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情緣 (1) 作者: 威斯康星

.

【仙妻情緣】

作者: 威斯康星2021-5-2 發表於SIS

第1章 仙妻凌語詩

轟!

雷蛇遍布天穹,一道銀色的身影如一把直擊九重天的劍,似要擊破那雷光繚亂的雷雲。

雷聲這時更響了,一道紫金色的雷霆瞬間擊中那道身影,一縷陽光從烏雲遮蔽的天空傾泄下來,照射在他蒼白的臉上。

洛九天知道自己渡劫失敗了。

化神悟道,羽化登仙。

每一重大境界都伴隨著雷劫,洛九天苦笑自己。一千年的歲月蹉跎,到頭來卻是落了個身死雷劫的下場。

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一直跟隨自己、愛戀自己的愛妻——凌語詩。

愛欲如潮,洛九天流下兩行清淚,那滴落的淚光中竟放映著無數凌語詩的身影。

卻漸漸模糊。

淚珠也在滴落的過程中消散了。

「語詩......」

最後的囈語仿佛透過虛空。

一位端坐於劍蓮上容貌清秀的女子閉上眼,亦是有兩行淚光滑落。

而在洛九天的身體之中,一道紅塵煙雲的氣息包裹住了他,洛九天中年的容貌竟然反老還童到了少年時期,與此變化的還有他被雷劫破壞生機的身體,竟是如嬰兒般降生恢復了過來。

......

「昨晚電閃雷鳴大嚇人了,老天爺保佑,千萬別發山洪啊!......」村長李大富眺望遠處山峰,神情緊皺。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

雷雨過後,鳥雨花香,山林間依稀可聽飛瀑溪流擊石碎玉般的轟鳴聲,似乎真的有爆發山洪的徵兆。

「昨日那雷劫太過恐怖,遠遠都感到大恐怖!」一名身穿藍袍的青年施展法術,將溪水引向地底水脈。

「我也是,我還看見那道人影化成劍龍直擊蒼穹,看得我熱血沸騰,你知道他是誰嗎?」

——啪!

一位身姿窈窕的少女狠狠地拍了一下少年腦袋說道,「玄青師兄,快乾活兒!」

「是......」

兩人不再言語,這名少女是合歡宗的聖女,他們不敢得罪。

水系法術與土系法術相互配合,少女就在一旁監督。

「這裡有個人!」忽然,玄青大聲喊道。

玉玲瓏來到玄青的身旁,看到青石正有一個渾身是水的少年躺在那,俏臉頓時一片羞色。

他怎麼不穿衣服!

那裡好大,比師兄們的都大!

「嗯!他的衣服呢?」玉玲瓏問道。

「不知道。我發現他時就這樣了啊......」玄青弱弱道,他很怕玉玲瓏,因為他知道玉玲瓏看上這名少年了。

從少年那雪潤如同女子般吹彈可破的肌膚來看,他的體質恐怕極不普通,幸許可能是靈體,而合歡宗已經數年沒遇見過靈體了。

「帶他回去,本公主要好好玩玩兒!」

玉玲瓏一副傲嬌公主般說道,築基後期的氣息也泄露了出來。

「是,聖女。」

......

「......如今洛九天渡劫失敗,生死不知,恐怕已在雷劫下化為灰灰,凌仙子!~~」

淫樂艷舞交纏的龍鳳大殿,一名風姿絕絕的美男子正彎著身子,手指勾起凌語詩的下巴,用一種陰柔而陽剛的聲音輕輕說道。「你還認為他能活下來?那可是登仙境的雷劫啊!呵呵!」

凌語詩的神色極為高冷,淡淡地說道,「季歡!把紅塵劍魂給我。」

「這可不行,紅塵劍魂掉在我宗聖女榻上,擾到她晉升結晶境,可不能給你,不過!~~」季歡靠在凌語詩耳邊,嗅著她體香,陶醉道,「只要凌仙子寬衣解帶,與我宗弟子......」他的手撫到凌語詩纖細的玉頸,緩緩伸到衣領口下,握住一顆飽滿的乳球。

季歡把玩一陣,忽然放手,欲情故縱道,「要是不願,就算了吧!」

他站了起來,挺拔的身材顯得英武神俊,背著雙手轉過身,「紅塵劍魂有引魂之效用,一諾千金的凌仙子,你可是要放棄。」

季歡心裡非常知曉,凌語詩是個愛家、忠貞,永不背叛的女子,即使道侶身死在雷劫之下,她亦會為他永守貞潔。

「放棄?呵呵,你誓要如此是嗎?」

季歡聽到聲音,感到背後傳來的劍意,露出一抹微笑。

「凌仙子應該知道,羽化境對登仙境來說,不過是只強大點的羽蟻,它們會飛,會逃跑,但是它們卻不過是登仙腳下的螞蟻。」季歡身形消失,再次出現他身在凌語詩身後。

「劍宗欺我弟子,說我合歡宗是邪道,呵呵!天人之道說是邪道!你知道我有多無力嗎?」季歡輕笑,一隻手從她身後環過她的纖腰,在她耳旁說道。

「凌仙子真是高冷呢,不會還是處吧!洛九天滿足不了你,其實你的內心很想要~紅塵劍魂可以給你!」季歡紫色的眼瞳流轉光芒,聲音如幻如魔,凌語詩的眼瞳逐漸失去光芒,劍意也消散了。

「呵呵!」感受到凌語詩變軟的身子,季歡露出笑容。

她還是那個愛家忠貞的凌語詩,只不過神魂被囚在登仙幻境中,那裡洛九天依然活著,她無法逃脫,更是無法破除幻境。

「這具美軀,被用作鼎爐真是太可惜了......」

季歡看著她盛世美顏,想到她被男子污濁沾污,心有不忍,他其實想獨占凌語詩,不過他還是放下了。

合歡宗強,女人什麼的要多少有多少,那些高冷仙子,不都將是合歡宗的。

......

「將他放在本公主床上。」

「是,聖女。」

玄青背著少年放到玉玲瓏粉色香榻上,此時少年穿上了與玄青相同款式的服飾,他清秀的容顏讓玉玲瓏越來越忍不住,他身上有一種莫名的氣息在吸引著玉玲瓏。

「咯咯!~~真好看,皮膚真細膩,嗯先給美男沐浴。」

玉玲瓏輕聲喊道,「燒水,沐浴!」

「是,聖女。」

侍女退下燒水去了。

一個時辰後,少年被侍女放入玉池之中,這裡是合歡宗的聖池,此刻這裡只有少年與侍女。

「退下。」

侍女不易察覺的摸了一下少年胸膛,不動聲色的退去,關上聖池大門。

當玉玲瓏看向少年的時候,他的頭頂上竟生出一朵九瓣劍蓮,三花聚頂,在湯池之中仿佛是大道之花,玉玲瓏更加感興趣了,她赤裸的玉體漸漸沒入水中。

「美男的資質真好啊,不會是那位的徒弟吧,師父也是,渡劫也不離遠,還波及到可愛的你!~~」玉玲瓏的美靨湊了上去,櫻唇輕點他嘴唇,粉舌伸出,像小蛇一樣探入少年口中。

這時,九瓣劍蓮旋轉起來,綻放神聖的光芒包裹住兩人。

「咯咯!~~變大了呢,那麼本公主就不客氣了!」

玉玲瓏微分雙腿,小穴對準少年硬起來的肉棒,緩緩落下,她發出一聲誘人的媚叫。

「彩蓮,一起去偷看,去不去?」

彩蓮搖頭道,「被發現會被殺的,不去,況且我們才鍊氣中期啊!」

「不去拉倒。」

彩雲氣呼呼的離開,她也被少年完美的身子吸引。

「唉!」彩蓮看到彩雲入魔了一樣離開,不禁追了上去。

「生什麼氣嘛!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哼!」彩雲輕哼一聲,不理彩蓮,她熟絡的來到聖池,施展遁地術進入其中,而彩蓮則幻出火狐,身影一閃,也出現在聖池旁,兩人躲在白玉石柱下,偷偷的看向池中。

只見水霧繚繞的仙境中,一對少男少女正在水波的蕩漾下挺動,嬌喘的仙啼讓彩雲臉頰赤紅無比。

「聖女好淫蕩啊!」彩蓮輕輕傳聲道。

「等下還有比這更淫蕩的!」彩雲看了一眼彩蓮,不再說話。

「啊?」

......

「啊啊!~~」

媚叫聲極是欲情,讓人聽見便要控制不住,此時少年感到身體傳來一陣陣快感,悠悠地蹙著眉睜開了眼。

洛九天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修為卻完全失去了,一身登仙境功法卻還在,他感受自身,能發揮出的實力大概在悟道初期左右,這都要歸功於心法。

道心不死,終歸不凡。

他抬起頭看著自己面前上上下下侵犯自己的少女,眼瞳光芒流轉,知曉前因後果的他苦笑一聲,「紅塵劍魂居然選中了你,本意是想留給語詩,罷了!」

洛九天閉上眼,他在雷劫中看到了這個時代無法飛升的秘密,而他自己卻走上了一個未知的道路。

他能感受的到自己功法資質,靈根資質,是原本自己登仙境提升到的地步,在凡人身上,資質完全沒有可比性,即使是那些靈體聖體。

自己的資質是登仙境的資質啊!

「好舒服!~~啊啊!~~啊!~~醒來了嗎?~~啊啊!~~快肏人家!~~嗯啊啊!~~」玉玲瓏神色嬌痴,一副欲女般不滿的樣子。

「哼!送上門的合歡宗聖女,在以前我還要尊守劍宗十誡,自持本分,如今我化身為凡,褪去束縛,無人認我,重生一世為人,再也不用格守道規十誡了。」洛九天抱住玉玲瓏從水中站起,眼瞳突然看向一處。「哼哼,還不出來?」

「被發現了!」

彩雲暗呼一聲,從白玉石柱後走出,彩蓮也跟隨著出來。

「聖女恕罪!公子恕罪!彩雲什麼也沒看見......!」

「彩蓮也沒看見......」

洛九天抱住玉玲瓏的細腰,抽插她兩下蜜穴,說道,「出去,丟了性命可不好。」

「是。」

兩侍女迅速逃走,留下幽香。

玉玲瓏嬌聲不絕於耳,纖長的玉腿淫蕩地勾住洛九天的腰,手環著他後頸,不斷挺動著,「啊啊!~~美男!~~嗯啊啊!~~小穴好脹好舒服!~~從來都沒有這麼舒服!~~啊啊!~~」

洛九天雙手抓住她翹臀,拍打了兩下,肉棒被蜜穴咬緊,酥人的蜜肉讓洛九天再次抽插,肉棒完全末入,頂到玉玲瓏子宮口,她的媚叫聲更加銷魂了,洛九天感覺自己的龜頭被一張嫩嘴吸吮,肉棒好似要融化一樣,他感到自己化凡的身軀完全無法忍耐,心中想淫玩她的心思如野火般燒光所有信念,更加放肆心中的慾望。

「啊啊!~~快!~~快!~~啊啊!~~要來了!~~啊!~~~」玉玲瓏發出一聲更加嬌媚的淫叫聲,子宮泄出水流,澆到洛九天的龜頭上讓他也忍不住的放射出一股股白濁陽精。與此同時,洛九天感到了自己的修為,居然是鍊氣中期,登仙境心法大道圓滿,實力卻還是悟道初期的實力。

「哼!合歡宗的聖女不過如此......嗯,語詩的劍意!不好,季歡是登仙中期,他敢如此!」

洛九天丟下玉玲瓏,穿上衣物朝龍鳳大殿而去。

「愛家忠貞的性格可真是不好,想要你還得這樣來,像個木偶一樣,也不發聲,真的沒什麼意思!」季歡雙手掀開她裡衣,抓住一對飽滿,神色嘆道。

他喜歡利己的仙子,她們往往會被一顆丹藥誘惑,自願成為鼎爐,供人修煉。季歡是合歡宗宗主,以天人之道吸納靈氣,同時是一名煉丹師,直通登仙境的丹藥他都能煉,駐顏延壽亦是如此。

「季歡!放開凌語詩!」

一個少年踏入大殿,身前紅色劍匣懸立半空,莫名的氣息讓季歡感到一絲不妙,他看出那名少年是鍊氣中期,從面色來看,他剛剛與女子云雨過,而從那紅色劍匣來看,他恐怕是洛九天的徒弟。

季歡笑道,「小子,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那是洛九天的紅塵劍匣吧,你是想要用它來擊殺我?呵呵!紅塵劍魂都無用。今日我不想殺人,你此時走,我不殺你。」

「哼!放開凌語詩,我就走!」洛九天知曉以自己悟道初期的實力根本毫無辦法,但他忍不住自己愛妻被人欺辱,即使下一秒死去,他依然會毫無顧忌的站出來。

「呵呵,就憑你?螻蟻爾!」

「就憑我!」

「紅塵劍匣!出!」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