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 第三十一章 日暮西沉 (完)作者:沉木

【妖色媚鬼】 第三十一章 日暮西沉

作者:沉木 2021年/5月/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三十一章 日暮西沉

綠漪娘娘攜我御風而行,不過數個時辰,便抵達了封塵觀。

這道觀位於深山老林之中,方圓百里人跡罕至。

道觀大門似乎終年敞開,長滿了青苔也無人打理。入得道觀庭院,房屋沒幾 間,倒是庭院占地少說有十來畝,每走五步便有一株梅花,十步便有一尊石雕。

雖不是臘月,梅花卻處處盛開,雖不見人跡,石雕卻明亮無塵。

一眼望去,梅花樹有百餘株,淡淡的花香,隨粉色花瓣飄零而至。石雕乃道 教七十二神尊,每一尊神像高約一丈八尺,神態威嚴霸氣,令人不敢直視。

我與綠漪娘娘走過偌大的庭院,跨過殘破的木階梯,步入道觀大廳內,只見 一名白袍道士閉目養神盤腿而坐,一株梅花揣在他的懷中,自言自語低聲咕嚕, 不知念叨著什麼,聽起來也不像經文。

綠漪娘娘言道:「這便是你生父?」

我此時看著李覲古,卻生不出半點恨意,反而有種莫名的傷感,多年來,他 守著母親一絲殘魂孤魄,想必也極為痛苦難熬。

李覲古知道我來了,也不睜開眼看我,只是將懷裡的梅花插入頭頂髮髻,淡 然說道:「你來此地做何事,我與你談不上半點親情,速速離去吧。」

我回道:「我也不想與你談親情,你把我師娘放了,就是那隻貂妖,你放了 她,我即刻離去。」

「你既然知道她是妖,為何還這般執著。」

「難道母親不是妖嗎?你又是為何?」

「看來你已知曉這一切,我也不需多言,任何人都無法阻止我重塑你母親的 肉身,你也一樣。」

「你另外再抓一隻百年大妖,不就行了嗎?」

「既已收入這百妖歸魂卷中,便不得出,若強行破開封印,百妖皆出。」

綠漪娘娘說道:「這麼說,只有本仙動手才行了~ 」

李覲古突然睜眼,直勾勾地盯著綠漪娘娘,驚訝的說道:「你為何稱自己本 仙?你難道是?」

綠漪娘娘笑道:「正是,我乃祿存星君座下仙童,你可喚本仙綠漪娘娘~ 」

李覲古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問道:「你當真是神仙?」

「難不成這世上還有假神仙?咯咯~ 識趣的就把百妖歸魂卷的封印破開,不 然本仙下手可不知輕重。」

李覲古突然一陣發癲似的狂笑,面目扭曲,興奮至極地說道:「這百妖歸魂 卷只需收錄九十九隻大妖,可如今已收錄一百隻有餘,卻仍未啟動禁術,你們可 知為何呀?」

不待我們回答,他提劍起身接著說道:「因為最後一位是神!需要神才能夠 開啟禁術,我建立這道觀,拜道教七十二神,便是為了有朝一日得神仙降臨,今 日真乃天賜機緣,不枉我苦熬十四載。」

綠漪娘娘素手成爪,橫於胸前,綠色鬼火在掌心中燃燒,笑道:「咯咯~ 這 麼說你想把本仙也收入畫卷之中,那便看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 」

李覲古手持血紅木劍,一輪八卦法陣憑空浮現,「開!」身後無數道符籙化 作一條巨型蛟龍,這正是之前對付娘子的狠招,霸氣的符籙蛟龍凌空朝綠漪娘娘 撲咬而去。

綠漪娘娘嘴角微揚,手中綠光鬼火徑直對上符籙蛟龍,蛟龍與鬼火相撞之際, 無數符籙如紙糊一般被燒成灰燼,鬼火穿透符籙蛟龍直逼李覲古。

李覲古見勢不敢硬接,側身躲開,頓時屋後被「轟隆」一聲穿透一個碗口大 小的洞。

綠漪娘娘笑道:「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

李覲古眉頭一皺,咬破手指,鮮血滴於血紅木劍劍身,口中呢喃低語,突然 周身金光大作,一具耀眼的天神附體,雖自己身體沒有任何變化,但肉眼也見一 尊天神幻影依附在身,他擺出任何的動作,天神都會形同本體,與他一致。

綠漪娘娘蔑視說道:「這是哪兒請來的雜兵,不堪入目。」

李覲古瀟灑地揮舞木劍,雙重身形疾馳而來,我根本看不清他的出招速度, 當人停下之時,劍已刺在綠漪娘娘胸前,只是劍尖離身體還剩半寸,劍身被她二 指夾住,李覲古動彈不得,可附體的天神幻影竟能提劍再刺。

眼看形勢危急,綠漪娘娘輕輕吹了口氣,哪天神幻影瞬間化作星塵消散不在。

夾住劍身的二指微微拽動,李覲古竟狼狽得棄劍倒退數步。

綠漪娘娘將血紅木劍拿捏在手中,指尖輕撫劍身,一副玩弄他的口吻說道: 「還要打嗎?」

李覲古心知不敵,竟奪門而逃。

綠漪娘娘也不急著追,把劍扔給我說道:「小子,你就呆在這兒吧,本仙可 要出狠招了,萬一傷及到你可不好。」

我接過劍回道:「哦,不過怎麼說他都是我生父,還望仙子留他一命就好。」

綠漪娘娘也不應承,跨門而出,只見李覲古詭異的站在庭院中央,並未逃走。

「咯咯,本仙可不是你能對付的,速速交出畫卷,不然本仙可不會手下留情 了。」

李覲古陰森地笑道:「當你步入這道觀的哪一刻,便已經註定了你的命運。」

「喔~ 是麼,你能耐本仙如何?」

李覲古取出一沓符籙,用滴血的手指畫出詭異的圖案,然後無數符籙揚天而 散,剎那間,庭院中七十二尊神像眼冒紅光,似有生命一般微微扭轉身軀,猩紅 雙目直視綠漪娘娘,一百四十四道紅色光柱皆聚射在她的身上。

嚇得綠漪娘娘的菱綢羽帶旋繞周身飛舞,可這似乎僅僅是一百四十四道紅光, 並無他用,她說道:「這是什麼陣法,一點威力都沒有,難道是用來嚇唬小孩的 麼~ 」

只聽李覲古大喝一聲:「破!」

突然七十二尊神像盡數碎裂,顯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魑魅魍魎,這些妖物皆 為虛靈之體,每隻妖物的透明軀體都清晰可見一顆紅色內丹,內丹正代替他們的 心臟忽明忽暗閃耀不息。

綠漪娘娘猛然厲聲慘叫,「呃——」,一隻妖物順著紅色光柱飛入她的體內 消失不見,冷不防嬌軀一軟跌趴在地,她剛想起身迎敵,怎料一隻只虛靈之體連 續襲來,令她慘叫不已,竟毫無招架之力。

李覲古一步步走進她的身前,笑道:「這七十二弒神妖陣的滋味如何,我可 是捉了七十二隻百年大妖精心布置而成,費了我十來年心血,雖只能出七十二次 殺招,但能夠收服一位神仙也是值得的。」

綠漪娘娘痛苦萬分,竟是一丁點兒法術都施展不開,顫聲說道:「我……我 師父可是……祿存星君……你若敢動我……啊……定會……讓你萬劫不復……永 世不得超生……」

李覲古冷笑道:「呵呵,祿存星君又如何,今日就算是三清真人來了也救你 不得!拿命來!」

百妖歸魂卷飛旋入空,展開長達八尺,頓時金光四射,形態各異的妖魔精怪 盡映畫卷之中。

剩餘的虛靈妖體皆數連翻轟擊綠漪娘娘的嬌軀,但聽一聲,「收!」

此刻的情景和當初李覲古收服娘子時如出一轍,我只能眼巴巴看著綠漪娘娘 被他收入畫卷之中,可若他完成禁術我怕是再也無法見到娘子了,便大起膽子來, 手持血紅木劍,腳步生飛,疾奔生父李覲古,將劍尖狠狠的刺向他的腰身。

李覲古竟是不躲不閃,腰身被木劍刺入三寸,鮮血染紅了他的白色八卦道袍, 但百妖歸魂卷依然沒有停止,他忍痛將綠漪娘娘收入了畫卷之中。

我逐漸看著綠漪娘娘的肉身香消玉殞,仙姿化成了少女林紫茵的模樣。

當百妖歸魂卷中映現出綠漪娘娘的畫像,李覲古連點周身穴道,一腳將我踢 飛數丈之遠。

我胸膛骨頭斷裂,左腳磨去一大塊肉皮,鮮血哇的吐出,可即便如此我也忍 痛站了起來,奈何才走兩步左腳疼痛不止跌倒在地,我只得用木劍勉力支撐自己 的身體,艱難地一步一步爬向李覲古。

百妖歸魂卷在空中飛旋,突然間,天空映現出無數妖靈幻境,而綠漪娘娘的 仙姿位居於百妖正中,李覲古再次發癲似的狂笑不止,飛身入空,抽出髮髻中的 一株梅花置於綠漪娘娘的仙姿幻影當中,手結金芒法印,口中默念經文,無數妖 靈在空中飛旋馳騁。

我終於爬到了李覲古的身下,可他在高空,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得氣虛 無力的說道:「父親,求你放過我娘子,求你了……呃………」

又是一口於血從我胸口反涌而出,可李覲古絲毫不為所動,反而發狂笑道: 「孩兒莫急,就一盞茶的功夫,你母親馬上就能和你見面了,啊哈哈哈哈——」

當李覲古在空中施法之際,突然有人將我手中長劍奪走,我轉目一瞧,竟是 林紫茵,只見她一臉怒意,惡狠狠地瞪著我,手持長劍不由分說便刺入我的後背, 頓時疼痛難挨,厲聲慘叫,「呃——」。

林紫茵一邊惡毒斥罵,一邊提劍連刺,「都怪你,是你害死了陸伯彥,是你! 是你!我要你死!」

疼痛之感讓我幾欲暈厥,當林紫茵發泄恨意後便慌張的棄劍逃走。一個聲音 在空中幽幽傳來:「快,快去救我的孩兒,快去——」

「施法不可中斷,否則前功盡棄,再半盞茶的時間便好,再等一會兒。」

「等不了了,他會死的,百妖可以再收,他死了便再也活不成了,你快去呀 ——。」

「就快了,再等等,再等……不!不要——」

我僅餘一息之氣,勉力半眯眼帘,空中一株梅花化作塵埃消散,庭院裡的百 余株梅花瞬間枯萎,無數妖魔精怪從畫卷中四散而逃,李覲古厲聲嘶鳴,仰天長 嘯。

見此情景,一行熱淚從我的臉龐滑過,我再也沒有了遺憾,笑著暈死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之時,已是三日之後,還是在這道觀之中。

李覲古就守在我的身旁,盤膝跪坐在地,但已是蒼蒼白髮,蓬亂披散,眼眶 發黑浮腫,像是多日未眠。

奇怪的是娘子竟然也跪在一旁,只是身上被貼了數張符籙,似乎動彈不得, 也無法言語。

我忍住傷痛想要起身,卻又渾身無力,只得說道:「你,你快放開我娘子!」

李覲古嗓子沙啞說道:「你母親為了讓我救你神形俱滅,我本不想救,可讓 你就這麼死去實在太過便宜你了。」

說話間李覲古緩步移至娘子身後,突然五指成爪擒住娘子的腦袋,怒睜雙目, 露出一副兇狠的神情言道:「這你娘子對吧,我誰都可以不管,偏偏將她再次捉 來。」

我慌張疾呼:「你,你要幹嘛!」

「幹嘛?呵呵~ 我所經受的種種折磨,要你一一承受一遍,讓你也體會失去 至愛之痛。」

李覲古手掌冒出一股青色火焰,掌箍娘子的頭頂,然後眼看著娘子逐漸退化 人形,成了一隻紫色小貂。

我顫抖得牙齒咯咯作響,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瘋了……你這個瘋子 ……有本事殺了我……不要……不要啊……」

李覲古一陣痴狂長笑,甩手揮袖獨自離去,道觀中僅剩下了我和化作紫貂後 的娘子。

我強忍疼痛翻身滾下床榻,只見地上留有三樣東西,一柄血紅木劍,一本白 伏降妖道法,還有百妖歸魂卷。

紫色小貂看見我後竟然走到了我的身前,縮卷著身子依偎在我的胸膛。

我抱住懷裡的紫貂,流著淚水說道:「放心吧娘子,我李二申定會竭盡終身 所能幫你重塑肉身。」

…………

………

……

三年後

封塵觀中,烈日當空,一位年約十八的少年在道觀庭院中舞弄長劍,只見他 儀表堂堂,身姿俊朗,身穿一襲白衣道袍,瀟灑自如地揮舞著血紅木劍,二指橫 於胸前,口中默念一聲,「疾!」,憑空幻化出三道青芒劍氣飛馳而去,轟擊得 地面凹陷三個寸圓窟窿。

旁邊站著一位蛇媚俏臉的美人,她撐著一柄艷紅彩花傘,捏著一根白玉煙杆, 檀口呼出淡淡煙霧,慵懶地說道:「嗯,這招式已成,只是威力不夠強橫,還需 多加練習些時日。」

少年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回道:「芯瑤姐姐說的是,二申再來試試姐姐前些 天教我的妖術。」

李二申閉目沉思,接著平敞雙手,人已飄浮在空,離地三尺,空中化出片片 梅花,圍繞在身軀的無數粉紅花瓣逐漸凝聚成一條巨型大蛇,猛然睜眼間,花瓣 形成的巨蛇徑直朝遠處飛去,只聽連續不斷的噼里啪啦之聲,道觀的一處石磚圍 牆被花瓣瞬間切成碎末。

李二申搖了搖頭,不滿地嘆道:「哎,還是沒能收住力度,又得去砌圍牆了。」

芯瑤笑道:「無妨無妨,反正有小貂陪你。」

一隻可愛的紫貂從屋裡蹦躂蹦躂地跑到李二申的跟前,接著幾個敏捷的縱躍 跳到了李二申的肩頭,他用手輕輕愛撫紫貂毛絨的身體,紫貂眯著眼睛十分享受 似的倚靠他的下顎。

自百妖歸魂卷施法中斷之後,其中收納的百餘只妖怪盡數逃竄而出。

綠漪娘娘已回到天庭受罰,不過也就罰她禁足三年,剛好補夠之前的一千年 之約,如今三年已過,仙姿已再現塵世。

林紫茵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李二申偶爾回去探望師傅,所以也見過幾次面, 兩人皆已放下怨恨,可也形同陌路。

林子清已成婚,娶了個平凡的鄉下女子,樣貌倒還長得不錯。

秦師傅還是倚靠著弄虛作假的道術四處行騙。

芯瑤留在道觀之中,指點李二申提升道行修為,也教給他一些妖法。

李覲古瘋瘋癲癲不知所蹤。

師娘,鸞姐姐,或者說李二申的娘子吧,她已化作紫貂原形,終日陪伴在李 二申身邊,雖暫時不能幻成人形,卻也樂得逍遙自在。

貓頭鷹蕭夫人占山為王,奴役了一大群小妖,四處劫掠青年男子,方圓百里 民不聊生,官府圍剿數回也無計可施。

蕭都尉只知與眾妖淫樂,不管其他,寨中的土匪一個個都被這群妖精給榨得 精盡人亡。

數天過後,李二申身後背著百妖歸魂卷,和一柄血紅木劍,站在道觀前和芯 瑤,小貂辭別。

芯瑤幫李二申疏理道袍衣襟說道:「三年了,李二申你也長大成熟不少,收 妖途中一路艱險,切莫逞強好勝,若遇到難處便回來請教姐姐。如今你妖法道法 都略有小成,一般的妖魔精怪應當動你不得,只是要記得常回來看望姐姐和小貂 呀~ 」

李二申摸著小貂毛絨的腦袋回道:「芯瑤姐姐放心吧,我有幾斤幾兩心裡清 楚,若打不過就逃唄,嘿嘿。」

言罷李二申再次深情地與小貂對望一眼,然後轉身獨自離去。

二妖凝望著李二申的背影漸行漸遠,直至日暮西沉方才回屋。

本篇既是結束,也是開始,李二申自此踏上了降妖伏魔的路程,這第一戰便 是去尋哪貓頭鷹蕭夫人,再去會會蝴蝶精。

妖色媚鬼第一部完 貼主:yyykc於2021_05_02 1:45:45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