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 第三十章 亵渎仙子 作者:沉木

.

【妖色媚鬼】

作者:沉木2021年/4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章 亵渎仙子

我骑着马匆匆赶回了镇上,赶了一上午的路,也没吃东西,便随意在路边找了家面食小摊坐下,要了碗阳春面,吸溜吸溜地吃了起来。

“店家,你这包子怎么卖?”

听这声音好生熟悉,我好奇地扭头望去,只见林子清和林紫茵俩兄妹正跟小贩在买包子。

林子清也瞧见了我,兴奋地跑了过来,毫不客气地拍我的肩膀,说道:“申伢子,你怎么要走也不和我们兄妹打声招呼呀,我们去你家寻你,你师傅说你走了,可能以后也不会回来了,原来竟是在这儿,还以为今后再也见不着你了呢。”

我回道:“哦,我吃完这碗面后确实是要走了,也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你想要吃点什么吗,尽管去点,我帮你买账。”

“够哥们!”林子清笑嘻嘻地去跟店家要东西。“嗯……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来点儿。”

林紫茵见到我后也走了过来,坐在桌对面,单手托著下巴,呆呆地望着我,问道:“申哥哥准备去哪儿呀?”

“封尘观,路程有点远,我自己也没去过。”

“哦,是因为你师娘吗?”

我惊讶地望着林紫茵,“你,你怎么知道?”

而此时林子清捧著一大堆吃的铺到桌上,一口咬著包子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师娘呢?怎么不见她呀。”

我回道:“她走了”。

“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吧?”

“我也不知,看情况吧。”

林子清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然后压低嗓音悄悄说道:“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你师娘是只妖怪。”

我瞥了他一眼,没回话,就当他是个傻子。

“怎么,你不信?”

“我信,我信,吃你的包子吧。”

林紫茵拿了点心,小口塞到嘴里,说道:“不如吃完后,申哥哥陪我们在街上逛一逛吧,我们还要买点东西。”

我暗暗想了想,这白天的林紫茵到底是绿漪娘娘,还是这单纯的小丫头,若是绿漪娘娘的话,也没必要和我亲近,若是这小丫头,我这碗面已经吃完,该去封尘观了,不想再耽搁片刻,索性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师娘被抓了,你能帮我救她吗?”

林紫茵和林子清都露出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目目相觑,不知所以,不等她回答,我想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便起身丢下二两银子,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走了。”

刚走没几步,突然天色骤变,狂风呼啸,铺天盖地的骤雨倾泻而落,毫无征兆令人措不及防。

商贩们手忙脚乱,匆匆收摊。行人避雨,四散逃串。不过眨眼间的功夫,顿时大街小巷空无一人。

我独自前行在瓢泼大雨之中,只听身后的林子清大声呼喊:“姐姐,快走,你怎么傻站着不动呀!”

莫不是绿漪娘娘改主意了,我止住脚步回头望去,只见林紫茵傻傻地杵立在原地,任由大雨冲刷她柔弱娇小的身躯,目视前方上空一动不动。

我遵循她的视线望去,天空除了茫茫雨落再无其他,突闻一道震耳欲聋的嗓音从苍穹之巅破空传来。

“孽徒!竟敢私自破除禁咒!你可知罪!”

“徒儿违背天规确有罪过,可也已被囚禁近千年之久,难道还不够赎罪的吗?”

回应之声,轻柔似水,入耳久久不散,我再次回头望去。

林子清早已不知躲去了何处,而林紫茵已化作了绿漪娘娘的模样,滴滴雨水退避三丈开外,霓裳羽裙妙曼束身,霓虹丝巾缥缈飞舞,三千青丝飘洒,鬓发随风抚眉,仙姿美艳,芳容动人。

天空再次嗡嗡巨响,“距离一千年仅差三年尔尔,届时本君自会放你出来,回归仙位也轻而易举,可徒儿却偏要逆天而行,枉费本君一片苦心,委实在不该!

不该呀!“

绿漪娘娘笑道:“呵呵,还以为星君早把徒儿给忘了,可事已至此,无法挽回,星君打算如何处置徒儿。”

“同本君去天庭认罪,或许可从轻发落,不然本君只得遵行天命。”

绿漪娘娘回道:“多谢星君厚爱,可徒儿宁愿元神俱灭,也不想再受哪囚禁之苦,请星君动手吧。”

“你!冥顽不灵!愚昧无知!”

言罢雷声隆隆大作,一道巨大的金光手印从天而降,来势霸气如虹,气势磅礴,不过速度却极缓极慢,若绿漪娘娘想要避开很是容易,可她却仰天闭目,毫无畏惧之色,反而笑颜道:“多谢星君成全。”

从他们的对话来看,星君其实并不想为难绿漪娘娘,可绿漪娘娘也不肯听从星君安排,这才令双方僵持不下,谁都不肯退让半步。当金光手印快要压塌下来之时,我脑海中冒出一丝大胆的想法,奋不顾身地向绿漪娘娘飞奔而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她如玉娇躯拦在怀里,一路迎风逆雨拚命狂奔。

在我怀里的绿漪娘娘只是傻傻地望着我,也不说话。

身后猛然一声轰隆巨响,金光手印陷地三尺有余,强劲的掌风余波将我整个人震飞,绿漪娘娘展开霓虹丝带缠住了我的腰身,携我凌空翻转数圈过后才安然落地。

天空传来星君的话语,“你这少年,为何不顾性命救她?她与你有何干系?”

能让我舍命救她的唯一原因,只有是想让她救我娘子,但我总不能把实话告诉禄存星君,只好撒谎道:“她是我娘子,我与他情投意合,生死与共,若是星君执意想要杀她,那便先杀我好了。”

“哦!可有此事!”

绿漪娘娘一时愣住了,但听我这么一说,索性也谎称道:“确有此事,这少年偶然经过徒儿被囚之地,徒儿与他两情相悦已有多日,再一次犯了天规,所以这才……”

“这才不愿回天庭受罚,甚至连仙位也不要了,当真是愚蠢至极。”

绿漪娘娘跪地说道:“徒儿知错,甘愿受星君责罚。”

“罢了!为师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三日内处理完凡间所有琐事,三日之后同为师返回天界受罚,如若不从,为师定不心慈手软。”

绿漪娘娘磕头回道:“多谢星君仁慈,徒儿谨遵师命。”

绿漪娘娘久跪不起,当雨渐渐停了,天空再次艳阳高照,她这才起身缓缓言道:“你小子,为了救你师娘还当真什么都不怕,连星君也敢欺骗。”

我回道:“原来大仙什么都知道,何故还装作一脸纯真无知的模样。”

“小子!咯咯~ 算了,既然本仙欠你个人情,便帮你一次。以后也不用大仙长大仙短的叫,听起来本仙很老似的,唤仙子便可。”

我惊喜地握住绿漪娘娘娇嫩的玉手,“当真?”

“本仙还能骗你不成。”

“只是哪道士修为高深莫测,仙子可有把握?”

“不过一介凡人之躯,焉能与本仙抗衡,本仙只需稍微动动手指头,将他拿下不过眨眼之间的事。”

“也,也别伤他,他是我生父。”

“是么,咯咯,果真有趣。”

“那好,咋们这就启程。”

言辞间绿漪娘娘的眼波一直在我身体间流转,我忘了原来一直拽捏着她的玉手,慌忙腼腆地松开。

绿漪娘娘笑道:“你浑身都湿透了。”

刚才被大雨淋湿,浑身湿哒哒的,但是为了快些搭救师娘,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便回道:“不碍事,绿漪娘娘,咋们还是快些去封尘观吧,免得发生变故。”

绿漪娘娘伸出芊芊玉手,柔声说道:“把手给我”。

闻言我不做多想,便抚住她软滑如玉的手心,立刻被她携手紧握,身体随她腾空升起,扶摇飞天飘去,阵阵冷风迎面袭来,本就湿透的衣物令我浑身瑟瑟发冷。

当逐渐破入云霄之时,在烈阳的沐浴之下,只觉暖风绵绵,衣物随之渐渐干爽。一眼望去无尽云层,犹如沉浸在花海之中,十分舒适惬意。

绿漪娘娘裸足踏空,踩在云层之巅,恍如水中渡步,漫天菱绸似蛟龙出海,轻盈霓裳倚风吹荡,翩翩仙姿美轮美奂。

我不禁看得痴了,口水从我的唇角流出,滴延飞落坠洒人间,竟丝毫不察不觉。

绿漪娘娘媚笑道:“本仙带你御风而行,不过数个时辰便可抵达封尘观,你可别睡着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绝色美人与我牵手并进,我怎可能睡得着,单单温滑软玉的素手便让我浮想联翩,何况劲风吹拂得她衣裙翩跹,三千乌黑青丝长长飘逸,透薄霓裳迎风缠裹丰满酥胸,绿毛羽裙刚巧遮过臀际,赤裸玉腿修长白腻,真个令人百看不厌,心情舒畅。

绿漪娘娘说道:“小子还真是安若自如,飞这么高也不怕掉下去。”

我回道:“有仙子在,我怕什么,就算真掉下去了也能把我给救上来。”

绿漪娘娘笑道:“天真,本仙凭什么救你,不若你松开本仙的手掉下去试试,看看本仙会不会救你。”

我赔笑道:“嘿嘿,仙子别开玩笑,我就随口一说。”

“你小子还是入世太浅了,童心未泯,毫无防备心理,若是本仙不去哪封尘观,你当如何?”

“我相信仙子不会出尔反尔,既然答应了救我娘子,便一定会做到的。”

“你娘子?”

“哦,就是我师娘。”

“为何非救哪只妖不可?之前你不是想要除掉她吗?是不是被她蛊惑得太深了,不如别救了,免得回来再祸害你。”

“哎!这说来话长。”

我将师娘的前身后果都说与了绿漪娘娘听,她若有所思,这才缓缓说道:“这么说此妖极为重情义,几百年了还对此事念念不忘,难得呀!看来本仙是该救她一命。”

闲聊时,偶遇一群白鹭飞来,绿漪娘娘带我侧转翻身避过,怎料躲避之时,她遮胸的霓裳被一只白鹭叼走,自己竟是浑然不觉。

白嫩的酥胸圆润坚挺,嫣红的蓓蕾微微鼓起,配上淡淡的粉色乳晕,随风轻摇轻晃,春光乍泄,撩人心脾。

只听绿漪娘娘惊呼:“呀!你怎么流鼻血了。”

我一时看得入神,这才摸了摸鼻子,擦掉一丝鲜红血液,回道:“我没事。”

而绿漪娘娘一脸羞涩,耳根通红,纤细柔荑半遮半掩丰满酥胸,嗔道:“你小子,本仙的衣裳不见了也不说一声,竟让本仙如此难堪。”

也怪我一时贪淫好色,只好回道:“不如把我的衣物借给仙子穿吧。”

说着我便去解我的上衣,怎料风势太大,还未完全解开,衣物便从我手中滑脱飘落。

绿漪娘娘见状携我急速飞坠而下,在追逐飘荡的衣物之际,彼此的身体不由得碰撞在了一起,吓得我紧紧搂住了她的娇躯,生怕会跌落下去。

而此时我们上身赤裸,肌肤紧密相贴,把脸蹭入她软绵的酥胸里,勃起的肉棒不由得恰在了她两腿之间,仅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渎裤,粗壮的龟头抵触在女人羞人的私密之处。

绿漪娘娘出于本能地扇了我一巴掌,却并未推开我,羞红了脸瞪着我说道:“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怯怯回道:“不,不是。”

又是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

“到底是不是。”

我只得捂著脸回道:“是,是。”

绿漪娘娘嘴角愉悦地翘了起来,蓦然,玉手勾住我的后颈,低头与我四唇相接。好一阵忘我缠绵的激吻,香软的细舌破开我的唇口,如蛇一般肆意搜刮着我的口腔,就这么两条湿滑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彼此交换著唾液,随着喉咙阵阵蠕动,香甜的津液被缕缕咽下。

彼此飘荡在空中吻得天旋地转,飘落的衣物早已不知所踪。热烘烘的胴体紧密相拥,雄壮的肉根隔着丝绸渎裤摩擦着她胯间耻丘,挑逗得她一双修长优美玉腿娇羞地厮磨,瑶鼻不禁从发出迷人的娇哼,直吻得她喘不过气来。

唇分时,绿漪娘娘细声碎语道:“你这下流小子,居然连本仙都敢轻薄,就不怕本仙杀了你。”

闻言见绿漪娘娘眼神迷离,双颊坨红,一副春情勃发的媚态,不似半点生气的样子,便笑道:“明明是仙子先亲我的。”

“还敢贫嘴,肉棒子都戳到本仙的腿心里来了~ 真是找打!”

劲风舞动,绿漪娘娘又一巴掌扇来,在这空中无处可避,我只得闭目挨揍,谁知玉手只是轻轻爱抚我的脸颊,只听她柔声说道:“本仙带你去处好玩的地方。”

言罢绿漪娘娘抱着我再次破入云霄,停在一处浓厚的白云处,二指并拢,念道:“结!”

顿时白云彩辉四射,青霞映入凡尘。我们飘入这彩云之上,竟可以实实踩住,好似一大团软弹的棉花,我兴奋得躺卧在软绵绵的白云里,双手枕着头,搭著二郎腿,享受暖风吹拂,俯瞰人间景色,又有美人相伴,若能再来杯浊酒,人生该是有多么逍遥快活。

绿漪娘娘坐到我的身旁,片片朦胧白雾飘过,霓虹丝巾遮在她胸前随风飘摇,丰满白腻的乳房时隐时现,我忍不住偷偷窥望,竟是比单纯裸露还要撩人心弦。

绿漪娘娘笑着说道:“裤头撑得这么高~ 难道是想要亵渎本仙么~ ”

面对满怀挑逗的质问我毫无畏惧地回道:“仙子的姿色任谁见了也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吧,若说不想定是骗你的。”

“咯咯,你还真敢说,若不是本仙近千年都未曾碰过男人了,又怎会让你小子讨得便宜。”

我惊叹道:“啊!这么久?哪日子该是有多难过……”

“废话,所以本仙才不想回天界领罚,可星君已得知本仙行踪,实在无可奈何。”

虽说她是神仙,可也是个久旷之身,寂寞难耐不言而喻。

突闻一股清新淡雅的芳香,沁人心脾,不禁深深呼吸,叹道:“嗯~ 这是什么味儿,闻起来好香呀~ ”

我疑惑地望着绿漪娘娘,寻着味儿靠近她的身体闻了闻,说道:“嗯~ ,原来是仙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我怎么之前没有闻到。”

绿漪娘娘咯咯媚笑,也不说话,只是耳根子羞红一片。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见她朱唇轻咬,媚态横生的模样,莫非这香味是她股间爱液所散发出来的,不禁想入非非直咽口水。

绿漪娘娘见我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竟显得有些羞涩不堪,索性俯下身子,与我再次亲吻起来。

唇舌交叠缠绵之时,我不禁大胆地把手探入她的羽裙,隔着丝绸渎裤淫邪地抚摸柔滑的腹股。她也将手放在了我股间,隔着裤子充满爱意地抚摸着我的肉根。

看来神仙也动了春心,便肆无忌惮地按揉她饱满的阴阜,轻捏娇嫩的阴蒂,勾滑丰腴的阴唇,挑逗得她春情浓郁,穴痒生潮,薄薄的渎裤侵湿一丝淫水来。

我的手指沾了一丝爱液,好奇地凑到鼻间闻了闻,真个芳香流溢,香气袭人。

绿漪娘娘痴痴媚笑,“怎么,小子想吃么~ ”

我笑而不答,直接把手指含入唇中细细品味,果真甘甜无比,滋味更胜香醇美酒,吱吱嗍完手指后直叹道:“果真美味~ ”

绿漪娘娘见我满怀饥渴之色,媚笑说道:“既然你喜欢,那本仙便让你吃个够~ ”

言罢便将纤细的柔荑勾入裙底,扯掉透薄的丝绸渎裤,香气扑鼻的淫胯坐到我的脸上来。顿时嗅到从媚穴内分泌的香津,整个人好似陷入百花丛中。眼前的阴阜点缀著一小撮乌黑阴毛,娇艳的阴唇若抿若合,粉嫩的蛤口琼浆四溢,小巧的阴蒂饱胀如珠,胯间美景馋得人直流口水。

我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尖,细细扫磨阴唇边沾露的蜜汁,再将舌尖探入蛤口中点点品缀,当蜜汁舔尽时我又嘟著嘴去吱吱吸吮,肿胀如珍珠的阴蒂被触碰到时,蜜汁又会涔涔不绝,缓缓流出,美味的蜜汁任我索取,一滴都不舍得浪费,被我尽情地吞入腹中,直叫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绿漪娘娘似触电一般一下一下地颤抖,“嗯~ 小子不错,很好~ 就是那儿~舔得本仙好生舒服~ ”

我好奇地将她两瓣艳红的阴唇扒开,里面暴露出了粉红的媚肉,流淌著透明的蜜汁,看起来就像是处女的颜色,却又淫乱地颤动着,我伸长了舌头,努力地探入媚穴里,用舌苔摩擦敏感的肉腔,贪婪地舔食深处更为新鲜的爱液。

绿漪娘娘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头,抬起了腰部,让我的舌头更加容易钻入到淫穴深处。

我舔得淫水吱吱作响,已是满口的芳香与甘甜,也不知肉棒插进这蜜穴该是多么舒服,诱惑得人充满无尽的欲望。

绿漪娘娘被我舔得浑身兴奋难耐,跷起修长的美腿交叠而坐,身子后仰倾斜,纤纤素手不由得滑入了我的裤裆里,握住我坚挺的肉根当做身体的支撑,嘴儿张得大大的呻咛,“嗯~ 嗯~ 哼嗯~ 不行~ 下流小子,好生厉害~ 竟敢这般亵渎本仙的身体~ ”

勾人心魂的浪语悦耳撩人,可这具芳姿却又显得圣洁不可侵犯,直叫人神情错乱,逐渐陷入对她迷恋的痴狂之中。

坚硬如铁的肉根被软腻的素手捉住把玩,葱指不停爱抚敏感的龟头,刺激得马眼吐出丝丝精液。下体传来极其膨胀的灼热感,好似腹中亿万精子在蠢蠢欲动,几乎要在我丹田爆裂开来,不堪淫辱的肉根已是强弩之末,在她软嫩的手心里勃勃搐动,再被她紧紧握住棒身上下套弄数回,结果强忍不住喷泄不止。

绿漪娘娘调侃道:“咯咯~ 这也太快了些吧~ 溅得本仙满手都是~ 看来今儿没法尽兴了。”

我连忙紧紧抱住将要起身而去的绿漪娘娘,喘著粗气说道:“别,别走,我,我还要。”

绿漪娘娘瞥了眼软绵绵的肉根,眼眸转而俯视我说道:“看你舔得这么卖力,本仙就再给你些奖赏~ 若硬不起来可不能莫怨本仙喔~ ”

言罢她诱人的坐姿依旧不改,只是缓缓移臀到了我的胯间,翘著叠交的优美双腿,双手向后撑著浮空白云,撅起丰臀淫股摩擦着我软绵的肉根。

肉根被泛滥多汁的阴部摩擦,胯间不一会便湿漉不堪,没人再帮她舔食爱液,顿时浓郁的香气四散飘来。

单是闻到淡雅淫香,肉根就已经开始肿胀发硬,更别说被淫胯温柔地厮磨。

硕圆的龟头在她的阴唇间摩擦滑过,顿时挑逗得她穴内呼出阵阵热气,看来已是急不可耐地想要吃我的棒头了。

可绿漪娘娘却不肯用手扶住我的肉根,摆出一副尊贵崇高的姿态,仅扭动丰腴的臀部,令多汁的蜜缝去校准怒挺的肉根,奈何娇嫩蛤口滑不溜丢,总是缴入半个龟头又滑脱而出,急得我不禁馋道:“仙,仙子,快别逗我了,肉棒子着实痒得难受。”

“莫急,本仙的穴儿就要含住它了。”

整个龟头已被两片阴唇包裹,杵在了微微裂开的蛤口之中,她矫正坐姿,抬起丰臀,总算把半截肉根吃进了蜜穴腔道内。滑磨重重叠叠的肉褶蜜腔,顿时酥麻之感袭涌全身,肉根再次勃动不已,美得我差一点又要精关大泄。

我咬牙坚忍,屁股往上挺去,肉根深深地插入她紧窄狭小而又温暖淫滑的阴道膣腔。

绿漪娘娘的丰臀在我胯间颤颤巍巍抖动,绷紧赤裸的脚尖,粉脸涨得通红,表情十分享受,随着我开始缓插缓送,呻咛之声渐渐脱口而出。

“嗯~ 小子~ 弄得本仙~ 啊嗯~ 好舒服~ 久违的滋味~ 嗯~ 嗯~ ”

我逐渐加速挺动屁股,而身下软绵绵的白云充满弹性,让我的轻易顶得她的仙姿飘然浮沉,一对丰乳上抛下甩摇曳荡漾,肉根插在她的花穴中大起大落。每一次耸动,肉根都好似要和她花穴脱体而出,从而落下之时又与之重重复合。此起彼伏间,肉根发狠地刮磨她敏感的肉壁,龟头剧烈地撞击她娇嫩的子宫,肏得她交叠的美腿一夹再夹,紧窄的腔膣一缩再缩。

绿漪娘娘不由得纵声高叫:“啊~ 啊~ 好棒哟~ 小子~ 啊呀~ 美死本仙了~ ”

绿漪娘娘害怕花穴中的肉根脱离而出,在抽送之时不由得转移身体,两条腿上下交叠而坐,一腿踩在我的胸前,另一腿悬空脚尖,双手向后分别按住我的两条小腿。

在错开的美腿之间我可以清晰地看见交媾之处,饱胀的耻阜已鼓成圆形,乌黑的阴毛遮掩不住勃起的珍珠阴蒂,两片肿胀的阴唇紧箍肉根,黏稠的蜜汁奢侈地流淌在臀沟里,肉根将花穴塞得满满当当。

抽插花穴的同时除了耻间淫情,还能欣赏绿漪娘娘妩媚的仙姿,只见她眉目含春,冶荡撩人,俏脸充满淫糜的红润,雪白的娇躯泛著点点香汗,长长的菱绸羽带随风飘逸,如梦如幻的仙女竟与我肉体紧密相连,肏得她发出阵阵浪荡娇啼之声,响彻整片漫无边际的云霄。

“喔喔~ 啊~ 用力顶~ 用力肏~ 天哪~ 小子的肉棒好大~ 好粗~ 快肏死本仙了~ 本仙的穴儿都要被肏化了~ ”

肉根持续猛烈的抽插之中,圣洁的仙子放下了高傲的姿态,什么无耻下流的脏话都说得出口。

很快,绿漪娘娘发出一声销魂无比的尖叫,肉臀死死地坐压我的胯间,娇躯失控的颤抖起来,浑身痉挛不止,居然是泄了身子。

就在她高潮之际,身下的彩云化作虚无白雾,我们从九千尺高空飞坠直下,可我并未感到丝毫害怕,反而在不断坠落的时候拚命地去肏弄她的花穴。

绿漪娘娘全身娇软无力,连交叠双腿的坐姿也维持不了,任由我在空中搂着她的娇躯,扒开她的美腿,咬住她的乳头,捏住她的丰臀,借助花穴内涌来的阵阵火热暖流,肉根疯狂地狠插猛耸。

直到落下近三千尺,绿漪娘娘才睁得美目,星眸迷离,柔声说道:“小子!色胆包天,竟敢如此奸淫本仙~ 嗯,唔~ 啾~ 啾啾~ ”

说话间我猛然抬头,吻住了她的红唇,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然后半眯凤目与我深情地亲吻,发梢拂过我的脸庞,纤细的柔荑搭在我的后颈,修长的双腿勾住了我的后臀,蜜浆花穴配合着我的耸动温柔地套弄着肉根。

浮游在天际的身躯不受任何外力束缚,可不知疲倦尽情纵欲,肏得仙子娇啼婉转,销魂蚀骨。当阳精酣畅淋漓喷入花芯之际,果真是魂飞九天,飘飘欲仙。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