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 第三十一章 日暮西沉 (完)作者:沉木

【妖色媚鬼】 第三十一章 日暮西沉

作者:沉木 2021年/5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一章 日暮西沉

绿漪娘娘携我御风而行,不过数个时辰,便抵达了封尘观。

这道观位于深山老林之中,方圆百里人迹罕至。

道观大门似乎终年敞开,长满了青苔也无人打理。入得道观庭院,房屋没几 间,倒是庭院占地少说有十来亩,每走五步便有一株梅花,十步便有一尊石雕。

虽不是腊月,梅花却处处盛开,虽不见人迹,石雕却明亮无尘。

一眼望去,梅花树有百余株,淡淡的花香,随粉色花瓣飘零而至。石雕乃道 教七十二神尊,每一尊神像高约一丈八尺,神态威严霸气,令人不敢直视。

我与绿漪娘娘走过偌大的庭院,跨过残破的木阶梯,步入道观大厅内,只见 一名白袍道士闭目养神盘腿而坐,一株梅花揣在他的怀中,自言自语低声咕噜, 不知念叨着什么,听起来也不像经文。

绿漪娘娘言道:“这便是你生父?”

我此时看着李觐古,却生不出半点恨意,反而有种莫名的伤感,多年来,他 守着母亲一丝残魂孤魄,想必也极为痛苦难熬。

李觐古知道我来了,也不睁开眼看我,只是将怀里的梅花插入头顶发髻,淡 然说道:“你来此地做何事,我与你谈不上半点亲情,速速离去吧。”

我回道:“我也不想与你谈亲情,你把我师娘放了,就是那只貂妖,你放了 她,我即刻离去。”

“你既然知道她是妖,为何还这般执著。”

“难道母亲不是妖吗?你又是为何?”

“看来你已知晓这一切,我也不需多言,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重塑你母亲的 肉身,你也一样。”

“你另外再抓一只百年大妖,不就行了吗?”

“既已收入这百妖归魂卷中,便不得出,若强行破开封印,百妖皆出。”

绿漪娘娘说道:“这么说,只有本仙动手才行了~ ”

李觐古突然睁眼,直勾勾地盯着绿漪娘娘,惊讶的说道:“你为何称自己本 仙?你难道是?”

绿漪娘娘笑道:“正是,我乃禄存星君座下仙童,你可唤本仙绿漪娘娘~ ”

李觐古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问道:“你当真是神仙?”

“难不成这世上还有假神仙?咯咯~ 识趣的就把百妖归魂卷的封印破开,不 然本仙下手可不知轻重。”

李觐古突然一阵发癫似的狂笑,面目扭曲,兴奋至极地说道:“这百妖归魂 卷只需收录九十九只大妖,可如今已收录一百只有余,却仍未启动禁术,你们可 知为何呀?”

不待我们回答,他提剑起身接着说道:“因为最后一位是神!需要神才能够 开启禁术,我建立这道观,拜道教七十二神,便是为了有朝一日得神仙降临,今 日真乃天赐机缘,不枉我苦熬十四载。”

绿漪娘娘素手成爪,横于胸前,绿色鬼火在掌心中燃烧,笑道:“咯咯~ 这 么说你想把本仙也收入画卷之中,那便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

李觐古手持血红木剑,一轮八卦法阵凭空浮现,“开!”身后无数道符箓化 作一条巨型蛟龙,这正是之前对付娘子的狠招,霸气的符箓蛟龙凌空朝绿漪娘娘 扑咬而去。

绿漪娘娘嘴角微扬,手中绿光鬼火径直对上符箓蛟龙,蛟龙与鬼火相撞之际, 无数符箓如纸糊一般被烧成灰烬,鬼火穿透符箓蛟龙直逼李觐古。

李觐古见势不敢硬接,侧身躲开,顿时屋后被“轰隆”一声穿透一个碗口大 小的洞。

绿漪娘娘笑道:“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李觐古眉头一皱,咬破手指,鲜血滴于血红木剑剑身,口中呢喃低语,突然 周身金光大作,一具耀眼的天神附体,虽自己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但肉眼也见一 尊天神幻影依附在身,他摆出任何的动作,天神都会形同本体,与他一致。

绿漪娘娘蔑视说道:“这是哪儿请来的杂兵,不堪入目。”

李觐古潇洒地挥舞木剑,双重身形疾驰而来,我根本看不清他的出招速度, 当人停下之时,剑已刺在绿漪娘娘胸前,只是剑尖离身体还剩半寸,剑身被她二 指夹住,李觐古动弹不得,可附体的天神幻影竟能提剑再刺。

眼看形势危急,绿漪娘娘轻轻吹了口气,哪天神幻影瞬间化作星尘消散不在。

夹住剑身的二指微微拽动,李觐古竟狼狈得弃剑倒退数步。

绿漪娘娘将血红木剑拿捏在手中,指尖轻抚剑身,一副玩弄他的口吻说道: “还要打吗?”

李觐古心知不敌,竟夺门而逃。

绿漪娘娘也不急着追,把剑扔给我说道:“小子,你就呆在这儿吧,本仙可 要出狠招了,万一伤及到你可不好。”

我接过剑回道:“哦,不过怎么说他都是我生父,还望仙子留他一命就好。”

绿漪娘娘也不应承,跨门而出,只见李觐古诡异的站在庭院中央,并未逃走。

“咯咯,本仙可不是你能对付的,速速交出画卷,不然本仙可不会手下留情 了。”

李觐古阴森地笑道:“当你步入这道观的哪一刻,便已经注定了你的命运。”

“喔~ 是么,你能耐本仙如何?”

李觐古取出一沓符箓,用滴血的手指画出诡异的图案,然后无数符箓扬天而 散,刹那间,庭院中七十二尊神像眼冒红光,似有生命一般微微扭转身躯,猩红 双目直视绿漪娘娘,一百四十四道红色光柱皆聚射在她的身上。

吓得绿漪娘娘的菱绸羽带旋绕周身飞舞,可这似乎仅仅是一百四十四道红光, 并无他用,她说道:“这是什么阵法,一点威力都没有,难道是用来吓唬小孩的 么~ ”

只听李觐古大喝一声:“破!”

突然七十二尊神像尽数碎裂,显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魑魅魍魉,这些妖物皆 为虚灵之体,每只妖物的透明躯体都清晰可见一颗红色内丹,内丹正代替他们的 心脏忽明忽暗闪耀不息。

绿漪娘娘猛然厉声惨叫,“呃——”,一只妖物顺着红色光柱飞入她的体内 消失不见,冷不防娇躯一软跌趴在地,她刚想起身迎敌,怎料一只只虚灵之体连 续袭来,令她惨叫不已,竟毫无招架之力。

李觐古一步步走进她的身前,笑道:“这七十二弑神妖阵的滋味如何,我可 是捉了七十二只百年大妖精心布置而成,费了我十来年心血,虽只能出七十二次 杀招,但能够收服一位神仙也是值得的。”

绿漪娘娘痛苦万分,竟是一丁点儿法术都施展不开,颤声说道:“我……我 师父可是……禄存星君……你若敢动我……啊……定会……让你万劫不复……永 世不得超生……”

李觐古冷笑道:“呵呵,禄存星君又如何,今日就算是三清真人来了也救你 不得!拿命来!”

百妖归魂卷飞旋入空,展开长达八尺,顿时金光四射,形态各异的妖魔精怪 尽映画卷之中。

剩余的虚灵妖体皆数连翻轰击绿漪娘娘的娇躯,但听一声,“收!”

此刻的情景和当初李觐古收服娘子时如出一辙,我只能眼巴巴看着绿漪娘娘 被他收入画卷之中,可若他完成禁术我怕是再也无法见到娘子了,便大起胆子来, 手持血红木剑,脚步生飞,疾奔生父李觐古,将剑尖狠狠的刺向他的腰身。

李觐古竟是不躲不闪,腰身被木剑刺入三寸,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色八卦道袍, 但百妖归魂卷依然没有停止,他忍痛将绿漪娘娘收入了画卷之中。

我逐渐看着绿漪娘娘的肉身香消玉殒,仙姿化成了少女林紫茵的模样。

当百妖归魂卷中映现出绿漪娘娘的画像,李觐古连点周身穴道,一脚将我踢 飞数丈之远。

我胸膛骨头断裂,左脚磨去一大块肉皮,鲜血哇的吐出,可即便如此我也忍 痛站了起来,奈何才走两步左脚疼痛不止跌倒在地,我只得用木剑勉力支撑自己 的身体,艰难地一步一步爬向李觐古。

百妖归魂卷在空中飞旋,突然间,天空映现出无数妖灵幻境,而绿漪娘娘的 仙姿位居于百妖正中,李觐古再次发癫似的狂笑不止,飞身入空,抽出发髻中的 一株梅花置于绿漪娘娘的仙姿幻影当中,手结金芒法印,口中默念经文,无数妖 灵在空中飞旋驰骋。

我终于爬到了李觐古的身下,可他在高空,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气虚 无力的说道:“父亲,求你放过我娘子,求你了……呃………”

又是一口于血从我胸口反涌而出,可李觐古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发狂笑道: “孩儿莫急,就一盏茶的功夫,你母亲马上就能和你见面了,啊哈哈哈哈——”

当李觐古在空中施法之际,突然有人将我手中长剑夺走,我转目一瞧,竟是 林紫茵,只见她一脸怒意,恶狠狠地瞪着我,手持长剑不由分说便刺入我的后背, 顿时疼痛难挨,厉声惨叫,“呃——”。

林紫茵一边恶毒斥骂,一边提剑连刺,“都怪你,是你害死了陆伯彦,是你! 是你!我要你死!”

疼痛之感让我几欲晕厥,当林紫茵发泄恨意后便慌张的弃剑逃走。一个声音 在空中幽幽传来:“快,快去救我的孩儿,快去——”

“施法不可中断,否则前功尽弃,再半盏茶的时间便好,再等一会儿。”

“等不了了,他会死的,百妖可以再收,他死了便再也活不成了,你快去呀 ——。”

“就快了,再等等,再等……不!不要——”

我仅余一息之气,勉力半眯眼帘,空中一株梅花化作尘埃消散,庭院里的百 余株梅花瞬间枯萎,无数妖魔精怪从画卷中四散而逃,李觐古厉声嘶鸣,仰天长 啸。

见此情景,一行热泪从我的脸庞滑过,我再也没有了遗憾,笑着晕死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之时,已是三日之后,还是在这道观之中。

李觐古就守在我的身旁,盘膝跪坐在地,但已是苍苍白发,蓬乱披散,眼眶 发黑浮肿,像是多日未眠。

奇怪的是娘子竟然也跪在一旁,只是身上被贴了数张符箓,似乎动弹不得, 也无法言语。

我忍住伤痛想要起身,却又浑身无力,只得说道:“你,你快放开我娘子!”

李觐古嗓子沙哑说道:“你母亲为了让我救你神形俱灭,我本不想救,可让 你就这么死去实在太过便宜你了。”

说话间李觐古缓步移至娘子身后,突然五指成爪擒住娘子的脑袋,怒睁双目, 露出一副凶狠的神情言道:“这你娘子对吧,我谁都可以不管,偏偏将她再次捉 来。”

我慌张疾呼:“你,你要干嘛!”

“干嘛?呵呵~ 我所经受的种种折磨,要你一一承受一遍,让你也体会失去 至爱之痛。”

李觐古手掌冒出一股青色火焰,掌箍娘子的头顶,然后眼看着娘子逐渐退化 人形,成了一只紫色小貂。

我颤抖得牙齿咯咯作响,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疯了……你这个疯子 ……有本事杀了我……不要……不要啊……”

李觐古一阵痴狂长笑,甩手挥袖独自离去,道观中仅剩下了我和化作紫貂后 的娘子。

我强忍疼痛翻身滚下床榻,只见地上留有三样东西,一柄血红木剑,一本白 伏降妖道法,还有百妖归魂卷。

紫色小貂看见我后竟然走到了我的身前,缩卷著身子依偎在我的胸膛。

我抱住怀里的紫貂,流着泪水说道:“放心吧娘子,我李二申定会竭尽终身 所能帮你重塑肉身。”

…………

………

……

三年后

封尘观中,烈日当空,一位年约十八的少年在道观庭院中舞弄长剑,只见他 仪表堂堂,身姿俊朗,身穿一袭白衣道袍,潇洒自如地挥舞著血红木剑,二指横 于胸前,口中默念一声,“疾!”,凭空幻化出三道青芒剑气飞驰而去,轰击得 地面凹陷三个寸圆窟窿。

旁边站着一位蛇媚俏脸的美人,她撑著一柄艳红彩花伞,捏著一根白玉烟杆, 檀口呼出淡淡烟雾,慵懒地说道:“嗯,这招式已成,只是威力不够强横,还需 多加练习些时日。”

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回道:“芯瑶姐姐说的是,二申再来试试姐姐前些 天教我的妖术。”

李二申闭目沉思,接着平敞双手,人已飘浮在空,离地三尺,空中化出片片 梅花,围绕在身躯的无数粉红花瓣逐渐凝聚成一条巨型大蛇,猛然睁眼间,花瓣 形成的巨蛇径直朝远处飞去,只听连续不断的噼里啪啦之声,道观的一处石砖围 墙被花瓣瞬间切成碎末。

李二申摇了摇头,不满地叹道:“哎,还是没能收住力度,又得去砌围墙了。”

芯瑶笑道:“无妨无妨,反正有小貂陪你。”

一只可爱的紫貂从屋里蹦跶蹦跶地跑到李二申的跟前,接着几个敏捷的纵跃 跳到了李二申的肩头,他用手轻轻爱抚紫貂毛绒的身体,紫貂眯着眼睛十分享受 似的倚靠他的下颚。

自百妖归魂卷施法中断之后,其中收纳的百余只妖怪尽数逃窜而出。

绿漪娘娘已回到天庭受罚,不过也就罚她禁足三年,刚好补够之前的一千年 之约,如今三年已过,仙姿已再现尘世。

林紫茵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李二申偶尔回去探望师傅,所以也见过几次面, 两人皆已放下怨恨,可也形同陌路。

林子清已成婚,娶了个平凡的乡下女子,样貌倒还长得不错。

秦师傅还是倚靠着弄虚作假的道术四处行骗。

芯瑶留在道观之中,指点李二申提升道行修为,也教给他一些妖法。

李觐古疯疯癫癫不知所踪。

师娘,鸾姐姐,或者说李二申的娘子吧,她已化作紫貂原形,终日陪伴在李 二申身边,虽暂时不能幻成人形,却也乐得逍遥自在。

猫头鹰萧夫人占山为王,奴役了一大群小妖,四处劫掠青年男子,方圆百里 民不聊生,官府围剿数回也无计可施。

萧都尉只知与众妖淫乐,不管其他,寨中的土匪一个个都被这群妖精给榨得 精尽人亡。

数天过后,李二申身后背着百妖归魂卷,和一柄血红木剑,站在道观前和芯 瑶,小貂辞别。

芯瑶帮李二申疏理道袍衣襟说道:“三年了,李二申你也长大成熟不少,收 妖途中一路艰险,切莫逞强好胜,若遇到难处便回来请教姐姐。如今你妖法道法 都略有小成,一般的妖魔精怪应当动你不得,只是要记得常回来看望姐姐和小貂 呀~ ”

李二申摸著小貂毛绒的脑袋回道:“芯瑶姐姐放心吧,我有几斤几两心里清 楚,若打不过就逃呗,嘿嘿。”

言罢李二申再次深情地与小貂对望一眼,然后转身独自离去。

二妖凝望着李二申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日暮西沉方才回屋。

本篇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李二申自此踏上了降妖伏魔的路程,这第一战便 是去寻哪猫头鹰萧夫人,再去会会蝴蝶精。

妖色媚鬼第一部完 贴主:yyykc于2021_05_02 1:45:45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