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情缘 (2) 作者: 威斯康星

.

【仙妻情缘】

作者: 威斯康星2021-5-11 发表于SIS

第2章 红尘剑匣

“洛儿......自从你父亲去了那什么......什么乾元山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永宁州洛家大堂,一名容貌娇好体态丰盈的美妇端坐在上位,凄凄然地低声道,说不出的不满。

“如今圣云剑宗戚仙子下凡收徒看上我的乖洛儿,我怕......”夏婵月流着晶莹的泪珠,她的柔荑正抚摸著一个长约三尺的剑匣,剑意的气息迸发,美妇更加伤心了。

“母亲,孩儿不会像父亲那样丢下母亲不管,孩儿去了剑宗,会时刻想念母亲,每个月会回来一趟看望母亲!”洛九天语气真挚,清澈的目光中尽是对家人的爱。

“傻孩子,剑宗隔着三大州,来一趟都不止一月,每个月写封信,让母亲知你平平安安就好......”美妇停下手,眼瞳氤氲水色,望着自己的孩子,即使是羽化后期的夏婵月依然心境动摇,有些控制不住。

夏婵月抚摸洛九天的脸,温柔的笑道,“他走之后,这剑匣就成了保护我们母子俩的宝贝,现在母亲给你......!”

“不要......!母亲!没有剑匣保护,你该怎么办啊?我可不能让母亲有危险啊!”洛九天推了推剑匣,表示自己不需要,自己经过戚仙师测试是天生灵体,拥有斩灭妖魅之能,才不要剑匣来保护。

夏婵月看着洛九天他那倔强的眼神,神色微笑,说道,“母亲自有办法,小行山上的妖怪用土办法就可解决,红尘剑匣在母亲这里属实没用,戚仙子不可能时刻保护洛儿,带上剑匣,它会在洛儿危险的时候激发剑气,可斩仙神!”

美妇的气质瞬间一变,却在刹那间消散,那抹气质如清冷仙子,好似久居在皓月上的天女,冰艳无双,眼瞳仿佛看到寰宇星辰,流转星光。

“仙?神?”

洛九天不信这个世界上有仙,更不相信有神,要不是自己天道筑基后回家看望母亲,怕是成了仙成了神,都无法斩下那道念!

......

“夏婵月,你可想好了,这枚一品九天禳寿丹在五大州只此这一枚,你确定想要?那么......”季欢右手上悬浮的淡绿色丹药散发浓郁的生命气息,丹药有着植物的茎和叶等灵气异象,难言它究竟有何等效用。

“想好了......”

永宁州扬宣城城主府后厅。

夏婵月看着那枚丹药,心知只要吃下它,就能延续自己三百年寿命,寻到洛云的心又坚定了几分。

“哈哈!”季欢大笑。

一年前,季欢拜入合欢宗,因为资质灵根刚刚入及格线,又是赤幽州季家少主,破格进入合欢宗,不过被派去丹阁看守。

在那里他无法修炼,没有功法只有炼气境直通登仙境的丹方,季欢那时很开心,因为丹方收集最全的只有合欢宗,他有着超越当世所有人的炼丹资质,只是缺少丹方和药材。

炼丹一途,只要资质足够,丹炉强度高,药材种类全,炼气初期的小孩也能照猫画虎的炼出进阶登仙境的“鸿蒙丹!”

季欢的炼丹天赋仿佛先天地而生一般,数月看完所有丹方,又数月购买天材地宝,廉价的药材极为低廉,他又重金寻得一鼎金刚丹炉,永不炸炉与必定出丹的特性让他更加大胆,又数月整个合欢宗妖女都被他攻略了。

如今,羽化水仙夏婵月也要被自己上了。

一个月前,夏婵月在永宁州炼丹师公会发布悬赏任务,寻找高阶的延寿丹,要延续百年以上的丹药,季欢刚好炼出了一枚一品九天禳寿丹。这枚丹药一旦发布出去,那些闭死关的登仙期大修将会出世,他们会为了延长自身寿命而争抢。季欢有着自己的想法,不到万不得以他不愿结交登仙境修士。

而在那个时候,季欢被一种力量,不,高于当前世界的一种力量,更像是仙人用某种手段,直接把季欢从赤幽州抓到永宁州来,而他正好出现在悬赏榜下。

“千年前,我与夫君洛云相识,与他生了一子一女。如今他前往乾元山寻宝,数十年未归,而我寿命将终,想要在见他一面,只是延寿丹太过低阶,对我已无用,需要至少化神境以上的延寿丹。”

季欢看着悬赏,上面还有发布人肖像,是一个楚楚幽怜的少妇。

季欢心动了!

夏婵月清冷中透著少妇的幽怨,数十年不经人事的她已经如寒宫仙子。

青衣素裹,千年岁月后容颜依然似铅华少女,不老不衰,体态丰盈,乳白色的肌肤与那一对饱胀的乳球宛如九天上的圆月。婵月,婵月,果然是人如其名。

只可惜生了一子一女,不过少妇的身子更加让人动心呐!

季欢望着面前的仙妻少妇,微微叹息道,“这枚是登仙境的延寿丹,为了不让药力流失,还需婵月仙子与我双修,激发药力,方能完全吸收。”他话音一转,接着道,“只是我刚刚筑基,怕是连婵月仙子的身子都破不了......”

季欢摇头。

进入羽化境的仙子,蜜穴口会有羽障,那是悟道后对身子的一种保护,纤尘不染所指正是羽化屏障,世间几乎没有妖邪之气能侵蚀她们,所以那些修为高深的仙子往往都是冰霜清冷。

“婵月知晓......”夏婵月神情中透著一丝哀怨,又透著一缕不舍,最后她戴上了一个能束缚她修为境界的项圈。这项圈原本是用来束缚那些大妖兽,此时却是被用作对夏婵月修为身体的压制。

羽光绽放一毫,却在瞬间崩溃瓦解,一身羽化后期的灵力也被牢牢禁锢在丹田。

季欢看到夏婵月戴上项圈,转而淫笑道,“哈哈!婵月仙子不愧是水仙美人,就让我来喂给你吃。”

季欢把那散发淡绿色生命气息的丹药含入口中,搂着夏婵月的细腰,将散发一股难闻味道的嘴凑到夏婵月粉唇边,微启半分一口将她柔软的小唇含入口中,双手则褪下她身穿的青裙,露出她雪腻圣洁的肌肤的同时,也把她里衣一件绣著青莲的肚兜露了出来。

夏婵月毫不挣扎,闭着美眸毫无感情流露,好似正常交易那般把肉体献出,玉手也环在季欢身后,为他脱衣。

淡绿色的光芒散发出盈盈绿光,穿透虚空,远在百万里的乾元山的洛云突然感到心痛,他不明所以,面前的穷奇和那有天狗的少年正虎视眈眈,容不得他思量。

季欢感到小手动作,舌头卷住丹药伸入夏婵月的嘴中!

“母亲!”

忽然,一道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洛九天一路寻来,站在门前,自己的母亲似乎是自愿被人侵犯,他有些不信。

他看到夏婵月的玉颈上戴着项圈,如妖般囚禁,供人玩乐般。

夏婵月玉手突然一紧,又放松了下来,那九天禳寿丹已在她口中,大海般的生命力瞬间如溪水般流到四肢百骸,随后便传来灼烧的感觉。

羽化后期也无法炼化登仙境的丹药!

“小子!不想你母亲爆体而亡,就和我一起肏她,你母亲是羽化后期,她要是爆体,杨宣城所有人都要陪葬!”季欢轻笑道。洛九天极其愤怒,说道,“你做了什么?”

他也看出自己母亲不同,身体有异。

“来不及多说!”季欢抓住肉棒就在洛九天的面前一送,直直插入夏婵月微分双腿的幽谷中,洛九天目眦欲裂,心如刀绞,恨不得杀了他,剑意撩动间,仿佛绝世剑仙降临,却对此毫无办法。

季欢搂着夏婵月的腰,抽送著说道,“还不快点!夏婵月寿命将终你作为儿子不知道吗?她吃了我炼制的一品九天禳寿丹,那是登仙境的丹药啊,她炼化不了,快快与我肏她,天人之道的道理你还不懂?”

“洛儿......帮我!......”

夏婵月面露绯色,在儿子面前被人淫玩,她的心非常乱,不想被洛九天看到,但此时夏婵月低估那一品九天禳寿丹,以为只与季欢一人双修就可炼化。现在她感觉怕是要与全城之人交欢数日方可,登仙境丹药的药力实在太庞大了,还是最顶级的红色一品丹。夏婵月非常不想其他人来淫玩自己这具美躯,宁愿洛九天肏自己也不愿全城人。

“母亲......!”

“快点!啊!——”季欢忽然感觉肉棒被吸,像是进入水中漩涡一样,快数抽插数下,身体一阵哆嗦后,便射出精液。

季欢喘息几声,低吼道,“她在吸我阳精,该死!小子快点,将你肉棒插入她后窍,运转心法,你我同时前后动作,等药力缓去,我随你处置。”

洛九天心中凄凉,道心破碎。自己要与仇人一起奸淫母亲,洛九天是一百个不愿意,但当他看到夏婵月迷离的双眸,粉肉拍打间清脆的声响,以及媚态含波的娇喘声时,他的肉棒便硬了起来。

“这就对了,你我同为天道筑基,前后压制又有缚妖项圈,夏婵月定会没事。”季欢看到洛九天将肉棒顶入夏婵月的后庭时,面色一喜,因为他感觉夏婵月的小穴又紧了数分,刚刚射过精液的肉棒丝毫不见疲软。

季欢露出微笑,他提前吃了一颗补阳壮阳的丹药。

两根肉棒一前一后的操著夏婵月的双穴,修行水系功法的夏婵月的蜜穴在强烈地抽插中泄出淫水,同时四肢缠紧季欢的身体,蜜穴嫩肉也在抽插中磨著季欢棒身,他感到升仙般的快感,精液也在一阵挺动中再次放射。

而洛九天,他的动作很是笨拙,只经历一次破处的他毫无经验,还没抽插两下,就在夏婵月的肛吸中射出了精液,同时感到一股灵力如羽翼般沿着尿道向丹田而去,扫去一切障碍,精液再次被吸了出去。

而那灵力羽翼却如树荫庇护般,像母亲的怀抱那样张开双翼,仿佛进阶元婴般的将一个灵胎保护起来,光羽则不断围绕丹田灵光旋转。

大海般的药力失去小半,季欢运转心法,调整身位,让洛九天趟在夏婵月身下,加力的干着她美穴,双手则捏揉她双乳,时不时把头凑上去吮吸粉红蓓蕾,而感到要射精时便不加忍耐,直接射出,射入她子宫内就能接受从羽化仙躯上传来的羽化之力。

鲸落而万物生。

羽化之躯就如海鲸,对刚刚筑基的修士而言是一场大餐,两人整整干了七天七夜,其间洛九天多次想斩杀季欢,但当他看到一脸绯红眼眸迷离的夏婵月后,便接过他的壮阳丹,自此接力的奸淫著夏婵月,而夏婵月意识清晰,狂邪性格的她在最后甚至反客为主,抓着两人的肉棒张开口吞吐,射满一脸的精液后又再次为他们深喉口交。

直到一品九天禳寿丹药力消去,三人又昏睡了一天一夜后,这场淫乱才最终停止。

而季欢则被一只雪嫩的玉手抓住,玉手的一端抓着季欢,另一端则是虚无大洞,季欢就被这只玉手抓入那虚无大洞中。同一时刻,季欢出现在赤幽州合欢宗龙凤大殿。

......

红尘剑匣激发出一道剑影,剑鸣声响彻厅堂,季欢眼瞳凝聚,手掌握拳,一拳打出,化出拳影,打碎那道剑影。

季欢轻笑声道,“小子!就这点力量?红尘剑匣是你父亲天道筑基逆天改命所化的吧。本座本不想以大欺小,奈何连你也想觊觎凌仙子美貌,本座只能杀你了!”

“神通——冥火凤!”

......

“洛儿......对不起,我与洛云相爱一千多年,在大限之时才有了你,忘了我这个淫贱母亲吧,洛儿要好好活下去,母亲要去找你爹,母亲很想他,不想到死都不再与之相见......”

快死了吗?

都说在最后一刻能看到前世种种,要是能改变过去,那该多好......

被冥火凤正面击中的洛九天肉体破碎,五脏俱碎,血液滴落冥火凤所留的火迹上被瞬间气化,他的肉体也逐渐散发出一股肉香。

季欢嗅到肉香,嗤笑道,“呵哈哈!呵哈哈!被本座的冥火凤烤得真香,蝼蚁真顽强,就与火蚁一样烧之不尽。哼,就把你丢给她吧!她会好生宠爱你的......”

“红尘剑匣,传说封印着一把上古魔剑,也不知真假......”季欢抚摸剑匣,感受着剑意,露出笑容。

“剑灵......”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