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情迷 (4) 作者:shilei94945

【欲乱情迷】 (4)

作者:shilei949452021/05/08发表于:SexInSex

第4章:阴谋诡计

“刘逸羽,你还真不赖啊!”

刚进数学组办公室,刘逸羽就听到徐岚咬牙切齿的声音,之前亲那个短发女生的时候,还一点都不觉得慌乱,哪怕是被体育老师训斥,也不觉得害怕,可听到徐老师这话,刘逸羽竟莫名的有点心虚了。

幸亏徐老师的办公室里没有其他老师,还不至于太过丢脸。

刘逸羽偷偷瞄了一眼徐岚,见她正襟危坐,脸寒如霜,一双诱人杏目愤怒的盯着他眨也不眨,刘逸羽心头微微一颤,暗想:死了死了,老子不会是有点变态吧?怎么就觉得发怒时的徐老师更加性感诱人了?似乎有老妈发飙时的几分风范……

目光悄然下移,再次穿过办公桌的空档,瞄到徐老师那双修长曼妙的水晶白丝玉腿,米白色的直筒裙将这对玉腿最诱人的部位紧紧包裹住,只勾勒出两瓣浑圆的美臀轮廓……

如果能够好好爱抚一番这双诱人的白丝玉腿,或者以后入的姿势占有她,撞击她雪白挺翘的肉臀,迫使她不得不踮起玉腿……

刘逸羽打了个颤,裤裆里不安分的玩意儿居然又有了抬头之势,这可大大不妙,要是再让徐老师看到他勃起,盛怒下的徐老师会做出什么可就不好说了。

刘逸羽连忙深吸一口气,抛开不切实际的幻想,很是谦虚的小声道:“徐老师,我没你说的那么好,很差劲的……”

尼玛,这不要脸的东西,把我的愤怒当成是夸奖了?

徐岚怒极反笑:“刘逸羽,你太谦虚了!应该说,你简直是胆大包天。”

刘逸羽干笑道:“徐老师,其实我胆子很小的!”

“你胆子还小?!”

徐岚简直是气坏了:“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全班同学和体育老师的面,亲一个女生的嘴,居然还说你胆子小?我看你胆子已经大到可以把天都同一个窟窿了!”

其实老子最想的是用大肉棒把你的小穴捅一个窟窿!

这话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刘逸羽可不敢说出来,灵机一动:“徐老师,您觉得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吗?”

徐岚狠狠盯着刘逸羽,突然觉得这家伙嬉皮笑脸的样子分外欠揍,连她这么好的涵养,都忍不住想要去撕他的嘴,不想再看到他可恶的笑容了,他妈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帅得掉渣且专门祸害学校女生的可恶妖孽出来?

莫非自己讨厌这个学生?难道是因为第一堂课间时,刘逸羽偷窥过她裙下风光而且还当着她的面勃起,被他裤裆下那一坨无比的硕大吓到了?

很显然,答案不是这样。如果她真的讨厌刘逸羽,就不会听到刘逸羽在体育课上亲班上女生时反应那么大,而且情绪那么紧张,这不正是代表她其实是很关心刘逸羽这个苗子么?

事实上,徐岚忽略了一个细节——她和刘逸羽认识还不到半天,为什么会在这个高大俊逸的学生面前,情绪会莫名的很容易失控?

想不出所以然,徐岚干脆不再多想,盯着刘逸羽的俊脸,冷笑着反问:“你觉得呢?”

刘逸羽再次生出希望,试探道:“那就是很严重啰?既然这样,徐老师您干脆把我交给教导主任去处置吧?”

徐岚呆了呆,继而瞪大了眼,完全想不到刘逸羽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莫非这小子脑子里有坑不成?

“你神经病啊?”徐岚莫名的大怒,娇喝道:“把你交给教导主任,你还有活路吗?夏主任不让你直接滚蛋才怪!”

计谋再次失败,刘逸羽失望得差点呻吟出来,连窥视徐老师裙下风光的心情都没了,苦笑道:“好吧,谢谢徐老师这么袒护我。”

徐岚一愣,刘逸羽说的话,让她也有些懵了,为什么自己要袒护他?自己班上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般的男生,而且还是祸乱女生的源头,直接交给教导主任不是更加省事?为什么自己要把这事给揽下来,而且还这么紧张?

难道是因为之前……

徐岚被突然滋生的想法给吓了一跳,本来紧绷的俏脸突然染上一丝绯色,赶紧晃了晃头,抛开这个可怕的想法,一个劲告诫自己,自己只是不想这么好的体育全才苗子因为这件事被扼杀了而已。

继而,徐岚咬牙切齿道:“谁袒护你了?我把你叫到办公室来,是要亲自处置你而已!”

刘逸羽有些意兴索然,目光掠过徐老师办公桌下的白丝美腿时,突然发觉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激动的心情了,

或许是因为计谋失败,失去了接触宋思夏的机会,得到妈妈丝袜奖励的时间又要延迟了,所以才会连偷窥徐老师丝袜美腿的心情都没了。

这么看来,老子还是忠于老妈的,对她的感情忠贞不渝啊!

这个结论,让刘逸羽莫名的欢喜,对于徐岚所说的处置,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淡淡一笑:“那么徐老师您打算怎么处置我?”

徐岚沉默下来,该如何处置刘逸羽,她还真是没想到什么稳妥的办法,毕竟这小子做的事情,传出去影响太大了,如果真让学校领导们知道了,就算是她全力护着,恐怕也很难有什么好的结果。

可是,她也不忍心自己看好的学生就这么完蛋了,怎么都得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沉吟许久,徐岚想到了一个办法,心情总算是平和了些许,突然问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亲周月霜?是你强迫她的,还是她自愿的?”

周月霜?

刘逸羽错愕片刻,才醒悟这就是那个短发女生的名字,不禁有些尴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人家初吻都夺去了,居然连人家的名字都叫不出来,还要徐老师来告诉他,这也太那啥了……

愧疚下,刘逸羽鬼使神差的道:“徐老师,我和周月霜同学是两情相悦,情到深处不自禁,才会彼此配合,完成了缔约仪式……”

去你妈的两情相悦!操你妹的缔约仪式!你当你是情圣啊!

徐岚气得不轻,差点破后大骂,米白色西服下高耸的胸部一阵剧烈起伏,好一会儿才缓过劲了,怒斥道:“你才几岁,居然敢在老师的面前说什么两情相悦?你不知道现在网络上有一句话很流行吗?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你是打算要娶周月霜做老婆吗?”

“不是。”刘逸羽理所当然的坚决摇头,心想:老子当然是要娶妈妈做老婆的!

徐岚气得差点笑了:“你都没打算娶周月霜,还说什么两情相悦?明明就是单纯的耍流氓而已……如果周月霜知道你这样的想法,会难过成什么样子你考虑过没有?”

刘逸羽呆了呆,心头越发感觉愧对周月霜,他只不过是为了制造机会接触宋思夏,才利用了周月霜对他的感情,根本就没想过周月霜的感受,徐老师的话,自然是击中了他内心软弱的一面,顿时就感觉自己很是对不起周月霜,要是她知道真相,肯定会很伤心吧?

见刘逸羽沉默不语,脸上明显露出了愧色,徐岚多少感觉有些欣慰,心想:这小子本性还不算坏,知道内疚,就还有得救。

想到此,徐岚叹息一声:“行了,这事已经发生,你后悔也没用,以后千万不能够再在学校里做这种影响风气的事情,明白吗?”

刘逸羽首次心悦诚服的点头:“明白了,徐老师,我错了!”

徐岚微微一笑:“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徐老师就帮你一次,学校领导那边,我会想办法帮你摆平,至于你……麻烦你等会儿课间的时候,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就说放学后我要去拜访她!”

刘逸羽吃了一惊:“徐老师,您要去我家做家访?”

徐岚杏眸一瞪:“怎么,不行啊?”

刘逸羽顿时脸色一垮:“可……可以的。”

徐岚这才满意的笑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走吧!记住,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和别的女生走得太近,别怪我再不给你留机会!”

刘逸羽郁闷的点点头,看来要接触宋思夏,只能用其他的办法,调戏女生这一招,明显在徐老师这一关就过不去……不禁心里有些邪恶的想道:“徐老师你要给我留什么机会?把大肉棒插入你的小穴、肏得你欲仙欲死的机会?”

当然,这事也只有虚幻的小黄书才会这么写而已,老师和学生,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异想天开的好事?徐老师这样的极品美人,不用想也肯定是被什么有钱的公子哥富二代一类的家伙早就得到了,刘逸羽就算是有那么点龌龊的心思,其实也是白想。

刘逸羽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徐岚的办公室,走到厕所,一边拉开裤裆拉链解放肉棒准备撒尿,一边取出手机,开始拨打老妈刘悦的号码。

手机那头顿时传来老妈刘悦清脆的声音:“正忙着呢,最好别烦我,有屁快放!”

隔着手机,刘逸羽可不怕老妈,一股强劲有力的尿流冲击在尿池中,发出不小的声音,顺便还真的放了个响屁!

刘悦:“尼玛……”

****** ****** ******

省城西郊,一处环境清幽的庄园豪宅内。

穿着一套黑色阿玛尼西装的秃顶中年男人悠闲的斜靠在沙发上,举起的右手晃动着手里昂贵的高脚杯,看着酒杯里血红色的葡萄酒不住的泛起颗颗气泡,心情也随之变得愉悦起来。

男人斜眼瞄著那个跪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十四五岁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小朋友,时间差不多了,你还磨蹭什么?”

少年身体有些单薄消瘦,脸颊略长,长相颇为清秀俊俏,虽然在秃顶男人面前表现显得非常的畏惧和紧张,可一双乱转的漆黑眼眸却不失灵动,透出几分狡黠之色,显然不是个老实人。

听闻秃顶男人的话,少年微微一颤,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不是心甘情愿,却完全不敢违拗对方,连忙点点头,从裤兜里取出手机,手指颤抖著拨打了一个号码,且按下了免提键,优悦的彩铃声传出,少年的心情反而越发紧张不堪。

很快,手机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成熟清雅的女人声音:“小宇,都还没中午呢,打电话给妈妈有事吗?不会是又逃课了吧?”

光听声音,女人应该是个很有涵养而且知性的女子,清雅的语调,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秃顶男人眼中神光闪烁,不得不承认这个清雅的女子声音让他听起来很舒服,不禁瞄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单薄少年一眼,心中冷笑不止:一个声音如此知性的女子,肯定是很有涵养学识的吧?怎么就会生出这么卑劣狡诈的儿子出来?

被称作小宇的少年尴尬的道:“妈,我没逃课,是有点不舒服,已经跟老师请假了!”

清雅的女声微微叹息:“你这孩子,这三天两头的,不是请假就是逃课,学习成绩怎么提得上去,马上就要中考了,你不是答应过妈妈,一定会好好学习,争取考上高中重点班吗?”

少年内心的愧疚一闪而逝,不满道:“妈,你看你,又来教训人了,你怎么知道我考不上重点班?”

清雅女声顿了顿,才道:“好好好,妈妈不说你了,你自己加油哦!对了,你找妈有事吗?”

“额……没什么事,就是……”

“嗯哼!”

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秃顶男重重闷哼一声,锐利的目光狠狠瞪了少年一眼,瞪得少年一个激灵,脸色越发苍白不堪。

“是谁?”

清雅女声语气警觉起来:“小宇,你身边还有什么人?你是不是按了免提?”

秃顶男人的目光仿若杀人一般,盯得少年后背冷汗汩汩,不敢再磨蹭,发出几乎哽咽一般的声音:“妈……快点救我!”

清雅女声惊道:“怎么了小宇?你怎么了?快点告诉妈妈!”

少年咬著嘴唇,怯怯的看了秃顶男一眼:“妈,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啊!”

清雅女声急了:“小宇,你到底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事?要妈妈怎么救你,你倒是说啊!”

秃顶男人给了少年一个“你够了”的眼神,少年微微颔首,漆黑的眼珠子不住的转动,连眼眶都没有发红,完全没有任何要哭的样子,却能自如的发出哭泣一般的哽咽:“妈,是我不好,我错了……最近,我迷上了一种手机赌博游戏,把你给的零花钱都输光了,又在那个平台上借……借了钱,也都输光了,他们现在找上了我,逼我一天内要把钱全都还上,不然……不然就要剁了我的手。”

清雅女声焦急道:“天哪!你……你这孩子,怎么可以玩网络赌博游戏?那些全都是骗人的钓鱼平台啊!”

少年不满的打断道:“妈,我不赌也赌了,钱也欠了,你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清雅女声立时颤声道:“好好好,妈妈不说了,你、你有没有……”

少年道:“暂时没事,我躲起来了,他们找不到我呢!”

清雅女声松了口气:“那就好……你欠了他们多少钱?”

少年小声道:“他们说是……十五万。”

清雅女声惊道:“十五万!这么多?你自己不知道输了多少吗?”

少年支吾道:“我……我自己没记,妈,别说了,快点带钱来救我啊!”

清雅女声哀叹道:“好吧,你现在躲在什么地方?妈妈去请个假,马上去找你。”

少年露出得逞的笑容:“我躲在一个同学的庄园里,他家父母都出去度假了,家里没人,地址是城西郊XXX区XX路XX号,你快点来啊!”

清雅女声答应了一声,还想再说什么,少年已经果断的挂了电话。

少年对秃顶男人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邀功一般道:“赵老大,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做了,我妈等会儿就会带钱过来,足够我买药了吧?能不能先给我一支解解瘾啊?”

“没问题!”

被称作赵老大的秃顶男人神色兴奋的将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给一旁矗立的高壮汉子打了个眼色,那汉子会意的转到其中一间客房里去了。

赵老大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孱弱消瘦的少年,揶揄道:“彭宇,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有这么好的演技,连我差点都给你骗了,平常在家里没少骗你妈吧?”

彭宇呐呐一笑,低下头没有出声,眼中透出一抹少年人难见的奸诈之色。

赵老大心情不错,没有责怪彭宇不搭理,表情有点怪异的追问:“你确定等你妈来了之后,你可以做到你说的那样?”

彭宇微微点头,低着头不让对方看见自己邪淫的表情:“赵老大,您放心,我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好,那就看你的表现了!要是你真的可以做到,老子可以免费提供你半年的用量!”

赵老大几乎是一锤定音,听得彭宇大喜过望,赵老大继而冷冷一笑:“虽然我们是在合作,不过……小子,我不得不说,如果我是你妈,有你这么个儿子,绝对会把你活活掐死!”

彭宇尴尬一笑,依然低着头,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赵老大,要不是我,你能够达到目的吗?虽热我年纪小,可也知道创越集团很庞大,可不是您的力量可以招惹的……”

赵老大冷哼一声:“放心,我答应你的,也一定可以做得到!还有,你骗了我手下以及打伤我场子里一个小妹的事情,我也不会追究了!”

彭宇这才抬起头来,笑道:“合作愉快!”

与此同时,创越集团总部创越大厦。

创越大厦也是创跃集团的产业,四年前由其旗下子公司创跃地产有限公司投资开发建造,作为创越集团在省城的新总部,坐落在省城C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区域。

大厦高三十层,占地8000平方,由于土地是从某个渠道批下来的,省去了不少费用,之后从规划设计审批到开发建筑再到绿化装修等等,一应费用耗资超过一亿,对应周边林立的各种高端写字楼,创越大厦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属于上上之选。

大厦的前十七层,以出租的形式,租给其他的公司或者酒店,从十八层开始,才是创越集团总公司的办公地。四年下来,光是昂贵的租金以及物业管理费用,就已经让创越集团基本上收回了成本。

这几年,创越集团各项业务开展得蒸蒸日上,每年创造的毛利都在亿元以上,知名度节节高升,使得创越集团一跃成为全省前十全国百强的著名民营企业,集团董事长刘悦的身份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市场拓展部是整个集团总部最重要的部门之一,也是董事长刘悦最为关注的部门,故而把整个二十七层一层楼都分给了市场拓展部作为办公场地,以显对其的重视。

除了两位参股的股东占据了正副总监的职务外,最有权力的职位,自然就是市场拓展部的经理一职,实力上,两位股东身份比较敏感,除了分红,基本上不会参与任何公司的决策,平常很少会来公司上班,也可以说,市场拓展部经理,就是这个部门的最大的实权人物。

此刻,二十七层最里侧的经理办公室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清雅丽人。

身高166公分,体重58KG,年纪约莫三十六七岁,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女性职业套装,敞开的V领西服下是一件圆领的雪白女士衬衣,衬衣边角扎进灰色直筒裙内,将胸口一对足有E罩规模的丰乳衬托得几乎裂衣欲出。

直筒裙包裹着的肉臀圆滚丰硕,给人一种几乎炸裂的效果,令人不禁想将它们抓在手心狠狠的蹂躏一番,而一双包裹着肉色水晶丝袜的圆润美腿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哒哒”声响而不住的交叉开合,行走间,被短裙包裹处,一抹诱人的丝袜蕾丝花边若隐若现……

女人留着一头披肩的小波浪,稍稍遮住柔腴的双颊,椭圆脸,弯细眉,柳叶眼,鞍型鼻,M型唇,显得既清雅又干练,而行走间腰肢摇曳,又不失成熟女性的柔媚之美。

如果刘逸羽在此,以他的目光打分,光凭女人那双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柔腴双腿,就足够给她打上85分。

成熟女人有别于少女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性感丰腴,而这位职业丽人,恰好这两点就全都占据了。

略微遗憾的是,女人此刻惶急的表情,有点破坏了她整体的美感。

她就是创越集团总公司市场拓展部的经理,名叫梁茹,一位性感又干练的职业丽人,业务能力突出,深受两位总监的信任,也是董事长刘悦重点看好的下属之一。

虽然梁茹年龄比刘悦大三岁,成就也没有刘悦那么高,可凭自身突出的实力和与生俱来的姿色,她依然是整个集团总部员工中知名度很高的女性之一。

特别是她早年丧偶,独自抚养一个十四岁的儿子,名副其实的单身女高管,被誉为创越集团除了女神总裁刘悦之外的五朵金花之一,自然免不了成为一些有实力的单身王老五追逐的对象。

这些风言风语,自然也传入了梁茹的耳内,她却并不是很在意,自从十年前得了绝症的丈夫病故后,她把所有的爱,都投入到丈夫留下的唯一骨血——儿子彭宇身上,对儿子有求必应、宠溺至极,几乎已经有了病态的征兆。

可以说,除了儿子,梁茹眼里已经再也没有其他的男性。

为此,她自己都不记得曾拒绝过多少成功男性的追求。

此时的梁茹心急如焚,急匆匆的走向电梯,对于身边经过的部门下属打招呼也充耳不闻,直接乘电梯上了三十层,径直走向最里侧单独设立的董事长刘悦的办公室,迫不及待的敲了敲门。

“请进!”里头传来刘悦清脆悦耳的女声。

梁茹深呼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平静,推开董事长办公室大门走进去,看着豪华办公桌前低头忙碌批阅文件的刘悦,眼中闪过一抹钦佩之色,这个比她还年轻三岁的女强人,是她平生最敬佩的女性之一,以33岁的年纪,在商界达到如此的高度,实不做第二人只想。

反手轻轻带上门,梁茹上前两步,虽然心急,却生怕打扰了刘悦似的,迟疑而小声的道:“刘总……”

刘悦仿若未闻,为了能提前下班回家准备迎接宝贝儿子的班主任家访,只能埋头赶进度的批阅文件,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抬头瞄了一眼,露出一抹歉意的笑:“是梁姐啊,有事吗?”

董事长的笑容,自然而优雅,就连身为女性的梁茹也不禁看得有些恍惚,连忙晃了晃头:“刘总,我……我家里有点急事需要去处理,想向您请个假。”

刘悦一愣:“就这事啊,你直接打个电话给我就是了,干嘛还专门跑一趟……”

梁茹小声道:“刚才给您打过电话,一直是在通话中。”

刘悦这才醒悟刚才接了儿子的电话,得知他新来的班主任放学后要家访,追问了一番缘由,被儿子口花花的一阵插科打诨,聊的时间就有些长了……

刘悦干笑一声:“这样啊,刚才有个合作商的电话……我还打算今天提前一点下班,想让梁姐帮忙处理一下那个新酒店竞标项目计划书的后期完善工作呢……”

梁茹心头一急:“刘总,我家里那事……真的有点急,能不能明天再完成?”

见梁茹表情很是急切,刘悦不禁沉吟道:“那好吧,梁姐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没关系的……公司这边,我会让柳特助今天加班跟进一下。”

梁茹长松了一口气,微微欠身:“谢谢刘总,那……那我先走了!”

刘悦微笑道:“去吧!路上开车小心些。”

看着梁茹着急的离去,临走时还不小心膝盖磕到了门边上,刘悦弯弯的月牙眉不禁蹙起,金丝眼镜后的一双丹凤眼微微一眯,迟疑片刻,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接通后劈头就道:“小姑,麻烦帮我个忙!”

对方语气有些无奈的道:“悦悦,我只是你们公司名誉上的安全顾问,又不是你特别助理,别什么事都找我行不行?”

刘悦竟罕见的撒娇道:“这事有点奇怪嘛……好小姑,雪颖姐姐,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嘛!”

宋雪颍哭笑不得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了多少次,我是你小姑,不准叫我姐姐……”

听这口气,刘悦就感觉有戏,莞尔一笑:“谁让你生得那么年轻漂亮,我们走在一起,别人肯定以为我们就是亲姐妹……好姐姐,你帮还是不帮啊!”

宋雪颍很是头痛这个侄女刁钻古怪的一面,苦笑道:“行行行,你说说,要我怎么帮你?”

刘悦计谋得逞,这才收起了玩笑之心,正色道:“是关于梁茹的。”

宋雪颍一愣:“梁茹?那个市场拓展部经理?她不是你最看好的人才吗?难道她也有问题?”

刘悦沉吟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梁茹在我们公司五年了,工作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我还是很信任她的……”

宋雪颍不解道:“那你还让我调查她?”

“谁让你调查她了?人家话都还没说完呢!”

刘悦啐了一声,才将刚才梁茹请假的事情说了出来,斟酌的道:“我看得出,她很着急,走的时候,膝盖都磕到门上了,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这几年来,梁茹在公司一直表现得非常的稳定专业,工作上遇到任何困难,都没有这样惊慌失措过……”

宋雪颍有点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担心她家里出了什么大问题对不对?”

刘悦嗯了一声:“没错,梁姐单身了十年,家里也只有一个宝贝儿子,听说比我家那小祖宗还要顽劣,我担心是她儿子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梁姐才会这么举止失措,怎么说她都是我们创越集团的功臣……好姐姐,你帮帮忙,快点跟着梁茹去看看,她才离开我办公室,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出大厦呢。”

宋雪颍迟疑道:“可是我单位这边也有点事情走不开啊……要不,我让宋学礼去看看吧?”

刘悦脸色微微一变:“又要用家里人?”

宋雪颍连忙道:“别担心,宋学礼只是我的亲信,只对我一个人忠心,家里人是指使不动他的!再说,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对她们提起你的事情,他们都只以为你已经死了,绝不会想到你已经改头换面成了省城的女企业家……”

刘悦迟疑一会儿,才叹道:“好吧,你说的对,是我多心了,他们是不可能认出我这个不起眼的丫头的……好姐姐,那就让宋学礼赶紧出动吧。”

“没问题!”

宋雪颍淡淡一笑:“记住,是姑姑,不是姐姐,别老是没大没小!”

刘悦咯咯一笑:“这么说,你喜欢我家那小祖宗叫你姑婆?”

“你……”

宋雪颍脸如菜色,却又发作不得,悻悻道:“你这妮子,就会拿小羽做文章来气我!”

刘悦不免得意的“奸笑”起来:“可小姑你偏偏就吃这一套啊!”

宋雪颍:“我真想告诉你,我去年买了个包,可那是我大嫂……”

梁茹当然不知道刘悦和宋雪颍秘密商议的内容,宝贝儿子彭宇落难,已经让她乱了方寸,甚至没想过儿子小小年纪、对方怎么会借给他那么多钱赌博这个巨大的漏洞。

开上她的白色现代,梁茹心急如焚的先去了一趟银行,提了十五万现金后,才赶向宝贝儿子所说的地址。

从C市商业中心到西郊,纵然她一路加速,也花了二十多分钟才到,不过彭宇所说的那处庄园倒是颇为显眼,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

看着将近三米高的围墙以及庄园中三栋豪华的主建筑,梁茹不禁有点咋舌,这套庄园,虽然是在郊区,可花费肯定不少,其主人应该非富即贵,她宝贝儿子居然能和这家少爷交上朋友,连钥匙都给了他,到也算是一种本事……

自动控制的金属大门缓缓打开,梁茹迫不及待的驾车驶入,刚刚将车停好,走下车,就看到儿子彭宇从主宅中冲了出来,表情紧张又激动,没等她开口,就扑了过来,将她丰腴性感的身体给搂住。

“妈,你终于来了,都急死我了!”

14岁的彭宇发育比较早,身高已经到了169公分,比梁茹还要高3公分,虽然身体单薄,力量却也不小,居然抱着梁茹丰腴的身体转了一圈。

失重感让梁茹吓了一跳,连忙娇呼道:“乖儿子,快点放妈妈下来,被人看到成何体统?”

彭宇终是力量不继,将梁茹放下,微微弯腰,居然埋头在母亲饱满鼓胀的胸口,拿脸左右的磨蹭母亲的一对大奶子,幽香扑鼻,又温热柔软,不禁贪婪的用力吸著母亲熟悉的乳香气息,表情一脸的陶醉和迷恋,嘴里不住的呢喃:“妈妈,妈妈……我好怕!”

宝贝儿子的鼻息全都喷在她的胸口,奶子被儿子的脸蹭得又痒又热,梁茹微微脸红,出奇的没有推开儿子,反而是双手温柔的抱住儿子,柔声道:“乖小宇,别害怕,妈妈就在这里!”

身为母亲,梁茹竟不知儿子这故作姿态的亲昵背后,竟然是在算计她,要置她于万劫不复……

彭宇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工作忙碌的母亲了,这会儿还真是有些怀念妈妈的怀抱,用力的吸著妈妈的香气,用脸去感受妈妈E杯罩大奶的丰软和弹力,情不自禁就伸手去抓妈妈的胸,隔着丝袜的女士衬衫以及文胸,亲手丈量著妈妈胸部的维度。

这下梁茹淡定不下去了,脸上一阵发热,脑海中不禁想起不久前那次自己应酬喝醉回家后……

胸口的挤压感让梁茹心头一颤,连忙推搡起来,可惜力气没有儿子大,不禁满面通红的轻呼:“乖小宇,快放开妈妈?你不是要妈妈救你吗,妈妈已经把钱带来了!”

彭宇终于从妈妈特殊的魅力中清醒过来,想起计划,不禁暗骂一声:我傻逼了啊,怎能在这院子里面进行?

于是,彭宇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母亲,手掌上依然残留着至亲的妈妈乳房的柔软回味,眼中的需索一闪而逝,故作惊喜道:“太好了!”

梁茹拂了拂鬓角的发丝以掩尴尬和悸动,不敢再看儿子的表情,匆匆转过身去,打开车门,将准备好装着十五万现金的塑料袋取了出来,脑海中突然闪回过那晚的某些画面……

那晚上,梁茹应酬喝多了酒,被公司的下属送回家,虽然没有完全醉,却走不动路了,是等她回家的宝贝儿子彭宇将她接过,很吃力的抱着她的身体,将她送到了房间,放在了床上。

只是,原本应该离开的儿子,站在床边痴痴看了她半晌,看得她都不好意思对视了,而宝贝儿子更是做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情。

他扑向了她,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嘴里大胆的表述着他对妈妈的迷恋和爱慕,要做她的儿子男人。

梁茹被“儿子男人”这四个字吓坏了,虽然一直都知道宝贝儿子恋母情结很重,却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对她动粗。

梁茹挣扎著,推拒著,叱骂着……

可惜都无济于事!

那晚,浑身无力的梁茹,最终还是被自己亲生儿子给强行占有了,儿子年少的肉棒,深深的插入了她空虚了十年的小穴,将她填满,也撕碎了她所有的矜持和自尊。

居然在儿子的强暴下,无耻的达到了高潮,而且还不止一次……

而她,不但不能够追究儿子的法律责任,还要小心翼翼的掩盖这事实。

最可怕的是,从那晚之后,几乎是每隔两三天,宝贝儿子就会大胆的钻她的房间,一次次的向她求欢……

宠子入魔的梁茹,竟然没有一次能够抵抗得住儿子的哀求,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得逞,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更加羞耻的是,她已经沉沦在母子乱伦带给她的身心快感中无法自拔,只要一被自己亲儿子触碰身体,空虚的小穴就会不知羞耻的溢出饥渴的淫汁……

这让她一度绝望,以为自己是个淫荡不可救药的女人,连被自己亲生儿子的肉棒插入淫穴也会甘之如饴!

梁茹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一次,儿子的求救,更加使得她再也回不到从前单纯的母子欢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