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五凤

第一回、阵仗

日上三竿,天坛寰丘的汉白玉栏杆和四周宫墙的琉璃瓦,都映射著神秘的辉光。寰丘很大,上下共分三层:顶层只放了张铺着绣龙黄缎的桌案,桌案上两端供著香炉,正中放了个托盘,也用绣龙黄缎蒙着,看不清究竟是甚物件。桌案后竖着两面黄缎龙旗,分别大书“皇恩浩荡”、“天道清明”;中层、底层俱用幔帐遮蔽了后半圈,中层前半圈放着许多桌椅,椅后都是书写着六部正堂的官牌,兀自空着,两边侍卫林立,旗号鲜明,一副肃杀之气;底层前半圈正中是一张公案,背后肃静、回避等仪仗一应俱全,两厢衙役排列,宛如公堂一般。寰丘之下,沿着幔帐线竖起高高的黄漆木栅,左右各开两扇小门,却都紧锁著,木栅密不透风,里面看不分明。木栅前,左右各有一座高台,略低于寰丘中层,这原是天子祭天的牺牲台,如今左台放了五套黑漆木桌椅,右台则用红布遮蔽著,不知有什么东西。正中是一大片方砖铺就的空地,空地之下有九级台阶,台阶下是宽阔的场子,足能容数万之众。此时周遭黄墙、望楼,官兵无数,火枪、火炮、弓弩,俱对着那片大场子。大场子已挤满了三山五岳、疾服劲装的江湖好汉,挑着五颜六色的门派旗号。这是空前绝后的英雄大会,是三山五岳龙头老大们不惜软硬兼施、坑蒙拐骗、巧取豪夺,才挣得的和皇家讨价还价机会。天子金口玉言,只要在英雄大会上接下官府的题目,今后江湖门派老大的地盘将刑讼自理,赋税自专,官府一概不过问。但倘若接不下这阵仗,那么三山五岳就要送人质、受监督,从此对朝廷俯首帖耳。正因如此,龙头老大们才费尽心力,窝里斗了三个月,死伤了无数姓名,凑了这一场子高手,前来一搏:阵仗已经说好,是单打独斗,而且江湖中人可以指定不让官府中人出场,官府则只能派任官十年以上者出阵。官府有哪些高手,江湖老人心知肚明,因此一份比裹脚布还长几倍的“不准入”清单早早上呈,并被官府钤印照准,公示天下。龙头老大们心中窃喜——如此一来,官府能上阵的不是花架子,就是只会三脚猫四门斗的粗坯,本方已是十拿九稳。“咚咚咚~~~”三通鼓响毕,六部尚书黼黻鲜明,鱼贯上寰丘就坐。礼部殷大人年齿居长,率先站起。他须发皆白,身躯佝偻,已是花甲高龄:“各位英雄,此次大会乃是单打独斗,公平决胜。尔等三个月来所提种种,本部院等均已俯允,如今开斗在即,却要尔等也应允本部院一条”。就一条?好吧好吧,反正赢面十拿九稳,那就快说吧,说了好快打。“本次大会,官府只出一人,尔等可公推五人,这五人中有一人胜出便算尔等获胜,官府决不食言。但尔等所选五人也需有条件:如这五人中有男人在内,获胜官府认栽,尔等若败,今日宫墙之内人人都要依大不敬LV治罪;但如五人不惟俱是美貌处女,且无一年过二八,则只要其中任一人能切实打中我方头、胸、背要害一次,便算尔等获胜,纵使落败,也只发落上台五女,不罪及他人。尔等意下如何?”。适才还鼓噪喧呼的龙头老大们突然齐刷刷安静下来,似乎直到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周遭那些黑洞洞的枪口、炮口。兵部洪大人也站起来。他是武将出身,声音十分洪亮:“我方出战的是嗣爵密云侯陶凯,十七岁,老侯爷陶兴祖之子。”不知何时,一个少年已悄无声息站在方砖场右侧。他身材高挑,相貌清秀,一身白衣,宽袍大袖,腰悬一口素鞘长剑,看上去更似一个初出茅庐的书生。“从没听说过此人,大约是个公子哥,能有多大能为?”龙头老大们心中想着,性急的人便开始盘算本方出场的女侠名单。“两位部堂大人,陶小侯爷是否有资格出场?”有心计的好汉不免追问一句。洪大人一笑,右手高举起一张告身:“陶小侯爷六岁蒙圣恩荫补七品骁骑尉,任官已逾十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选人吧。

能站在龙头老大堆里的女侠不算多,女侠中美少女自然更少,美少女中也并非个个都是武艺高强的处女——但遴选出5个还是不难的。第一个是潇湘派掌门黄蕴秀。潇湘派原本是卖解女子创立的帮派,自第三代掌门苏慧明天赋异禀,靠一条软鞭打出名堂后,潇湘派声名大噪,俨然已是江湖后起之秀。黄蕴秀是第五代掌门,今年十七岁,软鞭上造诣,据说还远在苏慧明之上。第二个是唐门唐老太嫡孙女唐香草。这个女孩子年仅十三,却已是南七省响当当的暗器高手,毒暗器上的造诣,据说在江湖上可排进前十。第三个是绵掌门唯一传人朱金定,女侠多以轻功、暗器、剑法见长,这个十八岁的姑娘却是公认的内家高手,掌法、内力独树一帜。第四个是峨眉南宗第一高手仙云。峨眉北宗俱是男性僧人,南宗则都为女道士,数百年来北宗强、南宗弱,自这仙云出世,一柄松纹古定剑出神入化,连胜北宗二十七名高手,连掌门方化也败在她剑下,从此夺得“峨眉第一剑”之称。许多人相信,即便在当今江湖上,仙云也能跻身超一流高手行列,女侠不论年纪大小,更无一人是她对手——虽然她不过十六岁。第五个是北净土宗的俗家弟子锺丽坤。她是宗主了然的独根外孙女,年仅十一,据说全然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却有一身惊人的摄魂术。如今五个女侠已被让到寰丘边左台就坐,静待寰丘上敲响开场比武的云牌。陶凯似乎已有些倦了,略歪著头,望着蓝天上淡淡的浮云。清风吹拂着他的衣袂,在方砖上甩出一片斑驳的影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