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情缘 (1) 作者: 威斯康星

.

【仙妻情缘】

作者: 威斯康星2021-5-2 发表于SIS

第1章 仙妻凌语诗

轰!

雷蛇遍布天穹,一道银色的身影如一把直击九重天的剑,似要击破那雷光缭乱的雷云。

雷声这时更响了,一道紫金色的雷霆瞬间击中那道身影,一缕阳光从乌云遮蔽的天空倾泄下来,照射在他苍白的脸上。

洛九天知道自己渡劫失败了。

化神悟道,羽化登仙。

每一重大境界都伴随着雷劫,洛九天苦笑自己。一千年的岁月蹉跎,到头来却是落了个身死雷劫的下场。

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一直跟随自己、爱恋自己的爱妻——凌语诗。

爱欲如潮,洛九天流下两行清泪,那滴落的泪光中竟放映着无数凌语诗的身影。

却渐渐模糊。

泪珠也在滴落的过程中消散了。

“语诗......”

最后的呓语仿佛透过虚空。

一位端坐于剑莲上容貌清秀的女子闭上眼,亦是有两行泪光滑落。

而在洛九天的身体之中,一道红尘烟云的气息包裹住了他,洛九天中年的容貌竟然反老还童到了少年时期,与此变化的还有他被雷劫破坏生机的身体,竟是如婴儿般降生恢复了过来。

......

“昨晚电闪雷鸣大吓人了,老天爷保佑,千万别发山洪啊!......”村长李大富眺望远处山峰,神情紧皱。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雷雨过后,鸟雨花香,山林间依稀可听飞瀑溪流击石碎玉般的轰鸣声,似乎真的有爆发山洪的征兆。

“昨日那雷劫太过恐怖,远远都感到大恐怖!”一名身穿蓝袍的青年施展法术,将溪水引向地底水脉。

“我也是,我还看见那道人影化成剑龙直击苍穹,看得我热血沸腾,你知道他是谁吗?”

——啪!

一位身姿窈窕的少女狠狠地拍了一下少年脑袋说道,“玄青师兄,快干活儿!”

“是......”

两人不再言语,这名少女是合欢宗的圣女,他们不敢得罪。

水系法术与土系法术相互配合,少女就在一旁监督。

“这里有个人!”忽然,玄青大声喊道。

玉玲珑来到玄青的身旁,看到青石正有一个浑身是水的少年躺在那,俏脸顿时一片羞色。

他怎么不穿衣服!

那里好大,比师兄们的都大!

“嗯!他的衣服呢?”玉玲珑问道。

“不知道。我发现他时就这样了啊......”玄青弱弱道,他很怕玉玲珑,因为他知道玉玲珑看上这名少年了。

从少年那雪润如同女子般吹弹可破的肌肤来看,他的体质恐怕极不普通,幸许可能是灵体,而合欢宗已经数年没遇见过灵体了。

“带他回去,本公主要好好玩玩儿!”

玉玲珑一副傲娇公主般说道,筑基后期的气息也泄露了出来。

“是,圣女。”

......

“......如今洛九天渡劫失败,生死不知,恐怕已在雷劫下化为灰灰,凌仙子!~~”

淫乐艳舞交缠的龙凤大殿,一名风姿绝绝的美男子正弯著身子,手指勾起凌语诗的下巴,用一种阴柔而阳刚的声音轻轻说道。“你还认为他能活下来?那可是登仙境的雷劫啊!呵呵!”

凌语诗的神色极为高冷,淡淡地说道,“季欢!把红尘剑魂给我。”

“这可不行,红尘剑魂掉在我宗圣女榻上,扰到她晋升结晶境,可不能给你,不过!~~”季欢靠在凌语诗耳边,嗅着她体香,陶醉道,“只要凌仙子宽衣解带,与我宗弟子......”他的手抚到凌语诗纤细的玉颈,缓缓伸到衣领口下,握住一颗饱满的乳球。

季欢把玩一阵,忽然放手,欲情故纵道,“要是不愿,就算了吧!”

他站了起来,挺拔的身材显得英武神俊,背着双手转过身,“红尘剑魂有引魂之效用,一诺千金的凌仙子,你可是要放弃。”

季欢心里非常知晓,凌语诗是个爱家、忠贞,永不背叛的女子,即使道侣身死在雷劫之下,她亦会为他永守贞洁。

“放弃?呵呵,你誓要如此是吗?”

季欢听到声音,感到背后传来的剑意,露出一抹微笑。

“凌仙子应该知道,羽化境对登仙境来说,不过是只强大点的羽蚁,它们会飞,会逃跑,但是它们却不过是登仙脚下的蚂蚁。”季欢身形消失,再次出现他身在凌语诗身后。

“剑宗欺我弟子,说我合欢宗是邪道,呵呵!天人之道说是邪道!你知道我有多无力吗?”季欢轻笑,一只手从她身后环过她的纤腰,在她耳旁说道。

“凌仙子真是高冷呢,不会还是处吧!洛九天满足不了你,其实你的内心很想要~红尘剑魂可以给你!”季欢紫色的眼瞳流转光芒,声音如幻如魔,凌语诗的眼瞳逐渐失去光芒,剑意也消散了。

“呵呵!”感受到凌语诗变软的身子,季欢露出笑容。

她还是那个爱家忠贞的凌语诗,只不过神魂被囚在登仙幻境中,那里洛九天依然活着,她无法逃脱,更是无法破除幻境。

“这具美躯,被用作鼎炉真是太可惜了......”

季欢看着她盛世美颜,想到她被男子污浊沾污,心有不忍,他其实想独占凌语诗,不过他还是放下了。

合欢宗强,女人什么的要多少有多少,那些高冷仙子,不都将是合欢宗的。

......

“将他放在本公主床上。”

“是,圣女。”

玄青背着少年放到玉玲珑粉色香榻上,此时少年穿上了与玄青相同款式的服饰,他清秀的容颜让玉玲珑越来越忍不住,他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息在吸引著玉玲珑。

“咯咯!~~真好看,皮肤真细腻,嗯先给美男沐浴。”

玉玲珑轻声喊道,“烧水,沐浴!”

“是,圣女。”

侍女退下烧水去了。

一个时辰后,少年被侍女放入玉池之中,这里是合欢宗的圣池,此刻这里只有少年与侍女。

“退下。”

侍女不易察觉的摸了一下少年胸膛,不动声色的退去,关上圣池大门。

当玉玲珑看向少年的时候,他的头顶上竟生出一朵九瓣剑莲,三花聚顶,在汤池之中仿佛是大道之花,玉玲珑更加感兴趣了,她赤裸的玉体渐渐没入水中。

“美男的资质真好啊,不会是那位的徒弟吧,师父也是,渡劫也不离远,还波及到可爱的你!~~”玉玲珑的美靥凑了上去,樱唇轻点他嘴唇,粉舌伸出,像小蛇一样探入少年口中。

这时,九瓣剑莲旋转起来,绽放神圣的光芒包裹住两人。

“咯咯!~~变大了呢,那么本公主就不客气了!”

玉玲珑微分双腿,小穴对准少年硬起来的肉棒,缓缓落下,她发出一声诱人的媚叫。

“彩莲,一起去偷看,去不去?”

彩莲摇头道,“被发现会被杀的,不去,况且我们才炼气中期啊!”

“不去拉倒。”

彩云气呼呼的离开,她也被少年完美的身子吸引。

“唉!”彩莲看到彩云入魔了一样离开,不禁追了上去。

“生什么气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哼!”彩云轻哼一声,不理彩莲,她熟络的来到圣池,施展遁地术进入其中,而彩莲则幻出火狐,身影一闪,也出现在圣池旁,两人躲在白玉石柱下,偷偷的看向池中。

只见水雾缭绕的仙境中,一对少男少女正在水波的荡漾下挺动,娇喘的仙啼让彩云脸颊赤红无比。

“圣女好淫荡啊!”彩莲轻轻传声道。

“等下还有比这更淫荡的!”彩云看了一眼彩莲,不再说话。

“啊?”

......

“啊啊!~~”

媚叫声极是欲情,让人听见便要控制不住,此时少年感到身体传来一阵阵快感,悠悠地蹙著眉睁开了眼。

洛九天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修为却完全失去了,一身登仙境功法却还在,他感受自身,能发挥出的实力大概在悟道初期左右,这都要归功于心法。

道心不死,终归不凡。

他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上上下下侵犯自己的少女,眼瞳光芒流转,知晓前因后果的他苦笑一声,“红尘剑魂居然选中了你,本意是想留给语诗,罢了!”

洛九天闭上眼,他在雷劫中看到了这个时代无法飞升的秘密,而他自己却走上了一个未知的道路。

他能感受的到自己功法资质,灵根资质,是原本自己登仙境提升到的地步,在凡人身上,资质完全没有可比性,即使是那些灵体圣体。

自己的资质是登仙境的资质啊!

“好舒服!~~啊啊!~~啊!~~醒来了吗?~~啊啊!~~快肏人家!~~嗯啊啊!~~”玉玲珑神色娇痴,一副欲女般不满的样子。

“哼!送上门的合欢宗圣女,在以前我还要尊守剑宗十诫,自持本分,如今我化身为凡,褪去束缚,无人认我,重生一世为人,再也不用格守道规十诫了。”洛九天抱住玉玲珑从水中站起,眼瞳突然看向一处。“哼哼,还不出来?”

“被发现了!”

彩云暗呼一声,从白玉石柱后走出,彩莲也跟随着出来。

“圣女恕罪!公子恕罪!彩云什么也没看见......!”

“彩莲也没看见......”

洛九天抱住玉玲珑的细腰,抽插她两下蜜穴,说道,“出去,丢了性命可不好。”

“是。”

两侍女迅速逃走,留下幽香。

玉玲珑娇声不绝于耳,纤长的玉腿淫荡地勾住洛九天的腰,手环着他后颈,不断挺动着,“啊啊!~~美男!~~嗯啊啊!~~小穴好胀好舒服!~~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啊啊!~~”

洛九天双手抓住她翘臀,拍打了两下,肉棒被蜜穴咬紧,酥人的蜜肉让洛九天再次抽插,肉棒完全末入,顶到玉玲珑子宫口,她的媚叫声更加销魂了,洛九天感觉自己的龟头被一张嫩嘴吸吮,肉棒好似要融化一样,他感到自己化凡的身躯完全无法忍耐,心中想淫玩她的心思如野火般烧光所有信念,更加放肆心中的欲望。

“啊啊!~~快!~~快!~~啊啊!~~要来了!~~啊!~~~”玉玲珑发出一声更加娇媚的淫叫声,子宫泄出水流,浇到洛九天的龟头上让他也忍不住的放射出一股股白浊阳精。与此同时,洛九天感到了自己的修为,居然是炼气中期,登仙境心法大道圆满,实力却还是悟道初期的实力。

“哼!合欢宗的圣女不过如此......嗯,语诗的剑意!不好,季欢是登仙中期,他敢如此!”

洛九天丢下玉玲珑,穿上衣物朝龙凤大殿而去。

“爱家忠贞的性格可真是不好,想要你还得这样来,像个木偶一样,也不发声,真的没什么意思!”季欢双手掀开她里衣,抓住一对饱满,神色叹道。

他喜欢利己的仙子,她们往往会被一颗丹药诱惑,自愿成为鼎炉,供人修炼。季欢是合欢宗宗主,以天人之道吸纳灵气,同时是一名炼丹师,直通登仙境的丹药他都能炼,驻颜延寿亦是如此。

“季欢!放开凌语诗!”

一个少年踏入大殿,身前红色剑匣悬立半空,莫名的气息让季欢感到一丝不妙,他看出那名少年是炼气中期,从面色来看,他刚刚与女子云雨过,而从那红色剑匣来看,他恐怕是洛九天的徒弟。

季欢笑道,“小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那是洛九天的红尘剑匣吧,你是想要用它来击杀我?呵呵!红尘剑魂都无用。今日我不想杀人,你此时走,我不杀你。”

“哼!放开凌语诗,我就走!”洛九天知晓以自己悟道初期的实力根本毫无办法,但他忍不住自己爱妻被人欺辱,即使下一秒死去,他依然会毫无顾忌的站出来。

“呵呵,就凭你?蝼蚁尔!”

“就凭我!”

“红尘剑匣!出!”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