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妻情緣 (2) 作者: 威斯康星

.

【仙妻情緣】

作者: 威斯康星2021-5-11 發表於SIS

第2章 紅塵劍匣

「洛兒......自從你父親去了那什麼......什麼乾元山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永寧州洛家大堂,一名容貌嬌好體態豐盈的美婦端坐在上位,淒悽然地低聲道,說不出的不滿。

「如今聖雲劍宗戚仙子下凡收徒看上我的乖洛兒,我怕......」夏嬋月流著晶瑩的淚珠,她的柔荑正撫摸著一個長約三尺的劍匣,劍意的氣息迸發,美婦更加傷心了。

「母親,孩兒不會像父親那樣丟下母親不管,孩兒去了劍宗,會時刻想念母親,每個月會回來一趟看望母親!」洛九天語氣真摯,清澈的目光中儘是對家人的愛。

「傻孩子,劍宗隔著三大州,來一趟都不止一月,每個月寫封信,讓母親知你平平安安就好......」美婦停下手,眼瞳氤氳水色,望著自己的孩子,即使是羽化後期的夏嬋月依然心境動搖,有些控制不住。

夏嬋月撫摸洛九天的臉,溫柔的笑道,「他走之後,這劍匣就成了保護我們母子倆的寶貝,現在母親給你......!」

「不要......!母親!沒有劍匣保護,你該怎麼辦啊?我可不能讓母親有危險啊!」洛九天推了推劍匣,表示自己不需要,自己經過戚仙師測試是天生靈體,擁有斬滅妖魅之能,才不要劍匣來保護。

夏嬋月看著洛九天他那倔強的眼神,神色微笑,說道,「母親自有辦法,小行山上的妖怪用土辦法就可解決,紅塵劍匣在母親這裡屬實沒用,戚仙子不可能時刻保護洛兒,帶上劍匣,它會在洛兒危險的時候激發劍氣,可斬仙神!」

美婦的氣質瞬間一變,卻在剎那間消散,那抹氣質如清冷仙子,好似久居在皓月上的天女,冰艷無雙,眼瞳仿佛看到寰宇星辰,流轉星光。

「仙?神?」

洛九天不信這個世界上有仙,更不相信有神,要不是自己天道築基後回家看望母親,怕是成了仙成了神,都無法斬下那道念!

......

「夏嬋月,你可想好了,這枚一品九天禳壽丹在五大州只此這一枚,你確定想要?那麼......」季歡右手上懸浮的淡綠色丹藥散發濃郁的生命氣息,丹藥有著植物的莖和葉等靈氣異象,難言它究竟有何等效用。

「想好了......」

永寧州揚宣城城主府後廳。

夏嬋月看著那枚丹藥,心知只要吃下它,就能延續自己三百年壽命,尋到洛雲的心又堅定了幾分。

「哈哈!」季歡大笑。

一年前,季歡拜入合歡宗,因為資質靈根剛剛入及格線,又是赤幽州季家少主,破格進入合歡宗,不過被派去丹閣看守。

在那裡他無法修煉,沒有功法只有鍊氣境直通登仙境的丹方,季歡那時很開心,因為丹方收集最全的只有合歡宗,他有著超越當世所有人的煉丹資質,只是缺少丹方和藥材。

煉丹一途,只要資質足夠,丹爐強度高,藥材種類全,鍊氣初期的小孩也能照貓畫虎的煉出進階登仙境的「鴻蒙丹!」

季歡的煉丹天賦仿佛先天地而生一般,數月看完所有丹方,又數月購買天材地寶,廉價的藥材極為低廉,他又重金尋得一鼎金剛丹爐,永不炸爐與必定出丹的特性讓他更加大膽,又數月整個合歡宗妖女都被他攻略了。

如今,羽化水仙夏嬋月也要被自己上了。

一個月前,夏嬋月在永寧州煉丹師公會發布懸賞任務,尋找高階的延壽丹,要延續百年以上的丹藥,季歡剛好煉出了一枚一品九天禳壽丹。這枚丹藥一旦發布出去,那些閉死關的登仙期大修將會出世,他們會為了延長自身壽命而爭搶。季歡有著自己的想法,不到萬不得以他不願結交登仙境修士。

而在那個時候,季歡被一種力量,不,高於當前世界的一種力量,更像是仙人用某種手段,直接把季歡從赤幽州抓到永寧州來,而他正好出現在懸賞榜下。

「千年前,我與夫君洛雲相識,與他生了一子一女。如今他前往乾元山尋寶,數十年未歸,而我壽命將終,想要在見他一面,只是延壽丹太過低階,對我已無用,需要至少化神境以上的延壽丹。」

季歡看著懸賞,上面還有發布人肖像,是一個楚楚幽憐的少婦。

季歡心動了!

夏嬋月清冷中透著少婦的幽怨,數十年不經人事的她已經如寒宮仙子。

青衣素裹,千年歲月後容顏依然似鉛華少女,不老不衰,體態豐盈,乳白色的肌膚與那一對飽脹的乳球宛如九天上的圓月。嬋月,嬋月,果然是人如其名。

只可惜生了一子一女,不過少婦的身子更加讓人動心吶!

季歡望著面前的仙妻少婦,微微嘆息道,「這枚是登仙境的延壽丹,為了不讓藥力流失,還需嬋月仙子與我雙修,激發藥力,方能完全吸收。」他話音一轉,接著道,「只是我剛剛築基,怕是連嬋月仙子的身子都破不了......」

季歡搖頭。

進入羽化境的仙子,蜜穴口會有羽障,那是悟道後對身子的一種保護,纖塵不染所指正是羽化屏障,世間幾乎沒有妖邪之氣能侵蝕她們,所以那些修為高深的仙子往往都是冰霜清冷。

「嬋月知曉......」夏嬋月神情中透著一絲哀怨,又透著一縷不舍,最後她戴上了一個能束縛她修為境界的項圈。這項圈原本是用來束縛那些大妖獸,此時卻是被用作對夏嬋月修為身體的壓制。

羽光綻放一毫,卻在瞬間崩潰瓦解,一身羽化後期的靈力也被牢牢禁錮在丹田。

季歡看到夏嬋月戴上項圈,轉而淫笑道,「哈哈!嬋月仙子不愧是水仙美人,就讓我來喂給你吃。」

季歡把那散發淡綠色生命氣息的丹藥含入口中,摟著夏嬋月的細腰,將散發一股難聞味道的嘴湊到夏嬋月粉唇邊,微啟半分一口將她柔軟的小唇含入口中,雙手則褪下她身穿的青裙,露出她雪膩聖潔的肌膚的同時,也把她裡衣一件繡著青蓮的肚兜露了出來。

夏嬋月毫不掙扎,閉著美眸毫無感情流露,好似正常交易那般把肉體獻出,玉手也環在季歡身後,為他脫衣。

淡綠色的光芒散發出盈盈綠光,穿透虛空,遠在百萬里的乾元山的洛雲突然感到心痛,他不明所以,面前的窮奇和那有天狗的少年正虎視眈眈,容不得他思量。

季歡感到小手動作,舌頭捲住丹藥伸入夏嬋月的嘴中!

「母親!」

忽然,一道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

洛九天一路尋來,站在門前,自己的母親似乎是自願被人侵犯,他有些不信。

他看到夏嬋月的玉頸上戴著項圈,如妖般囚禁,供人玩樂般。

夏嬋月玉手突然一緊,又放鬆了下來,那九天禳壽丹已在她口中,大海般的生命力瞬間如溪水般流到四肢百骸,隨後便傳來灼燒的感覺。

羽化後期也無法煉化登仙境的丹藥!

「小子!不想你母親爆體而亡,就和我一起肏她,你母親是羽化後期,她要是爆體,楊宣城所有人都要陪葬!」季歡輕笑道。洛九天極其憤怒,說道,「你做了什麼?」

他也看出自己母親不同,身體有異。

「來不及多說!」季歡抓住肉棒就在洛九天的面前一送,直直插入夏嬋月微分雙腿的幽谷中,洛九天目眥欲裂,心如刀絞,恨不得殺了他,劍意撩動間,仿佛絕世劍仙降臨,卻對此毫無辦法。

季歡摟著夏嬋月的腰,抽送著說道,「還不快點!夏嬋月壽命將終你作為兒子不知道嗎?她吃了我煉製的一品九天禳壽丹,那是登仙境的丹藥啊,她煉化不了,快快與我肏她,天人之道的道理你還不懂?」

「洛兒......幫我!......」

夏嬋月面露緋色,在兒子面前被人淫玩,她的心非常亂,不想被洛九天看到,但此時夏嬋月低估那一品九天禳壽丹,以為只與季歡一人雙修就可煉化。現在她感覺怕是要與全城之人交歡數日方可,登仙境丹藥的藥力實在太龐大了,還是最頂級的紅色一品丹。夏嬋月非常不想其他人來淫玩自己這具美軀,寧願洛九天肏自己也不願全城人。

「母親......!」

「快點!啊!——」季歡忽然感覺肉棒被吸,像是進入水中漩渦一樣,快數抽插數下,身體一陣哆嗦後,便射出精液。

季歡喘息幾聲,低吼道,「她在吸我陽精,該死!小子快點,將你肉棒插入她後竅,運轉心法,你我同時前後動作,等藥力緩去,我隨你處置。」

洛九天心中淒涼,道心破碎。自己要與仇人一起姦淫母親,洛九天是一百個不願意,但當他看到夏嬋月迷離的雙眸,粉肉拍打間清脆的聲響,以及媚態含波的嬌喘聲時,他的肉棒便硬了起來。

「這就對了,你我同為天道築基,前後壓制又有縛妖項圈,夏嬋月定會沒事。」季歡看到洛九天將肉棒頂入夏嬋月的後庭時,面色一喜,因為他感覺夏嬋月的小穴又緊了數分,剛剛射過精液的肉棒絲毫不見疲軟。

季歡露出微笑,他提前吃了一顆補陽壯陽的丹藥。

兩根肉棒一前一後的操著夏嬋月的雙穴,修行水系功法的夏嬋月的蜜穴在強烈地抽插中泄出淫水,同時四肢纏緊季歡的身體,蜜穴嫩肉也在抽插中磨著季歡棒身,他感到升仙般的快感,精液也在一陣挺動中再次放射。

而洛九天,他的動作很是笨拙,只經歷一次破處的他毫無經驗,還沒抽插兩下,就在夏嬋月的肛吸中射出了精液,同時感到一股靈力如羽翼般沿著尿道向丹田而去,掃去一切障礙,精液再次被吸了出去。

而那靈力羽翼卻如樹蔭庇護般,像母親的懷抱那樣張開雙翼,仿佛進階元嬰般的將一個靈胎保護起來,光羽則不斷圍繞丹田靈光旋轉。

大海般的藥力失去小半,季歡運轉心法,調整身位,讓洛九天趟在夏嬋月身下,加力的幹著她美穴,雙手則捏揉她雙乳,時不時把頭湊上去吮吸粉紅蓓蕾,而感到要射精時便不加忍耐,直接射出,射入她子宮內就能接受從羽化仙軀上傳來的羽化之力。

鯨落而萬物生。

羽化之軀就如海鯨,對剛剛築基的修士而言是一場大餐,兩人整整乾了七天七夜,其間洛九天多次想斬殺季歡,但當他看到一臉緋紅眼眸迷離的夏嬋月後,便接過他的壯陽丹,自此接力的姦淫著夏嬋月,而夏嬋月意識清晰,狂邪性格的她在最後甚至反客為主,抓著兩人的肉棒張開口吞吐,射滿一臉的精液後又再次為他們深喉口交。

直到一品九天禳壽丹藥力消去,三人又昏睡了一天一夜後,這場淫亂才最終停止。

而季歡則被一隻雪嫩的玉手抓住,玉手的一端抓著季歡,另一端則是虛無大洞,季歡就被這隻玉手抓入那虛無大洞中。同一時刻,季歡出現在赤幽州合歡宗龍鳳大殿。

......

紅塵劍匣激發出一道劍影,劍鳴聲響徹廳堂,季歡眼瞳凝聚,手掌握拳,一拳打出,化出拳影,打碎那道劍影。

季歡輕笑聲道,「小子!就這點力量?紅塵劍匣是你父親天道築基逆天改命所化的吧。本座本不想以大欺小,奈何連你也想覬覦凌仙子美貌,本座只能殺你了!」

「神通——冥火鳳!」

......

「洛兒......對不起,我與洛雲相愛一千多年,在大限之時才有了你,忘了我這個淫賤母親吧,洛兒要好好活下去,母親要去找你爹,母親很想他,不想到死都不再與之相見......」

快死了嗎?

都說在最後一刻能看到前世種種,要是能改變過去,那該多好......

被冥火鳳正面擊中的洛九天肉體破碎,五臟俱碎,血液滴落冥火鳳所留的火跡上被瞬間氣化,他的肉體也逐漸散發出一股肉香。

季歡嗅到肉香,嗤笑道,「呵哈哈!呵哈哈!被本座的冥火鳳烤得真香,螻蟻真頑強,就與火蟻一樣燒之不盡。哼,就把你丟給她吧!她會好生寵愛你的......」

「紅塵劍匣,傳說封印著一把上古魔劍,也不知真假......」季歡撫摸劍匣,感受著劍意,露出笑容。

「劍靈......」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