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紀實第一部-第二部 情色紀實第二部:女友篇 / 老婆篇 (一)淫妻前傳

作者:charubb2013/11/1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情色紀實第二部:女友篇

我前後有過兩任真正意義上的女友,第二任成為妻子。

由第一任開始,雖然自己的女友作為一個嶄新的女性登上自己的淫行舞台,但此時的心理順承以前的incest心理,所有的性幻想也只是性幻想而已,而且隨著與家庭的遠離,incest情結也漸漸淡去,只是偶爾的冒一下頭。而對於妻子相關的經歷,也是作為一個旁觀者,所以,這裡記的幾件事單獨作為一章。

而我與第一任的相處,也就是為了相處而相處吧!後來就那麼的分了。

對於一個男人來講,最好的財產是屬於自己的女人,這種感覺真他媽的怪,那種佔有別人老婆和自己老婆被別人佔有的心理感覺是如此的強烈,更奇妙的是一旦佔有,那種佔有便永遠也無法清洗掉。

一旦自己老婆被別的男人親過嘴,那自己再親時總是感覺到有一個臭烘烘的嘴在那粉紅色的唇上印過、或者是否兩個舌頭交錯過,那臭男人的唾沫曾經進入過老婆的嘴裡;而被人操過後,那種入侵的感覺是需要一輩子去享受和品味的。

這種自己的私有財產被人侵佔的酸酸的心理反應,是3P活動中丈夫所享受的。說實在的,我和我老婆並沒有玩過,雖然有著諸多的經歷,但自己的心理一直處於那種醋意,因而在這方面並未實現真正的突破。

我玩過多次3P,有多對對方都是第一次,這個第一次是無需懷疑的,但對於三人心理還未到做到全然的把握。而女友於我,畢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老婆,心理體會並不深刻。

1、被老郭佔便宜 2、醫院被人摸奶子目睹

(1)被老郭佔便宜

再說說老郭佔我老婆便宜的事。那是個週日,週日我們這個部門也就一兩個人值班,我自然是其中之一了,不過也沒什麼事,就叫著我認識不久的女友來公司玩。我們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你應該能猜出來,那時我對性交是一種瘋狂,一天要做兩三次。

那天中午,我們又一次瘋狂後都昏昏沉沉的睡去,這是這一天的第二次做愛了。因為天氣很熱,我就讓女友睡在上舖——我的床;我呢,則睡在下舖,也就是老郭的床。

我和女友都是赤身裸體,剛剛做完運動,誰願意再穿上布啊!你說是不?不過,女友畢竟是個女人,有害羞的特點,她把一條床單披在身上,蓋著屁股和大腿,胸部是蓋不住的。

我迷迷糊糊的感到有人進來了,下意識的拉了拉身上蓋的床單。我感覺這個人影站在我的床邊,在那一動不動,我就慢慢睜開眼去看是怎麼回事。

一看,一個男的站在我床前,看不到他的臉,但看他的大褲頭是老郭,操,而且那裡頂得老高。操了,我一下子想到了我女友,現在他正好面對著這個下舖床,那我女友豈不讓他看到了裸體?!而且這時我又注意到他的兩隻手都伸在上舖,這一對魔手都伸向了我那裸體酣睡的女友。他的手摸到了什麼?我的心一陣陣悸動。

我抬起身去看他的頭,看不到他的眼,只看到他的嘴緊閉著,應該是全部注意力放在手上而緊咬著嘴唇以屏住呼吸吧!

這時,他抽回了兩隻手,左手褪下褲頭掏出雞巴,不得不說,好粗,特別是龜頭,很大。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我母親的輕聲驚呼:「啊……好大!」我暗暗的想,如果我不在的話,他肯定會上床去操我女友的。而憑著他的大雞巴和他的床上功夫,我女友頂多只是反抗一兩下,就會配合他的侵犯而享受這大雞巴的。我有點吃醋了,甚至還想像這樣的大雞巴撐開我女友的小陰道口時,她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老郭那黑紅的尿道口有淫液滴出,他用右手手指去摸那要滴下的液體,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他的右手食指是濕濕的,濕了兩個關節吧!難道……我操,他把指頭插我女友的陰道裡了嗎?這個騷貨睡得這麼死竟然沒有察覺嗎?

是哦,她就是睡得很死。這時,他的食指已經摸上了那滴他自己的淫液,然後手又往我女友那裡伸去。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想操我女友,但條件不到,不敢,就試圖把自己的淫液送到我女友的陰道裡。

是忍住享受這刺激?可那時我還沒有淫妻的思想,就是因為見過了我家長輩女性的性事而對於亂倫有點喜歡。

老郭啊老郭,你操了我媽就操吧!一來你們倆年齡相差不大,二來我父親不行,你也給她提供了快樂,我就接受了你們的行為。可,這是我的女友,她讓我操得爽,而且你還想老牛吃嫩草嗎?

我準備翻身,這時老郭聽到了我的翻身,畢竟我有個思想的過程,不是一下子就起來,我也不知道我一下子起來,這事該如何收場。

老郭急忙轉身出去了,我心酸的起了床去看女友,她仰躺著,身上的床單搭在腰部,靠近床外側的奶子,乳頭已然硬起,她的兩腿分開叉著。我又去另一個床頭看她的陰道,粉紅色的洞口張開著。

我不知道他的指頭是不是再一次地插進我女友的陰道裡了,如果插進了,他龜頭上分泌的淫液也就進入了,這算不算是成功的操了?老郭佔有了我媽是毫無疑問的,我女友呢?算不算是也佔有了?

(2)醫院被人摸奶子目睹

那次,我頭部受傷住了院,住了將近一個月,當然這一個月裡都不能做愛。

那天,還有一天就要出院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那天晚上11點多吧,我要操她,對她又是親又是摸的,女友也忍不住了,她就答應讓我插幾下。

因為我們的房間是三張病床,我在中間的那張,靠門的那張是個小孩子,他父親陪著,最裡面那張是個老頭。

我操她時的姿勢是女友側躺,面向著那個孩子,當然,也面向著他的父親。畢竟是在個公共場合,衣服嘛,當然沒有脫光,她上身敞開了懷,奶罩捋在奶子上面,我當時沒注意到,走廊的門從門上面的玻璃照進來,正好照在她奶子上。

她下身穿的是褲子,脫到了膝蓋處,我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裡慢慢地抽插。因為怕被人聽到,剛開始幾下我插得很慢很淺,可是插了七、八下後忍不住了,我就用開了力氣插了幾下,雞巴插屄的「啪啪」的聲音和床的「吱吱」聲很大,女友也忍不住叫了一聲。不過,接著女友醒悟過來,她讓我把雞巴抽出去不讓我插了,只讓我摸奶子。

她轉過身來,面向上,提上褲子,兩個奶子光著讓我摸。我是在她左邊,我就摸著她左邊的奶子玩。慢慢地,我打盹了,手摸得也越來越慢,我玩女友的奶子時,喜歡用手在她的奶子上轉圈,這時,我打算兩個奶子再各轉三圈就睡覺。

我摸完了左奶子後,開始玩右奶子時,竟然碰到一隻手在動!女友這時在打著呼嚕呢,我以為她是在做性夢,在夢中自己摸呢!我就想起來看看她自己是怎麼摸的。

一看,還挺會玩的,那隻手捏著她的奶子,食指在玩弄著乳頭。再一看,不對,那隻手不是女友的!我順著那隻手的手腕看去,這隻手的主人藏在我們的床底。我看看對面床上,只有小孩子一個人,他的父親不在,而我又沒聽到開門出去的聲音。我知道了,那人是那個孩子的父親!

我當時是又生氣又緊張又感到刺激,可我不能這麼看著別人玩我女友的奶子啊!聲張又就把動靜鬧大了,我就躺下,給女友把被子拉到奶子上面,那隻手就抽走了。

你可能會想,我不是個男人。如果你這麼想就大錯特錯了,我後來經歷的很多事說明了,在某些情況下,自己的女人被入侵後,某種程度下男人的第一反應並不是怒髮衝冠,而是裝作若無其事,裝著自己的女人並沒有被人入侵,在心理上欺騙自己:自己的女人是乾淨的,從未被他人染指過。

果不其然,不久後床底下的人出來上了孩子的床,孩子的床開始「吱吱」響起來……那男的應該是在手淫。

情色紀實第二部:老婆篇(一)淫妻前傳

淫妻情結開始:

我住在平房,堂屋共四間,南屋三間,我們住兩間堂屋,另外兩間和南屋出租,最多時有過四房房客,而且大多數情況是這樣,並且經常換。老婆自有了孩子後,很怕熱,在走光這一方面也就不太注意,特別是在家裡。

老婆有一個特點就是睡覺特別沉,我敢說,只要是夏天在我家租過的就看到過她的裸體。我的臥室在東邊第一間,床靠北,走東邊第二間的門,從門的地方往裡看正好能看到我們的床。我也保證,這八年間只要是夏天在我家住過的,特別是住西邊兩間的,肯定看到過她的裸體。租住南屋的就不一定了,因為南屋的房客走南邊小門。那些只是在門外看的我就不說了。

老婆的淫行經歷基本上就發生在這裡。

老婆從走光,到被人佔便宜,到被人上過,也伴著我的淫妻心理一步一步的越來越深,incest心理算是消失吧,之所以說算是,因為偶爾還會冒出頭來。

對於操過的,真正操過她的有兩個,都是房客,有一個是我們當地的一個醫生,操上老婆時還是個小青年。有一個是個小處男,我稱之為初中生吧!是我碰上的,當然這只是我知道的。因為,一對男女做一次愛,是件很容易的事,只要事後不聯繫,分居兩地,只要不是當事人親口說出來,外人是不會知道的。也許老婆也存在這樣的情況,在我們往外租房子的八年間也許會有這樣的房客存在。

(1)郵遞員看到屁股

結婚後,隨著性事的正常,身邊有女人天天伴了,在心理上的一些追求心理刺激的念頭慢慢淡化。而且當時自己的工作也不怎麼樣,又面對著家裡的諸多瑣事,心理上的空間很小。

但一件小事的發生,陡然的讓我心悸,使得我的心性心理有了一個根本的轉變,從incest轉變到了淫妻。

那段時間,我訂了十幾種報紙雜誌的,還都是日報,於是那個郵遞員只好天天往我家跑。他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瘦瘦的,高鼻樑,窄額頭,就他自己負責我們那個區。本來如果沒有我的話,他的活很輕鬆,可以幾天才跑一趟,而因為我訂的日報,只好天天跑嘍!

那天午後三點多鐘吧,夏日,他又去我家送,看他滿頭的大汗,我也裡很是過意不去,就把他讓到家裡坐在院子裡休息,閉聊一會。

當時,老婆在院子裡收拾東西,穿著很平常,下身是淺白色過膝的裙子,裡面是淡紅色的三角內褲。

我和郵遞員在一邊說話,突然,我感到他的聲音斷了。我向他瞅去,只見他瞅向一邊,循著他的目光看去,咦?他在看我老婆的屁股,那淡紅色的小內褲隱約可見,愈發增加了迷人屁股的誘惑力。

我收回目光,掃了一眼郵遞員,襠部高高的,還一鼓一鼓的。一剎那,我心中一陣悸動,心一下子收緊了,渾身顫抖,一種別樣的興奮傳遍全身。我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場景:郵遞員快步衝向老婆的屁股,兩手把老婆的裙子掀起,一手掏出自己的硬了的雞巴,一隻手把老婆內褲的中襠扯向一邊,猛然插進去,抽插,抽插……我的雞巴也不由自主的硬起了。

直到老婆進了屋,我們的談話才繼續。他也可能感覺到剛才自己的失態了,又說了一兩句就走了。

事雖小,但對我的影響可是很深。從這件事開始,淫妻、體會妻子被人用目光、用手、用雞雞侵犯的別樣的悸動從我心裡紮開了根。我喜歡上了這種感覺,雖然後來老婆有也有情人。

你肯定會說,為什麼不發展她呢?呵呵,人的心理是各種各樣的。她呢,願意讓我以為她是清純的;而且據我的觀察,她並不濫。我呢,就享受這種旁觀者的感覺;同時,也進行著自己的行程。

(2)我們二人被偷窺

那天晚上十點多吧,我們沖洗完了,放下蚊帳正要睡覺,突然聽到窗後有腳步聲,還有搬東西的聲音。

老婆一下子把燈關了,小聲對我說:「有人偷看!」

「啥?!」我一驚。

「村子裡有個人喜歡偷看,還被人發現而揍過,肯定是他。」老婆對我說。

「媽的,我出去看看,我扔磚頭打他。」

我到屋後看了看,在我屋後有四塊磚疊放在一起,是疊好後又倒下的狀態,是那個人堆在一起增加高度的。是的,那個個頭不高。而這裡本來沒有磚的,是從另一個戶門口搬過來的。

我踩上去往窗裡看,隔著窗上的紗窗,隔著蚊帳,依然能把床上的景像看個一清二楚。奶奶的!好在老婆還穿著內褲,算是失身不多吧!不過,應該是他剛開始。

我進屋和老婆說了一下情況,又說:「他剛才沒看到我出去看看,埋伏好等他。」我出去轉了轉,這一轉不要緊,轉出了我的另一段別樣的淫行,這將在我的經歷中講述,在這裡先把這個人講完。

我轉了幾條胡同後,沒看到他,正打算回去,在經過一個窗口時,突然聽到一個女的「啊」的一聲。我一驚、一呆、一愣,突然明白了是什麼聲音。我也學著那老兄的樣子,不過,我肩膀比他有力氣,於是趴在那窗台上往裡看。

這是一對四十左右的夫妻,女的半光著,躺在床上,奶罩掀在奶子上面,兩腿分叉高抬著,內褲搭拉在一隻腳上,這種脫而不光的場景最是迷人。一個男的跪在她兩腿間,扶著女人的兩隻腿,抽插,抽插……

我這樣趴在窗台上好累,怪不得那老兄要找磚頭墊著腳呢!支持了不到兩分鐘,我下來放鬆了一下緊張的胳膊。等我再趴上窗台時,兩人已經鳴金收兵了。

算算前後時間,頂多三五分鐘。仔細想了想,那會我經過這裡時還沒聲音,我推測啊,那女人的尖叫是男人今晚這次性事的第一次插入吧!如真是如此,這老兄也太短了。

話收回來,再說偷看我的那位老兄。

第二天,我家把前後窗的窗簾都加厚了。十點多,我聽到屋後有腳步聲,可能看看應該看不到,那腳步就轉到前面,呵呵,依然是看不到。

後來在我的夜行經歷中,我碰到過他一次,而且呢,這個人的老婆也很醜。儘管如此,我一直想偷窺她一次,以算是報仇吧!可惜,他家的後窗都用磚壘死了。

(3)去要錢被同事摸屄

婚前,老婆的一個男同事欠她六千元錢。在十年前,這是很大的一筆錢,能借出這筆錢,自然說明兩人的關係不錯,或者,她信任他。但是呢,這人好賭,本來每年掙錢還挺多的,就是因為賭而一直沒有發起來,因而,這錢也一直沒有還。

當時說的是借期一年,但在拖了又一年後,老婆打電話要了多次,終於答應先給兩千,跟我約好在一個商場門口給我。

見面後,拿到了錢,又聊了幾句,他自然是一番客套、抱歉,還說,他和她關係很好,錢不可能不還的,只是手頭緊。

是的,關係很好,所以她借給他。也只是因為關係好,聽信了他的每一次敷衍。關係好,單單挑出這一點來,是什麼意思?我心裡酸酸的,是親過?摸過?

又是一年過去了,又敷衍了一年,我們決定去他家去找。為了怕撲空,事先也沒有聯繫他,只是通過側面打聽知道他在家。

我騎著摩托車帶著老婆經過一個小時後終於到了他家,鄉村土路,好難走。很好,他在家裡。說到家的話,他人還算可以,很熱情,留我們吃飯,說剛去外地打工回來,錢還在他兄弟手裡,吃飯完後給我們。

天晌午了,也累了,就一起吃的飯。關鍵的是他給他弟兄打了個電話要下午四點才回來。看他一片誠心,不知不覺喝多了,離回去的時間還早,飯後就準備睡一會。我和老婆睡在炕上,頭向南。他睡在對著炕的一張單人床上,是東西朝向,是他孩子睡的。

其實,上次見面時他說的「我們關係很好」一直是我心中一根刺。這次來,我也有意去觀察他們之間的關係,但看不出什麼事,確實是一般同事關係再稍微近點。

在這裡,我說一下老婆的著裝:很普通的夏裝,上身半袖,胸罩,下身三角內褲,半裙。也許,如果是她穿著長褲的話,也不會發生接下來之後的事,而他的話造成的那根刺也將長期存在於我心中。

很快,老婆就打起了呼嚕,因為不是她騎摩托車,相比來講,她醉得比我厲害。我呢,頭痛得厲害,我怕真的迷糊過去做出一些自己記不得的事,就一直控制著不讓酒上頭,因而也沒睡過去。

不知過了多長,我迷迷糊糊的感到他起身去了趟廁所,然後回來了,不過回來後並沒有直接在他的床上躺下,而是站在了炕邊。這時,老婆是仰面向上的,而我是側著身子,面對著老婆,老婆的裙子不知什麼時間掀在腰上,一條腿的大腿露了出來。

酒壯色膽,也許,就是這白白的大腿勾起了他的淫慾。還好,他還沒完全失去理智,先是看了我一眼,看我沒反應,接著伸手把老婆的裙子拉到了小腹處,然後退到炕邊停下,看看我們二人都沒什麼反應,特別是老婆沒什麼反應,他就準備開始下一步動作。

唉,就是老婆不喝酒,這樣給她把裙子掀開也不會有什麼反應,何況又是她酒後呢!就見他彎下腰,伸出一隻手向老婆兩腿間摸了一下,又快速的收回。

這樣,連著三次,可能是老婆有了感覺,更可能的原因是,他喝了酒,手勁拿不準,力氣大了點,讓老婆有了反應,但她的反應也不是對著有人騷擾她,而是感到有尿意。也可能,他的手摸時很輕,輕輕的癢感讓她有了尿意。

老婆活動了一下,他急忙又跑回自己的床上裝睡,老婆坐起來出去解手了。

雖然老婆被他佔了便宜,但我卻感到放心了。他說的二人關係好,就是關係好,並沒有暖昧的關係。而這次,也只是隔著褲頭摸了幾下,值得付出。

下午,拿到了錢,我們就回去了。

在後來的生活中,老婆還是和他有接觸。不知道他老婆在一起時,會不會想到曾經摸過她的屄?儘管只是隔著褲頭。

(4)河邊被人看差點被勒索

在沒結婚前,我們性愛的大床分布了山川各地:山上、樹林裡、地裡、辦公室、宿舍、家、客廳……

那一次,在河邊,差點出事。也許是冥冥中有神在保佑吧!

那晚大約九點多,我們到河邊,拿著一把傘,白天用來遮陽的,因為一直沒有回家,就一直帶在手邊。

到河邊坐下,玩了一會奶子,我又想操她。看看離我們最近的情侶也就不到二十米吧!我們拿出幾個袋子在草地上鋪好,撐開傘以擋著別人的目光,可試了幾次總是不舒服,於是,我們就走了。

在走時,我抬頭看了一下離我們五、六米高的河邊路,一個男的蹲著,嘴裡的香菸一明一滅的。我清楚的聽到他在說:「他們走了……」

想想好後怕,這人或者是準備搶劫的,因為這個河邊那年夏天發生過這樣的搶劫案件。或者是抓嫖的警察,唉,如果讓警察當嫖娼抓了,那可就慘了!感謝冥冥中……

(5)飯店服務員的手

那天我請客去飯店吃飯,人多,菜上得慢,老婆就去催菜,服務員是個小青年,忙不過來,她就去拉著他的手說:「拉著他的手,拉著他的手……」

(6)火車上的被中學生摸

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進一步促進了自己的心理變化。

那次我們坐晚上的火車去濟南,火車上也是騷擾最容易發生的地方。

那天我們坐的座位是坐在三個人的座位上,對面從裡向外是男女女,其中中間的是年輕人,而且穿著裙子。我這邊,從裡往外是男、老婆、我。很巧的是,另四個是一個學校的,對面中間的女子是老師,其餘三個是學生,他們是去參加一次比賽。

後半夜,除了我和我對面的女學生外,另四個都趴在小桌上睡覺了,我對面的女生倚著座位在迷糊。我閒著無聊,便低下頭去從包裡找麵包吃,無意中一抬頭,看到對面那女老師的領口很低,兩個奶子不大,我竟然看到了乳頭,色心頓起。仔細聽聽,她好像還在輕輕的打著呼嚕,還真的睡著了。

我忍不住伸出手向,給她解開了上面的扣子,把手向裡面伸去,在伸進前為了安全,我掃視了一下四週,在看到老婆和他左邊的小學生時,我一下子呆了,靠,心中一陣悸動。真是色狼出少年啊!他……他……他的右手竟然放在老婆的大腿上,在裙子底下、絲襪上面,順著火車的晃動,手一下一下的向老婆的大腿深入,滑到了絲襪的上邊,摸到了肉。

好啊,小子,你佔我老婆的便宜,那我就佔你老師的便宜!我把手橫空伸進她的上衣內,輕輕的捏住一個乳頭,摸了摸,又摸了一下另一個。這時她有反應了,我急忙抽出手。

我低下頭,裝睡,看看小學生的手還在老婆的裙底下,我輕輕掀開老婆的裙襬,那隻手已摸到老婆內褲的腿邊了,正向襠中央慢慢移動。這時到了一站,乘務員在喊,他老師坐了起來,我也坐了起來,學生急忙把手縮了回去。

他沒摸到我老婆的私處,只是大腿,而我摸到了他老婆的兩個奶子。一個是老婆,一個是老師;一個是摸大腿,一個是摸奶子,誰佔的便宜大?

(7)網吧裡的經歷

在這前期的諸多經歷中,就淫妻來講,這件事給我的刺激最大,心理上的刺激。因為這件事,淫妻真正的成為了我性幻想的情節了。這件事不僅真實的部份讓我刺激,如果再加上想像,我想,任何人都是暴射的。

那時,除了正常工作外,我最喜歡做的用來消磨時間的事是玩FPS遊戲,那種用狙擊手射爆敵人腦袋的感覺,帶給我的刺激比射精還要爽。我本來玩的是單人遊戲,用上秘笈,每每玩得很爽。

後來,感覺只和電腦打不爽,就開始去跟網友打聯網。再後來,我認識了一個網友,我們一起玩CS,氣人是只要我不和他一組,最後總是被他用槍擊爆腦袋。打擊得我的心越來越沒自信,我就不想玩了。

我提出想和他認識一下,他說和我不是同齡人,不想和我交朋友。那是個能容一百多人的大網吧,我也不想挨個去找,於是我提出玩這個我玩不過他,聯網打紅警如何?他同意了。

那一陣子我在網吧玩得很瘋狂,往往一玩就是個通宵,為此,老婆和我吵了多次。

那天,我和老婆一起去朋友家作客,喝了個大半醉吧,在喝酒時老婆又提出我上網吧的事,一激動,也喝了不少酒。經過那家網吧時,我忍不住又進去了,老婆一氣之下也跟著我進去了。我本來打算如果那朋友不在,我就走,巧得很,他在。老婆見我不聽,又上來酒了,也要陪我玩,當然是反話。

看了一會,她就想睡。我在老闆的房間找了個地方,這個房間是個小套間,老闆兩口在裡面那間,外面那間還有小床,以供那些實在是很累的人休息,我就把老婆扶上床,老婆很快打起了呼嚕。當然,也只有和老婆特別熟的人才能過來睡。這個房間的位置和我坐的位置正好背著。

我和那網友,他的網名是戰神,先是打了一會FPS,不幸,我一次沒勝;又打CS,也是打得我滿嘴找牙;又開始打紅警,我連著輸了九局。在玩第十局時,他突然發信息過來說:「讓我操你老婆我就讓你這一局。」

「媽的,你找死啊!」

「哈哈。你老婆的褲頭是不是穿著牛仔褲?粉紅色內褲?紫色蕾絲奶罩?」

「媽的,你怎麼知道?」

「哈哈,我剛操完她,當然知道。」

「滾你媽屄的,想玩不好好玩,別扯這些。」那時我已經混了頭了,他說的都對,而我沒去想想他為什麼都知道。後來,我想想,也許在那一會我忘了我老婆也在網吧了。

奶奶的,我明明要勝了,可是又讓他反攻了過來。

「想戰勝我嗎?我是誰,我是戰神。剛才去摸你老婆奶子來,就讓你小得意了一下。」

「你!」

「對了,你老婆幾天沒刷牙了?牙有味啊!我就用精子給她洗牙了。」

「你!」儘管他是在侮辱我,但我卻感覺到了強烈的刺激。

這時,電腦螢幕上發來一條信息:「你真是玩遊戲不要老婆了?」我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來到老婆睡覺的地方,老婆身上蓋了條床單,掀開床單一看,我崩潰了。老婆仰躺在床上,還在打著呼嚕,她的上衣扣子全部解開了,奶罩帶從兩肩捋了下來,奶罩上方空著,很明顯的是有人把手伸進去摸我老婆奶子來。

腰帶解開了,褲子好在是牛仔,太緊,只是稍微往下褪了一點,如果是別的肥檢褲襠那裡有個掌起的空,可以想像,是有手在這裡伸進去摸她的屄了。再看她的嘴,有黏乎乎的液體粘在嘴邊,我靠近聞了一下,不是精子是什麼?

我怒氣沖沖的回到電腦前,要找那個戰神,我已經Game Over了,人也已經不在了。從這以後,我再也不在網吧上網了。

***********************************

網吧裡的經歷後記

但我想知道是誰幹的?那個床單是老闆的,而且也只有網管才有給我發那樣的信息的權力。那會應該是老闆娘在值班。

我在說了很多好話,又被勸了很多話後,老闆娘答應告訴我經過,並要我發誓,事就這樣了了,回去好好待老婆,好好過日子。這跟事件的發生已經過去半年了。

那是兩個12歲的翹課少年幹的,戰神和他的夥伴。先是一個少年進去,過了大約三分鐘出來了,看了一會黃片,又和另一個在玩紅警的少年進去了,待了大約十分鐘還沒出來,老闆娘覺得不對勁,就進去看看。

場面讓她大吃一驚:老婆的衣物就是我看到的樣子。那個戰神褲頭脫下了一條腿,他跪在老婆頭頂上,雞巴的前半截插在老婆嘴裡,龜頭是全在裡面。他上身前俯,一隻手撐在床頭上,另一隻手在套弄著雞巴……他在射精呢!老闆娘進去時他剛好射完,看他那動作是要把最後一滴也射進老婆嘴裡。

另一個少年,就是先進去又出來那個,左手伸在老婆褲襠內摸著老婆的屄,右手在套弄著自己的雞巴,對戰神說:「你射完就下來,我也要射了,我也要射進去。」

這件是我淫妻經歷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以這件事為基礎幻想了無數次,也擼了無數次管,我不斷地設想在這十五分鐘內發生的事情的過程,不斷地刺激自己……

到現在為止,看多了正常男女之間做愛的黃片,聯繫到以前的種種經歷,正常同齡男女的性愛,在以老婆為女主角已引不起心理上的刺激,而且儘管我喜歡享受這種入侵的刺激,但卻總有一關到現在也邁不過,那就是平衡,這也是很多夫妻朋友不願意玩3P的原因。但如果不是這一點,老婆只讓自己一個人操過,而找個別的同齡的男的,也許不知操過多少人了,總感覺有點不太舒服。

而這時我突然想到,如果老婆和小處男玩,也很刺激啊!安全、乾淨,而且因為年齡的差距,老婆和小處男應該很難上床,即便是上床,呵呵,算是誰操誰呢?算是誰佔誰的便宜呢?

這是我的心理,但真正玩時,這也只是個願望而已,真正玩得痛快的還是基本上得是一個年齡段的吧!自己呢,也追求安全乾淨的性愛,這也是我喜歡找夫妻玩3P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就是淫妻的刺激啦!

這件事調整了自己淫妻的心理方向,而以後的事實也是這樣。有時想想,只是命中註定啊!這讓我對老婆與成年男人的接觸格外反感,而與小青年的接觸卻是無限的寬容,有時甚至有意無意的給她創造機會。

從老婆生完孩子後,老婆的淫行正式開始,倒不是老婆主動出牆,如同我一直在探索我當初走入淫行的原因一樣,我也一直在探尋老婆後來諸事發生的她的心理上的原因,主要的是這段時間比較集中吧,而且作為女孩子的矜持基本上放開了。到目前為止,總的結論是並不是她風騷,但有些事的發生並由不得自己,某時某刻,總會有些心動、情動、性動。我想,諸位無論男女,總會有碰到這樣的事吧?

男主角先後有兩個人,到現在還沒結束。因為時間跨度比較大,且兩人的事又有串插,而且有些是我後來通過種種手段知道的。為了不給大家造成混亂,我把各個片斷先列一下,畢竟時間長了,有些先後我都記不清了,更怕讓大家感覺混亂。主角的名字分別是初中生和高中生,中間還插上了我的下屬。

本來我想把我的一些經歷單獨成章,因為需要,還是提前說了,只是簡略一點,畢竟這一部的重點是老婆。隨著時間的變化,初中生變成了高中生,給他起個名字叫六子吧!高中生變成了實習醫生、醫生,給他起個名字叫光子吧!另有兩節,說的一個只在我家住過兩個月的高中生,叫他過客吧,他是實習醫生林子的故事中的四個醫生那一節中的一個。

有的朋友說,我寫得過於簡單了,是的,因為現在是在追憶,近來我又處於一個事業的關鍵時刻,沒有太多的精力寫細,留待以後吧!我倒是希望能有朋友和我合作,幫我寫細。有的話請短訊聯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