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母 (06) 作者:花间舞

【警母】第六章

作者:花间舞2021/04/23发表于:SIS001字数:5288 字

“没有没有,不敢.....晚上就写作业啊,最近身体状态有点疲劳就是...”我赶忙回应道,心中想着妈妈我睡不好觉还不是因为你,每晚一闭眼脑子里就是你跟爸爸做爱的场景......

“注意调整下,别累著....”妈妈看着我道,眼中流露着关爱。

“嗯....知道啦!”

挂档,踩油门,妈妈娴熟的动作,让我微微一呆,不得不说,妈妈这开车的动作还真是帅气!与此同时,妈妈手臂的触动胸前美乳一抖,秀丽的长发丝飘逸。这两天脑子里都是妈妈妈成熟的风情,几乎快忘了妈妈作为警察如此帅气的一面。

“在学校和同学相处的还好吧.....?”车子上路后,妈妈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问我学校的事情。

“挺好的....”我一路跟妈妈讲著学校的事情,只是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冒出“赵喆”这个人,想起那天他看妈妈那充满着淫欲的眼神。不知不觉开了十来分钟,到了学校高架桥的快速路,由于最近施工修路,只得走那颠簸不堪的辅路,简直是遭罪,上学经常可以听到同学抱怨这个。

“哎呀....这路....”这路我还是第一次走,不得不说,大家抱怨真的是有理由的,突然车子一阵震动,我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要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好在我家的车是SUV商务型,在避震方面的功能很不错,要是那种小轿车,怕是要把人抖飞起来。

就在我心底暗暗骂市政人员不作为时,忽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旁边的妈妈胸前因为剧烈的摇晃,那两团丰满的乳头正在一跳一跳的,随着妈妈身体的摆动疯狂地晃动,我顿时吞咽了一口口水。

突然间有样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微微错愕,因为在妈妈右胸上凸起了一点,那个位置

*** *** ***

这是?乳头!看到这一幕,这下子我可真的忍不住了,不停猛吞口水,喉结的哽咽一囫囵接一囫囵。下半身肉棒立刻冲天而起顶着裤子,撑起了一片天,我吓得赶忙把书包放在腿上,好遮住我下半身的丑态,好在妈妈专心开车,没有发现我的异样。

自己心里对于亲情,道德伦理的界限墙壁,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已经相当脆弱了。相反,压抑到极点的青春期性欲,仿佛遭到反弹一样,可能是物极必反吧,令到我竟对于乱伦产生强烈的了欲望,有种想要享受违逆那种为世人所不许的用血缘所设立的禁忌的冲动。

好不容易开车过了这条破路,中途妈妈突然接了个电话,只不过手机却不是平时用的那个,我也没在意,因为警察这个职业要求严格,工作生活两部手机太正常了,妈妈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不方便便挂了电话,我还以为是妈妈单位打来的,也没多想。

“天祥,你先回家,妈妈单位临时有事....”到小区地下车库,就在我准备和妈妈一起上楼时,妈妈突然对我说道。

“好,那妈你也要多休息!”我顿时有些心疼妈妈,心道警察这职业可真不容易,待我离开后,妈妈竟然没有开车走,而是和我打了个时间差,走出小区叫了辆计程车便离开了,原先的牛仔服不见了,下半身的长牛仔裤也换成了短裤,而且还是特别短的那种。

“红姐,怎么最近又漂亮了!是不是有找下小情人了,不要弟弟我了.....”说话的正是那个小王,王帅,本名王大鹏,后来自己给自己改了这个名字,可见是多么自恋的人。

此刻,妈妈正坐在王帅的车里,因为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妈妈特别的小心,别看今天下午接我这么简单的事情,妈妈可是反复确认了没有人跟踪才开车的,毕竟,红姐这个人虽说有些神秘,可也有不少人知道她的真面目,一个不好就会前功尽弃,上次这下王帅说去红姐的老地方就让妈妈心头一紧,好在最后原来是个棋牌室,妈妈这才舒了口气,运气好的是,妈妈以前还真就研究过桥牌,也算半个高手,因此那次妈妈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只是被那王帅占了不少便宜,红姐那风骚的个性让妈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忍了下来,好在,那次牌局也让妈妈发现不少线索,并立刻跟局长反馈,虽然是牺牲自己色相,但也算值得了......

其实今天,是自己和局长亲自定下的计划,为的是让妈妈更好的打入贩毒集团的内部,而这一切,需要一个引子......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妈妈美目瞪了王帅一眼,不过确实眼神中却是带着风情,虽说穿着同样的衣服,但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和之前跟我在一起时完全不同,显然,妈妈已经渐渐适应了红姐这个身份,可以在两个身份间随时切换。

“红姐,一会咱见的这位象哥,可是脾气不太好,一般人根本见不到,我也是托我表哥的关系,加上红姐你的.....嘿嘿,才有机会,到时候红姐可别有了大佬忘了弟弟啊!”那王帅舔著嘴角淫笑着道。

象哥,是妈妈韩雪从王帅这里听到的一个新名字,据说是这一带的大佬,专干杀人放火的勾当,还有毒品走私,据说背景很强,连警察都动不了他。小李的死就是王帅和他手下一起干的,这些日子,妈妈已经完全弄清了王帅的身份,就是一个流氓混混,无非是长得帅了些,而他表哥正是这个象哥的人。

掌握当这个消息后,韩雪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局长,没想到局长竟也没听过这个名字,这让韩雪大感意外,要知道汉江市也就这么大,一般这些比较有势力的罪犯,警察局或多或少都会知道些。强烈的好奇心和不安让韩雪去见这个象哥的欲望更加强烈了,特别想看看这个到底是何方神圣。

“怎么停车了?”妈妈正思考着,突然发现车竟然停在了路中间。

“休息一下,红姐,要知道见象哥可是不容易,小弟这么费劲,有没有奖励啊,嘿嘿....”

妈妈白了一眼王帅,他一开口妈妈就知道他想做什么,王帅也没闲着,伸出自己的手在妈妈雪白大腿上抚摸起来,“红姐,你腿怎么这么白啊,比那些小姑娘都要白,摸的...啧啧,这手感,真是好!”

妈妈双手抱在胸前,任由王帅魔爪的侵犯,她知道若不给这流氓点甜头,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象哥,自己是一定要去见的,眼下,自己只能委屈牺牲下色相了。

“红姐你这身上味道也太诱人了,每次闻都忍不住!....”王帅接着用手在妈妈嫩滑的大腿上变本加厉的捏了起来,一边捏弄一边顺着往上抚摸过去,一直到大腿根部。

“一身臭汗有什么好闻的.....你快点!摸够了就继续开车!”。

“你可不知道,上次打牌我那些哥们可都说你有味道,嘿嘿....都想着干你呢!他们哪知道,红姐你可是非帅哥不泡,只有老弟这样的才能入你的法眼!”,王帅淫笑着道,只是妈妈越听越恼火,若非不得已,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杀害小李的凶手抓起来......

这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王帅的手伸入了妈妈黑色的短裤口里,手指按在了妈妈大腿根部的胯侧,开始轻微的按摩起来。

在妈妈半推半就下,王帅的手已经开始往上隔着衣服开始揉搓妈妈娇嫩的乳房,同时将头伸向妈妈的侧脸亲吻著。

“红姐,我受不了了,你这女人味道真是太刺激了,咱们在这儿来一下吧!我快憋不住了,求你了!.....”

“想得美!.....快开车去!”妈妈冷冷道,用手捏著王帅的手和脸将头别向另一边说道。

“红姐,求你了.....老弟我快憋不住了,姐你不能厚此薄彼啊,老弟做了那么多事情,也该给点甜头了!这可是咱们之前说好的.....”。

“见完后,行了吧,你先开车!今晚,今晚让你爽个够!”妈妈突然娇媚的抛给王帅一个诱人的媚眼,但心里却是暗暗骂这红姐真是个贱女人,到处沾花惹草,为今之计,妈妈心道只能先拖一下,至少先见到那个象哥。

“今晚,嘿嘿,红姐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过,还是让老弟先亲一口!必须的!....嘿嘿”王帅被妈妈的媚眼看的神魂颠倒,说完脸便凑向妈妈,张开大嘴舔著妈妈的耳垂。

妈妈顿了一下,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强忍着恶心,转过脸了,香唇正好贴在了那王帅的嘴上,这时候,王帅上下其手,一只手捧住妈妈的脸另一只手向下面伸入短裤隔着内裤直接摩擦著妈妈的阴唇。

俩人吻了几秒钟,似乎还是舌吻,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忍受的,几分种后,妈妈应该是终于承受不住,推开那王帅。而王帅则是一脸淫笑着满足手在嘴上抹了一把,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余香,笑道:“红姐你嘴巴味道可真不错!嘿嘿,香!......”。

“亲够了吧!快开车,别误了时间....”妈妈说着说着,脸上似乎泛起了红晕,显然虽然刚才的吻妈妈心里极度厌恶,可身体的本能还是让她有些许的反应。

“还早呢,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嘿嘿”王帅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看着身边的妈妈,满眼都是淫欲。

“你....”妈妈眉头一皱,显然面前的混蛋是早有预谋,不过如今自己骑虎难下,若不把他哄开心,怕是象哥那边也不好过,毕竟他还有个表哥在那里,虽说不知道是真假,但也是个突破口。

王帅见妈妈没有反应,一只手伸向妈妈的下体,将短裤纽扣拨开,同时也开始将妈妈里面的打底衫往上捞起,露出了妈妈嫩白的腹部和显眼胸罩。

“你快点!....摸几把就行了啊,要不姐可生气了...”妈妈怒目看向小王,在小王眼中,这是妈妈再故作生气的跟他撒娇,可对于妈妈,此刻她真的是满腔怒火。

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王帅十分满足地再次伸出舌头舔舐起妈妈的脸颊。

“别老舔我的脸啊,痒死了.....”

“红姐你脸上也好香,真几把香,他娘的,爽!”

“下流.....”

王帅一边将舌头有节奏的的在妈妈的脸上舔舐著,一边将手按在了妈妈的胸罩上,将胸罩往下边一扯,一对嫩白光滑的乳肉便直接蹦了出来,手直接覆蓋在妈妈的酥胸上面揉搓了起来,妈妈感受着王帅手掌对胸部的压迫与揉搓,还有一条细舌灵活地在她的脸颊上到处舔弄,时而刮过鼻子和耳垂,接着又吸住了自己的嘴唇。

“姐!你身上真是太香了....比那些小姑娘有味道多了!”王帅一边亲吻著妈妈脸一边感叹道。

“你知道的还真清楚,我有什么味道.....”

“姐你是成熟女人的味道,那些小姑娘完全没有的,嘿嘿....老弟我可是身经百战,只有姐能让我这么着迷!要不张姐怎么会给咱俩牵线呢,嘿嘿.....”

“张姐!....”妈妈心中一惊,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原来这流氓和红姐竟然是中间人牵的线,看样子,这张姐应该同时认识他和李红,对自己的身份着实是个危险。

“你倒是跟她很熟啊?.....看看听听跟她联系着啊?”妈妈此刻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张姐的信息,却又不能过于直白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灵机一动,有些娇喘著问道。

“没有没有....张姐你还不知道,天天换男人,不知道跟谁好上了又,老弟现在只喜欢红姐你一个!....”这时候,王帅解掉了安全带,侧过身子将胸口完全压在妈妈身上,一只手松开了妈妈白嫩的乳肉,直接解开了妈妈下面短裤的纽带,伸入黑色裤袜里面用手指撬开内裤直接触碰到了妈妈的私处。

“哎呦喂!红姐,看来你也想要了呢!....”王帅感受着妈妈小穴里的湿润,得意的淫笑着。

“滚一边去!.....我看你跟她关系好的很!”妈妈没好气的道,只是神色有些窘迫,心里暗恨自己身体怎么如此的不争气。

“没有,没有,最近张姐找了个健身房的凯子玩,哪里顾得上我,嘿嘿.....”王帅双手捏著妈妈的乳房揉搓起来,手指不断的捏弄她挺立的乳头。

“哪个健身房?.....”

“河西那个,玉门路,红姐,不会你也想,我可是听说你和张姐.....嘿嘿”

“老娘的事不用....哎!你.....等等!”不等妈妈把话说完,王帅就开始直接抚弄起妈妈下体小穴里那两片娇嫩的花瓣,王帅的背抵在方向盘上,完全压着妈妈在她的玉颈和胸口处来回的亲吻和舔弄,稍微喘着气的妈妈脸蛋上浮现出水润的光泽。

妈妈美目微闭着接受着王帅对她胸口和下体小穴的挑弄,双手则是象征性的在推让著王帅的肩膀,脑中却是开始盘算著玉门路大概的位置,对于张姐这个未知因素,妈妈很清楚必须赶紧消除掉,至少先找到那张姐把她监控起来,说不定又是一个突破口。

就在妈妈思索时,王帅突然伸手摸著妈妈座位侧面的按钮,接着妈妈的座位开始往下放,妈妈也随着仰躺了下去,等妈妈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王帅顺势一把将妈妈按倒在的座位上,双手拉扯著妈妈的裤腿,将内裤暴露了出来。

“滚开!.....”妈妈怒喝道,没想到这混蛋敢如此大胆,却又不敢太发力,免得被她看出破绽。

“就一次,一次,我保证,就是摸几下!.....”王帅说完不管不顾的将头埋在妈妈的白嫩无暇的腹部,伸出舌头舔弄妈妈她那有些小巧可爱的肚挤,接着也将她的内裤也往下扒著。妈妈似乎是想坐起身子,却被王帅压在下面动不了,短裤现在已经彻底滑落到了小腿处。

这时候,妈妈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此刻自己被流氓甚至是杀害自己同事的罪犯压在身下,对于身为警察的她来说简直是屈辱,只要自己一个翻身就能制服他,可妈妈不能,不能暴露自己的身手。

“抓住这些毒贩,一定要为小李报仇!.....”妈妈不停地在心里默念著,强迫自己不去想眼前的事情。而王帅则是兴奋地挎扒著妈妈的那双修长的玉腿,动作还是相当的粗暴,将妈妈的脚搭在方向盘上。

王帅满脸淫荡的盯着妈妈修长美腿,嫩白无暇的肌肤完全展现在王帅的眼前,王帅提起放在方向盘上的短靴将其脱了下来,满足地将妈妈嫩白的脚趾亲了一口,又将妈妈那嫩白修长的美腿搭在肩膀上,俯下身子开始拨弄妈妈的的内裤。

“你!你要摸就快点,不早了,这还是在大马路上!万一被人看到....”妈妈看着王帅有些慢悠悠的动作,着急道。

“放心,这路上没什么人,就算被看到那有什么嘛!嘿嘿”

王帅粗暴地把妈妈的内裤扯了下来,很快,妈妈的私处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他用贪婪粘稠的目光端详了片刻,随后犹如蛇吐信子般舔了舔舌头。妈妈象征性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车内空调咻咻地吹着气,这冷气拂过她的腿间,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但很快,这种冷意就被抹平了,王帅那粗糙的手如调情般在妈妈的大腿内侧摩挲著,给她一种温暖的感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