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警母 (07) 作者:花間舞

【警母】(07)

作者:花間舞2021/05/5發表於:SIS001

但媽媽還沒來得及安心,就感覺到有什麼濕漉漉的東西在大腿上滑來滑去,她低頭一看,王帥吧嘴巴壓到了她的大腿上,舌尖亂動,先是向膝蓋遊了過去,又是向會陰部擦過去,在在她的小腹處輕輕舔著,一圈又一圈,卻獨獨跳過了紅嫩的小穴。媽媽知道這個流氓在故意挑逗自己,她盡力壓抑著自己的慾望,可生理的反應卻沒有那麼好控制,她覺得下體開始瘙癢起來,臀也不由自主地向上動了動,似是在表達著不滿。

王帥看到這個信號,明白這個女人已經開始情迷意亂了,他滿意地舔了舔嘴角,這一下子撲到了媽媽的雙腿間,當即就吸吮了起來。

「啊!...等,等一下,誰,誰讓你....」媽媽始終沒有料到王帥會突然襲擊,她本能地掙扎了一下,但很快,掙扎的勢頭就變得微弱起來。王帥親吻著媽媽的私處,但卻是一觸即離,並不完全貼上去,他是不是地對著蜜穴吹一口氣,卻始終游移在陰戶的外圍。

媽媽咬著嘴唇,她知道王帥是在用欲擒故縱的方法,知道自己不能上當,可是,那種瘙癢和空虛的感覺,那種若有若無的撩搔的感覺,實在是讓她有些難以忍受,她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汽車扶手的邊緣。

王帥的口技讓媽媽覺得下半身傳來陣陣酥麻快感,這一下又一下不斷刺激著她的身體,讓她禁不住地震顫。在此之前,她從未體會過被口交的感覺,平時做愛也是循規蹈矩的,那感受過這般調情?現在,極為強烈的快感沖刷著媽媽的理智,仿佛在她面前展露出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王帥的舌頭靈活巧動,宛如一條小蛇巡遊著,不斷的在陰唇周圍舔舐。用微微有些粗糙的舌面整個刮刷媽媽的私處。媽媽也因陣陣快感而變得放縱,眼神迷離,呼吸粗重,那幽怨而無助的表情讓人難以相信她是那個讓人只看遠觀不可褻玩的冷傲女警官。

媽媽在這邊享受著從未體驗過的歡愉,而王帥的心中也是又驚又喜。他怎麼也沒想到,風騷淫蕩的紅姐竟然會被自己照顧得如此情意綿綿,而且這小水穴嫩得仿佛雛兒似的,真叫人流連忘返。其實他再細心些,就會發現面前的女人處處是破綻,怎麼可能是紅姐。但現在的他哪有功夫考慮這些。美女的反應是對他最大的鼓勵,他只想著該如何更細緻地照顧著這嫩穴,一口含住了媽媽的陰唇。

王帥的臉已經整個埋在媽媽的雙腿間了,自蜜穴出傳來的酸甜氣味讓他更為興奮,若是將視角拉得遠一些,便可以看見,女警官的兩條白裸的纖腿不自覺地直直彎彎,內褲也掛在腳踝處搖搖擺擺。

而這時的媽媽更是嬌媚連連,風情萬種。她的櫻唇欲開未開,還沒能說出的話已然化作了誘人的喘息,春情滿懷、香汗淋漓,身體上得到極大撫慰的媽媽心中柔軟的部分也開始觸動了,她隱秘的情慾在這一刻被完全地釋放了開來,伴著傾瀉的淫液一起,泛濫成災。

王帥此時正用嘴巴把玩著母親的穴口,見到蜜汁洶湧而出,自是不成躲讓的吞咽了下去,「咕咚咕咚」的聲音聽起來淫靡無比,與此同時,從周邊溢出的淫水也是涓涓而下,把周圍的一切都濡濕了。媽媽這個時候只想挖個地方鑽下去,她的臉羞紅不已,哪能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她本想扭動身子逃開,可陰差陽錯地,反而如同遞出一般貼到了王帥的臉上。王帥更是興奮,他見這美人迎合的樣子,一種滿足感讓他頗為得意,見媽媽也是春情萌生,王帥跳過了剩下的調情過程,直接開始最劇烈的刺激。

他一口咬住了媽媽的陰蒂,那顆柔嫩的小肉球怎能經得起如此對待,很快一股鑽心的痛感從下體直穿脊髓,媽媽不由自主地發出了痛苦的吟啼,她的雙腿掙扎著併攏,卻更是把男人的腦袋牢牢鎖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

片刻過後,那陣痛感也漸漸淡化,疼痛由火辣變得平淡,與此同時,陰蒂也感覺燥熱無比,被蹂躪過後,竟然有一種酥麻的感覺,這感覺如此美妙,差一點就讓她泄了身。媽媽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知道這種快樂是她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她淡忘了剛才的劇烈疼痛,留下來的只有如同攀上雲霄的快感,讓她整個人的意識都飄然遠去。

她的那顆陰蒂再度被玩弄了起來,王帥含住了那顆肉珠,不同於剛才的狠辣,這一次是極為溫柔地小心碰觸。陰蒂本就敏感。媽媽這被劇痛侵蝕過的就更為敏感,在王帥再一次的照顧之下,竟然有了一種想要尿出來的感覺。她知道,自己的高潮快要到了,她努力忍受著一波又一波快感席捲自己的身體,拼盡全力不想在這個調戲她的罪犯面前洩身,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高潮的模樣。可早已泛濫的情慾,又如何控制的住,被快感裹挾的身體,也不再聽從意識的命令。

終於,母親來到了高潮。伴隨著這次高潮的還有一泄如注的潮吹,她的穴間噴出了大量的陰精,整個人也隨之顫抖、喊叫,她不再控制自己的聲音,似是要把所有的悔恨都注入這喊聲之中,「啊啊啊啊……」一聲又一聲的哀啼讓人分不清她到底是快樂還是痛苦。而她那輾轉反側、激烈扭動著的軀體,也同樣叫人摸不清楚她到底是想逃避還是正在享受。

幾分鐘後,媽媽那有些痙攣的小腹以及那大張而開卻不停蹭蹬的一雙玉腿,才緩緩地平息下來,凌亂的髮絲沾粘在唇邊,臉頰則上掛著晶瑩的淚珠,那幽怨的雙眸定定地看著王帥,美目出射出森寒的殺意。

「紅姐,你這反應也太大了!不應該啊....怎麼,以前的老弟們沒伺候好你?」王帥沒有注意到媽媽的神色,只是一面抹拭著他滿臉滿嘴的淫液,嘴角露出了淫穢奸笑:「怎麼樣?嘿嘿……紅姐爽不爽?」

「爽個屁!開車.....」媽媽長舒了口氣,顯然已經恢復了冷靜,收回眼中的殺意,只是冷冷道,同時快速穿起先前被王帥被扯掉的短褲,同時心裡有些焦慮,剛才王帥的話提醒了媽媽,像紅姐這種常年跟男人廝混的女人,自己相貌氣質上可以偽裝,可身體卻是掩蓋不了,剛才自己已經露出很大的破綻,若是心思縝密的人自己怕是已經暴露了。

「怎麼辦....有什麼辦法能...要不跟老公試試.....,唉,怕是不行....」一路上,媽媽不斷想著這個問題,卻也始終沒有答案,當然爸爸也不會知道,此刻媽媽正在抱怨著他男性功能的不足。

將近一個多小時後,倆人已經開出了市區,王帥的車子來到漢江下轄縣城的一個倉庫門口,倉庫門前已經停了兩輛黑色商務車,幾個渾身黑西裝的男人在那裡抽菸。

王帥和媽媽開門下車後,迎面走來一個看著有些凶神惡煞的大漢,兩個招風耳格外顯眼,脖子上掛著金鍊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看這模樣,還真有點像大象....估計這就是那位象哥了!.....」媽媽心裡暗暗道。

「臭小子,來了啊?老哥我可跟老大已經講過了,老大說可以,他一會兒就到了,你說那個騷娘們.....」那個大漢抽著煙說道,雖說這位長得像大象,可顯然並不是,聽他跟王帥對話應該是王帥說的表哥。

「紅姐,這位就是我的表哥......」王帥兩眼淫光的望著媽媽,笑嘻嘻的道。

「你嘴巴放乾淨點!」媽媽冷若冰霜地寒聲道。

「呦,怎麼還這麼大脾氣!帥子,這可不像是你說的啊.....不是說騷娘們嗎?」

媽媽美目狠狠瞪了王帥一眼,那王帥有些尷尬的乾咳一聲,笑道:「我們紅姐只喜歡長得帥的,嫩的,表哥你差點,看來是入不了我們紅姐的法眼,嘿嘿.....」。

「我呸!一個老娘們,老子雞巴可比那些小孩子大多了,騷娘們你要不要來試試!」那表哥上下打量著媽媽,眼中毫無顧忌的射出淫光。

「老娘只喜歡帥的,您怕是這輩子跟這個字無緣了....」媽媽知道對付這種人自己不能退讓,故意以一個調侃的語氣冷笑道,毫不退讓的與王帥的表哥對視。

「騷娘們,老子.....」那表哥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嘟嘟!」汽車喇叭聲,讓韓雪有些意外的是,這時候所有的人包括那個表哥全部將菸頭熄滅,立馬立正肅立著。

等車停了,那表哥和王帥趕緊跑步過去,打開車門。遠遠看到一個男人從車里出來,一米八以上的身高額下眉角如棱,鼻樑立立峰,最讓韓雪印象深刻的,是那人一雙炯亮且幽深如潭的黑眸,眸底隱約透著一絲寒意,整個人氣質給人感覺頗為斯文,但卻也有些陰森。

「這應該就是象哥了.....」看著那表哥和王帥點頭哈腰的諂媚樣,媽媽心裡暗道,只不過這象哥竟然是這副斯文模樣卻是大大出乎媽媽的意料,媽媽原以為人如其名,應該是那種五大三粗的壯漢,卻不想竟然是這樣的氣質,不過,就是這種看起來斯文的罪犯,反而才是最棘手的。

只見王帥在那人身邊耳語幾聲,那人微微點點頭,朝著媽媽的方向招招手示意過去,媽媽深吸一口氣,快步來到那人跟前,走路姿勢特意裝作賣弄風騷的樣子。

「紅姐的大名,早有耳聞,沒想到比傳聞中的更有氣質!請吧!」那人沒等媽媽開口,說罷直接轉身走向頭車,王帥那表哥顯然也是一個小跑,趕在那人之前拉開了商務車的車門。那人走到了車門口,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示意媽媽坐後面。自己轉身走向自己來時的車子,敲敲車窗。只見車窗緩緩打開了一半,媽媽趕緊屏住呼吸定睛觀察,並想要儘量聽他們的對話。這時開了半個車窗的司機戴著墨鏡的腦袋露了出來,只是幾秒後迅速將車窗門上,媽媽什麼都沒聽到。

但是就是這短短几秒鐘,看著那露出不到一般的臉,讓媽媽心裡咯噔一下,對男人依稀有一種似曾相識的莫名的感覺,但是實在是看不清楚。

「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媽媽此刻心潮湧動,自己當年在警校時,警校就專門有訓練記人臉的課程,因此一般人媽媽只要看幾眼就不會忘記,大多數甚至只需看到一半臉或者更少的部分,媽媽也能認出來。因此,媽媽有種強烈的直覺,這個人自己一定是在哪裡見過,只可惜沒有看到全部的臉,突然起來的意外讓媽媽有種強烈的不安,不過身為優秀警察的素質讓媽媽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

那人說完轉身回來,坐上了到中間座位。隨著那輛車子的離去,所有人上了車,而頭車的副駕駛,坐的是王帥,表哥和那可能是象哥的人坐在中間位置,而媽媽則是被安排一個人坐在后座。

就這樣,頭車帶著其他兩輛坐滿黑西裝的商務車,整齊地開出,象哥沒有開口,其餘人自然不敢多嘴,因此上車後一路上誰都沒有說一句話,一種詭異的安靜氣氛充斥著車內。

「聽說您就是象哥?久仰大名....」見那人不開口,媽媽只好主動出擊。

「你的需求我已經知道了,不過這代價可不低,就看紅姐你能提供給我什麼了....」那人沒有回頭,只是坐在前排淡淡道。

「我一個弱女人,還能提供什麼.....」媽媽強忍著噁心,模仿著那紅姐說話方式,玉手搭在那人肩上,柔聲道,看著媽媽這樣,那王帥和他的表哥顯然都有所意動,身體顫了一下,不過都老實的沒有回頭,當然也是不敢。

「紅姐一路辛苦,先休息下,等會我們再詳聊....」媽媽感覺那人握住自己的手嗅了下,隨即輕輕地吻了一口。

這個象哥似乎看起來不是那種好色的人,媽媽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禁隱隱有些擔憂,雖說這樣自己不用在刻意犧牲色相,但卻也增加了臥底的難度,就這樣,媽媽坐在后座假裝放鬆著看著車外,但耳朵卻依舊保持著警惕,試圖抓住一點點關於這象哥的蛛絲馬跡,可惜的是一路上那人竟然沒再說一句話,顯然是極為謹慎,這讓媽媽著實有些失望,心中對這個象哥的神秘身份卻越來越好奇。

大約將近一個小時,應該已經快要出漢江市了,車緩緩開到了半山腰的平台,「他們這是要去哪?....」媽媽心裡不免有些緊張,畢竟,今天的重頭戲還沒上演。車隊一個轉彎之後,一輛不起眼的火車出現在眼前。一排人已經站好在那裡等候,隊前站這一個平頭大胖子,穿著一身灰色西裝,若是我在,或者是爸爸在,一眼就可以認出來,眼前這個頭髮稀疏的老胖男人竟然有點像我們學校的那個所謂的流氓校長,王亮!或許說,除了那有頭髮的頭頂,幾乎是一模一樣。只可惜媽媽很少來我們學校,從沒有見過他......

「咔」一聲,車門開了,表哥趕緊攙扶那象哥下車,媽媽也緊跟在身後。

「象老闆,好久不見,聽說這次收穫不錯啊!」那特別像王校長的人一臉諂笑的走向象哥,跟平日裡在學校擺譜訓人的模樣簡直是大相逕庭。

「老哥聽說王老闆你最近又管不住下半身了....」那象哥,也就是那人的象老闆開口淡淡笑道,只是沒想到,這跟我們那禿頭校長一模一樣的人竟也是跟他一個姓,姓王。

「哈哈哈,小事,小事....」王老闆略微尷尬了一下,配笑著道。

「我們開門見山吧,樣品我看一下!」象哥拍了拍王亮的肩膀道。

「好,象老闆還是這麼雷厲風行,老規矩了,您先驗貨!」王老闆祖招呼手下拿上一個黑色皮箱,「啪」一聲打開,媽媽在遠處,定睛一看,裡面似乎是一包一包的白粉。

「毒品交易!」媽媽心頭一顫,沒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這才剛來就能看到這麼一幕,同時心中一喜,自己和局長的定的計劃,看來是要有大的收穫了!

「去驗一下.....」,王帥表哥聽到命令,從象哥的身後走到皮箱前,剛要伸手拿一包,突然之間山里警笛四起,燈光逼人,四面八方突然冒出幾輛警車和荷槍實彈的警察。

媽媽心中暗喜,看來這批人應該都是精英,否則不可能跟車這麼久還沒被發現,這正是媽媽和局長私下定的計劃,已媽媽為誘餌深入敵營,名為抓捕王帥,同時會刻意放走媽媽和那象哥,給自己臥底提供一個引子,也落實王帥被警察盯上的事實,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趕上了毒品交易!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