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纪实第一部-第二部 作者:charubb

情色纪实

作者:charubb2013/11/1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引 子

这些东西在自己心里存了好长时间了,在论坛里也是发了删、删了发,是因为心中的一些执著在羁绊著自己,而发与不好,又成了自己心头的一个包袱。这段时间发生了多件事,使自己顿然开悟,决定把心里所存的一切发出来,也算是分享予大家吧,只要你别说我是毒害你的心灵,毒害你的思想。呵呵!

在欲海里纵行多年,心里一直纠缠于佛家所说的淫欲的种种所果,却又极好于淫欲,且在这路上走得很远。上一次发了后,一是自己一不小打碎了一个玻璃杯,二是在回去的路上出了个小车祸,自以为这就是佛所说的报应,所以在稍后就把发的文章删了。并以为常常反思,试图在正运与偏运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的关系,或者公式吧!一直在试图理顺佛说因果报应与淫欲寻乐的关系,试图找到一个两不误的平衡。这,就造成了自己犹豫的性格。

其实,这种观念就是佛所说的执著,因为这种执著而给自己造成了不利。今早想起幼年所事,突然想明白,自己早年丧父,对于自己是什么因果?难道是自己犯下什么大过吗?佛教徒又会说,是前世因果。呜呼,佛都云,活在当下。何谓前生?何谓来世?因佛而不利,这就是我自己的感悟。放下一切,率性而为,才能把人生活得有起色。而且,追溯那佛教源头,无非是当时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已,而后成为一种当权阶级控制百姓思想的工具。

想那强奸犯,想那流氓,想那和尚,在“犯罪”时的果敢,而自己的这种性格或许在有那样的机会又也因纠缠于自己的犹豫的心理的错失机会。机会已经失去四次了。

这些罪犯之所以能够成为罪犯,在他们的性格中应该是没有“犹豫”这一概念,有的只是决断果敢,当然也可以说是不计后果的冲动。而那些成功的捕获诸多美女良家的人士,性格中也不会有“犹豫”这一词吧?

命由天定,天让自己的性格决定命运。反思于自己的心理,反思于自己的性格。自己的人生突然领悟到,正是自己这种做与不做犹豫的性格让自己的运程平平淡淡。如果说有因果报应,这个性格上的缺点才是真正的因果。所以,要消灭之。

尼采说过: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冒险一点,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奇迹,那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

放下了这所有,世界就变得很简单了,好好活,享受一切。享受成功,享受成功前的痛快;享受射精的高潮,享受射精前的抽插;享受两性在深入前的互相征服。食色,性也。温饱而思淫欲,人生无非这两件事而已。

我这些年在淫海里的行走,就与少时的一些经历有关,在这里权记一下。

我一直在反思,当初自己是怎么开始进入淫途的,但实在是想不起当初是怎么的了。那时的性幻想,没有什么情节,没有什么过程,基本上就是生活中只要有女性的场景,对于性,只是一个字,插,却并不知道怎么个插法。还记得有一次的性幻想竟然是一插插一年。呵呵!

我忘不了有一次,草场的事。也许这一次是我性心理的起源,在这里记叙一下。对于性心理的探源,就只能到这件事了,再没有记忆了。

那天,应该也是夏天,夏天是激情频发的季节啊!家里来客,来了许多人,我和妹妹,还有一个我叫她小姨的女子,不是我的亲小姨啊,表姨吧,她还没结婚,应该是高中毕业二、三年后的样子。来的人中没有她的同龄人,当然也融合不到那些人去,就和我还有妹妹在屋外玩。

有两个坏小子,经常喜欢欺负人的,经过这里,见到妹妹手里拿着好玩的玩具,就去抢,然后就跑,表姨就领着我追。他们一边跑一边骂“我操你”、“你操屄”等脏话,表姨很是生气,肯定是想追上去打他们,可不知怎么的,跑几步就停下来。后来想想,一是两个坏小子跑得快一点,二是表姨作为一个大姑娘又不好意思快跑起来去追两个小男孩。

就这样,到了村子外的场院里。那时应该是刚过麦收吧,场院的草垛很多,那两个小子见甩不掉,就围着草垛转圈。转着转着不见了一个,就在表姨抓着另一个要摁倒揍他时,另一个竟然从草垛上面跳到表姨的身后,勒著表姨的脖子把她拉了个仰面朝天。

两个坏小子扑到表姨身上,四只手在她的奶子上乱摸,一边嗷嗷叫着:“好大的奶子!好大的奶子!”前面那个还骑到表姨身上,压在她的小腹上,做着一挺一挺的动作,说:“我就这么操你,我就这么操你……”另一只手竟然真的伸到表姨的衣服里,抓着她的奶子了。

表姨毕竟是个大人,很快就反抗过来,两个坏小子也不敢恋战,稍稍占了点便宜就跑了,表姨也没有再追。

你可能会问我当时在做什么?恐怕我当时也就四、五岁吧!

因为我长得帅,又聪明,很多娘们姑娘们喜欢逗我,喜欢摸我鸡鸡。也许,我的手淫生涯就是这么开始的。

隐约记得几个镜头:一个是和一个小伙伴一起玩鸡鸡,一共两次。还有一次是和村里的一个傻姑娘玩,但没什么感觉。再一次我上学了,放学回家,经过那个小伙伴家时,碰到他把那傻姑娘的下体弄出了血。

还有,也算是求助吧!自己玩过多次3P,也喜欢玩这个,但对于3P中丈夫的心理却一直把握不好,希望有心的朋友能分享一下。

这篇文章主要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情色纪实之家族往事篇》,内容主要是我小时因偶然的机会所见到的家族里的淫欲之事。因为我从初三时就开始住校了,记的仅是一些我少不更事时所见到的片段。

第二部分是《淫妻篇》,主要记叙发生在女友及妻子身上的淫事。

第三部分主要记叙我本身的艳遇经历,所有的内容均为事实,除了一些因见不到的部分及推理的部分为自己构思,以填补未到实见的空白。

因时间与精力毕竟有限,也希望能有同好之人将此文补充得更加完美,将各个情节补充得更细更真。

情色纪实第一部:家族往事篇

(三姨)

1、三姨被强奸

这件事发生时,我已经上了初中了,学会了骑自行车,到我们镇上的中学重点班级学习,一天往返一次,到了初三后才开始住校的。

那时我在镇上上高中,我三姨嫁到镇上,我平时就住在她家。

那天中午我骑着自行车去洗澡,出去时三姨等两个女的和一个男的打牌。我出去时,男的输了,输得不少。

我出去洗完了回来时,大门虚掩著,农村嘛,大门没有关上的,中午很热,也没几个串门的。我用自行车推开门,看了一下院子,也看到三姨的卧室房间,我看到那个男的面对着窗户,身体在扭曲、活动。因为有窗台挡着,我看不到他腰部以下。

等我放好自行车时,那个男的一边提裤子,一边从屋门往外跑。我大体上猜到了什么。

那人跑了后,我轻轻的进了屋,在门上往三姨房间里看:三姨趴在床上,裙子掀在腰上,内裤脱在一条腿上,两腿还分著。她在趴着哭,屄里的精液还在往下流。

2、三姨让明占便宜

前面说过了,这个明在我的纪实中占著很重要的一个角色。现在,讲讲他占我三姨便宜的事。

那天,镇子上赶集,明带着我去玩,三姨就嫁在镇子上。不巧得很,那天下了大雨,我们就住在三姨家。三姨和姨夫睡在四间,东间是我表妹,我和明睡在厢房。

厢房里不透气,蚊子又多,我和明都翻来覆去的睡不好,小孩子睡性大嘛,我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明起身,就问了句:“做什么?”他说:“撒尿。”我这让他弄醒了,就睡不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还没回来,反正我也睡不着,我也去撒泡尿去。我出了厢房门,听到三姨的房间传过来“啪啪啪”的声音和三姨的呻吟,噢,是在做爱。我很自然地往他们的窗子看去,没开灯,窗帘拉了一半。

呀!窗前站了个黑影,仔细一看,是明!这……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又退回了厢房。

我刚躺下,明就回来了。稍等,听见姨夫出门来撒尿开门的声音,接着是三姨到院子来找水洗下体的声音。

睡了一觉醒来,看看天,濛濛亮。看看明,不在身边,我就起身到院子里。三姨的窗帘都拉开了,因为天热。明站在窗前,踮着脚尖,两手伸在窗内,一只手掀著三姨的蚊帐,另一只在慢慢地活动着,应该是在轻轻的摸三姨。

3、我和明

在讲我妈的事时,提到这点。那时我在初中,也可能是五年级,明领着我去海里洗澡,就我们两个人。

洗著洗著,他突然把我摁在水里猛灌,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他要杀死我。我们村每年都要淹死个孩子,在这之前的一天,我突然有了个想法,这些淹死的人可能是被人故意淹死的。

我在水底下拚命地反抗,可我抗不过他啊!我就抓着他的鸡巴使劲地拽,用的力气那个大啊!他不得不放了我。

……不过,在这里是谈性的。他的那玩意确实大,真的是大。

(四姨)

1、四姨与明

那年我好像是三、四年级吧!

夏天的一个中午,都在门口凉快。我对门邻居明和几个人在下棋,四姨在旁边看,我也看。

明刚上大学,我村的第一个大学生。他刚洗完澡,只穿着一条很小的三角内裤,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四、五个人,就四姨一个女的,明的内裤顶得很高,当时我还想,怎么回事?不过,他这么穿在农村也不算什么。

因为当时我不太会下棋,看了一会没意思,就去村子东边的河里捉鱼去了。那天很晒,我捉了一会就回家了,下棋的人已经散了。要交待一下,当时四姨刚结婚,好像是怀孕了,那天是回娘家。

我姥爷家就在我家前面,街上没人玩,我就去了姥爷家,准备去找哥哥姐姐们的书看,他们的课外书很多。我进了姥爷家,从东往西依次经过姥爷的房间、堂间、舅舅和舅妈的房间,然后是姐姐们的房间(四姨也住这个房间),然后是进入姐姐房间,有门的那间。

在经过姐姐房间的窗户时我往里看了一眼,整个呆了,停下了脚步。

四姨仰躺在炕的外边,上身外衣敞着怀,内衣捋到了奶子上,两个奶子都露著,裤子脱到大腿处,内裤往下褪了一些,阴毛露出了一大半吧!

明站在炕边,弯著腰,嘴里亲著四姨一个乳头,一只手玩着另一个奶子,一只手抚摸着她的阴毛,要往四姨的腿间插入。四姨用左手抓住明的手不让他往下伸,好像是说了句:“我可能怀孕了,别动那里,我给你留着。”

然后两人开始亲嘴,这时明的两手就玩着四姨的两个奶子,四姨的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抓着他的鸡巴。这期间停了一下,可能是四姨太忘情,抓明鸡巴的手用力大了点,两人停下了,明把鸡巴往四姨嘴上靠,让四姨亲,四姨只是吹了吹,推开了,然后两人继续接吻。

我看了一会,我也知道这事是不能让人看到的,再就是我看的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也已经晒得浑身是汗了。

我往外走,经过舅舅房间时往里看了一眼,舅妈光着上身,两个奶子好大。

2、四姨与她的邻居

这件事发生时我上高中了,我四姨嫁到了另一个镇子上。那年过年,我去四姨家走亲戚,一般我去她家都要住个三两天的,那年也不例外。

要说这件事前,得说一下夏天的一件事。

那天我去四姨家玩,吃了饭后坐在院子里乘凉,刚坐了一会,男一号刚推门进来了,那年他好像28岁了,还没娶媳妇,这在农村就是超大龄青年了,姨父和他说话时就和他就这事开玩笑。他娶不上媳妇的原因是家里穷,独子,母亲有病,父早亡。

他进来时,四姨正在院子的水井边洗头。反正整个晚上谈话期间,他的目光基本上没离开过四姨,我当时就有个感觉,这个家伙对我四姨有想法……

场景切换到本则故事。

大过年的,又没什么活,白天就是串门玩,更多的是一起打牌,晚上也是。虽说那时有了电视了,不过,四姨家没竖电线杆子,信号不好,一般的收不到几个台,画面也不清楚,所以更多的是选择打牌。

那天晚上,姨父与往常一样,家里又聚集了一屋子人打牌,赌钱,四姨则烧水泡茶。大约十点半时四姨去了另一间屋,应该是去休息了。

那天姨父牌运很旺,而刚的牌运则很差,到十一点时,刚输光了,受了一顿奚落后,气呼呼的说:“我回家去取。”他走后,满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都知道他家里没钱,都说他不会再回来了。

过了一会吧,听到大门响,不过没见人进来。其实,这一点刚发生时我也不知道会与以后的事有关,只是后来在回想这件事时对起号来。

这时,我困了,就准备去睡觉。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睡。

在这里说一下四姨家的房子结构:是四间屋,两个门,为了便于说明白,给这四间屋编个号,从东往西是东1、2、3、4,东1和东3是卧室,东2和4是门。牌是在东1间打的,水是在东2间烧的。四姨呢,则到了东3的炕上去休息了。

东3亮着灯,透过窗户封著塑胶油纸的玻璃往里面看去,模模糊糊的看到有两个人影在晃动,看来四姨还没睡,还在和人拉呱。

我到了东4间,门半开着,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姨:“借那么多干嘛?先借给你一百吧,这也是我的私房钱。去吧,少打一会,别再输光了。”要知道,当时打牌的局是一、二、三块的,这一百在当时也不是个小数了。

男:“嗯。”是刚的声音。

我这时明白了,噢,刚可能是回家没拿到钱,又回来向四姨借,他可真会想办法。那会开门应该是刚进来,他直接到了姨的房间。

姨:“你……你……你干什么?我这背着他借钱给你就不错了,你怎么还这样?快放手!”

刚:“丽,我……我……我喜欢你。”

姨:“喜欢我就应该尊重我。快松手!”

这时,我已经走到东3和东4之间的房门了,可听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我没直接过去,而是停下脚步偷听。后来我想,这只能说是老天爷的安排,如果这直接进去了,就不会有以后的事了。不,这事早晚会有,只不过我不会再碰上了。

刚:“我想要你,我太喜欢你了。”

姨:“赶紧去找个媳妇,要你媳妇去。”

姨:“啊!”

……又是一阵你来我往的相关的话,我就不重复了,因为我也记不清了。

门是那种单开的,上边有一块玻璃,贴著图案,可并没完全把玻璃覆蓋住,我现在已经有了多次偷看的经验了,知道会发生什么,也就找了个空白的地方往里看去。

姨穿着秋衣和秋裤,仰面向上被刚压倒在炕边上,两只脚尖刚好离开地面,她的秋衣已被捋到了奶子上面。刚像一只饿极了的猪在啃食一样,嘴巴在四姨的两个奶子上乱啃,四姨一只手去捂自己的奶子,一只手去推刚。

这个反抗的过程持续时间很短,四姨伸出两手卡著刚的脖子,喘著粗气说:“这样折得我的腰痛。”刚站起身来,四姨试着也站起来,可没成功,对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刚说:“我这别是把腰扭了,快把我扶到炕上。”

刚伸出左手搂着四姨的肩膀,又弯腰探出右手抄著四姨的膝盖把她抱起,自己抬起左腿站在炕上,右脚用力一蹬地就上了炕。我得承认,刚的力气很大,这个动作我是做不到,如果把炕换成是床,对于我来讲才差不多。

跪行到炕头,刚把四姨放下,我所在的这个角度,已经看不到四姨的上半身了,只能看到她一动不动,身子好像还在抖著。

就这样僵持了一两分钟,四姨伸手推了刚一把,说:“你走吧!”刚一下子抓住了四姨的手,然后扑了下去……

“吭哧!吭哧!”刚的嘴像猪一样在四姨身上啃著,手在她身上乱摸乱扯,“走开……”四姨一边低声斥责著,一边手忙脚乱的阻止刚的侵犯。

“啊!”刚叫了一声,停下动作,抬起了身子。四姨也停下了,一只脚蹬在刚的两腿间。“你……”刚的声音含着怒意,一只手揉着鸡巴。

镜头石化,而瞬间又快速的动了起来。刚抱起四姨的两只脚,搭在自己的肩上,把她的腰扯离炕边,伸手抓着她的秋裤扯到了膝盖处,压了过去。

而四姨的反抗已不够刚才有力,一是洗澡过后的无力,二是刚才挣扎过后的无力,三是因不知是否伤了一个男人最重要地方的心虚而无力,随着四姨“啊!轻点……痛!”的轻呼,她的反抗已彻底地停止,换成一阵阵的呻吟。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大约不到两百秒吧,“快拿出来,别射在里面!”四姨又开始反抗起来。

刚快速的起身,白生生的又透著红的鸡巴还在射著,最后一股落到了四姨的身上、床单上、还有他的裤子上。四姨快速的起身,脱掉秋裤和内裤,蹲下,扯了块卫生纸卷成条状往阴道里塞,又顺手扯了一块扔给刚:“擦擦快走吧!”

刚擦了几下就往外走,我赶紧闪到里面的套间的门后。待刚走了后,我也悄悄溜回了姨夫们打牌的房间。

呵呵,刚又过来了。

“怎么,拿到钱了?”姨夫问,旁边的人哄笑。

“看!”刚着着四姨给他的钱晃了几晃。

“还真有钱啊!快上来吧,再让你输个净光!”姨夫道。

刚上了炕,坐在姨夫身边,“嗯,你身上怎么有股骚味?是不是刚刚去陪了一下村东的那个小寡妇,她给你的?”姨夫取笑道。

“去!”刚脸红了,愠怒的道。

“看,裤子上还有精子呢!”姨夫说完,所有的人都笑了。

说来也巧,自刚上了场,姨夫的牌运开始转衰,连着打了好几把明保,却都输了。又几轮下来,姨夫竟然输了个净光,而刚却成了赢家,不仅把那会输的赢了回来,反而还有盈余。

姨夫恼怒的叫我去和四姨要钱,我去找四姨,她已经睡了。我回到姨夫打牌的屋,牌局仍在继续,原来,刚又借了一百元给姨夫。

我看了一会,困了,就去四姨房间我的被窝里睡了。

(我妈)

1、东邻的乡村医生

回想了很多,小时的摸鸡鸡,可能是无意间对于玩弄引起的快感的爱好。而这件事,却是真正的对自己的心理形成了冲击,使得自己的性幻想有了真实的意义,那就是incest。在这之前的性幻想,就是找女人,插,而实际上,却连怎么插、插哪里都不知道,甚至对自己阴茎的勃起也感到奇怪。

那是个夏天,父亲在田里看瓜,母亲早睡了,我因为在被窝里偷偷看小说,睡得晚。大约十点多吧,时间我是根据我妈房间的钟声来判断的。我听到院子里有人往尿桶里撒尿的声音。

在农村居住过的人应该明白,农民们往往在厕所的门外面放个尿桶,晚上没灯,这样可以直接尿在尿桶里,省得万一不小心掉到厕所坑里。

我感到奇怪啊,没听到我妈下床的声音啊?我就在窗户上往外看。当时月色晦暗,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很明显的是个男的,因为那黑影是在站着撒尿,光着身子,左手伸在身体前应该是在握著鸡巴,右手提着件揉在一起的衣服。

那人撒完尿后,上了我东边的平屋,翻过墙,进了东边那户。我感到很奇怪啊,这是谁啊?怎么晚上还翻墙到我家来撒尿啊?我急忙从窗上出去,爬上东边的平屋,在墙头上往东邻看。我知道了,那人是东邻之子,二十七、八岁,乡村医生。

我下了平屋,经过我妈房间的窗子时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后来上了大学后才想明白那是乙醚的味道。看到这里,诸位应该想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吧?是的,你猜对了,但当时我不知道啊!

我趴在窗户上往我妈睡的炕上看,她仰躺着,四肢分开,看着她胯间那黑乎乎的一片,我突然感到一阵冲动。我从窗上爬了进去,看看我妈,她还在打着呼噜,我伸手在那两腿之间的地方摸了一下,手上黏乎乎的,我突然感到好像是做了错事,急忙离开了。

从那以后,我的性幻想中就以母亲为主要对象了。而随着经历的增加,家族的女性也一个个登场。

2、让我的同学搓背

我妈让我的同学占了“便宜”,这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不过,让我耿耿于怀的不是他占了我妈的便宜,而是我不知道他占到了什么地步。

记不得是十几岁了,反正那一年的期中考试我考了第一,就骄傲了,其后的一段时间里,只要放了学,就聚集几个同学一起打勾机扑克,因为人多,要想加进来打牌的还得“考试”,嘿嘿,就是问问他打牌的一些规则。

那天,一个叫荣的同学也想和我们一起打,可是他没通过“考试”,不过,他倒是很有上进心的,想看我们打,学学,于是我们一起七个人就去了我家里。

连着输了好几把后,我终于摸了一把好牌,虽然进了三个贡了,但仍打得对头稀哩哗啦的,还有几道牌出完就要走头客了。这时,我听到我妈在南屋喊我,我妈去地里干活来,不知道什么时间回来了。

眼看我就要出完牌了,我可不想让别人替我出,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机会。不到一分钟,我妈又喊了我一声,我想也没想,就对一边的荣说:“我妈好像在南屋,你先去看看什么事。”

牌打得很激烈,等我走了头客,已经过去十分钟了,我想起我妈喊我的事,就去找我妈,正好也有了尿意,顺便撒泡尿。

刚到院子里,正好碰到荣从南屋出来,我就问他:“我妈呢?”荣说:“在洗澡间。”我说:“噢,我去撒泡尿,你先进屋去帮我摸牌吧!”然后就往厕所走去。

去厕所要经过洗澡间,洗澡间的门开着,我经过时往里面看了一眼,我妈穿着条黄色内裤,自己用布缝的那种,光着上身,两手拿着一件衬衣,正准备从头上往下套。

“妈,什么事?”我问。

“没事了。”我妈说:“我本来想让你给我搓搓背,刚才小荣给我搓了。”

“噢!”

“你要觉著给你爸和我搓背,你搓得不舒服,还搓不干净,人家小荣搓得又舒服又干净。”

“噢!没事我先去尿尿了。”

这件事当时没什么,后来慢慢地性成熟了,愈发的成了心里的一根刺。就是开头说的那样,他到底占到了什么程度?

我现在已经没有机会问小荣了,因为他在大二那年出车祸OVER了。

3、我的同桌

那年我好像是十岁,我的那个同学比我大三岁,因为家里的原因,和我同一个班还是同桌,他还是我的远房亲戚,论辈份我得叫他哥。

他长得又高又壮,平时打架时都是他护着我,而且呢,小伙子也长得挺清秀的,更关键的一点,这家伙心眼子很多,是个很鬼的家伙,就是不正干,不好好学习,总是抄我的作业。他长大后去了部队,现在给一个团长开车。

我们不是同一个村。因为我父亲养海,家里海鲜较多,而他家的家庭条件很差,就经常在周末到我家玩。呵呵,自是有他的好处。

那个周末,他到我家玩。我忘了是春天还是秋天了,可能是秋末吧!那天我们去村子东边的山上玩,又和山那边的人打了一架,回到家后,灰头土脸的,我妈就烧了一锅水,倒在大盆里,调好水,让我们两个都脱光了,给我们擦身子。我还记得一个细节,洗著洗著,他的鸡鸡硬了,我妈伸手在他的鸡鸡上弹了一下说:“哟!还硬了,成了小大人了呢,还长毛毛了呢!”

因为我父亲在海里看海,不在家,晚上睡觉时,我们就三个人都睡在一铺炕上,盖的是一床毛毯。我父亲应该是两个月没回家了,平时我父亲在家时,睡觉时,父亲在最西侧炕头上,然后是我妈,再然后是我,如果那期间我同桌来了的话,就睡在我外面。

那天,因为我们在山上闹得厉害了,他,姓陈,陈有点感冒,我妈就让他睡炕头,这样,我们就一边一个了。

我因为小时出过事情,好几年了,习惯于睡觉时摸着我妈的一个奶子睡。睡觉时,我和陈都脱光了。本来我妈下面穿着大裤头,自己做的那种,上身光着。农村妇女又没什么奶罩,加之我们都是小孩子,也不在意。

我妈躺下后,斜倚著枕头看书,我呢,就又伸手去摸着她的奶子。我快睡着时,听到“啪”的一下,把我惊醒了,我抬头一看,原来陈也去摸我妈的奶子,我妈就打了他一下,当然是轻轻的。

我妈对我说:“阳,看你,这么大了还摸妈的奶子,把你哥也带坏了。你问问你哥,他在家还摸不摸他妈的奶子了?”

陈说:“好几年就不摸了,不过,还想摸。”

我就说:“看吧,他比我大还想摸呢,我要摸嘛!”

我妈问我:“他妈不在这里。他要摸你妈的奶子,你愿意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就摸这一次,我们两人一人一个。”

我妈对我说:“你也就摸这一次了啊,是最后一次了。这么大了还摸妈的奶子,让人笑话啊!”又对陈说:“看你有点发烧,就给你摸这一次吧,可是以后不准摸了啊!”

我妈继续看书,我们两人一人一个奶子。我看着他挺会摸的,又揉又搓又捏的,可能真的是好长时间没摸他妈的奶子,想玩了吧!我不和他那样,只是放上手搂着就去睡觉了。

突然,听到我妈“啊”的喊了一下,我妈说:“不要使劲捏乳头啊,姨有点痛。”我就迷迷糊糊的说:“别摸了,快睡吧,明天接着去和那些人打。”陈应了一声,然后我们就睡了。

这时,我又听到陈很小声的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不过,我感觉到我妈把身子转向了他那边。后来想想,这时我妈是转过身去侧对着他,让他同时玩着两个奶子了。而我呢,则睡着了。我虽然又睡过去了,但总是觉得有声音,睡不安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到冷,就伸手去拉毛毯,却没摸到,我就睁开眼坐起身去找。借着月光,我看到我妈好像是坐着,在喘粗气,陈应该是在躺着,也在喘著粗气。我看到陈仰面躺在我妈的位置上,也不是,是两个人中间的位置。

因为我家的窗子是玻璃的,那会月光刚好照到我妈的屁股上。她屁股光着,正好坐在陈的鸡巴的地方,我妈那里黑乎乎的,看不大清楚。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妈可能没想到我会醒过来,顿了一下说:“你……你哥烧发得厉害了,我帮着他活动了一下,出了出汗。刚做完,真累,弄得我也出了一身汗。”我说:“噢!”我们老家发烧就是出出汗。

我妈又说:“你不要跟别人说妈妈会按摩穴位治病啊,这个治法很累人,会把妈妈累坏的。”我说:“好的。”我妈又伸手摸了摸陈的额头,说:“嗯,真是管用,烧退了许多。”

我说:“我把毛毯蹬了,冻起来了。”毛毯让他们拉开去脚底下,我妈扭身去拿,随着她的转身,屁股也抬了起来,我很清楚的看到,陈的鸡巴不知道是从我妈的体内又或是在她身后滑了出来。

当时虽然说是十岁了,知道操这个字眼了,可是怎么操根本就不知道。当时根本就没意识到他们是在做爱,不知是我同桌操了我妈,还是我妈操了我同桌。

4、三叔

那时我仍处于性朦胧的阶段,但一次偶然,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性,启蒙老师是母亲和我父亲的哥哥三爹。

那是个夏天的晚上,父亲去地里看瓜去了,三爹到我家来送东西,放下东西就和我妈聊天。谈到大约8点半,我打盹了,母亲就让我去睡,而她正和三爹聊到兴头上,两人就继续聊。

我的房间在西间睡,母亲在东间,中间还隔着一间。我躺下后,并没有接着睡,而是关了灯,打开手电筒,掏出一本小说来,我还记得是《大唐游侠传》,偷偷的看。

看了一会,真的打盹,我关掉手电筒,打了个呵欠,准备睡觉。听听老妈那边还有声音,真能聊,可再一听,不对啊,不是说话的声音,只有我妈自己的声音:“啊……啊……”听了一会,能听到的声音除了老妈“啊”的声音外,就是她说的“轻点”、“快点”、“用力”,我感到好奇怪,就悄悄的起身过去看。

母亲房间的门关着,只是门已经有很多年了,关不严,有一条约1公分宽的缝,我就透过缝往里面看去。

我妈站在地上,上身趴在炕沿上,两手拄著炕,两腿叉著。她本来上身穿着两件衣服,一件是T恤,一件短袖衬衣,奶罩是没有,农村的妇女不兴穿这个,现在呢,只剩了里面的那件衬衣,还挽到了两个奶子上面。她下身是穿着裤子和裤头,这会也褪到了膝盖处。再看三爹,站在我妈后面,裤子掉到了脚跟处。他两手扶着我妈的腰,那个鸡巴在我妈的两片屁股之间进进出出。

突然,三爹可能是用力大了,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我妈转头说:“快,给我,我要……”三爹停下,伸出两手握着我妈的奶子转了几圈,又站起来,左手两指分开我妈屁股中间的一个洞,右手拿着他的鸡巴对准洞口一下插了进去。

我妈“啊”的大叫了一声,接着好像又咬住了枕巾,“呜呜”的。三爹嘴里也发出用力气时才会发出的“嗨嗨”的声音。他的鸡巴插得很快很快,然后也大叫了一声:“我操!我操!”紧紧搂着我妈,身体抖了几下,然后趴在了我妈身上,我妈也全身无力的趴在了炕上。

停了几分钟,三爹站直了身子,那鸡巴也从母亲的屁股之间滑了出来,已经变得软绵绵了,只是更加湿了。母亲递给三爹一块卫生纸,然后叠了一块夹在自己两腿间,整理好衣服,转过身来给三爹擦。

擦干净了后,两人就一起往外走,我也急忙跑回了我的房间。我家的大门是在西边,正好在我的窗外,就在我妈要开大门时,三爹一下子抱着了她,把她的上衣掀到了奶子上,对着两个奶子又啃又咬又抓又摸,折腾了好一会才离开。

第二天我妈晒了一缸水,准备中午洗澡。我和我妈一起,都脱光了,先是各自自己搓灰,然后我妈帮我洗,我妈洗到我的小鸡鸡时,不知怎么的硬了。

然后,我妈让我给她搓背。因为我够不着,她就扶著缸边,翘著屁股,那姿势和昨天晚上三爹操她时的姿势一样。我站在她后面时,小鸡巴一下子碰着她的屁股了,我一下子想起了昨晚三爹的动作,看看那里还真有条缝,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一下子往前一顶,小鸡巴插了进去。

我妈一惊,转过身来问我做什么,要打我,我说:“我要插进去玩,我要操屄。”我妈说:“你……这只能是大人玩。妈妈只能和你爸爸玩。”我说:“你撒谎,昨天晚上我看到你和三爹玩来着。”我妈问:“你昨天看到了?”我说:“是的。”我妈说:“那好吧,我和你玩,不过要保密,谁也不许告诉啊!”我答应了。

我妈说:“咱们不能在院子里玩,让别人听到声音就不好了。咱们进屋。”我们就进了屋。

我妈在那个单人沙发上坐下,屄屄正好在沙发的外边,两条腿搭在沙发扶手上,对我说:“你的小,这样插才能插得进来,才能插得妈妈也舒服。”我就跪下,她把我两只手放在她的奶子上,又把我的小鸡巴摸硬了,对着她的阴道口,我就插进去操起来。可是当时并没觉得有太大的乐趣,玩了一会就不玩了。

5、我的邻居明

这个明,在我高中以前的经历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他占过我妈妈、我三姨、我四姨的便宜,应该是操过很多次了。而且,我也差点把小命丧在他手里。

明是我村的第一个大学生,你可以想像村子里的人对他的嫉妒羡慕恨再加上崇拜。我妈也是,说是让我以他作榜样。

那年我刚上初一,假期里,我学平方根的手工算法。大家都知道,用手工算是很麻烦的,一般常用的比如4、5、6、7、9、36啦等等的都是死记硬背的。

那天中午,我、我妈、四姨、明,还有明的父母在外面凉快。我在看数学的平方根这一节,明就在那个装神弄鬼的自己算,后来老师教了之后,我才知道,他其实是早就死记下来,他拿着个小枝条在地上划来划去装着自己算出来的。

唉呀,我们几个人,都是以一种万分崇拜的目光看着他,要知道,这点是我自己看了很长时间都看不明白的。而我妈,更是说着好话,把书要过去,让他教我。我没听明白,我妈就说:“你先教教我吧!”我妈也挺好学的,这个从上一个故事中你能看出来,我睡觉时摸着她的奶子,她还在看书。

听了一会,我妈倒是兴致很高,但我打盹了,就借口喝水回家看了会小说。因为我妈不让我看小说,我也没敢拿出来,就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偷着看。

看了一会,我想叫明一起去水库洗澡,他是大人了,和他一起,能安全点。唉,殊不知,以后的一次,我差点死在他手里,死在水里。

我出去一看,外面没人了,应该是都回家睡觉去了。我妈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回家要经过我的房间的窗子,我好像没注意到她回家。我就去找明,在经过他的窗子时,我往里看了一眼,大吃一惊:

我妈站在明的炕前,两手扶著炕沿,上衣捋高在奶子上面,弯著腰,翘著屁股,她的裤子好像也脱了,能看到肚剂和部分阴毛。明站在她后面,两手从我妈的腋下伸到前面抓着她的两个奶子又揉又搓,而明的小腹紧贴在我妈的屁股上,往前一顶一顶的。

明就这样一阵快一阵慢的顶着,我妈也不断地低声叫着。我本来以为两人是闹着玩,明在欺负我妈,可听着我妈的声音,看着她的表情,闭着眼,挺舒服的样子,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是在做爱。

炕沿并不是很高,当我妈站直了时,能看到一大部分的阴毛。两人这样玩了一会就停下了,都提上了裤子。我妈靠着炕沿站着,明玩弄着她的两个奶子,我听到我妈说:“你现在和涛涛一样吃了我的奶,可要好好教教他啊!”

唉,我妈是为了我向明献上了她的肉体?还是她心中本来就喜欢崇拜他?我宁愿相信前者。

可怜的母亲,他哪里是会什么特别的算法,只不过是死记而已。唉,这就是没有知识的结果。我上学后,从0到30的平方根全都背下了。唉!

6、我的老同事

那年我刚刚参加工作,还在实习期,工作单位是一个远离老家的城市。

那天,我妈想我了,想去看看我,就坐车来看我了。她到时就下午二点多,我正好上班,因为我还有事,于是就让我妈先在我的宿舍里休息等我。

我的宿舍是三个上下床,我在一个上铺,我下铺是公司伙房的一个做饭的,姓郭。他除了值早班时,别的时间也不在这里住。另外四张床只有床垫子,没人住。我妈来了后,就坐在那个下铺上休息。

等我忙完了一阵,大约三点半多吧,我就抽了空下楼去找我妈。我拧了一下门把手,反锁著,我正要掏钥匙,门开了,是郭敞开的,见我在门外,随便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因为我在门外,而且房间带卫生间,得走进去才能看到房间里面。我进了房间,看到我妈还在郭的床上,斜依着他的被在呼呼的睡着。我妈是农村妇女,当时的衣服嘛,上身是件长袖薄纱衬衣,里面是件白色T恤衫,没有乳罩。下身是一条黑色的侧开口的裤子,里面穿着一条自己做的红色大内裤,腰带是根布条。

我妈斜靠着郭的被子,上衣外套的扣子都解开了,两只胳膊伸在两边,两个奶子圆圆的,乳头紧顶碰上T恤,若隐若现,其中靠近床外侧的那颗乳头四周湿湿的。再看她的下身,腰带已经解开了,裤子开口处的扣子也解开了,前腰部松松的堆在我妈的小腹处,透过没有盖住的地方,我看到她的内裤前边和侧边褪到了大腿跟上边,能看到部分的阴毛。

用屁股想想也知道,郭肯定是趁我妈睡着占她便宜了。

在这一次的过程中,他可能是亲了我妈的嘴,用手伸进我妈的上衣内摸了奶子,隔着上衣亲了乳头,隔着裤子摸了屄。

在我妈来之前,有一个晚上,我们几个人在办公室里看了个黄色VCD,应该是个乱伦的片子吧,一个青年强奸了一个熟女。看得我们几个鸡巴都硬了,特别是我,因为我本来就有乱伦情结。我还记得,我看了看几个人的裤裆,就数老郭的顶得最高。

那天晚上,老郭的床活动了好一阵子。第二天我就取笑他,昨天晚上是不是手淫了?他恼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打饭时给我时打不好的,直到他操了我妈。

他占我妈便宜是头一天的下午,因为那几天不是周末,我的工作又有点忙,所以我不能抽出时间来陪她。当天晚上没事,我们在伙房里吃的饭,吃饭时那同事单独给我们炒了个菜,也一起吃的。当时我们这个部门和公司别的部门不在一个地方,是一个单独的小楼,有单独的伙房,平时做饭的就两个人,另一个人在职工们吃完就回家去了,剩下郭一个人。

吃了饭,倒是没什么事,只是事后想想,郭与我妈的感情倒是亲近了些,当然,我一人在外,在吃上肯定是吃不好的,她也希望这个在伙房里干的郭在平时能照顾我一些。

晚上,那同事老家有事就回家了。那天晚上,刚好放假,公司里值班的人很少,就剩下我、我妈和老郭了。我这大老远的难得家里来人,老郭一反这段时间因我笑话他而对我的虐待,炒了四个菜,拿了一瓶酒,我们三个吃起来。

从七点吃到九点半,一瓶40度的白酒全喝完了,每个人又喝了两瓶啤酒,有一点我是酒醒后算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其实那天我们是喝了两瓶白酒。

晚上睡觉时,我还是睡自己的床。这天老郭也很是发扬风格,让我妈睡他的床,他到厨房的简易床上去睡。

我的酒量小,上床躺下不一会就去卫生间撒尿,我们的房间是带卫生间的,不过洗澡的淋浴坏了。在厨房那边有个公共的淋浴间,一次能容三个人的。

我撒完尿出来,扫了一眼我妈,她一丝不挂的躺在老郭的床上,还打起了呼噜,睡得可真快。我又想,你在别人的床上,怎么也脱个净光?唉,喝多了。

我刚上了自己的床,老郭进来了,一边说着厨房蚊子真多,要过来找蚊香。他在他的床头那找了几分钟,翻来覆去,一边找一边说:“哪去了?”我在上面听到了就说:“在桌子的抽屉里。”他就拿着走了。

他走了,我突然感到不好,他应该知道蚊香在抽屉里啊!操,他在看我妈的肉体。我一看我妈,还是那样仰面向上的躺着,腿还叉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到床一阵的晃动,然后听到我妈的声音:“啊……哎呀,痛!轻点……”

现在想想,那会应该是老郭刚上了我妈的床,刚刚插入时,我现在知道是什么事了。但假如当时我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当时是不是应该装作醒来要下床等把老郭吓走?我纠结中。

我翻了个身,那边没动静了。

我直到现在也不明白,老郭是正儿八经的操了我妈,还是只是占了占便宜,或许这便宜是插入了,而不是全程的做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