女人滋味,一下子比较激动……”

老王嗦著武青瑶葱白的脚趾,坚持自己的判断并对着颜老将军出了个主意。

“老将军不信的话,我改天可以证明给你看,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

颜老将军本不想在此事上纠结,听到老张这么说,他却又来了兴趣问道。

“哦,你要怎么证明?”

老王一边继续玩弄著武青瑶,一边向颜老将军描述了一番,是一个很变态的方法。

便是取一口大锅,在里面放上一个大型的蒸笼,把武青瑶投入蒸笼底层,再在其余蒸笼里放上食物饭菜。

这样置于蒸笼底层的武青瑶会因热而冒汗,那些汗液会沾染在食物之上。

若有人吃了这些食物,产生如老王所说的状况,便证明他是对的……

当然!

为了不伤及人的性命,需要严格的时间把控,最好是本人是自愿进去的。

武青瑶把二人的对话都听到了,她若不是武功被封印,肯定把这两人杀死。

他们真把自己当成鱼了,想清蒸就清蒸,想红烧就红烧,还有要证明她的是不是特殊体质,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只要往她肚子里塞一点儿水果,比如荔枝,樱桃什么的,再取出来吃掉不就好了。

“这个过后再说!”

颜老将军估摸著一下时间,盘算著大将军应该快处理完了,准备把武青瑶先还回去。

谁知道这个时候大将军已经站在了营帐门口,边敲门边对着里面的颜老将军喊道。

“颜老将军休息了没,我进来了啊!”

俗话说的好,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一个逃兵,两个逃兵,甚至三个逃兵,都可以认为是兵的问题,这些可以杀掉,以儆效尤!

可是一队逃兵,两队逃兵,这已经不单单是兵的原因了,是将领的原因。

那些新兵蛋子一个个的闻狄色变,根本没有上战场跟他们决一死战的勇气。

这绝对是管理的失误,不是兵的原因!

秦墨深打算让颜老将军组织一下军中老兵,给新兵们做一下思想上的工作。

颜老将军开门不动声色的挡住门的一半,没有请秦墨深进去的意思。

”大将军,您怎么来了?”

秦墨深告明来意,他的目光却被无意瞥到了屋子里,对着颜老将军意味深长道。

“颜老将军,还是要注意身体!”

对于军中将领的私生活,只要不影响军务,秦墨深一向是不多过问的。

“多谢大将军关心,老夫身体好着呢,这次出征上前线拼杀绝对没有问题!”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颜老将军听到这话,连忙拍著自己的胸膛向秦墨深保证。

秦墨深嗯了一声,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颜老房间女人的身上。

女人躺在床上,她身后一个男人正不停的撞击着她那雪白的小屁股。

虽然看不到女人样子,就看她那隐约露出来的身材,便知道女子容貌绝对不差。

“咳咳,大将军不好意思,那老王办事太慢了,一会儿我就给您洗干净送回房里任你处置!”

颜老将军以为大将军发现了端倪,连忙把锅甩到了老王头上,打着哈哈。

“还别说,这个女人还是跟当初一样……”

秦墨深静静的听着颜老将军的讲述,等他说完了,才笑了笑对他摆手道。

“颜老将军,这个女人还是你们自行解决吧,就不用给我送过去了!”

营帐内。

当武青瑶听到墨深哥哥声音的时候,她的心脏猛然加速,真的害怕极了。

“怎么了乖女儿,你刚才不是念叨著大将军吗,要不要叫他进来啊?”

老王不再只满足于舔武青瑶的小脚丫,而是将肉棒戳入了她流水的蜜穴。

“不……不要叫他进来,乖女儿什么都依你!”

武青瑶语无伦次的叫唤著,小手主动把之前摘下的眼罩重新带回了脸上。

这样即使墨深哥哥进来了,大概也认不出她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