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母 (07) 作者:花间舞

【警母】(07)

作者:花间舞2021/05/5发表于:SIS001

但妈妈还没来得及安心,就感觉到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在大腿上滑来滑去,她低头一看,王帅吧嘴巴压到了她的大腿上,舌尖乱动,先是向膝盖游了过去,又是向会阴部擦过去,在在她的小腹处轻轻舔著,一圈又一圈,却独独跳过了红嫩的小穴。妈妈知道这个流氓在故意挑逗自己,她尽力压抑著自己的欲望,可生理的反应却没有那么好控制,她觉得下体开始瘙痒起来,臀也不由自主地向上动了动,似是在表达着不满。

王帅看到这个信号,明白这个女人已经开始情迷意乱了,他满意地舔了舔嘴角,这一下子扑到了妈妈的双腿间,当即就吸吮了起来。

“啊!...等,等一下,谁,谁让你....”妈妈始终没有料到王帅会突然袭击,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但很快,挣扎的势头就变得微弱起来。王帅亲吻著妈妈的私处,但却是一触即离,并不完全贴上去,他是不是地对着蜜穴吹一口气,却始终游移在阴户的外围。

妈妈咬著嘴唇,她知道王帅是在用欲擒故纵的方法,知道自己不能上当,可是,那种瘙痒和空虚的感觉,那种若有若无的撩搔的感觉,实在是让她有些难以忍受,她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汽车扶手的边缘。

王帅的口技让妈妈觉得下半身传来阵阵酥麻快感,这一下又一下不断刺激着她的身体,让她禁不住地震颤。在此之前,她从未体会过被口交的感觉,平时做爱也是循规蹈矩的,那感受过这般调情?现在,极为强烈的快感冲刷著妈妈的理智,仿佛在她面前展露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王帅的舌头灵活巧动,宛如一条小蛇巡游著,不断的在阴唇周围舔舐。用微微有些粗糙的舌面整个刮刷妈妈的私处。妈妈也因阵阵快感而变得放纵,眼神迷离,呼吸粗重,那幽怨而无助的表情让人难以相信她是那个让人只看远观不可亵玩的冷傲女警官。

妈妈在这边享受着从未体验过的欢愉,而王帅的心中也是又惊又喜。他怎么也没想到,风骚淫荡的红姐竟然会被自己照顾得如此情意绵绵,而且这小水穴嫩得仿佛雏儿似的,真叫人流连忘返。其实他再细心些,就会发现面前的女人处处是破绽,怎么可能是红姐。但现在的他哪有功夫考虑这些。美女的反应是对他最大的鼓励,他只想着该如何更细致地照顾著这嫩穴,一口含住了妈妈的阴唇。

王帅的脸已经整个埋在妈妈的双腿间了,自蜜穴出传来的酸甜气味让他更为兴奋,若是将视角拉得远一些,便可以看见,女警官的两条白裸的纤腿不自觉地直直弯弯,内裤也挂在脚踝处摇摇摆摆。

而这时的妈妈更是娇媚连连,风情万种。她的樱唇欲开未开,还没能说出的话已然化作了诱人的喘息,春情满怀、香汗淋漓,身体上得到极大抚慰的妈妈心中柔软的部分也开始触动了,她隐秘的情欲在这一刻被完全地释放了开来,伴着倾泻的淫液一起,泛滥成灾。

王帅此时正用嘴巴把玩着母亲的穴口,见到蜜汁汹涌而出,自是不成躲让的吞咽了下去,“咕咚咕咚”的声音听起来淫靡无比,与此同时,从周边溢出的淫水也是涓涓而下,把周围的一切都濡湿了。妈妈这个时候只想挖个地方钻下去,她的脸羞红不已,哪能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她本想扭动身子逃开,可阴差阳错地,反而如同递出一般贴到了王帅的脸上。王帅更是兴奋,他见这美人迎合的样子,一种满足感让他颇为得意,见妈妈也是春情萌生,王帅跳过了剩下的调情过程,直接开始最剧烈的刺激。

他一口咬住了妈妈的阴蒂,那颗柔嫩的小肉球怎能经得起如此对待,很快一股钻心的痛感从下体直穿脊髓,妈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痛苦的吟啼,她的双腿挣扎著并拢,却更是把男人的脑袋牢牢锁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片刻过后,那阵痛感也渐渐淡化,疼痛由火辣变得平淡,与此同时,阴蒂也感觉燥热无比,被蹂躏过后,竟然有一种酥麻的感觉,这感觉如此美妙,差一点就让她泄了身。妈妈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这种快乐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她淡忘了刚才的剧烈疼痛,留下来的只有如同攀上云霄的快感,让她整个人的意识都飘然远去。

她的那颗阴蒂再度被玩弄了起来,王帅含住了那颗肉珠,不同于刚才的狠辣,这一次是极为温柔地小心碰触。阴蒂本就敏感。妈妈这被剧痛侵蚀过的就更为敏感,在王帅再一次的照顾之下,竟然有了一种想要尿出来的感觉。她知道,自己的高潮快要到了,她努力忍受着一波又一波快感席卷自己的身体,拼尽全力不想在这个调戏她的罪犯面前泄身,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高潮的模样。可早已泛滥的情欲,又如何控制的住,被快感裹挟的身体,也不再听从意识的命令。

终于,母亲来到了高潮。伴随着这次高潮的还有一泄如注的潮吹,她的穴间喷出了大量的阴精,整个人也随之颤抖、喊叫,她不再控制自己的声音,似是要把所有的悔恨都注入这喊声之中,“啊啊啊啊……”一声又一声的哀啼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而她那辗转反侧、激烈扭动着的躯体,也同样叫人摸不清楚她到底是想逃避还是正在享受。

几分钟后,妈妈那有些痉挛的小腹以及那大张而开却不停蹭蹬的一双玉腿,才缓缓地平息下来,凌乱的发丝沾粘在唇边,脸颊则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那幽怨的双眸定定地看着王帅,美目出射出森寒的杀意。

“红姐,你这反应也太大了!不应该啊....怎么,以前的老弟们没伺候好你?”王帅没有注意到妈妈的神色,只是一面抹拭着他满脸满嘴的淫液,嘴角露出了淫秽奸笑:“怎么样?嘿嘿……红姐爽不爽?”

“爽个屁!开车.....”妈妈长舒了口气,显然已经恢复了冷静,收回眼中的杀意,只是冷冷道,同时快速穿起先前被王帅被扯掉的短裤,同时心里有些焦虑,刚才王帅的话提醒了妈妈,像红姐这种常年跟男人厮混的女人,自己相貌气质上可以伪装,可身体却是掩盖不了,刚才自己已经露出很大的破绽,若是心思缜密的人自己怕是已经暴露了。

“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要不跟老公试试.....,唉,怕是不行....”一路上,妈妈不断想着这个问题,却也始终没有答案,当然爸爸也不会知道,此刻妈妈正在抱怨着他男性功能的不足。

将近一个多小时后,俩人已经开出了市区,王帅的车子来到汉江下辖县城的一个仓库门口,仓库门前已经停了两辆黑色商务车,几个浑身黑西装的男人在那里抽烟。

王帅和妈妈开门下车后,迎面走来一个看着有些凶神恶煞的大汉,两个招风耳格外显眼,脖子上挂着金链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看这模样,还真有点像大象....估计这就是那位象哥了!.....”妈妈心里暗暗道。

“臭小子,来了啊?老哥我可跟老大已经讲过了,老大说可以,他一会儿就到了,你说那个骚娘们.....”那个大汉抽著烟说道,虽说这位长得像大象,可显然并不是,听他跟王帅对话应该是王帅说的表哥。

“红姐,这位就是我的表哥......”王帅两眼淫光的望着妈妈,笑嘻嘻的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妈妈冷若冰霜地寒声道。

“呦,怎么还这么大脾气!帅子,这可不像是你说的啊.....不是说骚娘们吗?”

妈妈美目狠狠瞪了王帅一眼,那王帅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笑道:“我们红姐只喜欢长得帅的,嫩的,表哥你差点,看来是入不了我们红姐的法眼,嘿嘿.....”。

“我呸!一个老娘们,老子鸡巴可比那些小孩子大多了,骚娘们你要不要来试试!”那表哥上下打量著妈妈,眼中毫无顾忌的射出淫光。

“老娘只喜欢帅的,您怕是这辈子跟这个字无缘了....”妈妈知道对付这种人自己不能退让,故意以一个调侃的语气冷笑道,毫不退让的与王帅的表哥对视。

“骚娘们,老子.....”那表哥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嘟嘟!”汽车喇叭声,让韩雪有些意外的是,这时候所有的人包括那个表哥全部将烟头熄灭,立马立正肃立著。

等车停了,那表哥和王帅赶紧跑步过去,打开车门。远远看到一个男人从车里出来,一米八以上的身高额下眉角如棱,鼻梁立立峰,最让韩雪印象深刻的,是那人一双炯亮且幽深如潭的黑眸,眸底隐约透著一丝寒意,整个人气质给人感觉颇为斯文,但却也有些阴森。

“这应该就是象哥了.....”看着那表哥和王帅点头哈腰的谄媚样,妈妈心里暗道,只不过这象哥竟然是这副斯文模样却是大大出乎妈妈的意料,妈妈原以为人如其名,应该是那种五大三粗的壮汉,却不想竟然是这样的气质,不过,就是这种看起来斯文的罪犯,反而才是最棘手的。

只见王帅在那人身边耳语几声,那人微微点点头,朝着妈妈的方向招招手示意过去,妈妈深吸一口气,快步来到那人跟前,走路姿势特意装作卖弄风骚的样子。

“红姐的大名,早有耳闻,没想到比传闻中的更有气质!请吧!”那人没等妈妈开口,说罢直接转身走向头车,王帅那表哥显然也是一个小跑,赶在那人之前拉开了商务车的车门。那人走到了车门口,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示意妈妈坐后面。自己转身走向自己来时的车子,敲敲车窗。只见车窗缓缓打开了一半,妈妈赶紧屏住呼吸定睛观察,并想要尽量听他们的对话。这时开了半个车窗的司机戴着墨镜的脑袋露了出来,只是几秒后迅速将车窗门上,妈妈什么都没听到。

但是就是这短短几秒钟,看着那露出不到一般的脸,让妈妈心里咯噔一下,对男人依稀有一种似曾相识的莫名的感觉,但是实在是看不清楚。

“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妈妈此刻心潮涌动,自己当年在警校时,警校就专门有训练记人脸的课程,因此一般人妈妈只要看几眼就不会忘记,大多数甚至只需看到一半脸或者更少的部分,妈妈也能认出来。因此,妈妈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个人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只可惜没有看到全部的脸,突然起来的意外让妈妈有种强烈的不安,不过身为优秀警察的素质让妈妈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人说完转身回来,坐上了到中间座位。随着那辆车子的离去,所有人上了车,而头车的副驾驶,坐的是王帅,表哥和那可能是象哥的人坐在中间位置,而妈妈则是被安排一个人坐在后座。

就这样,头车带着其他两辆坐满黑西装的商务车,整齐地开出,象哥没有开口,其余人自然不敢多嘴,因此上车后一路上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一种诡异的安静气氛充斥着车内。

“听说您就是象哥?久仰大名....”见那人不开口,妈妈只好主动出击。

“你的需求我已经知道了,不过这代价可不低,就看红姐你能提供给我什么了....”那人没有回头,只是坐在前排淡淡道。

“我一个弱女人,还能提供什么.....”妈妈强忍着恶心,模仿著那红姐说话方式,玉手搭在那人肩上,柔声道,看着妈妈这样,那王帅和他的表哥显然都有所意动,身体颤了一下,不过都老实的没有回头,当然也是不敢。

“红姐一路辛苦,先休息下,等会我们再详聊....”妈妈感觉那人握住自己的手嗅了下,随即轻轻地吻了一口。

这个象哥似乎看起来不是那种好色的人,妈妈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隐隐有些担忧,虽说这样自己不用在刻意牺牲色相,但却也增加了卧底的难度,就这样,妈妈坐在后座假装放松著看着车外,但耳朵却依旧保持着警惕,试图抓住一点点关于这象哥的蛛丝马迹,可惜的是一路上那人竟然没再说一句话,显然是极为谨慎,这让妈妈着实有些失望,心中对这个象哥的神秘身份却越来越好奇。

大约将近一个小时,应该已经快要出汉江市了,车缓缓开到了半山腰的平台,“他们这是要去哪?....”妈妈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毕竟,今天的重头戏还没上演。车队一个转弯之后,一辆不起眼的火车出现在眼前。一排人已经站好在那里等候,队前站这一个平头大胖子,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若是我在,或者是爸爸在,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眼前这个头发稀疏的老胖男人竟然有点像我们学校的那个所谓的流氓校长,王亮!或许说,除了那有头发的头顶,几乎是一模一样。只可惜妈妈很少来我们学校,从没有见过他......

“咔”一声,车门开了,表哥赶紧搀扶那象哥下车,妈妈也紧跟在身后。

“象老板,好久不见,听说这次收获不错啊!”那特别像王校长的人一脸谄笑的走向象哥,跟平日里在学校摆谱训人的模样简直是大相径庭。

“老哥听说王老板你最近又管不住下半身了....”那象哥,也就是那人的象老板开口淡淡笑道,只是没想到,这跟我们那秃头校长一模一样的人竟也是跟他一个姓,姓王。

“哈哈哈,小事,小事....”王老板略微尴尬了一下,配笑着道。

“我们开门见山吧,样品我看一下!”象哥拍了拍王亮的肩膀道。

“好,象老板还是这么雷厉风行,老规矩了,您先验货!”王老板祖招呼手下拿上一个黑色皮箱,“啪”一声打开,妈妈在远处,定睛一看,里面似乎是一包一包的白粉。

“毒品交易!”妈妈心头一颤,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这才刚来就能看到这么一幕,同时心中一喜,自己和局长的定的计划,看来是要有大的收获了!

“去验一下.....”,王帅表哥听到命令,从象哥的身后走到皮箱前,刚要伸手拿一包,突然之间山里警笛四起,灯光逼人,四面八方突然冒出几辆警车和荷枪实弹的警察。

妈妈心中暗喜,看来这批人应该都是精英,否则不可能跟车这么久还没被发现,这正是妈妈和局长私下定的计划,已妈妈为诱饵深入敌营,名为抓捕王帅,同时会刻意放走妈妈和那象哥,给自己卧底提供一个引子,也落实王帅被警察盯上的事实,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赶上了毒品交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