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韵 (4-5 ) 作者:朔风刀

.

【仙韵】

作者:朔风刀时间:2020.11.1首发SIS001

.第四章

“师尊.......”

凌云阁中,一名赤裸著身体的男子坐在太师椅上,细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著,眉宇时而紧皱,时而舒张,那厚重的嘴唇也是微微的张合,内里吐出一股股的吸凉气的声音。

在他的身下,是她的亲传弟子,那个和柳如烟长相极其相似的李如烟。

只不过此刻的李如烟,在功法的作用之下,俨然变成了柳如烟。

只见她恭敬地跪在萧澈的身下,身穿与齐云母亲相同的白袍,长发披肩,面容高冷,身上散发的气势,竟然也是与齐云母亲巅峰时候无二,都是那种强大的地仙气场。

乍看之下,这李如烟和柳如烟,倒是难以分出真假。

不过此刻的柳如烟,不是那仗剑厮杀的凄绝艳丽身影,而是跪伏在身下,听话的舔舐着肉棒,如同女奴一般的场景。

其实,按照柳如烟的性格,这种事是决然不会做出来的,哪怕是她的丈夫也不曾享受过这般服侍,萧澈也心知柳如烟的高贵圣洁,但每当李如烟变成她的样子可以任由他为所欲为的时候,这种激动刺激的感觉就如同着魔一般压抑不住,就如同此刻,柳如烟跪在自己的面前,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握住自己的肉棒,低着头,满脸认真地撸动着。

萧澈看着她认真地模样,身子渐渐后靠,舒服的好似元神出窍一般。

李如烟先是用自己的手指握住了萧澈的肉棒,轻轻地前后撸动着,一边撸动一边认真地观看着,那火热粗长好似铁棍一样的棒身,就在自己的面前,还有那丝丝蒸腾出来的男子汉气息,包括那硕大紫红、好似一头巨蟒一样的龟头,就在自己咫尺之间。

李如烟看了片刻,随即慢慢的张开自己的红唇,柔软的舌头伸了出来,却是照着萧澈的龟头转了个圈,上面温热的香津都将萧澈的龟头打湿了。

打湿的同时,萧澈的手放在李如烟的头上轻轻地按了按,接到旨意,李如烟朱唇张开,慢慢的,一寸一寸,将萧澈的阴茎吞入其中。

那种饱满和紧致,在吞入阴茎的一瞬间,便换来了萧澈的阵阵吸凉气之声。声音响起的同时,就见李如烟慢慢的前后晃动自己的脑袋,开始前前后后吞吐起了萧澈的阴茎。

萧澈则是闭目养神,享受着这段难得的时光。

前后吞吐了片刻之后,李如烟看着高高在上的门主萧澈,犹豫了一秒钟,随即开口道:“门主,那白衣神剑柳如烟此刻就在门中,且道基受损,实力大不如从前,门主何不.......”

李如烟的意思很简单,也很直接。事实上不少万剑门的内门弟子,都以为那柳如烟成了瓮中鳖、案上肉,自己的门主已经将她拿下了,但事实上,直到现在,门主萧澈都没有动过柳如烟一根头发,不单单是没有动过,甚至还明里暗里帮助了她不少,那种供奉在手里的感觉,让李如烟颇为恼火。

而闭着眼睛享受的萧澈闻言,也是苦笑一声,他觊觎了柳如烟多少年,他对她的爱又有多重,天下谁人不知何人不晓?他难道不想嘛?但是强来的,毕竟不是主动的......

萧澈苦笑了一下,开口道:“她是我的情劫,只有她全身心的归顺了我,这份执念才不会膈在我的心里,这样,未来的天劫......才有一分把握!”

这么多年了,多少地仙在白日飞升的过程中死在了自己的执念之下,萧澈看的太多,也不想成为其中之一。自从那柳如烟的持剑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眸当中的时候,萧澈就已经彻底的爱上了前者,甚至当传出她结婚的消息的时候,萧澈一口精血吐了出来,即便到了现在,这份爱恋,依旧没有半点儿倦怠,尤其是当萧澈晋升到地仙之后,这份爱恋也就成了萧澈的情劫,唯有斩断情劫,在地仙之位才能有所寸进。但是情劫,岂是这般容易斩断的啊!

萧澈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在太上道覆灭的时候,柳如烟当着自己的面所发的道誓,也是这份道誓,让萧澈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柳如烟不会冒着违背道誓的风险对自己耍诈,这也是萧澈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有强行碰她的主要原因。

而身下吞吐肉棒的李如烟闻言,眸中却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冲着萧澈道:“门主,既然柳如烟动不得,那她那个儿子,牙尖嘴利的小子,可否适当给点儿教训?”

说到这里,李如烟就想起了那日在报名现场,齐云说的那句话......

“他是柳如烟的禁脔,不可!”

萧澈睁开眼睛,语调提高了不少,似是在提醒身下的二弟子。

其实对萧澈来说,那齐云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而已,对于他来说,蝼蚁一般的存在,自己都不需要动手,只有一缕威压,便可以将这个毛头小子压成肉泥,况且了,纵使他修炼天赋不错,也不足为惧,即便修成了凝煞炼罡,哪怕成为了散仙,只要自己得到了柳如烟,就第一时间斩草除根。

对于他这位地仙来说,齐云......当真不够资格!

想到此处,萧澈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双手抱住了弟子的头颅,开始快速抽插了起来。

与此同时,内门弟子的别院当中。

天色已暗,星光璀璨。

万剑门能够成为第一大派,自然有其得天独厚的底蕴,这山门之中,似有阵法盘踞,到了晚上,星辰皎月似乎都与这万剑门的山门近了不少,抬头便可看到满天星光,感受星月精华。

齐云今晚并没有入睡,而是盘腿坐在别院当中,身子离地三尺悬浮,身周仿若萤火虫一般有着点点光亮聚集,这些光亮,自然就是天上的日月精华。

母亲柳如烟则是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薄唇低语,暗暗指导著自己的儿子。

她虽被损了道基,实力永久降低到了散仙层次,但以往的经验功法却是全部聚集在脑子里,没有半点荒废,现在,正是全部灌输给自己儿子的时机。

从早到晚,柳如烟一直在指导著齐云,一些独属于她的经验和功法,也是一股脑的全部塞给了齐云,这几日也是让齐云受益匪浅。当然,他自己也不是懒散之人,正因为明白自己的处境,所以才会抓紧练功,况且,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三教会武,齐云也开始在万剑门转悠了起来。

万剑门的内门弟子虽多,但值得齐云在意的着实没有几人,他们内门弟子中有一个强榜,榜上的前三名才值得齐云关注,第一名是韩风,实力比齐云高一点儿,河车周天已经开了四百二十个穴位,排名第二的是齐云见过的那名李如烟,开了三百五十个,排名第三的就是当初跟在李如烟身边的那个男子,开了三百六十多个穴位,这三人都算是惊才绝艳了,只不过让齐云在意的是,看不透真实实力的楚月婵并不在当中,齐云也曾经问过,但楚月婵表示师父不让说,所以直到现在齐云也不知道这位万剑门亲传弟子的真实实力。而除了这些之外,万剑门的整体实力其实比起太上道来要差了不少,三劫散仙只有一位,剩下的都是二劫散仙。不过对于现在的齐云来说,这万剑门也算是一尊庞然大物了,除非母亲恢复巅峰的实力,不然,怕是短期之内齐云报不了大仇了。

不过他也不气馁,这些暂且压下,只为日后做准备。

母亲说了,三教会武之日,就是娘两离开之时,只要自己和母亲离开了万剑门,中土之大,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只要静下来,待到有一番实力,再来报仇也不晚!

每每想到这里,齐云便有无穷无尽的动力。

这一个月,他几乎每天都在修炼当中度过,尤其是在月婵谷禁地的影响之下,实力也是飞速飙升,不知不觉间,齐云的穴窍已经由三百八十个变成整整四百个了,而三教会武的日子,也是随之到来了......

对于齐云或者万剑门来说,也算是一个大日子了。

三教会武,不单单其余两派的弟子会来,就连天师教和云山府的掌教也会到齐,这场盛会,既是三教切磋交流,也预示著,中土势力的重新洗牌。

太上道覆灭至今,不过半年的时间,虽然说因为萧澈这位地仙的缘故,万剑门已经继太上道成为了中土第一大派,但是这份名誉还没有真正的宣告天下,这一次的三教会武,就是机会!

万剑门承办,自然也是代表着万剑门压天师教和云山府一头。半年前的那场大战,除了万剑门,天师教和云山府并没有参加,而且当时万剑门的弟子也没有参战,唯一参战的,只有万剑门的散仙级别的长老,并且实力到了那种层面,寻常弟子就是蝼蚁了。而且了,随着陆陆续续地仙的加入,到了后来那场战争也和这些散仙没什么关系了,都是地仙的战争了。

天师教和云山府虽然实力雄厚,但是并没有地仙,因此那场覆灭太上道的战争,他们也没有资格参与。现在中土唯一的地仙,除了那战争狂人尽蹉跎外,也就只剩下萧澈了,甚至那和柳如烟齐名的尽蹉跎,都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他自己一个人,就是一个宗门。

这不,天还未亮,万剑门里里外外就已经忙活了开来,这些个外门弟子,齐齐整整穿着万剑门的内门弟子服侍,白衣流袖、长冠穂剑,就像是一支井然有序的军队一样站在万剑门的广场上。

这场盛事,是万剑门第一次主持的三教会武,自然也是要大操大办,不折煞了中土第一大派的面子才是。

而作为质子和参赛者的齐云,也是早早地做好准备,至于母亲柳如烟,则是以供奉长老的名头,被萧澈安排到了高台上面,那原本是属于三个门派的掌教所坐的位置,此刻却是被萧澈特意的多加了一个席位,紧挨着萧澈,正是齐云的母亲柳如烟!一想到母子两人要分开,齐云便有些着急,可母亲柳如烟却是笑着对他摇了摇头,说是不打紧......

早早地,万剑门就已经忙乎好了。

随着朝阳升起,万剑门的山门钟鸣鼎沸,遥远的天际处,一点点的亮光密密麻麻的像是星空一样浮现,随即愈来愈近。

破风声响起的同时,就见天师教和云山府的掌教、长老、弟子们风驰电掣的御空而来,当先的便是两位门派的掌教,天师教的教主太一真人及云山府的府主云山老人,这二人御空而下的当口萧澈便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对于这二人,齐云也是知道。

那天师教的教主太一真人是一位剑眉星目的中年男人,长须及胸,面如冠玉,自有一股不同凡流、逍遥洒脱的气质。至于另外一边的云山府府主云山老人,却是人如其名,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仙风道骨,满目慈祥,乍看之下,却是有着一种邻家老爷爷的亲和力。

对于这二人,齐云都不敢小看,这二人都是三劫散仙,或者说半地仙,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地仙的行列,就差那第三次的天雷了,只要扛过那波天雷,就能晋升地仙之姿,只不过那一步,却是及难,有些人时机到了,顺势便过,比如萧澈,有些人,则穷其一生困在这半个地仙的境界不上不下,比如太一真人和云山老人。

不过虽然不是地仙,但这二人的手段也不敢小觑,尤其是那太一真人,母亲说过,地仙之下,整个中土,那太一真人似乎就是最顶峰的存在,比同一个境界的云山老人都要强上不少。

“太一掌教,云山府主,许久未见了!”

萧澈笑吟吟的迎了上去,冲着刚刚落地的二人连连拱手。

“萧门主,恭喜了哈,都晋升地仙了!”

萧澈晋升地仙的时间并不长,甚至于刚刚晋升没几天,就加入到了讨伐太上道的战争当中,这场战争天师教和云山府并没有插上手,因此他们两位掌教虽然知道了萧澈晋升地仙的消息,但是从来没有和萧澈碰过面,如今那云山府的府主云山老人笑吟吟的和萧澈打着招呼。

“哈哈,万幸而已,请上座!”

萧澈笑嘻嘻的,与两位掌教可套著,三人齐齐坐到了高台上面,而跟随在两位掌教后面的弟子和长老,则是在广场汇聚。齐云扫了一眼,天师教和云山府来的人虽然不多,但却是各自宗教的好手,实力都不错。

而那些随之而来参加三教会武的弟子,也有不少是齐云的熟人,在太上道没有覆灭之前,都还认识......

至于齐云的母亲,一直都坐在高台上面,就在萧澈的右侧,若是此刻有不知情的人到场,还以为那高台上面坐着的是四个门派的掌教呢。

而那太一真人和云山老人在看到齐云母亲的一瞬间,也是微微愣了一下,显然两人没有想到齐云的母亲柳如烟会在这种场合坐在萧澈的旁边。

不过两人都是人精,单单扫了一眼,随即便面不改色的坐在了萧澈旁边的椅子上。

而萧澈,则是站在高台上面,扫视著诺大的广场上面的人群,人虽然不多,但是足足有上百名,都是三大门派年轻一代当中的好手,齐云扫了一眼,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萧澈的亲传弟子,那个神秘的楚月婵。

齐云皱了皱眉头,有些意外,难道那楚月婵,真的不参加这次的三教会武吗?

就在齐云思索之余,那站在高台上的萧澈开口了,声音很轻,但是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诸位,欢迎各位前来参加.......”

话还未说完,突然.......萧澈的脸色一阵变化,视线上扬,紧盯着广场上方的空间,那豪情壮志的话语,也是哽咽在了喉咙当中。

察觉萧澈这位地仙以及万剑门门主的异状,广场上的诸多弟子也顺着萧澈的目光抬头,只见那上方的蔚蓝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

身影很消瘦,一身黑衣,坚毅的脸庞上有着一道很明显的刀疤,从左边额头斜拉到了右边的嘴角。

就像是一块礁石,人影站在那里,经历风吹雨打,巍然不动。

看到人影的瞬间,底下广场的诸多弟子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是被一根针狠狠地扎了一下一样,齐刷刷的立在了那里,保持着同一个仰头看天的姿势。

“刀狂.......”

萧澈的嘴唇呢喃了一下,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

声音很轻,同样被在场的所有人听在了耳中。

宛如一座大山,这两个字压在了所有年轻弟子的心中。

刀狂.......尽蹉跎!

这位地仙的名号,在这中州之地,比齐云的母亲白衣神剑柳如烟也丝毫不差,甚至从多年前到现在,这两个字,代表的是最顶尖的地仙之姿,非是萧澈这种刚刚升到地仙之姿的人能够比的。最主要的是,这位刀狂的故事很有传奇色彩。

那脸上的刀疤,几乎就是他的象征!

众所周知,别说地仙这个层面了,就算是散仙,都可以随意的把肉体的伤势修复了,但是刀狂尽蹉跎并没有修复自己脸上的疤痕,而是一直保留着,这人的脾气也怪,是那种只沉醉于刀的武痴,在刀上的造诣,无人可比。早年似乎是一个铁匠的儿子,沉迷于打造刀具,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一跃从凡人成了一名修仙者,然后一路高歌,战花宗、平血魔,惊才绝艳,让其刀狂名震中土的一战,便是那次南疆之行,在南疆赤发老祖的手下,以散仙之姿,随同齐云的母亲柳如烟,二人鏖战赤发老祖,并且顺利脱逃,被赤发老祖评为是年轻一代的并列第一人,在那之后,皓月烈阳当空照,神剑名刀照古今的名号便响彻大江南北。

对于赤发老祖,齐云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但对于刀狂尽蹉跎,齐云却是非常的熟悉,以至于后者出现在高空中的一瞬间,齐云的眼睛就眯起来了。

不久之前覆灭太上道的那一战,他也在当中!

齐云抬头看向后者的一瞬间,就见后者低头瞥了齐云一眼,电光火石之间,那刀狂尽蹉跎猛地一抬手,刷的一声,一股吸力飙升,齐云一个呼吸间便被尽蹉跎吸到了掌中。

提着齐云的衣领,刀狂尽蹉跎的目光在半空中与萧澈对视在一起。

“尽蹉跎,你这是什么意思?”

突如其来的一手,出乎萧澈的预料,以至于他都没来得及阻止尽蹉跎的动作,齐云就已经如同小鸡一样被后者提在了手里。面对地仙,还是以武入道的地仙,齐云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

不过那萧澈的反应也是不慢,在齐云被提在手里的一瞬间,萧澈的身影就已经闪现在了尽蹉跎的身后,隐隐拦住了他的去路。

萧澈看着尽蹉跎手里的齐云,目光逐渐变得阴沉,而且视线也若有若无的转向了高台上没有丝毫动作的柳如烟身上。

突然出现的尽蹉跎,让萧澈极为忌惮。

后者却是古井不波,或者说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边提着齐云,另外一边直视著萧澈,缓缓开口道:“我欠柳如烟一个人情,当日的太上道之战,我参战,是还你们的人情,现在,是还她的!”

话音甫落,就见尽蹉跎的手一抖,齐云就像是一枚流星一样,瞬间被扔飞了出去。

“母亲!!!!!”

猎猎的破空声让齐云来不及呼唤,只能视线匆忙撇了一眼高台上的母亲,两人的视线惊鸿一瞥的同时,就见柳如烟的嘴唇微微上扬,冲着齐云温柔一笑,随后,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目光所及之处。

在齐云被扔飞的一瞬间,萧澈转身便想要追赶,但转身的刹那,来自灵魂处的颤栗却是让萧澈猛的一缩脖子,猛烈地刀气贴著萧澈的头皮飞过,蓝天、白云,尽数被这一刀一分为二!

“尽蹉跎!”

突如其来的一刀,差点儿让萧澈尸首分离,他转头看着不分青红皂白出来搅局的尽蹉跎,瞬间咬牙切齿!

.第五章

虽说,以他的地仙之姿,尽蹉跎这一刀还要不了他的命,但却是阻挡住了他的身形,只能遗憾的看着齐云从他的视线当中消失,凭尽蹉跎地仙的实力,这随手的一扔,谁能知道是扔到哪里去了......

虽然怒,但萧澈的视线还是从面无表情的尽蹉跎身上转移到了柳如烟的身上。

说实话,所有的地仙当中,萧澈最不愿意与之产生交集的就是尽蹉跎,这人完全就是个疯子,只知道战斗的战争狂人,他这一身地仙的本事,也是一路从小修士砍上来的,算是现在存在于世的所有地仙当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同时也是最强的一位,甚至某种程度上,比与他齐名的白衣神剑柳如烟的巅峰实力更强!

突然出现的尽蹉跎,几乎是一瞬间就将柳如烟的儿子齐云救走了,完全就不给萧澈拦阻的时间,而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是中土修行界的最顶端势力,但除了地仙的萧澈外,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拦阻住尽蹉跎。

虽然太一真人和云山老人都算是半个地仙,但是这个半字......却是和尽蹉跎差的十万八千里,后者随意的一刀,或许就能杀败这两个顶尖势力的现任掌教。

也就是说,在场的人除了自己,谁也不是尽蹉跎的对手,况且除了尽蹉跎,还有一个柳如烟,后者虽然道基受损实力永久止步在了散仙,但却是体内有着太上道的护教三剑,那三剑若是释放出来,自己都不敢硬接......

目光在柳如烟的身上扫了一眼,后者的视线又重新回到了尽蹉跎的身上。

“尽蹉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我欠柳如烟一个人情,今日,便是来带他们母子二人离开的!”

话音落下,尽蹉跎对萧澈那阴沉的好似能够拧出水来的脸色没有半点儿关注,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坐在高台上的柳如烟。

察觉到尽蹉跎和萧澈两位地仙的眼神,柳如烟慢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突来的变故,让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关注到了这位曾经的地仙,也是那个被地仙随手一巴掌扔飞的可怜人的母亲。

长发飘飘、白袍扬扬,这位曾经的地仙,在万众瞩目之下,依旧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和身为地仙的高傲,她抬头看着萧澈,随后又看了看尽蹉跎,朱唇轻启,不慌不忙的开口道:“萧掌教,有刀狂拦路,我儿你是追不上了,或许......你可以考虑留下我!”

说罢,柳如烟微微一笑,神情不卑不亢,轻轻地抬手将飘扬的长发别到耳后,尽显万千风姿。

这一秒钟,广场上仰头注目的年轻弟子,全都一阵恍惚,仿佛那惊鸿一瞥,看到的是人间从无的绝色佳人!

萧澈的神情也是一遍,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柳如烟现在这个样子,最不希望听到的,也是柳如烟现在出口的话语。

“真的要走?”

萧澈皱了皱眉,目光紧盯着柳如烟,这个让他爱到、怕到骨子里的女人!

“要走!”

柳如烟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直视著萧澈,无所畏惧。

后者深吸了一口气,转而将目光放到了尽蹉跎的身上。

“你现在离去,我可以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需要还人情!”

尽蹉跎轻轻地抚了抚刀背,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那......”

萧澈的目光转而看向了一旁的太一真人和云山老人,这二人,从事发到现在,还一直未曾表态呢。

“二位怎么说?”

萧澈目光灼灼,直视著两人。

“萧门主,这是你与太上道的事,与我们无关!”

那天师教的掌教和云山府的府主一番犹豫,随即齐齐开口。

听到二人这么说,萧澈面无表情,随即开口道:“那么......就不挽留了!”

话音落下,就见二人御空而行,眨眼之间,竟是带着各自的弟子,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来的快,去得也快!

这原本严谨的三教会武的大事,转而因为刀狂尽蹉跎的出现,成了一场闹剧......

随着二人离场,场中只剩下了尽蹉跎及柳如烟两位不属于万剑门的人。

萧澈的目光紧盯着尽蹉跎,同为地仙,但是后者的实力,却是地仙巅峰,差一步,就可以紫气东来白底飞升的存在,比自己要强了不少,真要打起来,自己还真不是尽蹉跎的对手,但到了萧澈这种层次,地仙之姿,不论高低,彼此都很难真正分出胜负,或者说很难击杀彼此,就拿太上道那场战争,打了那么久,七个人围攻,才勉勉强强击杀了柳如烟的丈夫,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整体上来说,地仙之争,没有那么容易。

萧澈虽杀不了尽蹉跎,但是可以拦住,不过就是那柳如烟......

“萧门主,若是不怕万剑门出现损伤,便尽管拦我吧!但是有尽蹉跎在这儿,怕是你讨不得半点儿便宜!”

柳如烟所言,不无道理,有尽蹉跎拦著萧澈,万剑门剩余的人,在柳如烟的护教三剑之下,怕是没有丝毫办法。可以说,随着尽蹉跎的突然入场,结局早已注定......

“一个晚辈,或许会让萧澈投鼠忌器,但......如果加上老夫呢?”

突然出现的声音,平淡如水,却是如平地旱雷一般的在柳如烟的耳边响起,后者抬头,从容不迫的面庞,终也浮现了一丝怒不可遏!

......

这是一处小山村,坐落于群山之间。

山路环绕,九曲十八弯,陈家村便在这山沟沟的最里面,常年见不得外人,只有十几户人家自给自足,安居乐业。

这些村户的上方,也就是那半山腰当中,有着一处破落的道观,漆黑的牌匾经历风吹雨打,已经掉漆不少,隐约可以看见三个字——还真观!

观中有着两个少年,一男一女,男的十四,女的十二,这两人既是师兄妹,也是亲兄妹,是观中原本的观主柳老道在一片暴风雪中捡来的弃婴,看这一对兄妹可怜,遂留在了身边拉扯长大。

而他们所在的还真观,因为穷山僻壤的缘故,也是破败不已,鲜有人迹。

破败宽阔的院子中,有着一座同样破败的道观,道观的房顶中央有着一个大洞,看样子就像是被某种东西硬生生砸下来一样,里面的泥塑像也是看不出本来的样貌,只能依稀辨认出是某位神灵。

而在那宽大的土炕上,此刻却是躺着一位少年,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样貌算不上出众,但也有中上之姿,躺在床上的他手指动了动,那紧闭着眼眸,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缓缓地睁开。

“这......这里是?”

模糊的视线一阵晃动,随即渐渐凝聚,出现在视线当中的是简陋的屋顶和落尘的房梁,齐云的视线四下转动了一圈,这是一处很破旧的屋子,里面连一具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视线转了一圈,齐云的眼眸突然一缩。

“母亲!”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子还略微的有些酸疼。

那地仙尽蹉跎的随手一甩,猎猎的破风声让自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一瞬间的失重让齐云整个人直接就晕了过去,在此之前看到的唯一身影,就是坐在高台上冲着自己微笑的母亲了。

此刻,齐云的脑海中浮现了往日和母亲的种种,自己是从万剑门逃离了,可母亲呢?虽然有尽蹉跎,可那萧澈,也是地仙之姿啊!

这般担心着,齐云甚至有一股想要飞去万剑门救自己母亲的冲动!

他从床上起身,顺势检查了一下自己,神识所过,自己竟然完好无损,看来那尽蹉跎虽然说扔飞了自己,但是也保护了自己,让自己不会被坠力所伤。想到这般,齐云下床往外走去,房间外面,是破旧的大堂,齐云扫视了一圈,竟然发现此间是一间破旧的道观,只不过那上方的巨大破洞,以及破洞刺斜下面裂开的大坑,却是让齐云有些不好意思。

这般显然是自己造成的,还把人家道观给砸了。

念及至此,齐云又顺着大门往外走去,刚刚到了门口,就听见外面一阵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哥,你说咱房间里躺着的那位,真的是神仙吗?”

院子中间有着一口大锅,和齐云年纪差不多的一男一女正蹲在锅前面,似乎在煮着什么,而那男的,和齐云年纪应该相差不多,至于他身边的女的,虽然年少,但却是生的娇俏玲珑,若是施上胭脂,略微的打扮打扮,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

看了这二人一眼,齐云又四下扫视了一番,这院子破败,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繁华之地。

听闻妹妹这么说,旁边的哥哥立马皱着眉头开口道:“肯定是神仙呀,你瞧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把咱们还真观的道观都砸了,还留下那么大个大坑,正常人早就摔成肉泥了,躺屋子里的那位还什么事都没有,肯定就是神仙了!”

“嘿嘿......”

听到神仙两个字,那旁边的女娃也是面露笑容,摇头晃脑。

“哥,咱们救了神仙,会不会有福报啊!师父临死前不是和我们说过么,咱们的还真教一千年前也是这兰州的大门大派,只不过后来没落了,而且到了咱们这里,连一点儿修仙的门路都没有窥探到,若是咱们救的这位真的是神仙,说不定就像是书里说的,会得到什么福报呢,然后咱们也跻身到那神仙之流,到时候就可以天天吃肉了!”

看着身旁妹妹眸光闪动的幻想,好似此刻已经成为了神仙一般,可以天天吃肉喝汤,登时便摇头笑了笑,开口道:“希望如此吧!”

这兄妹自小就被还真观的柳老道养大,按照刘老道的说法,他们的还真教千年前是这兰州有头有脸的修仙大派,随便一个弟子,哪怕是最低微的杂役,到了世俗界之中,也是堪比王公权贵的大人物。

那个时候,还真观弟子,吃的是仙谷灵米、龙肝凤髓,喝的是瑶池玉液,灵石仙乳,修的是无上大道,逍遥天地不在话下!只不过到了这一辈,落寞的不成样子,柳老道一生想要探寻大道,却是得不偿失,最终阳寿已到,只留下了这一对兄妹。

此刻听到这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兄妹这么说,齐云皱了皱眉头。

原来......那尽蹉跎的随手一扔,竟是将自己扔到了兰州?

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散仙,也要飞他个三五月才能从万剑门赶过来吧?不愧是地仙,站在修行界最巅峰的强者,当真是恐怖如斯!

想到这里,齐云不禁莞尔,那先前一股脑的冲动,也是不禁逐渐冷静了下来,凭自己现在的这点儿修为,别说在萧澈的手中救母亲了,就算是万剑门的山门,恐怕都上不去吧?

想到这里,齐云的神识也在不远处的两兄妹身上扫了一遍,看得出来,是没有丝毫法力的普通凡人。

“咳咳......”

齐云咳嗽了一声,那两人方才惊觉。

转过身来,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且站在两人身后的齐云,后者登时便慌乱的站了起来,局促不安的冲着齐云低头:“仙......仙人!”

齐云的视线在二人身上扫过,随即落到了一边的锅灶里。

齐云看了一眼,不是什么药汤,而是一锅煮烂了的白薯。

“小兄弟.......”

齐云的目光落到了比自己小一岁的男孩身上。

“这里是?”

齐云心知,这二人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而且没有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对自己做什么,且还是普通人,所以也便客套了起来。

“这里是红梁村。”

那男孩也十分拘谨,显然齐云在他们二人的心中,真的就和仙人没什么两样了。

“村?”

齐云松了一口气,这里是兰州,且还是小村庄,万剑门的势力应该延伸不过来。

想到这里,齐云紧跟着道:“这村里有多少人啊?”

“十......十几口!”

“十几口?”

齐云闻言,心思一动,身形已经是拔地而起,悬浮空中。

他的眼神四下一望,这处村子的场景尽收眼底,真的就如同是那对兄妹说的一样,整个村子只有十几余口,而且村子也不大,掩藏在深山里,至少齐云居高临下的看去,入目处全部都是深山老林、一眼望不到边。

而看着齐云徐徐升到空中,下面院子里的两兄妹也是瞪大了眼睛,眼神里面充满了震撼及......向往!

仙人......是真的仙人!能够御空而行的仙人!

这一瞬间,两人那寂灭的眼神,再次徐徐燃烧了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