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紀實第一部-第二部 作者:charubb

情色紀實

作者:charubb2013/11/15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引 子

這些東西在自己心裡存了好長時間了,在論壇裡也是發了刪、刪了發,是因為心中的一些執著在羈絆著自己,而發與不好,又成了自己心頭的一個包袱。這段時間發生了多件事,使自己頓然開悟,決定把心裡所存的一切發出來,也算是分享予大家吧,只要你別說我是毒害你的心靈,毒害你的思想。呵呵!

在慾海裡縱行多年,心裡一直糾纏於佛家所說的淫慾的種種所果,卻又極好於淫慾,且在這路上走得很遠。上一次發了後,一是自己一不小打碎了一個玻璃杯,二是在回去的路上出了個小車禍,自以為這就是佛所說的報應,所以在稍後就把發的文章刪了。並以為常常反思,試圖在正運與偏運之間找出一個平衡的關係,或者公式吧!一直在試圖理順佛說因果報應與淫慾尋樂的關係,試圖找到一個兩不誤的平衡。這,就造成了自己猶豫的性格。

其實,這種觀念就是佛所說的執著,因為這種執著而給自己造成了不利。今早想起幼年所事,突然想明白,自己早年喪父,對於自己是什麼因果?難道是自己犯下什麼大過嗎?佛教徒又會說,是前世因果。嗚呼,佛都雲,活在當下。何謂前生?何謂來世?因佛而不利,這就是我自己的感悟。放下一切,率性而為,才能把人生活得有起色。而且,追溯那佛教源頭,無非是當時一種謀生的手段而已,而後成為一種當權階級控制百姓思想的工具。

想那強姦犯,想那流氓,想那和尚,在「犯罪」時的果敢,而自己的這種性格或許在有那樣的機會又也因糾纏於自己的猶豫的心理的錯失機會。機會已經失去四次了。

這些罪犯之所以能夠成為罪犯,在他們的性格中應該是沒有「猶豫」這一概念,有的只是決斷果敢,當然也可以說是不計後果的衝動。而那些成功的捕獲諸多美女良家的人士,性格中也不會有「猶豫」這一詞吧?

命由天定,天讓自己的性格決定命運。反思於自己的心理,反思於自己的性格。自己的人生突然領悟到,正是自己這種做與不做猶豫的性格讓自己的運程平平淡淡。如果說有因果報應,這個性格上的缺點才是真正的因果。所以,要消滅之。

尼采說過:對待生命你不妨大膽冒險一點,因為好歹你要失去它。如果這世界上真有奇蹟,那只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生命中最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

放下了這所有,世界就變得很簡單了,好好活,享受一切。享受成功,享受成功前的痛快;享受射精的高潮,享受射精前的抽插;享受兩性在深入前的互相征服。食色,性也。溫飽而思淫慾,人生無非這兩件事而已。

我這些年在淫海裡的行走,就與少時的一些經歷有關,在這裡權記一下。

我一直在反思,當初自己是怎麼開始進入淫途的,但實在是想不起當初是怎麼的了。那時的性幻想,沒有什麼情節,沒有什麼過程,基本上就是生活中只要有女性的場景,對於性,只是一個字,插,卻並不知道怎麼個插法。還記得有一次的性幻想竟然是一插插一年。呵呵!

我忘不了有一次,草場的事。也許這一次是我性心理的起源,在這裡記敘一下。對於性心理的探源,就只能到這件事了,再沒有記憶了。

那天,應該也是夏天,夏天是激情頻發的季節啊!家裡來客,來了許多人,我和妹妹,還有一個我叫她小姨的女子,不是我的親小姨啊,表姨吧,她還沒結婚,應該是高中畢業二、三年後的樣子。來的人中沒有她的同齡人,當然也融合不到那些人去,就和我還有妹妹在屋外玩。

有兩個壞小子,經常喜歡欺負人的,經過這裡,見到妹妹手裡拿著好玩的玩具,就去搶,然後就跑,表姨就領著我追。他們一邊跑一邊罵「我操你」、「你操屄」等髒話,表姨很是生氣,肯定是想追上去打他們,可不知怎麼的,跑幾步就停下來。後來想想,一是兩個壞小子跑得快一點,二是表姨作為一個大姑娘又不好意思快跑起來去追兩個小男孩。

就這樣,到了村子外的場院裡。那時應該是剛過麥收吧,場院的草垛很多,那兩個小子見甩不掉,就圍著草垛轉圈。轉著轉著不見了一個,就在表姨抓著另一個要摁倒揍他時,另一個竟然從草垛上面跳到表姨的身後,勒著表姨的脖子把她拉了個仰面朝天。

兩個壞小子撲到表姨身上,四隻手在她的奶子上亂摸,一邊嗷嗷叫著:「好大的奶子!好大的奶子!」前面那個還騎到表姨身上,壓在她的小腹上,做著一挺一挺的動作,說:「我就這麼操你,我就這麼操你……」另一隻手竟然真的伸到表姨的衣服裡,抓著她的奶子了。

表姨畢竟是個大人,很快就反抗過來,兩個壞小子也不敢戀戰,稍稍佔了點便宜就跑了,表姨也沒有再追。

你可能會問我當時在做什麼?恐怕我當時也就四、五歲吧!

因為我長得帥,又聰明,很多娘們姑娘們喜歡逗我,喜歡摸我雞雞。也許,我的手淫生涯就是這麼開始的。

隱約記得幾個鏡頭:一個是和一個小夥伴一起玩雞雞,一共兩次。還有一次是和村裡的一個傻姑娘玩,但沒什麼感覺。再一次我上學了,放學回家,經過那個小夥伴家時,碰到他把那傻姑娘的下體弄出了血。

還有,也算是求助吧!自己玩過多次3P,也喜歡玩這個,但對於3P中丈夫的心理卻一直把握不好,希望有心的朋友能分享一下。

這篇文章主要分為三部份:第一部份是《情色紀實之家族往事篇》,內容主要是我小時因偶然的機會所見到的家族裡的淫慾之事。因為我從初三時就開始住校了,記的僅是一些我少不更事時所見到的片段。

第二部份是《淫妻篇》,主要記敘發生在女友及妻子身上的淫事。

第三部份主要記敘我本身的豔遇經歷,所有的內容均為事實,除了一些因見不到的部份及推理的部份為自己構思,以填補未到實見的空白。

因時間與精力畢竟有限,也希望能有同好之人將此文補充得更加完美,將各個情節補充得更細更真。

情色紀實第一部:家族往事篇

(三姨)

1、三姨被強姦

這件事發生時,我已經上了初中了,學會了騎自行車,到我們鎮上的中學重點班級學習,一天往返一次,到了初三後才開始住校的。

那時我在鎮上上高中,我三姨嫁到鎮上,我平時就住在她家。

那天中午我騎著自行車去洗澡,出去時三姨等兩個女的和一個男的打牌。我出去時,男的輸了,輸得不少。

我出去洗完了回來時,大門虛掩著,農村嘛,大門沒有關上的,中午很熱,也沒幾個串門的。我用自行車推開門,看了一下院子,也看到三姨的臥室房間,我看到那個男的面對著窗戶,身體在扭曲、活動。因為有窗台擋著,我看不到他腰部以下。

等我放好自行車時,那個男的一邊提褲子,一邊從屋門往外跑。我大體上猜到了什麼。

那人跑了後,我輕輕的進了屋,在門上往三姨房間裡看:三姨趴在床上,裙子掀在腰上,內褲脫在一條腿上,兩腿還分著。她在趴著哭,屄裡的精液還在往下流。

2、三姨讓明佔便宜

前面說過了,這個明在我的紀實中佔著很重要的一個角色。現在,講講他佔我三姨便宜的事。

那天,鎮子上趕集,明帶著我去玩,三姨就嫁在鎮子上。不巧得很,那天下了大雨,我們就住在三姨家。三姨和姨夫睡在四間,東間是我表妹,我和明睡在廂房。

廂房裡不透氣,蚊子又多,我和明都翻來覆去的睡不好,小孩子睡性大嘛,我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了。

不知什麼時候,我感覺明起身,就問了句:「做什麼?」他說:「撒尿。」我這讓他弄醒了,就睡不著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還沒回來,反正我也睡不著,我也去撒泡尿去。我出了廂房門,聽到三姨的房間傳過來「啪啪啪」的聲音和三姨的呻吟,噢,是在做愛。我很自然地往他們的窗子看去,沒開燈,窗簾拉了一半。

呀!窗前站了個黑影,仔細一看,是明!這……我一時不知道怎麼辦了,就又退回了廂房。

我剛躺下,明就回來了。稍等,聽見姨夫出門來撒尿開門的聲音,接著是三姨到院子來找水洗下體的聲音。

睡了一覺醒來,看看天,濛濛亮。看看明,不在身邊,我就起身到院子裡。三姨的窗簾都拉開了,因為天熱。明站在窗前,踮著腳尖,兩手伸在窗內,一隻手掀著三姨的蚊帳,另一隻在慢慢地活動著,應該是在輕輕的摸三姨。

3、我和明

在講我媽的事時,提到這點。那時我在初中,也可能是五年級,明領著我去海裡洗澡,就我們兩個人。

洗著洗著,他突然把我摁在水裡猛灌,當時我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要殺死我。我們村每年都要淹死個孩子,在這之前的一天,我突然有了個想法,這些淹死的人可能是被人故意淹死的。

我在水底下拚命地反抗,可我抗不過他啊!我就抓著他的雞巴使勁地拽,用的力氣那個大啊!他不得不放了我。

……不過,在這裡是談性的。他的那玩意確實大,真的是大。

(四姨)

1、四姨與明

那年我好像是三、四年級吧!

夏天的一個中午,都在門口涼快。我對門鄰居明和幾個人在下棋,四姨在旁邊看,我也看。

明剛上大學,我村的第一個大學生。他剛洗完澡,只穿著一條很小的三角內褲,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是四、五個人,就四姨一個女的,明的內褲頂得很高,當時我還想,怎麼回事?不過,他這麼穿在農村也不算什麼。

因為當時我不太會下棋,看了一會沒意思,就去村子東邊的河裡捉魚去了。那天很曬,我捉了一會就回家了,下棋的人已經散了。要交待一下,當時四姨剛結婚,好像是懷孕了,那天是回娘家。

我姥爺家就在我家前面,街上沒人玩,我就去了姥爺家,準備去找哥哥姐姐們的書看,他們的課外書很多。我進了姥爺家,從東往西依次經過姥爺的房間、堂間、舅舅和舅媽的房間,然後是姐姐們的房間(四姨也住這個房間),然後是進入姐姐房間,有門的那間。

在經過姐姐房間的窗戶時我往裡看了一眼,整個呆了,停下了腳步。

四姨仰躺在炕的外邊,上身外衣敞著懷,內衣捋到了奶子上,兩個奶子都露著,褲子脫到大腿處,內褲往下褪了一些,陰毛露出了一大半吧!

明站在炕邊,彎著腰,嘴裡親著四姨一個乳頭,一隻手玩著另一個奶子,一隻手撫摸著她的陰毛,要往四姨的腿間插入。四姨用左手抓住明的手不讓他往下伸,好像是說了句:「我可能懷孕了,別動那裡,我給你留著。」

然後兩人開始親嘴,這時明的兩手就玩著四姨的兩個奶子,四姨的一隻手摟著他的脖子,一手抓著他的雞巴。這期間停了一下,可能是四姨太忘情,抓明雞巴的手用力大了點,兩人停下了,明把雞巴往四姨嘴上靠,讓四姨親,四姨只是吹了吹,推開了,然後兩人繼續接吻。

我看了一會,我也知道這事是不能讓人看到的,再就是我看的這段時間雖然不長,也已經曬得渾身是汗了。

我往外走,經過舅舅房間時往裡看了一眼,舅媽光著上身,兩個奶子好大。

2、四姨與她的鄰居

這件事發生時我上高中了,我四姨嫁到了另一個鎮子上。那年過年,我去四姨家走親戚,一般我去她家都要住個三兩天的,那年也不例外。

要說這件事前,得說一下夏天的一件事。

那天我去四姨家玩,吃了飯後坐在院子裡乘涼,剛坐了一會,男一號剛推門進來了,那年他好像28歲了,還沒娶媳婦,這在農村就是超大齡青年了,姨父和他說話時就和他就這事開玩笑。他娶不上媳婦的原因是家裡窮,獨子,母親有病,父早亡。

他進來時,四姨正在院子的水井邊洗頭。反正整個晚上談話期間,他的目光基本上沒離開過四姨,我當時就有個感覺,這個傢伙對我四姨有想法……

場景切換到本則故事。

大過年的,又沒什麼活,白天就是串門玩,更多的是一起打牌,晚上也是。雖說那時有了電視了,不過,四姨家沒豎電線杆子,信號不好,一般的收不到幾個台,畫面也不清楚,所以更多的是選擇打牌。

那天晚上,姨父與往常一樣,家裡又聚集了一屋子人打牌,賭錢,四姨則燒水泡茶。大約十點半時四姨去了另一間屋,應該是去休息了。

那天姨父牌運很旺,而剛的牌運則很差,到十一點時,剛輸光了,受了一頓奚落後,氣呼呼的說:「我回家去取。」他走後,滿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都知道他家裡沒錢,都說他不會再回來了。

過了一會吧,聽到大門響,不過沒見人進來。其實,這一點剛發生時我也不知道會與以後的事有關,只是後來在回想這件事時對起號來。

這時,我睏了,就準備去睡覺。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睡。

在這裡說一下四姨家的房子結構:是四間屋,兩個門,為了便於說明白,給這四間屋編個號,從東往西是東1、2、3、4,東1和東3是臥室,東2和4是門。牌是在東1間打的,水是在東2間燒的。四姨呢,則到了東3的炕上去休息了。

東3亮著燈,透過窗戶封著塑膠油紙的玻璃往裡面看去,模模糊糊的看到有兩個人影在晃動,看來四姨還沒睡,還在和人拉呱。

我到了東4間,門半開著,我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姨:「借那麼多幹嘛?先借給你一百吧,這也是我的私房錢。去吧,少打一會,別再輸光了。」要知道,當時打牌的局是一、二、三塊的,這一百在當時也不是個小數了。

男:「嗯。」是剛的聲音。

我這時明白了,噢,剛可能是回家沒拿到錢,又回來向四姨借,他可真會想辦法。那會開門應該是剛進來,他直接到了姨的房間。

姨:「你……你……你幹什麼?我這背著他借錢給你就不錯了,你怎麼還這樣?快放手!」

剛:「麗,我……我……我喜歡你。」

姨:「喜歡我就應該尊重我。快鬆手!」

這時,我已經走到東3和東4之間的房門了,可聽到這裡,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我沒直接過去,而是停下腳步偷聽。後來我想,這只能說是老天爺的安排,如果這直接進去了,就不會有以後的事了。不,這事早晚會有,只不過我不會再碰上了。

剛:「我想要你,我太喜歡你了。」

姨:「趕緊去找個媳婦,要你媳婦去。」

姨:「啊!」

……又是一陣你來我往的相關的話,我就不重複了,因為我也記不清了。

門是那種單開的,上邊有一塊玻璃,貼著圖案,可並沒完全把玻璃覆蓋住,我現在已經有了多次偷看的經驗了,知道會發生什麼,也就找了個空白的地方往裡看去。

姨穿著秋衣和秋褲,仰面向上被剛壓倒在炕邊上,兩隻腳尖剛好離開地面,她的秋衣已被捋到了奶子上面。剛像一隻餓極了的豬在啃食一樣,嘴巴在四姨的兩個奶子上亂啃,四姨一隻手去捂自己的奶子,一隻手去推剛。

這個反抗的過程持續時間很短,四姨伸出兩手卡著剛的脖子,喘著粗氣說:「這樣折得我的腰痛。」剛站起身來,四姨試著也站起來,可沒成功,對站在一邊不知所措的剛說:「我這別是把腰扭了,快把我扶到炕上。」

剛伸出左手摟著四姨的肩膀,又彎腰探出右手抄著四姨的膝蓋把她抱起,自己抬起左腿站在炕上,右腳用力一蹬地就上了炕。我得承認,剛的力氣很大,這個動作我是做不到,如果把炕換成是床,對於我來講才差不多。

跪行到炕頭,剛把四姨放下,我所在的這個角度,已經看不到四姨的上半身了,只能看到她一動不動,身子好像還在抖著。

就這樣僵持了一兩分鐘,四姨伸手推了剛一把,說:「你走吧!」剛一下子抓住了四姨的手,然後撲了下去……

「吭哧!吭哧!」剛的嘴像豬一樣在四姨身上啃著,手在她身上亂摸亂扯,「走開……」四姨一邊低聲斥責著,一邊手忙腳亂的阻止剛的侵犯。

「啊!」剛叫了一聲,停下動作,抬起了身子。四姨也停下了,一隻腳蹬在剛的兩腿間。「你……」剛的聲音含著怒意,一隻手揉著雞巴。

鏡頭石化,而瞬間又快速的動了起來。剛抱起四姨的兩隻腳,搭在自己的肩上,把她的腰扯離炕邊,伸手抓著她的秋褲扯到了膝蓋處,壓了過去。

而四姨的反抗已不夠剛才有力,一是洗澡過後的無力,二是剛才掙扎過後的無力,三是因不知是否傷了一個男人最重要地方的心虛而無力,隨著四姨「啊!輕點……痛!」的輕呼,她的反抗已徹底地停止,換成一陣陣的呻吟。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大約不到兩百秒吧,「快拿出來,別射在裡面!」四姨又開始反抗起來。

剛快速的起身,白生生的又透著紅的雞巴還在射著,最後一股落到了四姨的身上、床單上、還有他的褲子上。四姨快速的起身,脫掉秋褲和內褲,蹲下,扯了塊衛生紙捲成條狀往陰道裡塞,又順手扯了一塊扔給剛:「擦擦快走吧!」

剛擦了幾下就往外走,我趕緊閃到裡面的套間的門後。待剛走了後,我也悄悄溜回了姨夫們打牌的房間。

呵呵,剛又過來了。

「怎麼,拿到錢了?」姨夫問,旁邊的人鬨笑。

「看!」剛著著四姨給他的錢晃了幾晃。

「還真有錢啊!快上來吧,再讓你輸個淨光!」姨夫道。

剛上了炕,坐在姨夫身邊,「嗯,你身上怎麼有股騷味?是不是剛剛去陪了一下村東的那個小寡婦,她給你的?」姨夫取笑道。

「去!」剛臉紅了,慍怒的道。

「看,褲子上還有精子呢!」姨夫說完,所有的人都笑了。

說來也巧,自剛上了場,姨夫的牌運開始轉衰,連著打了好幾把明保,卻都輸了。又幾輪下來,姨夫竟然輸了個淨光,而剛卻成了贏家,不僅把那會輸的贏了回來,反而還有盈餘。

姨夫惱怒的叫我去和四姨要錢,我去找四姨,她已經睡了。我回到姨夫打牌的屋,牌局仍在繼續,原來,剛又借了一百元給姨夫。

我看了一會,睏了,就去四姨房間我的被窩裡睡了。

(我媽)

1、東鄰的鄉村醫生

回想了很多,小時的摸雞雞,可能是無意間對於玩弄引起的快感的愛好。而這件事,卻是真正的對自己的心理形成了衝擊,使得自己的性幻想有了真實的意義,那就是incest。在這之前的性幻想,就是找女人,插,而實際上,卻連怎麼插、插哪裡都不知道,甚至對自己陰莖的勃起也感到奇怪。

那是個夏天,父親在田裡看瓜,母親早睡了,我因為在被窩裡偷偷看小說,睡得晚。大約十點多吧,時間我是根據我媽房間的鐘聲來判斷的。我聽到院子裡有人往尿桶裡撒尿的聲音。

在農村居住過的人應該明白,農民們往往在廁所的門外面放個尿桶,晚上沒燈,這樣可以直接尿在尿桶裡,省得萬一不小心掉到廁所坑裡。

我感到奇怪啊,沒聽到我媽下床的聲音啊?我就在窗戶上往外看。當時月色晦暗,我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很明顯的是個男的,因為那黑影是在站著撒尿,光著身子,左手伸在身體前應該是在握著雞巴,右手提著件揉在一起的衣服。

那人撒完尿後,上了我東邊的平屋,翻過牆,進了東邊那戶。我感到很奇怪啊,這是誰啊?怎麼晚上還翻牆到我家來撒尿啊?我急忙從窗上出去,爬上東邊的平屋,在牆頭上往東鄰看。我知道了,那人是東鄰之子,二十七、八歲,鄉村醫生。

我下了平屋,經過我媽房間的窗子時聞到一股刺鼻的藥味,後來上了大學後才想明白那是乙醚的味道。看到這裡,諸位應該想明白發生什麼事了吧?是的,你猜對了,但當時我不知道啊!

我趴在窗戶上往我媽睡的炕上看,她仰躺著,四肢分開,看著她胯間那黑乎乎的一片,我突然感到一陣衝動。我從窗上爬了進去,看看我媽,她還在打著呼嚕,我伸手在那兩腿之間的地方摸了一下,手上黏乎乎的,我突然感到好像是做了錯事,急忙離開了。

從那以後,我的性幻想中就以母親為主要對象了。而隨著經歷的增加,家族的女性也一個個登場。

2、讓我的同學搓背

我媽讓我的同學佔了「便宜」,這件事一直讓我耿耿於懷。不過,讓我耿耿於懷的不是他佔了我媽的便宜,而是我不知道他佔到了什麼地步。

記不得是十幾歲了,反正那一年的期中考試我考了第一,就驕傲了,其後的一段時間裡,只要放了學,就聚集幾個同學一起打勾機撲克,因為人多,要想加進來打牌的還得「考試」,嘿嘿,就是問問他打牌的一些規則。

那天,一個叫榮的同學也想和我們一起打,可是他沒通過「考試」,不過,他倒是很有上進心的,想看我們打,學學,於是我們一起七個人就去了我家裡。

連著輸了好幾把後,我終於摸了一把好牌,雖然進了三個貢了,但仍打得對頭稀哩嘩啦的,還有幾道牌出完就要走頭客了。這時,我聽到我媽在南屋喊我,我媽去地裡幹活來,不知道什麼時間回來了。

眼看我就要出完牌了,我可不想讓別人替我出,好不容易有了這麼個機會。不到一分鐘,我媽又喊了我一聲,我想也沒想,就對一邊的榮說:「我媽好像在南屋,你先去看看什麼事。」

牌打得很激烈,等我走了頭客,已經過去十分鐘了,我想起我媽喊我的事,就去找我媽,正好也有了尿意,順便撒泡尿。

剛到院子裡,正好碰到榮從南屋出來,我就問他:「我媽呢?」榮說:「在洗澡間。」我說:「噢,我去撒泡尿,你先進屋去幫我摸牌吧!」然後就往廁所走去。

去廁所要經過洗澡間,洗澡間的門開著,我經過時往裡面看了一眼,我媽穿著條黃色內褲,自己用布縫的那種,光著上身,兩手拿著一件襯衣,正準備從頭上往下套。

「媽,什麼事?」我問。

「沒事了。」我媽說:「我本來想讓你給我搓搓背,剛才小榮給我搓了。」

「噢!」

「你要覺著給你爸和我搓背,你搓得不舒服,還搓不乾淨,人家小榮搓得又舒服又乾淨。」

「噢!沒事我先去尿尿了。」

這件事當時沒什麼,後來慢慢地性成熟了,愈發的成了心裡的一根刺。就是開頭說的那樣,他到底佔到了什麼程度?

我現在已經沒有機會問小榮了,因為他在大二那年出車禍OVER了。

3、我的同桌

那年我好像是十歲,我的那個同學比我大三歲,因為家裡的原因,和我同一個班還是同桌,他還是我的遠房親戚,論輩份我得叫他哥。

他長得又高又壯,平時打架時都是他護著我,而且呢,小伙子也長得挺清秀的,更關鍵的一點,這傢伙心眼子很多,是個很鬼的傢伙,就是不正幹,不好好學習,總是抄我的作業。他長大後去了部隊,現在給一個團長開車。

我們不是同一個村。因為我父親養海,家裡海鮮較多,而他家的家庭條件很差,就經常在週末到我家玩。呵呵,自是有他的好處。

那個週末,他到我家玩。我忘了是春天還是秋天了,可能是秋末吧!那天我們去村子東邊的山上玩,又和山那邊的人打了一架,回到家後,灰頭土臉的,我媽就燒了一鍋水,倒在大盆裡,調好水,讓我們兩個都脫光了,給我們擦身子。我還記得一個細節,洗著洗著,他的雞雞硬了,我媽伸手在他的雞雞上彈了一下說:「喲!還硬了,成了小大人了呢,還長毛毛了呢!」

因為我父親在海裡看海,不在家,晚上睡覺時,我們就三個人都睡在一舖炕上,蓋的是一床毛毯。我父親應該是兩個月沒回家了,平時我父親在家時,睡覺時,父親在最西側炕頭上,然後是我媽,再然後是我,如果那期間我同桌來了的話,就睡在我外面。

那天,因為我們在山上鬧得厲害了,他,姓陳,陳有點感冒,我媽就讓他睡炕頭,這樣,我們就一邊一個了。

我因為小時出過事情,好幾年了,習慣於睡覺時摸著我媽的一個奶子睡。睡覺時,我和陳都脫光了。本來我媽下面穿著大褲頭,自己做的那種,上身光著。農村婦女又沒什麼奶罩,加之我們都是小孩子,也不在意。

我媽躺下後,斜倚著枕頭看書,我呢,就又伸手去摸著她的奶子。我快睡著時,聽到「啪」的一下,把我驚醒了,我抬頭一看,原來陳也去摸我媽的奶子,我媽就打了他一下,當然是輕輕的。

我媽對我說:「陽,看你,這麼大了還摸媽的奶子,把你哥也帶壞了。你問問你哥,他在家還摸不摸他媽的奶子了?」

陳說:「好幾年就不摸了,不過,還想摸。」

我就說:「看吧,他比我大還想摸呢,我要摸嘛!」

我媽問我:「他媽不在這裡。他要摸你媽的奶子,你願意嗎?」

我猶豫了一下說:「就摸這一次,我們兩人一人一個。」

我媽對我說:「你也就摸這一次了啊,是最後一次了。這麼大了還摸媽的奶子,讓人笑話啊!」又對陳說:「看你有點發燒,就給你摸這一次吧,可是以後不准摸了啊!」

我媽繼續看書,我們兩人一人一個奶子。我看著他挺會摸的,又揉又搓又捏的,可能真的是好長時間沒摸他媽的奶子,想玩了吧!我不和他那樣,只是放上手摟著就去睡覺了。

突然,聽到我媽「啊」的喊了一下,我媽說:「不要使勁捏乳頭啊,姨有點痛。」我就迷迷糊糊的說:「別摸了,快睡吧,明天接著去和那些人打。」陳應了一聲,然後我們就睡了。

這時,我又聽到陳很小聲的說了句什麼,我沒聽清,不過,我感覺到我媽把身子轉向了他那邊。後來想想,這時我媽是轉過身去側對著他,讓他同時玩著兩個奶子了。而我呢,則睡著了。我雖然又睡過去了,但總是覺得有聲音,睡不安穩。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感到冷,就伸手去拉毛毯,卻沒摸到,我就睜開眼坐起身去找。藉著月光,我看到我媽好像是坐著,在喘粗氣,陳應該是在躺著,也在喘著粗氣。我看到陳仰面躺在我媽的位置上,也不是,是兩個人中間的位置。

因為我家的窗子是玻璃的,那會月光剛好照到我媽的屁股上。她屁股光著,正好坐在陳的雞巴的地方,我媽那裡黑乎乎的,看不大清楚。

我說:「你們這是幹什麼啊?」我媽可能沒想到我會醒過來,頓了一下說:「你……你哥燒發得厲害了,我幫著他活動了一下,出了出汗。剛做完,真累,弄得我也出了一身汗。」我說:「噢!」我們老家發燒就是出出汗。

我媽又說:「你不要跟別人說媽媽會按摩穴位治病啊,這個治法很累人,會把媽媽累壞的。」我說:「好的。」我媽又伸手摸了摸陳的額頭,說:「嗯,真是管用,燒退了許多。」

我說:「我把毛毯蹬了,凍起來了。」毛毯讓他們拉開去腳底下,我媽扭身去拿,隨著她的轉身,屁股也抬了起來,我很清楚的看到,陳的雞巴不知道是從我媽的體內又或是在她身後滑了出來。

當時雖然說是十歲了,知道操這個字眼了,可是怎麼操根本就不知道。當時根本就沒意識到他們是在做愛,不知是我同桌操了我媽,還是我媽操了我同桌。

4、三叔

那時我仍處於性朦朧的階段,但一次偶然,讓我知道了什麼是性,啟蒙老師是母親和我父親的哥哥三爹。

那是個夏天的晚上,父親去地裡看瓜去了,三爹到我家來送東西,放下東西就和我媽聊天。談到大約8點半,我打盹了,母親就讓我去睡,而她正和三爹聊到興頭上,兩人就繼續聊。

我的房間在西間睡,母親在東間,中間還隔著一間。我躺下後,並沒有接著睡,而是關了燈,打開手電筒,掏出一本小說來,我還記得是《大唐遊俠傳》,偷偷的看。

看了一會,真的打盹,我關掉手電筒,打了個呵欠,準備睡覺。聽聽老媽那邊還有聲音,真能聊,可再一聽,不對啊,不是說話的聲音,只有我媽自己的聲音:「啊……啊……」聽了一會,能聽到的聲音除了老媽「啊」的聲音外,就是她說的「輕點」、「快點」、「用力」,我感到好奇怪,就悄悄的起身過去看。

母親房間的門關著,只是門已經有很多年了,關不嚴,有一條約1公分寬的縫,我就透過縫往裡面看去。

我媽站在地上,上身趴在炕沿上,兩手拄著炕,兩腿叉著。她本來上身穿著兩件衣服,一件是T恤,一件短袖襯衣,奶罩是沒有,農村的婦女不興穿這個,現在呢,只剩了裡面的那件襯衣,還挽到了兩個奶子上面。她下身是穿著褲子和褲頭,這會也褪到了膝蓋處。再看三爹,站在我媽後面,褲子掉到了腳跟處。他兩手扶著我媽的腰,那個雞巴在我媽的兩片屁股之間進進出出。

突然,三爹可能是用力大了,一下子把雞巴抽了出來,我媽轉頭說:「快,給我,我要……」三爹停下,伸出兩手握著我媽的奶子轉了幾圈,又站起來,左手兩指分開我媽屁股中間的一個洞,右手拿著他的雞巴對準洞口一下插了進去。

我媽「啊」的大叫了一聲,接著好像又咬住了枕巾,「嗚嗚」的。三爹嘴裡也發出用力氣時才會發出的「嗨嗨」的聲音。他的雞巴插得很快很快,然後也大叫了一聲:「我操!我操!」緊緊摟著我媽,身體抖了幾下,然後趴在了我媽身上,我媽也全身無力的趴在了炕上。

停了幾分鐘,三爹站直了身子,那雞巴也從母親的屁股之間滑了出來,已經變得軟綿綿了,只是更加濕了。母親遞給三爹一塊衛生紙,然後疊了一塊夾在自己兩腿間,整理好衣服,轉過身來給三爹擦。

擦乾淨了後,兩人就一起往外走,我也急忙跑回了我的房間。我家的大門是在西邊,正好在我的窗外,就在我媽要開大門時,三爹一下子抱著了她,把她的上衣掀到了奶子上,對著兩個奶子又啃又咬又抓又摸,折騰了好一會才離開。

第二天我媽曬了一缸水,準備中午洗澡。我和我媽一起,都脫光了,先是各自自己搓灰,然後我媽幫我洗,我媽洗到我的小雞雞時,不知怎麼的硬了。

然後,我媽讓我給她搓背。因為我夠不著,她就扶著缸邊,翹著屁股,那姿勢和昨天晚上三爹操她時的姿勢一樣。我站在她後面時,小雞巴一下子碰著她的屁股了,我一下子想起了昨晚三爹的動作,看看那裡還真有條縫,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一下子往前一頂,小雞巴插了進去。

我媽一驚,轉過身來問我做什麼,要打我,我說:「我要插進去玩,我要操屄。」我媽說:「你……這只能是大人玩。媽媽只能和你爸爸玩。」我說:「你撒謊,昨天晚上我看到你和三爹玩來著。」我媽問:「你昨天看到了?」我說:「是的。」我媽說:「那好吧,我和你玩,不過要保密,誰也不許告訴啊!」我答應了。

我媽說:「咱們不能在院子裡玩,讓別人聽到聲音就不好了。咱們進屋。」我們就進了屋。

我媽在那個單人沙發上坐下,屄屄正好在沙發的外邊,兩條腿搭在沙發扶手上,對我說:「你的小,這樣插才能插得進來,才能插得媽媽也舒服。」我就跪下,她把我兩隻手放在她的奶子上,又把我的小雞巴摸硬了,對著她的陰道口,我就插進去操起來。可是當時並沒覺得有太大的樂趣,玩了一會就不玩了。

5、我的鄰居明

這個明,在我高中以前的經歷中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他佔過我媽媽、我三姨、我四姨的便宜,應該是操過很多次了。而且,我也差點把小命喪在他手裡。

明是我村的第一個大學生,你可以想像村子裡的人對他的嫉妒羨慕恨再加上崇拜。我媽也是,說是讓我以他作榜樣。

那年我剛上初一,假期裡,我學平方根的手工演算法。大家都知道,用手工算是很麻煩的,一般常用的比如4、5、6、7、9、36啦等等的都是死記硬背的。

那天中午,我、我媽、四姨、明,還有明的父母在外面涼快。我在看數學的平方根這一節,明就在那個裝神弄鬼的自己算,後來老師教了之後,我才知道,他其實是早就死記下來,他拿著個小枝條在地上劃來劃去裝著自己算出來的。

唉呀,我們幾個人,都是以一種萬分崇拜的目光看著他,要知道,這點是我自己看了很長時間都看不明白的。而我媽,更是說著好話,把書要過去,讓他教我。我沒聽明白,我媽就說:「你先教教我吧!」我媽也挺好學的,這個從上一個故事中你能看出來,我睡覺時摸著她的奶子,她還在看書。

聽了一會,我媽倒是興緻很高,但我打盹了,就藉口喝水回家看了會小說。因為我媽不讓我看小說,我也沒敢拿出來,就自己在自己的房間裡偷著看。

看了一會,我想叫明一起去水庫洗澡,他是大人了,和他一起,能安全點。唉,殊不知,以後的一次,我差點死在他手裡,死在水裡。

我出去一看,外面沒人了,應該是都回家睡覺去了。我媽不知道去了哪裡,她回家要經過我的房間的窗子,我好像沒注意到她回家。我就去找明,在經過他的窗子時,我往裡看了一眼,大吃一驚:

我媽站在明的炕前,兩手扶著炕沿,上衣捋高在奶子上面,彎著腰,翹著屁股,她的褲子好像也脫了,能看到肚劑和部份陰毛。明站在她後面,兩手從我媽的腋下伸到前面抓著她的兩個奶子又揉又搓,而明的小腹緊貼在我媽的屁股上,往前一頂一頂的。

明就這樣一陣快一陣慢的頂著,我媽也不斷地低聲叫著。我本來以為兩人是鬧著玩,明在欺負我媽,可聽著我媽的聲音,看著她的表情,閉著眼,挺舒服的樣子,我一下子明白過來了,這是在做愛。

炕沿並不是很高,當我媽站直了時,能看到一大部份的陰毛。兩人這樣玩了一會就停下了,都提上了褲子。我媽靠著炕沿站著,明玩弄著她的兩個奶子,我聽到我媽說:「你現在和濤濤一樣吃了我的奶,可要好好教教他啊!」

唉,我媽是為了我向明獻上了她的肉體?還是她心中本來就喜歡崇拜他?我寧願相信前者。

可憐的母親,他哪裡是會什麼特別的演算法,只不過是死記而已。唉,這就是沒有知識的結果。我上學後,從0到30的平方根全都背下了。唉!

6、我的老同事

那年我剛剛參加工作,還在實習期,工作單位是一個遠離老家的城市。

那天,我媽想我了,想去看看我,就坐車來看我了。她到時就下午二點多,我正好上班,因為我還有事,於是就讓我媽先在我的宿舍裡休息等我。

我的宿舍是三個上下床,我在一個上舖,我下舖是公司伙房的一個做飯的,姓郭。他除了值早班時,別的時間也不在這裡住。另外四張床只有床墊子,沒人住。我媽來了後,就坐在那個下舖上休息。

等我忙完了一陣,大約三點半多吧,我就抽了空下樓去找我媽。我擰了一下門把手,反鎖著,我正要掏鑰匙,門開了,是郭敞開的,見我在門外,隨便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因為我在門外,而且房間帶衛生間,得走進去才能看到房間裡面。我進了房間,看到我媽還在郭的床上,斜依著他的被在呼呼的睡著。我媽是農村婦女,當時的衣服嘛,上身是件長袖薄紗襯衣,裡面是件白色T恤衫,沒有乳罩。下身是一條黑色的側開口的褲子,裡面穿著一條自己做的紅色大內褲,腰帶是根布條。

我媽斜靠著郭的被子,上衣外套的扣子都解開了,兩隻胳膊伸在兩邊,兩個奶子圓圓的,乳頭緊頂碰上T恤,若隱若現,其中靠近床外側的那顆乳頭四週濕濕的。再看她的下身,腰帶已經解開了,褲子開口處的扣子也解開了,前腰部鬆鬆的堆在我媽的小腹處,透過沒有蓋住的地方,我看到她的內褲前邊和側邊褪到了大腿跟上邊,能看到部份的陰毛。

用屁股想想也知道,郭肯定是趁我媽睡著佔她便宜了。

在這一次的過程中,他可能是親了我媽的嘴,用手伸進我媽的上衣內摸了奶子,隔著上衣親了乳頭,隔著褲子摸了屄。

在我媽來之前,有一個晚上,我們幾個人在辦公室裡看了個黃色VCD,應該是個亂倫的片子吧,一個青年強姦了一個熟女。看得我們幾個雞巴都硬了,特別是我,因為我本來就有亂倫情結。我還記得,我看了看幾個人的褲襠,就數老郭的頂得最高。

那天晚上,老郭的床活動了好一陣子。第二天我就取笑他,昨天晚上是不是手淫了?他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打飯時給我時打不好的,直到他操了我媽。

他佔我媽便宜是頭一天的下午,因為那幾天不是週末,我的工作又有點忙,所以我不能抽出時間來陪她。當天晚上沒事,我們在伙房裡吃的飯,吃飯時那同事單獨給我們炒了個菜,也一起吃的。當時我們這個部門和公司別的部門不在一個地方,是一個單獨的小樓,有單獨的伙房,平時做飯的就兩個人,另一個人在職工們吃完就回家去了,剩下郭一個人。

吃了飯,倒是沒什麼事,只是事後想想,郭與我媽的感情倒是親近了些,當然,我一人在外,在吃上肯定是吃不好的,她也希望這個在伙房裡幹的郭在平時能照顧我一些。

晚上,那同事老家有事就回家了。那天晚上,剛好放假,公司裡值班的人很少,就剩下我、我媽和老郭了。我這大老遠的難得家裡來人,老郭一反這段時間因我笑話他而對我的虐待,炒了四個菜,拿了一瓶酒,我們三個吃起來。

從七點吃到九點半,一瓶40度的白酒全喝完了,每個人又喝了兩瓶啤酒,有一點我是酒醒後算了很長時間才弄明白,其實那天我們是喝了兩瓶白酒。

晚上睡覺時,我還是睡自己的床。這天老郭也很是發揚風格,讓我媽睡他的床,他到廚房的簡易床上去睡。

我的酒量小,上床躺下不一會就去衛生間撒尿,我們的房間是帶衛生間的,不過洗澡的淋浴壞了。在廚房那邊有個公共的淋浴間,一次能容三個人的。

我撒完尿出來,掃了一眼我媽,她一絲不掛的躺在老郭的床上,還打起了呼嚕,睡得可真快。我又想,你在別人的床上,怎麼也脫個淨光?唉,喝多了。

我剛上了自己的床,老郭進來了,一邊說著廚房蚊子真多,要過來找蚊香。他在他的床頭那找了幾分鐘,翻來覆去,一邊找一邊說:「哪去了?」我在上面聽到了就說:「在桌子的抽屜裡。」他就拿著走了。

他走了,我突然感到不好,他應該知道蚊香在抽屜裡啊!操,他在看我媽的肉體。我一看我媽,還是那樣仰面向上的躺著,腿還叉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感到床一陣的晃動,然後聽到我媽的聲音:「啊……哎呀,痛!輕點……」

現在想想,那會應該是老郭剛上了我媽的床,剛剛插入時,我現在知道是什麼事了。但假如當時我知道了是怎麼回事,當時是不是應該裝作醒來要下床等把老郭嚇走?我糾結中。

我翻了個身,那邊沒動靜了。

我直到現在也不明白,老郭是正兒八經的操了我媽,還是只是佔了佔便宜,或許這便宜是插入了,而不是全程的做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