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欲亂情迷 (4) 作者:shilei94945

【欲亂情迷】 (4)

作者:shilei949452021/05/08發表於:SexInSex

第4章:陰謀詭計

「劉逸羽,你還真不賴啊!」

剛進數學組辦公室,劉逸羽就聽到徐嵐咬牙切齒的聲音,之前親那個短髮女生的時候,還一點都不覺得慌亂,哪怕是被體育老師訓斥,也不覺得害怕,可聽到徐老師這話,劉逸羽竟莫名的有點心虛了。

幸虧徐老師的辦公室里沒有其他老師,還不至於太過丟臉。

劉逸羽偷偷瞄了一眼徐嵐,見她正襟危坐,臉寒如霜,一雙誘人杏目憤怒的盯著他眨也不眨,劉逸羽心頭微微一顫,暗想:死了死了,老子不會是有點變態吧?怎麼就覺得發怒時的徐老師更加性感誘人了?似乎有老媽發飆時的幾分風範……

目光悄然下移,再次穿過辦公桌的空檔,瞄到徐老師那雙修長曼妙的水晶白絲玉腿,米白色的直筒裙將這對玉腿最誘人的部位緊緊包裹住,只勾勒出兩瓣渾圓的美臀輪廓……

如果能夠好好愛撫一番這雙誘人的白絲玉腿,或者以後入的姿勢占有她,撞擊她雪白挺翹的肉臀,迫使她不得不踮起玉腿……

劉逸羽打了個顫,褲襠里不安分的玩意兒居然又有了抬頭之勢,這可大大不妙,要是再讓徐老師看到他勃起,盛怒下的徐老師會做出什麼可就不好說了。

劉逸羽連忙深吸一口氣,拋開不切實際的幻想,很是謙虛的小聲道:「徐老師,我沒你說的那麼好,很差勁的……」

尼瑪,這不要臉的東西,把我的憤怒當成是誇獎了?

徐嵐怒極反笑:「劉逸羽,你太謙虛了!應該說,你簡直是膽大包天。」

劉逸羽乾笑道:「徐老師,其實我膽子很小的!」

「你膽子還小?!」

徐嵐簡直是氣壞了:「你在大庭廣眾之下,當著全班同學和體育老師的面,親一個女生的嘴,居然還說你膽子小?我看你膽子已經大到可以把天都同一個窟窿了!」

其實老子最想的是用大肉棒把你的小穴捅一個窟窿!

這話也只能是在心裡想想,劉逸羽可不敢說出來,靈機一動:「徐老師,您覺得這件事情影響很大嗎?」

徐嵐狠狠盯著劉逸羽,突然覺得這傢伙嬉皮笑臉的樣子分外欠揍,連她這麼好的涵養,都忍不住想要去撕他的嘴,不想再看到他可惡的笑容了,他媽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帥得掉渣且專門禍害學校女生的可惡妖孽出來?

莫非自己討厭這個學生?難道是因為第一堂課間時,劉逸羽偷窺過她裙下風光而且還當著她的面勃起,被他褲襠下那一坨無比的碩大嚇到了?

很顯然,答案不是這樣。如果她真的討厭劉逸羽,就不會聽到劉逸羽在體育課上親班上女生時反應那麼大,而且情緒那麼緊張,這不正是代表她其實是很關心劉逸羽這個苗子麼?

事實上,徐嵐忽略了一個細節——她和劉逸羽認識還不到半天,為什麼會在這個高大俊逸的學生面前,情緒會莫名的很容易失控?

想不出所以然,徐嵐乾脆不再多想,盯著劉逸羽的俊臉,冷笑著反問:「你覺得呢?」

劉逸羽再次生出希望,試探道:「那就是很嚴重囉?既然這樣,徐老師您乾脆把我交給教導主任去處置吧?」

徐嵐呆了呆,繼而瞪大了眼,完全想不到劉逸羽會提出這樣的建議,莫非這小子腦子裡有坑不成?

「你神經病啊?」徐嵐莫名的大怒,嬌喝道:「把你交給教導主任,你還有活路嗎?夏主任不讓你直接滾蛋才怪!」

計謀再次失敗,劉逸羽失望得差點呻吟出來,連窺視徐老師裙下風光的心情都沒了,苦笑道:「好吧,謝謝徐老師這麼袒護我。」

徐嵐一愣,劉逸羽說的話,讓她也有些懵了,為什麼自己要袒護他?自己班上有這麼一個定時炸彈般的男生,而且還是禍亂女生的源頭,直接交給教導主任不是更加省事?為什麼自己要把這事給攬下來,而且還這麼緊張?

難道是因為之前……

徐嵐被突然滋生的想法給嚇了一跳,本來緊繃的俏臉突然染上一絲緋色,趕緊晃了晃頭,拋開這個可怕的想法,一個勁告誡自己,自己只是不想這麼好的體育全才苗子因為這件事被扼殺了而已。

繼而,徐嵐咬牙切齒道:「誰袒護你了?我把你叫到辦公室來,是要親自處置你而已!」

劉逸羽有些意興索然,目光掠過徐老師辦公桌下的白絲美腿時,突然發覺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激動的心情了,

或許是因為計謀失敗,失去了接觸宋思夏的機會,得到媽媽絲襪獎勵的時間又要延遲了,所以才會連偷窺徐老師絲襪美腿的心情都沒了。

這麼看來,老子還是忠於老媽的,對她的感情忠貞不渝啊!

這個結論,讓劉逸羽莫名的歡喜,對於徐嵐所說的處置,也就不怎麼在意了,淡淡一笑:「那麼徐老師您打算怎麼處置我?」

徐嵐沉默下來,該如何處置劉逸羽,她還真是沒想到什麼穩妥的辦法,畢竟這小子做的事情,傳出去影響太大了,如果真讓學校領導們知道了,就算是她全力護著,恐怕也很難有什麼好的結果。

可是,她也不忍心自己看好的學生就這麼完蛋了,怎麼都得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沉吟許久,徐嵐想到了一個辦法,心情總算是平和了些許,突然問道:「你先告訴我,為什麼要親周月霜?是你強迫她的,還是她自願的?」

周月霜?

劉逸羽錯愕片刻,才醒悟這就是那個短髮女生的名字,不禁有些尷尬。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把人家初吻都奪去了,居然連人家的名字都叫不出來,還要徐老師來告訴他,這也太那啥了……

愧疚下,劉逸羽鬼使神差的道:「徐老師,我和周月霜同學是兩情相悅,情到深處不自禁,才會彼此配合,完成了締約儀式……」

去你媽的兩情相悅!操你妹的締約儀式!你當你是情聖啊!

徐嵐氣得不輕,差點破後大罵,米白色西服下高聳的胸部一陣劇烈起伏,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了,怒斥道:「你才幾歲,居然敢在老師的面前說什麼兩情相悅?你不知道現在網絡上有一句話很流行嗎?一切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你是打算要娶周月霜做老婆嗎?」

「不是。」劉逸羽理所當然的堅決搖頭,心想:老子當然是要娶媽媽做老婆的!

徐嵐氣得差點笑了:「你都沒打算娶周月霜,還說什麼兩情相悅?明明就是單純的耍流氓而已……如果周月霜知道你這樣的想法,會難過成什麼樣子你考慮過沒有?」

劉逸羽呆了呆,心頭越發感覺愧對周月霜,他只不過是為了製造機會接觸宋思夏,才利用了周月霜對他的感情,根本就沒想過周月霜的感受,徐老師的話,自然是擊中了他內心軟弱的一面,頓時就感覺自己很是對不起周月霜,要是她知道真相,肯定會很傷心吧?

見劉逸羽沉默不語,臉上明顯露出了愧色,徐嵐多少感覺有些欣慰,心想:這小子本性還不算壞,知道內疚,就還有得救。

想到此,徐嵐嘆息一聲:「行了,這事已經發生,你後悔也沒用,以後千萬不能夠再在學校里做這種影響風氣的事情,明白嗎?」

劉逸羽首次心悅誠服的點頭:「明白了,徐老師,我錯了!」

徐嵐微微一笑:「既然你知道錯了,那徐老師就幫你一次,學校領導那邊,我會想辦法幫你擺平,至於你……麻煩你等會兒課間的時候,給你媽媽打個電話,就說放學後我要去拜訪她!」

劉逸羽吃了一驚:「徐老師,您要去我家做家訪?」

徐嵐杏眸一瞪:「怎麼,不行啊?」

劉逸羽頓時臉色一垮:「可……可以的。」

徐嵐這才滿意的笑了:「那就這麼說定了,你走吧!記住,以後再讓我看到你和別的女生走得太近,別怪我再不給你留機會!」

劉逸羽鬱悶的點點頭,看來要接觸宋思夏,只能用其他的辦法,調戲女生這一招,明顯在徐老師這一關就過不去……不禁心裡有些邪惡的想道:「徐老師你要給我留什麼機會?把大肉棒插入你的小穴、肏得你欲仙欲死的機會?」

當然,這事也只有虛幻的小黃書才會這麼寫而已,老師和學生,怎麼可能會發生那種異想天開的好事?徐老師這樣的極品美人,不用想也肯定是被什麼有錢的公子哥富二代一類的傢伙早就得到了,劉逸羽就算是有那麼點齷齪的心思,其實也是白想。

劉逸羽渾渾噩噩的走出了徐嵐的辦公室,走到廁所,一邊拉開褲襠拉鏈解放肉棒準備撒尿,一邊取出手機,開始撥打老媽劉悅的號碼。

手機那頭頓時傳來老媽劉悅清脆的聲音:「正忙著呢,最好別煩我,有屁快放!」

隔著手機,劉逸羽可不怕老媽,一股強勁有力的尿流衝擊在尿池中,發出不小的聲音,順便還真的放了個響屁!

劉悅:「尼瑪……」

****** ****** ******

省城西郊,一處環境清幽的莊園豪宅內。

穿著一套黑色阿瑪尼西裝的禿頂中年男人悠閒的斜靠在沙發上,舉起的右手晃動著手裡昂貴的高腳杯,看著酒杯里血紅色的葡萄酒不住的泛起顆顆氣泡,心情也隨之變得愉悅起來。

男人斜眼瞄著那個跪在他面前唯唯諾諾的十四五歲少年,嘴角微微上揚:「小朋友,時間差不多了,你還磨蹭什麼?」

少年身體有些單薄消瘦,臉頰略長,長相頗為清秀俊俏,雖然在禿頂男人面前表現顯得非常的畏懼和緊張,可一雙亂轉的漆黑眼眸卻不失靈動,透出幾分狡黠之色,顯然不是個老實人。

聽聞禿頂男人的話,少年微微一顫,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顯然不是心甘情願,卻完全不敢違拗對方,連忙點點頭,從褲兜里取出手機,手指顫抖著撥打了一個號碼,且按下了免提鍵,優悅的彩鈴聲傳出,少年的心情反而越發緊張不堪。

很快,手機那頭就傳來了一個成熟清雅的女人聲音:「小宇,都還沒中午呢,打電話給媽媽有事嗎?不會是又逃課了吧?」

光聽聲音,女人應該是個很有涵養而且知性的女子,清雅的語調,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禿頂男人眼中神光閃爍,不得不承認這個清雅的女子聲音讓他聽起來很舒服,不禁瞄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單薄少年一眼,心中冷笑不止:一個聲音如此知性的女子,肯定是很有涵養學識的吧?怎麼就會生出這麼卑劣狡詐的兒子出來?

被稱作小宇的少年尷尬的道:「媽,我沒逃課,是有點不舒服,已經跟老師請假了!」

清雅的女聲微微嘆息:「你這孩子,這三天兩頭的,不是請假就是逃課,學習成績怎麼提得上去,馬上就要中考了,你不是答應過媽媽,一定會好好學習,爭取考上高中重點班嗎?」

少年內心的愧疚一閃而逝,不滿道:「媽,你看你,又來教訓人了,你怎麼知道我考不上重點班?」

清雅女聲頓了頓,才道:「好好好,媽媽不說你了,你自己加油哦!對了,你找媽有事嗎?」

「額……沒什麼事,就是……」

「嗯哼!」

少年的話還沒有說完,一旁的禿頂男重重悶哼一聲,銳利的目光狠狠瞪了少年一眼,瞪得少年一個激靈,臉色越發蒼白不堪。

「是誰?」

清雅女聲語氣警覺起來:「小宇,你身邊還有什麼人?你是不是按了免提?」

禿頂男人的目光仿若殺人一般,盯得少年後背冷汗汩汩,不敢再磨蹭,發出幾乎哽咽一般的聲音:「媽……快點救我!」

清雅女聲驚道:「怎麼了小宇?你怎麼了?快點告訴媽媽!」

少年咬著嘴唇,怯怯的看了禿頂男一眼:「媽,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啊!」

清雅女聲急了:「小宇,你到底怎麼了啊?發生了什麼事?要媽媽怎麼救你,你倒是說啊!」

禿頂男人給了少年一個「你夠了」的眼神,少年微微頷首,漆黑的眼珠子不住的轉動,連眼眶都沒有發紅,完全沒有任何要哭的樣子,卻能自如的發出哭泣一般的哽咽:「媽,是我不好,我錯了……最近,我迷上了一種手機賭博遊戲,把你給的零花錢都輸光了,又在那個平台上借……借了錢,也都輸光了,他們現在找上了我,逼我一天內要把錢全都還上,不然……不然就要剁了我的手。」

清雅女聲焦急道:「天哪!你……你這孩子,怎麼可以玩網絡賭博遊戲?那些全都是騙人的釣魚平台啊!」

少年不滿的打斷道:「媽,我不賭也賭了,錢也欠了,你說那麼多有什麼用?」

清雅女聲立時顫聲道:「好好好,媽媽不說了,你、你有沒有……」

少年道:「暫時沒事,我躲起來了,他們找不到我呢!」

清雅女聲鬆了口氣:「那就好……你欠了他們多少錢?」

少年小聲道:「他們說是……十五萬。」

清雅女聲驚道:「十五萬!這麼多?你自己不知道輸了多少嗎?」

少年支吾道:「我……我自己沒記,媽,別說了,快點帶錢來救我啊!」

清雅女聲哀嘆道:「好吧,你現在躲在什麼地方?媽媽去請個假,馬上去找你。」

少年露出得逞的笑容:「我躲在一個同學的莊園裡,他家父母都出去度假了,家裡沒人,地址是城西郊XXX區XX路XX號,你快點來啊!」

清雅女聲答應了一聲,還想再說什麼,少年已經果斷的掛了電話。

少年對禿頂男人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邀功一般道:「趙老大,我已經按照您的要求做了,我媽等會兒就會帶錢過來,足夠我買藥了吧?能不能先給我一支解解癮啊?」

「沒問題!」

被稱作趙老大的禿頂男人神色興奮的將高腳杯里的紅酒一飲而盡,給一旁矗立的高壯漢子打了個眼色,那漢子會意的轉到其中一間客房裡去了。

趙老大一雙銳利的眸子盯著孱弱消瘦的少年,揶揄道:「彭宇,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有這麼好的演技,連我差點都給你騙了,平常在家裡沒少騙你媽吧?」

彭宇吶吶一笑,低下頭沒有出聲,眼中透出一抹少年人難見的奸詐之色。

趙老大心情不錯,沒有責怪彭宇不搭理,表情有點怪異的追問:「你確定等你媽來了之後,你可以做到你說的那樣?」

彭宇微微點頭,低著頭不讓對方看見自己邪淫的表情:「趙老大,您放心,我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好,那就看你的表現了!要是你真的可以做到,老子可以免費提供你半年的用量!」

趙老大幾乎是一錘定音,聽得彭宇大喜過望,趙老大繼而冷冷一笑:「雖然我們是在合作,不過……小子,我不得不說,如果我是你媽,有你這麼個兒子,絕對會把你活活掐死!」

彭宇尷尬一笑,依然低著頭,眼中閃過不屑的神色:「趙老大,要不是我,你能夠達到目的嗎?雖熱我年紀小,可也知道創越集團很龐大,可不是您的力量可以招惹的……」

趙老大冷哼一聲:「放心,我答應你的,也一定可以做得到!還有,你騙了我手下以及打傷我場子裡一個小妹的事情,我也不會追究了!」

彭宇這才抬起頭來,笑道:「合作愉快!」

與此同時,創越集團總部創越大廈。

創越大廈也是創躍集團的產業,四年前由其旗下子公司創躍地產有限公司投資開發建造,作為創越集團在省城的新總部,坐落在省城C市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區域。

大廈高三十層,占地8000平方,由於土地是從某個渠道批下來的,省去了不少費用,之後從規劃設計審批到開發建築再到綠化裝修等等,一應費用耗資超過一億,對應周邊林立的各種高端寫字樓,創越大廈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都屬於上上之選。

大廈的前十七層,以出租的形式,租給其他的公司或者酒店,從十八層開始,才是創越集團總公司的辦公地。四年下來,光是昂貴的租金以及物業管理費用,就已經讓創越集團基本上收回了成本。

這幾年,創越集團各項業務開展得蒸蒸日上,每年創造的毛利都在億元以上,知名度節節高升,使得創越集團一躍成為全省前十全國百強的著名民營企業,集團董事長劉悅的身份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市場拓展部是整個集團總部最重要的部門之一,也是董事長劉悅最為關注的部門,故而把整個二十七層一層樓都分給了市場拓展部作為辦公場地,以顯對其的重視。

除了兩位參股的股東占據了正副總監的職務外,最有權力的職位,自然就是市場拓展部的經理一職,實力上,兩位股東身份比較敏感,除了分紅,基本上不會參與任何公司的決策,平常很少會來公司上班,也可以說,市場拓展部經理,就是這個部門的最大的實權人物。

此刻,二十七層最里側的經理辦公室大門突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一位清雅麗人。

身高166公分,體重58KG,年紀約莫三十六七歲,穿著一身淺灰色的女性職業套裝,敞開的V領西服下是一件圓領的雪白女士襯衣,襯衣邊角扎進灰色直筒裙內,將胸口一對足有E罩規模的豐乳襯托得幾乎裂衣欲出。

直筒裙包裹著的肉臀圓滾豐碩,給人一種幾乎炸裂的效果,令人不禁想將它們抓在手心狠狠的蹂躪一番,而一雙包裹著肉色水晶絲襪的圓潤美腿伴隨著高跟鞋敲擊地面的「噠噠」聲響而不住的交叉開合,行走間,被短裙包裹處,一抹誘人的絲襪蕾絲花邊若隱若現……

女人留著一頭披肩的小波浪,稍稍遮住柔腴的雙頰,橢圓臉,彎細眉,柳葉眼,鞍型鼻,M型唇,顯得既清雅又幹練,而行走間腰肢搖曳,又不失成熟女性的柔媚之美。

如果劉逸羽在此,以他的目光打分,光憑女人那雙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柔腴雙腿,就足夠給她打上85分。

成熟女人有別於少女最顯著的特點就是性感豐腴,而這位職業麗人,恰好這兩點就全都占據了。

略微遺憾的是,女人此刻惶急的表情,有點破壞了她整體的美感。

她就是創越集團總公司市場拓展部的經理,名叫梁茹,一位性感又幹練的職業麗人,業務能力突出,深受兩位總監的信任,也是董事長劉悅重點看好的下屬之一。

雖然梁茹年齡比劉悅大三歲,成就也沒有劉悅那麼高,可憑自身突出的實力和與生俱來的姿色,她依然是整個集團總部員工中知名度很高的女性之一。

特別是她早年喪偶,獨自撫養一個十四歲的兒子,名副其實的單身女高管,被譽為創越集團除了女神總裁劉悅之外的五朵金花之一,自然免不了成為一些有實力的單身王老五追逐的對象。

這些風言風語,自然也傳入了梁茹的耳內,她卻並不是很在意,自從十年前得了絕症的丈夫病故後,她把所有的愛,都投入到丈夫留下的唯一骨血——兒子彭宇身上,對兒子有求必應、寵溺至極,幾乎已經有了病態的徵兆。

可以說,除了兒子,梁茹眼裡已經再也沒有其他的男性。

為此,她自己都不記得曾拒絕過多少成功男性的追求。

此時的梁茹心急如焚,急匆匆的走向電梯,對於身邊經過的部門下屬打招呼也充耳不聞,直接乘電梯上了三十層,徑直走向最里側單獨設立的董事長劉悅的辦公室,迫不及待的敲了敲門。

「請進!」裡頭傳來劉悅清脆悅耳的女聲。

梁茹深呼吸一口氣,儘量保持平靜,推開董事長辦公室大門走進去,看著豪華辦公桌前低頭忙碌批閱文件的劉悅,眼中閃過一抹欽佩之色,這個比她還年輕三歲的女強人,是她平生最敬佩的女性之一,以33歲的年紀,在商界達到如此的高度,實不做第二人只想。

反手輕輕帶上門,梁茹上前兩步,雖然心急,卻生怕打擾了劉悅似的,遲疑而小聲的道:「劉總……」

劉悅仿若未聞,為了能提前下班回家準備迎接寶貝兒子的班主任家訪,只能埋頭趕進度的批閱文件,好一會兒才醒悟過來,抬頭瞄了一眼,露出一抹歉意的笑:「是梁姐啊,有事嗎?」

董事長的笑容,自然而優雅,就連身為女性的梁茹也不禁看得有些恍惚,連忙晃了晃頭:「劉總,我……我家裡有點急事需要去處理,想向您請個假。」

劉悅一愣:「就這事啊,你直接打個電話給我就是了,幹嘛還專門跑一趟……」

梁茹小聲道:「剛才給您打過電話,一直是在通話中。」

劉悅這才醒悟剛才接了兒子的電話,得知他新來的班主任放學後要家訪,追問了一番緣由,被兒子口花花的一陣插科打諢,聊的時間就有些長了……

劉悅乾笑一聲:「這樣啊,剛才有個合作商的電話……我還打算今天提前一點下班,想讓梁姐幫忙處理一下那個新酒店競標項目計劃書的後期完善工作呢……」

梁茹心頭一急:「劉總,我家裡那事……真的有點急,能不能明天再完成?」

見梁茹表情很是急切,劉悅不禁沉吟道:「那好吧,梁姐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沒關係的……公司這邊,我會讓柳特助今天加班跟進一下。」

梁茹長鬆了一口氣,微微欠身:「謝謝劉總,那……那我先走了!」

劉悅微笑道:「去吧!路上開車小心些。」

看著梁茹著急的離去,臨走時還不小心膝蓋磕到了門邊上,劉悅彎彎的月牙眉不禁蹙起,金絲眼鏡後的一雙丹鳳眼微微一眯,遲疑片刻,取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接通後劈頭就道:「小姑,麻煩幫我個忙!」

對方語氣有些無奈的道:「悅悅,我只是你們公司名譽上的安全顧問,又不是你特別助理,別什麼事都找我行不行?」

劉悅竟罕見的撒嬌道:「這事有點奇怪嘛……好小姑,雪穎姐姐,好姐姐,你就幫幫我嘛!」

宋雪潁哭笑不得道:「什麼亂七八糟的!說了多少次,我是你小姑,不准叫我姐姐……」

聽這口氣,劉悅就感覺有戲,莞爾一笑:「誰讓你生得那麼年輕漂亮,我們走在一起,別人肯定以為我們就是親姐妹……好姐姐,你幫還是不幫啊!」

宋雪潁很是頭痛這個侄女刁鑽古怪的一面,苦笑道:「行行行,你說說,要我怎麼幫你?」

劉悅計謀得逞,這才收起了玩笑之心,正色道:「是關於梁茹的。」

宋雪潁一愣:「梁茹?那個市場拓展部經理?她不是你最看好的人才嗎?難道她也有問題?」

劉悅沉吟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梁茹在我們公司五年了,工作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我還是很信任她的……」

宋雪潁不解道:「那你還讓我調查她?」

「誰讓你調查她了?人家話都還沒說完呢!」

劉悅啐了一聲,才將剛才梁茹請假的事情說了出來,斟酌的道:「我看得出,她很著急,走的時候,膝蓋都磕到門上了,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這幾年來,梁茹在公司一直表現得非常的穩定專業,工作上遇到任何困難,都沒有這樣驚慌失措過……」

宋雪潁有點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擔心她家裡出了什麼大問題對不對?」

劉悅嗯了一聲:「沒錯,梁姐單身了十年,家裡也只有一個寶貝兒子,聽說比我家那小祖宗還要頑劣,我擔心是她兒子出了什麼嚴重的問題,梁姐才會這麼舉止失措,怎麼說她都是我們創越集團的功臣……好姐姐,你幫幫忙,快點跟著梁茹去看看,她才離開我辦公室,這會兒應該還沒有出大廈呢。」

宋雪潁遲疑道:「可是我單位這邊也有點事情走不開啊……要不,我讓宋學禮去看看吧?」

劉悅臉色微微一變:「又要用家裡人?」

宋雪潁連忙道:「別擔心,宋學禮只是我的親信,只對我一個人忠心,家裡人是指使不動他的!再說,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有對她們提起你的事情,他們都只以為你已經死了,絕不會想到你已經改頭換面成了省城的女企業家……」

劉悅遲疑一會兒,才嘆道:「好吧,你說的對,是我多心了,他們是不可能認出我這個不起眼的丫頭的……好姐姐,那就讓宋學禮趕緊出動吧。」

「沒問題!」

宋雪潁淡淡一笑:「記住,是姑姑,不是姐姐,別老是沒大沒小!」

劉悅咯咯一笑:「這麼說,你喜歡我家那小祖宗叫你姑婆?」

「你……」

宋雪潁臉如菜色,卻又發作不得,悻悻道:「你這妮子,就會拿小羽做文章來氣我!」

劉悅不免得意的「奸笑」起來:「可小姑你偏偏就吃這一套啊!」

宋雪潁:「我真想告訴你,我去年買了個包,可那是我大嫂……」

梁茹當然不知道劉悅和宋雪潁秘密商議的內容,寶貝兒子彭宇落難,已經讓她亂了方寸,甚至沒想過兒子小小年紀、對方怎麼會借給他那麼多錢賭博這個巨大的漏洞。

開上她的白色現代,梁茹心急如焚的先去了一趟銀行,提了十五萬現金後,才趕向寶貝兒子所說的地址。

從C市商業中心到西郊,縱然她一路加速,也花了二十多分鐘才到,不過彭宇所說的那處莊園倒是頗為顯眼,沒有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

看著將近三米高的圍牆以及莊園中三棟豪華的主建築,梁茹不禁有點咋舌,這套莊園,雖然是在郊區,可花費肯定不少,其主人應該非富即貴,她寶貝兒子居然能和這家少爺交上朋友,連鑰匙都給了他,到也算是一種本事……

自動控制的金屬大門緩緩打開,梁茹迫不及待的駕車駛入,剛剛將車停好,走下車,就看到兒子彭宇從主宅中沖了出來,表情緊張又激動,沒等她開口,就撲了過來,將她豐腴性感的身體給摟住。

「媽,你終於來了,都急死我了!」

14歲的彭宇發育比較早,身高已經到了169公分,比梁茹還要高3公分,雖然身體單薄,力量卻也不小,居然抱著梁茹豐腴的身體轉了一圈。

失重感讓梁茹嚇了一跳,連忙嬌呼道:「乖兒子,快點放媽媽下來,被人看到成何體統?」

彭宇終是力量不繼,將梁茹放下,微微彎腰,居然埋頭在母親飽滿鼓脹的胸口,拿臉左右的磨蹭母親的一對大奶子,幽香撲鼻,又溫熱柔軟,不禁貪婪的用力吸著母親熟悉的乳香氣息,表情一臉的陶醉和迷戀,嘴裡不住的呢喃:「媽媽,媽媽……我好怕!」

寶貝兒子的鼻息全都噴在她的胸口,奶子被兒子的臉蹭得又癢又熱,梁茹微微臉紅,出奇的沒有推開兒子,反而是雙手溫柔的抱住兒子,柔聲道:「乖小宇,別害怕,媽媽就在這裡!」

身為母親,梁茹竟不知兒子這故作姿態的親昵背後,竟然是在算計她,要置她於萬劫不復……

彭宇有好幾天沒有見到工作忙碌的母親了,這會兒還真是有些懷念媽媽的懷抱,用力的吸著媽媽的香氣,用臉去感受媽媽E杯罩大奶的豐軟和彈力,情不自禁就伸手去抓媽媽的胸,隔著絲襪的女士襯衫以及文胸,親手丈量著媽媽胸部的維度。

這下樑茹淡定不下去了,臉上一陣發熱,腦海中不禁想起不久前那次自己應酬喝醉回家後……

胸口的擠壓感讓梁茹心頭一顫,連忙推搡起來,可惜力氣沒有兒子大,不禁滿面通紅的輕呼:「乖小宇,快放開媽媽?你不是要媽媽救你嗎,媽媽已經把錢帶來了!」

彭宇終於從媽媽特殊的魅力中清醒過來,想起計劃,不禁暗罵一聲:我傻逼了啊,怎能在這院子裡面進行?

於是,彭宇戀戀不捨的鬆開了母親,手掌上依然殘留著至親的媽媽乳房的柔軟回味,眼中的需索一閃而逝,故作驚喜道:「太好了!」

梁茹拂了拂鬢角的髮絲以掩尷尬和悸動,不敢再看兒子的表情,匆匆轉過身去,打開車門,將準備好裝著十五萬現金的塑料袋取了出來,腦海中突然閃回過那晚的某些畫面……

那晚上,梁茹應酬喝多了酒,被公司的下屬送回家,雖然沒有完全醉,卻走不動路了,是等她回家的寶貝兒子彭宇將她接過,很吃力的抱著她的身體,將她送到了房間,放在了床上。

只是,原本應該離開的兒子,站在床邊痴痴看了她半晌,看得她都不好意思對視了,而寶貝兒子更是做了一件膽大包天的事情。

他撲向了她,瘋狂的撕扯她的衣服,嘴裡大膽的表述著他對媽媽的迷戀和愛慕,要做她的兒子男人。

梁茹被「兒子男人」這四個字嚇壞了,雖然一直都知道寶貝兒子戀母情結很重,卻沒想到他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對她動粗。

梁茹掙扎著,推拒著,叱罵著……

可惜都無濟於事!

那晚,渾身無力的梁茹,最終還是被自己親生兒子給強行占有了,兒子年少的肉棒,深深的插入了她空虛了十年的小穴,將她填滿,也撕碎了她所有的矜持和自尊。

居然在兒子的強暴下,無恥的達到了高潮,而且還不止一次……

而她,不但不能夠追究兒子的法律責任,還要小心翼翼的掩蓋這事實。

最可怕的是,從那晚之後,幾乎是每隔兩三天,寶貝兒子就會大膽的鑽她的房間,一次次的向她求歡……

寵子入魔的梁茹,竟然沒有一次能夠抵抗得住兒子的哀求,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得逞,也就慢慢的習慣了。

更加羞恥的是,她已經沉淪在母子亂倫帶給她的身心快感中無法自拔,只要一被自己親兒子觸碰身體,空虛的小穴就會不知羞恥的溢出饑渴的淫汁……

這讓她一度絕望,以為自己是個淫蕩不可救藥的女人,連被自己親生兒子的肉棒插入淫穴也會甘之如飴!

梁茹更加想不到的是,這一次,兒子的求救,更加使得她再也回不到從前單純的母子歡樂……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