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情迷 (3) 作者:shilei94945

.

【欲乱情迷】 (乱伦,无绿,后宫,丝袜,剧情)

作者:shilei949452021/05/01发表于:SexInSex

***********************************

第3章:年少轻狂

刘逸羽回到教室,英语老师何艳之前就收到了徐岚的通知,知道他被徐岚叫去办公室交流,也没有为难他,让他回到座位上去了。

刘逸羽脑子里全都是徐岚的那双勾人心魄的白丝玉腿,哪里有心思认真学习?

早上时还信誓旦旦的对邵俊说老妈就是他的一切,这还一个小时不到,马上就被另一个极品御姐老师给弄得心神大乱,这算不算对妈妈的背叛?

刘逸羽不禁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灼痛让他清醒了些许,连忙回忆著妈妈的绝美风情来对抗徐岚对他的诱惑力,脑海中开始出现于妈妈这些年相处的点点滴滴,出现昨晚上妈妈狡猾的承诺,想起被妈妈当场抓住拿她丝袜打飞机的尴尬场景,自然也想起了妈妈交给他的“艰巨任务”。

在省城C市一中就读已经四年,刘逸羽仅仅只是听过宋思夏的名字,知道她是一中的教导主任兼初中英语老师,听说她为人比较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是个很古板且认真的女性,却从没有见过她一次,连她是高矮胖瘦美丑都一无所知,怎么去完成老妈的嘱托?

妈妈刘悦虽然昨晚告诉过他,宋思夏是个他可以打90分的极品成熟美女,不过刘逸羽显然不太相信,老妈是个妖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都不知道多少回了,骗他都不带眨眼的,万一这宋思夏是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让他怎么下得了手?

得先想办法偷看一下宋思夏长什么样子,或者弄到一张她的照片也行。

想到这里,刘逸羽飞快的写了一张纸条,偷偷踹了隔着一个过道的邵俊一脚,把纸条准确的丢到他桌上。

邵俊正美美的回忆著那天“一不小心”抓了老妈孙如兰极品硕乳的美妙滋味,突然被刘逸羽踹一脚,还以为念头暴露,吓得差点叫出来,见到桌上的纸条,愣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是刘逸羽这小子搅了他美梦。

没好气的瞪了刘逸羽一眼,邵俊才心不在焉的打开纸条一看,纸条上只有不到20个字——我们学校的宋思夏老师认识不?是不是美女?

邵俊顿时瞪大了眼,一脸鄙夷的看着刘逸羽,在他眼神催促下,最终还是回了一张纸条丢了回去。

字条回复的内容是——

我也没见过,只听说是个成熟美女(附:你小子想脚踏几条船啊?连你妈都还没搞定,又开始打别的美女的主意了)。

刘逸羽郁闷的将纸条撕掉,不满的回瞪了邵俊一眼,小声道:“我就只是随便问问,千万别说出去。”

邵俊一本正经的抬头看讲台,一副摇头晃脑认真听课的样子,完全没理会刘逸羽。

刘逸羽对他比了个中指!

突然一声清脆的娇喝声传来:“刘逸羽!”

刘逸羽心头一颤,暗叫不妙,被英语老师何艳发现了!难怪邵俊这小子突然间一本正经的听课起来,原来是何老师注意到他们了。

刘逸羽尴尬的站了起来,瞄了一眼讲台上一脸怒气的英语老师,心虚的低下了头。

何艳当然也知道刘逸羽高一就被省体大选中的事情,其实刘逸羽上课认不认真听都无所谓了,反正这小子已经大半只脚都踏入了省重点大学的门槛了。

可是,刘逸羽这次有点太明目张胆了,跟邵俊玩小动作,还窃窃私语,已经影响到何艳以及他周边的同学正常上课听课了,再这样放任他下去可不行。

想到此,何艳一脸寒霜的瞪着刘逸羽,黑框眼镜后的一双瑞凤眸怒不可遏,使得本来就严肃的表情更加锐利:“刘逸羽,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在我的课上玩小动作了,知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其他同学专心听课?”

刘逸羽的英语成绩一向比较差,也没有学习英语的兴趣,上英语课从来都没有认真听过,何老师平常也都不理会他,怎么这次就突然这么生气了?

刘逸羽理亏在先,也不敢冲撞何老师,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认错:“对不起,何老师,我错了。”

何艳推了推鼻头上的眼镜支架,努力压抑下怒气,点点头:“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好好改正,希望下次不要再在上课的时候影响他人,明白吗?”

刘逸羽心里虽然不以为然,表面上还是得给予老师绝对的尊重,连连点头:“明白了。”

何艳这才怒容消解,笑道:“那就行了,坐下吧!”

被何老师骂了一顿,刘逸羽也不敢再跟邵俊“交流经验”了,只能一个人东想西想,可惜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去执行老妈交代的任务。

他只是个学生,而宋思夏则是老师,而且还是教导主任这样的重要领导,想见她一面,本身就很困难,就算是见到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机会执行任务,难不成还能开门见山的对宋思夏说“我要泡你”这种话?

不被当成小流氓抓起来才怪!

或许,只有制造出与宋思夏单独相处的环境,再配合上特定的机会,才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性吧?

毕竟这是现实社会,不是刘逸羽经常躲在被窝里偷看的成人漫画,学生泡老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在现实中光明正大的上演?而且漫画上的那些桥段,也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借鉴之处,只能是琢磨出一个更加稳妥的办法……

该怎么制造与宋思夏单独相处的机会呢?

冥思苦想了一整堂课,刘逸羽都没有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

就在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何艳的声音突然传来:“这堂课的语法和发声练习比较多,同学们课余时间记得多多练习,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单独来找何老师询问,记住何老师以前告诉你们的话,不要怕不懂,只怕不敢问!”

刘逸羽如同醍醐灌顶,倏然脑际灵光一现,一个比较大胆又冒险的办法浮现在脑中!

下课后,刘逸羽第一个冲出了教室,连邵俊的呼叫都没有理会,邵俊以为这小子是生他的气了,不禁撇撇嘴,也懒得理会,继续坐在座位上幻想和老妈的故事……

刘逸羽站在二楼走廊上,眼光四顾,高二一共六个班,虽然女生人数连男生一半都不到,不过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姿色很不错的女生,刘逸羽正在快速的物色著计划中的对象。

一个清秀高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刘逸羽眼底。

这个女生,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个子比一般女生高一点,刘逸羽才注意到她。

女生的样貌其实也算是比较漂亮可人,只可惜带着一副很普通的宽边眼镜,显得有些土气,影响了整体得分,以刘逸羽的眼光,一时间还无法给她一个准确的分数。

而她的身材,也只比一般女学生稍微好一些,不过以刘逸羽见惯了老妈和姐姐这两个角色妖孽曼妙的身材,对于尚在发育的高中女生,总感觉身材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样的女生,之所以能引起刘逸羽的注意,主要还是因为她清秀的容貌中透出的一抹难得的纯真气息,相对于如今越来越早熟的女学生来说,这种如小女孩般纯真的气息,实在是太难得了。

而且,刘逸羽隐隐觉得,这个纯真气息十足的女生,一双清澈的眸子中,竟带着一抹浓得无法压制的忧郁……

同样是在无忧无虑的年纪,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忧郁的气质?

这才是女生吸引刘逸羽最主要原因。

其实,长得漂亮又大方甚至带点骚气的女生,才是刘逸羽最好的选择,既能够达到目的,又不会闹得不可收拾。可鬼使神差下,刘逸羽偏偏就决定选这个气质犹豫的女生了。

刘逸羽深吸一口气,壮著胆子走过去,很快就到了忧郁女生的面前,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故意很轻佻的捏了一把女生的脸蛋。

入手处,极度的柔滑,还有着紧致的弹性,不愧是少女的脸蛋,肌肤很是细腻,与妹妹刘依依有的一拼,尽管只触碰了很短的一秒钟,女生细腻的肌肤还是给刘逸羽留下了很深的映象。

刘逸羽故意露出一副“淫荡”的表情,对女生眨眨眼:“美女,约吗?”

忧郁女生正想着某个心事,突然被人偷袭吃豆腐,吓一跳的同时,不禁大怒,就要出手教训敢吃她豆腐的登徒子。

可看清楚揩油的男生样子后,表情却在一瞬间出现了很戏剧性的变化,从错愕到疑惑,又从疑惑到羞恼,竟莫名的脸红了,随即冷冷瞪了刘逸羽一眼,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无聊!”

一错身,就从刘逸羽身边擦肩而过。

刘逸羽不禁一呆,完全没想到这女生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既没有大声呵斥,或者报告老师,也没有像某些花痴女生那样,趁机黏上他,反而是不冷不淡的说了这两个字就走。

难不成是老子的魅力突然下降了?

正疑惑间,刚才女生走出来的115班教室里,突然冲出来一个男生,虽然没有刘逸羽那么高,块头却很壮实,几乎比得上邵俊的大块头。

壮实男生眼中冒着怒火,直接冲到刘逸羽面前,爆喝道:“刘逸羽,你他妈的大庭广众下吃女生豆腐?”

刘逸羽身份比较特别,母亲是省城著名的女强人,他本身又是体育高材生,而且还高大俊逸阳光洒脱,在学校是十足的名人,不认识他的学生还真不多,不过他却并不认识这个大块头男生,不明白这货为什么会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关你什么事?想打架啊!”刘逸羽翻了个白眼,心里也很郁闷,本来目的没达成,反而惹出来个管闲事的男生,实在是有点莫名其妙。

要说打架,刘逸羽还真是不怵,虽然块头没有对方大,可却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打到对方,只不过这里是教学楼,绝不是个打架的好地方,所以才会郁闷。

谁料,那个与刘逸羽擦肩而过的忧郁女生突然又折了回来,一把搂住了刘逸羽的左臂,纯真的俏脸带着一抹晕红,娇斥道:“洪兵,拜托你以后别再纠缠我了,他是我男朋友,怎么对我都跟你没关系……”

刘逸羽和洪兵同时目瞪口呆。

突然被忧郁女生搂住手臂,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娇嫩的胸部与他手臂挤压的触感,暗爽的同时,也有种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心想:老子怎么就变成她男朋友了?

洪兵更是一副世界末日的绝望表情,呆呆看着忧郁女生和刘逸羽“亲密”的样子,心头一阵揪痛,颤声道:“为什么……”

忧郁女生冷著脸,一字字道:“少废话,想要再被教训一回吗?”

不知想到什么,洪兵打了个寒颤,脸色垮了下来,很是不甘心的瞪了刘逸羽一眼:“算你狠!”

居然就那么转身走了。

尼玛,这个洪兵,居然被女生一句话就吓跑了?真是白瞎了这副大块头!

刘逸羽很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下意识看向忧郁女生,虽然被她这么亲密的搂着手臂感觉很爽,可未免有种被吃豆腐的感觉,跟他设想的剧情有点不一样了,不禁道:“喂,你这是……”

话还没说完,一阵熟悉而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面之声由远而近。

刘逸羽一抬头,就看到徐岚老师美艳而愤怒的俏脸。

徐岚并没有看到之前发生的事,走出办公室时,就只看到刘逸羽和一个带着眼镜的女学生亲密的姿态,不禁冲了过来,一脸的气急败坏,娇斥道:“刘逸羽,快放开那个女生!”

刘逸羽暗叫糟糕,他本想随便调戏一个女生,被女生或者其他学生报告老师,引来教导主任宋思夏,哪想到会把新来的班主任徐岚给引来了?

刘逸羽冲着还搂着自己手臂的忧郁女生努努嘴:“徐老师,你说反了吧?明明是该让她放开我才对。”

徐岚一呆,这才醒悟过来,还真是这个戴眼镜的女生搂着刘逸羽的手臂,而刘逸羽则是一脸的无奈,难不成是女生倒追男生的狗血桥段在上演?

周围传来一阵男女学生的哄笑声。

徐岚冲他们一瞪眼:“看什么看?就快上课了,赶紧回教室去!”

看热闹的学生们被徐岚冰冷的表情吓坏了了,赶紧低着头跑开了。

徐岚这才转向忧郁女生:“还不松手?你是哪个班的学生?光天化日之下……”

没等徐岚说完,忧郁女生很平静的松开手,打断道:“老师,我们是很熟悉的朋友,只是开玩笑的!”

徐岚一愣,看向刘逸羽。

“对对对,我们是死党,就是忘掉性别的那种……”

刘逸羽硬著头皮点点头,又转过头,偷偷的看向忧郁女生,眼中的意思很明显:你拿我当挡箭牌?

忧郁女生撇撇嘴,没有理他,只是跟徐岚打个招呼,就那么平静的转身走了,平静到徐岚都不好意思再叫住她。

徐岚一脸的愤懑,等著刘逸羽:“你搞什么?上节课才跟你说过,让你好好学习,才一节课不到,你就跟女生亲亲我我,还是光天化日之下?”

刘逸羽心虚的瞄了一眼美丽动人的徐岚,支吾道:“没办法,是她要缠着我的!”

这话太无耻了吧?

可徐岚还真是无从反驳,因为她所看到的,的确就是那个女生主动搂着他的手臂,而他则是表现得规规矩矩的,让她想教训都不知如何下手,难不成要怪他长得太过高大英俊,惹得女生主动犯花痴?长得高大帅气也算是罪吗?

徐岚有些哭笑不得,抛开了这个荒唐的念头,叹道:“好吧,这次就算了!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一点,不能在学校内跟女生离得太近,免得造成不良影响,知道吗?”

刘逸羽只能不甘心的点头,目的没达到,还被心仪的美女老师教训了一通,真是何苦由来?

徐岚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明白就好,下次别再给我闹事了!”

看着徐岚优美的背影摇曳的走远,刘逸羽的目光不禁有些痴了。

邵俊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拍了他肩头一下,小声道:“阿羽,老子真是太崇拜你了!居然敢吃那个妞的豆腐,实在是强啊!”

刘逸羽正郁闷呢,闻言不禁一愣:“为什么吃她豆腐就是强?你认识那个眼镜妞?”

邵俊顿时瞪大了眼:“卧槽,你居然连那妞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吃她豆腐?阿羽,老子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不对,你连你妈都敢光明正大的泡,老子对你的敬仰早已经突破天际了!”

刘逸羽面红耳赤的瞄了一眼四周,幸亏附近没有人,没听到邵俊的话。

只不过是对邵俊吹了次牛,邵俊居然就真以为刘逸羽在光明正大的泡老妈,真是太看得起他了。

不过,对于邵俊的话,刘逸羽不免来了兴趣,追问道:“听你口气,好像她很了不得的样子,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邵俊一脸的鄙夷:“你连她都不知道?”

刘逸羽好奇道:“不知道她难道就犯罪了?”

“那倒不至于!”

邵俊干笑一声,神秘兮兮的道:“不废话了,告诉你吧。她叫韩咏琪,从初中开始,身份就一直是个谜,连老师都不清楚她的家庭背景,只有有限的几个校领导知道她的身份。加上她个性比较低调清冷,很少与人交流,又常年带着一副很土的宽边眼镜,一直到高一,都不怎么引人注意……其实,有小道消息说,她父母应该是省里的高官,而且祖上还有过欧洲血统!”

刘逸羽哈哈一笑:“你说故事呢?如果她父母是省里的高官,那一定就是党员,祖上怎么可能会有外国血统?你也说了,只有几个校领导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这小道消息明显就是胡诌的嘛!”

邵俊打了个哈哈:“管他是真是假呢!其实我要说的,是她本人的实力!虽然整个初中,韩咏琪都不显山露水,几乎没人关注过她。可去年高一的时候,一次周末放学回家,校外七八个流氓纠缠一位现在已经毕业的校花美女,把那校花都逼哭了,正好被韩咏琪碰见,二话不说,三拳两脚就把这几个五大三粗的流氓给揍得爬不起来,一战成名,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当时她就被全校学生誉为一中的女武神,谁都不敢去招惹她,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简直是孤陋寡闻得令人发指啊!”

刘逸羽呆了呆,似乎还真是听说过这件事,只是他对于老妈刘悦以外的女性基本上都不怎么关注,对这事也就没放在心上,要不是邵俊提起,他还真快忘了。

韩咏琪真有那么厉害?一个女生居然可以将七八个五大三粗的流氓给放倒?就算是他刘逸羽,恐怕也很难有这样辉煌的战果吧?

刘逸羽觉得这事吹牛成分居多,耸肩道:“得了,她一个女生,能厉害到哪里去?我还真不信她一个人可以放倒七八个流氓。”

邵俊一副你没救了的样子:“不信就算了,你有种就去惹她试试,被揍了可别怪哥们没提醒过你。”

“怕什么!老子器大活好,桃花缠身,说不定她还会喜欢上我呢……你笑什么?不服气脱裤子比比!还笑?老子撕了你的嘴!”刘逸羽羞恼的瞪了邵俊一眼,一脚踹去。

邵俊大笑着闪开:“是是是,你器大活好,老子比不过行了嘛?关键是,器大活好,也得派上用场才行啊,人家小妞说不定根本不稀罕呢?”

刘逸羽翻了个白眼,当然也只是在跟邵俊开玩笑,他可没自大到以为长了一根粗长的大鸡巴就可以让女人神魂颠倒,那是只有小黄书里才有的桥段,现实中能有几个女人会这么花痴?十五六岁的女生就更加不可能了。

其实,刘逸羽几乎回想不起韩咏琪这老土眼镜妹的样子了,唯一的印象就是她长得颇高,在这个年龄段的女生中,几乎是鹤立鸡群,至于长相或者身手实力什么的,还真是没过多在意。

正好上课铃声响了,两人结束了说笑打闹。

上午第三堂课,是体育课,由于是刚刚开学,难得体育老师没有“生病”,正常上课,自然是皆大欢喜。

第二堂课和第三堂课的课间休息,刘逸羽偶然发现班里某个长得漂亮的班花级女生与他妹妹刘依依在走廊间窃窃私语,有说有笑的,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刘逸羽下意识朝她们走过去,却被那女生眼尖的发现,顿时红著脸散开了,刘依依还故意对刘逸羽眨眨眼,露出一个俏皮的坏笑,弄得刘逸羽一阵莫名其妙。

体育课只有前十分钟是集体练习,剩下的时间都是自由活动,刘逸羽正打算跟邵俊等几个男生去打篮球,却被一个女生给叫住了,一看下,居然是课间时跟刘依依窃窃私语的那两个漂亮女生,女生双手背在身后,凸显出挺拔小巧的胸部,说是有话跟他说。

刘逸羽看她含羞带怯的样子,意外发觉她居然有些可爱。

自从有了懵懂的性冲动以来,刘逸羽的心思绝大多数时候都放在老妈刘悦身上,剩下的也被姐姐和两位三胞胎妹妹填满,根本就不怎么关注身边的女同学,长得高大俊逸的他,家世也好,又是全校的“体育全能王子”,自然是有不少女生对他青睐有加,隔三差五也会有女生偷偷表白或者递情书什么的,刘逸羽完全都不理会,反而觉得很烦。

没想到此时到了高二,这些女生一个个开始发育得越来越好,才惊觉这些女生越来越漂亮了,身材也渐渐长开了,眼前这个表情娇羞又可爱的女生,就是很好的例子。

刘逸羽毕竟对她没什么心思,连她名字都不太确定,本想拒绝,突然想到这女生之前和刘依依在楼道间窃窃私语,不知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好啊。”

女生又羞又喜,带着刘逸羽走向操场的另一头,身后是全班男女的起哄声以及怪笑声,把女生窘得满脸通红。

走到操场角落,刘逸羽正想问问对方课间的时候和刘依依说了些什么,女生已经先开口了:“刘逸羽,你喜欢玩变形金刚?”

刘逸羽呆了呆:“咦,你怎么知道的?”

女生俏脸微红,表情忸怩的小声道:“我……我家里是开玩具店的,最近正好到了一批新货,有一款MP44系列,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刘逸羽是个十足变形金刚玩具迷,都大二了,还是改不掉收集各系列变形金刚玩具的习惯,家里的书房内没有多少书,反倒是变形金刚系列玩具占了大半个屋子,其痴迷程度,完全不亚于他对妈妈刘悦的迷恋,简直已经达到入魔级。

女生的话,投其所好,一下子就勾起了刘逸羽强烈的兴趣。

刘逸羽立刻兴奋了:“你家真的有MP44系列?太好了,我正打算入手一套呢,本来是要网购的……你家这套要多少钱?”

女生低下头,支吾道:“我……送给你可以吗?”

“额……”

刘逸羽看不到她表情,却能看到她短发间的通红的耳根,突然明白过来,他这是被妹妹刘依依给卖了!

短发女生课间时与刘依依窃窃私语的内容,肯定是跟她这次表白有关。

显而易见,这短发女生是喜欢刘逸羽许久,今天总算是鼓起勇气含蓄的表白了,这借口,居然是妹妹刘依依提供的。

刘逸羽真是哭笑不得。

虽然眼前这位班花级的短发女生长得眉清目秀,身材也有了玲珑起伏的雏形,以刘逸羽的评分标准,分数肯定也不低,可刘逸羽从产生男女之念开始,眼里就只有妈妈刘悦和姐姐刘梓萱,心里更加倾向迷恋比他年长的女性,反倒是对身边同龄的女生没有多少兴致,不然以他的自身条件和家世,早就该换女朋友犹如翻书了。

最尴尬的是,刘逸羽能叫得出名字的同班同学本就没有几个,眼前的短发女生显然不在他能够叫得出名字的这几个人之列……

短发女生说出这番话后,紧张得浑身绷紧,完全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看刘逸羽,又迟迟等不到刘逸羽的回复,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刘逸羽虽然个性顽劣,算不上什么好学生,可也从没有恃强凌弱,也没有欺负过任何女生,尽管对方的表白完全没能触动他,可毕竟是同班同学,也不能太过直白的拒绝伤害了对方。

好在从高一开始,刘逸羽就遭遇过不少次被女生表白,多少有了些经验,尽量平和的反问道:“你为什么要送给我?”

女生心头砰砰急跳,终于抬起头来,努力的直视刘逸羽,呐呐道:“因为……因为上学期的时候,一到周末放学回家,我老是被两个坏男生纠缠,是你三番两次的帮我赶跑了他们,还送我回家,保护我安全。我、我那时就说过,要报答你……”

英雄救美啊!有这回事吗?

刘逸羽挠挠头,依稀有点印象,可怎么都记不清了,不禁干笑一声:“这样啊,帮助同学,不是应该的吗?我可没想过要你报答。”

这样说,她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女生脸色微微一白,眼中流露出一抹痛楚,咬著嘴唇颤声道:“可我已经决定了,必须……必须报答你!”

卧槽,这么倔啊!非要老子直接拒绝你吗?

刘逸羽自然看出了女生眼底的那抹痛楚,如果换做是以前,刘逸羽说不定就直接开口绝了她的念头,可偏偏今天碰上了徐岚老师,让他明白了除了妈妈和姐姐妹妹之外,还有其他的女人也能够勾走他的魂儿,就好像是被打开了另外一扇心窗似的,突然就开窍了……

看着眼前紧张又略微失落的女生,刘逸羽竟硬不起心肠再说出从前遭遇表白时一样的狠话。

刘逸羽脑子急转,突然灵光一现,暗忖道:我不是正在想办法接触宋思夏吗?说不定这个对老子表白的妮子,就是个机会呢!

想到此,刘逸羽眼瞳急转,计上心头,故意为难的道:“你送给我那套MP44系列……当然好!我很喜欢呢!可是……我妈妈早就警告过我,上高中期间,不准我谈恋爱……”

说完这番话,刘逸羽自己差点都想吐了,这是多么拙劣恶心的借口!可除了这样敷衍,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办法可以既不让对方难过,又能拖延时间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短发女生果然呆了呆,失望之色完全无法掩饰。不过还是听出了刘逸羽话语中给她留的“余地”,心头再次生出希望,眼中欣喜之色一闪而逝,勇敢的看着他:“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的!等到我们上大学了,再……”

OK!老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刘逸羽心里暗喜,目光悄然瞄了不远处一眼,果然有不少班上的同学正在看这边,计划中的关键点,必须马上执行了!

他完全没有想过,这样敷衍对方,会比直接拒绝对方更加恶劣,结果可能会无法收拾……

刘逸羽满脑子都是完成妈妈布置的任务而接受妈妈的奖励,不再犹豫,嘿笑道:“那就说定了哦!虽说我们还做不成男女朋友,但是你送我喜欢的玩具,我也要好好回报你一下。”

女生此时心情激荡,难以平静,尽管没有完全表白成功,可毕竟刘逸羽亲口答应了等上大学后可以继续……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只是被刘逸羽利用了,脑子里全是兴奋和期待,简直乱糟糟的:“你要怎样回报我?”

“就是这样!”

刘逸羽大胆的上前两步,双手捧著女生温热的脸颊,果断的一低头,在女生柔软芳香的嘴唇上重重亲了一口,笑道:“先打个啵,作为我们的约定!”

女生的俏脸“唰”的一下红成了茄子色,心头砰砰直跳,呆呆的看着眼前帅气俊逸的高大男生,摸了摸自己被亲的小嘴,仿若被电流击中一般,整个人都呆滞住了,傻傻的看着刘逸羽,羞窘的道:“你……这可是我的初吻!”

刘逸羽再次偷瞄了旁边一眼,果然看到体育老师怒气冲冲的往这边跑来,暗想:总算是成功了!老子真是天才……不过,初吻没能给妈妈,却给了这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妮子,不免有点吃亏!不对,老子的舌头还没伸出去,根本就不算是初吻!对,绝对不算!

“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

刘逸羽松开双手,故意对女生暧昧的眨眨眼,其实这话,估计也就是两三天就会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反正距离读大学还早着呢,说不定那时候这妮子早就被别的男生泡走了,毕竟她可是班花,姿色是不用说的。至于他们之间,只不过亲个嘴而已,又不用负什么责任,刘逸羽对此一点都不觉得愧疚。

女生一直呆呆的看着刘逸羽,芳心酥软激荡,良久才重重一点头:“一言为定!我等你哦!”

刘逸羽笑道:“行,你等吧!”

接着,体育老师的怒吼在耳边响起:“刘逸羽!”

刘逸羽不惊反喜,小声对女生说:“你快跑回去,我来应付,保证不会连累你!”

女生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痴痴的看了刘逸羽一眼,居然主动对走过来的体育老师说:“老师,别怪刘逸羽,是我约他的……”

体育老师到嘴边的喝骂被哽住,张大了嘴好一会儿,才辛苦的吐出几个字:“这小子亲了你,也是你要求的?”

女生满脸通红的垂下臻首,却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都是什么事?现在的女学生,一个个都这么骚了?

体育老师感觉很头疼,拍了拍脑门,狠狠瞪了刘逸羽一眼,才对女生道:“你别说了!先过去集合吧!”

“老师,你别为难刘逸羽,都是我……”

女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体育老师不耐的打断道:“都说我知道了,你先过去,我跟刘逸羽说几句!”

女生哦了一声,偷偷瞄了刘逸羽一眼,才忐忑的走向操场那边。

刘逸羽竟从这妮子的眼神中,看出了歉意的表情,惊讶之余,也莫名有些愧疚,自己这样利用她,真的好吗?会不会对她造成伤害?最可耻的是,自己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利用了她……

这还是刘逸羽首次觉得自己有些自私甚至是卑鄙,一时间脑子里乱糟糟的,连忙晃了晃脑袋,没等体育老师发飙,就主动走到他面前,露出一副做错事的表情:“老师,我错了!你别怪她,刚才是我一时情不自禁……”

“啧啧啧!”

体育老师不禁啧啧连声,很是愤怒的瞪着刘逸羽,这小子在学校的操场上与一个女生当众亲嘴,从老师的角度来看,这简直可以说是无法无天了!这样的风气,如果不及时的扼杀和纠正,会对学校的风闻造成多大的影响?

虽然体育全能的刘逸羽是他最喜爱的学生,他也不希望刘逸羽出事,可毕竟刘逸羽这次犯的错不小,还被同班同学都看到了,如果不及时补救,刘逸羽别说以后特招省体大,还能不能继续在省城一中就学都是个问题。

体育老师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怒气,低声道:“你会知道错了?知道错还会这么做?你才十六岁,居然就敢在学校操场这种地方亲女生的嘴?你小子是有多饥渴?”

刘逸羽被喷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暗忖:老子才不是那么饥渴,只不过为了完成妈妈布置的任务,也只能冒险一试了。总之,老师你赶紧报告学校……报告教导主任就对了!

刘逸羽低着头,不让体育老师看到自己的表情,低声道:“老师,我真的错了,你赶紧处置我吧!”

还有主动要求处置的?

体育老师又呆了呆,简直头痛至极,在他心里,刘逸羽简直是省城一中这些年来唯一出的体育天才,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前程,那实在是太可惜了,身为体育老师,怎么都该帮他一把吧?

“你给我闭嘴,该怎么做不用你教!”

体育老师有点恨铁不成钢,瞪了刘逸羽一眼,又沉吟半晌,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刘逸羽看在眼里,心头大喜,连忙低下头,生怕被老师看到他脸上兴奋的表情,心想:对对对,赶紧告诉教导主任,让她来单独教育我!

体育老师翻了好一会儿通讯录,才找到了号码,拨打过去,接通后,试问道:“你好,是高116班的徐岚老师吗……我是你们班的体育任课老师吴聪啊……嗯嗯,是关于刘逸羽的问题,刚才上体育课时,这小子他……好好好,我这就让他去你办公室,你一定要想办法纠正他,别浪费了这个好苗子……”

刘逸羽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插口道:“老师,你……你打错电话了吧?打给徐老师干什么?不是应该报告教导主任吗?”

吴聪挂断电话,一脸看二逼的表情:“你脑子瓦特了?告诉教导主任,你在学校还呆的下去吗?你这是什么表情,感情我不告诉教导主任你还有意见?去去去,少特么烦老子,徐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呢!”

刘逸羽郁闷得肠子都青了,感情他辛辛苦苦刷了半天剧情,结果又刷歪了楼,刷到徐老师这条不知道是不是支线的支线上去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